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耶雷弗:契約醫生》51

符晴 | 2021-05-12 20:00:02 | 巴幣 364 | 人氣 164

五章(31-59)
資料夾簡介
主角從曉之陣取回力量回來後,開始跟著聯盟進行一連串的行動,而首要的目的,就是阻止黑魔法師的軍團長——





或回到上一回



51

【劃開天際之星


(本篇建議服用背景音樂,音源:youtube)





  我的思緒有些紊亂,分不清現在腳下的震動是來自於黑暗天堂本身,還是殺人鯨的力量在撼動全場。
 
  陽光被雲層擋住,只有稀薄的光讓天氣陰翳,狂亂的風在空氣裡打轉,耳朵裡有好多聲音此起彼伏,我的心微微顫慄,不知道她究竟想要做些什麼。
 
  如果剛才沒有聽錯,應該是傑利麥勒將炸彈給發射了出去,目測我們站在這邊也完全幫不上任何忙,那就只能把希望寄託在聯盟身上了!
 
  縱使現在的走向似乎都只能交給別人掌控,我也還沒有放棄,腦袋裡依舊絞盡腦汁地在推敲計策,這時,殺人鯨踩著地板站了起來,身旁的力量更顯壯大。
 
  「傑利麥勒……怎麼可以這樣對待史烏!」
 
  她伸出手,有股巨大的壓迫力從她掌心向全方位發散出去,讓人感覺像是被緊緊錮住全身,我站在原地,沒有辦法想像如果這股力量對準自己會是怎麼樣。
 
  這就是……殺人鯨原本的力量嗎?
 
  殺人鯨的銀髮在灰暗之中映出四散的火焰,泛出一道與如炬目光相同的殺氣投向空中,有物體開始從被擋住的地方浮上天際,那些化學炸彈被她製造出的結界抓著而迸發電光。
 
  炸彈圍繞著整個船體,殺人鯨悶哼數聲,咬著牙,大概是很勉強才抓住全數,懸在空中的炸彈產生異變,就像是被壓縮一樣往內裡摺疊。
 
  「我們最後的力量……就來讓這場遊戲結束吧!」
 
  她手中的力量凝聚成一個紫色的球體,船體的警示燈感知到危險開始嗡嗡的運作起來,她不予理會,將掌心用力反扣握拳,炸彈開始爆炸,一瞬間紅黑的火焰遍布整個天空。
 
  大量的風跟空氣湧動,風助火勢,火焰瞬間吞噬了整個黑暗天堂,炸裂的巨聲快要衝破耳膜。
 
  狂風大肆四散鼓譟,我屈下身,好不容易穩住身子免於從中失足,看著眼前的殺人鯨,從她剛剛的話來推測,應該是史烏在最後一刻將從殺人鯨那裡奪走的力量給歸還才有了現在的走勢。
 
  「……殺人鯨大人!」
 
  普蘭西斯的臉上滿是狂熱,聲音中顯而易見的是對殺人鯨的嚮往和崇拜,帶著一種不容質疑的崇信。
 
  「你們都躲好,因為我會用史烏最後的力量阻止傑利麥勒。」
 
  殺人鯨面有冷色,不帶任何一點情緒,重力場現在像是一團紫黑色的火焰在她周遭燃燒,聽著這句話的我身體一僵,因為我們已經神不知鬼不覺地來到她的視線中心。
 
  盯著殺人鯨,我忽然有種奇怪的感覺爬上背脊。
 
  「……這樣子的話,我們就互不相欠了。」
 
  話才落下,我瞬間就意會到了她的暗示,被她指尖指著的身體卻跟不上,就這麼被與炸彈相同的能力抓住,我翻騰著想要掙扎,卻無法逃脫。
 
  意識漸漸有一點模糊,雜亂無章的壓迫感一重重襲來,我想要抵抗這些東西,手卻先失去控制地發出冷汗,有力氣卻無法施起。
 
  「……那,祝順利著陸。」
 
  殺人鯨勾起一抹輕視的笑,驚慌在這時湧上喉嚨,我屏住了呼吸,視野在頃刻間閃動,失重的拋物線在半空中劃出,我和伊卡勒特就這麼被往來的路上給拋了過去。
 
  抓住自己的力量在中途消失,恐慌讓我叫不出聲來,憑著自己的意志硬是把腳往地面踩,著陸的時候腳底傳來不適的疼痛,摩擦讓整個皮膚都紅癢起來,鞋底發出唧唧的聲音,揚沙造塵。
 
