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卷一 第九章 生生不息的意志

風野澤澍 | 2021-07-29 11:09:52 | 巴幣 0 | 人氣 27

鍊金世代遺產與追逐者
資料夾簡介
在不斷變遷的世代裡,執著於過去的男人作為賞金獵人不斷追逐著自己想要的答案,一份疑似舊世代的情報吸引男人前往,在那裏等著他的便是來自舊世代的女孩。

土石遍地,濃煙漫漫,原本寧靜的街道此時充滿著大量的魔力,刀光劍影之間,擁有大地神之力的貴族正與一名路過此地的賞金獵人展開對決。
「這是不可能的,手持抗魔導金屬的你,照理來是不能展魔法的。」
庫魯特看見被雷與冰纏繞的蓋爾,一時慌了手腳,下意識揮動吉爾彌什,頓時所有土石如同暴風般砸向蓋爾。
「可沒人規定施展魔法一定要用雙手。」
蓋爾在前方展開八個中型雷魔法陣,數以千計的雷電瞬間就將土石打成了灰燼。
接著蓋爾腳往地面一踩,冰陣展開,將方圓百尺內的地面全都被寒冰所覆蓋,整個街道彷彿被冰風暴造訪一般。
「所謂大地神的加護,是使佇立於地面的持有者,得到大地的贈與,以及熟知大地的變化,既然如此,只要把你脫離地面,不論是從地面奪取魔力,或是藉著土石震動判斷我的行動,你都辦不到了。」
「你這混蛋,神可沒你想的那麼弱小,區區凡人給我跪在神的面前吧!」
吉爾彌什的劍身突然出現土魔法陣,大量土石瞬間就被創造出來,並圍繞在庫魯特周遭。
然而蓋爾見到此景仍舊不為所動,只見一道雷光閃過,瞬移到了庫魯特面前,緊接著一刀斬下,所有土石直接消失殆盡。
「不覺得很矛盾嗎?聖劍同樣是安泰羅合金,為什麼卻能施展魔法?」
「這當然是神的力量!」
庫魯特向是被逼急了一般,雙手握住吉爾彌什,帶著剛創造出的些許土石直接砍下。
「愚蠢的神之追逐者,盡情的向你的神懺悔吧!」
魔導劍術─異界冥蛇─
蓋爾手中的雙刃,閃爍著紫色的雷光,冰冷的寒氣也從中湧出,隨著蓋爾朝庫魯特砍下的瞬間,數個冰錐從中噴湧而出,數以萬計的雷電纏繞於冰霜之中,就像蛇一般死死纏繞著,最終綻放成無數細小碎片。
「魔法如同聲音一般,存在著特定波長,而安特泰羅合金帶有一種干擾的特殊波動,但只要找到和諧音就能施展魔法就不成問題,刀身上的文字就是為此而生,所謂的神的力量不過就是罕見的魔法罷了。」
蓋爾收起刀刃,走向已經動彈不得的庫魯特,撿起地上的聖劍,開口說道:
「按照眾神之戰後的協定,這把聖劍的由我處置。」
蓋爾按住劍柄附近的文字,隨即默唸了一小段話語,接著劍身逐漸亮起,化作一道光芒在空中消逝。
「願一切終歸所屬。」
「你這傢伙究竟是什麼人?」庫魯特掙扎地看著自己的聖劍消失,向蓋爾提出了質疑。
「就只是個賞金獵人罷了。」
此時的街道被冰霜填滿,土石也漫天紛飛,這大概要花數個月才能恢復原狀了,不過街道的周圍現在卻充滿了城鎮居民,響起了此起彼落的掌聲,還能聽到人民的歡呼,跟原本死氣沉沉的樣子簡直差太多了。
不過這下麻煩了,跟預期的差太多了,不小心動了怒,做過頭了,下意識就把那傢伙給打殘了。
「蒂娜、絲卡,走了!」
原本還躲在窗邊看戲的兩人,聽到蓋爾大喊才意識到該離開了,匆忙地從窗戶跳出,臨走前,絲卡還不忘對施予幫助的褐髮少女一家表示謝意。
「等等我,師傅─」
「……」
三人就這樣快速的逃到了馬車上,雖然路上有遇到一些士兵,但也沒人有要攔住他們的意思,意外輕鬆地出城了。
雖然逃跑只不過是為了減少麻煩而已,不論是被逮捕或是被當成英雄都違反了我的原則。
 

