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
舊版
前往
大廳
小說

[貓耳]貓的報恩?請不要打擾考生好嗎!

子葉 | 2020-03-19 15:35:43 | 巴幣 0 | 人氣 205


這次的題目該說太過具體還是過於虛幻呢?腦中聯想到的只有萌萌的獸娘(´///☁///`)
那麼如果是獸「男」呢?突然感覺可以從這點切入

試著用輕小說會有的節奏寫了個短篇,不知道結果會是如何?




=======人物介紹(其實也不是很重要)=======
甄洸 ㄏㄨㄤˇ
國三少年、乖僻的酷酷男,一家四口,爸媽外有一弟。典型耿直的笨蛋
甄諒
國一生、男主弟、憧憬兄長但進入青春期後兩人關係漸冷、有微兄控傾向。心思細膩早熟、人緣交際佳。與鄰家蘇柚婷似乎為戀人關係?

    蘇柚婷
國三生,甄洸小學期間之青梅,曾被男主告白,但以喜歡其弟為由拒絕。聰慧高冷,但在意外的地方卻富有同情心。


======正篇開始============

。前夜<當人(考生)真難。>

市區街道霓燈閃耀,往來的車輛隨著夜晚逐漸稀疏,整座城市才要進入夢鄉。晚間九點,一群疲憊不堪的學生這才從補習班大樓走了出來。

開車接送的家長和特地停候的公車一團熱鬧後離去,熄燈的大樓下瞬間顯得額外冷清,只剩零星幾位徒步、騎車的學生漫步在人行道間。

街角的便利店聚集了不少三兩成群的學生,彼此吃著便利店店長特有的炸豬排麵包,一邊談論著早上校園生活的種種,彷彿要將整晚待在教室的鬱悶不吐不快。整個療癒的場合中,有一位身材高大、頭髮用髮膠抓得像鳥巢般的不良少年,獨自散發著生人勿近的氣場咬著與形象不符的紅豆麵包。

沒人搭腔、聊天的情況下,少年頂著臭臉下很快吃完了麵包,並將麵包袋工整的折成小四方型,在離開便利店前守規矩的將袋子丟入櫃檯前提供的垃圾桶中。

「謝謝光臨!」微微發福的中年店長笑著對著少年說道,少年原想禮貌性的點頭致意,但四周傳來的目光讓他放棄與店長四目相對,決定就這樣默默地走出店門。

走出店外的少年騎著自行車準備返家時,人行道護欄下有一行動顛痞的矮小身影緩緩移動,騎行中的少年在朦朧路燈下與之擦身而過。



。第一節<好久沒這樣了呢。>

禮拜三的早晨依舊在媽媽的呼喊和敲門聲中開始,少年將蓋住頭的棉被拉下深吸一口氣,可惜昨夜一晚遮騰的疲憊感還未散去。

(小朋友,有善意是好事,但也要衡量一下自己的能力啊!)

憶起昨夜聽到的話語,少年無處發的火氣重新脹滿整顆腦袋。

「啊~~煩死人了!」發出不甘心的吼叫,少年右拳朝床鋪用力一拍,順勢起身盥洗、準備上學。


吃完早點的甄諒看著桌面另一端還未動用的三明治一臉疑惑,剛剛記得有聽到洸哥起床發出的吼叫聲。

駐足在甄洸的房門前,甄諒才發現自己對這房間已變得陌生,也久到忘了上次和哥哥開心交談是在哪一刻了。

在心裡潤好幾次稿後,甄諒試著發音清嗓,這才敲門。

「哥,吃早飯、上學囉!」

隨即門後傳來一陣慌亂的腳步聲,甄諒不禁心想:看來是昨夜熬夜而賴床了吧?

