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織田信長與谷崎潤一郎《盲目物語》

十六夜郎 | 2016-12-01 07:10:02 | 巴幣 34 | 人氣 482



  其實這篇是我之前寫在臉書上的文章,但想說分享在巴哈上給各位看看。上面貼的這張圖片,若對日本文化或相關日本電玩有興趣的朋友想必都會知道,這是日本戰國時期的大名(意即領主),被稱為「第六天魔王」的織田信長。

  一直以來織田信長被日本人視為日本的曹操,光是用這樣的形容便足以勝過千言萬語。其第六天魔王的稱號聽來也是霸氣十足。

  其實我對他了解不多,多半是從電玩當中得知。我一直以來都很喜歡曹操這種性格的人物,城府深、知人善任、做事有魄力、果斷,多疑。

  曹操最著名的一段話:「寧叫我負天下人,休叫天下人負我。」那便是在其建立事業前,因為曹操殺了人而被通緝,於是逃到了叔伯家避難,受到了叔伯的熱心款待,在叔伯出門買酒要款待曹操的時候,沒想到曹操反而疑心病發作,懷疑叔伯要去通報官府來抓他,沒想到把叔伯家全家都給殺了,之後便與知情的好友 陳宮 說了這樣的話,而這件事也讓陳宮一輩子都怨恨曹操,認為他毫不顧慮情義道德,只在乎自己。
  (其實這句話曹操並無說過,乃是羅貫中在《三國演義》套用司馬昭之言:「寧叫我負卿,不可使卿負我」而來的,但即便如此,也可完整凸顯曹操的性格)

  織田信長也是這樣的一個人。心思縝密、城府極深,甚至到達陰險的地步,果斷、魄力、知人善任、看才不看人,更重要的是,他做為管理者,除了管理能力外,還對自己的能力極富自信,但他個人的能力的確傑出,並建立起以自己為中心的專制管理制度,最討厭的就是不聽從自己命令的人(這類人可怕的點在於,你沒辦法對他說出:「不然你來做」這樣的話,因為他的能力的確出眾)。

  織田信長城府深、善謀、善戰、做事情果決,該背叛人就背叛,該往前、後退就去做,更重要的是,他是一位能力傑出的獨裁政治人物。是一位使我非常景仰以及想要學習的人。

  但是,織田信長這位人物給我印象最深的並非他在電玩遊戲中的形象,也非我平常從史料得知的情形(當然這也佔據很大一部份),感受最深的卻是日本著名作家 谷崎潤一郎 的作品《盲目物語》這算是我閱讀過谷崎的作品裡,必推的前三部作品之一,而且是我認為這輩子必看作品之一。

  「人生五十年,與天地長久相較,如夢又似幻;一度得生者,豈有不滅者乎?」
  ——織田信長在出戰前吟唱的詞句

  故事背景就是日本戰國時代,但是主軸是以織田信長的妹妹 阿市 的人生來延伸,主角則是阿市身邊的隨從,在主角年老的時候作為按摩師和顧客聊天的時候,將待在阿市身旁服侍的這段時間,經歷了戰國時期一路盛衰起落的故事告訴了顧客。老實說我想到裡面的一些情節還會起雞皮疙瘩,尤其是與織田信長相關的部分。

  話說阿市一開始是被織田信長嫁給了另一個名為 淺井長政 的大名,作為政治聯姻的關係因此結盟,而阿市與淺井長政在婚後成為一對感情十分要好的夫妻,阿市也很高興自己嫁給了這樣的英雄。

  而淺井長政也十分喜愛織田信長這樣的英雄,甚至把祖傳的武士刀送給了織田信長,希望兩方永世交好,彼此互相幫助。然而信長之後卻破壞了與淺井長政的同盟約定,攻打了與淺井家交好的大名朝倉義景,於是淺井長政出兵援救朝倉,但此舉被信長視為背叛,於是也出兵攻打長政。

  最終結果是,長政因為無法承受信長的攻勢,最終逼得在城內自殺,要求妻子阿市以及三名女兒回到織田家(因為相信有血緣關係,信長不會害他們),並令阿市的兒子逃到其他地方,避免遭致追殺。

  阿市與長政的訣別在谷崎潤一郎的《盲目物語》當中寫得十分令人動容,依依不捨之情連我看了都忍不住替他們心疼起來,但這就是題外話了。信長俘虜了幾名長政家的武將,信長還被如此唾罵:「我主上長政公是個堂堂正正的大將,不像織田大人那樣表裡不一。」之後信長把說這話的人給殺了。

