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The Last Door-最後一扇門-》第八章:帷幕之外

作者:廢墟貓│2021-03-07 15:51:28│贊助:224│人氣:185
本文恐有劇透,請閱覽者注意。
遊戲類型:心理驚悚、解謎

  之前簡介《The Last Door(最後一扇門)》這款像素恐怖解謎遊戲,往後關於這遊戲的十二章(加介紹文不偏不倚十三章)都是個人遊玩整理的劇情筆記,然後沒有告知如何破解謎題的攻略謝謝(欸)。當然已經實際玩過或看過其他玩家實況而熟悉故事者,推薦直接閱讀The Last Door Wiki,有更詳加收錄的細節。另外以下翻譯名詞均採用中文維基以利於理解。



***究極劇透,請注意***

Episode 8:Beyond the Curtain(帷幕之外)

  「阻止他,我們不能坐視一切毀於一旦。」


  本篇為第二季主線劇情最終章節。雖說還有一篇額外章節,然而遊戲內容短到僅一張畫面按兩下便解決,看完會有滿臉迷惑的問題……故我打算下次發佈時,思考再整理一篇關於登場角色的「一針見血簡介版」,屆時再註清楚觀看注意吧。另外,這篇現世與過去記憶相互交錯,故將用兩種顏色予以區別。



  繼上回,穿越帷幕來到彼端的維克菲爾德醫生,遇見了尋覓已久的病患──傑洛米亞‧戴維特,對方領著他漫步於垂死太陽照射下的幻境,沙灘銜接黑色海域,暗紅昏黃的沉寂天空。傑洛米亞死氣沉沉,不作任何回應,努力跟隨著他腳步的醫生,一起穿越海岸,經過沙丘,走進荒漠。身在此處致使時間的流逝失去了意義,他們的旅途似乎永無止境。


  歷經長久一段時間,前方領頭的男人停下,淡然地說了句:「我們已近了『臨界』。」(We're nearing the threshold.)

  ※threshold:一般說,門檻、臨界點、界線,或比較少聞的『閾』。

  對方告訴醫生,此處是某種起點,醫生的起點,接下來醫生要自己探訪,還有記住「黑暗將照亮你的道路。」

  然後醫生就被傑洛米亞拋棄了。

  思考著傑洛米亞的話語,醫生滿腹疑問。路上他所遇到的人們,扭曲變形的有些怪異,臉孔被拉長或作出不自然肢體等,從他們口中簡單知道這裡是Zha'ilathal(第一季第三章,傑洛米亞在圖書館查到過暗示此地的書)

  目前的理解:

  人間、帷幕、另一端世界 Zha'ilathal是「帷幕」的其中一個地區,它極有可能包覆著另一端世界的外圍,可以說從人間要通往到另一端世界,會先經過Zha'ilathal, Zha'ilathal據相關論壇的推論,可能就是本作一直強調,能到達另一端世界的"the Last Door",另一端世界的門檻。 過去第一季提到的鳥王Simurg,在第一章番外篇,安東尼父親的日記中曾提過是守門人。顯然祂只要覺察有人「在帷幕中離門檻太近」就會出手追擊並毀滅對方。




  「這群廢墟由早已被遺忘者所建立,通往閾之路。歡迎你前來,但為了要跨越最後的門檻,請務必找到屬於你的鑰匙。」

  不太清楚這到底是面具,還是臉部直接變形……然而拉遠鏡頭回到整條路上,觀察這些穿著長袍的變形人群,看來應該都是劇作家(The Playwright)的成員。

  維克菲爾德醫生將傑洛米亞所說:「黑暗照亮自己的道路。」與劇作家成員所說:「尋找屬於自己的鑰匙。」牢記在心,並嘗試理解這兩件事是否有所關聯。走往霧氣瀰漫的路途,醫生接近一幢宅邸,他對此地感覺陌生,也不明白為何會走到這裡。進入宅中有幅深紅底的黑色半身側面畫像,輪廓清楚地描繪著,此人的口中伸出了一隻掙扎的手。維克菲爾德繼續往前,他穿越宅邸走廊來到後院,院子深處有座籠子,裡面關著一隻手腳用扭曲姿勢擺動的生物,黑影所構成的全貌致使無法辨識清楚,醫生戰戰兢兢地盯著對方。



  「傑洛米亞‧戴維特,愛德華街24號,西敏市,倫敦。正確。我該將這封信寄出去以啟動計畫。然後呢?我的老友們將被導向這危險的旅途……」
  「"Videte ne quis sciat."(知他人所不知)。是時候寄出去了,但我不確定這樣做是否正確。」
  「歷經這麼多痛苦和死亡,我們到底為何要如此深入?」
  「父親留下的遺言……一切都是從它開始。」
  「亞歷山大信誓旦旦地說這次會成功。戴勝鳥將免除我們的過錯,讓我們從被獵捕的恐懼視線中釋放,得到自由。但我們不需要為自己的行為承受後果嗎?」

