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印度神話同人系列-因陀羅歸來(81)

Cynthea | 2021-06-12 18:43:39 | 巴幣 6 | 人氣 71


  祭主仙人進去前,撞到了一個神色緊張又害怕的僕人,那下人急著跪下來道歉,看著他一臉受怕的表情,祭主仙人揮揮手就讓他退下,再自行掀開門簾走入。

  天帝因陀羅平躺在榻上,仍在發著怒氣,大手摔著他身邊所有的瓶瓶罐罐,那些都是天宮醫官為他準備的傷藥。

  因陀羅被舍質送回天界時,幾乎不醒人事,手腳筋被斷、全身傷重,原本英俊的面容那更是慘不人睹……祭主仙人當場下令把阿修羅舍質給關起來,因陀羅隱約看到士兵抓走舍質的畫面,但他沒出聲阻止,隨即失去所有意識。

  祭主仙人與天神們見到天帝歸來,自然是喜出望外,就算傷重,只要有甘露跟天界的仙丹妙藥,什麼傷都不怕醫不好,天帝不但是個重要的戰鬥力,也是天界的向心力,只要達剎仙人能順利完成任務,與阿修羅的戰爭就不可能會輸。

  因陀羅似乎仍起不了身,但從手腳的活動力看起來,他的復原力還是很強的。祭主仙人無視他的恕氣,滿臉堆笑想恭賀天帝平安歸來,不料天帝一見他,那瓶罐也直接往他擲去。

  啪嚓-

  祭主仙人閃過,原是不可置信地盯著天帝的行為,卻又馬上收拾表情,他對天帝說:「知道你過了一段很糟的時光,想發洩的話,把傷養好,回戰場去好好洩恨吧。」

  天帝聞此,瞪圓了眼,他想起那些痛苦的回憶,這次,他不摔東西,直接召出一道閃電,打死了一個無辜侍候的下人。

  「我聽說,老師,你已經在找下一任天帝人選了。」天帝說得咬牙切齒,這也是他發怒的原因。

  祭主仙人看到那位焦黑的奴僕,倒也不慌張,他若無其事地整整自己後,回答:「沒有人知道你能否回來,我的職責就是未雨綢繆,你要體諒我。」

  啪嚓-

  又是一個瓶罐攻擊,因陀羅丟過去的,是他手邊最後一個「武器」。

  「去你的未雨綢繆,你們從未積極救我,你整天打著責任在操弄整個天界,一旦我沒用了,就急著找下一個,偉大的天神老師!我看你是根本不想我回來?見到因陀羅尼(舍質)帶我回來,你很生氣是嗎?所以你才關住她!」因為天帝發怒的關係,天空也傳來轟轟雷嗚。

  「她這麼輕易就救了你?『英明』如你難道不覺得其中有詐嗎?我只是讓人把她關起來,不讓她與外界有接觸,難保她不是烏沙納斯派來的間諜,這是我的工作。」祭主仙人說完,因陀羅這次竟朝他召出一道閃雷,天雷就落在祭主仙人的腳邊。

  吃驚的祭主仙人簡直不敢相信,此番歷劫歸來的天帝,竟性情乖張到如此地步,天帝冷冷再道來:「既然你想換掉我,那我未雨綢繆,找來一個代理天神導師也是可以的囉?」

  「你胡說什麼啊!」祭主仙人終保持不了冷靜,與天帝對峙起來。

  「我有說錯嗎?你們全天界的人都放棄我了!唯一一個肯來救我,是我的妻子,就算這樣,你也要懷疑她是否別有居心?一個女人冒著危險去救他的丈夫,在你眼裡就這麼不可能?!」天帝這一句幾乎是用吼叫質問,可是他下一瞬間忽轉語氣,用嘲諷的語氣說下去:「喔,我怎會忘了,老師當然不相信啊,因為他自己的妻子就趁亂之際,跟風流之神跑了……老師怎會相信什麼夫妻間的情誼?哈哈哈……我的因陀羅尼,可長得比你妻子好看太多,她怎麼就沒被別人拐跑呢?看來比起你,我還算是一個成功的丈夫囉……哈哈哈。」

  天帝一提起塔拉,祭主仙人眼裡佈滿了血絲,但他還是把氣吞回去,淡淡說一句要天帝靜養,就想告退。

  「給我把因陀羅尼叫來,否則……我就一道大雷劈死天宮所有人。」因陀羅對要離開的祭主仙人落下狠話。

  祭主仙人今天受夠了氣,提早退宮,他拒絕了所有要與他議戰事的將士,直接回到了私宅。

  「回主人,夫人才剛醒。」一見到祭主仙人主人,忠心的僕從立刻稟告這事兒。

  祭主仙人立刻進到房裡,探望塔拉,那個背叛他的賤人。

=========================================================
  天宮的士兵噹啷了一聲,打開了牢門鎖,舍質本就平心靜氣,盤腿坐在牢裡中央,見到牢門打開,也只是淡淡看一眼。

  「阿修羅女,天帝召妳,快出來。」那名無禮的士兵揮著火把,要舍質快點出來。

  舍質看了那士兵一眼,忽然被如秋日水波的美目盯著,那士兵突然心頭一熱,急得把頭轉過去,大喊一聲:「快點!」

  舍質淡淡一笑,就隨他離開了地牢。

  再度見到舍質的因陀羅,竟能夠靠自己從榻上起身,照顧的下人想去扶住他,全被他一把推開。

  「全給我滾!」

  外人盡數離開後,房裡只剩下他們夫妻二人,因陀羅的眼皮還是腫的,但他氣色卻好很多了,相信再過不久,他即會回復到,從前意氣風發的王者姿態。

  相比之下,舍質從未變過,她一直是最美的,也是最冷淡的;多年以前,她就習慣這樣站得離他遠遠的,後來因為「賈衍蒂(烏嘉蒂)」,她有「順從」一陣子,但那是演的,是假的,他再清楚不過。

  「為什麼還是不說話?」因陀羅看她不靠近也不開口,於是主動先問。

  「要說什麼?」舍質輕聲回一句。

  「說妳要什麼報酬!妳不會平白無故救我!我現在回復天帝的權力了,妳想要求什麼,現在可以說了!」

  「你貴為天帝,也不能改變生死,換回我的女兒。」舍質說。

  性急的天帝再拉高音量,決心要與舍質一次說明白:「對!妳的烏嘉蒂是我害死的!這妳早就知道,卻還是救我,所以我問妳,妳想要什麼!我讓妳得償所願,從此不許再提『妳有恩於我』,聽懂沒有!因陀羅尼!」

  當天帝終於說完,兩人卻陷入沉默,他情緒太過激動,還不小心咳了幾聲,一旁的舍質只是看著他想了一下,立刻回答他:「沒想要什麼,我能走了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