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耶雷弗:契約醫生》52

符晴 | 2021-05-15 20:00:03 | 巴幣 318 | 人氣 186

五章(31-59)
資料夾簡介
主角從曉之陣取回力量回來後,開始跟著聯盟進行一連串的行動,而首要的目的,就是阻止黑魔法師的軍團長——





或回到上一回



52

【這個世界還需要妳


(本篇建議服用背景音樂,音源:youtube)





  就在這時,從船體下方突然出現了巨大的上升氣流,將船體震動,帆布也給吹得嘩嘩作響,強大的風又把大家的頭髮都弄亂,可沒時間去顧慮這個,大家穩住腳步後就繼續前行。
 
  來到現場,人群團團圍繞,利用身分請士兵們稍微讓位之後,我看見西格諾斯等人正跪坐繞著彌凜,她的四肢慘白,就跟當初看見馬丁尼時如出一轍。
 
  呼吸像是被忽然一勒,我盡可能不過於明顯地走到西格諾斯旁邊,赫麗娜卻說出了我心中不敢確信的假設。
 
  「彌凜吸入傑利麥勒的毒氣了……」
 
  瞳孔地震,像是有什麼一路從心頭滾落下去,如果照這樣繼續下去,彌凜不出幾分後就會痛苦的死去。
 
  提吉爾鳥兄妹們在一旁不停地哭泣,所有人、包括目前的我都無能為力,治癒法術並沒有辦法解除這種毒,而彌凜根本撐不到解藥有可能研究出來的那天。
 
  正當一切看來都萬事休矣的時候,西格諾斯站了出來。
 
  「不會的,彌凜一定會沒事的。」
 
  她面色凝重且正經地拿出一顆石頭,其感受到她的力量而在空中懸浮發光,撼動著人心。
 
  不敢置信,光是看到這個石頭的形體我就已經認出是耶雷弗的封印石神獸之淚,沒想到女皇居然帶在身上,而現在是打算使用這個來拯救彌凜嗎?
 
  運用封印石的力量確實是有可能拯救彌凜,但是女皇不會不清楚使用的規則,還有這會帶來什麼樣的後果吧?
 
  果然,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那因哈特就向前一步湊近了西格諾斯。
 
  「女皇,封印石擁有著守護耶雷弗的力量,您現在要使用代表的是什麼意思您知道嗎?」
 
  面對那因哈特的提問,西格諾斯不動身色,交手交扣在胸前做出祈禱的動作,臉上的表情放緩,露出了她一貫清麗的笑容。
 
  「數百年前,龍的魔法師製造出封印石時,將守護眾人的心願也一併灌注於此……」
 
  她的腳下展開出與我祀神時相同,與神獸契約之人專屬、神聖的白色魔法陣。
 
  「我們現在難道要守著一個石頭嗎?還是要守護為我們奮戰到底的彌凜呢?」
 
  視線從最近的我們一路延伸到最角落的那個人,西格諾斯張望著大家,字裡行間裡已然流露出對於自身決定的堅持,那因哈特盯著她,而後歛下眼來。
 
  「……遵照女皇的旨意。」
 
  他挪到後方,不再打擾西格諾斯施法,她閉上眼睛專心祈禱,魔法陣呼應著封印石映射出天藍色神聖的光芒,點點微光從她頭頂像是螺旋般盤升,封印石張開了特殊標記的圖騰,無暇聖光從中佔據所有人的視野。
 
