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BL】笛音 (劍三同人、明唐)

風靈草 | 2020-12-13 15:04:35

✡ 劍俠情緣三
資料夾簡介
各種劍三同人小說的放置處。基本上都是BL

《笛音》
#劍三 #明教 #唐門 #明唐 #BL #短篇

攻:戴里爾斯(西域喵哥攻)
受:唐千(擅長音律的炮哥受)

  夜沉如水晚風徐來,唐千坐在樹梢吹著竹葉,倘若細細聽去那曲調竟有幾分西域的風情,可此地分明是四川唐門,而唐千自小在唐門長大,這西域的曲子又是誰教他的呢?

  嗖的一聲清響,一只孔雀翎釘在唐千的耳邊,只差一點點就會濺血,唐千停下了吹奏,沒被面具遮住的那半張臉微微挑眉,輕快地從樹梢跳下來對著竹林深處微笑眉眼彎彎。

  「酒哥,你為啥要射我?」

  原來那孔雀翎竟然是唐酒射的。

  「瞧你瓜兮兮的樣子,礙眼。」唐酒從陰影處走出,暗藍色的眼眸透著冷光,「喜歡就追去西域啊,在唐門這裡發失心瘋,難道那只西域的大貓會知道嗎?」

  「酒哥!」唐千臉紅了,「你、你不要亂說,我才、才沒有喜歡什麼貓呢。」嘴上說著不喜歡,可是唐千泛紅的雙頰跟支支吾吾的態度,毫無疑問地顯示出了他的心虛,而且給唐酒冷冷地看著,他更是越發地不自在起來,「好啦,算你說得是,可是我追過去有什麼用,他又不會喜歡我……啊,酒哥你你做啥拿千機匣瞄著我很危險低。」


  「我在想是不是應該直接送你一發火炮轟你去西域。」省得你半夜在我住的竹樓外面發瘋,曲子是不難聽啦,可大半夜吹曲是讓不讓人睡覺了?

  唐千背後冷汗直流,瞧他的大師兄唐酒那樣子好像似乎是認真的?

  「啊,那個酒哥,我突然想起我有個任務,我、我、我先走了!」話音一落唐千的身影便迅速地沒入了樹林之間,於是深夜的唐門又恢復了平靜。

  唐酒收起了千機匣默默地打算轉身回房,給人叫住了。

  「格老子的,還是唐酒你對唐千有辦法。」說話的是一名負責守夜的唐門弟子。

  「就是就是,咱們勸那瓜娃子都勸不動哪。」另一名今晚負責巡邏的唐門弟子如此附和道。


  「那是你們都太溫和了,對唐千這種人,就該來硬的。」唐酒微微一笑,明明不是什麼醜惡的相貌,甚至那露在面具外的半張容貌或許還算得上是好看,可唐酒笑起來的樣子卻讓在場的人都不由得心裡發寒。

  格老子的,門裡數一數二的機關大師笑起來怎得比咱們這些殺手還滲人啊,一眾因為好奇聚集來的唐門弟子見到唐酒這種嚇死人不償命的陰險笑容,便各自尋了理由散去了。

  且說唐千倒是真真離開唐門往西域去了,為了去尋找那只將他魂勾去的明教弟子,有著像天空一樣蔚藍雙眼的西域男人。

  對,男人,這也是為何唐千之前留在唐門苦惱卻不敢追人追到西域去的緣由。

  與那個明教其實只是某次唐千任務結束準備回四川唐門的路上在市集裡遇到的,當時還不通中原語言的明教與小販雞同鴨講了老半天恁是講不明白,唐千去過西域恰好也通曉幾種西域語言,便上前幫忙解決了溝通問題。

  那個明教弟子給人的感覺就像一把未出鞘的刀,氣勢不迫人卻隱含著鋒銳,而唐千正是被那樣如刀一樣的鋒銳給吸引住了,因為這件事情唐千與那名明教弟子結下了小小的緣分,此後也曾一起在中原遊歷,從欣賞慢慢轉為了愛意,路途中得知了那人的名字戴里爾斯,在波斯語中的意思是泉水。

  戴里爾斯要回明教時其實曾邀請唐千去西域作客,不過當時準備回唐門覆命的唐千沒有接受,日後得空了卻又因為察覺了自己對於戴里爾斯並非純屬友誼的情感,而不敢赴約就怕被那人看破,所以自那次別後,唐千便只和戴里爾斯通信來往。

  這次他下定決心赴約以後,便先回了戴里爾斯的信,可是臨到出發的日子越來越近,唐千便越來越緊張,也才有了先前唐酒直接武力勸說的事情。畢竟唐千一緊張,便會在深夜吹笛,有時吹竹葉有時直接吹著竹笛,雖然曲調還算得上是悅耳,但大半夜吹著笛,真的是吵得不行。唐酒開頭還忍著,想說過個幾天唐千就會正常了,畢竟唐門哪來那麼多愁善感,常常有什麼心事擼幾輪木樁就想通了;後來唐酒發現唐千看起來是好不了,同門也沒人勸得住,唐酒實在忍無可忍便自行出手了。

