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思想無罪-第九節 通話

紫電改 | 2021-01-25 16:42:26 | 巴幣 2 | 人氣 77


第一卷-第三章-第二節-通話

成堆的積雨雲遍佈整個天空,空氣中嗅得到雨水的味道,一看就知道將落下滂沱大雨,夕陽被雲霧徹底遮蓋住,絲毫沒有露出一點日光。
 
我奮力踩著踏板行進於昏暗的街道上,一旁的行人也迅速穿梭在返家的路。
 
內心是期待的,並非因為害怕淋濕而沒有停下浪費任何時間。
 
到家後立刻把書包全都撤到一旁,訓練計劃要開始了。
 
我將訓練分為三階段。
 
一為集氣,有點像是練功夫似的,能力開發者不知道是以魔法還是科學角度創造「思想無罪」。
 
如果是魔法,是現代無法解釋的力量,實際上也沒有能夠明確規範為魔法的實例,頂多有宗教儀式等比較類似的行為。
 
如果是科學,還可以說是利用特殊裝置開發人類腦部深層的意識,藉以發掘更多未能碰觸的領域。
 
最後一個我想到的可能性是程式,如果我們其實都是由程式建構出來,生活在電腦創建的虛擬世界,只要設計程式能夠賜予新技能。
 
無論何者,「氣」的操作,首先靠大腦中心指揮,將它引出來,此時聚集到腦部,感覺得到微微的熱度,最後由意識一聲令下。
 
過程幾乎都在腦部運作,身體不會累但精神會,所以鍛鍊精神也是其中之一。
 
好在我已經被鍛鍊幾個月,不用擔心。
 
集氣主要為了提升使用能力的熟練度以及控制程度,以免亂用或誤用。
 
二為小幅度試用,挑選我認為成功機率高的事件,檢視自己在第一階段的成效。
 
三為模擬演練,根據接下來復仇計畫中可能會用到手段先行練習及模擬情況,包括突發狀況應對,到時必須保持情緒高昂,提升成功機率,也就是說,我要想辦法如何自嗨。
 
以上,七天完成。
 
現在時間,下午4點半,至6點吃飯前,總計90分鐘,練20分鐘左右就休息10分鐘,7點繼續開始到8點半結束。
 
本來就有的複習當天課程還是得做,這是我保持課程記憶的最佳方法,要是過一段時間再研讀,肯定忘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內容,難得保持的好習慣不能中斷,為了報仇,讀書也不能馬虎啊。
 
因此8點半到9點半為讀書時間,再來去洗澡。
 
等到十點準時開聊!說的我好像很期待似的。
 
才沒有呢……
 
我坐在床上,雙手放置在膝蓋上,以盤腿坐姿,眼睛輕閉,這樣感覺最能專心。
 
五官接收外界事物的程度降到最低,留下意識流淌在時間之中,「氣」的位置、型態、強度都在我的掌控之中。
 
結束,再躺下來,放鬆身心,放空心思,看著天花板,發出白光的電燈,些許掉漆的白色天花板。
 
不斷重複直到行程結束。
 
 
洗完澡後換上睡衣,忍住身體告訴我的睏意及疲倦,要是再躺下來,說不會直接一覺到天亮。
 
點開LINE的圖示,最上方的是剛加入的楊俞婷,下方的聯絡人,有關係不錯的大哥哥,高中班級群組,以及最後一次發訊息在3個月前的國中班級群組。
 
國中的同學們,離開學校的聯繫以後也漸行漸遠,擁有各自的生活圈,以前同班同學在我讀的高中只有寥寥幾個,他們一定不知道我現在過得如何。
 
再次遇到,也只是會簡單打招呼的關係罷了。
 
外頭的雨下了幾個小時,滴答滴答的雨聲與時鐘聲相輔相成,窗戶玻璃上有一道道雨水來過的蹤跡。
 
手機一個震動,顯示出她的新訊息。
 
『哈囉』
 
因為我開著介面,會馬上已讀,這樣會不會被她發現我一直開著畫面在等她的訊息啊?
 