  「請與我們在一起,這個世界還需要妳啊。」
 
  略為移開用來遮掩光芒的手臂,封印石上的力量一束束汲入了彌凜的身體裡面,讓她平躺的身軀浮了起來,將她直立,發白的身體逐漸恢復血色,終於緩緩睜開了眼睛。
 
  白色的羽毛在空中紛紛揚揚,象徵和平的白鴿撲稜著翅膀劃過青空萬里,白晝從這一刻正式來臨。
 
  親眼目睹超越了常理的起死回生,不少人紛紛咬耳傳誦著這是奇蹟,全都不分不毫地落入了西格諾斯的耳裡。
 
  「相較於彌凜帶給我們的奇蹟,我這個只是舉手之勞而已。」
 
  西格諾斯的臉如同盛開的美麗花朵,笑意毫不掩飾地寫在她的臉上,溢著滿心的喜悅和驕傲。
 
  「對吧,彌凜?」
 
  看著對方的笑靨,彌凜也接連張望了在場的眾人,每看見一個關切她的眼神,她臉上的弧度就越發燦爛,像是現在明亮的天氣,驅散了所有的陰霾,眾人歡聲雷動。
 
  黑暗天堂事件的終點,就在這裡完美的畫下句號。
 
  所有的英雄將要回到自己所處的地方,但我們很快會再次見面。
 
  水晶花園正慢慢行駛回耶雷弗的路上,各方人士都已經備好各自的通路人士前來接應或離去,趁著彌凜和其他人問候時,西格諾斯來到我的面前。
 
  「昕里,真的非常感謝你。」
 
  西格諾斯的眼裡含笑,臉被日光曬得有點顏色,像是天然的腮紅,金色髮絲隨著她內心放膽的快樂而飄動。
 
  「不會,這是我應該做的。」
 
  我歪頭,摸了摸自己的後腦,臉上除了微笑不知道該擺出什麼表情,就在此刻,那張卡片從我口袋深處飛出,讓我瞬間瞪大了眼。
 
  不過沒發生什麼,卡片在半空中轉了幾圈,化為點點金光慢慢流逝沒入了景色當中。
 
  卡愣幾秒後,我緩緩道出了自己的推測。
 
  「看來,這張卡片的任務已經結束了。」
 
  我嘗試聚集能量,確認著現在似乎能馬上再使用一次真實預知後,就把身體放緩下來,對上西格諾斯忽而變得肅然的神色。
 
  「可你也知道的,既然你現在有這個能力,我們很快就會需要。」
 
  「好的,請女皇隨時吩咐。」
 
  刻意在眼神上施力讓整個言詞添加幾分給人的信賴,這時彌凜正好走了過來,似乎也正打算要離開這裡,我率先向她搭話。
 
  「彌凜打算離開了嗎?」
 
  「嗯,我得回到我的家鄉去稟報這次的事件,還有……」
 
  彌凜瞇起眼,對著我笑了起來,臉蛋上有兩個小巧的酒窩,搭上捲翹飛揚的雙馬尾,看了就令人覺得可愛別緻。
 
  「這次能跟你一起作戰很高興,希望下次還能跟你再度合作。」
 
  她朝我伸出了手,而我這次沒有猶豫,伸手握住她來回應了彼此的期待。
 
  「我也很高興,下次一起合作時,我也會盡可能幫助大家的。」
 
  我們兩個哈哈笑了起來,她如碧波般清澈的眼睛沒有一絲瑕疵,空氣裡洋溢著淡淡的溫馨,讓心情更加明朗起來。
 
  稍加寒暄幾句,確定好沒有什麼話要再說之後,瞥見一直讓我們自由談話的西格諾斯,我打算先動身去往別處,向她最後道別。
 
  「接下來就給妳和女皇說話吧,我先去找其他人。」
 
  彌凜也朝我道別之後,走路走著腦袋還一片空白時,那因哈特叫住了我,他的旁邊伴著吉可穆德和赫麗娜,三道目光一起投過來讓我有點緊張。
 
  「請問……有什麼事嗎?」
 
  保險起見,我還是先小心地詢問。
 
  「沒有,只是找你過來聊聊天而已。」
 
  看著那因哈特那從來沒變過的表情,打死我都不敢相信平常有人會用這副臉色說要跟人家聊天的,當然這些也都是不會說出來的心底話。
 
  問了一下事件的後續,黑暗天堂正好墜機在埃德爾斯坦的基地總部,產生了巨大的氣爆,所以剛剛才會出現那股像是要把船給掀翻的上升氣流。
 
  爾灣確認了傑利麥勒和馬丁尼的死亡之後,只表示這就是壞人們的死法,雖然沒有表現在外頭,但吉可穆德說他的身影有些落寞。
 
  「雖然黑色翅膀應該還有殘存的勢力,但基本上距離埃德爾斯坦真正的解放已經很近了。」
 
  面露正色但難以掩飾語氣中的期待,同時,她也詢問我配方的問題,我跟那因哈特商量了一下,決定回去後開始著手研究,協助未來搜救人員時有需要解藥的問題。
 
  「看在你的面子上,有需要的話,我會請埃德爾斯坦的人來協助你。」
 
  「真的嗎?」
 
  我驚訝地問了出口,從她的話裡,我想像中的畫面就是很多人圍繞著醫生在一旁進行協助與研究,即使不知道實際情況是如何,但是那種通常是信譽卓著的醫生或權威人士才可以做到的。
 
  雖然人很多可能會不太自在,但這多少都是身為醫生的人所追求的目標或是夢想,想想就興奮。
 
  吉可穆德毫無猶豫就點了點頭,沒有要繼續交代的事,換赫麗娜迎了上來。
 
  「這次真的很多虧你的協助,聯盟才可以大獲全勝。」
 
  「真的過獎了,我也要感謝赫麗娜妳一直給我打氣。」
 
  彼此道謝之後,我詢問了她之後打算做些什麼,她表示要繼續回到弓箭手村,去協助冒險者成為弓箭手,並積極徵招聯盟的新血。
 
  聽完這麼遠大的抱負,我強烈地對她的計畫獻上信心。
 
  「我相信妳一定可以做到。」
 
  聽完我的話,我是第一次看見赫麗娜展開笑顏,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容貌如同有光打上,一整個臉亮了起來,讓我的嘴角也不自覺被牽動。
 
  「有你這麼說的話,我覺得我更有自信了。」
 
  和三個人聊了一圈後,我的心底是滿滿的滿足與高興,雖然要離別有些感傷,但只要想到會再見面就不會那麼難過,帶著這樣快活的心情,我向赫麗娜跟吉可穆德道別,跟那因哈特知會一聲後就離開了現場。
 
