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思想無罪-第六節 與神秘人的會談

紫電改 | 2021-01-14 16:34:07 | 巴幣 10 | 人氣 48


第一卷-第二章-第四節-與神秘人的會談

不知道為什麼在看到33號被刀刺後我的情緒穩定了不少,這時回想起當時心裏所想的,我是不是瘋了啊?
 
校園內有學生被捅傷可不是什麼小事件,確實課是上不下去了,但也沒因此提早放學。
 
「全班學生先留下接受簡單的調查!」
 
疑似是學務主任的人對全班喊了聲。
 
同班同學被刀刺在背上,自然大家就成為了嫌疑人,把全班留下是很合理的舉動。
 
在此我可以先澄清我絕對沒有「動手」,當時我頭低著也不可能看到事發經過。
 
首先針對坐在33號附近的8個人,33號的座位距離我中間還有一個同學,因此我會比較晚接受調查。
 
「你坐在他正後方,有沒有看到事發經過?」
 
「我想說的會很奇怪欸,你們會相信我嗎?」
 
「你就先說再看看吧。」
 
「嗯,當時我往前看著老師上課,可是突然間喔,突然間劉豪煬背上就出現一把刀。」
 
「什麼?突然出現?」
 
「沒錯,當我看到的時候,小刀是瞬間嵌在他的身體上。」
 
負責詢問的警察一臉疑惑,又轉頭看了看身後的同仁和老師們。
 
按他的證詞,小刀不是被人用手直接插進去的,而是像瞬間移動一樣放在他的身體裡。
 
在場的人同樣很困惑,因為正常來說是不可能發生的。
 
現在就只能看看有沒有同樣的證詞出現,如果有兩個人以上擁有相同的說法,整起案件就會變得更撲朔迷離。
 
33號左後方的同學這時開口了,他看往老師的方向,就會看到他的背後也很正常。
 
「那個……老實說我看到的畫面跟他一樣欸。」
 
「同學你們有沒有搞錯?」
 
「嗯……我自己也難以置信,可是我也沒有看到刀有插下去的這個動作。」
 
現在的問題已經不是犯案的犯人是誰,而是行兇的方式無法確定。
 
「等一下,所以你們沒有看到任何人,人喔,某個人動手的?」
 
終於提到關鍵的「人」了,因為在剛剛的話中完全沒有講到是有人做的。
 
「事發當時確實沒有任何同學站起來過。」老師趕緊做了補充。
 
「我可以肯定劉同學被刺的時候,我正看著全班。」
 
在先前的檢查沒有人手上沾有血跡,因為老師立刻阻止任何人去碰33號,血應該只會在他本人身上,以及座位上找到才是,馬上就阻斷第一時間找到兇手的可能性。
 
「怎麼會這樣?還有其他人看到的嗎?」
 
不放棄的警察再度向全班進行提問。
 
班長舉起了手,身為全班第一名的他講出來的話算是蠻有公信力的。
 
「很抱歉,我看到的也是這樣。」
 
班長正坐在33號的後面第二個,會看見不意外。
 
「這…這太奇怪了。」
 
我彷彿可以看見,現在班上每個人頭上都掛著一個問號,感覺挺好笑的。
 
當然包括我自己也是,搞不清楚為什麼會發生,我這裡的唯一線索就是,案發之前心裡想著的那些話,然後就真的發生了。
 
我不會把這件事講出去,透過心裡想什麼然後在現實實現出來,怎麼可能,而且還會讓自己的染上嫌疑吧。
 
嗯?我好像…好像在那裡聽過這段話……
 
「還沒問過話的同學先到我這邊來進行調查。」
 
看來是打算分頭進行,節省時間。
 
經過十幾分鐘,包含我在內的大部分同學都對此事件表示不曉得,另一種調查結果不外乎是「沒看見犯人」以及「小刀憑空出現在33號身上」這兩個奇怪的證詞。
 
超自然力量之類的已經開始出現在同學議論紛紛的口中,或許這次事件還能列入世紀懸案之一吧。
 
最後警察也不得以解散在場的所有同學,沒有找到明確的證據以指出誰是嫌疑犯,至少今天的調查將到此不了了之,也不知道明天這間教室還有沒有辦法上課。
 
外頭聚集大量的人潮都來一睹傷害事件的現場,想要走出去都寸步難行,當大家從教室門口離開時都受到滿滿視線的注目,猜想犯人是誰般尖銳的眼神。
 
33號的血沿路從門口一路滴,看起來是流了不少,但他的死活根本和我無關。
 
雖然放學晚了點還是一如往常從車棚牽車,平常總是迅速從教室撤退,然後以最快的速度騎腳踏車回家。
 
今天比平常晚到家說不定媽媽會問起學校的事,新聞可能會報起今天的事,但就受害者是未成年人應該不會說得明顯。
 
街道上被夕陽染得一片橘,充斥學生喧鬧的聲音,以及傍晚時分主婦主菜的香味,我騎著腳踏車歸心似箭。
 
「那邊的少年,等等。」
 
「喂,那邊的少年,停下吧。」
 
「喂!少年,我叫你停下。」
 
是在叫我嗎?
 
轉頭過去,只見一個戴著黑色墨鏡,身穿黑色西裝的可疑中年人,一看就覺得是個怪人,還是不要跟他有所牽扯比較好,走為上策。
 
「等一下!你幹嘛又走掉。」
 
「我現在急著回家,請問有什麼事嗎?」
 
「咳咳…接下來我說的事你應該會很有興趣。」
 
輕咳兩聲把剛剛慌張的語氣收了回來,是在裝酷嗎?
 
