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短篇小說】人面虎

風靈草 | 2020-11-29 12:06:48

◇ 短篇小說
資料夾簡介
各種短篇的放置處




本篇文章內容純屬作夢夢到跟創作,與實際存在的國家、宗教、人、事、物無關。


《人面虎》

#玄幻 #短篇 #怪力亂神 #人面虎

  自從在歷史通識的課堂上聽過方教授提起,在這個城市裡面有座由古墓改造的國家博物館,姜靈就一直念念不忘。

  畢竟姜靈長到二十多歲,即便所在姜家是國內知名的通靈世家,姜靈本身因為不是主家人,對這些鬼神事物接觸的其實不多,但要說他沒有半點好奇心絕對是假的──而且更重要的是,他本人其實對歷史文物很感興趣,在國內這種直接由墓穴改造成的博物館相當少見,對他來說去參觀也算是增廣見聞。

  姜靈唯一疑惑的事情是,這古墓既然是國家博物館,為什麼他之前從未聽聞過呢?所以他也在下課時詢問教授了。

  「那個博物館最近才整修完成而已,一個月後才會正式對外開放,姜靈要是有興趣的話,我這邊有多一張內部的保留門票,這周六29日上午九點你可以跟我還有王教授和歷史系的九位學生在學校正門集合,一起搭車去參觀。」

  「老師,這樣不太好吧。我又不是歷史系的學生……」他一個外系的學生去佔這種名額會不會不太好啊。

  「沒事,這張保留票本來就是預計要找大師隨行的名額,我記得小姜你家裡是那個姜家吧?」方教授俏皮地眨了眨眼,五十來歲的人了倒有幾分老頑童的味道。

  「確實是。但如果去那裡真的需要大師隨行,我覺得可能還是我去請家裡長輩出馬比較好,畢竟我不是本家的,以後不會從事鬼神方面的工作,平常沒有很努力地鑽研術法。」姜靈老實說出了他自己對於鬼神之事沒有太多把握的事實。畢竟他雖然對於參觀古墓很有興趣,但如果因為這樣出了甚麼事情,他會良心不安的。

  「其實我跟姜家接洽過了,你們本家家主同意讓你去見見世面的。你之後應該就會收到通知了,總之29日那天再見了,這會算入你通識課期末的成績喔,你可別偷懶不來啊,而且這機會很難得的。」

  「什麼?」居然會算入成績嗎?

  儘管當下有點錯愕,姜靈回到宿舍以後還是找時間看了電子信箱,果然發現了家主爺爺寄來的信,內容大致上是說,家裡有在從業的長輩剛好29日都有其他工作,加上那個古墓博物館也不是什麼危險的地方,又是小靈你們學校的委託就交給小靈你了。

  姜靈把整封電子郵件,來來回回確認了幾次文字確實是這個意思,信也真的是他爺爺寄來的沒錯,他這才相信,原來方教授沒有跟他開玩笑──教授居然真的去找過他爺爺啦!

  也是在這個鬼神氣息濃厚,至今即使是普通人夜歸都有可能被妖魔襲擊的國家,才會有這樣的特殊的跨界合作行為發生。儘管做為大學在學的學生用大師(?)的身分隨行有點古怪,但是知道自己真的可以跟歷史系的教授還有學生去提前參觀古墓博物館,姜靈還是興奮了很久。

  到了29日的那天,姜靈在早上八點五十分來到了大學的正門口,遊覽車已經停在那裡了,兩位教授也已經到了,九位歷史系的學生也都到了。

  「方教授、王教授好。」姜靈打了聲招呼,「各位歷史系的學長姐好。我是中文系大一的姜靈,也是今天的隨行術士,我有二級術士證。」

  姜靈穿著姜家傳統的黑色術士袍,心口別著二級術士的徽章,術士袍背後還繡著姜家的家紋,是個圍繞著花紋的小篆姜字。雖然學生們對於隨行術士居然是同校大一的學弟有點驚訝,不過看到那個二級術士證,還有聽到姜靈的姓氏也就想通了,姜家的二級術士,這根本是豪華配置啊。

