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笨蛋學弟未來想成為什麼樣的人呢?》-100 學生會最大最兇事件!

Aoaiyaですわ~ | 2022-07-01 00:00:13 | 巴幣 230 | 人氣 187


100
學生會最大最兇事件!

  2008年的11月01日,這一天是個星期六。

  天氣逐漸入冬,理所當然地變冷許多,而且許多人也期待著雪的來到。

  不過去年的這一天,卻是二年級三人組不堪回首的日子。

  「嗯……校長好奇怪啊,為什麼要特別寄信通知需要到校呢?」步拿著信喃喃自語,一邊走向學生會。

  這一天路上幾乎沒有同校學生,即使是到了校園內都看不見任何人,這讓他感到特別詭異。

  「難道不是全校都要到校嗎?」他這麼想著。

  拉開門,發現除了自己以外的成員都到場了。

  然而紬、健司、彩香三人面露苦瓜臉,頭頂鋪蓋著一層層濃重的低氣壓,令人不敢輕易打擾。

  一年級的其他人也嘗試問過了,但都問不出什麼事來,只是叫他們等著就對了。

  步坐到往常的位置,左邊是紬的大位,右邊則是坐著美雪。

  「步前輩,早上好。」

  「妳也早安哦!」

  紬斜眼一瞧,默默吐出一句:「喂喂,我呢?」

  「我想說看妳心情不太好,就不吵妳了……早上好,前輩。」

  這時,廣播傳出了校長的聲音。

  「學生會的各位好,今天把你們召集起來,是要讓你們體驗我所精心安排的一日活動!」

  說到這,步注意到二年級的人臉色更加沉了。

  「首先呢,請各位將我寄的信,丟到步身後的水盆裡,之後信上就會出現圈圈跟叉叉的記號。」

  「記號?幹什麼用的?」茜音問,但她突然意識到校長應該是聽不到自己說──

  「出現圈圈記號的人,將拿著釣竿,把有叉叉記號的人的鼻子釣起來二十秒。」

  一年級的菜鳥通通愣了幾秒,而二年級的老鳥全都一臉「啊~去年就玩過了呢」的入定表情。

  「話說原來聽得到啊……代表這裡應該有攝影機之類的吧?」茜音邊說邊四周察看,發現房間的天花板四個角各有一台。

  接著大家就把信一張張丟入水中,最終顯示出叉叉的人是步。

  「啊……是我。那是誰要釣?」

  紬已經拿好熱騰騰的釣竿,一臉「我等很久啦!」的興奮表情望著步。

  跟各位解釋,去年紬就被別人給釣過鼻子。

  紬感想:很痛,真的很痛,又很丟臉。

  看著紬把不具有刺穿殺傷力的鉤子勾住步的鼻子,健司和彩香就已經先開始忍笑了。

  然後紬抬腿爬到步前方的桌上,步這才覺得事情好像不太對勁。

  「等等……前輩,有必要站在桌上嗎嗎嗎啊啊啊啊啊──哼呃呃呃呃哦!等等等等等等!前輩輩輩!!!痛死了啊啊啊!!!」

  「噗哈哈哈哈哈!!!忍著點!再一下就過去了!噗哧──」

  即使是對親愛的男友,紬依然沒有一點放水的意思,死命拉扯魚竿,讓坐著的步,都痛得站起來狂跳,面部表情也扭曲得十分爆笑。

  滑稽的景象害其他人都忍不住噗哧而笑了。

  「啊哈哈哈哈!步的臉超爆笑的!哈哈哈──」直樹笑得差點從椅子摔下來。

  對大家來說,這是愉快短暫的二十秒;對步來說,那是痛苦漫長的二十秒。

  「鼻子……真的以為會掉下來……」步一邊對鏡子檢查鼻孔有沒有流血一邊哭訴。

  「步前輩,這裡有藥膏,擦一噗──擦一點吧?」美雪本是出於愛心的關懷,但看到步紅紅的鼻子又漏了一點笑聲出來。

  「嗚嗚嗚……前輩好過分啊……明明都說喊停了卻還一直釣……而且看上去還很樂在其中!」

  紬雙手一攤,面露「這也沒辦法,規則規則~」的表情,兩眼始終不看著哭哭臉的步,為得就是別讓自己有罪惡感。

