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7 GP

《殺·人祭》Ch.Ⅳ 有妹妹的小說家

作者:二迴林│2019-05-22 21:00:05│贊助:252│人氣:622
  ※警告:本章節有些許獵奇元素,請確認您的身心狀況健康再向下閱讀。




  我的面前有一位成年男子,他的身高約略是一百七十五公分,體型偏瘦不過有一點肌肉,臉白白淨淨的,如果再年輕個五歲或許有當小白臉的資質,可惜現在他臉上所展現出來的風味只有窮酸臭。

  阿梅.史東,本名梅君,現在正參加著名為『殺人魔奧運』的奇怪運動會。

  「呵……殺人魔呀~」

  真是可笑,他一定沒有想過身為殺人魔的自己也有即將被殺的這一天吧?

  就算對神經毒百般了解,專業術語都能倒著唸,人類終究就是人類,無法防毒,我動了點手腳,將他引進443號房,也就是他住所隔壁的房間,接著用藥將他迷昏,然後將他緊緊地綁在刑椅之上。

  「嗚嗚!嗯嗯!」

  當然~嘴巴也限制住了,我替他戴上雙層口枷,一種能強制他人張開口且比一般口枷更加值得信賴的器具,並在口部的洞中塞進了布,防止他發出太大的聲音。

  我看著他,輕聲的問:

  「你想知道……我是誰嗎?」

  「嗚嗚嗚嗯嗯!」

  看來,是想知道的。

  我將手放在胸前,有禮貌的微微鞠躬,自我介紹道:

  「我叫依依,十七歲,高中二年級,初次見面請多指教。」

  阿梅一臉茫然。

  「也是,這樣沒有回答到你對吧?那麼我換個說法喔~我是──小七的妹妹。」

  他驚訝的張大眼睛,似乎從未想過小七真的有個妹妹。

  「你有看過我哥哥的作品嗎?《我與妹妹的○○小生活》,那並不是我的哥哥基於幻想而寫出來的故事,而是一篇向全世界宣戰的情書,裡頭紀錄的都是事實,要是暢銷大賣的話,換個說法不就是大家都接受我們的愛戀了嗎?很浪漫吧?只因為是兄妹就必須要顧及世俗,『我愛你』這麼簡單的話都無法大聲的說,那是多麼寂寞的一件事你明白嗎?」

  我代替他輕輕地搖頭。

  「不,不明白的吧?如果明白的話,你就不會做出那些事了!」

  笑,我要自己露出微笑,我要平靜地,將這些罪人的罪狀闡述完畢。

  「起初,一切都好好的,我為哥哥獲獎的事高興了好久,他也高興了好久,但怎也沒想到,那竟是惡夢的開端,隨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哥哥的狀況越來越奇怪,就像是忘記我似的,越走越遠、越走越遠,他對著我高聲怒吼,『走開,我沒有妹妹、我沒有妹妹!』最後……消失不見。我不知道你們是怎麼做到的,你們是怎麼讓一個愛著妹妹的哥哥忘記妹妹存在的,更過份的是,你……竟然殺死了他,將我最後一絲的希望完全抹盡。」

  我咬住牙,握緊拳,告訴自己絕對不能一刀宰了這個賤人,這樣就太便宜他了。

  看得出來,他想反抗,即便被五花大綁成這樣,他也還未放棄希望,企圖舉起左手臂,大概是因為情勢過於緊張吧?直到這刻他才發現……

  他的手臂,已經不在他的手上,好心的我可是有為他做止血和包紮喔~

  彎下身,我撿起了他思思念念的手臂,刻有奇怪印記、連著手的前臂,並將它貼向臉頰,磨蹭、磨蹭。

  「啊啊,哥哥~好想再次感受你的體溫,以及你那香香的味道。」

  可惜,已經無法實現了……

  我轉頭看向那罪人,亮出他的手臂,「沒有這個,你也就只是個普通人吧?現在的你只能任由我宰割,不過別擔心,我是很寬宏大量的,即便面對你這樣的罪人,也沒有忘記要幫你準備最後的晚餐,等等喔~油鍋好像滾了呢~」

