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卷一 第六章 直面過往的重逢

風野澤澍 | 2021-07-29 11:03:31 | 巴幣 0 | 人氣 19

鍊金世代遺產與追逐者
資料夾簡介
在不斷變遷的世代裡,執著於過去的男人作為賞金獵人不斷追逐著自己想要的答案,一份疑似舊世代的情報吸引男人前往,在那裏等著他的便是來自舊世代的女孩。

硝煙佈滿了整片天空,原本寧靜的森林,此時充滿了殘暴的打鬥聲,鮮血四濺,士兵與冒險者們忙於和盜賊們鬥爭,然而卻有一處,正發生著無法相比的戰鬥。
無數觸手漫天蓋地般的打向兩人,數量過於龐大,即使打碎也不過是枝微末節,完全無法造成影響。
「在這個時代還知道我們鍊金術士的人可不多,你是什麼人?」
「就只是個賞金獵人罷了。」語畢蓋爾從藍色法陣中釋放無數冰柱打去。
「有意思的回答。」黑袍不躲不閃,僅僅就只是從地面釋放觸手擋了下來。
接下來無數隻觸手持續從四面八方襲來,雖然蒂娜的鎖鏈可以破壞他們,奈何數量實在太多,好在蓋爾即時施放冰魔法防禦住,勉強守住了這波攻擊。
「蒂娜,退下,這場戰鬥由我解決。」蒂娜轉頭看向蓋爾,似乎還不想離開,而蓋爾也沒多說什麼,就只是點了個頭,蒂娜就像明白了一般往士兵的方向跑去。
「這麼做好嗎?賞金獵人。」黑披風在蒂娜背對的瞬間控制大量的觸手攻擊。
「這麼做是理所當然的。」蓋爾的刀刃釋出層層冰氣,轉身一揮,一面厚重的冰牆隨之出現,將兩人與外界隔了開來。
「兩種不同屬性,還能用那種武器施展魔法,這早就超出賞金獵人的範疇了。」
「誰跟你說只有兩種了」蓋爾的左眼凝聚黑色的法陣,隨後相同的法陣出現在黑袍腳下,巨大的重力讓她無法動彈。
「闇魔法嗎?這又更是罕見了。」
「你還真的是有夠吵。」蓋爾伴隨著雷電瞬間就來到了黑袍的背後,兩把刀與冰魔法刺入黑袍體內,冰霜如花朵般綻放,將黑袍撕裂成碎片。
「果然精彩,賞金獵人。」下秒黑袍的聲音再度傳來,地面上的黑色泥巴變成無數尖刺突襲蓋爾。
也許就只是戰鬥中的直覺,蓋爾直接施展電魔法,加速向後閃躲。
接著數隻觸手凝聚在了一起,伴隨一陣紅光閃過,凝聚成了人型。
「你們鍊金術士果然都是怪物阿,有這本事,怎麼淪落成盜賊的?」
「還是多想想你自己的安危吧」說完數隻蜥蜴人從地下竄出,與觸手一同發動攻擊。
蓋爾沒有多想,輕蔑一笑,伴隨著雷電與冰霜,一刀一隻,將場地清了一乾二淨。
「很遺憾我對你可沒興趣,給我老實交代你知道有關造物主:柯雷多爾的一切。」
「哈哈哈哈!原來如此,沒想到你也是其中之一啊!去死吧!」
地面瞬間坍了一個大洞,洞內充滿了無數黑色生物的肉塊,黑袍藉著觸手支配了這個空間,而失去立足之地的蓋爾就只能往下掉落。
「賞金獵人啊!安息吧!我會好好把你帶著的那個孩子好好研究一翻,在在這個時代還能見到那種遺產,可是珍貴至極─」
「區區學會把靈魂鑄造盛賢者之石的傢伙,少給我做白日夢了。」
蓋爾收起雙刃,他的左眼再次凝聚出黑光,雷電與冰氣從他身上湧出,頓時無數黑色法陣在空中出現,蓋爾一個扭轉踩在法陣上,如雷電般在各個法陣間跳動,觸手根本抓不住他的位置。
「可別屏住呼吸阿,三流鍊金術士。」
話音剛落,蓋爾出現在黑袍身後,徒手把他打穿,一個紅色的小石頭出現在手中,接著左眼同時亮起紫光與藍光,五個截然不同的法陣,包圍住兩人。
「你就在虛無中懺悔吧!五重魔法:異裂之息」數發雷電纏繞住紅石,冰霜隨即從內部向外綻裂,同時蓋爾手上的雷電逐漸成形,利爪一般的雷電,將石頭捏了個粉碎。
「不愧是其中之一啊!賞金獵人。」
蓋爾藉著闇魔法從洞中跳出,此時冰牆也逐漸消失,看了看手中的賢者之石碎片,不以為意的直接丟回洞中,而那股聲音卻又出現在耳邊:
「很遺憾的,如你所說,我就只是個三流,只能靠竊盜維生,不過你在找的傢伙遲早會完成我們大業,就算是你們也別想阻止……」
「這種等級的情報,我們早就知道了。」
蓋爾說完忍不住笑了一下,不只是嘲諷對方的愚蠢,同時也是因為這又是一次毫無收穫的行動。
行動終於結束,倖存的盜賊們全數抓獲,任務完成。
見到蓋爾完好無缺出現的蒂娜快步跑來,還直接抱了上來,此時心中不由自主地感到一絲慰藉,蓋爾伸出手牽著蒂娜,準備回到城中,享受一下戰鬥後的報酬。
 