  廣播再次響起校長的聲音。

  「看來大家已經稍微進入狀況了,沒錯!今天一天呢,你們將玩一系列我精心策畫的遊戲,輸了的話,就要受懲罰!呵!呵!呵!呵!呵!」

  「校長怎麼好像很起勁的樣子……原來有這種惡趣味的人設嗎?」直樹吐槽。

  「不過,如果我們不想做怎麼辦?」茜音突破盲點的提問,使廣播暫時停止。

  這時學生會裡的電視出現畫面,是許多高檔餐廳的美食特寫廣告。

  「忍過這一天後,我就請你們吃好料!為期一週!」

  「就……這樣子?」對美食沒什麼太大興趣的茜音,這種誘惑實在是效果不彰,而且她也覺得其他人不會這麼容易──

  「好!」X5

  相當容易地就妥協了。

  先不論步和直樹,二年級三人的感覺瞬間正氣凜然了起來,彷彿就是在等校長給出這個報酬。

  原來三人先前表現出的低氣壓,並不是真的低氣壓,而是在思考今天的報酬。

  「美……美雪妳呢?妳應該覺得這報酬還好吧?」茜音汗顏問。

  「那個……我的話,只要和大家再一起,不管怎樣都好。」美雪笑著回答,果真是個小天使。

  茜音最後還是留下來了,不過是因為健司也留下來的關係。

※     ※     ※

  「好~~~~唷!接下來的抽屜梗活動就由我姬華最大!『自信心』,性感又可愛,假日來學校打工賺零用錢的小紗紀來主持唷!耶~~~咿!謝謝各位為我聲援!」

  紗紀邊跳邊嗨著,還自備兩台大音響播著熱鬧音樂,盡力將場面炒熱。

  熱是有熱到沒錯,但僅有男性們的內心有熱到,因為那對國寶級的爆乳晃呀晃造成的。

  「遊戲很簡單,就請各位打開抽屜,並完成被分配到的任務就行了!」

  「那我就先開吧?」步首當其衝。

  步:辣咖哩挑戰。

  「咖哩啊?這挑戰簡單啦!來巨無霸的都可以!端上來端上來!」←請各位記住現在還可以口出狂言的笨步。

  一盤一人份的熱騰騰深紅色咖哩飯被身穿黑色膠衣的人端上桌。

  「怎麼好像越來越像綜藝節目了……」直樹暗自吐槽。

  然而這盤辣咖哩開始將他的味道飄散至整個空間,使所有人都不禁頭皮發麻起來。

  「唔哦呃哦呃……這好像很不妙啊……步前輩。」離最近的美雪捏住鼻子面有難色說。

  「咳咳!光是氣味就讓人被嗆到了……步,還是小心點好哦。」同樣離最近的紬也這麼關心,並想找找看這裡有沒有水之類的。

  步看著這碗深紅咖哩,正面迎擊它的氣味後,也默默流了一滴汗,這不是冷汗,而是被辣度跟熱度醺出的真正的汗。

  「沒!問題!我要開動了!」

  「剛剛是不是遲疑了一下……」茜音擦汗吐。

  大家看著步吃下第一口,內心都很忐忑不安,明明吃的人不是自己。

  步咀嚼咀嚼,起初表情變得有些微妙,轉至皺眉,最後五官全部糾結再一起。

  「oh my goddddddd!!!!!!so hotttttt!!!!water!water!!!!」

  「啊啊啊啊!被辣到英文都變好了!」直樹驚嘆。

  「這種程度就叫做好嗎!?」彩香吐槽。

  「別再吐槽了快找水啊!」紬和美雪第一時間站起來翻找。

  不過全員怎麼翻都找不到水,只有已經泡好的熱茶,但這當然不可能拿來解辣。

  「怎麼都沒有水啊!步,你還好吧?」

  一轉頭過去,發現步卯足全力,不停歇地把咖哩飯送到嘴裡。

  「咕唔唔唔唔唔嚕嚕咕咕嗚嗚嗚嗚──」

  即使他已經辣到飆汗飆淚了,卻不停下動作。

  「唔哦哦哦!阿步開始拚盡全力吃起咖哩了!是想要挑戰自己的極限嗎?亦或是自暴自棄了呢?」紗紀看著步痛苦著,還有心情像是播報員一樣說話。

  「步前──」

