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思想無罪-第十節 進展

紫電改 | 2021-03-20 22:07:18 | 巴幣 100 | 人氣 55


第一卷-第三章-第三節-進展

約會!這難道就是所謂的約會嗎?
 
一早,我將昨晚查到的地點用LINE傳給楊俞婷知道。
 
集合地點定在晚上7點,有鑑於如果是吃晚餐的話並不好討論事情,所以是吃完晚飯再前往。
 
而外出的說法,說是跟同學出去逛街,快17歲的我,父母不會管這麼多,只要10點前到家,電話報備皆有做到就好。
 
我將地點選擇在某住宅區內的咖啡廳,住宅區內出入單純,相對安全,距離住家約5公里遠,顯然是稍微有點遠,但為了避免遇見認識的人才這樣決定,搭公車前往方便,到站後再走約50公尺即可。
 
可能有人想問有能力還擔心那麼多幹嘛,是因為我想避免任何不必要風險的行為。
 
至於楊俞婷她將會跟我搭同一條路線,因為雙方住得近,只是上車的站牌不一樣,班距15分鐘,搭上同一班車是有可能的。
 
我坐在前往目的地的公車上,聽著隆隆前行的聲音,心中總是抱有不安,各種不好的事情在腦中四處徘徊,而我更討厭因為對方是可愛女生就漸漸放下的警戒心的自己。
 
我應該要信任她嗎?這問題就等未來再做解答了。
 
這條路線其實至少半個月就會坐一次,雖說我不常出門,但只要是出門的話就只會去一個地方,該處就位於這條線上,距離要比今天去的咖啡廳還要近,下禮拜週末再去一趟吧。
 
熟悉的街景一幕幕在眼中跑過後,不久就來到了幾乎沒看過的地方,像是看見了別處,新世界的樣貌,一脫離自己平常總是待著的地方,雖然距離自家也沒多遠,新鮮感仍不斷漸漸出現。
 
以前的我,應該比現在還更愛往外跑的。
 
『下一站,××路口,……」
 
一聽到廣播聲音,手便往上按下下車鈴。
 
要到站了也沒見楊俞婷身影,也就是說她可能比我早一班或晚一班上車,今天我搭的班次是6點18分,預計到達需花20至25分鐘,比約定時間早到這是常識,這是一直以來的習慣。
 
她……不會比我還早到吧?還是接近7點才到?
 
一下車,在前方十字路口右轉的路上,隱藏在住宅區中的咖啡廳便在那裡。
 
這裡算是偏高級的地段,路邊的房屋都稍微帶有點歐風的典雅。
 
當我一轉角,就讓我看見了一位認識沒多久,但印象深刻的女孩,站在三角窗的咖啡廳前面。
 
於是加快了腳步,邊向她招手。
 
「哈囉。」
 
「嗨…你挺早到的呢。」
 
「因為我先出門逛個街,吃完晚飯就來這裡了。」
 
「是喔。」
 
「你幹嘛一直左顧右盼的?」
 
「啊...抱歉,沒事。」
 
這時我才好好看清楚她的長相,純白乾淨的上衣搭配牛仔褲,滑順的波浪線條,一體成形的姿態,漂亮的讓我不自覺多看幾眼。
 
站在旁邊時,她的頭頂差不多與我的鼻子同高,由上往下看,感覺她其實還挺嬌小的。
 
「不要站在這裡了,我們進去吧。」
 
這間咖啡廳裝潢清純舒適,從外頭看是整片的落地窗,木製的桌椅及潔白的牆壁,一點一絲的綠點綴了整個空間,迷人的咖啡香使空氣都變得芬芳,裝飾的燈具散發出溫暖的光線,高貴卻又平易近人。
 
我本人不怎麼愛喝咖啡,但對於其香氣卻持有一種嚮往,能讓我心情放鬆,彷彿身心都高貴起來的錯覺。
 
除了我們之外,還有兩組客人,不過看起來都是高中生。
 
我們找到一個雙人位,接著她拿起了桌上的菜單。
 
「隨便點些什麼吧。」
 
看了一眼菜單,什麼?太…太貴了吧……
 
飲品類基本上就要一百元啊——
 
「晚上喝咖啡我會睡不著的,就點個香草牛奶吧…」
 
「那我就點這個可可吧。」
 
點完飲料之後才終於進入正題,今天來這裡的目的是為了講關於能力和我的事情。
 
「我的事情就先放到後面吧,我想先談能力的事。」
 
「好。」
 
「妳對於能力的使用掌握得如何?」
 
「嗯……我有試著用來做一些小事啦,但那些都挺微不足道的。」
 
「我不曉得妳有沒跟我有同樣的感覺,發動時,像是一種『氣』的使用。」
 
「你是說腦中那種跑來跑去的感覺嗎?」
 
「對,對,能否充分掌握它我覺得是關鍵,除了提高成功機率外,也避免誤用和執行失敗。」
 
「我記得他說,每件願望有一定的成功機率,透過情緒大小來提高機率之類的。」
 
「可是一直保持情緒高漲其實太難了,因此他也說越熟練的話機率的倍率也可以有所成長。」
 
「練成的話,對生活上好像也蠻多好處的。」
 
「我擔心會不會變成懶人哈哈。」
 
其實我還比較擔心能力使用上有沒有隱藏限制,例如使用上限,因為耗費精神力之類的,神秘人真的沒有隱瞞能力上的缺點嗎?
 