  而當信長滅了淺井家而使淺井長政自盡以後,便來看剛回到家裡久未見面的妹妹阿市。在《盲目物語》當中有著這麼一段情節,也是我對信長這號人物印象深刻的一段:

  小谷城的夫人聽說丈夫長政公已經自盡以後,便獨自關在房間裡,每天念經拜佛。有一天信長公來看她,說道:

  「對了,你應該還有一個男孩子啊,那個孩子如果健在的話,我來收養他,把他教養成人,讓他繼承長政的位子。」

  夫人最初無法揣測兄長的心意。「我不清楚孩子怎麼樣了。」這樣說。不過因為兄長又說:「長政雖然是我的敵人,但孩子又有什麼罪過?對我來說他總是我的外甥啊,我心疼他才問的。」

  既然這樣為自己設想,夫人也就漸漸放心了,說出在這樣這樣的地方,把萬福丸(長政與阿市兒子的名字)藏身的地方透露出來。

  信長公於是派使者到越前國的敦賀郡,找到了木村喜內之介(保護萬福丸的武將),要他把少爺交出來,喜內之介尋思過後這樣回答:

  「少爺已經在我自作主張之下殺掉丟棄了。」

  後來又再三派人來問夫人:

  「兄長既然這麼說了,搞不好把他藏起來反而把兄妹感情弄壞。何況自己也想看看孩子平安無事的臉,請早一天帶他來見我吧。」

  因為夫人的頻頻催促,喜內之介雖然心中不以為然,不過既然已經被知道所在地點了,也只好勉為其難地陪著萬福丸於九月三日來到江州木之本。於是木下藤吉郎(就是後來統一日本的豐臣秀吉,當時在信長麾下)出來把少爺接過去,把事情報告信長公。信長公居然說:

  「你把這孩子做掉,把首級串起來示眾。」

  藤吉郎也不禁嚇了一跳,十分為難。

  「有必做到這個地步嗎?」雖然這麼說了,反而被罵一頓,沒辦法只好依命照辦。長政公的首級也和朝倉義景大人的首級一起,肉被曬乾了塗成紅色,第二年新年,把那裝在方盒裡招待來拜年的眾大名下酒。信長公也曾經為淺井大人而遭逢過幾次危機,所以大概懷恨也相當深,不過本來說起來也是因為他自己這邊先違背了誓約。

  至少如果能體察自己妹妹的悲嘆的話,也不至於對親戚關係的人那樣過分。尤其竟然欺騙自己肉親關係的妹妹阿市夫人,把她天真無邪的孩子首級串起來,做法也未免太殘酷了。那麼天正十年夏天,信長公在本能寺遇難結束生命,並不只因為明智光秀的造反,其實也累積了太多的人怨,因果報應的程度真可怕啊。

  大約是阿市的兒子,還有兄長織田信長在本能寺遭遇部下明智光秀的背叛,最終被逼放火自盡的事件過後近十年,阿市也即將嫁給了另外一個大名,在這樣將迎接春天第二度來臨的情況下的某天。主角在替阿市按摩的時候,阿市心情出奇的好,想起以前住在小谷城(和淺井住的地方)的事,丈夫淺井長政的事情,也說了很多其他往事,也想起了哥哥信長和淺井第一次見面的故事。

  「大家聽好,各位的主人既然已經成為我的妹婿了,我兩家的旗幟將飄揚在日本全國之下,因此只要各位能盡力效力的話,一定提拔各位當上大名。」

  酒宴從早開到晚,夜晚兄弟三人和睦地進入裡間,一連滯留了十多天。在那期間的美食大餐,有佐和山湖邊撒大網捕獲的鯉魚、鯖魚,和無數的湖魚,這些都深得客人歡心,信長說道:

  「這在美濃國真是難得一見的好魚,所以回去的時候務必讓我帶上一些回去當禮物。」

  終於要回去的前一天,又再設酒宴餞行,始終非常愉快,在一切都十分順利之下出發。

  「那時候大家看起來真的感情都很好地笑嘻嘻的,我也不知道有多麼開心。」

  夫人把這些事情詳詳細細地娓娓道出。

  「試想起來,那十天左右的期間,是我最幸福的時候。雖然如此,在一生中所謂快樂的時光並不會太長久。」夫人說。

  那麼,那個時候夫人不用說,就是家臣們也都沒有想到後來兩家會變不和。大家都在祝賀千秋萬世永遠和好。

  然而那時候部下 遠藤 向長政公稟報:「在下仔細觀察信長公的容貌舉止,他對事物之注意猶如猿猴溜到枝梢般機敏聰明如映在鏡子上的影子般,將來必成為可怕的大將,以後跟殿下的交往不可能順利,今宵的信長公看來似乎相當放鬆,宿處只有十四、十五人,因此在下認為不如趁現在就去討伐他才是上策。」