  方才的談話裡,似乎有提到末日反抗軍在基地裡的人快要抵達水晶花園來接運的語句,我便先以最不失禮貌的方式結束了話題,在甲板上四處逡巡尋找赫力泰的身影。
 
  看在我們這次也算是從一開始合作到最後,即使中間不小心搞出讓人誤會的事情,但需要好好道別的順位怎麼說他都是第一。
 
  甲板上已經走了不少人,視野開闊,因此我沒有使用感知,單純地快步搜尋,一邊享受著迎面而來的暖風,可人少好像就覺得所處的範圍變大了,走著走心底還是逐漸著急起來。
 
  想著上一次好像也是這樣找他,那再來一次似乎也無所謂,我站在路口的轉角處,正要開啟感知偵測時,一隻手突然把我拉進兩面相對的牆之間,毫無預警。
 
  尖叫聲還沒發出來,我就看見赫力泰的身影猝然闖入我的視線,溫熱的氣息拂過我的臉頰。

  「抓到你了。」
 
  緊接著,他的雙手就各自抓住了我的上臂,我的手覆疊在他的手臂上,下意識抓住他將袖口一路摺上來的衣料,碰觸間傳來的是他沒有阻隔而真切的微熱體溫。
 
  我抬起頭,正對上赫力泰略顯狡黠的笑容,心跳微微加快。
 
  「之前都是你來找我,現在換我來找你了,驚喜吧?」

  他盯著我,可腦袋裡的思緒好像也順著剛剛那一連串身體從失衡到再度穩定的過程裡被甩了出去,只得先臨場反應,順便告訴自己不能自亂陣腳。
 
  「……嗯,不過比起驚喜,我更覺得比較像驚嚇……」
 
  我不加思索地道出自己的感受,卻彷彿正中了他的下懷,看著他增添幾分笑意的嘴角,我更加確信是有意為之的一場捉弄,不過也沒有生氣。
 
  藍天之中,陽光溫暖迷濛,照亮了這條走廊,逆光讓赫力泰的整體稜線刻畫得更加立體,尖銳的部分卻又被磨去了幾分,看起來一切都帥氣的恰到好處。
 
  「而且你這樣抓著我,等等被人看到又要誤會了……
 
  我晃晃手,想示意他我們目前的這個動作不管誰看到都不好處理,卻被他冷不防地開口打斷,感覺一點也不在意。

  「反正你能感知到有人走過來不是嗎?」
 
  「感知不是讓你用在這裡的好嗎?」

  我沒好氣地回嘴他,他倒是氣定神閒,張揚地一笑,水晶花園劃過白雲,像是變成了一朵朵白花在空中飛舞,在空氣裡忽冷忽熱。

  「再說,我又不會跑掉,你這樣抓著我也很不自在吧……
 
  我試探著輕輕用手指推開他的手,眼神飄移,裝做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卻還是被他察覺,抓著我的手兀自加深了力道,有點粗魯,像是要硬生生把我帶走,也逼我不得不定睛在他身上。

  「如果我說……我並不討厭呢?」
 
  聽見這般話,我怔住了,心跳頓時漏了一拍。
 
  赫力泰好整以暇地打量著我,促狹的眼裡流著狡詐的光,似乎很滿意看見我窘迫得說不出話的樣子。
 
  「你應該沒有忘記我上次說要告訴你什麼吧?」
 
  是也沒有忘記……可我怎麼也想不到,他居然是會在意這種事到最後的人,我以為通常都只是說說的。
 
  見我眼睛骨碌碌地轉而沒要說話,他繼續說道。
 
  「我的答案是……開玩笑,卻也不是開玩笑。」
 
  這麼模稜兩可的答案,讓我一時還以為是不是自己搞錯,更加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來回覆他了。
 
  「在討厭耶雷弗這點上,我那時的確是開玩笑的。」
 
  把他講得稀鬆平常的樣子全看入眼底,心裡雖然有點失望但也沒太大意外,畢竟長久下來的恩怨要在一次合作裡解決本就不大容易。
 
  氣氛好似單方面冷卻了下來,我無言以對,佯裝著很有度量回說我知道了似乎也不合適,最後只是呆呆地點了兩次節拍不和諧的頭。
 
  似乎是體察到我略為落寞的樣子,赫力泰看著我,含蓄深遠,並對我眨了眨眼。
 
  「不過……你卻是我往後選擇認真看待的那個理由。」

  我臉上的表情一動,他一本正經,讓我破天荒的產生了一種奇怪的感覺。
 
  沒有細數是第幾次被他這樣言語逗弄,少說也應該有三四次,我的瀏海被風吹起,掃過額頭時癢癢的,這樣的感覺一路延伸到胸口。
 
  不知道該不該去咀嚼透徹他話裡的暗示,我急忙別過眼神看旁邊而不去看他,好像這樣就可以把那些一時興起的悸動給鎖在懷底不讓他看見。
 
  「我的回答說完了,或許現在能換我聽聽……你的想法嗎?」
 
  心跳又被撩撥,這話裡怎麼盡是滿滿藏不住的曖昧和試探,可是又怕自己會錯意被他耍著玩。
 
  「別再鬧了,撩人高手也不能這樣的。」
 
  我抬起手半擋著臉,嘴上訓斥完也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只能側過身來把一點點的心動給包裹起來。
 
