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雜記<一>

十六夜郎 | 2016-11-06 06:25:23 | 巴幣 53 | 人氣 325

  十一月六日,已近日出。

  白天睡兩個鐘頭便起床去面交販賣的合集,從床上起身覺得疲累捨不得起床,回家後,已是七點多,讀了魯迅的《我要騙人》,邊翻閱上課手抄中國現代文學史的筆記,也不記得還忙了些啥,瞎摸一陣,晚上便睡了估計兩鐘頭多些,便睡不著了。

  起身,續讀魯迅《為了忘卻的紀念》,倒還惦記著三島的介紹書籍、芥川未讀完的短篇、未讀完的川端康成《雪國》以及25號校內的詩獎,又,還有那不知該如何繼續賣的書。

  人生似沒那麼多時間足以遲疑。閒暇一陣會覺得無聊至極,可真忙起來,就恨一天不過那二十四小時。

  精神狀況愈趨穩定,然而心裡的徬徨總有些惴惴不安。對於信任的人都有些不夠信任,像不認識的時候,總寄予某種美好印象,熟識了些,卻又不怎麼美好,認為是過於俗氣了。

  是否要逐漸避免與他人接觸的好。或許實話是不能說的吧,心裡不怎麼愉快,也許是多慮或敏感之故。想起魯迅那篇《我要騙人》,內容提及他一回出門,被一位十二、三歲的女孩捉住,原來是在募款水災的捐款。

  他說沒有零錢,那女孩就很失望,魯迅倒不好意思,買了電影院的門票,把剩下的一塊錢給她。女孩樂得開心,直稱魯迅是「好人」。但魯迅是明白的,眼下,還曾聽到有水災難民跑到安全處,可政府說是有害治安,用機關槍將那些人掃射,想必是死了吧。

  不過孩子是不明白的,他們又怎能明白?他們想做好人,稱資助他們做善事的人也是好人。是沒想過自己是替死人募集生活費的,那點錢給官爺們抽點菸都不足夠。

  「我明明知道著,卻好像也相信款子真會到災民的手里似的,付了一塊錢。實則不過買了這天真爛漫的孩子的歡喜罷了。我不愛看人們的失望的樣子。 」

  或許有這麼一天,會把魯迅都給讀了也說不定。

  傍晚,我與人面交時,那對象與我有一年至兩年未見,言談相比記憶中略有差距,總的來說,是更成熟多,想必是經歷一番世故了。我倒還約他去吃晚餐,沒想過有無話題的問題,只想聊聊最近的瑣事。

  其他雜言就不多提。他與我的生活圈分離好一段時日,是在合集販賣過後才有聯繫的,我也記得以前,似乎沒與他一起吃過一頓飯,不曾兩人單獨談論過什麼。原因不明白。彼此過得還算可以,這便足夠,於是聊聊其他人的事。

  「你知道某某某已經過世了嗎?」

  這是我開口的。因為知道他認識這人,但不曉得是否還有些記憶。他略顯愕然直問:「真的嗎?」

  腦海閃過《我要騙人》一文,不過就那片刻罷了。說出口了便已住不了嘴。

  「是啊,六月......不,是七月的時候,車禍的樣子。」

  試圖讓他了解前因後果以及一些自己的雜話後,沉默。

  又,想起魯迅《喪事》一文,聽教授講談勾起了不少慾望去閱讀。講述一名男子因對愛侶說了實話,間接導致愛侶死亡的悲劇,現在看來倒有些真實性。

  當時在該名過世的人的臉書訊息還留著,逝者的親屬還用他帳號回覆我。這些都還在。

  我開口道:「不是有句話這麼說的嗎?人活得越久,見得死就越多。」

  他點頭像是認同了。

  那時候貼給逝者的文章有這一小段:

我把你的臉書帳號設定成摯友,即使原本就是摯友,但我還是想確認一下,並且調整成有新的貼文會通知我
即使我知道再也不會有新的貼文,但或許哪天,會有個你的朋友在文章裡標記你,然後我發現你出現在朋友的合照裡頭
或者,有一天你會用同一個帳號發文,說你其實是騙人的,你只是想休息一會而已
也許......我只是想虛構一個假設,假設我不把你的好友刪除,偶爾去看你的小說,那你其實也會繼續活著
我奢望你繼續在人間的汪洋飄盪,但我卻希望你不要因為留戀而不肯下沉
因為,即使你現在已經死去,但明天你仍會繼續活著
我祝福你今後的與世無爭,我會相信你只是回家不是死去
但是,我仍想對你說
希望你下輩子能夠平凡的老去

