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思想無罪-第三節 免費喜劇

紫電改 | 2020-11-29 15:59:26


第一卷-第二章-第一節-免費喜劇

五月的太陽已是十分炎熱,早晨的陽光散發出與正中午時不同感覺的耀眼,騎在通往學校的路上,面向朝曦升起的方向,陽光直射眼睛實在是有點不舒服,也因為如此,放學時則是要收下夕照道別的禮物。
 
路上行人大多是學生,路邊的早餐店繁忙的迎接每個到來的客人,這條路也就在早上7點和下午5點會這麼有活力了。
 
但我的心情可沒有如此輕鬆。
 
望著前往學校的方向,感到一陣暈眩,腳踏車的龍頭也不停輕微左右搖晃。
 
「現在昏倒的話,恐怕是要發生車禍了吧,我現在還不好好振作一下嗎?」
 
我自言自語道,稍微把自己拉回現狀,然而很抱歉,我只有現在暫時振作的勇氣。
 
「華雨誠,早啊……」
 
我望著發出聲音的那人,是我同班同學常瑞桓,身高跟我相比差不多,頭上總是翹著一根呆毛,個性溫柔,一口流利的英文是他最引以為傲的技能,不管跟男生或女生都相處得不錯。
 
「早安。」
 
那我先走了……
他拋下這句話,很快地用比我更快的速度向前騎走,他是少數會跟我打招呼的人,但每次都是像風一樣一下子溜走,並不是因為他天性害羞,實際原因我心知肚明。
 
不如說他其實蠻有勇氣。
 
進入學校大門口後,接著右轉騎到車棚,根據不同年級所停的地方不同,一下子就能抵達上課的教室。
 
走上樓梯,目標 3樓,沒有多遠的距離,然而腳步很沉重,像是在雙腳各綁上5公斤的啞鈴,其實體力並沒有差到這種地步。
 
一階一階爬上,在物理上我的位能正在增加,動能減少,完全符合力學能守恆,越往上,我前進的速度越慢。
 
看到2樓的標誌,就知道我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不是指肉體上剩餘的時間,而是距離精神要死的狀態漸漸靠近。
 
「唉……我又不能翹課。」
 
……
 
「欸,華雨誠早安啊~今天氣色不錯嘛。」
 
……
 
「你幹什麼不理我,***()
 
「有什麼事嗎?
 
「懂不懂禮貌啦,我在跟你說早安欸,還不感謝我?
「喔,早。」
「*態度也太差了吧,還是你用同樣語氣也可以,這次跪下來講我就接受。」
 
「只是一聲早安沒有必要吧。」
 
「你可以再說一次試看看。」
 
同樣的戲碼不僅發生一次,每當他們想找人取悅,我勢必會成為手上那把玩的娃娃。
 
在這裡我沒有尊嚴,早就拋棄掉不知道去了哪,現在乖乖聽話,趕緊回座位上讀書才是當務之急。
 
緩緩地將膝蓋交給地板,既冰涼又帶點刺痛的感覺。
 
「早安。」
「還不錯嘛,笑死。」
將身體跪下去的同時,附近也傳來一陣恥笑,那些人看著我,歡樂地看著一早開演的免費喜劇。
 
「哈哈哈哈哈哈—」
 
「搞笑欸。」
「欸,也來跟我說早安啊。」
不知道在外人眼中我現在看上去是什麼樣子,通常這時候我都面無表情,暫時把自己當作一個傀儡,不輕易展現任何情緒跟表情。
一部喜裡帶悲的戲劇,無情折磨演員的心理,他們笑而我發抖,一把寒冰尖刺朝我射來,再用荊棘環繞身體,數不清的破洞一個一個出現。
 
『滴答…滴答…』聽見了嗎?那是血滴在地上的聲音,從無數破洞流出來的食物。
 
沒錯,他們就是以血維生的吸血鬼,一天不吸上一口,會感到難過的,要是我血早已流光就好,那我將成為一具沒有靈魂的軀殼,不會再有人對我有興趣。
 
唯一讓我抱持著堅持信念,在於我相信還有其他地方的估價師,能為我定出在他們以外更高的價格。
 
班上的其他人,看著我,不敢出聲,沒有行動,但我也不責怪他們,只要有一個人幫助我,想必會成為他們新的食物。
 
「可以了嗎?」
 
「哈哈哈—老師要來了啦,回去回去。」
 
他知道老師要來了,趕緊拉下帷幕。
 
這次的喜劇導演,我在心中稱呼他為34號,其實就是座號,本名叫鍾尹杰,為什麼只用號碼叫他?因為我根本不屑稱呼他的本名。
 
「早自修鐘打了,全部回座位上自修。」
 
現在出聲的是班導師江能安,年紀30歲出頭,負責科目數學,頂著一頭清爽的黑髮,目測有超過180公分的身高,因為年輕,跟我們有比較高的共鳴性,很受學生歡迎,總之是一位好老師。
 