「諒,幫我請假!」

「欸?」

「就說我感冒!請病假。」

甄恍的聲音宏亮有力,氣勢上比甄諒還強上幾個檔次,甚至傳到傳到客廳正在用餐的爸爸耳裡。

爸爸哈哈大笑並拉住媽媽的手,「偶而有什麼關係呢?青春期嘛!」爸爸的豁達換來媽媽一計白眼同時也舒緩甄諒的尷尬。

「恍,等下早餐記得吃。冰箱還有昨夜的肉丼和白飯,午餐可以拿出來微波,還有,早上別到處跑...」

隨著出門上班前媽媽的一陣叮嚀,甄諒連同要上班的爸媽走出家門。通勤路上甄諒心裡有些激動,雖然是被拜託了一件麻煩事,但懷念的感覺卻持續溫熱全身血液。




。第二節<他還好吧?>

「呃...所以說,恍哥他早上突然發燒,所以...」

「好,好,我了解了。總之就是要請假對吧?今天可是有模擬考啊,真的是...」

教職員辦公室一名男教師搔了搔頭髮,一臉麻煩地翻開桌上的班級出勤錄畫了幾筆。

「恍哥他不是要逃避考試才請假的!最近補習班的課也都有去上...請、請假回來還是可以補考的對吧?」

「是可以補考啦...但記得跟你哥說考卷題目會改過,叫他最好別抱持僥倖的心態。」

「是。那我先回教室自習了。」

甄諒彎腰行禮後,臉上帶著憤慨的表情走出辦公室。一名全部看在眼裡的女教師笑著走向還有些錯愕的男教師桌旁。

「怎樣?我們班的班長很可愛對吧?」

女教師有些得意的炫耀道。

「唉~但學級模範生的哥哥卻是我們班的風雲人物啊!」

男教師露出苦澀的笑容,將稍後要發的考卷抽出一份,並貼了張寫著甄洸兩字的便利貼。

「甄諒的哥哥有那麼糟糕嗎?」

男教師將剩餘的考卷堆拿起在桌上輕敲兩下,厚厚的卷紙便完美的貼齊成一疊。

「就是不糟才麻煩啊!嘖,跟妳這好運的班導師講也沒用。」

男教師將卷紙放入牛皮袋中,隨著鐘聲響起往自己的班級走去。

擴音喇叭傳出悠繚的鐘聲迴盪在校園中,微弱的紙張傳閱聲疊加成清晰的課後尾韻,隨後才混雜著木椅拖動的聲音和少許悲鳴的哀號。

第一堂考試在上午第二節課後結束,甄諒交卷後沒有走動和其他人交談,而仍坐在原位呆愣。

「怎麼?臉色這麼不好,國文這次不是很簡單嗎?」

「沒有臉色不好啦!只是放空一下。」

「是喔...那數學你都準備好囉?我只希望這次應用題可以配分少一點,上次只比你多錯一題就剩七十幾分了。」

「那次不難啊,只有你才會搞錯題目的意思吧?」

「數學誒!啪噹的直接給個數學式不就好了嗎?題目寫得不清不楚、分數還這麼重!」

「...不然我這國文課本借你,你下堂課複習這本可能比多算幾道試題還要有用。阿我先去上個廁所。」

甄諒藉故離開了教室,並非想到廁所小解,而是一早就多次的心情變化,讓他感到有些疲憊。

走廊上的學生比平時要少了一半有,只有準備充裕和完全放棄的兩類學生放棄在教室衝刺考題的機會。屬於前者的甄諒前身靠著牆對著中庭放空,並未注意到一位高年級生走過來,直到一旁的同學拍了拍的肩指著另一邊。

「誒?柚婷姊你怎麼會來這邊?」

「教室氣氛太悶,出來透透氣。」

「是嗎?我以為妳很習慣那種安靜的空間呢。」

甄諒對著比自己高兩個學年的學姊笑著說道。其實彼此並非相當熟識,除了都是各學年的模範生代表外,就沒有其他的交集,唯有小學時還跟在甄恍哥後頭跑的時候有幾次一起遊戲的經驗。

