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超不負責任的編輯喔!

艾爾斯凱 | 2020-12-19 11:08:32 | 巴幣 126 | 人氣 121


創作挑戰名稱:超不負責任的奇妙故事
創作內容:本人開設的接龍創挑,詳情請參見上一邊,這邊有傳送們

寫作日期:2020 / 11 / 27

備註:這是最後一個創挑了

1.時間很快過了一年,2020這一年真的發生很多事情,香港真的沒落了,實屬傷心。
2.由於Penana屬於香港的文學網站,受到大量的限制,導致很多讀者與寫作者紛紛離開,令人傷心
3.希望這個世界不要受到紅星汙染
4.請保佑每一個人都平安,祈禱不要三次大戰
5.未來或許物價會飆漲,剛入社會的新鮮人,辛苦你們每一天的工作
6.請觀賞這一篇,集合眾人接龍的編輯文章
7.以下特別感謝加入這次的創作者們
serena. subedar
紙兒
EDWARD
陳浩南
小船兒
魅影
零子
嵐隱
語心晴
Love RFB
夢魂
零度之心
盈想
小豬瑩瑩
墨俠
閣夜孤丞
KAG_YL
澄旻
知季梓
十二月
瀧介
高麗菜
小和子
生若虎
煙民路
迷蝶
晴天天晴
非特
一二四
穆夙芽
ValleyLife
Ong Lian Xin
東方大我
優之林
雅卡琪

一共三十六人集合,非常感謝他們的加入,那麼廢話不多說,以下,正式開始本文!




  一個神秘黑暗空間,一名拿著白色火光提燈的美麗修女。

  她,目不轉睛盯著前方的男性

  一個回首,回眸一笑百媚生,這個瞬間,男人徹底被她的美色迷倒了。

  唇色的小嘴,帶著天使的微笑,說出第一句話……

  「你好礙眼呢,可以去死嗎?」

  「有本事,妳就一招打死我,若然我不死………」

  男人舉起了劍,冷笑道:「今天就是妳的死期。」

  剎那之間,提著燈籠的修女,真的就一掌擊斃了男人。

  一掌,讓男人以為自己死了,腦海的走馬燈,讓他想起……

  『曾經向上帝許了一個願望,希望死之前能有女朋友,可是我還沒有女朋友,所以……所以!』

  不能死!

  「水之呼吸!!!」

  瀕死極限的一招,男人反回一招,把對方砍成一半,視線中的飛濺血液,男人肯定對方最終失血過多而死。

  「小姐姐,妳雖然長得很漂亮,可是對不起……」

  男人從未發現,自己…………其實是個Gay

  原先倒下的美麗修女,卻全身包圍著白色烈火,從那看似幻覺的灰燼之中,緩緩站起身。

  這一刻,白色修女提燈在地面上,熊熊烈火化成一把白色幻影的大劍,讓男人恐慌不已。

  即使有 Gay 氣的加持,依舊擋不住美麗修女的一瞬間攻擊,燃燒的大劍瞬間貫穿我的胸膛。

  那冷漠、甜美的聲音說著:「該傳火了吧,兄貴。」

  男人死命推開,用僅剩的力氣砍了修女,以為成功殺了她,卻是白色火焰消散而去。

  發現自己砍到的是幻影,並且白色火焰在體內不斷燃燒,以為殺了她,卻被反殺。

  不放棄眼神,男人捨棄一切,舉起燃燒身體的拳頭

  「我的手正火紅燃燒!為了勝利而發出怒吼!」

  賭命的一擊,釀成不小心的岔氣,加上嚴重的傷勢

  男人最終,無法呼吸,在修女眼前死亡而去。

  死亡後,男人感受到身處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到的世界。

  一個白色,無法看見容貌與身體,宛如一團等身高的黏土人,站在男人眼前。

  「你還不能死。」

  這句話,讓男人知道,他就是上帝。

  因為男人的執念,上帝一次次的把他救回來,這次決定,讓時光倒流,讓男人重頭再來。

  在時光倒流時……

  「哈啾!」

  上帝突然打了一個噴嚏,一不小心,倒退倒退倒退,退到了虛無的時間點

  男人

  成為,唯一的『神』。

  漫無目的,神太過痛苦,因此決定隱姓埋名,墮入凡間尋找真命女子。

  誰知一墮入凡間,空無一物,半個人影也沒有,神想像上帝曾經說過一句話:「抱歉,還沒有做人。」

  神,靜默了一秒之刻

  「好吧!那我就來做人!」

  神回到上天,變出神之土,開始捏人,心想

  希望不要做的太醜

  「來、人!」捏出一個人

  想做一個美若天仙的女人,弊!怎麼做了個奇醜的如花出來啊!

  「大~~夫~~」如花在神的眼前,張開雙腿

  神立即把如花像泥沙一樣捏爛!!