  我將那隻手臂放到了砧板之上,並且穿上了一旁的圍裙。

  「切切切、切切切~」

  把那不怎麼漂亮的手指一根一根的切下,連同早些切好的五指放在一起。

  「哎呀~材料好像不太夠呢~」

  我望向被綁在椅子上的阿梅,輕輕拍了下手。

  「太好了,似乎還有備用的喔~」

  取出工具箱裡的迷你電鋸,用這個切應該很不錯吧~

  殺人魔奧運會主辦真是貼心,幫大家準備好了內嵌式小廚房以及收納式工作臺,而且在這個不正常的地方,有一點電鋸聲也是合情合理的呢~

  唧唧唧唧唧──

  「嗚啊啊啊啊啊~」

  我將阿梅的十根腳趾,一根根的切了下來,電鋸很鋒利,理論上不用太大的功,但我畢竟是新手上路嘛~因此我是小心地、緩慢地、由左至右依序的……將指頭切下。

  長達五分鐘的鮮血配上慘叫,真是美好的前菜。

  可惜他的嘴巴被堵住了,做過消音處理,不然一定更美味吧~

  現在我有二十根指頭了,我將它們裹上麵粉後上酥炸粉,接著通通丟下油鍋裡,享受著金黃的熱油與通紅的指頭譜出的滋滋二重奏,不自覺的將湯杓化作指揮棒,在空中揮舞起來。

  等待麵衣變得金黃酥脆~

  好了,完成了。

  賣相不錯,我覺得和美式餐廳所提供的新鮮脆薯比起來,肯定更勝一籌。

  「來吧~品嚐一口~」

  我拔開塞在口枷之中的布,然後以大湯杓舀起了一大匙的薯條與油汁,灌入他的喉中。

  「嗚啊啊啊啊~」

  他感到美味的舞動身體,但我怎會讓他離開原位,抓住他的頭髮,固定他的頭部,我又餵了一匙含油量100%的美味脆薯。

  「還剩很多喔~通通都要吃完喔~」

  我已經將「料理」切成了方便入喉的大小,即便是被固定著的他,想必也能好好「品嚐」吧~

  現在的我就像是在生牛肉上淋上湯汁的廚師,享受著熱油與紅肉結合帶來的香氣,體會顧客的幸福喜悅。

  啊啊~這是多美好的一件事呀~

  「痾痾……痾痾……」

  顧客滿意等級十顆星,感動到說不出任何話語。

  「啊啊~這樣就感動落淚可是不行的喔~畢竟這還只是前菜嘛……」

  我為他擦了擦嘴,並再一次的將布塞進他的口中。

  接下來,該做什麼好呢?

  我的視線,落在了阿梅的襠部。

  「哎呀哎呀~說起來你們似乎對我的哥哥相當『有意見』呢。那場比賽,我看了喔~你對哥哥露出了不屑的表情吧?想必是用『猥瑣』一類的字眼污衊著他吧?那個女人更是過份,竟然對那樣的恩賜花容失色……唉~不過也是,畢竟是《純潔的我》的作者嗎,本人也是十分純潔,我還挺喜歡那本書的……錯不在她,錯的是到死都不為我哥哥遮掩下體的你,你們……究竟是怎麼虐待他的?粗暴的?還是其實很溫柔呢?」

