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跟Claude 2玩的小說接龍遊戲 第10~15棒(最後一棒)

山梗菜 | 2024-02-28 20:27:04 | 巴幣 32 | 人氣 61

第10棒


絡新婦猛然撲向三人,彥宇和死亡之弓立刻展開反擊。死亡之弓拔出獵槍射擊絡新婦,子彈卻無法穿透她厚實的外皮。絡新婦嘶嘶大笑,猛力甩尾擊中死亡之弓,將他甩飛到牆壁上。

“該死,防禦力太強了!”死亡之弓咳嗽著爬起身。

與此同时,彥宇拔出西洋劍猛劈絡新婦。絡新婦機敏地抬起蜘蛛腿擋下 fatal one,隨即反擊彥宇。幸好綺婷及時出手,擋下了絡新婦的攻勢。

“要打贏她非常困難。”綺婷皺眉,“我們需要想個辦法制服她!”

就在三人苦戰之時,樓頂突然傳來一陣巨響。天花板被硬生生擊碎,一名身穿黑衣的蒙面人從上方落下。

“什麼人?!”三人警惕地盯著蒙面人。

那人沒有理會三人,反而舉起了手中的長矛——矛頭泛著血紅色光芒,散發出陰森氣息。他猛然向絡新婦投擲長矛,絡新婦慘厲尖叫一聲,長矛正中她的心口。

“不、不可能......”絡新婦雙眼泛著恐懼,“這把長矛竟然能傷害我......”

她話音未落,身體已經開始腐爛融化,很快只剩下一堆黑色骯髒物質。那名蒙面人冷笑一聲,收回了長矛。

“你是誰?為什麼也在這裡?”綺婷警惕地問。

蒙面人正要開口,突然,另一陣腳步聲由遠及近。三人轉頭一看,只見剛見過的神秘組織協會成員帶著武裝部隊竟也來到此地!

“找到他們了,快,開始破壞工作!”協會首領高喊道。

協會的人很快封鎖住整個建築,並開始進行奇怪的破壞工作——他們正在拆除建築物的支柱與牆壁,極有可能要把整棟大樓夷為平地!

“你們在幹什麼?!”彥宇大怒質問首領。

“抱歉,這是機密。”首領冷笑,”反正你們也活不過今晚,就送葬在這棟大樓裡吧!”

三人意識到危機,正要反擊之時,身後的蒙面人再次出手了!

他高喊一聲,猛力擲出三把形狀奇特的匕首!匕首尾端纏繞紅色火光,破空之聲由遠而近——正中三名協會幹部的額頭!三人當場斃命!

“快跟我走!”蒙面人向三人招手,“我手上有跑得掉的交通工具!”

三人面面相覷——要相信此人嗎?可是留在這,只有滅頂之災!

沒多少猶豫,三人跟上蒙面人的步伐離開大樓。一出大樓,只見停在門口的,竟是三輛嶄新的重機車!

“快騎上來!我有辦法甩掉他們!”蒙面人跳上一台重機,發動油門。

三人毅然跨上機車,在一聲巨響中,大樓整個垮塌!他們在煙塵中咆哮離去。協會的人影逐漸遠去,最終消失在夜色之中。

“我是誰不重要,你們只要知道,我不是你們的敵人。”蒙面人開口道,“你們必須加快速度,拿到剩下的遺產。因為,你們的命運已經與這世上最黑暗的秘密結下了不解之緣......”


第11棒


「他們在那邊,抓住他們!」

不到三天前才說希望可以合作的協會人員,現在竟然派出武裝部隊的追兵來追殺他們。

「煩死人了!」綺婷大叫:「死亡之弓,你還有辦法射擊嗎?」

「No problem。」

死亡之弓馬上拿出藏在外套裡的備用手槍,裝上子彈後開始射擊。下個剎那,連顆子彈都來不及發射的武裝部隊成員們,他們的額頭或是身上的要害都被強力集中的子彈打中。只花了五秒,所有刺客都被擊敗,從重機上摔下來。