或者說……其他使用者的能力濫用。
 
「不只我們有這個能力吧?」
 
「嗯——應該沒錯。」
 
「表面上能力毫無限制,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我們不確定其他能力者是不是都好好善用,從名字『思想無罪』的『罪』看來,似乎在授予能力的本意上,善與惡間的界線上就有些著墨了。」
 
「被賦予者身上的共同特點,希望我們的作為,在定義上就是罪犯了吧,但是在正義可容許的範圍中,依靠能力而避免受到制裁。」
 
「改變現況,指的就是允許的事情吧,其餘就是看自己的良心來裁決了,不曉得那個人有沒有辦法控制。」
 
「不知道他們有沒有都正確使用……」
 
「哈哈,說不定之後還會打場超能力大戰也說不定。」
 
「希望是不要啦。」
 
沒有人知道,看起來無限制的神力相互碰撞會有什麼下場。
 
「關於那傢伙神秘人一點訊息都不透露呢。」
 
「我曾經利用能力,想找尋相關的資料,可是卻什麼都沒發生。」
 
「我想應該是被阻擋下了吧,我也嘗試過但一樣沒成功,看來他對能力還是有一定的掌控性,從一開始就設下反追蹤的限制。」
 
對於真實身分想隱瞞到底,是想避免跟其他人有任何接觸吧,所以才需要有負責對外連接的人。
 
「雖然得到了一個厲害的武器,卻好像也陷入了麻煩的漩渦。」
 
「為此把我們現在仍不熟練的力量鍛鍊好,是當務之急,我曾經失敗過,也曾經誤用過,造成不小的麻煩呢。」
 
「你是說在你們班上那件事?」
 
「不是,那個我並不後悔,我是說在我房間裡的一些麻煩。」
 
「這樣啊,你為什麼不後悔呢?」
 
既然她想聽我就告訴她吧,關於我正在背後一手謀劃的那件事。
 
「我想復仇。」
 
她的表情並沒有什麼改變,連訝異的跡象都沒有。
 
「了解,這就是,你的目標。」
 
「我已經受夠了,高中生活全都活在他們的毒手之下,既然我辦不到在明面上反擊他們,就只能從暗中來了。」
 
「我想也是,因此你想利用能力。」
 
「那天我,崩潰了……可是能力在這時出現,搶救了我即將失去理性的心。」
 
「他被刀插,反而讓你清醒起來了。」
 
「是啊,我得到幫助了,一直以來…一直以來…那些人糟蹋我,欺負我,我從未活得那麼痛苦,就好像是活來受罪的一樣!我怨恨命運,怨恨那些人,還有不公平…不公平啊……」
 
「嗯……」
 
楊俞婷化身為傾聽者,只是一旁靜靜聽著我的訴苦。
 
我並不討厭她只是應付式的回應,因為我似乎能感受到,他瞭解我的痛苦,也讓我全心放開講出這些過往。
 
一句一字的記憶,無法控制地從我口中說出。
 
空間中,有牆上時鐘滴答的轉動聲,逐漸僵硬嚴肅的空氣,還有不願入耳的歡鬧聲。
 
隨著心聲不停地暴露,我的精神狀況也急轉直下,抗壓性也變得脆弱。
 
「那些嘲笑的聲音,還在我耳邊遊蕩。」
 
『哈哈哈哈—哇哈哈哈……』
 
我生病了。
 
「不只有他們,連一些素不相干的人也……」
 
一種懼怕他人的病。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
 
「是不是所有人都……」
 
想法已經被扭曲了。
 
「針對我嗎,還是不是?」
 
被害妄想?我已經不知道是真是假了。
 
『哈哈哈哈—哇哈哈哈……』
 
後桌的高中生們,歡笑的聲音,好刺耳喔,我好害怕。
 
「我沒辦法去避免自己亂想啊……他們說不定覺得我是為什麼如此可笑啊。」
 
背後傳來的笑聲,怎麼跟他們這麼相像啊!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
 
這些類似的事物,喚起心中的恐懼,傷口再度受到刺激了。
 
「我…我……」
 
不行了。
 
又來了,淚水開始侵犯我的眼眶,終於能夠訴苦的心願,將我的情緒全部打開來了。
 
眼淚滴下來了,一滴…兩滴…
 
聲音呢?忍住了嗎,這裡可是公共場合,我不能給別人添麻煩,被看見,被聽到,我又要被笑了,我又要被笑了,我又要……
 
此時,一個溫暖的熱源,在我頭上擴散開來。
 
楊俞婷起身走到我的身邊,用手摸摸了我的頭安慰我。
 
然而我並沒有停止哭泣,而是讓控制不住的自己繼續發洩對現實中的無奈。
 
先前的是崩潰而哭,現在的是心靈獲得解放而哭。
 
她沒有說任何話,只是將手放在我的頭上輕輕地撫摸,恍惚的不切實際。
 
