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思想無罪-第一節 從夢開始的地方

紫電改 | 2020-11-27 15:31:22


第一卷-第一章-第一節-從夢開始的地方

夢,是很自然地發生在睡眠中的事。
 
而這天清晨做的這個夢,讓我永生難忘。
 
當察覺到正在作夢的時候,我身處在一個彷彿有無限擴展的空間。
 
從四面八方望過去,各種美麗而奇妙的光,像是極光,時而遊蕩,時而閃爍,超過十種顏色的光,正佔據著世界的全貌。
 
美的不像話,使我全神貫注看著眼前正在發生,如同奇蹟降臨一般的場景。
 
如果這時再搭配一個管弦樂團,演奏例如貝多芬的第9號交響曲,那是再好不過了。
 
可是,本來和諧的世界,開始出現大小差異,這些聲勢壯大起來的光不停欺壓別種顏色的光,像是要將它們摧毀殆盡,像吃肉般狠狠地將它們撕碎。
 
「怎麼可以這樣……」
 
我並不認識這個世界,但對於眼前發生的事情感到萬分悲傷。
 
美麗的世界正在遭到破壞,理應向是一幅能被評為曠世巨作的畫。
 
像是有惡徒拿著畫筆打擾色彩的協調性,添加一堆根本不應多出的顏色。
 
「這是為什麼……為什麼……」
 
我衷心希望有人可以來拯救,但站在原地的我雙手伸向天空,一丁點都碰觸不到。
 
向前奔跑,如同夸父追日,做著沒有意義,不會成功的行為。
 
弱小的我,如果有能力,我也想改變現況啊!
 
此時一道白光劃過天際,並沒有到稍縱即逝的程度。
 
馳騁在廣大的天地之中,經過的地方全部都被敉平,也就是色彩之間的紛爭被消除了。
 
我停了下來,以眼追蹤白光的去處,它經歷各種地方,世界的秩序被穩定下來。
 
直到它來到了正前方,朝我衝過來了。
 
「等一下等一下!現在發生什麼事啊?沒聽過會追人的流星啊!~」
 
逃跑的本能應時啟動,明明是在夢中。
 
當然自然無法超越幾秒內可移動超長距離這樣的速度,白光不偏不倚的正中腦袋。
 
叮鈴噹啷的聲響立刻在腦中不停迴響,沒有感到疼痛,但是依舊沒法接受這種極為混亂的感覺,在地上趴了好一段時間,才終於有力氣能夠爬起來。
 
「恭喜你成為下一個被選中的人。」
 
在這個世界居然有另外一個人存在?
 
「是誰?」
 
「世界上應該存在大大小小的不公平吧,但是沒有力量的人是無法改變現況的不平衡的。」
 
這個人的聲音,像是男人又像是女人,像是小孩又像是老人,無法具體形容它的音色,真的就如同幾百種、幾千種人的聲音混在一塊。
 
「停停停!你有在聽我講話嗎?」
 
「如果想要突破困境就由我來幫助你們吧,身為你們的前輩,實在沒有道理看著不斷受苦的你們。」
 
「……你是不是完全在無視我?」
 
「就讓我來跟你講講世界上最大的困境之一吧。」
 
看來他是暫時不會理我了。
 
迴盪在整個夢世界的聲音,開始對我傾訴他的意志。
 
「話語是人類溝通的工具,能夠以不同的想法去決定這段話究竟是成為溫暖的火堆,抑或是尖銳的刀刃。」
 
「正因為話是能夠表達出來,讓其他人聽到,如此神奇的事物啊。」
 
「相較於看得到的武器,它是種既摸不著也碰不著,卻能夠有確確實實力量的存在。」
 
「它的影響力可對於一個人,也可以到幾億個人。」
 
「但這股力量不是任何人都有辦法使用的!」
 
「許多人受到外在的壓力不敢把真實的想法講出來,將它藏於心中,這讓人無法去理解他、重視他。」
 
「因此最好的辦法就是能夠讓其轉為具體存在的影響,透過意識改變對現實的認知。」
 
「雖然對於某些人來說副作用的影響可大可小,但是如果有想要爭取的事物就儘管上吧!」
 
「我的話就先說到這裡。」
 
「那可以輪到我問問題了嗎?」
 
「那再見了,順便一提這段是錄音的喔,不要白費力氣跟我對話了。」
 
「……」
 
語音剛落,意識建立的夢世界突然開始崩潰,大概是身體要甦醒了吧。
 
「我完全……沒有頭緒啊……」
 
不過幾秒,睜開眼睛,還是那個熟悉的天花板,看了看鬧鐘,6點20分。
 
「在鬧鐘響之前就醒啦,話說剛剛那個夢真是令人傻眼,什麼錄音帶嘛。」
 
這是有史以來過程最清晰的夢,大部分的夢都記不太得,印象非常模糊,可這次卻連對話都記得一清二楚。
 
他到底想表達什麼,世界的不平衡?幫助我們?副作用?在那裏自說自話,似乎有個偉大計畫的願景。
 
確實人類之間不平等的情況是相當嚴重,我非常清楚,依靠手上握有的權力去征服其他弱小的人。
 
或是歧視身體上跟自己有所不同,由心中產生的優越感來對其他人施予不公平的對待。
 
甚至是毫無理由的希望別人做自己卑下的賤民,聯合其他人,賺取劣質的快樂。
 
但是大家通常無能為力,就算成功解決,更多其他的慘案仍然可以不停地發生,永無止盡的破壞,世界是不平衡的,但它從來也沒想過平衡……
 
我摸了摸頭,跟平常沒有兩樣,也沒有感到不適。
 
這次的事件說是夢好像也不夠貼切,比較像是有人強行將記憶灌入腦中,再把不明確的某種力量輸入進去。
 
尤其這次虛構世界中的樣貌是歷歷在目,不同顏色的光,代表什麼意義?基本上我把他跟認知中極圈的極光聯想在了一起,但這絕對不是現實中有趣的科學現象。
 
就像是演一齣戲,像是那人特意安排給我看的。
 
想到這裡,我不禁想像有人偷偷潛入我的房間,帶著電腦,把線一條一條貼到腦袋上,操控我的腦波……
 
環顧房間四周,依舊只有那張書桌,衣櫃等簡單的擺設,窗戶是緊閉的,沒有任何破壞的痕跡,也沒有像是有人侵入的跡象。
 
「想這麼多也沒用,差不多該起床了吧,雖然早了點。」


130 巴幣: 16

創作回應

紫電改
大家好,我從今天開始寫一個新系列的小說,
我在Youtube有個頻道紫電改(www.youtube.com/channel/UC7jCHda98B9AFUwUEDhHGFA),
但在這裡想取另一個筆名,名稱還在想,希望大家能喜歡我的作品!
2020-11-27 15:42:41
「那再見了,順便一提這段是錄音的喔,不要白費力氣跟我對話了。」
這句出來笑死www你應該早點說的啊!
2020-11-29 23:22:2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