「真是有驚無險。」

蒙面人稱讚。

「那麼蒙面英雄先生,請說明一下你是誰,還有為什麼你會知道我們的事。」

謎團越來越多,彥宇覺得頭好痛。

「我的名字叫做冥界魔使,叫我魔使就好,好嗎?」

「真是個nice name!」死亡之弓很中意。

「你到這裡來是做什麼的?」

「當然是阻止你們繼續解開封印。你們到目前為止已經解開四個封印,放出四隻妖怪,但是那四隻妖怪……其實是被封印的妖怪裡面最弱的四隻!」

「這句話好像輕小說裡面,主角打倒的其實是四天王中最弱的一個的套路劇情。」

「那就是說,你知道剩下的四隻妖怪是什麼東西囉?剛才那個『協會』又想要做什麼?」

「征服世界,理由就這麼簡單。」

冥界魔使說出在電影與漫畫裡面聽過不知道幾千遍的老梗理由。

「征服?要怎麼征服?」

魔使沒有馬上回答,而是拿起放在懷裡裝著綠茶的瓶子,咕嚕咕嚕地喝了幾口。

「藉著被封印的上級妖怪的妖力,可以達成征服世界的目標。在剩下的四個封印裡面,有一個地點封印了特別強的上級妖怪,協會也盯上了封印的地點,所以才會決定幹掉你們。」

「這個說法有點奇怪……如果他們已經知道封印的內容還有地點,那他們自己去毀掉那些封印不就好了。」

「那是因為……那些封印只有你們才能解開。」

魔使說出令人震驚的事實。

「包括我在內的任何人,只要碰到那些封印妖怪的劍都會被燙傷,遑論把他們拔起來。這個傷疤就是證明。我們找個地方慢慢談吧,能回你家嗎?」

接下來他要說的事情也讓兩人很在意,彥宇答應了魔使的要求。

回到家,魔使脫下手套,讓三個人看上面的燙傷。

那是魔使試著要抓起那把長劍,解開封印的時候的事。他的手指才碰到幾秒就馬上感受到一陣像被熱油濺到般的痛楚而鬆手,甚至還痛得吸吮自己的手指。

「如你們所見,方才你拔起的那把劍,就是對除了你們兩個人以外的人都很危險的物體。就算是擁有許多妖怪研究經驗的協會也沒輒。所以只要讓你們去解開封印,他們再接收那些妖怪就可以了。」

「封印明明都還沒有全部解開,就要幹掉我們嗎?」綺婷又察覺奇怪的地方。

「協會裡面也有一些激進派的人物,主張不需要讓多餘的人知道封印的祕密,要直接用炸彈把封印炸毀。剛才那些人就是協會的激進派。但大部分的協會成員都認為那些劍也可以用作棋子利用,所以不贊成這種作法。」

「啊……這樣子他們派人來找我又派人想幹掉我就說得通了。」

所有人聽完彥宇說完幾天前他遇到的狀況後,輕輕點頭,但綺婷顯得不滿。

「為什麼這麼重要的事你沒有告訴我?你果然還是不相信我嘛!不相信我就算了,你寧可相信來路不明的大叔說的話嗎?那種人明明更像是會出賣你的那一方嘛!」

「對,所以我決定不再相信他們了……」彥宇汗顏。

「你知道的東西真多。」死亡之弓說道:「那你還知道多少事?像是那些妖怪為什麼會出現在那些地方,還有綺婷的daddy又是何方神聖,為什麼能對付那麼可怕的怪物?」

「好,那我就告訴你們吧。但是你們要付情報費給我,這份情報的代價是讓我借用解開封印後的上級妖怪的妖力。」

「你打算要怎麼利用妖力?」

「時機到了你們就會知道。」

雖然這番話有點可疑,但彥宇覺得現在自己已經很接近謎團的核心。

「我答應你,所以你快講吧。」

「交易成立。那先回答你的第一個疑問。那些妖怪一開始被關在雪風艦的船艙之中,數十年前才被鎮壓於各處。」

「雪風?您是說那艘在二戰時期參與無數戰役都能全身而退,還被取了『幸運的驅逐艦』綽號的軍艦嗎?」

「正是,你比我還清楚這艘船的歷史呢。」

「因為漫畫家水木茂老師也是搭雪風從戰場回到家鄉的,所以就順便研究了一點點而已。」

「言歸正傳。雪風在來到台灣的時候,乘坐在上面的除了船員,還有一批把妖怪封在雪風船艙中,在船抵達台灣時準備將其封印的鎮魔師,你們的父親張謂霖就是其中一個鎮魔師的後裔,金太醫療中心的負責人也是其中一人。若將那醫療中心的地基喻為牢獄,那把劍即為牢獄之鎖。