「連你也這麼覺得啊?」

「對啊,怎麼形容呢?柚婷姊現在有一種上班族大人的那種感覺?挺酷的。」

「好的方面的那種感覺?」

「好的方面...吧?高攀不起...高高在上那樣?」

蘇柚婷除了比同年級男生還高的身高外,剛毅的眉毛搭配瓜子臉加簡潔即背的馬尾,如果胸前的身材在豐腴些並換下學生服,說是高中、大學生也不為過。

甄諒的恭維換來蘇柚婷瞇著眼的凝視,眼間的寒氣如刺的讓甄諒趕緊別開頭乾笑幾聲帶過。可惜背後教室傳來的目光讓甄諒無法就這麼躲回去就是。

「算了。剩兩分鐘鐘響,我先回教室了。」

蘇柚婷揮了揮手帥氣的沿著走廊回去,留下更不想進去滿是男女同學羨慕、忌妒、好奇、八卦等目光教室的甄諒在原地,獨自想著蘇柚婷特地跑來低年級教室的原因。




。第三節<獸耳...什麼鬼啊!>

聽到大門鎖上的聲音後,甄恍才悄悄的從房間走了出來,身著短褲、衛生衣外,還搭著一件連帽的運動外衣,帽子下似乎有某樣物體隨著甄恍鬼鬼祟祟的步伐竄動。

咬著剩一半的三明治,甄恍伸手摸了摸頭頂,帽下的異物並未消失,不禁嘆了一口氣喃喃自語道:果然不是夢啊。隨後拉下帽子透了透氣,烏黑、筆直的頭髮中多了一對棕色毛髮的貓耳朵。

吃完飯的甄恍頭一件事變脫光全身的衣服來到浴室,在壁上的鏡子前來回有三十分鐘多久,為全身連同牙齒等部位完整檢查了遍。

「什麼鬼啊!」

甄恍摸遍全身後終於忍不住吼出內心的想法。所幸異常的只有頭上的耳朵,至少目前是如此。

接著針對異物調查:摸起來會感覺到舒服、也具備聽覺能力、相當怕碰到熱水、可以微微控制擺動,還有...受傷一樣留紅色的血汗和會感到疼痛。

甄恍為自殘的行為感到可笑,但對於異物真實的存在更覺得滑稽。聽說在班上宅宅圈有類似萌獸娘的愛好,但長在高大剽悍的男中生上,實在...有種說不出來的怪。而對著鏡中裸體的自己做客觀的審美評價,意識到這點讓甄恍陷入自我厭惡之中。

