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思想無罪-第五節 異變

紫電改 | 2020-12-05 15:19:52 | 巴幣 10 | 人氣 59


第一卷-第二章-第三節-異變

撐起傷痕累累的身子,那痛覺依舊在身體徘徊還未離去,舉步蹣跚地走往教室。
 
想必衣服底下已經是滿滿的瘀青了,本來就不怎麼結實的我可不堪這樣無差別的攻擊。
 
運動服上白色的區塊很明顯染上泥土的顏色,看起來不堪入目。
 
學校也真的有夠厲害,在校園內有這麼一塊區域上演圍毆事件完全不會被發現。
 
「果然……真的很痛……」
 
怎麼?好像哪裡不太對勁……
 
「我受不了了……」
 
奇怪?從以前到現在我雖然有在心裡默默請求住手,卻從未說過撐不下去這樣的話。
 
為什麼現在會變成這樣?
 
難道我的心靈已經忍耐不住了嗎?
 
現在崩潰的話……可不是我想發生的啊!
 
經過教室旁,真的一個老師都沒有,學生們看著我,在2班有這麼一號人物已是眾所皆知了。
 
慢慢地走…..偶而扶著牆,偶而摸摸身上的傷口,一步一步地走……
 
為什麼現在會覺得有什麼要爆發出來了啊!心裡的那道門怎麼好像要被撞破了啊!
 
我不懂啊!明明不是第一次被揍了,可是這次卻覺得特別的難過,特別的煎熬呢?
 
今天一整天都跟之前一樣啊,不是早該習慣了嘛!
 
臉頰跟額頭發熱到不行,嘴裡流的血,腹上的瘀傷正不斷侵蝕我的精神。
 
不行的……我要撐下去……我要…撐下去……
 
沒有一次哭過,這次也不能哭。
 
大口的深呼吸,試圖平復這即將潰堤的情緒。
 
可是腳在發抖,身體在顫抖,心臟再亂跳著,好像完全不聽大腦的使喚。
 
腳不要抖啊!心跳不要加速啊!為什麼不聽我的命令啊!
 
為什麼…為什麼現在會變成這樣啊!
 
……
 
終於走到教室門口了,一進門,發現大家全都看著我。
 
我應該要保持冷靜,回到座位上坐好即是。
 
然而常瑞桓站了起來,溫柔的對著我說:
 
「華雨誠,你沒事吧?」
 
現在…現在我應該要擺出一幅「我沒事的」的標準笑容才對。
 
「我……我...沒…我……」
 
奇怪?我怎麼哽咽了為什麼話說不好了?
 
此時驚覺臉上眼淚已經冉冉流下了。
 
我怎麼哭了?我從來就沒哭過的啊……
 
常瑞桓朝著我走了過來。
 
「不…對!不對,我不是!這…這不是我!」
 
為什麼眼淚一直流下來流不停啊!
 
第一次感受到大腦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淚腺。
 
不要哭了好嗎?我為什麼沒有辦法自己控制啊!不要這樣子啊……
 
班上其他的女生此時也走過來了,她們輕輕拍著我的肩膀,而常瑞桓則把我帶回到座位上。
 
現在什麼沒辦法思考了,意識變得好模糊,還有像是有某個聲音告訴我: 「現在只管哭就對了。」
 
我不管了!要哭就盡量哭吧!
 
在座位上,已經失去了抬起頭的力量,趴在桌上用力地哭。
 
「嗚…嗚…嗚……」
 
現在什麼都不要想,專心釋放我的情緒就好了。
 
淚水流到使桌上形成一個個小水灘,除了鼻水塞住呼吸通道,紊亂的心跳讓呼吸變得很不順暢。
 
我不清楚身旁有哪些人,但是他們圍著我,安慰著我,偶而拍拍我的背使我好受些。
 
一句話也沒問,只是靜靜地讓我感受學校裡難能可貴的溫暖。
 
時間一秒一秒過去,淚水仍未停止……
 
……
 
「你們在幹嘛啊?」
 
聽聲音,是那些人回來了。
 
時間是第二節課下課,老師不在果然一整節課都翹掉了。
 
「沒什麼啊。」
 
「滑倒在幹嘛?」
 
「被你們搞成這樣的吧。」
 
「蛤?現在是在哭**?」
 
面對33號的問話,他們也不太敢大聲說話,只是陳述我被弄哭的事實。
 
「*!有什麼好哭的啊?」
 
「**仔。」
 
「只是這樣就哭。」
 
「遜*欸,笑死我了。」
 
……
 
這些令我惱火的話從那些人嘴裡傳出,沒有多管我,嘲笑完我就做各自的事去了。
 
常瑞桓悄悄的跟我說道:
 