聲音被僅存的理性壓下來,發出細微的嗚咽聲,眼淚仍是不停的流下……
 
 
過一會,我不再哭泣了,反而是害羞佔據了大部分腦海。
 
「給。」
 
她遞了一張面紙給我。
 
「謝謝…對不起,我實在是太丟臉了,在大庭廣眾下……」
 
「沒關係的,看得出來,剛剛你也不斷的在忍耐喔。」
 
「啊——那個…不能影響到別人啦,我也不想被發現就是了。」
 
「真是的,哭到眼睛都紅通通了。」
 
她擺出了一個笑得很可愛的表情這樣跟我說,我便再度不好意思地低下頭,一邊拿著面紙擦拭我的眼角,一邊感受到一股熱氣快脹撐我的腦袋。
 
搞什麼啊,跟認識沒多久的女孩子第一次出門,然後就在她面前哭得唏哩嘩啦。
 
這絕對會變成我的黑歷史的啊!
 
「你平常在家裡,會這樣哭嗎?」
 
「不…上次是我第一次放聲大哭。」
 
「禮拜一的時候喔,你會不會太會忍耐了,我看你…好像沒跟人訴苦過吧。」
 
「是沒錯……」
 
「其實我很高興今天看到你這樣,孩子一直壓抑自己都不願說出自己的感受,身心都會被壓垮的。」
 
「什麼孩子啦,你有比我大嗎?」
 
「人在哭泣的時候,其實都像孩子一樣脆弱喔,自己弱小的部分,就像你的孩子一樣吧。」
 
好像……也沒錯。
 
「當你哭泣的時候,很多同學都有過來安慰你吧,他們都是好人。」
 
「是啊,等以後有機會,要好好感謝他們。」
 
「對了,關於你的復仇……」
 
「我已經準備在擬計畫了,但首先,剛剛有跟你講過能力運用的熟悉度吧,所以我製作了一個訓練計畫,後面才會順利。」
 
「原來如此。」
 
「初步規劃是一個禮拜,後面再在實戰中提升。」
 
「讓我來幫忙你吧。」
 
她語出驚人,我嚇了一跳。
 
「蛤?我可沒什麼理由讓妳來幫我,這樣妳有什麼好處?」
 
「不需要理由啊,只是單純想幫你而已。」
 
「這很奇怪耶……」
 
「我不知道你是因為不信任我,還是不想讓我白幫忙,關於前者,我可以向你保證,至於後者…嗯…這樣好了,以後,你也來幫助我,既然有交換條件,就可以安心了吧。」
 
不信任因素絕對是有,何況我曾經告誡自己不能放下警戒,但另一方面她也要求我幫忙她,在同是能力者這一情況下,似乎也有她自己的願望。
 
「就當作,我也加入你的計畫好了,我也必須要做訓練,說不定可以。」
 
反正……有能力可以解決的事很多吧,要答應她嗎?......
 
加上她自己也表示想要練習,我現在沒有拒絕的理由。
 
「嗯——,我們都是能力者,比較……好照應嘛。」
 
「就這麼說定囉。」
 
於是,我將訓練計畫的一部份說給楊俞婷聽,並非毫無保留,而是經過考慮後,認為可以兩個人一起做的項目。
 
為此又多花了一些時間說明。
 
 
「時間不早了,該回家了。」
 
看了一下手錶,沒想到聊了兩個多小時。
 
「是啊,太晚回家可不好。」
 
我們起身準備離開咖啡廳。
 
「同學,等一下。」
 
有著雄渾嗓音的男人叫住了我,是老闆。
 
他邊走過來邊遞了包餅乾給我。
 
「加油喔,雖然生活很困難但還是要努力過去喔。」
 
咦咦?難不成老闆看見我哭,所以做了餅乾要鼓勵我,太害羞了吧。
 
想到這裡我的臉又紅了,太丟臉了吧……
 
楊俞婷只是微微低著頭,可是身體一顫一顫的,絕對是在偷笑吧!是吧!
 
「謝謝。」
 
「另外這包也給妳吧。」
 
老闆又將另外一包給了楊俞婷。
 
「謝謝老闆。」
 
「你們倆都加油喔,回家路上小心,歡迎再度光臨。」
 
我用了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回應老闆,真的感謝你的心意,但我不敢再來了啊。
 
我跟楊俞婷走在前往公車站的路上。
 
「餅乾看起來蠻好吃的。」
 
「是啊……老闆手藝不錯。」
 
最近一次跟同學談話那麼久,已經是國中的時候吧,通過今天的對話,似乎跟楊俞婷拉近了一些距離。
 
能力者夥伴的關係,還是朋友,甚至是暗藏我所不知道的事情。
 
即使上了公車,我跟她也保持了一段距離。
 
講了幾小時的話,能有什麼改變?對談間沒有障礙,能說笑亦能談悲。
 
這樣還不是我想要知道的。
 
我相信只要每次都盡可能守望自己能顧及的地方,最後一定可以釐清他人與我之間的模糊地帶。
 
學習、成長,然後向前邁進。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