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思想無罪-第八節 和她的第一次見面

紫電改 | 2021-01-23 22:14:37


第一卷-第三章-第一節-和她的第一次見面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
 
一如往常的鬧鐘響聲,與窗外的鳥叫聲聯手將我叫醒。
 
不同以往的是,比平常更加睡眼惺忪,通常半夜12點是睡覺的最後底線,可是昨晚為了制訂訓練計畫又晚睡一小時。
 
只能給自己加油打氣了,從今天開始,獲得新能力的我將重新挑戰這個世界。
 
說歸說,這七天我還是得暫時忍氣吞聲,為了避免能力使用不當,練習是必要的。
 
訓練計劃總體目標是練習「感覺」,之前說過,使用能力時就像是匯集「氣」在腦部,「氣」是我形容感受的一種說法,並沒有證實,當「氣」足夠之後能力方能發動。
 
為避免不小心使用,要能夠完全依靠意志行動,也就是說,當我真的確定想用的時候才會開放限制。
 
老實說訓練計劃挺曖昧不明的,再加上能力發動的機率問題,能不能達到理想也是個大問題。
 
昨天花這麼多時間制定一個我也搞不太清楚的計畫真的值得嗎?......
 
很快在家裡吃完早餐踏上前往學校的路,不再是以前沉重的步伐,也沒有憂慮的精神,現在就算被欺負,我也相信我能挺住。
 
「華雨誠……早啊。」
 
熟悉的招呼聲出現在我右後方,是常瑞桓。
 
他家好像跟我家離得近,每次上學走的都是同一條,遇到的機率便很高。
 
「早安啊。」
 
「咦?......嗯……」
 
帶著微笑跟他打招呼的的我好像嚇到他了,畢竟昨天才發生那些事。
 
前一天在校舍後方被他們打得七零八落的我,回到教室後在同學們面前崩潰大哭,一般來想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會有好心情,甚至隔天就不來學校上課也會在預想之中。
 
可是今天不僅正常到校還一改以往面露笑容打招呼,讓常瑞桓感到相當意外。
 
「你沒事吧?......」
 
常瑞恆將腳踏車與我同速,面露「這傢伙是不是生病了」般的表情向我問道。
「沒事的,謝謝你關心。」
「可是…你昨天…」
 
他欲言又止,似乎不想提起那些會讓我難過的事,又隨即改口。
 
「好喔…如果…你有什麼煩惱…來找我…是也沒問題。」
 
他平時講話也不是如此吞吞吐吐,但是跟我說話應該有些顧慮在的。
 
居然願意對我伸出援手,雖然只是口頭答應也是萬分感謝了。
 
「思想無罪」的事不能跟他說,說出口必定會成為阻礙。
 
復仇計畫結束後一定要給他報答一下不可。
「好的,謝謝你喔。」
 
我一說完常瑞桓點個頭後馬上就加速離去了。
 
我露出笑容真的有那麼奇怪嗎?
 
想想平時在學校真的沒什麼笑過,一直都是不苟言笑,偶而黯然神傷。
 
「哼,挺有趣的。」
 
到了學校之後,由於昨天教事發生案件,為保留現場暫時不能使用,因此先暫時移動到旁邊的視聽教室上課,座位按照原教室一樣。
 
經過現場看了一看,相關人員還在裏頭忙東忙西,辛苦了,你們再怎麼查都不可能查出個所以然,還是趕快回去把教室還給我們吧。
 
第一節課下課,我又跑到老地方,3樓通往4樓的樓梯間,那裡是我享受片刻寧靜的地方,也是我逃避現實的臨時避難所,下課待在教室裡,只會被他們找上麻煩,可是這裡卻像是被人刻意保護般的,他們不太會隨便跑來,只有我一人在歇息的好地方。
 
偶而幾節下課稍微走幾步路來到這裡,看看外頭運動的學生們,圍牆外的車水馬龍,抬起頭欣賞藍天白雲,任涼風吹拂在身上,是在學校最能放鬆的地方了。
 
突然,一道銀鈴般的嗓音從我背後傳來。
 
「你是…華雨誠嗎?」
 
「啊?」
 
我下意識地回了一聲,轉頭過去,見到一位隔壁班的女學生。
 
她的樣貌,不會不讓男生在經過時多偷喵她一眼。
 
一頭烏黑的秀髮一路垂到腰部附近,如流水一般沒有絲毫粗糙,在陽光下卻又透出咖啡色的光澤。
 
水靈靈的雙眼,亮白健康的臉蛋相當可愛,個子嬌小,身材卻也凹凸有致,全身上下散發的氣質十分引人注目。
 
不過我不知道她的名字,走過隔壁班時經常可以看見她的身影,一個人低頭看著書,讓人覺得好像沒什麼朋友,還是因為她比較文靜呢?
 