「你真的不去告訴老師嗎?」
 
「不用。」
 
事實上現在的我其實有點動搖,把事情講出去就不用再受罪了吧,可是這是不計後果的想法啊。
 
「這樣子嗎?你可要多保重。」
 
「謝謝你。」
 
悲傷的情緒釋放完後,現在反而變得十分憤怒,比之前都還要氣憤十倍以上。
 
苦於無法說出的委屈扭曲成怨恨的心情。
 
『我……好想復仇……』
 
危險的心聲在內心遊蕩。
 
今天的最後一節課是地理課,可以重獲自由的躁動的氣氛在班上變得明顯。
 
現在的我沒心情聽課,依然低著頭假裝看著課本。
 
原因是這股難受的心情無法平復,也意識到自己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
 
至今為止沒有報告出去都是不想現況被改變,可是我沒想過那麼快就撐不下去了。
 
怨氣無處發洩,精神狀態變得不穩定,假如有一天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行動時,說不定會做出無法挽回的事。
 
追根究柢都是他們無緣無故欺負我!要是沒有他們的存在,我現在也不會變那麼慘了。
 
這些人為什麼能夠那麼恐怖至極,害我連講出去都不敢,為此做出反擊的下場我連想都不敢想!
 
我該怎麼做呢,乾脆帶把小刀來學校?下次假如發生什麼事,亮出刀來是不是可以嚇唬他們?
 
反正他們也不敢報告老師,至少他們會一起受懲處。
 
刀是比拳頭硬的吧,拿出來揮一揮防止他們靠近我,對不對啊!對不對!
 
靠武裝自己來對抗他們,嘿嘿,說不定還能稍微洩憤一下,把小刀插在他們身上?好像不錯欸。
 
插下去看他們有沒有血,血是不是紅色的,像他們這種壞人的血該不會是黑色的吧?
 
會這樣都是他們自找的啦!誰叫他們要害我,全部都去死一死算了!
 
……
 
「欸?......」
 
教室的氣氛瞬間降至零點,隨後又從谷底反彈爆發了出來。
 
「啊啊阿啊阿啊阿啊!——好痛啊!」
 
一個我沒聽過的慘叫聲在教室巨大的迴響。
 
全部的人都看向我左前方的座位,那是33號的座位。
 
在他的背上,正插著一把小刀。
 
血從刀口緩緩地的流出,鮮豔的紅在衣服上逐漸暈染開來,從小刀的尺寸推斷插入的傷口不淺。
 
就這樣一把刀子直挺挺的立在他背上,好似有什麼武打戲才會看到的場景,在全班面前發生了。
 
『原來他的血,也是紅的啊……』
 
教室內陷入一陣慌張的狀況,一旁的幾位同學衝了上去,而33號仍持續在發出哀號。
 
他的體格算大,但在這把刀前,果然還是不堪一擊,難得可以看見氣焰消失的小混混,正在發出平常聽不見的慘叫。
 
同學慌張的手忙腳亂,老師立刻阻斷他們的行為:
 
「先不要碰他!也不要把刀拔出來!隨便一個人先去通報保健中心!」
 
地理老師首先下達命令要全班冷靜,教書這麼多年恐怕也沒遇過這種情況。
 
先不管為什麼突然就有一把小刀插在他背上,處理傷勢才是當務之急,隨便把刀拔出來可能會引發大出血,更有可能會傷害到旁邊的組織。
 
『我剛剛,在心裡,好像想像了刀插在他們身上這件事欸……』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我已經先叫了救護車,同學你先不要亂動,也不要去動刀子,去醫院給醫生處理比較好。」
 
被刀刺的33號可沒辦法冷靜下來。
 
「好痛!好痛!救我啊!血…血在流啊!」
 
聽著他的慘叫聲,我一點憐憫他的感覺都沒有,就算他死了應該也不有半點惋惜吧。
 
隨後在一團混亂的情況下33號被送往了醫院,班導師也跟著去,教官跟其他老師趕到班上,準備著手處理這件荒唐的事情。
 
我看接下來警察應該會到教室,但是他們真的查得出什麼蛛絲馬跡嗎?
 
全班陷入一陣緊張的氣氛,另外那9個人也比平常安分了許多,可能都在理解今天的突發狀況。
 
憑空出現的一把刀插在同學的身上,地上還留有大量紅色的血跡,還一路滴到教室外面。
 
一所高中發生學生被捅事件,新聞會報導出來也毫不離奇。
 
我也很好奇,這件事會跟我有所關係嗎?
 
然而現在沒有理由要繼續上課下去了,差不多可以回家了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