  此刻的氣氛難以言說,神秘微妙,卻總是讓人想要不經意地翹起嘴角。
 
  赫力泰鬆開雙手,揉了揉我的頭,淡淡皮革混著硝煙的味道傳了過來。
 
  「你怎麼老是認為我在說笑……」

  「本、本來就是啊,明明就想和平相處了,還故意講成這樣,是在搞笑嗎?」

  我故意擺出一副覺得很荒唐的臉,擺手推開他放在我頭上的手,嘴巴念著念著就是不跟他繼續眼神接觸,順便釋放那些無處安放的躁動。
 
  年紀比我大,唇齒之間溢出的笑意卻依舊少不了調皮與孩子氣,或許在耶雷弗的人當中,真的是我第一個看見他這個樣子。
 
  最後好不容易冷靜下來,我才能夠好好認真地向他告別,除了一些告誡,也告訴他不要回去後還這樣油嘴滑舌的,他只是笑笑地跟我說他知道了。
 
  「你只說回去埃德爾斯坦後別再這樣,那就代表你不在範圍內吧?」
 
  就在我要離開的時候,他忽然從背後朝著我大聲喧囂,我一時心驚想著會不會被別人聽到,馬上轉過頭去對他大喊著我當然不是那個意思啊的字句。
 
  不過我知道,就算嘴上直接說不行,他一定也只會當成耳邊風聽聽而已。
 
  我有些無奈地將雙手交扣伸展向天空活動筋骨,吐了口氣整理心情,朝著最後那個人的那一站出發。
 
  用膝蓋想就知道這個人不好找,就算大部分的人都走光了,我還是得動用感知,一路四處晃悠,晃到頭昏腦脹我才在中段找到他。
 
  伊卡勒特的披風雖然跟白色帆布相斥,但混在船帆之間,正常來說很難看見他,我一開始還以為是烏鴉停在那裡。
 
  然後,他就會在我叫他之前就發現我在盯著他,看著他像是直接從桅杆上滑下來著地的過程,我總是覺得那時候特別的慢,似乎不只幾秒鐘。
 
  「那個……」

  「看來我應該是最後一個你要找的人。」
 
  我才正要開口,伊卡勒特眼都沒抬,我又再一次地被打斷要說的話。
 
  「你都看見了?」
 
  「跟人講話在那邊跑前跑後的,轉頭都能看見你。」
 
  被他嗆了這麼多次,現在我感覺臉皮都快刀槍不入,只是很無奈地砸了咂嘴,氣不過就在心裡腹誹。

  只不過,他應該沒看到我跟赫力泰說話的情況吧……畢竟有牆壁擋著。
 
  還在心底確認來不及說話,伊卡勒特便自顧自地開口。
 
  「所以,你想說什麼?」
 
  「我想說的是……」
 
  我才說一半,就聽到遠處耶雷弗士兵邊跑邊叫喚再過一下子就要下船的指示,恍然想起自己回來後還沒時間到醫護室去把自己東西收回來,而且還沒確認有沒有損壞,要是再不去可能會來不及!