  安東尼在實驗室裡喃喃自語。

  關於醫生入迷霧後到訪的宅邸。醫生不熟,玩家很熟,此處是安東尼‧比奇沃思的居所,從迷霧開始四處晃悠的醫生,所到及所見全是安東尼‧比奇沃思、雨果‧艾許當與傑洛米亞‧戴維特的記憶殘片。

  回憶中安東尼提及的「戴勝鳥」。"Hoopoe represents the Sufi sheikh or spiritual master, who guides disciples along the path to God."(據說戴勝鳥(hoopoe)象徵著Sufi sheikh或靈修大師,他專門指引門徒在通往神的道路前進。)

  上述此句在搜尋頁面上是根據Timothy Schum線上學術研究的PDF所節錄,不過付費下載才能看全原文,而且整篇文章使用方面的版權要向「北美伊斯蘭和穆斯林研究協會(NAAIMS)」 提出許可。

  另外這篇"Why the Hoopoe?"有提到簡短的Hoopoe這個詞語與其鳥象徵。戴勝鳥在《舊約聖經》對希伯來人而言,則是不潔的存在。

  關於Sufi sheikh=蘇非主義(Sufism)的老師,sheikh(音:類似『謝赫』) Sheikh (Sufism) 原阿拉伯語 (Arabic: شيخ shaykh; ; pl. شيوخ shuyūkh),伊斯蘭信仰中,被賦予權力教導、指引及啟發托缽僧(Dervish)的靈修大師。

  再引用一下英文維基這段:Hoopoes were seen as a symbol of virtue in Persia. A hoopoe was a leader of the birds in the Persian book of poems The Conference of the Birds ("Mantiq al-Tayr" by Attar) and when the birds seek a king, the hoopoe points out that the Simurgh was the king of the birds.

  (上文翻譯:戴勝鳥在古波斯被視為美德的象徵,古波斯的詩集中Attar所著作的"Mantiq al-Tayr(The Conference of the Birds)"中,戴勝鳥是鳥群領導者。當群鳥們尋找王時,戴勝鳥指出Simurgh是群鳥之王。)

   Simurgh不就等於故事裡的Simurg?製作團隊是否查看過這些詩集?



  「這些書籍,它們的秘密被世世代代封存著,等待愚蠢之人再次揭露。」
  「我們能停下來。我們能放任他去,一切還不算太遲,對嗎?」

  醫生霎時從莫名闖入的記憶碎片中脫離。回想自己盯著後院牢籠的扭曲黑影,影子逐漸消失後,恍惚中似乎拿走牢籠裡的生鏽鑰匙,打開宅邸廊道的其中一扇門,看見被布包裹著的詭異人形,於是被拽入回憶。記憶中不停自語的男人,猶豫著什麼,但醫生清醒後只取得了一張奇怪唱片。





  維克菲爾德來到宅邸外旁側,地上有攤不明血跡,不遠處還有一台留聲機。他將唱片放入留聲機播放,詭異的是,音樂竟從宅邸內傳出。醫生重新進入宅邸勘查,在後院發現一隻被剜去雙眸的黑貓遺體,他小心翼翼地取走貓嘴巴附近的金鑰匙,回到廊道卻發現突然冒出一間新房間。進入房間看到猞猁(Lynx)雕像,醫生上前查看後取走下巴。接著爬向天花板,用金鑰匙打開閣樓。

  「你對我們早已不具價值。」
  「這就是你所能預見最明智的選擇嗎。」
  「你只是想找個最廉價的方式,洗淨被血染紅的雙手。」
  「瞧瞧你,安東尼,看你早已變成什麼模樣,面對現實吧。」

  (安東尼吊死在閣樓的畫面瞬間切入)

  當安東尼那身體殘疾的妻子安娜,氣絕於床榻的那一刻,安東尼才發現一切早就來不及了,不過那個人還有機會逃脫, 安東尼決定警告對方。

  維克菲爾德醫生離開比奇沃思宅邸後,回到了原先的地方,他四處張望,撿起地上悲劇面具的碎片,又繼續向前行走。臨近了海岸邊,便沿著沙灘走進一間學校。教室內黑板上畫著眼睛,牆壁上投射出孩子扭動的身影。他深吸一口氣接著走上前查看。

