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不存在的月光(HP同人穿越子世代OC、親情向) 五、界線

冰瑤 | 2021-06-18 18:00:04 | 巴幣 2 | 人氣 32

連載中哈利波特
資料夾簡介
一句話簡介 哈利波特圓夢作品 穿越主角與HP主角們都有自己的故事 主角在與劇情人物的互動中阻止了命定的悲劇亦得到了治癒與成長 刻在靈魂上的傷終得撫癒

五、界線
 
開始學才藝後,不曉得是因為幼童的學習能力較強,還是能生出莉莉這樣貫徹全著都在讚揚的聰敏女巫的DNA太過強大,或是因為心態上的改變,達安娜發現自己無論是肢體的靈活、協調,抑或是腦袋的思維能力,都比過去的自己好很多。
 
開始學才藝後,達安娜發現威農和佩妮從來不會拿優秀的同學或鄰居和自己比較,也不會拿達力和自己比較。他們更願意稱讚自己的努力和進步……雖然有時基準實在太低了點。在他們眼裡,達力學會37+2=39與自己贏得社區棋藝第一有著同等價值。威農和佩妮從不羞於稱讚自己的孩子,當鄰居溢美之詞不絕於耳時,無論對方是客套抑或是真心,他們總是坦蕩而凜然的接受,絲毫不覺自己的孩子擔當不起。
 
這讓達安娜感覺威農和佩妮是在讚歎達力和自己的存在本身。再也不用害怕早慧光環褪去後,真正的自己追不上天才的高帽,所有的課程在達安娜眼裡熠熠生輝。今天會學到什麼呢?今天又能獲得什麼知識力量呢?達安娜覺得自己正踏上尋寶的旅程,期待著新的邂逅新的風景,逐漸升級著身上的裝備。
 
這一切都使得達安娜舒適而放鬆,變得飄飄然了起來。
 
 
「唉,好累,好煩,不想弄了!」
 
但凡學問技能都脫離不了基本功、努力。學習是孤獨的征途,攀登的過程中必須確保每一步腳下的踏實,不僅如此,在登高需要的運動量逐漸增加的同時高空的空氣也逐漸稀薄寒冷。
……雖然道理我都知道,我都知道!
 
「煩死了!!!」
 
達安娜的繪畫學得並不順利----其實並不意外,前世達安娜本就不擅長繪畫,洛莉的塗鴉又是如此「藝術前衛而獨特」。
 
那麼為什麼不刪除這項補習呢?愈是短處愈是得趁早補漏啊!況且達安娜也不期待自己能成為什麼繪畫大師,只是希望將來需要之時能我手畫我口而已。
 
然而被同期、後期比自己年幼者一一超越,一遍一遍的臨摹解剖圖、結構圖,筆下的圖案仍是不成形。
 
一切彷彿停滯沒有進展,焦慮感、自卑感,被刻意遺忘的昔日夢魘捲土重來。
 
逐漸鬆懈的達安娜,喪氣之語帶著十足的怒氣衝口而出。猛然將圖書館借來的貓的身體結構圖與畫具推到角落。威農和佩妮依舊像是雷達般隨時光速偵測著自己孩子的異樣,及時抵達;達安娜像是跌倒受傷後想得到安撫的幼兒,向家人們宣洩著自己的挫折。
 
「這麼難受就不要再去上課了。」
「對呀,是哪個老師這麼不會教,我去投訴他!」
「洛莉寶貝,我的小公主,你爸爸會處理好一切的,別生氣了,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平常都是洛莉和哈利旁觀著達力被安撫的情景,或者光速撤退。
然而此時被摟緊的達安娜卻只感受到一股冰冷由脊椎直竄腦門,遍體生寒。
 
「這麼難受就不要再去上課了。」
「這麼難受就不要再去上課了。」
 
威農和佩妮之後的安慰嗡嗡嗡作響,一句也傳不進達安娜耳中。
 
我怎麼會生氣呢?我怎麼生氣呢?
達安娜算上穿越前已經多少年沒生氣了,久到達安娜自己都以為自己不會生氣了。
 
不,我知道我還是有怒氣,只是我總是假裝它不存在而已。我只是不會發怒,不是不會生氣。達安娜很清醒,而且總是清醒的忽略自己的感受。因為無力,因為無奈,因為發怒於事無補且浪費力氣,還只會讓事態惡化。
 
因為沒有人有義務承接自己的怒氣。
 
因為身材童年在被排擠嘲笑中長大的達安娜,明白了怒氣、淚水、恐懼都是無用之物。弱者的淚水只會成為笑料,恐懼只會束縛自己而無法找到最佳策略,而怒氣,只會將勉強懷有善意者推離。
 
再之後,家庭變故讓達安娜明白了,發怒除了必須看場合對象,還必須有立場。依附於人仰人鼻息者,沒有發聲的資格。因此家庭主婦的母親無法對外遇的父親發怒,自己也不能對母親哥哥有所怨言。
 
長大之後,不再天真的同儕不再是以貌待人的孩子,達安娜卻始終無法學會如何交朋友。羨慕著如同達力與朋友般無間而單純的友誼,達安娜卻無法理解。不再被排擠,但努力合群卻始終徒勞。
 
最後達安娜理解了,人際關係原來就是等價交換,而所有命運的饋贈,也早已在暗中標好價格,並非等價的關係最後便會瀕臨崩潰。只是這個等價並不是像物理化學那般一條算式便能算得明明白白,所以人們一生都在摸索著如何達成這個等價的動態平衡
 
