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思想無罪-第四節 暴風雨前的紛擾

紫電改 | 2020-12-03 18:28:27


第一卷-第二章-第二節-暴風雨前的紛擾
 
第一堂的國文課就是要發上禮拜期中考的成績,如預想的應該能考個90分不成問題,不過這所高中程度偏低,考卷拿出去恐怕是會被恥笑的程度吧。
想盡辦法在校內追求到前10名是目前的首要目標,前提是不要先被搞到身心崩潰就好。
逃避再逃避,無視再無視,只要把心思都放在讀書上,對外展現「零」的意志,剩下的「壹」就是對內成就自己。
然而我這麼努力念書除了要能夠取得升學優勢外,還有我要向他們證明,我比他們優秀,我比他們厲害,他們只是什麼技能都不會,而跑來念高中的社會敗類!
根據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由下到上是「生理」、「安全」、「隸屬」與「愛」、「自尊」、「自我實現」這5類需求。
人類的需求是以層次的形式出現的,由低級的需求開始,逐級向上發展到高級層次的需求。
用這個理論來解釋我自己其實相當奇怪,基本上似乎在安全需求、社交需求我是缺乏的,卻想先挑戰更高等的尊嚴需求。
尊嚴需求既包括對成就或自我價值的個人感覺,也包括他人對自己的認可與尊重。
只能說一個人並不能用理論來一概而論作為解釋了嗎?抑或是說這並不是一個完美的理論。
不久前我向他們下跪確實是暫時拋棄自己的尊嚴,卻想用其他方式來重新證明自己。
此時老師叫到我的名字。
「華雨誠,不錯,91分。」
「欸,滑倒,不錯嘛。」
遺憾的是每次我的名字被叫到,那些人就會開始起鬨,而且又再度讓我懷疑,用成績來證明自己,對他們來說是有用的嗎?
另外「滑倒」是我的綽號,這要說到開始被霸凌的起因,是一個非常微不足道的原因。
還記得剛進入高中後的10月某天,在教室的打掃時間,走過剛拖完地而仍濕滑的地板,不小心滑倒然後又撞到正在聊天的3人組,萬萬沒想到這會成為我被盯上的關鍵。
這三人分別是33號,劉豪煬,25號,葉展禾,19號,邱允緯。
其中33號算是班上的老大,開學後不久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一個小混混,雖然在高中,可是程度比較低遇到壞學生的機率也就越大。
本來在班上想盡量安靜度過,然而上天總是愛作弄人,從這之後我開始被取了外號「滑倒」之外,還在我的高中回憶上譜寫惡魔的交響樂。
我天生身材就比較瘦小,身高173公分,體重56公斤,BMI指數勉強達到標準,當然不只一次被人指出要多吃一點比較好,啊我就吃不胖嘛!
這樣標準的「看起來好欺負」的我,自然變成他們的新玩具,這3人會不時來找我麻煩。
一開始都是些小惡作劇,後來變本加厲,還可以吸引旁人加入,形成總計10個人的大組,全是男生,專門針對我一個人,班上也不過才18個男生,比例是相當高。
高中生活變得灰暗,漸漸變得不想來上學,可我現在還是全勤的優等生,只要有一點異變傳到父母耳裡那就不好辦了。
直至今日我仍舊無法理解,他們只是想找一個能發洩平時生活中不快的對象,藉由這個契機,利用我來完成他們高中生活多采多姿的回憶,就可以隨便將人踩在腳底下踐踏?
「滑倒!滑倒!滑倒!......」
「滑倒!滑倒!滑倒!滑倒!......」
「滑倒!滑倒!滑倒!滑倒!滑倒!......」
跟往常一樣他們又開始齊唱我的綽號,場面異常熱鬧。
當我要走到老師身邊領考卷時,經過那個男人——32號,本名蕭東紹的旁邊,他又開始亂拍打跟亂摸我了。
他總是這樣隨便觸碰別人身體,對待我更是如此,真希望有一天我能親手把他扭送至警局。
「不要碰我。」
「怎樣啦!」
稍微帶點語氣的告誡,當然一點用都沒有。
領到了考卷,確實是91分,下次可以更好吧,只要加強那些不擅長的題型還有避免粗心。
轉頭走回座位,還是聽見那些人的歡呼。
