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短篇】夏熱、陣雨與蟬鳴(1/ )

作者:Tsu Li Gue│2019-06-02 23:22:44│贊助:1,012│人氣:91
預告:本文4000字避難。首PO,6/29。
──────────────────

  1/ 夏熱

  ──圍牆外的雲又到了暴食的時節,像棉花填充物,好假。喀嚓。

   「嗨。潔琳姊我們來了。呢。妳的冰。」留有一頭厚重鮑伯頭、身形略顯粗壯的女生,穿著身公認醜死人的國中部運動服,走向寫有「高一孝」字樣的教室前;被喚作潔琳姊的女生笑著舉手回應,她的胸前襯衫上有著「一孝高一」與「廖潔琳」的繡線字樣……

  學姊過膝的裙襬正巧被風兒拉著遊戲,微微從右側向左側揚起。而她的下半身與膝蓋皆死死頂著鋪有白色長形磁磚的牆面。她,廖潔琳,向來不喜歡無法預測的風向,再長的裙子也難敵不知來處的敵人──有著熱意的微風總是討要不到女學生的喜愛。

   「阿布妳能幫我撕開嗎?在忙。」調整焦距,她的耳畔就響起阿布的聲音:「可啊,但要讓我吃一口,嘿。」

   「哈。當然可以。」

  她能感覺到阿布的熱氣幾乎是追著自己跑,它是那樣無辜地烘烤皮膚,但是,潔琳並不排斥阿布學妹的親近,也不認為這樣的親近存有雜質,即便她身邊早遇過許多對學生的女同志情侶。

  在潔琳思考的同時,眼前的雀鳥、白頭翁與黑頭翁群像阿布的使者開始移動。牠們先是飛過榕樹,期間幾隻像撒落的黑胡椒粒掉進濃密的枝葉裡便不出來了,其他的鳥兒並未因牠們的休憩而停留,牠們越過草皮投射出點狀、小巧且銳利的黑影,與樹上的伙伴一同唱歌──喀嚓。

  喀嚓。

  ──阿布或許是被鳥神所眷顧的人。
  她想著,說道:「給我吧。我吃幾口。」接過冰棒咬了幾口,巨大的溫差使牙齒打著顫。等待回溫時,遠方兩個在操場嬉戲的學生引起她的注意。她看得津津有味,將手中的冰還給學妹便舉起相機,喀嚓。

   「學姊在拍什麼啊?」容貌稚嫩似小六沒畢業的學妹問潔琳,她滿臉笑意回應:「有趣的畫面、看。那邊。」指著遠方嬉鬧的人影:正奔跑的那位穿著高中部卡其色長褲,他時不時往後看,嘴巴開開闔闔,笑得連眼睛都瞇成線。另一位穿著國高中部通用的百褶裙制服,腰間卻繫有高中部水藍色運動外套,這位女生正叫罵追打他。

  似乎因為上課大樓與一旁民房圍繞操場的關係,不知道是怎樣的原理,遠在她們這棟三樓都能清楚聽見兩人的談話聲……「王鑫站住!不准跑!」、「唉唷。象腿別過來,要地震了……」

   「噗!好幼稚。」阿布將手肘放上圍牆,另一位學妹問:「那是音樂班的學長姊嗎?」潔琳看得專注:「應該是吧。那棟都是音樂班的。不過他們的人真的都很活潑,以前同班的音樂班同學也這樣……」有點羨慕啊──礙於交情,她沒能將後面的話說出。

  ──喀嚓。

  每當相似的天氣到來,她總能想起去當音樂班撿場人員的事……公假讓潔琳有機會體驗站在音樂班那棟的三樓。在走廊,將手放上矮圍牆,看著不同以往角度的校園,望向學校大門──配著秋色的操場賽道與草皮,黃褐色與青草綠的基調配上暖黃色的陽光,本該熱呼呼的視覺感受並未使她生厭。

  ──夏熱不會將她灼傷,它給了她不同以往的安寧。

  那是第一次,潔琳在學校找到屬於自己的寧靜時光。然而安寧是那樣短暫,在本該忙碌的校園內,轉眼間就消失了。因排練邂逅的二胡學長對於潔琳也是剎那的傾慕。有的人就是遠遠的看著特別歡喜,走近了就沒那麼喜愛,她是理解的,青春,就是這樣的曖昧,這樣的迷人。

   「啊!學姊妳的冰在滴汁,真的不吃嗎?這樣會滴到我的手耶,再不吃我就吃了喔。」阿布的聲音喚回潔琳的心神、莞爾一笑:「可以吃啊。我現在沒手,給妳吧。不過等我一下、別動。」阿布未細想其中緣由,只是楞楞地看著潔琳一氣呵成的動作:舉起幾乎遮住全臉的相機朝自己按下快門……