達安娜放棄了合群,選擇了增加自己的籌碼。提升學識,為同學們提供幫助,合作時對方回以便利;提高成績,為老師們提供成就感,老師們便會在允許範圍內提供照拂----無論有意或無意,老師們總是更願意看照有能力、或至少願意回應自己的學生。
如此明白的交易關係,讓達安娜安然平順的畢業了。但當交易需求不再,交情便如露水般煙消霧散。
 
達安娜本以為情之一字,自己至少還懂親情,本以為至少親情還穩固可靠。
 
現實卻狠狠教了達安娜一課。
 
大部份的父母確實是愛著孩子的,達安娜過去的父母也是,那愛既深又厚,溫暖又柔和。
但是父母也是人,是人便會有極限
 
愛是有限度的,愛也是會磨損的。
 
當面臨臨界之時,愛子女如同生命的父母會將子女捲入自己生命的泥沼,一同陷落;而愛子女僅次於性命的父母,便會選擇自己的性命。
而所有的疼愛將瞬間轉為負債。
 
所有命運的饋贈,都早已在暗中標好價格,親情也不例外啊。
 
說到底需要還是比愛重要,達安娜想起了馬思洛的需求層次理論。
 
可惜達安娜明白的太晚了,沉浸在自己的困境中,等發現時早已無可挽回。
 
這門學問,我始終是不及格吧,達安娜想道。
 
這麼難受就不要再去上課了。
 
這次,到此為止了嗎?
 
如果說上一世的父母如同水道,透亮柔和,明白指引,界線分明,只要行在軌道內,便能確保安全;威農和佩妮就像無垠的大海,無邊無際,好似不管如何翻滾,都會溫柔的包覆。
達安娜從一開始的無所適從,到之後沉醉其中。一想到一切到此為止,就像魚兒離水般窒息。
 
 
「…莉…達安娜!」達安娜回過神來,發現眼前滿是佩妮擔憂的臉。
「哪裡不舒服嗎?告訴媽媽好嗎?」達安娜搖了搖頭。
沒有到此為止,是我太敏感了,人際互動上猜錯對方心思也是常有的事……對呀,以爸爸媽媽的個性,也不會就因為一次發脾氣就……達安娜努力的平復心情,卻無法鬆一口氣----那是因為他們愛著他們的洛莉,而你卻早已不是他們心愛的洛莉了!即使是想起前世,也不再是他們純潔無瑕的洛莉了!忽略了幾年的心聲就這麼冒出,嘲笑著達安娜內心的脆弱。
 
「說吧,洛莉,爸爸媽媽都聽著呢。」佩妮拉了拉威農衣袖,威農停下了為達安娜義憤填膺的長篇大論,兩雙眼睛充滿鼓勵的等待著。
 
「你們對我,都沒有期待嗎?」在大腦開始運轉前,達安娜的疑問便已脫口說出。
威農和佩妮愣了愣,像是沒想到達安娜會有此疑問。
「你們對我,都沒有期待嗎?」問題既然都問出口了,乾脆問個明白。曾經的達安娜被期待壓得喘不過氣,然而面對從不言期待的威農和佩妮,達安娜卻像是失去路標徬徨的旅人般迷失而無助。告訴我,要怎麼當好你們的洛莉吧!
 
 
「我們唯一的希望是你們能永遠平安快樂。」許久,佩妮如同歎息般低聲呢喃道。房門外,達力和哈利為了聽清楚佩妮說的話伸長了脖子,互相推擠著,體格劣勢的哈利被推倒在地,從達力大腿邊擠進門,恰好與達安娜對上視線。
 
「如果畫畫讓你這麼痛苦,那我寧可你不用學。」威農慢慢的,像是咀嚼著自己的想法後斟酌著如何說出般說道。
 
「我不需要你多特別或多優秀,只要你平安。」佩妮目光遙望著窗外,像是回憶著什麼。
「我不需要你特別。」佩妮垂下視線,看著自己握著達安娜的手。「我希望能永遠這樣牽著你的手,達安娜。」佩妮輕輕地摸摸達安娜的頭。
「就算你不再需要時,也能一年至少一次的這樣牽著你的手,親親你的臉頰、抱抱你。」
 
「但是你想繼續,即使痛苦也想繼續。」威農一把摟住了情緒似乎不對勁的佩妮,直視著達安娜。
 
「學習一定會遇到困難,不可能永遠快樂,爸爸。而當初課是我自己決定要上的,我們決定了要努力學習到小學畢業……」
達安娜「我會想偷懶,需要你們督促,也需要你們支持」的自白漸漸變得像演講,而威農和佩妮從聆聽孩子的父母漸漸變得像是聆聽教訓的學生。
 
達力和哈利在門口聽得目瞪口呆,連推擠、躲藏都忘了----
「「怎麼會有人發脾氣就是為了討罵?!」」
兩人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同樣的心聲。
 
之後一段時日,時不時會看到威農和佩妮小心翼翼的看著達安娜的臉色或翻著育兒的書和達安娜說話,達力和哈利對達安娜的敬畏更是漲到了歷史新高。
 

想起失敗經歷喚起心理陰影的達安娜
想起未能再次牽起的手喚起心理陰影的佩妮
遺失自我的達安娜與充滿自我的徳思禮
達力和哈利窺見了新境界
下回  異類

創作回應

冰瑤
請想像威農佩妮像學生一樣聽幼女教訓的滑稽感
感受一下哈利達力找下巴的震驚[e24]
2021-07-08 14:00:5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