「嗨,真準時」
 
『嗯,說好十點的』
 
「你想要跟我聊什麼呢?」
 
『關於能力,可以彼此分享發生的事什麼的』
 
「可以啊」
 
『我大約在一個月前突然有了這個能力』
 
「我是昨天」
 
『對了,你介意用打電話的嗎?一直打字很累@@』
 
她說要用打電話?LINE通話功能免電話費用是很方便沒錯,可是我才跟她認識不到一天,晚上兩個人通電話,好令人害羞啊。
 
打字很麻煩我深有同感,可是…可是….
 
「好啊,就由我打過去囉」
 
腦中的小孩子們不是坐得好好的開會議,而是在到處亂跳啊。
 
我按下通話鍵,然後很快就接通了。
 
『喂~』
 
「哈..囉。」
 
『那我們繼續吧。』
 
「好的。」
 
她甜美的聲音就在我耳邊直接傳出,雖然人聲通過電話後是以合成聲音再發出,但是仍無法擋住她說話音色的那般美好。
 
『當天,我做了一個夢。』
 
「我也有作夢欸。」
 
『所以都會先做個夢告知你的意思?』
 
「應該是喔。」
 
『有一個光的奇怪世界。』
 
「我覺得那是演戲。」
 
『演戲嗎?』
 
「是啊,搭配後來有個人告訴我們他的理念之後,先前的光就像是要表達這個意象。」
 
『這麼一說,確實是。』
 
「我跟那個人講那麼多話,結果他告訴我是錄音的,真的氣死哈哈。」
 
『呵呵,我就在想怎麼都不理人家。』
 
「後來醒了,還在想我的腦袋是不是被動了什麼手腳,有股不對勁的感覺。」
 
『對啊。』
 
「那妳後來怎麼知道有能力的?」
 
『放學後有一個怪人來找我。』
 
「直接來找了嗎?沒發生什麼事嗎?」
 
『沒有喔,我沒像你一樣鬧這麼大。』
 
「對不起。」
 
『沒有啦,我沒有斥責你的意思,畢竟當時你也不知道自己有能力嘛。』
 
「嗯,這樣一來其實有可能在做夢結束後就有能力了,只是我剛好觸發了?」
 
『說不定是。』
 
「然後神秘人是作為傳遞訊息的跑腿來告知我們獲得能力。」
 
『嗯。』
 
接著我們將神秘人告訴我們的話比對一下,內容大致相同,雖然不能確定是不是同一個人,但同樣都是被叫到公園。
 
「可是妳就這樣乖乖跟他走嗎,他看起來…嗯…蠻奇怪的。」
 
『你不也是一樣嗎?』
 
「我想說..我應該沒問題啦,可是女生的話,讓人比較擔心。」
 
『你這麼想問題就大啦,放心,我也不是沒做好準備就跟他走的,而且,他說的話讓我挺在意,覺得聽看看好像不錯。』
 
「使用能力的,目的嗎?」
 
『是。』
 
「妳打算怎麼利用?」
 
『我…還在思考,那你呢!』
 
「我有些計劃想實行。」
 
『可以告訴我嗎?』
 
復仇計畫,光看名字就知道不是什麼好東西,發洩自己內心的怨恨,她,會允許我這樣做嗎?
 
同時,我也無法信任她,萬一,在背後手持一把利刃,沒有跟她保持距離的我,將會瞬間崩潰瓦解。
 
可是,同樣身為能力者,卻讓我萌生希望有夥伴的想法,內心拉扯與糾結,渴望向人傾訴一切跟痛苦。
 
「我就明說了,我現在還沒有信任妳,這個計畫,很難開口跟妳說。」
 
『我覺得我們在某些角度上來說已經是夥伴囉。』
 
「可是..可是…」
 
『你想想看,今天我們都被給予能力就是因為有這些共通點,可以一起努力打拼完成目標不是很好嗎?以後我也會跟你講我想做的事,就先由你來告訴我吧。』
 
煩惱。
 
害怕不知何方來者的楊俞婷,對她認識程度絕稱不上了解,可是,她是我現在唯一能訴苦的對象,這份心情又大於前者不少……
 
稍微試探她一下,觀察反應。
 
「妳好像急於想知道。」
 
『你或許對我有什麼誤會或猜忌,只是單純的,嗯…有點類似找到同好的感覺。』
 
「這樣啊……」
 
『我也可以保證不會背刺或洩漏你的計劃。』
 
「就算我的計畫就是明確的犯罪行為?」
 
『也不會!』
 
為什麼她能不思考半响就回答出來啊?!
 