那些妖怪一開始相當弱,只有幾天沒有封印也還不會有事,於是就要趁這段時間封印起來。不過封印的期間上級妖怪可能已經自然蓄積一定程度的妖力,那放出來的時候就有可能會造成危害。」

「你講的設定又有矛盾了,如果變弱的上級妖怪的力量可以征服世界,那鎮魔師為什麼不把它留下來給自己用?」

「為什麼鎮魔師不把有害的妖怪直接殺死?」綺婷也很納悶。

「第一,那已經是五、六十幾年前的往事,那個時候還沒有制御妖怪的技術。第二,當時的鎮魔師可能沒有完全殺害妖怪的力量,所以只能先封印起來,這些事現階段都還只是我的推測。」

「你為什麼會知道這麼多事?」

「我姑且算是協助他們的人,所以自然知道這些。」

說到這,彥宇不禁看了綺婷一眼:「妳早就知道那些封印的劍只有我們能拔出來的事吧?」

「大概知道。下次我來拔出封印的劍,這樣子就能證明我身上也有鎮魔師的血緣關係。」

彥宇終於曉得綺婷堅持遺產一定要兩個人一起去拿的理由了。

只有彥宇一個人,憑他目前身為普通人類的力量是絕對沒辦法跟妖怪抗衡。

只有綺婷一個人,要在取出封印之劍後還要一邊戰鬥一邊保護劍,這種做法也太辛苦了。

只有兩個人聯手完成自己最擅長的事,遺產才可以讓兩人都受惠。

「你說的那隻能征服世界的上級妖怪叫什麼名字?」

最有名的日本三大妖怪分別是玉藻前、酒吞童子還有大天狗,因為太有名了,彥宇不知道什麼原因總覺得不太可能。

「那是鵺。」

鵺(ぬえ)是一種像合成獸一樣的妖怪,據說有猴子的臉、貍的身體、虎的四肢還有蛇的尾巴,這個彥宇有聽過。但鵺真的是強到可以讓人征服世界的妖怪嗎?

「總結一下結論吧。那個『靈異現象與超自然現象管理協會』算是不可以信任的對象,接下來我不會再跟對方有任何聯絡;我們要把所有遺產弄到手然後過舒適的生活的話,就必須把剩下的封印解開;最後上級妖怪鵺的封印要解開前最好做足準備。」

彥宇說完,接著綺婷補充:「我們手上現有的武器,要完全打倒那些妖怪還是有難度。我要找認識的商人進貨,準備一些更強的武器。」

「什麼武器?」

「反正現在有錢了,乾脆直接買一顆戰術核彈來用吧。」

「……」

「開玩笑的!」綺婷天真無邪地笑著,「那種東西太貴了,而且用了一顆我們就會惹麻煩上身,誰會笨到做這種事!」




第五個封印位在一座無人島上。

無人島上有一座相當老舊的別墅。說是別墅也不正確,因為那只是為了掩飾內部的封印才蓋成別墅的樣子,其實沒有任何人在裡面渡假過。

別墅內部的中庭,有一間厚實的水泥牆房間。有一把劍插在頂端的鑰匙孔裡,那就是封印所在。

「那我要上了。」

他用手上的手電筒照亮鑰匙孔,然後把劍小心翼翼地拔出來。

房間裡面在劍拔出來的時候,開始發出撞擊聲。被封在這裡的上級妖怪,終於甦醒。

「睡了好久終於醒來了。是你把我們的封印解開的嗎,小夥子?」

「你不用知道這種事,因為你馬上就要前往極樂世界了。」

彥宇說完,綺婷馬上按下開關。砰——!!!房間爆炸了,一團巨大的火焰吞噬了眼前的一切,妖怪發出恐怖的慘叫,一陣像焦肉的噁心氣味傳來,彥宇不禁掩鼻。

看著在火光中被秒殺掉的妖怪,綺婷相當得意。

「雖然不能用戰術核彈,但用普通的炸彈與汽油也是聰明的選擇。」

她用的是更強的新型燃燒彈,在解開封印前,就事先裝在房間周圍。妖怪就這樣子被燒死了。

「要是這樣就結束的話就別把牠們關起來,直接放火燒掉不就好了……」


第12棒


經歷一番艱苦卓絕的戰鬥,張彥宇和張綺婷終於擊敗了第五隻上級妖怪。正當他們欣喜若狂之時,冥界魔使卻忽然變了臉色。

"不好,有人來了!" 他低聲道,"快跟我走!"