  看向聲音的來源後,我又看回伊卡勒特,可是,總不可能現在跟他說在這裡等我的話吧……

  「……晚點再講好了,我得先去醫護室拿東西。」

  想了想,我還是決定先把該處理的事情處理好,雖然找他也很重要,但畢竟還是有優先區分。

  「等一等。」

  就在我準備往船艙的方向走去時,伊卡勒特忽然叫住了我。

  「我跟你一起去。」
  
  我欸了一聲,還以為是自己幻聽,伊卡勒特就趁著我愣住時徑自繞過我往船艙內走去,我不明所以他講這句話的原因,跟了上去,在他身後看著他暗暗嘀咕。
 
  「伊卡勒特,你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啊……」
 
  有時候不苟言笑又不近人情,卻似乎又總是在那些很重要的時刻淺淺淡淡地留下他不容忽視的痕跡。
 
  一邊希望他沒有聽到,一邊回到了醫護室裡,看來在米哈逸說的維修裡有順便整理過這邊,大致物品都已經歸位並打掃完畢,而我的物品也被好好地堆在桌上,完好如初。
 
  心裡欣喜難耐,同時慢慢放下一塊重擔,還好在我離開時自己的東西都沒有被摔壞,也不用麻煩伊卡勒特,在收回身上的時候特別高興。
 
  打包好最後一個東西,我滿意地點點頭,就在這時我才想起伊卡勒特也在場,連忙四處張望,他就靠在門上,望向我的眼睛夾雜著好笑的氣息。

  意會到他應該是把我剛剛自己不由作出的行為給盡收眼底,我頓時有些害羞,只好一邊打哈哈一邊跟他說好了。

  伊卡勒特提起身子,慢悠悠地開口,帶點慵懶。
 
  「這樣的話,那你就可以延續剛才的話題了。」
 
  「我……」
 
  縱使還覺得些許尷尬,但只要看著伊卡勒特,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所有的情緒好像都會就此沉澱,心情也會變得逐漸明朗起來。
 