  由於前輩子完全沒修練美術技能,因此不斷嘗試,努力了一段時間,總算把喜歡的人物給捏出來。

  神,想像鬼OO刃的炎柱跟戀柱,一男一女之後,在想像某個碧藍人物,當捏出三個人擺在一起時……

  「哎伊呀啊呀啊依~~~」

  他們,總是喜歡唱著,也喜歡擺出奇怪的姿勢,神不管那麼多,為了捏出獨一無二,繼續往美術登峰邁進。

  創造了我的父親很奇怪,父親總是聽不懂我們姐弟三人的語言,但我們會包容創造我們的父親。

  父親繼續捏人,偶爾他的神情有些興奮,

  老是嚷嚷著捏出他想殺掉的「那個女人」。

  於是乎,父親又造出一堆人,說那是我的弟妹,被造出來的他們,偶爾也會出現似男似女的漏洞、吉祥物等等。

  但,我好像沒有像姐姐她們那麼歡喜,反而感到……

  習以為常。

  時間一久,父親看似很寂寞,可我們都沒辦法,語言彷彿有障礙,無法彼此溝通。

  某一天,我們兄弟姊妹發現一個秘密。

  父親創造一顆星球,叫做天王星,他想把所有人都送到天王星上去。

  很突然的

  父親對著我們大喊:「這不是我想要的!我要ooxx@#%$!我要ooxx@#%$………………」

  無法理解父親念念有詞的我要ooxx@#%$!就把我們全部人,都推到了那一顆,天王星內了。

  墜入天王星,我彷彿

  做了一個夢……

  我嘆了一口氣,父親終究是病了,牽起父親的手。

  「爹,好好休息,我上山採藥去了。」

  父親沒有理會我,嘴裡不知正念著什麼。

  背著簍筐,漫步走在山林裡,深深吸一口氣,空氣中帶著一絲樹木的香味。

  好舒服啊!完全是現代沒有的,現代的空氣汙染極嚴重,出門都得帶口罩,無法好好親近大自然。

  我一邊哼著小曲前進,一邊撥弄路邊的花草,突然,前面出現一位正身黑衣的男子,氣勢非凡,眉宇間盡是涼薄之意。

  黑衣男子突然發瘋,大聲咆哮,快速朝我刺來一劍,我被他刺死了。

  父親看著我的屍首,露出了一抹微笑,父親和黑衣人擁抱,我的屍體………孤零零地在旁邊。

  猛然驚醒,看了看天色

  我不斷流汗,原來是一場惡夢。

  想想也是呢,這裡就我們跟父親,沒有更多的生物………

  「咦?」

  周邊大部分都是父親失敗的產物,那些「無機的器械」。

  一個個「床」,邊上貼著我們的名字,還有一個龐然大物,上頭標注著『天王星』。

  它和我們每個人的「床」緊緊聯繫。

  那些我「無器的機械」,生於床、死於床。

  在龐大的天王星刻劃,那些機械露出微笑,說聲「我是你女友」。

  它,握著你的手,冰冷不冰冷,是溫暖的手掌。

  這裡人人可以手握女友,也能挽著男友。

  還沒有搞清楚這裡是哪裡時,突如其來的大地震,天崩地裂震碎了大地,所有的一切,都將沉入地底。

  與器械沉入地底的我,想起還有很多親人等著我團聚,為了不成為有機肥料,我不斷從黑暗深淵往名為希望的光線爬去。

  努力爬出地面的我,燦爛陽光洗滌著我的心靈。

  「哥哥……姐姐……弟弟……妹妹……」

  我呼喊著,卻無人回應……我好像明白了什麼似的,然後拖著身體繼續呼喊著,就像……

  那個時候的爸爸一樣。

  走著走著,我看見一名拿著白色火焰提燈的美麗修女。

  她,在我的前方,露出天使的微笑。

  煞然,白色火焰自提燈竄出,直接把我吞噬後,煙霧像白蛇般的騰雲駕霧,飛到遙遠的另一邊。

  在空中,白色火舌帶著我,不斷燃燒,一邊飛行一邊燒,燒著燒著,我以為自己會死,其實不然

  反而越燒越爽!當我燒到落地之後,我體內覺醒一股力量!

  「我、我是抖M!」

  抖M的我,發揮了小宇宙,發出最強力量,把火給吸收消滅而去,成為抖M之神!

  雖然我有了目標開始展開自己的旅程

  那是,為了尋找世界最痛的痛,而踏上旅途。

  我嘗試了許多方式,都不能滿足我心中的快感。

  正當空虛與愉悅徘徊之際

  偶然間

  我撞見一絲熟悉的女性身影。

  『明明應該未曾感受過,但……卻帶有一絲懷念?這樣子的感受、竟使我內心感到痛苦!?』

  苦、好苦澀的痛、好痛

  『好痛快啊!』我內心有著極為快感的痛

  原來這就是所謂的心痛吧,我的內心渴望被眼前女性狠狠的修理一頓。

  那性感曲線的身軀,長長美腿穿著黑絲襪,她看見我也露出開心無比愉悅神情。

  下一秒,她把我推到,用那黑絲的美腿不停踩著我,阿、阿,快、快多踩一點!