  都還沒站穩我就連忙回頭看向入口,那裡的鐵板像是被擰毛巾般扭曲了起來,不留下任何一點縫隙和空洞,其隱含的意味相當明顯。
 
  我傷腦筋地看向伊卡勒特,這怎麼看也都是要我們別過去,而他望著我沒有作聲,看起來一點都不為剛剛的飛空體驗感到意外,只是頭髮亂了點而已。
 
  「……我們現在也只能回去了吧。」
 
  我有些沮喪,雖然丟下彌凜不是件好事,要打破這座牆或許也有可能,但不能保證這樣硬是過去不會被殺人鯨給怎樣。
 
  「你已經做得夠多了,剩下的就交給她吧。」
 
  他走近我,只對我講了這句話,一臉淡然,似乎也是在等我開口,只不過這次他並不是順著我,而是自己也認為我們是該就此收手。
 
  即使他已經明確表示,可心底還是會擔心,我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像是在搖頭晃腦,一番天人交戰之後,我最後扁著嘴嗯了聲,決定相信彌凜,跟伊卡勒特踏上了往回程的路途。
 
  先前擋住我們的牆崩塌出了一條能讓人走過去的路,回程的空間裡,頭頂上接連砸落各種東西,將整條路給打得鏗鏘作響,由於我已經見識過更可怕的情況,因此不怎麼覺得害怕。
 
  不知為何該在路上守著的機器人都不見了,因此這趟路途變得莫名的和平,除了要留意掉下來的物體外,好像就這樣慢慢走出去就好了。
 
  「……對了,我有些事情要告訴你。」
 
  失去炸彈的通道變得一片蒼藍,外頭的光從艦身破開的裂縫中幽幽地照進來,我趁著這時和伊卡勒特解釋了一下當初希望他多攔著殺人鯨的原因,還有最後一起把人都帶走的決定。
 
  伊卡勒特靜靜聽著,面具錯落的光影忽明忽暗,似乎陷入了深思,即使我有補充當時並不是最好的發言時機,這樣的反應還是讓人感到緊張。
 
  我就這樣望著他,忽然,他伸手將我向他攏得更近,穿著鐵絲的石塊墜在我們上空不遠的路上,震動伴著金屬音鑽入我的耳朵,最後到達這一層的只剩下些許石塊。
 
  抬頭望去,只看到他俐落的下頷線,帶著他的氣味充盈一時。
 
  「……講話就算了,走路要看路。」
 
  我尷尬地笑了笑,拉開一點距離。
 
  「我只是想說……」
 
  想說,你會不會覺得我又仗著預知太特意獨行。
 
  我吞吞吐吐,還沒把話說完,伊卡勒特像是知道我在想什麼,平視著面前騷亂不止的路,卻依然可以紋絲不動地跟我對話。
 
  「我這次並沒有什麼意見,畢竟你都是做過思考才決定的。」
 
  恍然間,一道格外刺眼的光打上我的眼,讓我下意識地閉上眼睛,用手擋著,我勉強看向那個方向,是通往甲板的出口。
 
  「如果到了這種情況還在各執一詞,那就失去聯盟互信的道理了。」
 
  金燦的陽光將伊卡勒特的顏面鍍上一層柔和金邊,彷彿就連他的一字一句都在我眼前生動地閃閃發光,看起來過分耀眼。
 
  三步併作兩步地跳出門口,難掩逃脫興奮,我站在原地向天空伸展雙手舒緩著筋骨,甲板果然亂成一團,破裂的鐵貨櫃擠在一起,然後被倒下的起重架給從中打出凹痕。
 
  燃燒產生的漫天灰煙裡,先前部屬的兵力看來都已經撤離,伊卡勒特用著自己的跳躍能力攀到高處去看水晶花園的位置,正當我在思考要怎麼在這裡引起注意時,一個反應猝然闖入我的感知,讓我抽了一口氣。
 