  一般來說沒什麼危險的學術參觀,只要配五級術士就可以了,想安全點頂多配個四級。在這個國家裡,術士的分級,一級最高,五級最次,二級已經是相當優秀的術士了。

  「小姜,站近一點。我還是第一次看你這樣打扮呢。」方教授招呼姜靈過去,臉上表情難掩驚奇,「我知道你有術士證啦,不過我也沒想過你是二級耶。」

  「我去年才過的二級,平常在學校也用不上,教授你不知道也很正常啦。」會去考二級還是因為去年被人綁架,爺爺覺得平常對他太放任了,所以才特別逼著他去考。

  畢竟家主雖然未來沒有打算讓姜靈接掌本家,但是姜靈畢竟體質特殊,容易吸引一些異類之物,而且資質其實也不錯,不讓他好好學術法自保反而有點太過浪費。

  「老方啊,這就是你通識課的學生喔,真好耶,姜家術士很難請到的。」王教授一臉羨慕,錢不是問題,問題是姜家的花錢可能也請不到。因為姜家屬於特別傳統的通靈世家,相當熱門搶手而且是不讓插隊的。

  「其實在我畢業之前我們學校要請姜家術士,應該都很好請喔。家主說了,只要我還在這裡唸書,學校有案子找姜家會優先排給我,因為我是學生平常沒在外面接案的,除非家裡另外有事要我做,家裡也沒其他人有空才會拒絕。所以,嗯,可能以後你們還會常常看到我。」

  畢竟學校裡最常請隨行術士的科系就是歷史系了,再來就是像地球科學系或是森林系那種可能會因為課程需要到荒郊野外有機會碰到山精水魅的科系,也是經常需要請隨行術士。至於其他科系大概頂多一年一度的校外教學或畢業旅行,才有可能會需要隨行術士。

  「真的嗎?太棒啦!」王教授直接喜形於色,「你們的家主人實在太好啦!」

  「小姜你研究所也會在這裡唸嗎?會吧?」方教授一臉激動地握住了姜玲的手,「我們學校的中文所也是一流的,不要跳槽去隔壁學校啊!」

  姜靈一臉錯愕,他完全不明白,為什麼教授們會是這個反應。

  「老師你們嚇到學弟了啦。」一位碩二的學長,拍了拍兩位過於激動的教授,才轉身跟姜靈解釋,「很多職業術士是不接學校的單的,因為錢給太少。姜家因為有家訓在,雖然不會因為學校錢給比較少就不接,可是姜家的術士人數有限真的太難請了,想預約提前一兩個月也常常都是客滿的。所以老師們只是太高興了,這等於是你們家的家主承諾給我們學校特別優待。」

  「原來是這樣啊。」姜靈總算明白了,他平常沒在接觸這些所以完全不清楚。

  由於全員到齊,大家很快就上了遊覽車,出發前往古墓博物館,那座古墓是在市郊的一座小山谷裡,位置有些荒涼偏僻,也是因為這樣,這座墓儘管離城市不遠卻是在五年前才被發現,經過了數年的考察跟發掘,在去年由政府拍板定案要做為古墓博物館,並且預計在今年年底正式對外開放。

  他們能現在先來參觀,還是用學術考察的名義。這時眾人已經到了古墓博物館的入口,卻還沒有進入,而是先在門口進行討論。

  「這裡除了小姜同學,其他人應該都有參觀過古墓的經驗,今天的趙氏古墓相關資料先前都有發給你們,我今天就來考考大家好了,我們今天來參觀的趙氏古墓,跟其他的古墓相較有什麼特別之處嗎?」方教授對著歷史系的學生們詢問道,「你們不要在學弟面前漏氣啊,沒人主動回答,我就要點名了喔。」

  這時一位碩一的學姊舉手了。
  「趙氏古墓是個沒有鎮墓獸的子爵墓,雖然有子爵墓標準的四個鎮墓獸基座,但是上面並沒有鎮墓獸的石雕。」

  「而且經過初步考察後斷定這裡沒有經過人為破壞,是工匠當初建造時就只做了鎮墓獸基座。」另一位碩二的學長這麼補充。

  「都講得不錯。」王教授點了點頭,「還有人要補充嗎?」

  此時一位大四的學姊舉手了,學姊的個子不高,說話的聲音卻很清晰,「一般來說,有鎮墓獸基座而無鎮墓獸石刻,表示這個墓當初封墓時,裡面放了活鎮墓獸,可是也沒有發現獸骨。」