「但現在也無法出門啊...」

怪異的起因甄恍大致猜想的到,雖然荒謬,但也只可能和昨夜送往獸醫院救治的那隻野貓有關了吧。




。第四節<這樣也不錯呢。>

集合式住宅的前庭停滿了下班回家休憩的車輛,夏季的夜空還有些明亮,卻已經來到各戶人家吃晚餐的時間點了。

廚房餐桌前的甄諒小心翼翼地吃著飯,在媽媽散發的低氣壓中思考著該如何緩和一下氣氛,只有爸爸還少根筋的看著電視的綜藝節目,一邊哈哈大笑一邊津津有味的吃著。

而這延續早上氛圍的主謀還把自己鎖在房間裡不肯出來,媽媽問話下也不說任何原因,搞得甄諒也有些擔心了。

飯後爸爸難得的主動收拾餐桌,讓媽媽省心的待在客廳椅上休息。

「誒,諒,等下你哥哥出來記得叫他吃冰箱的水果。」

爸爸將切好的蘋果分成兩盤,一盤讓甄諒封好包鮮膜放入冰箱,另一盤自己端到客廳和媽媽一同享用。

甄諒起初不懂爸爸的用意,直到晚點爸爸拉著媽媽到外頭散步走走前對自己扎了扎眼睛,才明白爸爸心照不宣的用意。甄諒悄悄的回房間不開燈,就這麼坐在床邊等著。

家中的寂靜緩慢了時間的流動,等著等著,甄諒不知何時已閉上眼睛躺在床上,直到隔壁房門縫透出來的亮光才睜眼醒來。

甄恍幽幽的從房間探出頭來,確認家中無人後才走出房門想往廚房方向走。

「哥,冰箱有一盤切好的水果。」

甄諒黑暗中發出的聲音嚇得甄恍一大跳,除了肩膀抖了一下外,頭上的貓耳更是直直地堅挺豎立著。

而甄諒也很快將哥哥頭上的異樣收入眼中,頓時明白些什麼卻又有些部分無法釐清。兩人就這麼薑在原地好一會。

甄恍首先動了下,隨即嘆了口氣。

「水果在冰箱對吧?」

兩人停滯的時間在稀鬆平常的對話中開始流動。




。第五節<他會不會嚇一跳啊?>

「今天也請假?真的是感冒了?」

教職員辦公室一名男教師對來向幫哥哥請第三天病假的甄諒感到有些驚訝。

「呃...昨天有好一些,禮拜一應該就沒問題了。」

男教師從甄諒的神情中感覺到些難言之隱,但打電話聯絡家長也得到的確生病的答覆,也只好作罷。

想到甄恍又創了一個完全翹調連三天模擬考的不良紀錄,男教師不禁又頭疼了起來。

「唉...如果他好了些可以趁假日複習一下考試範圍。下禮拜一課程就要開始新的進度,補考也不能拖太久。」

「是,我回去會再跟哥哥說的。」

甄諒離開前對著自己班的班導師打聲招呼後離開教職員辦公室回教室複習最後一天的考科。



等待從未感受漫長的校園時光,放學鐘聲一響甄諒便急忙揹著書包離開。

「誒!今天考完試你不跟我們去武寧街逛一下嗎?」

「抱歉,下次吧。」

「昨天三年級的學姐有來....啊,走掉了。」



從腳踏車停放區遷出腳踏車到校門後,甄諒目標明確的踩著踏板前進。

從網上搜尋到的資料看來,除了老掉牙的都市傳說外,並沒有其他可靠的說法可解釋為何一夜間甄恍的頭上長出不屬於人類的貓耳朵。

兩天前甄恍抱著路邊一隻前腳被撞斷的貓咪往市區的獸醫院,雖小孩子氣般死硬的付清昂貴的手術費,但貓咪後續的去留問題卻沒有著落。一般而言會被送到收容所,最後無人認領而被安樂死吧。

考慮到貓耳是貓咪的詛咒,能有人收養那隻貓並讓牠得到安置是最好的嘗試。之後如何解咒,像是找到肇事元兇等等之類的,就到時再考慮了。

滿腦子胡思亂想的甄諒不知不覺騎了四十分鐘的路程來到那間獸醫院,從櫥窗外可以看到裡邊那隻橘貓正安穩捲成一團睡著。

「呦,和家裡大人討論好要收養還是送收容所了嗎?」

醫師從店內走了出來對著滿身大汗的甄諒詢問道,可惜甄諒還無法回答這問題,只是將書包拉至前端並拿出錢包,掏了兩張千元大鈔遞給醫師。

「這是貓咪明天的住院費。」

「...」

醫師沒有和昨天一樣收下紙鈔,只是搖了搖頭走回店內。甄諒有些不明白,趕緊將腳踏車停好後走進店內。

受傷的橘貓在甄諒進來時便機警的睜開雙眼看著籠外的甄諒,靈性的兩眼珠子分別為橘藍兩色。異瞳動物的傳說有很多,但就現代科學來說,這只會造成貓咪聽力上先天受損;前腳的傷多少也是因這樣才閃避不及來車吧?