  視線裡,一道綠色且頎長的身影正緩緩出現,腳步穩健。
 
  「……赫麗娜!」
 
  我的聲音被風吹散,可依然傳進了赫麗娜的長耳中,她臉色微動,向著這裡跑了過來,我也迎了上去不斷揮手,好讓她能夠看見自己。
 
  見到我,赫麗娜的表情一瞬間閃過許許多多情緒,最後變成了一種釋然的樣子,不過很快又被緊張所替代。
 
  「能在這裡看到你真是太好了,之後的情況如何?」
 
  我將後面的所聞所見一字不漏地傳達給了赫麗娜,面對史烏被打倒的消息她著實感到高興,不過現在就跟我一樣,正擔心著獨自一人在裡面對付傑利麥勒的彌凜。
 
  詳細解釋完一切給赫麗娜之後,輪到我這裡也有個問題需要解答。
 
  「不過……赫麗娜妳掉下去之後有怎麼樣嗎?」
 
  看著我不禁擔憂在她身上四處打量有沒有傷口的樣子,赫麗娜只是笑笑,拿出了她那把弓箭給我看,抓不到信息的我一頭霧水,想說這把弓怎麼了。
 
  也許是我一時真想不出來,赫麗娜沒有催促,只是耐心地解答了我。

  「原本我以為就要這樣掉下去了,還好想起你的傳送魔法還附在上面,就賭了一把射往安全的地方來著陸。」
 
  聽到一半我就睜大了嘴,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嘴巴念著原來是這樣的字句。
 
  由於傳送咒文在太遠的範圍外也會失效,因此可以判斷出赫麗娜在掉下去的同時急中生智,這才擁有了孤注一擲的本錢。
 
  就連我自己都無法把握能在那種時候想到自己還有傳送魔法,在心底佩服赫麗娜果然不愧為冒險家的領導者,在每個情況下仍舊保持著冷靜的思考跟應變能力。
 
  在我們對話的期間,忽然,一道格外明顯的發射聲從內部傳來,我和赫麗娜望向天空,一個小型的飛空艇飛向天際,在能看見高處伊卡勒特的角度裡雜亂無章地飛行著。
 
  裡面好像坐著一個人,距離過遠看不太出來是誰,如果要說裡面還剩下誰可能這麼做,我靈機一動想到了最完美的答案,卻不太敢開口,直到赫麗娜證實了我的猜測。
 
  「那個是……傑利麥勒!」

  利用著身為弓箭手培養的優秀遠視能力,赫麗娜在講出那個人名字的時候一點都沒有遲疑。
 
  暫時忘記了呼吸,我們就這樣看著在空中盤旋的傑利麥勒,他的飛空艇上好像黏著什麼,怪異的紅光閃爍,彷彿失去控制的飛空艇在迴旋幾圈後爆炸,灰黑的蕈狀雲將附近白雲都給推散。
 
  炸裂的火光占滿了我的整個視線,我目瞪口呆,難以推敲出現在的走勢到底是如何,遲疑許久才擠出一句話來。
 
  「所以……現在是可以當作,彌凜成功了嗎?」
 
  「目前看來……應該是這樣子沒錯。」
 
  我才正要轉向看回赫麗娜,細小的石塊從上空滾落,豆點大的影子碰觸地板的那一刻,彷彿是危機意識響動,我想都沒想就撲向赫麗娜一起跳了出去,上頭懸掛的鐵櫃掉在我們剛剛站的地方。
 