  「終於找到你了,我最愛的人。」

  女性的聲音,讓我視線、努力的望向看清那個面孔,我驚訝喊出一句:「姐姐?」

  霎時

  我聽見啪搭、啪搭機械運轉的拍打聲,隨後啾啾兩聲傳入我的耳裡。

  『有什麼東西正在朝我跟姐姐頭頂上移動著。』我如此想著。

  伴隨機械的運轉聲響,我想要提醒姐姐,但我卻因為從姐姐身上流下謎樣聖水黏液滴在我的臉上,而我的雙眼無法移開那神秘領域之內………

  這個瞬間,我放棄了思考,只想盡情的享受這被姐姐腳踩的愉悅時光。

  突然!

  空中傳來巨大的嗡嗡聲,還有機械不停轉動的聲音,一道白色光芒從天而降,把大地照的特別亮。

  我的注意力完全被拉過去,抬頭看了看,再次睜大雙眼,有些難以置信。

  揉了揉眼睛,再往上看。

  真的不是夢,空中出現的是!UFO!!

  「跟我來吧~~」

  姐姐開心蹲低身子,把我拉起來。

  我跟姐姐兩人被 UFO 的光線吸入了一個天堂領域。

  在內部,有個怪異形狀且四角裝上螺旋槳的飛行器打出強烈的聖光。

  還有謎樣黏液的蟲子,居然是別稱史萊姆的變形蟲!

  啾啾的聲音,則是空中展飛了一隻機械鳥。

  此外我還在森林的海報邊,隱約看見一隻生物型機械的洛伊德。

  那個洛伊德貌似被稱為『長牙獅』的機械生物,不過要說那是獸人型態的變形金剛也不無可能。

  「這隻洛伊德,一定能夠滿足我親愛的弟弟喔。」

  「欸?」

  沒有反應的時間,突然洛伊德動起來,張開他的大口,一口朝我咬下去!

  「嗚啊啊啊啊啊!!太、太爽了!」

  我的身體被他的牙齒撕裂成一片一片,我死了?

  當我理解到所謂的『死亡』,我了解了

  S 與 M 的關係,我明白痛苦,也懂施加痛苦。

  我腦海中姐姐那抖M 笑容,讓我爆發了超級小宇宙,發出一道SM死光,把洛伊德完全變成灰燼消滅而去。

  姐姐在一旁看著我,露出前所未有迷戀的表情。

  為了把如此舒服的事情記錄下來,我想要寫一篇遊記,為了寫一篇遊記,我必須先轉生。

  我要把我飽受痛苦的肉體汰換掉。

  於是我躺在機器裡等待轉生,肉體不斷的撕裂,我感受到身體正在變化,身上不停的冒出更多的毛髮,牙齒不斷的變尖銳。

  我的嘴形越變越尖,狼人的雛形,我打破機器,逃出實驗室,昔日的朋友已不再,狼人正式成為我的新身份。

  拼命地奔跑,在森林內放空思緒,自由飛奔。

  夕陽西下,毛毛細雨,我也快要離開森林盡頭。

  咦?

  我何時變成四腳奔跑的?

  傲嗚~~

  嗯?我想說話卻只能傲嗚?

  我放下腳步,探頭到水窪看看,天啊!竟係是隻哈士奇!

  說好的帥氣人狼呢?

  姐姐從遠方來到我的身邊,我被套上一個狗項圈,一條鏈子逼迫我走,從那抖S的愉快表情,讓我的抖M之力告訴我真相。

  是姐姐控制UFO把我變成哈士奇。

  其實……姐姐還是愛我的,她知道我的喜好,現在又一次的成全我了。

  如此美妙的體驗,我還是得想個辦法記錄下來。

  如果被發現我在寫日記,姐姐一定會把日記毀了,然後用力踩我。

  一想到…………就好舒服啊!

  『但是我現在不能寫東西……』想到這裡,一陣空虛感油然而生。

  我開始討厭狗了。

  不知道是不是內心的怨念日益俱增,以至於上帝也聽見我想寫作的心聲。

  我發現我開始能慢慢地控制物件移動。

  我看見希望了!我是一隻能寫作的超能狗!

  剎那間,腦海出現一個聲音,它、告訴我

  『你以為只有你一隻超能狗嗎?來加入我們吧!』

  名為:超能動物園!

  『什麼!?是誰在我的腦袋裡說話?這難道就是武林高手才會的!傳音入密!』

  我在腦內發揮想像力,試圖回應他們。

  『你們到底是誰?』

  『我們是跟你一樣擁有超能力的動物,為了這個世界、這個天王星!來吧,我們在霧林城等你。』

  彷彿,同伴的呼喚讓我熱血沸騰,可是望著姐姐的美麗身影,那雙黑絲美腿,我……猶豫了。

  究竟,我是要繼續跟姐姐在一起的抖M之旅,還是要尋找我的同伴呢?

  想了想~~

  當然是抖M啊!不然我為了最痛的快感,領這麼多次便當,難道是領假的!?

  我拒絕!我最喜歡的一件事情,就是對我自以為很行的人說『不』!