  ──喀嚓。

   「可以了。請用。」潔琳一說,阿布就張嘴朝冰棒咬了下去,兩三口的,邊咬邊說:「耶嘿嘿、看!我得到冰棒了。」更以一種舉起寶貝球的姿勢高舉冰棒──「啊啊啊滴汁了……」

  潔琳見狀笑得往前傾,掛在牆上再難支撐起自己。身旁的學妹傳來憋笑聲:「阿布妳太呆了吧,快吃啊,別用舔的啦,妳小狗喔。噢哈哈笑死我,來。面紙給妳。」

   「小妤妳別笑我啦,快幫我擦喔。」阿布其實很想接過面紙,但剛剛一慌就換手拿冰,情況變得更糟,現在她兩手都沾上糖水了;見阿布來了脾氣,小妤沒好氣地安撫:「好啦,受不了妳。」

  這話聽來好像小妤的嘴巴很壞,但實際上她正仔仔細細幫阿布擦拭,雖然這樣體貼的服務最終也沒能撫平對方略顯煩躁的心情……看著學妹們的互動,潔琳忽然有了想法,將相機鏡頭收回──

  喀嚓。喀嚓。

   「咦?潔琳姊在拍我們嗎?」被阿布傻呼呼的樣子逗得開心,潔琳慎重地說:「放心,沒拍到臉。妳們會介意嗎?」就算介意我也不想刪照片──潔琳依舊沒將這句話說出口。

   「不會啊。只是奇怪而已。」見阿布的表情沒有不悅,她這才放鬆身體、隨意倚著牆問:「要看嗎?」阿布沒有遲疑就回應,小妤也在這時將頭湊過來,她們一同靠近相機……不消幾秒,同時臉色微妙的移開腦袋。小妤甚至紅著臉說:「學姊這也拍的太害羞了。」剛說完,一陣熱風便吹過眾人。

  許多女學生撫上自己的瀏海,黑色而柔順的髮絲與裙襬飛舞,學生只能選擇一樣來守備,露出難看的額頭或眉毛?還是露出內褲或安全褲……潔琳她們當然也是這陣風的受災戶之一,但潔琳有圍牆的優勢存在,顯然不那麼狼狽。

  等風消停,她沒有急著回答阿布,只是微微一笑,輕撫、梳順自己秀麗的長髮。但不知為何,身邊兩人像癡傻了,模樣有點像特教班智力缺陷的孩子。

  潔琳並不清楚原因,只是看了下手錶發覺時間緊迫,將相機重新放於圍牆上,打算繼續攝影;尋找景物時,她用著眼角餘光瞥看學妹……小妤臉上的紅暈有消退的跡象,而阿布現在就像一隻佇立的北極熊玩偶。

  潔琳將視線移回觀景窗,但隔了好一會兒都沒聽見兩人的拌嘴聲。她忍不住回頭看,卻發出噗哧聲:「阿布,汁快滴下來了。」

   「噢啊。」見阿布回神迅速吃冰的嘴巴,健康的鮮紅色、沾上香草口味白色糖液的舌頭、齒列整齊的白牙……壞心眼的就將鏡頭移向對方──喀嚓。拍完,她又轉回牆邊等待新的快門瞬間。

  這段時間,潔琳始終分神看著她們:小妤看上去已熱得不知方向,整個人流如雨下,少女的汗水都能滴到地上……作為一名少女,這畫面雖不合期待,卻有著蘿莉塔的致命引力──

  喀嚓。

   「啊、不要拍,很害羞。學姊好壞。」潔琳太懂小妤這類人的想法:雖知自己沒能阻止快門聲響起,卻又因不會拍到臉的預告而心安。

   「拍了賣個好價錢、嘿嘿嘿。」見潔琳故作邪惡的笑臉,小妤鼓起臉頰一個勁將手伸長、掛上牆緣:「學姊壞壞、唉。我要不行了。快熱死了。」

  ──清晰可見的自然大燈與不知何時跑走的雲朵,都讓人厭惡不已,熱能早已燒死了少女心。
  潔琳心中閃過這樣的句子,驚奇地注視小妤的手,她也將身體往外探,發覺上方牆外也掛著一排的手,那些手是什麼滋味呢?

  學長姊的手,多一學年的課業壓力、戀愛煩惱、人際積累的快樂與苦悶……霸凌的一方與選擇成為加害方,說不定有哪雙手的主人屬於過去校刊文藝獎的得主、寫出奇蹟歷史小說的學長、漫畫構圖新奇的學姊、簡訊文學與新詩的得主,或是籃球隊臭汗淋漓的青春、第一千次因生活不順遂在內心咒罵想死的少年少女……

  在潔琳思考、整個人放空的這段時間,阿部她們正進行著可愛的談話。

  吃完冰的阿布看向小妤:「有這麼誇張嗎?我都還沒出汗耶。」

   「拜託,妳有冰棒好嗎?白痴布。」阿布後知後覺地用食指撓了下臉頰,像想到什麼指著潔琳說:「可是潔琳姊沒吃多少冰也沒流汗啊?」對。剛剛那支冰棒可是開了以後幾乎就在自己手上沒離開過的。