三人急忙收拾行裝,正要離開這座小島時,只聽見風中傳來一陣憤怒的呼喊:

"給我站住!小兔崽子們!"

張彥宇一愣,這聲音何其熟悉!正是在靈異協會裏見過的那位禿頭大叔!而此時他手下已經帶著一大批武裝人員,全副武裝地現身在他們面前!

"哈哈......這回我們算是把你們逼到絕路了!" 禿頭大叔狞笑連連,"快,把那什麼鵺的力量交出來!不然我們開火了!"

"我們沒有那玩意!" 彥宇大吼。

"閉嘴!我豈會相信你們這帮騙子!" 禿頭一聲令下,眾人馬上舉起手中武器。

"等等!老大!你忘記命令了!" 一名協會成員突然大聲說道,"我們的命令是確保他們活著!"

"去你的命令!我要親手解決他們!" 禿頭怒不可遏。就在他準備開火的一剎那,一道黑影忽然插入兩方陣營之中!定睛一看,竟是蒙面人冥界魔使!

"老大!這人是誰?小心他出手偷襲!" 眾人大驚。

"哼!偷襲?" 魔使冷笑,"我只是想要談談而已。" 他隨後轉向禿頭,"你就是那協會的頭領?要我說你這個低俗無知的凡人,恐怕連鵺的真面目都尚未見過吧?"

眾人聞言,登時全都大怒:"誰是鵺?贏了再吹牛吧!"

"你想要鵺的力量?你先問問自己到底有沒有那個能接受鵺力量的容器!" 魔使語帶嘲諷,"就憑你們這群蠢人?還不趕緊跪下來求饒!"

禿頭怒不可遏,立時舉槍就向魔使射擊。魔使雙手一揮,頓時召喚出幾十隻骷髏鬼卒,擋下了子彈,隨後衝上前一掌擊中禿頭胸口。禿頭當場吐血倒地,魔使隨即在他身上施了法印,禁錮住他的行動。眾人見狀全都驚恐萬分,不敢再輕舉妄動。

"堂堂一個靈異協會結果出人如此膚淺,實在是令我大失所望!" 魔使亦步亦趨,神態十分傲慢,"聽好了,你們要對付的那什麼鵺,可不是你們想像中的那麼簡單!"

"它的真面目,難道你們有人知道嗎?"

眾人面面相覷,一時無言以對。這時候,卻見張綺婷突然從人群後走了出來,表情無比嚴肅:
"我知道。鵺並不是一個妖怪,而是一種兵器。它的全稱叫SACNUE, 即 Super Armored Combat Nuclear Unmanned Engine。 它是一個可以發射核武器的全自動機甲!"

這番話一出,所有人都大吃一驚。綺婷繼續說道:"我的父親,也就是發明了這種武器的人,他後來為了避免這種武器被人濫用,才下令將其加密封印。現在想必這武器里的AI 已經在封印中進化完成,我們必須聯手阻止它被濫用!"

眾人驚恐交加,彥宇等人也感到難以置信。綺婷面有難色,似乎有隱情難言。此時鵺——不,SACNUE的真面目似乎已經初步揭開,但更多秘密仍有待釐清。在眾人錯愕之時,魔使望著綺婷, 眉頭緊皺,彷彿在思考什麼。最後,他長長噴氣,向天空伸出手去:
"好了,既然你們都面有難色,那就由我來告訴你們,下一步該怎麼走!"