  「只是想再跟你說,謝謝你,伊卡勒特。」
 
  我的語氣格外真摯,面對伊卡勒特每次給予我的幫忙,總是讓我想不到除了謝謝以外的詞來回報他,我默默走近他,熟悉的氣息也慢慢傳來。
 
  途中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伊卡勒特挑起眉,眼神變得輕佻且玩味。
 
  「想要跟我道謝,先找別人繞了一圈才想到要來找我?」
 
  「……才不是!你都說你是最後一個了,那就是壓軸呢!」
 
  伊卡勒特輕笑了一下,像是覺得我急忙辯駁的樣子很俏皮,我想要扭過頭卻又乾脆作罷,就對上他變得溫柔的目光。
 
  「……傻瓜,不用說謝謝也沒關係。」
 
  伊卡勒特望著我,說話溫潤雋永,宛如平靜的清澈湖水。
 
  「當你來找我的時候,我有了一種被需要的感覺。」
 
  他難得數次移開眼神,像是在想要怎麼措辭,畢竟他原本是一個說話直接的人,我覺得此刻的伊卡勒特有些不太一樣,好像有什麼話想說。
 
  「……或許是第一次像這樣被某個人認為是重要的,卻讓我……感到高興。」
 
  我頓了一下,這還是第一次聽見伊卡勒特說出自己的感受,彷彿是小心翼翼而怕受傷害,他把話說的很輕,如同分享一件再平常而不過的瑣事。

  「所以想叫我幫忙時,不用搞得這麼緊張也沒關係。」

  伊卡勒特溫柔地看著我,被這樣看著搞得我有些不敢看他,心中卻很柔軟。
 
  一時想起這樣重要的地方好像又要被他給輕輕癢癢地帶過,還呆著的我急忙醒神過來,鬼使神差地用左手揪住了他領口下的衣料,他的眼底也跟著我的動作微微睜大。
 
  「……不、不行!」
 
  憑藉不知道從何處生出的勇氣,我羞惱地加重了手中的力道,只想著這次絕不能再讓他這樣輕易地帶過,全然沒有注意到這個姿勢有多親暱。
 
  「總是這樣麻煩你,會讓我覺得過意不去的。」
 
  微醺的風從半開的窗戶吹進,我們就這樣看著彼此,四目相接,他眼睛裡是我皺在一起的臉,帶了點想為他做些什麼的渴望與迫切。
 
  「所以就算是微小的事情也好,我想替你做些什麼。」
 
  講完之後,我才意識到我們的距離多近,臉上熱度更甚,只好略微垂下頭不讓他看見我通紅的耳朵。
 
  一鼓作氣把話全講出來以後,剩下的是胸口裡急遽的心跳。
 
  等到暫且舒緩時,伊卡勒特也好一會沒有說話,我正要抬頭再看過去,然而下一秒——

  就像是條件反射般,他的手攀上了我的臂膀,我感覺一陣眼花撩亂,黑色的影子照下來,轉眼之間我就被他抵在了門上。
 
  本來只是為了感謝而提出的要求,在這一瞬間好像被賦予了不同的意義。
 
  「你知道你到底在說什麼嗎?」
 
  伊卡勒特的尾音微微勾著,安靜的房間裡,靜得我只能聽見自己再度增快的心跳聲,他的眉頭微微蹙起,眼底洶湧著如暗潮的光芒。
 
  現在的伊卡勒特,看起來是有那麼一點點陌生。
 
  「我、我說得哪裡不對了嗎……」
 
  「那你覺得,我會想要什麼?」

  我扁起嘴,這不就是不知道才會直接跟你講的嗎……
 