  據說這樣熱心地進諫,當時長政公說道:

  「大凡武將之身,心裡有數,以謀略征討固然是好,然而對於相信我們而來訪的客人,暗中瞞著討伐,並非正道,信長公現在正放鬆警戒,停留在我方領地之內,如果趁其不備攻入消滅了他,就算得到一時之利,終究會受到天譴,我不喜歡做這種違背義理的事情。」

  無論如何都白說了,不被採納,因此遠藤也說:「那就沒辦法了,將來一定會有後悔的時候。」

  夫人把這來龍去脈都詳細地說給我聽。

  「不過遠藤所說的事情,現在想起來似乎也很有道理。」

  話雖這麼說,然而這時聲音卻突然顫抖起來,聽起來頗為異樣,在下也吃了一驚,怎麼了呢?

  「一方怎麼講究情分,如果另一方完全不顧義理的話,也沒有用。難道要取天下就非要做出像這樣畜生都不如的事情才行嗎?」

  像是自言自語似地,然後就沉默下來,不動聲色了,在下開始感覺不對,於是停下正在按摩著肩膀的手。

  「不好意思,在下明白。」

  不禁伏身敬禮。於是夫人便又若無其事地說:

  「辛苦你了。」又說:「好了,你下去吧。」

  於是在下急忙退到側間去,這時很快就隔著紙門傳來吸鼻子的聲音。雖然如此,剛才心情還很好的啊,不知道什麼時候心情開始變壞的,為什麼會突然談起像現在這樣的話題?剛開始只是談到懷念的往事,漸漸的投入話題時,也許連不願意回想的事情也想起來了。

  夫人並不是會對像在下這樣地位卑下的人隨意吐露心事的人,平常總把話藏在內心深處自己忍著,可能自己也沒想到的時候才會無意間說。

  雖然如此,小谷城的事情在已經過了將近十年的現在還沒有忘記,這麼強烈到根深蒂固的地步,尤其對兄長信長公竟然憎恨到這個地步。在下才第一次知道,原來一個丈夫被奪走的妻子,兒子被奪走的母親的仇恨,竟如此之深......

  我想信長最大的缺點大概有一個就是完全不管下屬感受。信長的能力真的很厲害,決策完全都是命令式的作風,但問題是選擇幾乎毫無失誤,總能達到目標,而且他完全也不請軍師之類的人物,因為相信自己的能力,所以自己就是軍師。

  然而問題是,命令式的決策只是要下屬去做他吩咐的命令,只看結果而已,有時候完全不告訴屬下這麼做的原因,因為他自己就已經有了想法,也經過深思熟慮,認為沒必要再講這麼多。

  但這樣的情況常常會造成下屬的不滿,信長採取的又是高壓的極權強硬管理,反對的都是罰。這樣的作法使得他雖然因為能力之故被屬下尊敬,認為他的確才能過人,卻也使他和屬下隔閡加深,屬下很多都會覺得他和自己站在不同邊,心裡不踏實。

  而這樣的情形也讓很多不能徹底了解信長為人的人感到不安,尤其是剛對信長投降的降將。據說屬下別所長治和荒木村重叛變的時候,信長表現十分憤怒也同時大感不解,完全搞不清楚為什麼會有人想要背叛像他這樣一個有能力的主子。

  最大缺陷便在此處,他有這樣的疑惑,卻不去了解為什麼很多屬下一再叛變的根本原因,運氣好或者說是他能力強的地方就在這裡,因為每一次叛變他都能夠全數鎮壓,反正反對就是死。

  可惜他的能力十分讓我想要學習,但這點實在不敢恭維。能鎮壓幾場叛亂是好,但不斷遭遇背叛卻認為是對方的問題,而不思考自己為何會被背叛的主因,最後就是在本能寺被屬下逼著放火自焚身亡。

  有趣的是,在他活著的時候雖然不斷遭致背叛,他只要沒死,就是一個梟雄。但是在他死後,他在日本的名聲一路下滑,批評他的人也變得多了起來。

  長期追隨信長的部下如羽柴秀吉、柴田權六勝家、丹羽萬千代長秀等,看似忠誠,可是死後卻各奔東西,沒有人留著輔佐信長的子孫,而那些不是長期追隨,只是一般的部下或者是降將,卻又總是活在信長主導他們生殺大權,喜怒無常又只看結果而自負的風格下備感壓力,因為只要結果讓信長不滿,要不重罰放逐就是屠殺。