第13棒


SACNUE——代號「鵺」(NUE),一種發射核武器的裝甲,沒想到上級妖怪的真面目竟然是這種高科技產物。

彥宇覺得發生在自己身上的超展開一個接一個,恐怕連科幻小說作家都不敢輕易採用這種誇張的設定。

「你們都在騙我嗎!我們的爸爸是鎮魔師也是在騙我的嗎?真相到底是什麼啊!」

「對不起……因為這個事實會讓你覺得太像超展開,所以我一直沒有告訴你。」


「別騙人了……」彥宇覺得被愚弄,憤怒地反嗆:

「那麼那個遺產是怎麼樣?是那個叫SACNUE的裝甲本身使用的技術就可以賣到很多錢嗎?那把劍又是怎麼回事?」

「妖怪的事是真的,但SACNUE的事也是真的。那是一種結合先進技術還有妖力的自動裝甲,因為它就像混合好幾種生物的力量一樣,『鵺』這個代號也有這一層意思。

一開始,上級妖怪們本來是要被封印起來的,但是鎮魔師之中有人接觸了科學研究機構,因此開始進行妖力與科技的運用研究。而他們的運氣很好,開發出使用妖力當動力,擁有自我意識的裝甲。但是因為太危險了,所以你的爸爸決定把它封印起來。」

「那麼這些鑰匙又是什麼?」彥宇拿出鑰匙質問綺婷:「我們後來解開封印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用到這些鑰匙啊!」

「那個……事實上是認證SACNUE的AI系統的鑰匙。只要有解開封印力量的人出現,並拿著鑰匙認證,就能命令SACNUE做任何事。

我這段時間會擔任特工的工作,就是為了蒐集這種武器的情報。」

「其他妖怪呢?也是某種兵器嗎?」

「那些是真正的妖怪還有鬼……就跟之前說的,因為當時消滅妖怪的技術還不是很先進,所以就只有把它們封印起來。」

「魔使!你之前說要借用最強的上級妖怪的力量,就是想要借用SACNUE的武力嗎!」

「這個我不否認。」

「你隨便說幾件我們不知道的事情就妄想要掌控那麼強大的武器,你是不是想『這些小孩子還真好騙』啊!?」

魔使沒回話。

「抱歉……我那個時候因為時間不夠,才沒有把真相全部說出來。」

「不要再說了,你快滾!」

覺得越來越煩的彥宇,只能吐出這句話。




獨自一個人趴在自家陽台欄杆邊的彥宇,一臉憂鬱。

現在到手的錢大概有幾百萬左右,如果剩下的事情就這樣子置之不理的話,也沒有人會責怪自己吧。

「對不起。」

綺婷無聲無息地出現在彥宇背後,道歉。

「不需要說這麼多。滾開。隱瞞這麼多事沒告訴我,妳還有資格責怪我不相信妳嗎?」

「所以我現在過來,就是要把全部的真相都說出來。」

「要是答案讓我不爽的話,妳就直接滾出去。」

綺婷把這句話當成是願意溝通的信號,繼續話題。

「SACNUE這種裝甲,據說使用了真正的上級妖怪的妖力的能源,因此它除了有發射核武器的力量,在妖力的影響下還有自我意識。」

「妳不是說那是AI嗎?」

「AI受到妖力的影響,演變成真正的自我意志,就跟九十九神一樣。因為爸爸當初感受到它有多危險,所以就把它封印起來。如果兵器擁有意志這種事被外界知道可能會引起混亂,所以才用妖怪的說法矇混過去。」

「然後?」

「解開其他地方的封印,是為了得到錢;但唯有這個地方,我是為了阻止世界被毀滅才這麼做的。」

「那妳自己去做,我不想再浪費力氣了。」

「這件事真的是只有我一個人沒辦法完成!對不起!」綺婷直接坦白了。

「因為……解開封印、跟裝甲戰鬥還有把鑰匙插進裝甲後方的鑰匙孔裡面,這三件工作都讓我一個人來做有點太累了。而且我沒有把握一定可以打贏裝甲,用炸彈毀掉裝甲這種方法也行不通,如果有你幫忙的話……成功的機率至少能提到30%以上!因為你也是張謂霖的兒子,所以這也是只有你做得到的事!」