  於是我打定主意,發出念動力傳送給不知名朋友:『夥伴們,我決定了!我想留在姐姐身邊,所以我拒絕!拜拜呦~~』

  『那就沒辦法了,這也是為了天王星,決不能讓 SM 合而為一!』

  不知名的夥伴們非常生氣,他們集體朝我的腦袋實行精神威壓。

  把我的腦袋壓的……舒舒爽爽,不知不覺腦漿爆炸,我當場死亡,變回人型靈體漂浮在空中。

  神,看見這個總是反覆的死去活來,現在又死掉的兒子漂浮在空中。

  雖然很捨不得,但神認為,或許這次放了他的靈魂反而會更好,不自覺感嘆一句

  「我兒啊,你自由了!」

  對於弟弟的死亡,傷心欲絕的姐姐爆發抖S神力。

  踏上旅途,爬上城牆,殺進霧城!

  這一天,狗兒們終於想起,曾被那姐姐支配的恐怖。

  姐姐大肆虐屠狗的時候,一個人帶著沉重的表情走到她面前。

  「姐姐,別這樣。」

  「你!」

  姐姐很清楚,來者是另一位弟弟,很邊緣的小弟弟。

  原來,大地震中,還有一個人沒有因掉入深淵而亡。

  因為……他實在是過於邊緣人,就連死神都不要他。

  經過七七四十九天的掙扎與恢復,才從那深淵努力的爬出來。

  狗兒們救了垂死邊緣的他,在霧林城修養,直到今日看見這樣殘酷景象。

  「這些動物,是無辜的啊。」

  姐姐聽到,露出不屑的表情。

  他知道,為了天王星的永存,決不能讓 SM 力量合而為一,這些動物是為了世界而戰!

  「這也是目前給予狗兒們的使命,不要再接觸那位修女了!姐姐!」

  「我才不管它們殺死我最愛的弟弟,天王星就必須付出代價,讓開!不讓開的話!我就脫光你的衣服,痛鞭你!」

  姐姐抽出粗大長鞭,眼前的小弟弟,非常無奈。

  同一時間…………

  上帝無聊的時候拿出一台家庭遊戲掌機,當按下開機Play電源的剎那,看見天王星的騷動。

  上帝淡定的道:「看來有人暴走了,是該讓『那個人』的記錄檔拉進來了嗎?」

  嘴上這麼諗著,但還是決定先看看情況再說。

  於是上帝觀察天王星,看著看著,一個赤身男子被穿著黑絲襪的女人狠狠地鞭打著。

  上帝看得目瞪口呆,也越來越興奮!

  小弟弟領悟到真意。

  陰極生陽,陽極生陰。

  同樣,S與M亦一樣。

  在鞭打的快感之下,一波又一波電流隨著脊椎洶湧而上!

  「呀啊啊啊唉啊呀啊啊喔耶!!」

  一股強烈的氣流從雙股間噴出,揚起滿地塵埃。

  灰塵中的人影,緩緩喘息著:「感謝妳,姐姐,現在,是時候讓妳嘗嘗這根雄偉的警棍,帶來的滋味了!」

  「你算什麼東西?區區一個小弟弟敢這麼對我說話!?」

  「我也是你的弟弟!」

  小弟弟從未想過還能借屍還魂,看見原主的記憶,被人忽視也就算了,連死神也當我從未存在,為了讓原主能夠被所有人記住,強行把我拉進這具身體裡?

  靠!這是哪門子穿越劇啊?而且原主居然也是個 變態S!

  小弟弟正在懷疑人生時,怒火攻心的姐姐無視他,長鞭繼續猛打小弟弟!

  「我只愛那唯一的弟弟,誰也無法取代,鞭打、打他,那個表情才是我最渴望想要的!你、不過是個冒牌貨!」

  「嗚啊!呀啊!」

  姐姐一針見血的言語,讓邊緣小弟弟更加的邊緣化,存在感也漸漸稀薄,姐姐也不要他了。

  遭受孤獨的排擠後,小弟弟掙脫被綑綁的身體。

  雖然是邊緣人,但仔細想想,還是極為優勢存在!

  因為沒有存在感,可以做的苟且事情就更多了,例如……偷窺、偷竊、跟蹤、拿免費食物、破壞遺跡、挖寶藏!

  等等等等,能放棄做人的事情太多了!

  真棒,沒有比邊緣人這樣低存在感的能力更為方便了,為此,我要報復!

  尋找多時,發動邊緣之力,隱身接近姐姐身邊,打算給她狠狠的一擊。

  結果在拳頭揮出之時,小弟弟的手被抓住了,緊接著是一個更狠的過肩摔!

  「雖然你存在感很低,但是我依舊能看到你。」

  猛烈摔過之後,姐姐那黑絲襪美腿,用力踩在小弟弟身上,不斷猛烈上下踩動著!

  「呃!啊啊!」好痛、難道……我要死了嗎?

  遭受這樣攻勢,恐怕已經活不下去了吧,只能躺著、趴著,絕望的想著。

  「呃……啊!」
    「住……手!」
      「不……行!」

  受到殘酷對待的小弟弟,掙扎三句話後,這個瞬間

  突然領悟到!

  『不是連死神也邊緣我了嗎?』

  小弟弟忍痛起身!接著爆發,身為邊緣人的憤怒之力!

