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新詩】Auto珍妮之夢

掌中紙鶴 | 2021-04-05 05:59:33 | 巴幣 1132 | 人氣 618

珍妮紡紗機(Spinning Jenny),是英國布萊克本織工詹姆斯·哈格里夫斯在1764年左右發明的現代機械紡紗機,是工業革命的早期成果之一,被弗里德里希·恩格斯譽為「使英國工人的狀況發生根本變化的第一個發明」。 儘管有傳說描述「珍妮」紡紗機的名稱得名於哈格里夫斯的妻子或女兒,但是他的妻子和幾個女兒都不叫「珍妮」,Jenny更可能來源於engine的縮寫。──Wikipedia




我是一名紡織工人
人們叫我珍妮
在工廠與河道的橋樑上
我不確定究竟是鳥在飛
還是天空正在下沉

號誌的紅光也在街上游移
蒼白的人們沉入四輪汽車
然後浮起,從敞開的自動門擠出
隨著電流的禱告,踏著孩童的學步
流向這裡流向那裏流向回向流向那裏流向這裡
無處不在,而且一直如此

冰涼的手指上,那隻鳥的眼睛看起來好悲傷
不曾悲鳴
不曾築巢
不曾振翅
不曾死去
畢竟牠是隻發條鳥,只有雙透明眼珠
會停在路人的手上,等待轉緊發條後
一厘米又一厘米,將預言從鳥喙吐出
一頁你的日記,來自明天


我是珍妮
父親說我擅長紡紗
你問我預言是甚麼
我會說,就是提前知道明天
明天非來不可嗎?
明天我會在哪裡?
明天的我,還會是一樣的東西嗎?

我不知道,可是到了明天,你就會知道了。
撫摸你的頭髮,在床邊輕輕告訴你
現在睡吧,雖然我不確定
我們是不是還在夢中,不過
即使明天,你會從世界邊緣跌落
我也會用紡錘勾住你
用紗線將你纏繞
溫柔地,細膩地
縫合進世界深處

世界只是你的一場夢
所以睡吧,在燈光與祈禱的環抱下
讓我在你身邊多待一會兒……


每一天開始轉動時我都會知道
我就是珍妮而不是其他的任何人
有時候也會想知道
預言鳥會怎麼從玻璃眼球流淚
可是我現在不再多想

我在橋樑上奔跑
在看不到盡頭的長夢裡,聽到一聲呼喚
不能停止奔跑
呼喚我的是我唯一知道的事物
它在呼喊我,在此刻呼喊我,在熟悉的地方呼喚著我
我知道只要停下就會從渴望中凋零

我在渴望
沒有克制的渴望著呼喚聲
不能停下幻想與嚮往
呼喚我的是不再真實的聲音
越是接近,越是模糊,為甚麼要遠離我?
從人們無止境的夢裡召喚著我


珍妮問她的父親預言有甚麼意義
他說人可以透過預言想像未來發生改變
你我都生活在所有預言的巨大牢籠裡
從最初的預言開始
不斷改造自己
修改自己不再像是自己
終於變成了現在這樣
毫不像話的模樣

親愛的父親,我這樣難道不醜陋嗎?
沒有男人的身體,缺乏女人的靈魂
我是一具怪異的人偶,只要看著鏡子就會知道
我是個奇怪的東西

在吐出的那頁日記裡,你說
生命是很美的一樁小事,所以隨它生長吧
在明天的那頁日記裡你說
生活是很美的一樁小事,還是讓它繼續吧
在明天的預言裡你說
活著是很美的一樁小事,就任由它去吧
讓妳美好的內心自由,珍妮

可是我的內心生長著黑暗
紡織只會讓我與恐怖聯結更加緊密
但我不能停下紡織
聯結彼此,聯結你我,不斷觸碰聯結
即使夢的結網開始扭曲變形
即使世界陷入漆黑無光,也不要停止聯結


明天珍妮會逃離城市,在她前往工廠的路途中
明天發條鳥會飛上青空啾啾叫
明天人們依然四處流動
明天你還不會醒來

珍妮不會做夢,所以不會夢到任何人
我只是你的一場夢
世界隨著你的召喚不斷漂移
惟有你不曾改變








關於珍妮紡織機,在過去家政課編織的時候好像被不知道誰提起過,因此有了一些好奇心,想說如果她是個介於機械與人類之間,像是科學怪人一樣的存在,那會是什麼樣的故事?因此這次的敘述裡面,如果把珍妮脫離了紡織機的特質就會變得挺奇怪的。
紡織也就是編織和連結,將各種事物成為一個東西,讓各種事物產生聯結,就好像現代的社會系統一樣,所以想賦予它背景一種類似科幻的賽博朋克感覺,發條鳥的加入也是,他就像是過去逛街時,曾經遇到的一個占卜機器人一樣,投錢就會吐出一張籤紙。
關於結尾的世界將會漂移,而你不會改變的部分,是因為我想到胡適寫過的一首抒情詩:
為她起一念,十年終不改;
有召即重來,若亡而實在。
這樣的思考脈絡來源於墨子提出的命題「景不徙,說在改為。光至景亡,若在,盡古息。
他說到影子永遠都在那,只是光偶爾照過,影子才暫時消失,而飛鳥在陽光下移動的影子,其實是光在移動,而影子從來沒有移動過,永遠如此,他看待世界的方式讓我很著迷,我們總是被永恆的東西包圍著,但卻一直以為那些恆久的東西是暫時的存在。
雖然說了這些,但我想這次的嘗試大概還是不好讀,也許還是挺失敗的。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琉璃糖
讀紙鶴寫的新詩,我總是很享受,在幾天前便閱讀完了,但我覺得我必須是在狀態良好的時候留言,來表達我的感想和尊敬的心意。
紙鶴這篇新詩寫得很有深意,你我他所代表的角色時常變換,如果讀的當下沒有在一旁註記,隔天就需要再重讀一次,再感受一次內容流露出的感覺,相當耐人尋味。

也許我們不曾停止作夢,在有生命、有黑暗、有你的環境中擺盪,做著有笑有哭的綿長夢境,可能活的不明白,但會有天短暫地清醒過來,發現這是不變的事情,會變化的是 觀賞夢境的角度。

很喜歡這篇新詩帶給我的感覺,也很喜歡其本身!!(抱
2021-04-08 22:18:08
掌中紙鶴
謝謝琉璃糖那麼認真的閱讀,我也是很早就讀完,開心了好幾天,尊敬甚麼的太令我害臊了,這首詩被琉璃糖解讀的比他自身還美很多,再寫的時候我一直擔心是不是還是太過於難讀,有些段落閱讀起來也有點跳脫,所以看到琉璃糖的解讀後,才總算有點放下心來(抱
是呀,世事如夢,可是總有一些東西不是那麼容易變換的,我希望珍妮也是那樣永恆,儘管她是人造的,但在她內部也許有著和你我一樣的恆久部分,而不只是人們夢的一部分。


2021-04-15 01:43:2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