每次7點半鐘一打就早早來關照我們,班上有一些頑皮的學生他很清楚,但就因為年紀輕,學生比較不怕,很容易跟老師打成一片,自然就比較沒有尊敬師長的想法,而老師也不是省油的燈,稍微大聲一點那些人就縮了。
 
「喂!還不快回去啊,想吃我的數學大招嗎?」
 
最可怕的是會拿數學習題當作懲罰,期限內沒寫完就再給你更多,永無止境。
 
他觀察班上氣氛的能力也是一流,其實這一股以多欺少的氛圍他有發現,因此偶而會在班上苦口婆心講一些規勸話語,然而我非常想告訴老師,這樣一點用都沒有。
 
基本上老師的勸導對這些小流氓來說,是左耳進右耳出,俗稱的耳邊風。
 
恐怕也算是老師最大的缺點吧,沒有明確的行動根本無法撼動他們的惡勢力。
 
但若是要追究最終原因,是因為我根本沒告訴其他人,或是尋求協助。
 
或許有人很好奇為什麼我不要去勇於對抗,這裡講出原因:
 
我不想被家人知道我在學校發生的這些事。
 
還有如果講出去,那些人會怎樣復仇?
 
第一點,只是很純粹的不希望他們擔心,知道我在學校被這樣對待,一定會難過,一定會傷心的啊!
 
第二點,有些人其實就是眾多流氓學生的一部份,在校外不知幹了多少壞事,如果我公諸此事,其他人就會找上我的麻煩,他們什麼都不行,就是講義氣最用心,不僅找上我的麻煩,要是連父母都找上我要怎麼處理?增加把我當目標的人,絕對不是好事。
 
被父母知道我要極力避免,同時也不想引起更大的風波,一個人默默承受,那就好了啊……
 
「欸欸,華雨誠,你有沒有錢啊,借我一些啦。」
 
他是23號,本名梁力聖,坐在我隔壁,可說是我上課最大的壓力。
 
他們所謂的借錢,說是搶錢比較準確,跟借衛生紙一樣,不會還的那種。
 
趁著早自習結束,班導離開教室的空檔,又來找我麻煩了。
 
「我應該說過很多次,我沒帶錢到學校。」
 
「啊就帶來學校咩,你是白癡是不是。」
 
「可是沒有帶來的必要。」
 
「我現在手頭有點緊啦,跟你借一點,不就是你要帶錢的理由嗎?」
 
「我爸媽管錢管很嚴,不會讓我隨便帶的。」
 
這是謊言,我實在我也不想搬出父母這兩個字,但若是他們辛苦賺的錢,被如此輕易地奪走,我無法原諒自己。
 
「偷出來啊,*,是沒有手喔。」
 
「辦不到,我們家的錢沒這麼好偷。」
 
「啊你是還想吃拳頭啊,要你拿就去拿啊,*****。」
 
他輕輕抓著我的領口,可能是考慮現在班上人都在,做最小程度的威脅。
 
怎麼辦,但是比起給錢,說不定吃點皮肉痛還要好一點。
 
「喂……老師要來了啦。」
 
坐我後方的一位女同學,輕聲地提醒一下。
 
聽見此話,23號把他的手從我身上移開,發出一聲「哼」就將注意力移回他的手機螢幕上。
 
幸好有人替我解圍,打從心底誠心誠意感謝她,我並沒有多看她一眼,心裡默默表示感激,我怕跟我接觸上的人,也會遭到不測,她算是做了很大程度的幫助,我在心裡喊的這聲「謝謝」,好希望能親口告訴妳。
 
「叮噹叮噹—叮噹叮噹—」
 
第一堂課鐘聲響起,今天的日常才正要開啟。
 
注:我本人不講髒話,所以文章中出現的髒話一律用*字號代替,至於講了什麼請各位自行想像。
 
作者後記:現實中很多霸凌事件都是在被別人揭露下才被得知,而不是當事人自己求助,所以男主角的想法,希望各位可以去理解,固然很蠢,但也真實。
 
67 巴幣: 8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