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Memo】作品檢討-綠松鎮

掌中紙鶴 | 2021-02-05 22:52:39


原本是要發動態的,但不小心字太多,動態又只支援手機發布,所以就只能這樣了。
因為本來就只是想簡易寫的,基本是想到甚麼寫甚麼,也不是很有條理,也沒想太多閱讀體驗。
大概是醬子。


人物
 
在第一回的形象勉強算是合格的立了起來,竹內天真,巴特實際,羅素自負,小紅帽神秘。
而圍繞著竹內的每一次溝通,都帶著某種程度上的善意。
旅店老闆沒有刻意刁難,巴特作為資歷較深的外來者也願意提供各種融入鎮上的協助,即使是羅素也在輕度羞辱竹內後,給出了另一條可能的線索。
 
這一個比較溫和的氛圍結束在一個交換條件的開端,也為了下一段故事的扭轉做一個鋪墊。
 
然而到了下一部份,人物塑造方面就開始不那麼令人信服。
首先是竹內,很快在與小紅帽道別後心態,那種天真輕信的心理就轉變為疑惑與抗拒,並非他不該產生疑惑,而是從解脫的喜悅到強烈懷疑並且抗拒的情緒,轉變的太過迅速。
 
是甚麼令他冷靜下來後,立刻對小紅帽和周遭奇怪陰影產生敵意?他們並沒有傷害他,甚至也不曾威脅到他。那麼在還算是良善的第一部分結束後,第二部分立即轉變成緊張的情緒就不能令人信服。
 
接著登場的是三位缺乏名字,只有特徵分辨的人,他們是第二章第一次明確表明惡意的角色。三人的登場是在灰色的巷子裡,搭配是由,發號施令的領頭人+容易衝動的惡痞+安靜確實的執行者。在表現上勉強也算是合格,然而他們突如其來搶奪袋子讓人困惑。
 
他們就像是因為能夠搶劫所以就去搶劫的劫匪,這種程度的惡意既不能讓人相信,也太過直白,如此一來,就算侏儒的對話表現出他們和一般的惡人並不相同,他們是有辨明善惡意圖的人,但在毫無理由的襲擊竹內之後,他們的形象就顯得模糊扭曲。
 
最後出場的是灰袍人,他緊隨著小紅帽與巨大陰影之後出場,也是在小紅帽與侏儒之後,明確掌握奇特力量的人物。在與小紅帽對話上雖然顯得太過急促,但還是有確立了一個狂信者的基本肖像。他的動機也比侏儒稍微明確一點,他正在追殺某個野獸,但白巷作為獵場的可能認知在他出現之前,都還沒有被建立起來,導致故事敘述上變得難以置信。
 
進一步的問,到底灰袍人與侏儒各自擔任故事中什麼樣的角色?兩者是接踵而來的威脅,但只是看似重要卻缺乏重量的威脅。究竟他們打算做甚麼?到了結尾也缺乏一個階段性的解答。
 
而作為主角的竹內,他受到威脅,遭受毒打,做出的反應都還算可以接受,可是在最後,當小紅帽與灰袍人對峙時,他身為被捲入者,並剛剛遭受了意外的襲擊,他不僅沒有堅定立場,而是變得特別依賴小紅帽這個剛開始還相當敵視的角色,小紅帽對他表現出善意,這個善意也頗為侷限,並不能說足夠讓他跳下火海拯救他的理由。
 
小結:登場與行為缺乏可信服的動機。這是最致命的。
除此之外,我想說最可惜的是,這裡沒有把握住一個剛剛來到外地少年,那種既狹隘又遼闊的胸懷,這才應該要是整個故事最誘人的地方,對於竹內這名角色在塑造上的平庸,我認為才是整個故事最糟糕的敗筆。
此外,各個角色的登場與行動,也因為對敘述的排斥,導致沒有很好的鋪墊感,讓人印象也不夠深刻。
 
 
情節
 
青年來到意外來到鎮上打聽前往橘郡的方法=>
在所有人都拒絕他後,一位未知的少女同意交換條件讓他前往=>
在與少女交談過後,他在巷子遭到陌生人襲擊,並且被灰衣人誤以為是敵人,和少女一起遇害。
 