  我半脫下阿梅的褲子,讓阿梅下體裸露而出,然後,輕輕地,以指尖進行接觸。

  男人真是相當沒用,即使陷入這樣的狀況,他的下方還是不爭氣的起了反應。

  我趁勝追擊伸出舌頭,對它進行了好孩子不能收看的動作,用盡一切知識為他帶來無上的快感,讓他將生命之源留在我的口中。

  很噁心的味道。

  將那東西吐進量杯之中,我漱了漱口。

  討厭的感覺揮之不去,對不起哥哥,我竟然替這麼骯髒的男子做了這種事。

  不過接下來才是正戲,我相信你一定也會喜歡。

  拿起工具箱中附的鑽頭,我走向阿梅。

  剛剛噴射過的小香菇恢復成半軟,狀態十分理想。

  在這種情況下就算將其切掉,被切除者本身並不會死亡,古代太監也都是這樣幹的,沒有任何問題。

  我啟動鑽頭開關,使其發出金屬聲響。

  然後對準那個噁心的根部,穿刺下去。

  「嗚啊啊啊啊啊啊~」

  口中的布沒有塞好,隨著阿梅頭部劇烈晃動落了下來,不過他的聲音已經啞了,大概是剛才滾燙熱油薯條造成的結果。

  這樣不塞住,也沒有關係了……

  就讓我好好享受,你的痛苦和掙扎吧~

  鑽頭終究不是切割工具,切下下體花費了一點時間,而且形狀不太好看。

  反正像不像七分樣,我也不是要做五星級料理,只要用心就可以了吧~

  在油鍋旁的爐子上放下平底鍋,倒入一點油開火,確認油有熱後將香腸入鍋,表面稍微煎熟之時取出,將其切片,會燙,不要忘記料理手套,然後再次放進平底鍋中煎至七分熟取出,擺在盤子上。

  「啊,對了,我還需要一點調味~肉桂粉好像不錯~」

  可惜這裡沒有這種東西,我只好再一次的回到阿梅身旁,以鉗子夾出他的舌頭,用刨刀磨了幾下,期間不小心磨破了幾顆因燙傷而產生的水泡,弄得他滿口是血,不過就算沒弄破好像也是~

  那個不中用的男人竟然這麼暈了過去,實在有點太便宜他。

  算了,等等再叫醒他吧。

  肉☆粉取得,和肉桂粉只差一個字我想差不多?

  我得先完成我的料理,將剛剛從對方身上萃取出的新鮮「白醬」淋上,然後灑點「肉粉」,一道色香味俱全的香腸料理就這麼上桌了~

  「該起床吃飯嘍~」

  我裝了一鍋水,潑到阿梅身上。

  「咳咳……咳咳……」

  他的眼神還有一點渙散,但可以肯定,他醒過來了。

  沙啞的聲音不怕擾民,我替他解開口枷,並貼心的夾起香腸片放入他的口中~

  「來~啊~」

  再一片。

  「要記得咀嚼喔~」

  將料理先放到桌上,我扣住他的額頭,並驅動他的下顎。

  咔滋咔滋、咔滋咔滋……

  美味喚醒了他的靈魂,「噗嗚~」他瞪大眼睛,似乎想將口中的食物吐出。

  怎能讓他得逞?我扣住他的嘴向後推,使他整顆頭後仰下去。

  「浪費食物是不行的喔~怎麼樣?美味嗎?顧名思義,是最後的晚餐喔~子子孫孫在口中爆發開來的濃郁感,連同絕子絕孫一塊食用下肚,感覺如何?感覺如何啊?」

  「嗚嗚──嗚嗚──」

  要吐也只能吐在自己的口中,反覆品味。

  看他吃得差不多了,貼心的我扳開他的口,繼續進行餵食。

  一片、兩片、三片……

  「吃,給我吃,給我大口的吃!給我將你所犯下的罪孽,吞入你的肚中,使其深深地烙印在你身體之內!」

  奇怪的是……我以為隨著食物減少,心情就能趨於平靜,但事實大大相反,在餵完我的手製料理之後,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煩躁。

  為什麼?為什麼呢?

  「一刀……」

  阿梅,說話了。

  「只有一刀……」

  然後我,明白了。

  原來是這樣,原來是這樣!

  我憤怒的抓起阿梅的頭髮,大聲喊道:

  「你現在是想檢討被害人嗎!你想說你讓哥哥死的沒有痛楚,我不應該這樣對待你嗎?你有沒有良心呀?你們對哥哥的傷害,真的只有致死的一刀?還是你要說錯不在你?」

  阿梅露出了微笑,令人厭惡的微笑。

  我不知道阿梅為什麼會笑,是豁達的笑嗎?是無關緊要的笑嗎?亦或是放下了一切的笑。

  如果他不覺得自己的所作所為是惡,那麼我做的這些又算什麼呢?