  「我喜歡這風格,但萊娜贊同這美術主題嗎?」
  「亞歷山大,發生那麼多事以後,你一點都沒有喪失幽默感。你不受影響嗎,我倒希望自己可以消除記憶。畫這些,會讓我好過點。」
  「話說,什麼風把你吹來這兒?從那之後已經過了好多年,久到足以忘記。」
  「聽著,艾許當。假如我告訴你,我找到了方法可以安然度過那裡?」

  回到現下身處的教室,醫生搖頭保持清醒便離開了教室,走往海岸邊繼續尋找。海灘突然出現了一面巨大鏡子。實在沒有其他路可以通過,於是維克菲爾德穿越鏡子來到鏡像世界。對面的鏡像世界不完全左右顛倒,有些物體位置和樣貌被大幅度改變。他先修復了鏡像洞穴的鋼琴,才轉身走進了鏡像學校的教室,看著牆壁上投射了另一個黑影,醫生屏氣凝神地查看。

  「他的名字是萊特教授。」
  「是的,我最近在某些場合見過他,自稱心理治療師。」
  「他的理論可能是正確的。萬一如此,我們可以在不引起守門人注意的情況下,抵達門檻(閾),以你的用詞來說,是捷徑。」
  「捷徑……」
  「問題只剩下那個方法,需要一些特別條件,譬如說我們需要個纖細敏感,深知接觸門檻有多危險的人。」

  亞歷山大你這渾蛋。再次回到現實的醫生,拾取桌上的樂譜,將它放到荒廢洞穴裡的鋼琴架上。依照鏡像樂譜彈奏,不久便傳來一陣音樂聲。循旋律聲走去,來到鏡像洞穴──


  鋼琴消失了,只有一尊超巨大吊線傀儡不停扭動著身體。





  「歐內斯特‧格林神父出事後,學校只好宣布關閉了。」
  「看得出來,安東尼。」
  「那你父親的日記怎麼辦?」
  「神話、傳說、超自然,全都沒有科學觀點的根據。好吧,我父親發覺許多古代神話與帷幕有關聯,它們根源於同一神話,卻以不同形式出現,他們也說過某些相似東西存在於門檻附近。」


  「一種古代生物在霧裡沉睡,守衛著門並驅除入侵者,一個報復心重的守門人。但無論如何,我的血清已經失敗了,我們只瞥了一眼那裡,沒有結論。」
  「要是有用呢?」
  「我剛說了,不知道,我沒有任何資料。」
  「那些神話是怎麼說的?」
  「只說,若是有人離門檻太近,且被霧中沉睡的生物發現,那麼守門人將發起狠來不停追蹤入侵者,無論躲在何處都會摧毀他們。有些方法可以保護自己遠離他的憤怒。」

  醫生腦海裡盤旋著許多記憶碎片,與此同時他試圖穿越樹林。在樹林某處見到了戴維特筆直佇立的影子。醫生明白這將是另一段記憶的回溯……


  「史奇德上校。」
  「戴維特,你確定他可以帶領我們安全穿越霧嗎?」
  「他的結果很明顯,安東尼。這是躲過守門人視線的最佳機會。」
  「他在之前的遭遇中存活下來,的確無庸置疑,甚至帶著傷還保住了一個同伴。我們將會看到帷幕後面是什麼東西。」

  醫生從記憶中折返。戴維特的影子消失了,他走向樹林末端的階梯,看到一座巨鳥的雕像,頭部像狼又像獅子。繼續朝著階梯往上爬,抵達懸崖邊的醫生拾起巨大黑色羽毛,正當他查看旁邊的柱石,數十隻黑色鳥朝向他飛來,匯聚成一隻巨大黑鳥。

  「他睡了嗎?」
  「我想是的。」
  「實在太久了。我對他能醒來這件事幾乎喪失了希望,你會和他說嗎?」
  「安東尼,戴維特已遺忘所有事了。也許這樣最好,我們的研究似乎還要花些時間,假如他得了失憶症,至少這可以保護他,直到我們準備好。」
  「我們不是失敗了嗎,記得雨果的下場嗎?」
  「艾許當對進入帷幕這件事有著全然理解,而我們,我們會在萊特教授失敗的地方重新獲得成功!我們會在可以掌控的環境下,來使用血清引發原始恐懼,我們會克服障礙!當時機到來,我們要引領親愛的友人回歸。」


  醫生抽離了回憶,他撿起地上的面具碎片。將面具碎片合成一張面具,他走到之前有人告訴他要找到屬於自己鑰匙的廢墟裏面,一戴上面具立刻變成了劇場舞台,而亞歷山大正在台前等著他到來。