討伐行動結束後,有關財務的扣繳以及盜賊逮捕之類的麻煩事全部交由騎士團處理了,雖然我還是趁他們不注意檢視了扣繳的財務,但除了一些魔道具外,也沒什鍊金術士相關的消息了,總體而言,就是白忙一場。
應領主之邀,我再次來到了市中心的宅邸,又再次見到了絲卡大小姐,一見面就賞了我數發魔彈,看來還氣被我用計反鎖在宅邸內的事情。
據說這次見面是領主夫人的主意,雖然又有不好的預感,但姑且我還是決定給領主大人一個面子。
「這次的行動多虧了你們才能早日結束,向你致上我的謝意,並為我之前的失禮道歉,你確實不是我們認知的賞金獵人。」在餐桌上領主大人舉杯向蓋爾致意。
「我只要用報酬怎樣都好。」此時的蓋爾並沒有認真聽領主大人講話,正在細心地教導蒂娜餐具的使用方式。
面對生活上完全一竅不通的蒂娜,在這種貴族的餐桌上弄了不少笑話,握不好叉子湯匙的都是小事,突然打翻盤子把自己搞的一蹋糊塗,這倒是不太好處理,還好柯爾派文家的女僕都很熱心,我也能好好休息一番。
餐會過後,蒂娜似乎還在女僕們的手中,為了消耗時間在絲卡大小姐的邀請下我來到了宅邸的庭園。
「我還以反鎖事件過後你就不再跟我說話了。」
「那件事確實讓我很不爽,不過我有件事情想拜託你。」
「诶?」有種不好的預感,相當不好的預感,甚至超過剛進城的那一次。
「請你……收我為徒!」
「我拒絕!」
「為什麼?我可以開出很高的報酬,賞金獵人只要報酬足夠就接受工作對吧?」
「我說你啊,如你所說,我是賞金獵人,各種骯髒的工作都做,而且你一個貴族大小姐,沒事當什麼賞金獵人的弟子。」
「這個……有很多理由,主要是……」
「主要是?」這時候的蓋爾已經有點不耐煩,畢竟現在照顧蒂娜一個已就夠累了,再加一個不黯世事大小姐一定會累死。
「我想和母親大人一樣,作為魔彈射手,在世界各地旅行,看了你的魔法還有弓弩的魔彈技術後,而且……,總之我找不到更適合的人選了。」
「我說小鬼……」
「還有這點,目前為止交魔法的老師全都畢恭畢敬的,我需要一個不把我當貴族看的師傅。」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不過你還是先跟父母聊聊吧,我可不想被成為綁架貴族女兒的通緝犯。」
「我知道了,那可以請你至少等到明天一早嗎?師傅。」
「真是的,答應你,不過明天一早我就會離開洛克斯法珥。」
正當蓋爾準備離開庭園,蒂娜突然從背後抱了上來,一開始蓋爾沒太大反應,直到看到她新的裝扮。
蒂娜身上的斗篷被修改成了合身的大小,上面還多了紫色的蝴蝶花紋,不過最引人注目的還是那件超符合她身型的女僕裝,為了方便活動改成了短裙,再加上紫色緞帶做裝飾,簡單來說,超級無敵可愛。
「這樣可不符合禮節,面對主人要有適合的招呼。」一旁的女僕走來拉了蒂娜一下。
「……主人……?」蒂娜看著蓋爾緩緩開了口,用她那極為含糊不清又嬌嫩的聲音說了話。
「做的很好。」女僕拍手稱讚。
「哈哈哈,學說話好歹也先學自己的名字才對吧。」蓋爾蹲下摸著蒂娜的頭髮,忍不住笑出了聲。
真不知道,她到底知不知道能理解多少,不過這樣也相當不錯了。
 

不知不決間夜幕降臨,宅邸亮起了燈光,今晚是宴會的日子,為了感謝士兵與冒險者的努力,不過作為骯髒的賞金獵人這種場合還是退到一邊去比較好,此時的蓋爾正一個人站在天台上看星星。
「你還真是一點都沒變。」一個成熟的女聲打斷了夜晚的寧靜,此人穿著高貴禮服,比蓋爾還要年長一些。
「你也是阿,師傅大人。」蓋爾轉頭面前人正是領主夫人。
「沒想到我還有機會能見到你。」
「轉眼也過了十幾年了,上次見面為了祝賀絲卡大小姐的出生吧,當時大家可都相當興奮。」
「正確來說是十三年了,那孩子今年已經十三歲了。」
「原來嗎?她的潛力確實比得上師傅呢。」
「這麼說來你同意了吧。」
「诶?」
「最初向她推薦你的人就是我,你是我優秀的弟子,也是最適合的人選。」
「開玩笑吧?雖然師傅教了我許多魔彈射手的術式,但我並不認為自己有那個資格。」
「你認為自己不適合才是玩笑,這世上作為魔法、戰鬥甚至是冒險還有誰比你更優秀呢?」
「不了,現在我……」
「八年前的事情,你還是放不下吧,但是我覺得琪希一定會同意我說的。」
「不愧是師傅,即使退休了也還是很清楚我們的事,但是……」
「聽好了,蓋爾.薩格,就是相信才把這孩子託付給你,她需要成長,而你也需要幫手,帶著她去見證這個世界,做你該做的,你的追逐也是需要有人見證的。」
「……我知道了,師傅。」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