「你要介紹什麼一夕致富的方法還是漂亮女生給我認識嗎?」
 
「不不不,這比那些平凡的事物還要有趣多了。」
 
「是嗎?......」
 
「我們到附近的公園談話吧,在這裡會有所干擾。」
 
「我不應該跟著陌生人走的喔。」
 
「你放心你放心,你大可放心的信任我,我不會對你怎樣。」
 
「好,走啊。」
 
警戒心不能放下,先慢慢聽他說再隨機應變吧,畢竟我對說的也是有點興趣。
 
「你要告訴我什麼呢?」
 
「今天你們學校發生了一件大事對吧。」
 
「這麼快就傳到校外了嗎?」
 
「某班上有學生被小刀刺傷,而他也是你的同班同學。」
 
「咦?你怎麼知道?」
 
「我怎麼知道的不重要,我有特殊管道,你那個時候在心裡想什麼我猜猜…」
 
『靠武裝自己來對抗他們,嘿嘿,說不定還能稍微洩憤一下,把小刀插在他們身上?好像不錯欸。』
 
『插下去看他們有沒有血,血是不是紅色的,像他們這種壞人的血該不會是黑色的吧?』
 
『會這樣都是他們自找的啦!誰叫他們要害我,全部都去死一死算了!』
 
「你希望可以有一把刀插在他們身上?看看血是什麼顏色之類的?」
 
?!?!?!什麼?怎麼會?他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
 
我不禁後退了好幾步,心裡的想法哪有這麼輕易讓別人曉得。
 
「看你的反應我想十之八九中了吧。」
 
「你……你在說什麼?」
 
「你大可以不用再隱瞞了,我就算知道也不會把你怎樣,今天我的任務是來告訴你相關資料的。」
 
「你想……說些什麼?」
 
「心裡的想法化為真實了對吧,你可能還在思考今天的事件是不是跟自己有關,我可以告訴你這是真的,因為你獲得一個重大能力!」
 
「能力?......」
 
「對!將思想化為真實的神奇力量,已經賦予給你了!」
 
「是…開玩笑嗎?」
 
「你親眼見證過了,就不要再這樣懷疑了。」
 
「我很難相信,說得好像超能力什麼的……」
 
「嗯不管你相不相信,這就是事實,而且我只是要把相關資訊告訴你,你相信與否都不干我的事。」
 
「那…你想說什麼?」
 
「能力發動的基礎是,心裡想什麼,就能夠在現實空間中具體呈現出來。」
 
「就像今天那樣?」
 
「沒錯,完全沒有痕跡的展現出來,因為是用想的,你不用親自動手,同時也就意味著無罪,找不到證據也不會有人知道,這就是能力的強大之處,替不能表達意見的這些人創造無限的機會。」
 
總覺得今早夢裡也有類似的話語。
 
「理念就講到這,接下來是能力發動的限制,不是說你想什麼就能實現什麼,不會因為你想毀滅世界世界就真的毀滅,每種願望都有其難易度以及實現機率,越簡單的事成功機率會接近100%,機率是固定值,你能做到的就是提升機率,依靠你的情緒大小來做決定,當越興奮或是越難過的時候,就能將願望成功機率翻倍。」
 
「今天我的情緒確實很不穩…..」
 
「當時你的心情就是將心願機率提升了,可能有接近百分之百的必定成功。」
 
「平常的時候這些事情就越難實現嗎?」
 
「如果你想瞬間移動某個10公克的物體應該是很輕鬆就能辦到的,不過這是能靠練習的,若是你跟這個能力並存越久,隨著時間就能越發熟練,所謂熟能生巧,到時提升機率的倍率也能越大。」
 
「這麼厲害嗎?......」
 
「希望你能正確了解能力的用處,能力不是平白無故就賦予給你的,說是天選之人也不為過,接下來要如何運用就是你自己的事。」
 
「因為是我才給我的嗎?我經歷的那些大大小小的事……」
 
「就是這樣吧,你有什麼想問的嗎?」
 
「那個賦予能力給我的人,是誰?」
 
「無可奉告。」
 
「啊不是說要讓我問的嗎?」
 
「也是有不能問的問題。」
 
「不知道是誰給的這樣我也不安心欸。」
 
「放心,至少那個人絕對不是出自惡意才給你們的,能力也如我所說的一樣,危險性則是端看你們如何運用。」
 
「還有你說你們,能力不只我擁有的意思囉。」
 
「沒錯,假如遇到我想可以成為惺惺相惜的好友吧。」
 
「那…你是誰?名字呢?」
 
「我的名字不足掛齒。」
 
「確實不足掛齒,身分呢?」
 
「咳…我只是傳遞訊息的人物罷了。」
 
他看起來有點動搖。
 
「我現在想不太到有什麼能問的。」
 
「正常,反正這能力就是這麼單純,希望你們可以正確使用這能力,不做壞事,不然就失去給予你們能力的價值了。」
 
「我應該…不會這樣吧。」
 
他說希望不做壞事跟前面所說沒看到就沒有罪的論述感覺有點出入。
 
「差不多了,之後你應該不太會見到我了,後會有期。」
 
「那……再見。」
 
跑腿的神秘人往公園出口走了幾步又轉頭過來。
 
「對了,我們都把這能力稱作『思想無罪』,記住了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