離開了吉特洛,馬車再次進入了一片原野地區,就像要進入城陣前一樣,只不過車上多了點尷尬。
「所以妳打算跟我賭氣到什麼時候?」
「哼!我一點也不想理明明打得贏還裝弱不出手的師傅。」
「這樣啊。」
「……」
「……」
「你倒是反駁一下吧!」
「我確實一點也不想管,所以也沒什麼可以反駁的。」
「那……那被襲擊前你是要跟我說什麼?」
「唉~真是的,大小姐妳知道妳以自己的身分跟庫魯特家起了衝突嗎?」
「嗯?不過他也不知道我是誰?」
「但是他已經從妳的舉止行為發現了,找到妳的家族只是時間的問題。」
「……真的嗎?」
絲卡跑到了馬車前,臉上充滿了不安,還真是好懂的孩子。
「真的,但是妳的父母都是很優秀的人,應該會有辦法的,雖然我無法保證。」
「但是……」
「再說了,那傢伙已經沒了聖劍,靠著大地神的信仰維持聲望的他們大概會完蛋吧,雖然這也不代表接下來那座城鎮會變好就是了。」
「那師傅你覺得不插手才對嗎?。」
絲卡彷彿是陷入了沉思,看著她一臉茫然的樣子,蓋爾再次開口:
「妳做的是對的事情,不過妳太過衝動,所有的事情都伴隨著代價與犧牲,無論對錯。」
「那……師傅如果我沒出手,你當時會這麼做?」
「大概還是做一樣的事,只不過做的不驚動任何人,不被察覺,我可不想被麻煩纏身。」
「嗯……這樣啊。」
「放心吧,接下了我除了魔法,還會教妳很多事情,就看妳是否跟的上了。」
「當然,如果辦不到就靠意志吧!」
這句話還真是久違了,不過當時師傅的原話好像是生生不息的意志,現在想想,生生不息這四個字還真適合用來逼迫我們。
「是嗎?那就先從學習馬車駕駛開始吧。」
「遵命,師傅。」
 

在那之後的某個午後,為了讓馬匹休息,賞金獵人級的魔法課程再度展開。
「好了,來看看妳的練習成果到什麼程度。」
「是,師傅。」
絲卡展開了數個小型法陣,數發炎彈從中發射,蓋爾則不疾不徐的用冰法陣擋了下來。
「速度跟穩定度進步不少,不過戰鬥方式有點單調。」
「就知道你會這麼說,看招。」
絲卡雙手拔出左輪,配合法陣一同射擊,除了原先的炎彈外,左輪打出的魔法彈再次形成新的魔法陣,從不同的角度射出了大量的炎彈。
「學會了將法陣設置在魔導槍內嗎?不錯的進步,不過……」
蓋爾一個箭步上前,精準避開所有炎彈,接著出手攻擊,絲卡立刻向後退試圖開槍反擊,下秒卻直接被蓋爾一個掃腿絆倒。
「攻擊手段變多了,腦袋卻還是一樣遲鈍。」
「還沒完!」絲卡直接躺在地上開槍,卻也被蓋爾輕鬆躲過。
「適可而止也是很是很重要的。」說完蓋爾從橘色法陣中拿出兩本書丟在絲卡臉上。
「這是什麼啊?」
「炎魔法綜合百科跟魔導槍術,很遺憾我只能使用冰、雷、闇的魔法,你就照那本書好好練習吧,至於魔導槍術我會再慢慢教的。」
「使用三種不同屬性的魔法已經異於常人了吧?」絲卡抓著剛到手的書,笑得像個孩子似的,大概是覺得自己終於有點進步了。
「不過該練的還是得練,蒂娜你陪她過個幾招吧。」
「好~」蒂娜從一旁的草地爬起,臉上還沾了樹葉,看來是在睡覺。
「等一下,師傅,我還沒準備好。」絲卡連忙從地上坐起,把書放入一個橙色的法陣中,這個空間魔法大概是這幾天最大的進步。
「蒂娜,注意安全。」
「是!」
蒂娜使用鎖鏈跟魔法攻擊,絲卡則是拚了命閃躲跟時不時開槍反擊,勉強還稱的上是有來有回。
此時的蓋爾則是悠哉的坐在一旁看戲了。
這是第幾次讓他們對打了呢?兩個人都學習得很快,雖然一開始絲卡只有被鎖鏈綁的份,現在已經能反擊了,法陣也不會向一樣潰散了,蒂娜也更習慣施展魔法了,學習速度一樣驚人。
兩人的訓練持續進行著,這次絲卡藉著四面八方的法陣逐漸逼近蒂娜,為了應付絲卡的攻擊,蒂娜大部分的鎖鏈的用在防禦上了。
絲卡趁勢繞道蒂娜背後,雙槍齊放,無數子彈打出,然而蒂娜身邊卻突然出現數個小型冰法陣擋下所有炎彈,緊接著蒂娜揮動右手的鐵鍊,打掉了絲卡手上的槍。
「好了,到此為止。」
「又輸了阿~」絲卡滿臉愁容地蹲坐在地上,看起來魔力也耗的差不多了。
「比起剛開始進不了不少,至少你已經能封住蒂娜的動作了。」
「魔法方面完全比不過,蒂娜你也學太快了吧。」說話的同時,還順勢抱了上去。
不過蒂娜的學習能力確實誇張,我並沒有特別指導她,卻將我用過的魔法模仿起來,這也是遺產的能力嗎?算了,先別多想。
「好了,有時間抱,不如去準備出發了,還要前往下個地方呢。」
「也太快了吧,讓我休息一下啦~師傅。」
「想得美,快去把馬匹安好。」
「是……」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