  「嗚──」

  用口為他服務的厭惡感,再次湧了上來。

  能夠活得這麼噁心的男人,碎屍萬段也不足惜。

  我拿起工具箱裡最後一項工具,鐵鎚──已經無法思考該怎麼使用了。

  憤憤的朝他眼睛砸去──

  透明晶亮的液體飛濺出來,隨即染上鮮紅。
  
  真是可惜,我原本還想做眼珠串燒之類的料理,或者試試富含乳酸的水狀液能不能代替市售乳酸菌進行發酵製作優酪乳一類的飲品,不過那個好像有點耗時~

  無所謂了……

  因為現在的我,只想狠狠地,槌爛這張令人生厭的臉,粉碎他身上每一根骨頭,將他砸成肉泥。

  死吧、死吧、死吧、死吧──

  回過神時,我已經將他槌的面目全非,他停止了呼吸,心臟,也不再跳動。

  真正的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瘋狂的笑了起來,不夠、不夠,根本不夠……

  只是這樣簡單的讓他死去,根本無法讓他體會到哥哥所受的苦。

  忘記摯愛、忘記我,忘記與我之間的點點滴滴,忘記這個世界的一切,死前還全裸的被囚禁在陰暗獸籠裡,度過了一百八十餘天。

  今天的所為,根本不足一百八十分之一……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我跪倒在地上,眼淚不受控的流了下來。

  抱起被我暫時放在一旁、刻有印記的那隻手臂,痛哭失聲。

  「哥哥……」

  不會再讓你受到任何一絲的屈辱了。

  「我們回家吧……」


※             ※             ※             ※


  借用443號房的浴室,將滿身的鮮血沖洗乾淨,心情總算平靜下來。

  嘩啦嘩啦,嘩啦嘩啦──

  好丟臉啊~在哥哥面前哭成那樣,不就還只是個長不大、愛撒嬌的妹妹了嗎?

  成熟啊~女人味什麼的……離我還很遠嗎?

  已經決定好要獨當一面了呢~

  回台灣後,請法師好好超渡哥哥的靈魂,然後燒幾件好看的衣服給他吧~哥哥的裸體是屬於我的,隨意展露我不允許。

  好想再和哥哥多相處一點時間,但我知道的……

  愛不是自私,愛不是佔有。

  真正的愛,是懂得放手讓他自由。

  沒問題的,我相信我和哥哥的愛戀能夠超越時空、超越輪迴,生生世世永不改變。

  「等我……哥哥……」

  等事情都結束以後,我一定會去找你的,不過現在,還有許多事情要做,請原諒我不能太快的到那個世界去陪你。

  我一定要找出幕後的黑手,讓他受到更痛苦的制裁!

  下次我絕對會好好做的,不會做到一半就失去理智。

  「呼──」

  我深深地吸了口氣,關上蓮蓬頭,擦乾身體,換好衣物。

  現階段最重要的是做好事後處理工作!

  昨晚我邀請了許多人到443號房開了Party,毛髮OK、皮屑OK、指紋OK,房間裡頭有許多人的DNA,多少能夠混亂警方的搜尋吧?