  「沒錯,所以小姜同學該你上場了。」方教授這麼說。

  「啥?我?」突然被點到的姜靈有點驚訝,不過他很快就會意過來了,「活鎮墓獸一般是用活貓,但如果沒發現獸骨,那就表示有可能當初用的是貓靈或是貓妖所以沒有遺骨,對於進墓者可能會有些危險性,為了以防萬一,我這邊先發個護身符給大家,掛在脖子上就可以了。」

  姜靈給每個人都發了一條掛著紅色小護身符袋的紅線項鍊。

  「如果護身符有發熱、發燙、發光或是其他異狀立刻喊我過去,直接叫我小姜或是靈靈都可以,在墓裡面不要叫別人的全名,這點要特別注意。有些鬼怪知道你的名字,會裝成你認識的人的聲音喊你,你要是不小心回應了,魂可能會被勾走,到時候會有些危險。」

  確認每個人都拿到護身符也戴好以後,兩位教授才帶著學生們進入古墓博物館。

  墓室裡面整理得很乾淨,而且盡可能保持了原貌,地面跟牆面都蓋上了透明的強化玻璃,可以用來保護上面的雕飾,避免雕刻因為遊客參觀磨損,同時又能夠看到原始的墓室雕刻是甚麼模樣。

  穿過了長長的通道以後,到了一處比較開闊的墓室,在那裏有四座鎮墓獸的基座。

  「這個有鎮墓獸基座的大型墓室,一般被稱為守衛室,是從外墓道到主墓室前一定會經過的地方,如果是一般的古墓的話,這基座上面是會有人面虎雕像的。鎮墓獸在傳說中就是人面虎身的模樣,那是一種在《山海經》中有出現的神獸。」方教授這麼解說道。

  「這位趙子爵應該特別受到當時帝王的愛重,才會有這種用活鎮墓獸的墓室,因為這種古墓在我國的古墓葬裡面,算是特殊規格的,使用活鎮墓獸需要請高明術士作法術,並不是常規的配置,通常在公爵墓或是帝王墓比較常出現。」王教授這麼補充,學生們專心聽著,有的人還做了筆記。

  「王老師,不好了,我點了一下,好像少了兩個人!」負責殿後的歷史系大三生吳曉明神情緊張地開口,「一個是小姜同學,另一個應該是方老師研究室博一的陳學長。」他會殿後是姜靈要求的。

  姜靈說吳曉明陽氣最重,不容易被鬼怪妖物迷惑,這樣比較能避免有人被迷掉隊出事,姜靈自己則是走在吳曉明前面,萬一前頭有什麼也好應變。

  「怎麼會?剛剛小陳不是還在我旁邊嗎?他也沒有走到我前面啊。」方教授轉頭看了他右手邊,原本一直走在他右邊作筆記的陳佑威確實莫名其妙不見了,而原來一直走在吳學長前方的姜靈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失去了蹤影,剛剛吳曉明走到守衛室裡聽完教授講解,突然感覺好像哪裡不對開始點人頭,才發現這兩個人彷彿瞬間蒸發了一樣,消失的完全沒有任何跡象。

  請博物館的工作人員調閱的監視器,可以看到從門口一直到在走外墓道的時候,陳佑威跟姜靈都還在,但是走到守衛室的時候,那兩人就瞬間消失了,而且如果不是吳曉明喊出來,一行人還根本沒有發現這麼詭異的事情。

  看到這明顯不屬於科學範疇的事情,兩位教授商量過後,直接決定先終止參觀,大家先留在博物館門口等待,並且打電話叫外援過來。

  那邊失蹤的陳佑威跟姜靈,事實上是掉入了鎮墓獸構築的陷阱結界裡,姜靈是由於他的體質特別招鬼怪妖物喜歡,而那位學長則是因為,他是個跟吳曉明正好相反的人,雖然是男性,身上陰氣卻比隊伍中的女學生都還要重,是鎮墓獸特別愛吃的那種人。

