小說

卷一 第十章 隱瞞與知曉

風野澤澍 | 2021-07-29 11:11:21 | 巴幣 0 | 人氣 26

鍊金世代遺產與追逐者
資料夾簡介
在不斷變遷的世代裡,執著於過去的男人作為賞金獵人不斷追逐著自己想要的答案,一份疑似舊世代的情報吸引男人前往,在那裏等著他的便是來自舊世代的女孩。

經過整日的奔波與訓練,逐漸進入深夜,夜晚只有微風的輕拂與營火的溫度,是個沒有月光陪伴的日子,身邊的兩個孩子也進入了沉沉的夢鄉。
「這兩個小鬼一時半刻是不會醒了,有什麼有趣的事嗎?」
一個身影從不遠處的走了過來,腳踩在草地也不發任何一點聲響,論潛行能力絕對是一流的。
「不愧是蓋爾,再怎麼小心還是會被發現喵。」
「是妳刻意讓我發現的吧,寒暄就免了,有情報嗎?」
「喵喵喵,真是無情喵,阿勒?這個味道是?」
「西欏諾草,事先滲進水裡了。」
「你啊?這不會太超過喵?」
「我們這些舊世代的事暫時還不適合讓他們知道。」
「喵,算了,你之前委託的事處理好了喵,看來王都那邊會重新決定治理吉特洛的貴族,關於你出現在那的情報也處理掉了喵。」
「其他方面呢?」
「蛇女那傢伙抱怨了幾句喵,不過也沒打算多做什麼喵。」
「……」
「你好歹給個回應喵,處理這些很累人的喵!」
「這樣啊,辛苦了,情報呢?」
「唉~你還是以前比較好相處喵,算了,你知道“銀鎧”集團嗎?」
「和平女神瓦爾雅多的信眾集團,專門四處傳授武裝型魔法。」
「最近他們一名成員被列入懸賞名單喵,罪名是入侵與非法占地。」說完,黑貓從包裡拿出一張懸賞令,上面畫著一名看似三十歲左右的女性,還註明只許活捉。
「5金?以她的罪名來說,還算不錯的價格。」
「這不是這重點喵,那可是現在世上少見的和平集團……」
「所以這次的情報是?你再不說藥效都要過了。」
「……波爾倫那裏有人正在招兵準備討伐,另外我已經把你的情報賣過去了。」
「所以說了這麼多這才是重點嗎?」
「當然我也好奇和平集團的人怎麼會突然擁地自立,搞不好能找到遺產也說不定喵。」
「你這毫無根據的劣質情報商!」
在蓋爾將視線放回黑貓身上時,黑貓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該說真不愧是情報份子嗎。
 

波爾倫是過去曾經由魔族治理的城鎮,雖然現在已經被帝國所合併,不過居民仍以魔族為多數,而且還是少見的自治城邦,在這個和平年代,他們以開採魔石作為主要經濟來源。
「早上好……師傅,總覺得昨天突然就昏睡過去了。」
「阿~早安。」
「早阿兩位,怎麼?練到魔力缺乏昏迷嗎?」
「是這樣嗎?覺得昨天練的跟平常差不多。」
兩個人都在行進的馬車上醒來,絲卡一臉不知所措,而蒂娜則是好像發現了什麼似的盯著蓋爾。
其實原本沒要讓她們昏這麼久,忘了考量兩個都還是小孩子,有點用藥過量了,好在西欏諾草本身沒有致死的風險。
在談話之間到達了波爾倫的附近,遠遠就能看見那高聳的石牆,還有四處林立的守望塔,基本上都是戰爭時代的遺跡。
然而這次連城門都還沒到,就被一群在外巡邏的士兵給攔了下來。
「立刻停下,表明你的身分及來意。」
「賞金獵人,柯爾.薩格,路過。」
蓋爾完全不疾不徐的回答對方,而對面的士兵聽到他的回應則是緊張地派遣部下回報上級,這大概都是拜某個惡質情報商所致。
「相當抱歉,凡艾登大人要求我們要審查每一名過客。」
「這樣啊,人類貴族出現在這裡做什麼?」
「關於這點,凡艾登大人將會親自召見您。」
又是這熟悉的流程,下次有機會我一定要宰了那隻貓。
在士兵們的帶領下,進入了城內,不過進來後沒多久就被帶入了一個像是會客室的地方,一路上有著不少人類士兵,還意外看到了一台裝載大量武器的馬車,簡直就像是要打仗一樣。
「你就是傳聞中帶小孩的賞金獵人,柯爾.蓋文。」
一進來就看到一個滿臉鬍渣的青年,頭髮亂的要命,腰間別了把短劍,一副輕挑的樣子,對人毫無尊重,要不是貴族,可能早就被宰了。
「我是,人類貴族在魔族城鎮做什麼?」
「你這傢伙對凡艾登大人什麼態度,區區賞金獵人。」
「不要緊的,侍衛長,他可不是你們這些小兵能動手的對象。」
看著現場緊張的氣氛,沒見過多少世面的絲卡,下意識地跟蒂娜一起躲到了蓋爾背後,蓋爾發現後也無奈的笑了一下。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可別跟我說你是來這裡捉拿通緝犯的,這裡離你的領地可遠著呢。」
「你果然已經知道了,不愧是賞金獵人,對財富果然靈敏,沒錯,我就是來討伐那個非法集團的。」
「理由呢?我可不認為像你這樣的貴族會特地來魔族城鎮幫忙。」
「你也是魔族吧?」
「半魔族,看不出來你還有點眼力。」
蓋爾說出這件事時,絲卡傻眼的盯著他,畢竟蓋爾身上可幾乎沒有半點魔族特徵,雖然半魔族本來就是相當少見的。
「讚揚智慧之神史圖芬克,現在來談點委託如何。」
「報酬多少?」
「1金。」
「你開玩笑嗎,懸賞單上寫5金,為何要幫你。」
「看來你的情報少了一部份,我並不是要委託你抓到她,而是要定位他們的位置。」
「他們?」
「那傢伙招了大批人馬,躲藏在附近的天然洞穴,我根本找不到他們的蹤跡,順帶一提,那張懸賞是我發的,所以如果你順便直接將她帶回來,我可以再給你5金。」
「聽起來不錯,先付一半訂金。」
下秒一袋銀幣就被丟到了眼前,稍微點了一下,正好50銀,除此之外,還有一張標記好的地圖跟一顆定位用的魔石。
接過東西後,蓋爾便帶著蒂娜跟絲卡離開。
 