「滑倒!滑倒!滑倒!滑倒!......」
「滑倒!滑倒!滑倒!......」
被他們一直喊是真的很難受,甚至看到相關字詞時還會不自覺地發抖,回到座位上時手肘撐著桌面,微微用手捂住雙耳,低著頭……
『不要再喊了,好嗎?......』
內心的低語沒人聽見,也只是日復一日的無用悲鳴罷了。
在上課期間被打擾也是家常便飯,像是要鍛鍊我的專注力似的。
坐在右後方的24號,本名陳奕哲,他會扔各種東西過來,從筆芯、橡皮筋、紙團到寶特瓶,各式各樣的垃圾。
偶而我會帶點不爽的表情轉過去看他,然後他就會裝作一臉無辜的樣子。
通常在下課時就會發現地板上充斥各種的垃圾,他見狀還會大喊說:「華雨誠垃圾不要亂丟好不好啊。」
第二節的數學課,班導算是比較有辦法壓制住他們的人物,可24號行事作風大膽,死性不改,連縫衣針都丟過來了。
一般正常高中男生哪會帶什麼縫衣針來學校啊!被刺到恐怕是會流血的,是刻意帶來的嗎?
然而坐我後面的女同學搶先我一步說話了。
「欸你太誇張了,連針都丟是怎麼回事!」
「沒怎樣吧,我是丟在衣服上,不會刺到的啦。」
「你能保證安全嗎?下次不准再拿這種危險的東西丟。」
「囉嗦欸。」
因為是在上課期間對話也就快速結束,我也不想多說什麼,只默默地將不滿吞進肚內,再捏了捏這張上面打了90分的數學考卷。
身體的受傷是能夠修復的,但是心理的傷口呢?
毫不意外今天又被偷拍照片了,聽說這群人有特別設立一個LINE群組,裡頭充斥著關於我的壞話,各種的照片被貼在裏頭供他們取樂。
用手機把我的照片放很大,到處走來走去帶給每一個人看,樂呵呵的歡笑。
網路的好機會他們也沒有放過,製造流言,公開醜聞,每看見一次,一股涼意從背脊向上擴散到腦袋,那是種極為不舒服的感覺,像是各種不安及恐懼集結於一體。
望著電腦螢幕發呆,不論過了幾秒,那幾句話確確實實的被寫在那裏,無可奈何。
第3節下課的這時我沒有離開教室,整理第4節課會用到的資料。
背後傳來這輩子我不會想再聽第2次的笑聲,那是彷彿能夠刺穿他人內心,看不見的一把利刃。
我轉頭看了他們,也只得到幾句髒話和「怎樣啦,看什麼看。」這類的回應。
笑聲停了一下又開始,聽著如此狂妄的笑聲,說實在我好怕。
沒有人能在親眼看見摯愛之人被無情斬斷時還不跪地痛哭的,就像被逼迫看慘絕人寰的悲劇一樣。
我大大的喘了好幾口氣,試圖把心中的不甘和不滿壓抑。
『可以別再這樣,還我一點尊重嗎?......』
無用的悲鳴與腦中迴盪的笑聲頓時顯得諷刺。
整間教室裡除了嘲笑的眼神外,就是可憐我的眼神。
我不祈求他們拯救我,因為某方面來說這是我自找的,為了這些顧慮逼得我維持現狀。
曾經有一次班上同學偷偷來找我。
「華雨誠這樣下去不行啦,去告訴老師吧。」
這時還有人能比我看起來更可笑的嗎?
「不行……」
「什麼不行?如果你害怕不然我們去幫你講。」
「不能講!我不想讓我的父母知道,而且我也怕他們報復,而且這樣你們也會遭殃的!」
「你這樣會很糟糕的。」
「你們如果來找我談話的話,有可能也會被他們盯上,我想大部分的人都很清楚吧,總是避開我。」
「ㄜ……我們避開你不是討厭你啦,大家其實都很擔心你。」
「謝謝你,這個我明白,反正希望你們也不要告訴老師,我有我顧慮的事。」
「這樣真的好嗎?」
……
我在講與不講間挑了一個我覺得利益最大的選項,我很明白,我並不愚蠢。
『這樣應該更好吧?......』
『不能讓家人知道……』
『這或許是命運……』
『忍一忍就能過去了吧?......』
心中的話語不時提醒我,詢問我自己。
到最後則是:
『我到底還能撐多久?......』
……
他們是我最可恨之人,只是帶著編號的罪犯,打從事件發生後我再也不去記得他們長相。
可事實上不只一次這些人強迫我去面對。
下午第一節課的下課,似乎看準第二堂課全體老師因為參加會議而改為自修,把我帶到不太會有人去的隱蔽處。
碰的一聲將我壓在牆上,單手拉起我的衣領,總計8個人圍在我身邊。
10人組中的另外3人,20號林皓弘,21號李鈺綸,30號曾育睿也出場了。
 