  戴里爾斯約得是中秋夜,只因為唐千提過他是被唐門收養的孤兒,所以戴里爾斯才特意寫信邀請他中秋一起過。

信中的內容是這樣的:
  『親愛的唐千:我跟你一樣是孤兒,如果不是明教收留,根本無家可歸。我聽中原人說,中秋節是要和家人朋友一起過的,唐千,那我們兩個一起過怎麼樣?大漠的風景和中原迥異,我一直很想跟你一起看看大漠的月亮。中秋夜,在三生樹下不見不散。  戴里爾斯』

  唐千答應了邀約,也前往了西域,只是對於戴里爾斯約他在三生樹見面的事情,唐千心裡覺得十分忐忑,因為唐千雖然對於明教了解不多,也知道三生樹是許多明教弟子會選擇告白的地方,可他卻不知道那個難以捉摸的西域大貓戴里爾斯,對他究竟是何種想法。

  但不管他的心中多麼糾結,唐千還是十分準時地在中秋節的夜晚赴約了,遠遠地唐千就看見了穿著一身破虜校服的戴里爾斯對他招手。

  「千,你來了啊。」戴里爾斯這麼說道,一個幻光步直接撲向了唐千抱緊了他,「我好想你,本來還擔心你會不會不過來了。」

  「我信裡說了會赴約,自然是會來的。」戴里爾斯熱情的舉動,讓唐千臉有些紅,正想著要不要叫戴里爾斯鬆手時,大貓像是察覺了他的不自在,輕巧地退了開去,但臉上依然是滿臉喜悅的笑意,蔚藍的雙眼也深深地凝視著唐千。

  「那,唐千,你知道三生樹的傳說嗎?」戴里爾斯身高比唐千略高了一些,或許也因為是西域人的關係,他的五官也顯得比較深邃,當戴里爾斯用那雙猶如泉水一般蔚藍澄澈的眼眸注視著唐千的時候,唐千幾乎有種覺得靈魂都要被吸走的感覺。

  「……我知道。據說如果在三生樹下約定廝守終生,便能相守三生三世。」唐千這麼說,他的嗓音有些清冷,如果不是熟人估計很難察覺他現在內心的緊張。

  「唐千,我愛你,那你的回答呢?」戴里爾斯這麼說道。

  唐千對於戴里爾斯的突發告白完全震驚了,他一臉又驚又喜,甚至連戴里爾斯又趁機抱緊了他也沒有反應。

  「千,你不回答我嗎?」

  「我、我當然也愛你啊,不過戴里爾斯,你、你什麼時候喜歡上我的?」

  「在市集遇到你的時候啊。那個時候我就覺得這個唐門,長得很好看人又熱心善良,而且還會波斯語,雖然跟我印象中的唐門不太像,但真的很棒。可是那時候我基本上不懂中原話,想說應該惡補一下中原話,也覺得才認識就直接告白太快了怕嚇到你,我就沒跟你說。那你呢?千,你又是什麼時候,發現自己喜歡我的?」

  「戴里爾斯,我和你分開自己回了唐門以後,我才發現,我喜歡上你了。」唐千有些不好意思,「之前你邀我來明教,我一直不敢來,是怕你發現我喜歡你會討厭我。畢竟男人喜歡男人什麼的並不是常態。」

  「唐千,我們西域人並不在乎這個,只要彼此相愛,不管你是男是女,我都無所謂,我愛你,是因為你是唐千,並不是因為你是男人。」

  「戴里爾斯……」唐千被感動了,他真的完全沒想到戴里爾斯竟然會說出這麼動聽的情話。

  兩人在三生樹下相擁著,戴里爾斯情不自禁地吻上了唐千的軟唇,而唐千也摘下了唐門面具熱情地回應著,一直到兩人氣息都有些不穩了,才結束了熱切而漫長的深吻。

  「千,我們回家吧。我帶你去我家,現在那裡也是你家了。」

  「好。」唐千笑著回應。

  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這是他們兩人心中共同的願望。唐千一時心有所感,拉著戴里爾斯的手藉著輕功飛上了一旁的高處。

  「我吹首曲子給你聽可好?」月光照射之下,唐千俊秀的面容顯得更加迷人,戴里爾斯有些著迷地看著比起殺手更像是翩翩公子的唐千應了聲好。

  悠揚的笛聲響起,那是一曲鳳求凰。

  「鳳求凰……千你真浪漫,不過知道你喜歡音樂,我也有所準備了。」戴里爾斯露出了欣悅的微笑,拿出了一把小豎琴,隨興地彈撥了幾下便對上了曲調節拍應和起來。

  深夜的三生樹旁除了兩人並無他人,笛聲與豎琴悠揚的曲調迴盪在空中久久不散,直到一曲奏畢才心滿意足地攜手歸家。

(完)


本篇使用的文章縮圖由 PexelsPixabay 發表。

碎碎唸:
這篇不是舊文,但是是滿久以前沒有完成的稿子(只寫了開頭就沒寫了),剛好昨晚有心情就寫完了

這篇沒有燉肉,算是比較清新的路線(?)

然後如果有人看到唐酒這個名字覺得很熟,沒錯啦,他之前在我的其他劍三同人裡面,也是用配角登場

唐酒他有CP了,但我還沒寫他們的故事。

唐酒的CP是炮哥,同門內銷(雙唐),可能哪天我突然有靈感就會寫了。

總之我們有機會下一篇再見

309 巴幣: 26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