  美雪本想要上前阻止步這瘋狂的舉動,卻被健司按住肩膀。

  「不……就讓他吃吧,吃越久,辣帶來的傷害只會更多。反而像這樣子速戰速決,然後把生命交給辣椒神,才是最好的做法。」

  「辣椒神?」彩香小聲吐槽。

  「步前輩……加油呀!」

  「加、加油啊!不要輸!步!」

  美雪和紬兩人各自喊著加油,其他人也跟著助陣大喊。

  「碰!」

  步重重將空盤敲在桌上,接著仰天,用著彷彿要被辣感撕裂的喉嚨大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哦哦哦哦哦哦!!」他突然離席,一邊破音大吼一邊衝出學生會。

  一行人走出去一看,發現步把走廊洗手台的所有水龍頭轉開,而自己就躺在洗手台上,讓冷水爆沖著自己降溫。

  「嘎嘎咕咕咕嚕嚕嚕──」

  「啊啊……嗯……噗哧──」擔憂都放下後,回想起方才的畫面,紬就忍不住偷笑了。

  「你還笑得出來啊?」健司問。

  「你自己也不一樣……」

To be continued

後記:
各位好,這裡是Aoaiya~
以上就是本回內容,不知道各位有沒有笑呢xd如果有讓你們嘴角稍稍上揚(即便是「哼,這到底哪裡好笑」的輕視之笑),我也滿足了/w\
如果有在看日本綜藝的話,就知道這是在模仿xd釣鼻子、抽屜梗之類的~
吃辣的部分則是從我國高中時很紅的18禁咖哩系列參考而來owo我吃過幾片洋芋片,真的爆幹辣。
那麼接下來其他人的抽屜裡會有什麼樣的地獄挑戰呢?就請各位期待了owo!
以上,感謝閱讀到這裡的你們,也希望你們可以給我更多反饋!給你們謝禮~
408317
這次是海夢的二創ntr本,目前還沒有翻譯owo突然發現自己好像沒把戀裝娃娃看完,等等去看owo

創作回應

・ω・)っ大根
抓到,牛頭人
2022-07-01 01:10:01
Aoaiyaですわ~
糟糕,純愛皮慢慢剝落了(?
2022-07-04 18:30:11
Demon616
通紅的咖喱也太恐怖了吧 我一點辣油就不行了
2022-07-01 02:52:04
Aoaiyaですわ~
我高中以為我超能吃辣,上了大學才發現自己根本是普通人,而且還比高中的自己弱了
2022-07-04 18:30:44
看來去年被整的很慘的二年級組,要讓後進們了解一下他們的感覺
2022-07-01 13:31:52
Aoaiyaですわ~
這種都是這樣的啦xdd當年的同學說「我絕對不會對待我的學弟妹太兇太機掰的」

升了一個年級後就不是那樣了xdd
2022-07-04 18:31:53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就只有我擔心阿步會不會真的受傷嗎wwww
那咖哩看起來就像是某個拷問用刑具,怕爆
2022-07-01 20:26:12
Aoaiyaですわ~
其實嘴巴跟胃還有食道能承受的辣度都不一樣喔,之前看過有人吃辣,結果食道流血
2022-07-04 18:32:54
河合艾梅莉
吊鼻子感覺好像真的很痛,看來去年的紬學姊應該是受了不少痛苦才懷恨在心(?

還好日本生水能飲,沒事沒事

說好的純愛大師怎麼能看海夢NTR呢w
2022-07-04 13:36:09
Aoaiyaですわ~
紬慢慢要擺脫掉高貴優雅的人設了,完了完了,失序了失序了(但作者怎麼看起來很開心

2022-07-04 18:34:33
Aoaiyaですわ~
我本想大聲呵斥的...但畫風實在是太好了
2022-07-04 18:34:5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