  「歡迎你,維克菲爾德醫生。」
  「你是亞歷山大‧杜普雷?」
  「是的,我已久候多時。」
  「我怎麼會來到這裡?剛開始我在Éilís Mór島上,後來遇見戴維特,接著就到了這裡。」
  「我不知道那是哪裡,在這個世界,很多路徑都會通往此處,維克菲爾德醫生,我只知道一些事,Zha'ilathal的某些鏡子會顯現給我們的世界,我知道你要來,他當然也知道。」

  「他?」
  「第一個發現人,藝術家(The Artifex),你還不知道他的名字嗎?」
  「難道是,傑洛米亞‧戴維特?」
  「真相一向很難接受,對嗎。」 亞歷山大停頓了一會兒,繼續說道: 「是的,傑洛米亞將我們聚集起來,"Videte ne quis sciat."(知他人所不知),我們知道了門檻後的最終真相。這是劇作家組織(The Playwright)必須承擔下來繼續探尋,這是傑洛米亞的癡迷。我們在學校的實驗,我們察覺通往古代的路徑被令人恐懼的守衛者監視著,我們需要避開那隻巨鳥的視線,我發現史奇德上校曾經見過巨鳥卻存活下來,我們決定用他作測試。」

  「那簡直是場災難,爾後我們意外發現生存者們的記憶都不完全,傑洛米亞是最糟糕的一個,所有與我們一起共同努力過的記憶,他全部都喪失了。我們絕望地尋找解決方法,雨果嚐試但失敗了,而安東尼和我則找到一個埋藏在數世紀前的方式。」


  「總之該是時候讓傑洛米亞歸隊了,雖然過程慘烈。我沒料到安東尼忽然發瘋,以及節外生枝的歐內斯特神父……至少傑洛米亞還能回來。然而吊詭的是,他什麼都遺忘了,偏偏還記得"First Language(本作用來賦予創造力的語言)",而他想用那個毀了我們的努力!」

  「他已經穿越了門檻,一旦他發現了最終真相,會將我們全都毀滅。維克菲爾德醫生,快,在帷幕拉起之前,快阻止他!」

  眼看舞台上深紅布幕正在閉合……

  此處兩個結局(已知悉請點開下方選項至外部連結)










《全劇終》

  主線全劇終啦!灑花。我覺得真結局是第二個(嗯?)不過兩種結局線要往下創第三季,都有可以發掘的部分。之前看到工作室保留是否會出第三季的可能性,有沒有感覺都行,前兩季已經是個相當精彩絕倫的故事了。這故事最驚悚的地方是音效出現時間點,氛圍加拿捏相當棒,畫面即使不恐怖也會感到驚顫。

  稍微解釋一下"Beyond the Curtain"。 看整篇故事的感覺,是表示揭開帷幕後的真相。那為什麼不翻譯成「帷幕之『後』」? 最早將這些標題翻譯出來的非本人,網路有玩家先行製作簡易攻略(破關方法,解說劇情關聯性較少),參考中文維基和幾份攻略後,決定沿用相同翻譯名詞。 舉例:亞歷山大‧杜‧普雷,原文是Alexandre Du Pré ,發音準確點,亞歷山大一般是用Alexander,xandre通翻山卓。但其實亞歷山大和亞歷山卓此兩名字同源,所以沒差別(有的女孩子會取成Alexandra-亞歷珊卓)。 因為中維已作「亞歷山大」,所以我就不改了,那麼回到beyond the curtain。

  beyond的意思是指「更遠、遠於、範圍之外、……超出(範圍)」 真要說帷幕之「後」,應該用behind。這裡就是用詞的情況表達了。本故事的帷幕沒有明確指出人類的世界和另一端世界,哪方在前哪方在後。 beyond the curtain=遠超出帷幕之外=帷幕的彼端 假設人類世界是前,彼端世界便是後 反之人類世界是後,彼端世界便是前 無關前後,只在於呈現出彼岸,beyond其實用意深遠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508943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Last Door|最後一扇門|心理驚悚|懸疑|解謎|愛倫坡|洛夫克拉夫特|哥德|GOTHIC|廢墟貓

留言共 1 篇留言

戒子
雖然遊戲畫面並非時下流行的大作級美形圖
但恐怖詭異的效果更引人入勝,讓玩家沉浸於遊戲營造的時空與氣氛呢

03-11 05:03

廢墟貓
個人比較欣賞以氛圍及個人特色表現為優先的作品,這種通常都不是當代流行風格,多屬於冷門嗜好。可以跳脫流行的桎梏,便是它之所以存在的價值之一,當然也要故事跟主打的特徵在水準上有所達標[e12]03-11 09:4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fishersakan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蟲師】《命之繪卷》六至... 後一篇:[達人專欄] 紐西蘭娛樂...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wsx87412大家~
歡迎大家來我小屋看看文章 看看影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3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