  此時的上帝看著小弟弟進入暴走狀態。

  想了想,把遊戲機的畫面用投影放大後,便拿了花生抱在手裡,期待接下來發生的事情。

  由於小弟弟爆走過於強大,劃破空間突破天際,上帝的遊戲機突然當機!

  上帝驚訝時,不小心被花生噎到,想辦法拯救自己的上帝打翻了遊戲機,使得A鍵不小心撞到地面而按下去。

  一不小心,上帝把神力傳給了小弟弟,讓他繼承上帝一部分的力量。

  小弟弟頓時成為新世界的神!

  感受到自己彷彿突破了限制器,得到上帝力量的小弟弟,因為過於強大,不小心成為無敵狀態。

  得到類似超能力後,姐姐迅速離開,跳進一座游泳池,目睹全身濕透的姐姐,那長長濕潤的黑髮勾引著,小弟弟立馬跟著跳進游泳池內。

  結果發現原來是我中了一種名為幻象惡魔果實的力量,我看到的什麼都是幻覺。

  清醒時,姐姐已經消失了,而身邊則是多了一包花生餅乾,小弟弟將花生一口一口的吃下洩憤。

  得擁有全宇宙最強大又無敵力量,都無法滿足小弟弟。

  「我想要的………是姐姐啊!」

  大叫「想要姐姐」後,掉落了一根頭髮,誰知道這根頭髮變成一位滿是肌肉的兄貴!

  他用力抱緊小弟弟,結果抱太緊,加上那無比的男人汗臭味,直接把小弟弟活活悶死了。

  我是小弟弟。

  我死了,莫名其妙的死了。

  我的頭變成四岳,眼睛分別化作太陽跟月亮。

  脂肪變成了江河,頭髮變成草木。

  頭是東邊的山,肚子是中間的山,左臂是南邊的山,右邊是北邊的山,腳變成西邊的山。

  死的時候,噴出的眼淚變成江河,吐出的氣變成世界的風,聲音是打雷,瞳孔是閃電。

  當我開心的時候,世界是晴天。
  當我難過的時候,世界是陰天。

  世人都稱我為『盤古』。

  自從我被一群哈士奇給哈死之後,到底過了多少時間?

  以為能跟父親團聚,黑暗中絕望中則看見一名美麗無比的修女。

  她,手持白色的火焰,讓我想起我曾擁有的力量。

  她,透漏那美麗微笑,白焰的搖晃之下。

  我復活了。

  復活後,檢查身體,是個人,不是狗,並且抖S之力也沒了……

  首先第一要做的事情,便是殺了那個想要姐姐的邊緣人。

  我是姐姐最愛的抖S弟弟,姐姐只能是我的!

  長途跋涉之下,怎料到邊緣人化成盤古,那無敵的力量不是我能匹敵,可恨啊!

  必須想辦法,我隨手撿起六顆石頭,化成六顆寶石,再以寶石的力量,把宇宙擴展成無限宇宙。

  結果六顆寶石並不是完美的無限寶石,而是RPG遊戲常見的六種屬性,分別是……

  力、智、耐、靈、敏、辛

  六種屬性的寶石,我決定全部點力量!

  點完之後才發現,除了力量以外全滿,現在是什麼情況?

  不對啊?這怎麼可能呢?

  照理說應該在設定上沒有問題才對啊?

  難道說?可能!大概!也許!應該!或許!啊!啊!啊!是!

  力量寶石不見了!!

  此時一道聲音湧入我的耳裡:「去收集五位擁有各自屬性的擁有者吧,嗶滋~」

  聽到聲音的我,轉頭察望周圍,發覺沒見到任何東西,這令我感到異常煩躁,憤怒對天大吼!

  「是誰?是哪位混帳在說話!?給我出來~~」

  「在這、在這,嗶滋!我是嚮導小精靈,是您的解說員呦,嗶滋~~」

  聲音持續傳入我耳中,但我依舊沒找到任何東東……

  小精靈煩了我七七四十九天,我決定發動抖S,拿起刀向耳朵桶下去,疼痛讓我很爽,卻眼淚直流,當我看見地上小精靈的屍體時,我安慰自己,一切都值得的。

  「~~嗶滋!」

  過了不知幾分還是幾秒鐘,熟悉的聲音傳入耳裡……

  「你在幹嘛啦~~」

  「你、你不是嗝屁了嗎?」我驚愕地喊著。

  那個煩躁的尖銳聲音又………又出現啦!

  「在說什麼,嗶滋?那個是我的姊妹喔,就算我死了,也會還有下一隻小精靈,我們身為『冥王星』的使徒,會好好負責冥王星派遣的業務喔,嗶滋!」

  當小精靈語畢的瞬間,彷彿千萬的思緒遁入我腦海裡…………

  怎麼辦、怎麼辦、我該怎麼辦!甩不掉這令我煩雜的聲音,讓我無法好好思念姐姐!

  又要消弱我好幾天的精神力!比起精神消耗,我比較喜歡姐姐的腳踩跟鞭打………呃,不!是愛撫。

  好想殺了這傢伙……但不能刺穿另一耳了!