  這種類型的獨裁者能夠依靠自己的能力闖出一片天,的確讓人佩服不已,以三國時期的劉備相比,他不是靠別人,而是靠自己打出自己的事業不想靠別人的類型。

  獨裁以及反對者死還有只看你能不能完成任務來評斷你的價值的性格,的確讓他身邊都是有能力的傑出部下,可長期下來部下的壓力卻是信長從來未曾想過的,最終咎由自取死在部下的手中,可說是毫不冤枉。

  以上言論純屬個人見解和想法,主要是想要分享谷崎潤一郎的《盲目物語》這是一本不是太著名,但仍是值得一讀的佳作,在這邊貼上一段《盲目物語》的介紹:

  看崇拜美女的谷崎,如何讓筆下風華絕代的阿市夫人,擾弄日本戰國群英的心房。
  納入音曲歌謠素材,呈現自然素樸的寫作神秘技法。

  「《盲目物語》以日本最慘烈的戰國時代為背景,主角不是戰爭中的英雄而是戰爭中的美女,符合谷崎向來以女性為尊的習性。
  從女性的觀點出發,所有的愛恨情仇,悲歡離合,不再以陽剛的調子,而是以陰柔的調子來敘述,以一個瞎眼流浪和尚,老年的回憶,以沙啞緩慢的聲音,娓娓道來。」
  ──賴明珠〈譯後記〉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Onikis@國家級邊緣人
「人生五十年--」是出自於敦盛這段舞,最出名的莫過於是在本能寺被明智光秀偷襲時,於熊熊燃燒的火焰中跳這段舞的一幕。

要談起信長,便不得不提起信長鐵砲隊的三段擊。
在當時仍是以騎馬隊和足輕隊為主力的年代,信長在西洋商人的推介下,引進了威力驚人的鐵砲(火繩槍)並實際配備到部隊當中。
在當時西洋物品與西洋文化仍是受到不少大名與民眾的鄙視,然而信長卻是力排眾議,大舉引進西洋人作為政策與軍事方面的顧問,讓當時期的尾張可說是當代日本最為繁榮的城市之一;同時信長也和不少西洋商人交好,得到不少當時代的日本,可說是超越世代的最新兵器,使得鐵砲實際投入戰爭的初期,透過三段擊的戰術(將整支軍隊分成三小隊,前方射擊完後就退到後方填充彈藥,以維持連續射擊的效果),重挫了強大的武田騎兵隊。

杜鵑不鳴,殺之--這是後世諷刺信長殘暴個性的寫照,但不可置否,信長不僅是個幾乎能夠統一日本戰國時代的優秀軍事家,在政策(像是相當出名的樂市樂座)與大舉採用外人(此指當代仍以血統統治為主,但信長卻是毫不忌嫌,有才有能者就會獲得提拔,舉凡秀吉、明智、滝川氏族等)這方面,更是一名具有慧眼,能夠預知世代演進的出色政治家。

後世如何談論信長這號人物,想必是有褒有貶。
唯一能夠確定的,就是在日本歷史中,信長的確留下了一段流傳至今的史話,並在最為輝煌的那一刻,瀟灑走下舞台。
2016-12-01 13:31:01
ilwiKAMINA
三國相關作品最佩服的就是曹操,也大概知道日本人對曹操的織田信長情結.

然而,就像天才兒童不一定比較幸運/幸福,甚至自殺率不低那樣,優秀的人事業不一定長久.
因為除了薪水這麼柴米油鹽醬醋茶的需求,做部下的多多少少總是希望有一種被器重的感覺.

聽過一個關於黑手黨金牌殺手的傳說,他說他第一次看到某任老大,就有感覺那是他這輩子要效忠的對象.然而,優秀的領導人不一定有這種氣質.
信長的缺點,我想包括他可能並無這種氣質而不自知.所以我是遠藤的話,我想對長政公講的話大概是,信長看人的目光是「銳利」,而不是「器重」.

這可能也造就了他和曹操下場的不同:曹家直到司馬家翅膀養硬了才完蛋,信長則是有生之年暴發.
2016-12-01 18:36:13
閒逛
信長公在當時就是怪人一枚,從尾張大傻瓜到戰國風雲兒。
世人都看不清他的所作所為,都認為他是十惡不赦的大壞蛋,第六天魔王就是最好的寫照。

可惜了,這或許正是信長公的宿命吧。
2016-12-01 23:22:5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