  我其實應該把任何離開的人給忘記才好。寫到這裡,估計是從動筆到現在約四十分鐘不到。才剛讀完魯迅《為了忘卻的紀念》沒多久,其實早就想讀,找不到時機罷了。

  裡頭寫了五個同他愛好文學的左派作家的交往,最終那五人全遭槍殺,魯迅兩年後遂寫此文,為了紀念他們,然後忘卻。路還長著,自己苟延殘喘,不如忘記。

  我看見裡頭魯迅所敘述的柔石,總覺得有某種親近感。

  「柔石自己沒有錢,他借了二百多塊錢來做印本。除買紙之外,大部分的稿子和雜務都是歸他做,如跑印刷局,制圖,校字之類。可是往往不如意,說起來皺著眉頭。看他舊作品,都很有悲觀的气息,但實際上并不然,他相信人們是好的。我有時談到人會怎樣的騙人,怎樣的賣友,怎樣的吮血,他就前額亮晶晶的,惊疑地圓睜了近視的眼睛,抗議道,『會這樣的么?——不至于此罷?……』

  不如說,我往往是有些厭世的。多少是有點那種文藝青年特有的敏銳與悲傷吧。前幾天差點被詐騙集團給騙了,和我記憶中的詐騙不大一樣,是個聲音很甜的女孩子,也就裝熟,還好沒談到錢就拆穿了。倒還說了兩天的電話,還以為是真認識的女孩。

  知道是詐騙氣了快一小時,是因為自己的信賴莫名被欺騙,被人與人純粹的關係背叛的感覺。不過這點倒是小事,也不覺得有如何,那女孩的聲音現在也大致忘了,只記得很甜,其餘就忘了也好。

  想起我這人先前算命,好像被叮嚀要防止和女人相關的災厄,不是車關、火災什麼的,太常和女人接近就容易因女人出事,女友先前都有些半開玩笑或吃味有女教授都還送生日禮物給我這回事。朋友暗自訕笑說,那這詐騙手法倒是替我量身打造的吧?

  我想我是不該活著的,但也沒有死去的必要性。還有太多事情需要我去做,最近培養想學習素描的興趣,才剛開始,也就當娛樂般但認真的畫,可我還有太多書要讀,小說要寫,對於未來實在太過徬徨。

  有些人厭世是對世間的人,我倒是對自己。不那麼在意他人對自己的解讀,不過,我對於自己能否走到最後這件事抱持疑問。想到更早前與女友交往初期,女友見我給路邊乞丐一些零錢,女友詢問我:「你就不怕那些是有集團操控或騙人的嗎?」

  我回答:「是騙人的那更好,我就怕那不是騙人的......」

  我是相信著人與人之間的純粹信任,哪怕是陌生人,只要不露出馬腳來,我姑且都視而不見,但同時也會對背叛這件事感到心寒——但這不妨礙我下一次的信任。

  忘記了才能前進,過於沉重的負擔是沒辦法走的。需要我的人還很多,於是,如果能夠紀念完就忘記,那就忘記吧,我還有太多必要做的事務,我似乎也不需要如此惦記這些悲傷。

  另,合集剩餘三十餘本,可否有好心人願意出資購買?

2016/11/06 06:23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人類-羽化成鵝
頭香!!
2016-11-06 10:35:16
人類-羽化成鵝
有時真的聽到認識的人過世,即便是跟他不熟也真的會錯愕呢
2016-11-06 10:36:49
十六夜郎
謝謝頭香XDD 只要是認識的就會有牽絆,感覺連對方的死亡也距離自己很接近
2016-11-06 10:47:41
凍結
辛苦了,我最近事情也很多……不好那方面的,甚至可以說是沒有好事了。我知道同情這種很討厭的事,我高三放學的時候有一個婦人騎車來問我說能不能借他50元,他要載小孩但是沒帶錢沒辦法去加油,說借是很可笑,我根本不認識他所以他也不可能還我,但是我還是給他50元,就當是幫助吧,雖然也知道大多是騙人的,但如果他願意為了50元說謊,我想我也不會戳破他。
利用別人的同情跟信任去騙人真的很惡劣,這也是最近我心情很糟的原因。你也要好好振作,有什麼事我還是可以陪你聊天,明天會更好的:)
2016-11-06 13:06:01
十六夜郎
辛苦了,我也有給50塊的事情發生過,那時候旁邊的計程車司機說我是在害他
不過,不是每個人都這麼糟糕,有時候,說不定是真的有問題才會去做這些事情。大部分的人還是很好的
2016-11-07 03:44:25
ilwiKAMINA
你真善良@A@
我的信任都是很容易失望,很脆弱的.
我反而比較理解你女朋友的疑慮.

以前那些利用我教功課,抄作業,cover報告的"少奶奶"們,我到現在還天天詛咒他們不得好死,不過他們現在應該是酸民口中的公主,人老珠黃後只能賣X的物種吧XD
2016-11-06 16:07:57
十六夜郎
我女友比較是正常的吧XDDD
我以前討厭的人,通常也都過得很璀璨XD 不過,隨便吧,我過我得人生,我只要確保我過得好就好了
2016-11-07 03:45:0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