  陳佑威看著發光還發燙的護身符,身處在突然只剩下他們兩個人的空蕩蕩墓室,還有周圍虎視眈眈的四隻人面虎,整個人嚇到臉色都有點發白了。
  「小姜學弟,你說現在怎麼辦?」

  「陳學長你身上的護身符不要拿下來,然後我現在再給你一條護身符。你直接掛上去。」由於趙氏古墓的氣息很乾淨,姜靈原來以為那些鎮墓獸已經都離開了,沒想到那些鎮墓獸並沒有走,而是留在古墓裡,等著參觀的人類是否會有符合他們胃口的美食。

  「好。」陳佑威從姜靈手裡接過了護身符立刻戴上,然後看著姜靈從袖子裡拿出了一把小桃木劍,在地上畫了一個圈,把他圈在裡面。

  「這是基礎的結界,學長你待在裡面不要出圈,要是腳太酸不用一直站著也沒關係,但不能出來。我要準備鬥法了。」

  「小姜學弟,那有四隻鎮墓獸耶,真的沒事嗎?」雖然這裡的鎮墓獸跟開明獸有些不同只有一個人面,但應該也不好對付吧,怎麼說那都是神獸啊!

  《山海經•海內西經》曰:「海內崑崙之虛,在西北,帝之下都。崑崙之虛,面有九門,門有開明獸守之,百神之所在。……崑崙南淵深三百仞,開明獸身大類虎而九首,皆人面,東向立崑崙上」。

  傳說中的開明獸有九個人面跟老虎的身軀,是所有鎮墓獸的始祖。

  「畢竟是上古神獸的血脈,一隻可能還行,但四隻我真的只能盡量拖延時間。不過,安心吧學長,老師應該有叫外援了,而且不管怎麼樣,作為隨行術士,我一定不會讓你出事的。」

  陳佑威還是很緊張。

  「學弟,你自己怎麼不進結界啊!」

  「鎮墓獸不是傻的,兩個人都躲結界,祂們就會立刻發現有問題,但只要我在外頭,我可以保證,祂們會當作你完全不存在。」畢竟姜靈有特殊體質,還是術士,那個美味程度不是陳佑威這種只是單純陰氣重的人類能相比的。

  跟陳佑威原本想像的法術電光亂閃不同,姜靈是直接跟人面虎在肉搏的,陳佑威真的很驚訝看起來個子並不高──姜靈身高只有一米六──的姜靈,居然身手這麼好,而且膽子還很大,直接撲向人面虎把小桃木劍塞進人面虎的嘴裡。

  「我也不想這樣幹的,但我總不能讓你咬我吧,抱歉了,鎮墓獸。」姜靈看著被桃木劍卡住嘴巴而閉不上嘴的鎮墓獸鬆了口氣,「啊,不過還有三隻,沒關係,我還有。」

  姜靈從袖子裡又拿出了一把小桃木劍,他現在總算知道為什麼他出門前家主爺爺要塞給他一整袋的小桃木劍了,原來就是要他這樣用嗎?

  家主爺爺:我不是,我沒有,給你這麼多桃木劍是要讓你佈劍陣的,誰想到你這麼不走尋常路,直接暴力出手。

  姜靈表示:爺爺你當我是神可以一個人同時用法術對戰四隻鎮墓獸嗎?我一個二級術士,怎麼可能在有四隻鎮墓獸的情況下還可以佈陣,當然是肉搏。

  這也是姜靈利用了鎮墓獸的習性,如果肉搏的話鎮墓獸不會一湧而上,但如果使用法術就會被鎮墓獸直接圍攻,姜靈也知道自己不可能一打四,所以才用了取巧的方式,雖然這取巧的方式也頗困難的就是。

  畢竟那跟和老虎搏鬥也差不了多少了,頂多鎮墓獸可能力氣跟體型都比老虎略小一些。而且普通人會被鎮墓獸迷惑失神,根本不可能跟鎮墓獸打鬥。等到姜家的長輩們趕到現場時,看到的就是姜靈跟陳佑威坐在守衛室中央休息,而四隻鎮墓獸嘴卡著桃木劍,四肢被紅線綁著放在基座上。