「很可愛對吧。」

一直以來總是刻薄的醫師首次說出愛動物人士的言論,讓甄諒有些詫異。

「別看我這樣,我喜愛貓狗的程度,你們這種一時善心發作的小朋友根本比不上。」

甄諒從醫師依舊苛刻的話語中感覺到某種高尚的意念,一時間所有想反駁的言論都卡在喉嚨中,因為明白,就算說出口也只是證明自己的幼稚又者顯露自己的無知。

兩兄弟討論過後決定隱瞞的極限就到今天,畢竟爸爸脾氣再好,沒有理由的躲在房間第四天也實在沒可能悶不吭聲。

醫師看了眉頭緊皺盯著籠內看貓的甄諒,微微點了點頭隨即又搖頭嘆了一口氣。

「唉,趁這個周末和家裡大人好好溝通吧。」

「那...」

甄諒眼見醫師態度轉變,重新把口袋的千元鈔票拿了出來。

「收起來吧,比起賺你們小朋友的零用錢,我更希望你們能領養牠、或是找到願意領養牠的主人。」

「那我能收養這孩子嗎?」

一名中年男子不知何時走進店裡指著那隻受傷的橘貓說道。

甄諒撇頭看這位出聲的中年男子時,意外的發現櫥窗外蘇柚婷正著對自己揮手微笑著。




。第六節<不能逃!>

傍晚時分,房門外傳來大門打開的聲音,甄恍看了下手錶,猜測是弟弟回來了而走出房門準備詢問貓咪的狀況。

「諒,你回來啦。」

而在玄關相望的,不是甄恍預想中最慘狀況的爸媽提前下班撞見自己異樣的劇情,而是那曾經拼命告白,卻又被表明比較喜歡弟弟甄諒的蘇柚婷。

這兩天與甄諒重新相處下來,甄恍才終於正視自己國二後的改變和疏遠甄諒和蘇柚婷的起因。

不成熟的逃避和自我厭惡的墮落明明在這次莫名其妙的貓爾事件中想做個結束,但映入眼簾的畫面如刀刃輕易刺穿稍稍復原的心靈。甄恍偷偷握緊雙拳忍住轉身躲回房間的衝動。

想故作鎮定的向蘇柚婷打聲招呼,卻從對方驚訝地看著自己頭頂的目光遲遲開不了口。

「喵一一」

蘇柚婷抱在手上的橘貓對著甄恍叫了一聲,彷彿是一種招呼、一種答謝,讓眾人明白自己為何處於一室。

「我回來了。那個...柚婷姊說想來探病,所以...」

甄諒講話有些緊張,深怕哥哥怪罪自己大嘴巴輕易將秘密說出去。

「呵...呵哈哈哈...」

「喵~?」

蘇柚婷對三人滑稽緊張的模樣忍不住笑了出來,而空靈的笑聲中參雜著橘貓微弱的叫聲。

「抱歉、抱歉。我原本以為是諒在開玩笑或是真的有其他意料之外的隱憂,恩。恍,我來探病了。」

「呃...謝...謝謝。」

甄恍不知所措的微微低頭道謝,雖看不到自己的樣子,但滾盪的雙頰和雙耳,甄恍也明白此刻臉一定是紅到不行,完全掩蓋不了羞愧的心情。

「我去廚房看有甚麼喝的。」

「啊,不用麻煩,我很快就回去了。爸爸還在車上等我。」

甄諒洋做沒聽到似的溜進廚房,留下哥哥甄恍獨自面對無盡的尷尬。甄恍努力想了想話題,最後將目光停在一直看著自己的橘貓上。

「那貓...」

「喔,這孩子剛剛收養到我們家了。」

「是嗎?...抱歉。」

「...」

「...」

「有到醫院去檢查了嗎?」

「如果明天還是這樣,應該會吧。」

甄恍苦笑著摸著自己頭頂上的貓耳朵,滑稽的模樣再次逗得蘇柚婷笑了出來。