  先不論再次被巨聲跟四散的碎片塵灰給折騰,看來這裡也不是足夠安全的地方,我倆先暫且靠在較高聳穩定的鐵貨櫃下,我為難地重新看向她,後者的眼神卻毫無動搖。
 
  「你們先離開,水晶花園就在附近跟著黑暗天堂盤旋,看到你們應該就會靠近的。」
 
  「那赫麗娜妳呢?」
 
  「我會在這裡等彌凜出來。」
 
  赫麗娜的目光直勾勾地往通往內部的入口看,看來是心意已決,見她如此我也不好再多說什麼,鄭重告知她要小心之後,就想辦法去找伊卡勒特。
 
  伊卡勒特一路跳到了三四個櫃子高,快要到黑暗天堂的最高點,我用傳送上去時都感到害怕,目前處的平台並不大,趁著還沒做死去從高處往下看,我趕快把赫麗娜的話再重述了一遍。
 
  「如果我們現在要從這裡回到水晶花園上,該怎麼辦?」
 
  面對我的疑問,伊卡勒特只是側過身,看起來風輕雲淡,我暗暗希望我至少能有這樣從容自如的百分之十。
 
  「總之,先用光球吸引船艦的注意。」
 
  我頓時啞然,不清楚他到底想要做什麼,他也不再看我,動手扯著附近纏繞的纜線,不解的我只得先照做,往下看時我整個人都聳了起來。
 
  底下的天空就像是一望無際的汪洋,站在風這麼強的高處,大衣被掀得獵獵,瑟瑟聲在耳邊呼嘯,光是要站得住腳就是個問題。
 
  不出多久,憑著自己強加給自己的勇氣,我找到了在附近流連的水晶花園,船的位置比水晶花園還低一點,似乎也試著在靠近這裡。
 
  我站得開了點來穩住,雙手舉高,在掌心之間凝聚出一顆比之前要大的光球,刺眼到就連我自己的眼睛都有些瞇起,像是天空之中的第二顆太陽。
 
  維持了一段時間後,雖然這麼遠的距離只能勉強辨認形體,可我確實看見耶雷弗士兵露出的下半臉正對著這裡,看著像是在說些什麼,然後甲板騷亂了起來。
 
  然後,我看見水晶花園開始上升,離這裡的距離似乎少了一點,心中止不住一喜。
 
  「有了,聯盟應該發現我們了!」
 
  隨著兩者之間距離的縮減,我辨識出有人指著我們的樣子,心底推敲應該是認出我的力量,因而跑去通報,大概也是推論出我們要撤退的意思。
 
  「這裡也準備好了。」
 
  這個距離應該看得見我們,我解除光球轉過身去,驚訝地瞪大眼睛,伊卡勒特將還堪用的纜線纏在平台穿洞的位置,拉緊了一條向著黑暗天堂船首斜下滑去的繩索,手上拿著的是起重架拽起東西用的鉤子。
 