「又是要情緒勒索我的那些屁話嗎?妳只有在需要我的時候才想到來找我,在這之前是有把我當家人?」

彥宇現在心情複雜。能跟新的家人生活對他來說明明是值得開心的一件事,但他只覺得自己被欺騙,這番話聽了就讓他不爽,不爽到想要把這個妹妹揍一頓。

「那麼這回打倒SACNUE要是成功的話,我就自掏腰包再付給你一百萬元,這樣你高興滿意了嗎?」

綺婷的手指在手機螢幕上輕按幾下後,把自己網路銀行的帳戶畫面秀給他看,上面顯示餘額還有五百萬元左右。

「拯救世界的英雄,得到的酬勞就只有一百萬元?」

「我現在能給你的就只有這些……如果你真的覺得不夠的話,那我會再想辦法。」

彥宇忍不住嘆息。

「大家都是家人,用不著這樣子。但我要妳把妳知道的關於SACNUE的資訊全部告訴我。」




整理一下後,彥宇得到的新情報有以下幾點。

一、SACNUE似乎是製作成人型,也就是生化人的一種。
二、SACNUE內部藏有一發核武器。
三、這隻生化人似乎聽得懂中文。
四、把SACNUE的技術拿去賣給研究機構的話,似乎可以得到上億元的費用(綺婷後來用最新價格去計算過)。
五、除了SACNUE以外,其他封印的都是真正的妖怪。

「妳沒再隱瞞我任何事吧?」

「我沒有騙你,事到如今我再說謊要做什麼?」

彥宇決定還是相信她的話,然後呼了一口氣。

「那妳要我做什麼?」

「戰鬥用的武器交給我,戰鬥的事情也交給我、死亡之弓還有其他人,你要做的事就是跟把鑰匙插進裝甲之中,讓它鎮定下來!」

「這麼說的話,妳有辦法讓它安份地不要亂動嗎?」

「沒辦法百分之百鎮壓住,但因為那具裝甲的動力源是妖力,要是利用鎮魔具本身的原理,就可以再開發出讓SACNUE暫時癱瘓的武器。」

「現在……沒有別的路可以選了。既然要拿到遺產活下去,那就只能選擇跟妖怪跟SACNUE戰鬥了呢。」

開發新的武器大概還需要十幾天的時間,這段時間彥宇決定暫時休息。

綺婷來到自己家裡雖然只有一個月多的時間,但是這短短的一個多月發生的事情,真的改變了彥宇的人生。

他翻出了8號信封裡面附著的另一張地圖,這次它不玩猜謎而直接在上面標註另一個比上次的醫療中心更加偏遠的深山地點,下面還鉅細靡遺地把如何從登山道前往封印地點的小徑全部都列出來。

最危險的東西竟然還寫得這麼明顯,彥宇覺得爸爸絕不會蠢到做這種事,感覺就像設下陷阱等人跳進去那樣可疑。

「妳有對地圖上的這個位置點進行調查過嗎?」

「那個偏僻的地方四周幾乎沒有人煙,距離通往那個地點的登山小徑最近的地方,附近竟然連一間住家或便利商店都沒有。」

「感覺這個地方有陷阱……還是先調查清楚比較好。然後靈異現象與超自然現象管理協會絕對會搞小動作還有試著阻礙我們,妳有準備對付他們的方法嗎?」

「這點我當然也考慮到了,難道你以為我會笨到沒想到這種事嗎?」

既然綺婷都這麼講了,彥宇也相信她會做好萬全準備。

時間終於來到動身出發那一天。

為了對付最終極的災難,這次綺婷召集來的人手也是史上最多。除了先前見過的死亡之弓、陰陽師茂治、蒙面人冥界魔使以外,還有十幾個沒看過的人物,其中還有一個怎麼看都是生化人的機械人,還有怎麼看都是忍者的人物。

「那個是日本忍者流派『箸極流』派遣的忍者。只用一雙筷子就可以完成一天內暗殺掉一百個人任務,還能做到用筷子接住子彈或用筷子擋下火箭砲的攻擊,不要太小看他的力量了。」

「那為什麼不用更強的武器戰鬥啊……」

除此以外,這個地方還有好幾十名蒙面士兵,綺婷表示他們都是自己叫過來的傭兵夥伴。

綺婷的年紀明明只有十五歲,結果人脈廣到連傭兵都認識,這個世界真的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都有。


