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雜記<十四>性成命定

十六夜郎 | 2017-04-12 13:35:07 | 巴幣 34 | 人氣 483

  恢復意識那短暫的念頭是很奇妙的。在九點多鐘從床上醒來,轉過頭去拿起放置在床邊的手機,發覺昨夜開啟的風扇不知為何停止轉動,為了這件事,刻意起床去按看看是否壞掉。

  還好,仍然在按下按鈕以後繼續轉動。

  又躺在床上,滑手機告知那些找我的,早安,但是我好累,說自己好想哭,讓我再睡一會。下一次醒來已是接近正午,依然在床上回應那些訊息,無意間閱讀了某位友人的作品,內容提及眾生相,談到了有人K和H在世間傷害他人,似乎是與佛學有關的事情?

  想起近來在思想史上閱讀的印度佛教概略,提到佛教雖言諸行無常、空、苦、無我,但亦說涅槃境界為常、樂、我、淨。講輪迴和不朽,其三世因果報應說,可以使人去寄託未來的希望,以及慰藉空虛無常之苦,使人心有所依歸。

  你我都有著不同的面貌,大家都是可憐的人間。無數次想要對世間伸出援手,無數次卻又止於自己的餘力不足,甚至於他人對於我作為的負面反饋。

  想起曾經加入某個商業社團,有人曾私底下和領導者大力阻止我的加入,針對我做人處事的不合格、性格的卑劣之處。萬幸的是,領導者願意給我機會讓我進來。我會得知這件事,便是因那個極力阻止我的那人,至今仍與我有聯繫,是身處於我周遭的環境,是空、是土、是身旁親密的友人或陌生人之一。領導者看不慣,於是把這件事告訴我,但是沒有明言是誰。

  又,突然憶起從前曾學過漢代時期的王充思想<性成命定>。其思想概略大致是,王充認為人的福禍與人的行為之間並沒有關係,將人間一切的得失成敗,無論是個人或社會性的結局,都視為「命」或偶然的安排。

  「性」指的是天賦才德的好壞;「命」指的是際遇的好壞。性與命之間並沒有因果的關聯,王充甚至提出,性的善惡並不能決定命的好壞,甚至不能影響。猶如人性有善有惡,貧賤、富貴、榮辱,這些都是機運的偶然,並不會因為你做人的好壞而改變。

  在王充以「命」來解釋一切事物,否定一切的因果解釋時,注定沒有辦法得到他人內心的依歸。因為為善、為惡的結局,大家總是希望有著既定,而非隨機。否定了道德與吉凶的關聯,無法安立人心,這是王充思想註定無法延續、被支持的最大缺點。

  但,如果他說的沒錯呢?或許你我的命運都存在著隨機,與性格、才德無關,與你幫助了多少人、忍住內心的卑屈,傷害自己以成全他人無關。

  忽然和友人談到,人生似乎已經無路可走又無處可去,一切存在著一種茫然的惶恐、焦躁,我把王充的介紹關上,覺得應該要起床寫些什麼。可是從醒來的那一刻起,心情便直接到谷底。

  突然覺得一切又生無可戀,希望有人能在下次醒來前先把我勒死。只是大家都是痛苦的人間,在我過往的生涯當中,每日難以抑制的痛楚時常襲擊我的內心,在面對背地裡傷害、汙衊我的,我從來不敢與之挑戰,只因為遇到對手,我也想要讓他們能得到幸福。

  即便,世間的結局只存在偶然,而無法憑藉著自身而去改變。仍然還是想要做個好人,對於他人施加於自己的痛楚,我們也沒辦法去責誰。

  我想起芥川龍之介在給友人的遺書最後一段,提到人們想要成為神的慾望是從遠古的時候就有的。即使芥川說他自己並沒有想要成為神的意念,他說他活在如冰一般透明澄澈、病態又敏感的世界。

  可是,最後一句卻還是說了。大約在二十多年前和友人坐在菩提樹下,談論著希臘哲學家 恩培多克勒 為了證明自己的神性而跳入埃特納火山自殺,芥川說,在那個時候,他仍是想變成神的其中一人。


這篇文章的縮圖就是埃特納火山,同時映入背景的,還是身後發閃著璀璨燈火的都市。一面猛烈的熔岩似是要將世界炸開,另一邊卻是平靜日常的都市。然而有人身處在這其中,卻想要成為神的一員

如果喜歡我的創作,麻煩點下GP支持,也希望能點進我臉書專頁給個讚。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拾風
頭香
2017-05-22 20:05:4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