  「啊,家主爺爺,你親自來啦,那神獸就交給你上交國家了喔。這應該也算保育類吧,所以我沒下殺手。」

  「靈靈,你……算了,你做得很好。」姜家家主表情有點無奈,但想想姜靈初次做任務,其實這樣已經很好了,也就沒有在外人面前多說什麼。

  方教授、王教授和其他學生,看到陳佑威跟姜靈都平安無事,他們都很開心。而且他們也都很驚訝這個古墓居然有真的鎮墓獸,非常興奮的圍觀著。

  「小姜學弟超強的,他直接跟鎮墓獸肉搏耶!」陳佑威一臉崇拜地看著姜靈,「原來術士是這樣的。」

  「呃,不是,其實電視上放法術那種才是正常術士,我是只有一個人啦,施法要時間沒人護著怕會有危險。」姜靈有點心虛,他會不會不小心讓大家覺得姜家術士都很暴力啊。

  其他家的術士:你們姜家術士本來就很暴力!各方面都暴力,沒看過術士家族內部考核還要考體術的!國家術士考試都不考這個的。

  「哈哈,年輕人有活力是正常的,老姜你回去別唸小姜啊。」方教授看到姜家家主的臉色就知道,他的這位老友姜有餘是心裡有點小情緒了,畢竟姜家對外的形象都營造得很神祕高冷,小姜來個直接手毆神獸是真的有點……但人平安不就好了嗎?

  「哼,我是那種人嗎?小姜他也是第一次接案子,以後多見見世面,他就會懂形象的重要性了。」被看穿心思姜有餘哼了一聲,不過他原本確實是想回去唸姜靈的,姜靈背後有那位大人護著,怎麼不直接讓那位出手?就算是有外人在不方便好了,直接跟鎮墓獸動手還是很危險的好嗎?

  術士不過是會法術的人類,那還是血肉之軀啊!不過用不著他唸,回去那位大人鐵定也會好好教育姜靈吧。想到這裡姜有餘就用慈愛的表情看著姜靈笑了一笑。

  「家主爺爺,你幹嘛笑成這樣?」

  「我只是想到有人會代替我教育你安全的重要性,覺得很開心。」

  「是說我爸嗎?不對,我爸他不懂這些……」收養姜靈的分家家主是姜靈的堂叔姜維恩,是個沒有靈力的普通人,對於鬼神之事也是真的一竅不通,「啊,是那位……」姜靈這時候才想起來,這次他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那就是他在遇到危險的第一時間,沒有請求那位大人出手。

  他完全忘記這回事了,並不是因為學長在怕嚇到他才沒有進行召請,他是根本忘了自己跟那位大人有契約在身的事情。

  「家主爺爺,您可以幫我求情一下嗎?」

  「不可以喔。」那位世代守護姜家,堪稱是姜家的祖宗中的祖宗,他怎麼會去求情,就算姜靈是他的寶貝孫子也不可以。

  姜靈一臉吃了苦瓜的表情,他有預感那位大人絕對會非常生氣。

(完)

本篇使用的文章縮圖由David Markpixabay上發布

碎碎唸:
  這篇小說有一部份內容是我做夢夢到的,然後因為醒來有忘掉一些,整個情節經過了藝術化改編,裡面所有的人名都是我編造的,如有雷同純屬巧合。至於《山海經》上面,則是確實有那段文字,所以在文章中用不同的字體標明。

  我要坦白講,看到人面虎的時候我內心很慌張,但因為旁邊有普通人,如果我慌了他會更慌,所以我很努力沒有表現出慌亂的樣子。喔,對了,我本人不叫姜靈,也不姓姜喔,只是夢裡是姜靈視角而已,現實的我只是個普通宅宅。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次的故事

  有機會下一篇故事再見。

相關創作:
169 巴幣: 138
小宥韓諾非
木劍拿來插嘴巴XDDD

家主爺爺:看我打死你
2020-11-29 20:34:51
風靈草
感覺爺爺快高血壓了XD
2020-11-29 20:40:01
曲蘿幻
喜歡,這是第二次姜靈的故事,我有沒有記錯啊?
2020-11-29 20:35:39
風靈草
對,是第二次喔owo
前一篇的連結我放在文章後。不過兩篇沒有連續關係。
2020-11-29 20:38:1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