「我可以摸摸看嗎?」

蘇柚婷右手躍躍欲試的停在空中。

「啊?...可以啊。」

甄恍稍微彎下腰讓蘇柚婷的手更輕易地放在自己頭上,撥撩著頭髮同時也輕摸著貓耳朵。感覺異樣的舒服但甄恍實在說不出口,就這樣讓蘇柚婷把玩著頭頂好一會。

「真的跟貓耳朵一樣誒。」

「喵一一」

「請...請問好了嗎?」

甄恍臉頰燙得自己渾身難受,不得出聲詢問,蘇柚婷這才從頭頂上收手。

「恩,先這樣。既然身體沒事的話,我就先走囉。掰掰~」

「啊...恩,掰掰。」

「喵一一」

目送蘇柚婷離開大門後,甄恍還有些飄飄然的楞在原地,直到想起躲進廚房遲遲不出來看自己笑話的甄諒,這才有些惱羞成怒的找弟弟算帳。




。第七節<會不會又這樣斷了關係呢?>

考試周後狂歡兩天後的星期一,教室內同學們充分發洩後各個呈現慵懶的姿態,直到其中一名同學進來後神情才有了點變化。

剛創下曠掉三天模擬考紀錄的甄恍剃掉了髮蠟抓的堅挺的頭髮、亮出先前瀏海遮住的額頭,一副乖乖牌學生的模樣嚇得班上同學們闔不上嘴,直到甄恍坐在自己位置上大夥才確定沒認錯人。

「誒!你也太屌了吧!翹掉那三天跑哪玩啦?」

「怎麼突然想換髮型啊?」

同學間一連串的問題如預期般飛來,甄恍想也沒想的給出早想好的答案。

「就生病在家而已啊。」

「...」

圍著甄恍桌旁的男同學們意味尤長相互看了幾眼,其中一位拍了拍甄恍的肩。

「阿恍...,你失戀喔?」

「靠爸喔!」

隨著甄恍一如既往地爆出粗話,全班放聲大笑,為滿是懷疑甄恍身分疑慮的集體氣氛消散一空。而校園間的日常,隨著時間輪軸繼續轉動。

事件後一個禮拜,模擬考的成績公布,重新補考的甄恍從末段班的排名直接拉到前百分之十,彷彿隨著外表的改變,本人也回到兩年前成績優異時的自信與態度。班上前半段的同學間也開始有了競爭的危機意識感,對此除了身為班導的男教師感到開心外,另外只有班級、學年第一的蘇柚婷偷偷露出喜悅的笑容。



晚上洗好澡的蘇柚婷從浴室走了出來,房間內原養的二隻貓咪還調皮地相互追咬著,而受傷截肢的橘貓像個貓老大似的趴在書櫃上看著另外兩隻玩耍。

「誒,現在你還不能跳到那麼高的地方。」

蘇柚婷將橘貓從櫃上抱了下來,因為前腳有傷的橘貓還無法從高處安然落地。可惜野生習慣的橘貓在被放入地面時,一不溜煙又高傲的跳了回去。氣的蘇柚婷只能和橘貓雙眼對視。

但就這麼放著不管,到了午夜夢迴,臉上貼來的貓屁股總會惹的蘇柚婷一陣好氣又好笑。
讓出枕頭一位給橘貓後,蘇柚婷盯著牠看了好一會,才重新進入夢鄉。




。前夜之後<幹!>

隨著媽媽敲門聲甄恍打開朦朧的雙眼。

自從那貓耳事件後一個月,生活周遭的一切都有了好的改變。最後到底是貓的報恩還是貓的詛咒,甄恍也不想太過於追究,只當作人生中其一的奇妙事件。

褲褨被條狀物撐得有些緊繃難受,下意識地抓了抓,毛茸茸的觸感讓甄恍急忙從床上跳了起來。

撐緊褲褨的是股上一條靈活的貓尾巴。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