   「唉。阿布妳是不是呆啊,學姊是屏東人耶。我們是不耐熱的北部人。你懂北部人與南部人的差距嗎──」小妤整個人都有些紅彤彤的,看起來快中暑了,阿布卻白目在她耳邊說:「有嗎?我感覺不出來差在哪?」阿布的臉頰因此被小妤狠狠蹂躪……一時間,這兩個人又鬧起來了。

  在她倆打鬧的時間,尚未回神的潔琳、看著才四月中就起焚風的柏油路面,那層像濾鏡的透明扭曲很有魅力,使她禁不住誘惑,按下快門。其後,她毫無頭緒,心中已生出這樣的一句話──

  夏天真是來的毫無預兆。

  一些曖昧的人物倏地閃過眼前,她閉緊眼,睜開後眼底又是既往的風清;微微側身,發現學妹的話題還停留在南北大戰,她有些想安慰熱得心理不平衡的小妤:「我也覺得有點熱啦,畢竟都起焚風了。」

  說完,三人不約而同越過圍牆看路面。
  瞧著熟悉而無特殊變化的風景,潔琳想,今天應是沒什麼東西能比身旁的學妹入眼了,想著,忽然很想笑,這是一個難得不會僵硬的微笑,阿布和小妤好像看見了,她們失禮地定格,靜止不動而模樣呆滯。

  這使潔琳有點緊張:「怎麼了嗎?我臉上有沾到什麼嗎?瀏海亂掉了?」瞬間,只一瞬間,小妤那張容易泛紅的臉變得通紅:「沒有、沒有。只是突然發現學姊笑起來很好看。」那扭捏的小姿態很像欲告白的粉絲。

  潔琳頭一次遇到這種狀況,整個人不知所措:「沒、沒有好看啦。」見狀,阿布湊過來翻看相機的照片:「潔琳姊這次有拍到什麼?這些照片會做什麼用途嗎?哇,這張我喜歡。這張也不錯……這張好棒。」

   「嗯。這次文藝獎投稿用的──等我一下!等下讓妳看。」一陣強勁的風颳過許多刻意改短、往上捲的百褶裙,潔琳迅速取了相機就是幾聲,喀嚓。

  就在這時,沒來由的直覺告訴她校門附近有什麼重要的東西,她再次靠上圍牆檢查沿途熟悉的風景,然而這些景物經過這陣風並未改變多少。但她仍被一小圈旋舞的葉片吸引了目光。隨著它,再次將眼睛貼近觀景窗……「那是──」那個人是──

  喀嚓。

   「什麼?誒小妤,那個好像是陳俊霖耶。咦──學姊在拍他嗎?」感到心臟不受控的跳動,掩飾地伸手順過自己的瀏海,她調皮地說:「嗯啊……可愛嘛。嘿。」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

  鐘聲來得剛好,粗神經的阿布立即伸手抓上小妤的肩膀,向潔琳說:「我先回去了,潔琳姊放學見。」潔琳反問:「麥當當?」阿部應聲。

  她轉身就小跑步起來,但快到樓梯口見小妤沒跟上,又回頭喊:「走了小妤。」對方聽話地跑到她身邊,後知後覺回頭說道:「學姊,我們回去了。學姊再見。」還倚在圍牆邊有些懶散的潔琳笑著揮手:「嗯,放學見。」目送她倆離開。

  廖潔琳身為高一孝的一員,鐘聲對她來說不太重要,她的教室就在這處,只要比老師早進去就沒關係。眼下,她更想多看幾眼那位鄰近放學才到學校的學弟……
  白裡透紅還沒長開的五官與身高,總能吸引她相機的攝魂術──慢著!

  他、他看過來了?

  ──潔琳的心跳漏了兩拍。

   (待續)

──────────────────
  傳送門*
  1.5/ 夏熱
  2/ 陣雨 │ 2.3/ 2.5 陣雨

  3/ 蟬鳴 │ 3.2/ 3.5/ 蟬鳴

──────────────────
  如果喜歡作品,可以幫忙收藏、推薦 ↓
  POPO頁面

  如果喜歡這篇作品歡迎用贊助告訴阿癸您的喜歡
  LIKER贊助

──────────────────
  後記*
  關於舊式的制服姓名樣式,本癸怕記錯還特地翻找兄や的高中畢業紀念冊,事實證明本癸的記憶力沒有衰退 本癸以前也穿過這種形式的制服,國中的時候,嘿嘿。
  寫完三篇再於蟬鳴寫總心得,希望大家會喜歡這篇,若能勾起大家的回憶我會很高興。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1439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經驗|回憶|學姊|學生||高中|夏天|曖昧|學弟|學妹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pikahan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T... 後一篇:【詩】〈斷層〉...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oskey37喜愛修仙類的各位
來看好看的小說唷~沒人要來的話,我晚點再問... 建議從修仙篇開始看唷~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