  我還沉浸在震驚當中說不出話,忽然,一隻修長有力的手伸到我的面前,像是在邀請我。
 
  伊卡勒特望向我,眼底被天空的各種景色佔據,卻沒有辦法擋住眼角那抹因為無奈才得出此下策的笑意。
 
  「你願意,相信我嗎?」
 
  毫無二話地,我握住了他的手,臉色堅決。
 
  「我願意。」

  縱使感到害怕,我仍舊相信只要跟眼前的這個人在一起就能夠解決所有困難。
 
  不管是聯盟,還是我,都不是一步步走到現在,是跟大家一起、和伊卡勒特一起。
 
  這份得到回應的相信,化作心底的一聲聲迴響,成為我堅定走向他的每一步。
 
  伊卡勒特的笑意更甚,那隻手轉而把我的腰一把攬過,確定好綁在纜繩上的鉤子足夠牢靠,可我心裡那個已經知道要做什麼的不安感越發強烈。
 
  「抱緊我。」
 
  近在耳邊的低語覆上我的耳廓,我猛抽一口氣,臉色大變,腳同時被他帶離地面,他卻也把我摟得更緊。
 
  閉著眼睛,纜繩磨擦的尖銳滋拉聲像是一把銳利的長矛,在狂躁的風聲中不斷刮過我的耳膜。
 
  雙腳離地的失重感讓我下意識地死命環住伊卡勒特的脖子,脫口而出的尖叫聲在張口時就被急湧而上的風給推了回去,只能把臉埋在他的胸前。
 
  「我看在我們到達之前,我會先被你掐死。」
 
  明眼人都知道他是在拿我開玩笑,但不知道是急著想要狡辯還是暫時忘記了恐懼,我不由地睜開了眼睛。
 
  原本像是搖晃手電筒般閃爍在眼皮上的光斑,在這一刻變成了萬般金黃的璀璨光幕映入我的眼中。
 
  高速的滑動中,所有的事物都被朝陽所照射,發散出萬丈光芒,將一切的黑暗照得丁點都不剩。
 
  腳下的天空如同在追逐著我們,和底下一閃而過的景色形成一條跑道,一路延伸到天空的另一端,消失在爆炸擬態而成的火燒雲裡。
 
  「看來比我認為的更有膽量。」
 
  我聽著他被風吹亂而略微失真的聲音,如琉璃般折射的光灌過雲層投射在伊卡勒特的面具上,顯現出七彩斑斕的顏色,一點點染上他的髮梢,讓他的瞳仁也跟著熠熠生輝。
 
  不知怎地,我發覺看著他移不開眼睛,連帶著心臟也因為他眉眼那毫無遮掩的笑意跳得更快。
 
  就在快到盡頭的同時,我看著離自己腳底越來越近的水晶花園,沒想到這條路還真的被伊卡勒特給走成功了。
 
  然而,就在我以為我們會再滑行一下的同時,伊卡勒特當機立斷地鬆開了抓著鉤子的那隻手,我們就這樣順著慣性被拋了出去。
 
  來不及大叫,我感覺到有隻手行雲流水地護在我的腦後,可即便如此,我們還是難抵重力前傾的墜勢,一陣格外大的撞擊打上背部,我倆就這麼在地上前翻了好幾圈。
 
  「天哪……我的頭。」
 
  勉強坐起身,我吃痛地摸摸自己的頭,先不論我們應該是在眾目睽睽的情況下直接摔回水晶花園,現在渾身像是被抽乾了力氣一樣,膝蓋疲軟,只能癱坐在地上。
 
  一邊揉著後腦杓,一邊去看伊卡勒特的情況,看到的卻是他向我先一步伸出的,映照柔和光芒的手。
 
  看著這副景象我不由地笑了,伸手接過他的手,他也彎下腰,握著我滲出冷汗的掌心,將我拉近他的周身,同時有女聲從後方傳來。
 
  「昕里!伊卡勒特!」
 
  別過頭,奧茲等人腳步蹦蹦地跑了過來,為首的她臉上盡是擔憂的神情,一直到來到面前都沒有消退,看著我她似乎欲言又止,最後只踮起腳尖輕輕捋了我被風吹亂的劉海。
 
  我沒什麼反彈,只是順著她慢慢地整理,興許是方才的景況太過刺激,安靜的過程裡產生了一種恍若隔世的錯覺感。
 
  「都沒跟我們說你們兩個會進入黑暗天堂,真的讓人太擔心了。」
 
  最後,她還是耐不住性子微微嘀咕了幾句,雙手叉腰地盯著我倆,像是要興師問罪。
 
  「抱歉……不過這次是臨時狀況,下次絕對不會再這樣了。」
 
  我摸著脖頸揮揮手,看著奧茲和其他人,頓時有股歉疚感衝上心頭,卻也有著那種被在乎的感覺軟綿綿地充斥著。
 
  不過……雖然說是絕對,但或許只能算……應該吧?
 