  嘗試說了幾個像是稀有製作的飛鏢等天馬行空的想法後,後面越講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亂講,他也沒有反駁,只是一直似笑非笑地打量著我。
 
  被他一直這麼盯著,我感覺更不好意思,最後聲音小到幾乎聽不見,而他的臉上只多了一種不屬於他本身的戲謔,混雜著某種說不透的情緒。
 
  忍到最後,我終於忍不住開口。
 
  「你可不可以直接跟我說就好了……」
 
  莫名的心虛讓我低下了視線,不再和伊卡勒特對視,怎知他忽然把臂膀的那隻手拿來提起我的下巴,碰觸的那一瞬間我身體輕顫,心臟差點跳出來。
 
  此刻我的大腦已經完全空白,就連開口的力氣好像也都失去了,只能放任他繼續胡作非為下去。
 
  伴隨著我的沉默,抵著我的那隻手越收越緊,同時,伊卡勒特的臉也離我越來越近。
 
  雖然隔著面具,我的鼻子也快要碰了上去,我這次更明顯地感受到了他的呼吸,在他平常的沉穩之中帶著點急促。
 
  順著他呼吸的節奏,就連我的呼吸也急促起來,快要碰到的那一瞬間,他緩緩側過我的臉,像是要在那裡留下些什麼。
 
  「你已經沒有反悔的機會了。」
 
  富含磁性的聲音在我的耳邊迴盪,伊卡勒特那獨特的氣息侵占了我的整個左耳,甚至是整個世界。
 
  我一陣酥麻,只覺得全身上下每一個細胞都開始顫慄,蠢蠢欲動。
 
  無形的字眼化作有形,除了順著耳蝸走進我的心裡之外,彷彿也滲進了我每一個方寸。
 
  後來,我總是會想起這一刻,在記憶裡變得很耀眼,不知道是因為他,還是因為這或許是我們曾經離彼此最近的日子。
 
  命運之軸從這一刻開始歪斜。
 
  懷抱著封印石的勇士隨著預言降臨,將世界引導至正途。
 
  潘朵拉的盒子被暗自開啟,將你我一併拖入那無法挽回的裂縫。
 




52.End











後面大家就自己YY吧
欸不能說渣吧應該不算渣吧
黑暗天堂篇在這裡告一個段落
下篇開始會回歸原本的封面
另外此篇進入楓版精華區了
感謝大家

創作回應

阿鳴
恭喜進入精華!!
2021-05-15 20:12:17
符晴
感謝[e5]
2021-05-16 12:31:00
玲玲璇~
怎麼!每次都會停在這種地方[e38]
2021-05-15 20:14:21
符晴
先自己YY吧XDDD
2021-05-16 12:31:11
carly
才剛心動完,原來後面才是正戲https://media.tenor.com/images/6da053b086974929b191519784511e42/tenor.gif
2021-05-15 20:16:00
符晴
這GIF有夠搶戲笑死XDD
沒錯後面才是重點!!
2021-05-16 12:31:33
大漠蒼鼠
樓上的GIF也太有喜感了吧www
2021-05-16 13:06:36
符晴
超級好笑XDDD
2021-05-17 15:35:3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