  誰來~~把那個混、帳、東、西從我身邊弄、走!

  「哼呵呵…………」於是我……笑了!

  這不能算是痛,而是煩!抖S是無法去接受的!

  「呵呵……呵、呵呵!哼哼……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仰天大笑了一番。

  不管了,就是笑就對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發瘋似亂笑一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咳咳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行!不行啊!

  這麼笑下去,都會過幾十個世紀去了。

  我對自己說:不行,得冷靜下來。

  我發覺我冷靜下來之後就忘記原本是要做什麼………

  欸?怎麼辦?

  突然!

  一扇紅色的螢光門出現在我的眼前,當我伸手去推開門,門一打開,居然是兩隻猛獸糾纏,還有兩位一男一女的小朋友。

  男的叫『艾格』,女的叫『愛麗絲』。

  艾格拿起魔法棒揮一揮,兩隻猛獸頓時成為小可愛,愛麗絲衝過去抱起兩隻小可愛。

  「可以送我嗎?」天真笑容看著艾格。

  艾格笑笑點頭,愛麗絲揮舞魔棒,把小可愛綁走了。

  「嗶滋!偵測到前方可能有屬性擁有者~~」

  我握緊拳頭,血淚目送前方的一男一女天真無邪兩人,腦袋恨不得掐了這聒噪的臭精靈!

  放棄思考之後,我跟隨一男一女和兩隻奇異珍獸一起進入紅門內部,一道耀眼光芒,風景彷彿變成完全不熟悉的世界。

  此時一群精靈排列整齊迎接我們一群人。

  精靈全體大喊:「歡迎來到冥王星!」

  「我們都是嚮導小精靈,嗶滋!我們的業務是專門替外來者,嚮導冥王星這個觀光世界,嗶滋~~」

  「原來就是你們…………」我咬牙切齒地說著。

  「接下來請各位傾聽我們………,嗶滋!」

  然而我已經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完全不等混帳精靈們的廢話,衝向前,我要揍暴它們!

  「哭、餓、什、小!」

  「嗶滋~~~~!」

  沒想到妖精如蚊子般的靈敏,即便點滿了能力值,高度跟速度都無法捕捉到,打不到的我漸漸放棄了,只能去接受這群該死的小精靈慢遊冥王星。

  沒想到冥王星的中心點,味道極為死魚味道般的濃厚,數百、數千的小精靈口吐白液,躺在地面上瀕死,腹部彷彿被某種物體擴張及穿破。

  本來煩我的小精靈也都朝中心飛過去,沒想到下場全部一樣。

  我上前觀看,竟是盤古小弟弟,宏大雄偉的站在我的視線前!

  這個天極難逢的最佳機會!復活後首要目標就在眼前!

  「盤古小弟弟!我要讓你再次成為邊緣人!排除姐姐身邊的敵人!」今天,誰都沒辦法阻止我!

  盤古看了看眼前重生的兄弟,便搖頭地歎氣道:「不,我…………依舊還是………邊緣人。」

  盤古的淚水,如瀑布益了出來,淚水變成汪洋大海,把那群煩人的小精靈全部淹沒而亡。

  看到景象的我,那原本充滿憤怒,隨著成群小精靈沉進大海死亡而平息,我反而很感謝盤古,兄弟真好,對吧?