我只得看著他們的臉冷冷地說:
 
「你們想要幹嘛?」
 
「最近輸了一點錢,手頭有點緊,跟你要一些。」
 
「欸我早上跟他要過了,但他死都不帶錢來。」
 
「沒錯。」
 
「還敢說話啊,***。」
 
衣領被栓得更緊了。
 
「這種人不教訓一下不行欸。」
 
語畢,30號用他的手往我臉上啪啪地打了幾下,沒有很痛,比較像是挑釁。
 
「真的看你很不爽欸,臭小子。」
 
按這個情形接下來應該是要挨揍無誤了,我也可以選擇在這個時候多回嗆他們,換來的只是更重的打擊而已。
 
大叫求救不是明智之舉,這樣違反之前說到的顧慮。
 
逃跑也只是拖延時間,而且今天是被8個人圍住,應該很快就會被拽回來。
 
後面被揍的時候反擊的話,相當於是損敵五十,自損一千,也不會有好結果。
 
好希望待會可以關閉感覺神經。
 
「多多服從我們就不會變這樣了吧。」
 
「*長成這副德性還這麼囂張。」
 
旁人對啊對啊的附和。
 
「說話啊,我叫你說話啊!」
剛剛明明才叫人閉嘴,現在卻又要我說話?
 
應該只是開打前隨便嗆幾句話,一點道理都沒有。
 
「最近剛好很不爽,找你來出點氣好了。」
 
「唉呀……」
 
隨即一個拳頭就往我的肚子灌過去,一瞬間的衝擊感及壓力讓我十分想吐。
 
「嘔…嘔……」
 
「給我起來!」
 
硬是被拉著站起來,再往手臂上用力一揮,疼痛感在肌肉上擴散開來。
「皮繃緊點啦*!」
這時我將精神盡量放空,任由他們拳腳相向。
臉上再被揍了一拳。
「不要打臉啦,會被發現的。」
他們也不是沒想過就打,盡量將傷口製造在有衣服遮蔽等看不見的地方。
被揍這一拳後我又倒在地上,磅的一聲,揚起的沙塵和泥土使視線模糊到看不清前方。
不知道是誰的手又往肚子上揮一拳。
「欠打啊!」
「***!」
「踹他!」
數不清的腳正往身體上使勁地踹,飛塵漫佈整個空氣,嘴裡嚐得到泥沙的滋味。
痛!真的很痛!
一絲絲的血旋即從口中流出,不知道是什麼時候把嘴唇弄破皮了,鐵腥味混雜著地上的沙子。
「呃啊…呃……噢!……」
輕聲的哀號無法蓋過他們口中咒罵的詞語及狀聲詞。
多重的痛覺仍重複在身體上出現。
任由他們擺佈的我意識已經有點不清,本來就沒有讓情緒處於亢奮,想盡快脫離這處境讓意識輕易的被剝奪。
身上的衣服想必是已經遍佈沙塵或腳印之類的,等一下還要自己收拾善後嗎?
不能哭,我不想哭,也不能對他們求饒。
我沒一次在他們欺負我的時候留下一滴淚水,那頂多是受到衝擊時淚腺自動反應出來的而已。
隨著動作變小,看起來是要結束了。
「好了吧,把他打死就不好了哈哈!」
「哈哈哈哈—」
眾人跟著笑出了聲。
「這次就先放過你了。」
「下次再來找你玩啊。」
「可以滾蛋了,去!去!」
說完這番發言後,一群人洋洋灑灑的離開這裡。
聽著漸漸消失的喧雜聲,剩我一人在在這,癱軟的坐在地上拼命的喘氣。
『終於…結束了嗎……』
抬頭望著天空,跟平時一樣的藍只是有點模糊。
103 巴幣: 4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