  表面上雖然是這樣言之鑿鑿地說了過去,但我還不確定以後會不會有突然要動身去干預未來的情況,我還是早點找個時間跟大家解釋能預知未來的事情吧……
 
  聽完我衷心的道歉,奧茲只是沒好氣地握著拳往我的手掌上蓋了一下,哼了聲,就恢復了原本的樣子。
 
  涼涼清風吹過髮梢,眾人髮絲輕輕飛揚,陽光在每個人的眼底都落下了一點痕跡。
 
  見著目前的情況暫且平穩下來,我趕緊問了問外面的狀況如何。
 
  「從你們進去之後,黑暗天堂就不再向外輸出兵力,水晶花園正好能重整船隻,針對後續的發展作因應。」
 
  米哈逸細心地和我講解了外頭女皇的施策方針,四位騎士團長和傑奇管控兩邊甲板上的情況、海盜部隊在空中盤查有無埋伏的敵人、雙方士兵負責維修船隻、各路英雄待在黑暗天堂的前半部將機器人給肅清,順便接應我方人士。
 
  這下我才知道,為什麼我們一路出來根本沒看到什麼機器人,因為大家都在看不見的地方努力奮鬥著。
 
  「後來炸彈發射了之後,我們就搭著傑奇的戰鬥機在空中盤旋,雖然有研擬對策,但炸彈實在太多了。」
 
  鷹眼輕嘆口氣,一邊沮喪地拱起雙手。
 
  那因哈特跟吉可穆德急忙擬訂的方案是利用戰鬥機的火力,將散射而出的炸彈在空中狙擊,利用爆炸產生的火力將藥劑蒸發,在如此高空,就算是殘留下來的物質也難以跟其他元素結合。
 
  可就算擬定了這樣的規劃,實際掉落的炸彈數量卻超乎預期,跟著飛上天去的鷹眼表示或許只要引爆一個就會延燒到附近的炸彈,這樣可能會更讓我軍陷入困境的窘境導致根本沒人敢動手狙擊炸彈。
 
  所以,要是沒有殺人鯨的話,聯盟是不可能抵擋炸彈的轟炸的。
 
  想到這裡,我不禁心跳加快。
 
  「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所有的炸彈突然都被抓住,就在黑暗天堂的周圍爆炸了。」
 
  伊麗娜拂過耳尖,將飄動的頭髮撓到耳後,看著已經比我們目前位置還低的黑暗天堂,眼底還難以置信。
 
  提到這,我解釋了在裡面遇到殺人鯨後所發生的事情,其中改變未來的部分先保留,直接跳到了殺人鯨為了替史烏報仇而操控炸彈直接砸往黑暗天堂本身的結論。
 
  如此一來,雖然中間是輕描淡寫地帶過,但至少可以完全說明為什麼炸彈會在空中突然爆炸的原因,整起事件聽起來雖然難以讓人百分百相信,卻都有著足夠的證據去支撐我們所看見的一切。
 
  聞言,奧茲略微低頭,長杖抵著甲板叩叩作響,左手佇著下巴若有所思。
 
  「所以……就算殺人鯨不跟我們站在同一陣線,卻也是替我們解決了一個大麻煩呢……」
 
  聽完奧茲的話,米哈逸往我倆更進一步,佔據了比其他人更多的大半視野。
 
  「雖然聽起來很神奇,但你們兩個畢竟是目擊者,也只能這樣稟報女皇了。」
 
  話音剛落,一群士兵就忙不迭地從我們身旁跑了過去,米哈逸叫住了其中一個人詢問,結果是彌凜跟赫麗娜終於回到了水晶花園上,可前者似乎發生了什麼事。
 
  沒有過多猶豫,我們傳遞眼神,一同趕到了甲板前端查看情況。
 




51.End











誰會想要慢慢按空白鍵跳上船
我家伊卡勒特就是有自己的路(X

創作回應

阿鳴
溜繩索下來~~
2021-05-12 20:18:57
符晴
這樣比較帥氣(O
2021-05-12 21:58:26
大漠蒼鼠
第二顆太陽不會是聖怒吧XDD
2021-05-12 21:36:45
符晴
只是顆普通的閃光彈?
2021-05-12 21:58:4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