「師傅,你是半魔族?剛才的委託是要找誰?你什麼時候去弄情報的?還有……」
一出來絲卡就像憋了許久一樣,劈頭就是一堆的問題,不過這也難怪她們早上醒來後一直處於昏昏沉沉的狀態,加上剛才的狀況,大概覺得一頭霧水。
「一個一個慢慢來,首先有關委託……」
雖然覺得麻煩,不過蓋爾還是把所有相關事項解釋了一次,唯獨有關自己的事跟情報來源隨口打發掉了。
在鎮上閒逛了一陣子,蒐集了一些魔石跟必需品,此外還幫絲卡添購了幾把新的魔槍,安置好一切後,進入地圖上標記的林地,展開搜索。
三人來到指定位置,不過這裡除了樹以外什麼都沒有,更別提什麼大型洞穴。
「又是結界魔法嗎?就像那時候盜賊團一樣。」
「不過這裡連塊魔石的蹤跡都沒有,大型術式的話魔力又太過稀薄了。」蓋爾拿著剛買的結界魔石四處調查著周遭。
照理來說相同種類的魔石會互相產生共鳴,不過卻一點反應也沒有。
「話說師傅上次是怎麼看穿結界魔法的。」
「那次他們把魔石藏在樹上,很容易就找到了。」
正當蓋爾在跟絲卡解釋結界魔法的用法時,蒂娜正在把玩著一塊埋在土壤中的岩石,就在她把岩石挖出來的那一刻,蓋爾手中的魔石閃了一下。
「蒂娜?這是什麼石頭?」絲卡忍不住走上前看著蒂娜手中的玩物。
「這個是魔石的原石,還沒打磨過,難怪波長跟商店賣的魔石不一樣,做的好,蒂娜。」蓋爾摸了摸蒂娜的頭,順勢一手接過岩石。
「這樣就能修改結界了吧?」
「不,這種原石做出的結界是無法修改,但卻很好破解。」
隨著一陣紫光閃過,岩石瞬間被粉碎,接著一個大洞出現在三人眼前。
「好了,開始做事了。」
蓋爾沒多想直接跳了下去,蒂娜也隨後跟上,絲卡雖然猶豫了一下不過最後還是跳了下去。
 

同一時間,地下深處,一個穿著白袍女士正在調配著各式各樣的藥劑,忽然她身旁的魔石失去了光芒。
「被發現了嗎?看來動作得快點,不論怎麼樣都不能讓凡艾登那傢伙得手,翠,你在嗎?」女人拿著一個鑲著魔石的小型話筒,似乎正在對著什麼人說話。
「我在,老師,怎麼了嗎?」
「結界被破壞了,我需要你幫我放出所有守衛,拖延一下入侵者。」
「收到,我馬上做,另外老師我可以使用武裝魔法嗎?」
「雖然很想說不,但已經沒辦法了,盡妳全力去做。」
「是的,老師。」
「還有……小心一點。」
陰暗的地道內無數紅光閃爍,機械的雜音此起彼落,大量金屬碰撞聲與魔力正充滿整個地下。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