「嗯……」
 
『不愧是全校第三名,考慮很多。』
 
猜忌多疑能算是優點嗎?而且這句話有種硬要稱讚的感覺。
 
「你怎麼知道我是全校第三名?」
 
『上次就看過你在臺上被頒獎了啊。』
 
或許因為我是家喻戶曉的人物,在臺上被頒過一次獎就記住了。
 
「妳的成績好嗎?」
 
突然想聊些別的,轉換一下心情。
 
『每次都在10名到20名之間徘徊喔。』
 
「那也很好啊,總是看到妳坐在教室裡看書的模樣,就覺得妳成績應該不錯。」
 
從她文靜的背影、專注的行為,黑長直的形象,自顧自的判斷她成績不錯了,雖然先入為主是不好的習慣,但很難想像她說自己其實功課很差。
 
『呵呵,你有在關注我喔?』
 
啊!這樣說不就會被認為我一直在觀察她嗎?
 
「妳就在隔壁班嘛,看到不稀奇啦。」
 
慌張地反駁,讓藉口都變得沒效力了,倒是她,笑得很開心。
 
『課業也可以請教你囉?』
 
「是沒問題啦……」
 
『我有個提議,明天直接約出來聊好不好?面對面談論比較有效率。』
 
「什麼?!」
 
我們才認識不到一天就要約出來?這關係進展會不會太快了?
 
『你沒聽到嗎?那我再……』
 
「我有聽到,不是那個意思……」
 
『喔,那隨便找個地方。』
 
「不可以在學校!」
 
『嗯?!』
 
忽然想到,在學校見面會有的下場,危機感促使我立刻開口,但突然大聲說話,驚嚇到她了。
 
「抱歉,突然大聲,在學校的話不管妳我都有危險,不可能在學校裡見面的,我很怕,只要在那裏都有被發現的可能性,盡量是離遠一點……」
 
『我知道了,如果你同意就另外找個地方吧。』
 
楊俞婷了解狀況,馬上知道我擔憂的那些事情,沒有多做評論。
 
「可以。」
 
等等,我似乎還沒同意就已經到討論地點的步驟了。
 
『地點交由你決定可以嗎?再傳訊息告訴我就好了,時間就定放學之後。』
 
「……好吧。」
 
『主要想聊一下能力的內容還有你的計劃。』
 
「對齁,今天我們根本還沒講到關於能力的詳細情況。」
 
『都放到明天講了,可以嗎?』
 
「沒問題。」
 
其實她也沒問我明天有沒有空,但是都已經提到地點部分,那就算了。
 
『你那邊也在下雨嗎?』
 
我望了望窗外,看到不少流線型的銀針落下,這場雨下了五個多小時,玻璃的反光上,看得見自己略顯疲態的臉神。
 
「是啊。」
 
『那說不定我們家住蠻近的喔,畢竟讀同一所高中。』
 
高中同學裡,也不乏有住在十幾、二十幾公里外的學生,光憑這點來判斷,並不太足夠。
 
「說不定吧。」
 
兩人沉默了一會。
 
『今晚就到這裡好了,晚安囉。』
 
「晚安。」
 
雙方掛上電話。
 
復仇計畫要告訴除我之外的第二人。
 
面對她柔和的嗓音撐不了多久就卸下心防,不知為何我對她無法招架,她一定很適合去當傳教人員,馬上騙走一堆人。
 
但我一定還是要保持警戒心,去了也沒關係,現在擁有能力的我應付突發狀況絕對不成問題,保護自己是辦得到的。
 
先搜尋一下地點,再睡覺吧。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