這是兩個部分的大致情節,用「不明真相的外地人,被捲入當地的矛盾而遇害」一句話總結也不為過。
也可以換個視角來看待,「一名冒險者被誘惑進入迷宮之內,並且遭到當中的怪物襲擊」。
外地人與冒險者不同的地方在於,我們從一開始就預定冒險者有他必須面對的危險,而外地人則不一定。
這樣的情節很糟糕嗎?很難從一小段情節就去述說好壞,但這段情節傳達了甚麼信息呢?
是述說未知的危險?還是看不見人際線條的複雜?似乎暫時還不清楚。
跟著情節的推進,故事從一個平靜的小鎮,向前一步推到了一個區域內的混亂異常,小鎮中蘊藏的暗潮衝突,就算是情節推進的目的。可是達成目的的手段卻有點過於草率。第二部分白巷揭露異常的手段太過於粗魯無禮,甚至強調的方式有些令人乏味。
 
在竹內進入異常的過程中,可以看到的情緒包含,對小紅帽的興奮與疑惑,接著是對於被跟蹤的恐懼,下一個是面對侏儒的驚訝和怯懦,最後是對灰袍人則是情緒上的缺乏描寫。
 
問題也許在於,這幾個需要調動力氣的情緒,興奮、恐懼、驚訝同時在短短篇幅中重複出現,由於缺少了用於過度的平穩情緒,那就讓故事變得缺乏集中力量,細節也就不能夠被注意到了。
 
細節部分,可以明顯感覺到白巷一章節,添加了比第一章節更多其他訊息,顯而易見的包含白巷的歷史,比較隱晦的是竹內來到鎮上的過程,還有白巷藏著某種不正常的東西。
白巷的歷史=>侏儒三人行為,
來到鎮上過程=>竹內的內心反應與行為,
白巷藏著不正常事物=>灰袍人的登場與行為。
 
這些細節似乎各自補足白巷一章人物的行為,問題在於,除了這些細節之外,有沒有其他能夠了解人物行動的地方呢?當所有話語都以暗示的方式呈現,那麼暗示就成為了明示,失去原本的作用,並且用它孱弱的身軀去承擔它不該承擔的職責。
 
小結:情節的推進太過於倉促,既然沒有想使用許多不同時間段接力的方法,那敘述的飽滿就更有需要。情緒的起伏動盪也應該更有節制,對於可以明說的部分應該要在添加篇幅。
對於情節我是相當不擅長的,仔細的描寫對我來說是痛苦不堪的事情,解釋與讓劇情合理化也是,關於情節,我最大的失誤還是,它用錯誤的方式乘載了過量的訊息。
接下來要選擇:更加固定在竹內單一視角之上,強調這一段時間內事件的偶然性;或者將視角分散給相關角色,各自解釋他們的行動,並且在這個地方交會。
 
主題
 
在一開始,可以看出第一個明確的主題是「尋親」,因為有要尋找哥哥,才會有劇情的展開。但在第二部分之後,竹內的第二個主題「冒險」跟著被揭露,他內心既排斥隨機的生活方式,卻又在行為上往不可預知的事件上靠近。
 
在寫作的過程中,冒險這一主題算是在一半靠後時才被提出的概念,更多是為了要總結白巷裡面的經歷,所以這概念出現的地方明顯太過於突兀,並且體現的也不夠完整。在故事裡面,看得到危險,可是冒險畢竟還是一個主動的主題,面對危險時,竹內大多採取了被動的姿態,直到最後一刻用了相當牽強錯誤的理由面對危險。
 
冒險也是一個普遍適用於少年的主題,可是在危險的建立上,以及推進危險變化的部分,讓危險變成可被克服或者至少可被暫時直視的對象,這樣的過程上,故事中的做法缺乏鋪墊。
 
故事中的危險發展過程是:對於小紅帽的異狀排斥 => 發現自身被追蹤的恐懼 => 被惡徒勒索傷害的痛苦 => 灰袍人不由分說攻擊的微弱反抗。
危險在程度上的確是層層遞增,而面對危險,他的態度也是從排斥、恐懼、痛苦到最後的反抗,也算是合理的變化。但是在敘述上做的並不太到位,還是因為危險的密集程度太多,各部分又不夠形成有力的一擊,讓各自成為差異不大,令人煩躁的幾個接連發生小麻煩。原先冒險作為主題的尋親,在這個地方已經因為區域和對象不同已經失去效用,這時候要替代的子題卻遲遲沒有被定下來,最終就和舊式RPG裡面踩暗雷遭遇敵人一樣令人不快。
 