  於是兩個大男人坐在海岸邊,看著大海,聊著許多過去事情,原來盤古被姐姐狠狠甩了,剛好來光觀散步,縱使用了上千個精靈也無法滿足,這份空虛不斷出現。

  拍拍,討拍拍~~

  最後,我跟盤古決定自殺讓父親大人為我們的人生重來,於是一起跳進了水裡,從冥王星的世界上消失…………

  這是第幾次死亡了?我有點數不清。

  黑暗冥界之中,只有我一人………

  一名拿著白色火焰提燈的美麗修女,目不轉睛的看著我。

  修女緩緩靠近我,很突然的,修女不小心跌倒,可愛的聲線大叫一聲。

  手中的白色火焰提燈往更加深淵掉下去。

  隨著火焰越往下墜,越顯渺小,最後縮成一個白點,直至完全被黑暗吞噬。

  此刻,整個宇宙一片漆黑,沒有一絲的亮光。

  修女看著我含淚長哭,淒厲的哭聲,毫無衰減地在冥冥宇宙中前行。

  欸,別哭啊,我會困擾啊。

  只好一直陪伴修女慢慢往深淵去尋找那白色火焰了。

  一片汪洋大海出現在眼前,不知不覺來到名為「海王星」的星球上。

  我是一個男人,被神捏出的一個男人,我沒有名字,就稱呼我為『J男』吧。

  這個被稱為海王星的行星,表面完全覆蓋著海洋。

  海洋的液體比水的比重要重很多,所以,儘管它遠離恆星,海洋保持恆定。

  此時,我看見水中有一位女神,她漂亮無比,像出水的維納斯一樣,在海上飄行。

  女神向我丟出一個白綾,把我卷去了她的身邊。

  女神帶著我飄上了空中,似乎要帶我到某個地方,看著飛掠過身下的建築物,最後腳觸碰到陸地。

  抬頭,我看見了像爸爸跟我說過的古代希臘神話裡的建築。

  女神把我帶進了一個大堂。

  大堂之上空無一人,女神對我曖昧的一笑。

  突然!一個巨大白光,緊接著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

  我的耳膜似乎被炸裂,地板也被炸裂開,我從天堂下墜,一直下墜,最後又墜入大海,一直沉到陰森黑暗的海王星海底。

  我以為我將葬身於這個無盡黑暗之地。

  突然!女神,那個美如維納斯的絕世美女,出現在我的面前。

  她把我抱在懷裡,輕聲細雨的說~

  「海王的男人就該變成女人。」隨後向海面升起。

  我的臉貼在她的胸前,享受著迷人芳香又催眠的身體。

  可以感受到,我的身體慢慢從男人轉變成女人……

  又突然!一個沉重又討厭的聲音傳來,這聲音彷彿是從心裡喊著一樣,是誰呢?

  只見我的耳朵被扯下來,痛的讓我身體轉變終止,在我的掌心中發著綠光,綠光過後出現一件東西……

  或者說出現了『它』
  推廣業務煩人的小精靈。

  我非常憤怒,因為它打斷我與女神肌膚親近的美妙時間,一把捏死小精靈!

  因為我討厭綠色,它居然還一直用綠光來綠我,髮色都快變綠了!

  萬萬沒想到小精靈帶著夢寐以求的力量寶石,它死前掙扎如做惡夢一般,反把我的手給扭斷了!

  痛不欲生的我,女神嚇壞而拋棄我,變成宛如人妖,在水裡隨波逐流,到底漂浮了多久時間我不曉得。

  直到一把斧頭掉進水裡那一刻…………

  嗶滋,嗶滋,我可沒那麼容易死喔,嗶滋。

  再說要被一個死人妖捏死,我才不願意呢,嗶滋!

  大家好~~我是人見人愛的嚮導小精靈,嗶滋~~

  作為冥王星的神之使徒,也是要好好拓展新的業務喔!嗶滋~~

  雖然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似乎剛剛經歷完一場生死,累癱的我決定請特休假!給它休息一整天!

  我想去海灘渡假、曬日光浴,嗶滋~~
    我想要去溪邊郊遊、烤肉、玩耍,嗶滋~~

  嗶滋、嗶滋!什麼業務內容,什麼嚮導工作,我決定不管了!嗶滋~~

  我要當個快樂的小精靈,嗶滋!

  休假期間,上司打電話給我,死都不接,直接掛斷啦!!嗶滋~~

  冥王星主管:「敢不接我的電話?身為一個社會人士放棄工作,好,我決定開除這隻小精靈,業務也不差它一人。」

  不知不覺,小精靈即將失業沒飯吃了,彷彿未來有個熱騰騰的便當,等著小精靈來領。

  小精靈請假越來越多次,它開著太空船利用頻率震動轉變物質頻率,穿梭在各大宇宙。

  我一時之下按下按鈕,過不到三十分鐘,結果跑來天狼星,看見一堆金字塔的都市。

  原來是我忘記設定好地點導致穿梭的地點錯誤。

  藉由上次的紅門事件,以為不會看見傳送門之類的東西,沒想到一轉身…………

  一扇藍門悄悄為我敞開。

  心急如焚的我呆望藍門許久,此時心中不安的氣氛不斷湧上來。

  嗶滋:「這下慘了,有可能連回去都回不去了,嗚嗚………」

  於是我在陌生天狼星大喊著:「有沒有人哪~~?嗶滋~~我要求救!」

  我在周圍瞎繞周圍,見無人回應。

  「嚶嚶……嗶滋滋,嗚哇啊啊啊啊……………」

  最終還是跪在地上嚎啕大哭了起來。

  當藍門完全打開,一名精靈上級長官帶著解雇書面資料出現在小精靈眼前。

  小精靈認知自己被裁員,不但回不去原來世界,還可能沒有飯吃。

  「我只是休假而已,有必要這麼對我嗎?明明也很努力做業績了!」

  「不接我的電話是妳的選擇,該有什麼後果妳也該負起責任,拿去,好好在天狼星度日吧。」

  解雇書就這麼丟到我臉上,只不過在最缺人手時間點休假,就受到解雇,無法原諒!

  我決定報復黑心公司,冥王星!

  既然都被解雇了!你就不是我的長官啦!