「對,我是華雨誠沒錯…妳是?」
 
這年頭敢隨便找我說話的女生真是少之又少,我的遭遇大致上附近班級的學生全都曉得,所以盡量不會跟我有接觸。
 
「我叫楊俞婷。」
 
風輕輕一吹,她的頭髮又隨風飄動如楊柳一般,她將瀏海順至耳後,又跟我說:
 
「我有話跟要你說。」
 
「什麼事?」
 
「你也是『思想無罪』的擁有者吧?」
 
咦?......這好像是最近第3次這麼震驚了,我有能力這麼快就被別人知道了?而且她說了「也」這個字欸。
 
既然連名稱都知道就不需要隱瞞了。
 
「你為什麼知道?」
 
「昨天學校發生的大事件,你們班上的同學被刀刺傷,在之前你被欺負完走回教室,後來很多同學圍在你身邊,看起來不太對勁,之後事情就發生了。」
 
「憑這點你能確定我有能力?」
 
「因為聽說找不到犯人,你又是班上最可能得到能力的人。」
 
「對,就是我沒錯,等一下!你不會要把真相講出去吧?」
 
我慌張地看著她說。
 
「不會的,你放心好了,聽說受傷的是那個人我也就不干涉你了。」
 
受傷的33號是小有名氣的混混頭目,所以她才覺得沒關係嗎?
 
「再說你應該不是無緣無故發動能力的,我是這麼覺得。」
 
「居然這麼信任我啊。」
 
「從你的遭遇判斷的。」
 
「妳…也是能力擁有者吧?」
 
「是啊。」
 
「我的能力是昨天覺醒的,妳呢?」
 
「我是不久之前……今天來找你是想要認識一下其他能力者,沒想到隔壁班就有。」
 
「我也很意外,世界真小。」
 
「是呀。」
 
但現在我更在意的是……
 
「妳這樣跟我搭話,不怕會被看見嗎?
 
「被發現那又怎樣?
 
「不是啊,妳也知道我的狀況嘛那個不太好
 
「我才不會擔心那些。」
 
「喔……
 
「下課時間不長,我想用別的方式跟你聯繫。」
 
「那..要用LINE嗎?」
 
「好啊,那你等等掃一下我的QR code。」
 
接著她拿起手機開始操作介面。
 
啊~~~好久沒跟女生說話,還是這麼漂亮的女生,而且居然第一次就交換聯繫方式,超緊張。
 
「這裡。」
 
「嗯..好。」
 
「順便電話號碼也交換一下好了。」
 
「欸?可以啊。」
 
我的電話簿,久違的有女生加入啦。
 
「好了,那今天晚上10點能聯絡嗎?」
 
剛考完期中考還蠻閒的。
 
「沒問題。」
 
「那再見囉。」
 
「掰掰。」
 
轉頭過去時的一抹微笑,讓人久久無法忘懷,希望她沒有發現我臉上那害羞的紅暈。
 
還有一股刺激鼻腔的清香,一路傳到全身都能感受,舒適宜人的氛圍就像以她為中心展開。
 
不在意跟我說話會被盯上的那般游刃有餘,不自覺散發出的優雅氣質,讓人心跳加速的小動作,都讓我對她的第一印象加分很多。
 
和別人說話時,應該要看著對方的臉才有禮貌,可是看著她,卻有點手足無措,看上幾秒便感到害羞,卑微感也讓我不敢多抬頭。
 
再看一次她的名字,原來是這樣寫的啊。
 
LINE的大頭貼,是桃紅色的櫻花,個人檔案中幾乎沒有什麼照片。
 
總覺得她會是很受歡迎的人,或許是我沒發現,或許她喜歡一個人過平淡的日子,知心好友有幾個就夠。
 
想了解她是怎麼樣的一人,同是能力者,親切感油然而生。
 
因為她一定也經歷過些什麼,造就了現在的你我他。
 
上高中之後鮮少與人交流,被阻絕在恐懼感外的人際互動。
 
我不想害到其他人,所以避免跟他們接觸,他們不想給自己惹上麻煩,因此避免跟我接觸。
 
我一直思考現況的原因。
 
他們人心險惡,喜歡打壓某人來獲取快樂,不斷強調自己高高在上的地位。
 
還是我太弱,相較他們就只是地上的螞蟻,長相讓別人看不順眼。
 
幾個月以來,那些人用厚重的枷鎖綁牢著我。
 
握緊拳頭,使勁揮動也只是揮到空氣,鐵鍊撕裂著無法再容忍受傷的手,條條血痕陷入皮肉中,拉扯的是那些人以及放不下的擔心,雖然隨時能夠抓住鑰匙的一端,卻發現另一頭牽著惡魔之手。
 
現在,有人打破了這個僵局,使我看見高中生活中不同的樣貌,以往只能看看窗外的景色調解難過的心情,因為獲得能力的契機,再次點燃已經熄滅的燭火。
 
總是陰暗的房間裂出一道透光的縫隙,吹進溫和的暖風,抬頭仰望天窗外,知道自己已離自由不遠。
 
沒有能力就只是一無是處的我,想要抓住這次機會尋找突破口,願意多動一點腦,多用一點手,鎖鍊「鏗鏮」的斷裂聲彷彿已能聽見。

39 巴幣: 10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