此外,形式上看似對於冒險主題的安排沒有問題,可是作為主題的冒險,不僅僅是一串對冒險與反應,而應該要是一顆心面對一串冒險的反應。而這顆心的反應我感覺是曾被掐斷而不自然的。
 
小結:冒險缺乏一個明顯子題可供解釋與發展。
 

總結:


155 巴幣: 12

創作回應

十六夜郎
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
2021-02-06 01:20:08
掌中紙鶴
憑甚麼決定松子一生都令人討厭??????
2021-02-06 03:13:02
掌中紙鶴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102/94ab5be1f9d20ab69f74080c8c603958.JPG
2021-02-06 03:54:00
吟月氏樹海
在白巷的文末,我給了加點克系元素的建議來解釋紙鶴故事裡的各項不足,包括略顯突兀的心境轉折、配角忽然的強勢登場等等,都能被讀者用克系故事的慣性來解讀。

但若故事中的這些大量暗示與模糊化的故事情節並非紙鶴的個人堅持。
那確實只是個偷吃步,而非一條可以努力的方向。

就單論「把故事講完整」這一件事情上,城鎮之章是優於綠松鎮的。
但紙鶴很認真在持續練習與反思的路上走著,好乖好讚!
2021-02-06 15:46:19
掌中紙鶴
兩篇都不好,現在我只想著修改跟尖叫
2021-02-07 12:05:29
煙嵐
總結棒呆了
2021-02-06 22:52:39
掌中紙鶴
A
2021-02-07 12:04:19
煙嵐
你確定要走gura 人設嗎⋯⋯
2021-02-07 12:58:02
深犬
我也要參與討論!雖然lag了兩週

>>而圍繞著竹內的每一次溝通,都帶著某種程度上的善意。
然而都表現得像個傲嬌XD
羅素超擅長罵人的,雖然事後想想那的確包含著善意啦,但真的好凶=w=

>>是甚麼令他冷靜下來後,立刻對小紅帽和周遭奇怪陰影產生敵意?
作為讀者其實不覺得竹內在那裡的轉變有什麼不妥,「一」竹內來到鎮上已經有一段時日,但小紅帽這號人物跟新鎮民的事情從來沒聽人提過,現在遇到當然感覺很可疑,「二」在那個全部人都擅長講髒話、並把竹內當蛋糕看待的不友善小鎮裡生活,變得疑神疑鬼也算人之常情吧,就和深犬去當兵的感覺一樣XD

>>他們突如其來搶奪袋子讓人困惑
這個困惑在我眼裡卻是驚喜的,我自己很喜歡那邊的發展,把故事的主線從「想去橘郡」拉回到「綠松鎮的神祕」本身。(但別的讀者會怎麼想就不保證了)
我覺得奇特的,反而是為什麼搶個袋子要打上那麼多拳,如果想殺人的話應該可以直接下重手,如果不想殺人的話箝住竹內奪走袋子衣物即可,打那麼多拳會讓我思考他們是不是其實對竹內有什麼私人恩怨?

>>灰袍人出場後
在這邊本犬小小的狗腦袋已經開始跟不太上劇情進展,因為伏筆已經埋了很多,我會期待先來一些解答,但那邊卻一口氣拋出了超級多謎團,所以在謎團得到答案之前,本汪對故事本身的理解其實是進入待機狀態的(只能拋棄思考,單純看劇情發生什麼)。

>>竹內
對個性的塑造我蠻喜歡的,就是個可愛的窩囊廢=w=
不過,我還會想看更多對他背景的著墨,比方說他在橘郡的親戚是怎樣的人,跟竹內是哪樣的關係,橘郡在竹內心中是怎樣的地方等等。或許能幫助我理解他對旅途的執著。

>>情節
紙鶴對自己的作品好嚴格哦XD

>>主題
綠松鎮給我的感覺是「主題為情節服務,情節又為人物服務」,即,紙鶴先有了想描寫的人物形象,然後把這些人湊到一塊產生情節,最後從中引申出主題。

所以在我看來,綠松鎮表現最好的就是人物(城鎮之章也是人物)。

話說,即使是厲害的名著作家也有比較不擅的環節吧,因此我倒覺得,比起缺點紙鶴應該更多地去關注自己的優點,把優點放大和表現出來。

對話是我最喜歡紙鶴的特色之一,隨便兩個角色在那裏聊天都能聊得很有意思,放眼整個巴哈,這部分我可能找不出比你更厲害的(也可能只是我單純閱歷不足啦)。
2021-02-23 20:11:2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