  當場幹掉長官,闖進藍色傳送門,回到冥王星。

  本來想要報復冥王星,直到一把斧頭飛到我的眼前…………

  自從離開邊緣人之後,姐姐獨自一人來到新世界,也就是冥王星生態園。

  第一時間就想要尋找可供滿足姐姐抖S的獵物。

  可是走著走著,發現附近除了樹還是樹,別說人,連半只生物都沒有。

  姐姐不死心,決定展開旅途繼續到下一個地方尋找獵物。

  一望無際的森林中,姐姐在湖邊看見一把插在石頭上的斧頭。

  這把『神斧』,特殊效果是,能把樹木當成豆腐切,並且切下來的樹幹會變成男人。

  這時,上空突然傳來一道尖銳又幼齒的聲音。

  「嗶滋、嗶滋!這個斧頭是我找給妳的喔,嗶滋~~!」

  姐姐無視,拔起斧頭快速向後一甩,直接把小精靈劈成兩半,隨後斧頭掉入了湖中。

  頓時金光閃閃,湖面出現了美若先天的女人,雙手持著金銀斧頭。

  那個女人一開口,卻是男人粗曠的聲音。

  「請問妳掉的是金色的JJ,還是銀色的JJ,又或者是我的JJ呢?」

  「JJ你個大頭!」看到這個JJ女神,姐姐跳起來,一腳直接把那人踹進湖裡。

  隨後,姐姐把湖中JJ女神從水中拖上岸,把金銀雙斧架成X形狀,再用藤蔓把人妖女神擺出大字型死死綁著架子上。

  「JJ是吧?」

  鄙視的眼神,讓人酥麻快感,姐姐把兩半小妖精黏起來,變成一個杯子,舉起來對準………

  那個笑容讓女神永生難忘。

  妖精杯套下去,JJ女神仰天大聲吶喊~~~

  「啊啊啊啊啊啊啊!!!!」

  女神正在疑惑姐姐幹什麼時候,卻見遠方一團黑霧往此地襲來,那是!

  小精靈軍團!

  姐姐就這麼離開JJ女神身邊,臨走前的笑容,倍感壓力。

  而小精靈軍團為了顯現自己的神威,使出白色濃霧,濃霧內,變身出一堆大姊姊!

  於是JJ女神瞬間噴出一堆鼻血,各個身材玲瓏,而且又有很多顆與排球一樣大,甚至更大的胸部不斷搖晃著!

  這一群飢渴難耐的精靈姊姊軍團,他們想要JJ種子!

  這群小精靈大美女軍團,都用相同呆滯的表情,貼在JJ身邊喊著……

  「陪我玩、陪我玩,大哥哥快點陪我玩~~」

  「呃啊……嗚啊啊啊!?」

  一群大姊姊湧上來,其中還有孩童般的娃娃音…………

  JJ女神被搞的失去意識。

  為了奪得寶貴的JJ種子,決定七人搭配七隻小精靈,互相展開一場『聖J戰爭』。

  「我的外表看似個小孩,運氣卻過於常人!」

  娃娃音的精靈,召喚出來的英靈正是 賽巴 !

  這場聖J戰爭,娃娃精靈勝券在握!

  而另外一名大姊姊精靈,認為這本該是最佳機會獲得JJ種子,鼓起十萬分的幹勁,直到召喚的英靈是名聞天下的幸運E,或許直接投胎轉生比較好吧。



  不理會『聖J戰爭』的姐姐,遇到一名帶著單邊眼睛的型男。

  「真是巧遇,妳最愛的抖M弟弟已經復活,而且正在跟修女甜蜜的約會,妳不好奇嗎?」

  這人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姐姐想好好調教對方那無禮態度,只是聽到最在意的話。

  腦中只有那最愛弟弟容貌,以及可恨白火提燈的修女。

  想著想著,姐姐決定出拳暴打那個白目的單眼睛型男,來洩恨自己的情緒。

  不打還好,一拳下去,單眼睛型男頓時變成了史萊姆!

  「明明是個型男,卻變成史萊姆?真是形象崩壞,令人失望。」

  姐姐嘆氣說著,繼續怒暴打軟綿綿的史萊姆。

  此時,一群精靈完全不管聖J戰爭,全部偷偷跑來看姐姐肆虐史萊姆。

  「史萊姆也是傳說中很強的怪獸之一,不可小看………哎呀?怎麼單方面被蹂躪?」

  七隻精靈中,有一隻跳出來解說,看到姐姐一臉愉悅表情虐待史萊姆,又默默的退回去,退的無影無蹤,之後慢慢消失。

  真是令人懷疑到底有沒有這號解說人物?

  史萊姆使出大絕招,黏液攻擊!

  姐姐的黑絲襪長腿受到黏液腐蝕,絲襪局部破損,露出豐臀的膚色大腿。

  一旁躲在草叢的『四隻精靈』,興奮的表現出非常熟悉的姿勢。

  默默的搖旗吶喊:
    「Yes!」
    「再多一點!」
    「我好興奮啊!」
    「史萊姆加油!快脫光她!」

  很可惜,史萊姆看見姐姐的大腿,無法承受的『瑟氣』,讓黏液都變成血紅色,腦袋也暈暈漲漲。

  姐姐一個扇巴掌,打的史萊姆嗷、嗷、直叫!

  敗陣的史萊姆,為生存而落荒而逃,最後逃進一座黑暗遺跡內部。

  在遺跡的最深處……

  一名拿著白色火光提燈的美麗修女。

  一個回首,回眸一笑百媚生,這個瞬間,史萊姆徹底被她的美色迷倒了。

  唇色的小嘴,帶著天使的微笑,說出第一句話……

  「你好礙眼呢,可以去死嗎?」



!全文完!



以下留言區開放

您想要對本篇故事的

☆☆☆ 吐 嘲 ☆☆☆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