  畢竟選手村是『禁殺特區』,在這兒殺人是會被法辦的呢~

  不過主辦單位真是討厭,明明說了禁止殺人,卻又為大家準備這麼多殺人工具,守備還如此鬆懈,根本是說「來犯案」吧~

  所以我就做了喔。

  我將刑椅之上可能會殘留指紋的部份以漂白水擦過了一遍,接著將油鍋中剩餘的油淋到屍體之上以及附近區塊,不夠的部份再補一罐。

  大功告成~

  最後只要點上火,燒掉這一切就可以了。

  警報器的部份,昨天已經請「專家」處理過,現在就算點火也不會引起任何反應。

  我走向陽台,點燃了火柴棒。

  「再見了阿梅,本人,不接受申訴。」


  丟下火柴棒,燒掉一切。

  我從陽台跳到了隔壁房間,避開會有監視器的地方,假裝成不相干的人遠離現場。

  百密或許會有一疏,我並沒有信心真能瞞天過海,但能拖到多少時間就拖多少時間。

  現在的我,還不能被抓住。

  復仇,不過開始而已。

  究竟是誰、用了什麼方法,讓你忘記了我……

  我一定會找出來,然後與他做個了斷。

  不論背後的黑幕有多大,不論付出多少代價。

  我會找到他、我會拽出他、我會殺了他──就算對手是能夠決定他人生死的「神明」也是一樣。

  寫著關於妹妹的小說,讓眾人閱讀,是你對我表達愛意的方式。

  而這,就是我對你表達愛意的方法。

  我愛你。

  直到永遠。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40143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殺人祭|小說接龍|妹妹|有妹妹|好妹妹|妹妹可愛|妹妹好可愛|妹妹真的可愛|妹妹超級可愛|宇宙可愛是隔壁棚抱歉

留言共 13 篇留言


越看越餓是正常的嗎www還有阿梅你死的好慘啊

05-22 21:17

二迴林
你胃口真好(驚恐) 我覺得不太正常(驚恐恐)05-22 21:26
章魚茶
一樓XDDD
幸好我剛吃飽,沒有這個問題
阿梅這便當吃得真辛苦

05-22 21:24

二迴林
我也吃不下了~
你不覺得阿梅這便當吃得很幸福嗎(X)05-22 21:27
鬼才
血腥味濃郁的一集啊

05-22 21:30

二迴林
完全是為了這個才參加了這個活動XD05-22 21:48
山梗菜
這段不管讀幾次我都覺得害怕[e28]

05-22 21:55

二迴林
這段這麼善良怎麼會(X)05-22 22:51
KKLCH432
看的很爽,心情變得暢快,發洩了心中的仇恨

05-22 22:20

二迴林
原來是另類爽文嗎XD05-22 22:52
吸血鬼/蘿莉控
也太獵奇了吧,看得都痛了

05-22 23:10

二迴林
竟然!!? 其實我是個重度獵奇愛好者,不太理解一般人的輕重分法,這篇對我來說挺輕地說……是否該考慮一下不要掛達人XD05-22 23:28
虛樗
突然覺得前幾集的獵奇(?)根本就是幼稚園級別
對於沒怎麼看獵奇的我有種想吐的衝動-w-)......
阿梅\|/

05-22 23:37

二迴林
抱歉突然變得有點重口味XD05-22 23:40
說書人 貓皮
我...我剛吃完烤肉,我的胃好痛...(是笑

05-22 23:47

二迴林
我還有點餓(X05-23 08:32
說書人 貓皮
有這種妹妹我就算再投胎一百萬次也"銷售"不起啊...

05-22 23:51

二迴林
有這種妹妹理論上不是應該銷售要超好的嗎(?) 硬核寫實(X)05-23 08:32
冷漠刀痕無語心痕
這個……好可怕啊=0=
那這樣無修版肯定不是一般人能看的

05-23 00:04

二迴林
其實修正版修的不是可怕的地方,是愉快(?)的地方。05-23 08:33
deadking
小建議,指頭有指甲,下鍋前要先仔細去除,最好先用剪刀將每片指甲剪成十片左右,再用辣油先醃漬一下,之後仔細的一片一片慢慢拔,最後才切下來下鍋比較好......

05-23 06:25

二迴林
太可怕啦XD 真正專業的在這邊(抖抖)05-23 08:34
墨白血痕
為什麼我沒法看另一個版本呢?還有啊,阿梅就這麼死啦?那他打通任督二脈有啥用啊?

05-23 11:07

二迴林
另外一篇有開年齡限制,要符合年滿18、手機認證通過、註冊滿三個月三項條件才能進入。至於阿梅的部分,修練讓他打贏了一場比賽呀!05-23 12:06
林上
放下你手上的鑽頭,這樣下去香腸會變成肉醬的啊!

05-30 01:55

二迴林
我的鑽頭,是突破天際的鑽頭(X)05-30 08:5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7喜歡★holydomai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師傅可愛... 後一篇:《殺·人祭》Ch.Ⅳ 有...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eminiRose巴友們
小屋更新了漫畫,大家有興趣的話就來看看吧!可以的話,請多多支持!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0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