最後一個封印的場所跟其他地方完全不同,是個充滿現代感的機房。

眼前有一扇緊閉的金屬大門,彥宇試圖用鏟子把鎖打壞並試圖推開門,但門卡住而且完全紋風不動。

「我來試試看。」

綺婷在門板上安裝一枚炸彈,示意所有人退後。「轟」地一聲,門板瞬間被炸得扭曲變形,綺婷稍微用力一下,就把機房厚重的金屬大門推開了。

機房內部佈滿不知道用途的機械與齒輪,而房間的正中央,放著一只大小可以讓一個成年人躺進去的金屬箱,上面插著一把比過去看過的封印之劍都還要華麗的劍。

想當然,其他人都不能碰這把劍。綺婷退到一旁,她的眼神正示意「我隨時都可以動手」這句話。

「你們……都準備好了嗎?」彥宇忍不住問。

「不要擔心。因為我們就是為了這個才到這裡來的,就算裡面封著最兇惡的裝甲,我也會盡最大的努力把它打倒。」茂治開口。

「Come on!Just do it!」死亡之弓催促。

「我也已經預備好了!反正遲早都要打開,你在那裡多站三年裡面的妖怪也不會就這樣變弱,還不如趁我現在狀況最好的時候趕快開始啦!」綺婷吐槽。

從同伴的話語中感受到溫暖力量的彥宇,他的心裡重新注滿了勇氣。

「我要上了。」

他伸出手,然後將那把封印之劍從金屬製的箱子上拔起來。

嘎嘎嘎……

機房四周的牆壁響起像齒輪轉動的聲音,所有人都戒備地朝四周東張西望,不敢大意。

正中央的金屬箱子也發出「嘎嘎嘎」的聲音,接著朝兩邊打開。

不管關在裡面的東西有多麼強大,所有人都準備在裡面的妖怪出現的同時,立刻發動攻勢。

封在箱子裡的SACNUE,終於展現出真面目。

「呵啊……」

裡面傳來一個年幼小女孩打哈欠的聲音。

有個乍看之下像八歲小女孩的存在從箱子裡走出來。像洋娃娃般嬌小的身軀、留到肩後的黑色長髮、讓人聯想到大正浪漫風格的菱形格子紋洋裝,要是不說的話大概任何人都會以為她只是個cosplay的小女孩,但她的手上卻裝了像是虎爪般的裝甲機械部位,背後也有像老鷹翅膀的金屬構造。

「What?A girl?」死亡之弓難以置信。

誰也沒想到,裝甲SACNUE的模樣竟然是個八歲小女孩。雖然模樣很可愛,但是她身上那些跟妖怪鵺一樣帶著各種動物部位的特徵,還是提醒了所有人她並不是普通人類的事實。

「那……那個……」

SACNUE抬起頭看著眼前出現的陌生人,表情有點怯懦地問:

「是你們把妾身叫醒的嗎?」

對方會說流暢的中文,彥宇不需要擔心溝通遇到阻礙的問題。

「就是我。妳就是『鵺』嗎?」

「啊……正是……」眼前的小女孩好像很不擅長跟陌生人對話,一臉慌張而害羞:

「妾身正是SACNUE……通稱『鵺』的核武器裝甲……因為父上告訴妾身,童身身上的力量非常危險……所以妾身現在必須在這裡暫時休息……」

「妳說的『父上』,指的就是張謂霖先生吧。」綺婷也插話進來:

「不用擔心,我們兩個就是張謂霖的孩子,剛才他可以拔出這把封印的劍,就是血統的證明!」

「是……這樣子嗎……」鵺看起來還是沒有完全相信。

這個時候,眾人的身後突然傳來一陣爆炸聲。

數十個身上穿著協會武裝部隊裝甲的傭兵跑進來,一面用槍指著所有人,一面靠近鵺的身邊。

「是你!」冥界魔使大吼:「協會的禿頭,你竟然還沒死!」

那個曾經想要跟彥宇合作的禿頭大叔,這次穿著乾淨的灰西裝走進來,對著他展露充滿優越感的笑容。

「太感謝你了,張彥宇小弟弟!你幫我們解除了鵺的封印,讓我們省下了不少功夫!」

「不客氣,但是可愛的小鵺妹妹沒有要給你們。」

「小鵺妹妹?」綺婷對這個綽號有點訝異,忍不住笑了幾聲。

「隨便你怎麼說。但我送給你一句話,要是你還是不肯從那個地方讓開的話,我不保證可以活著離開。」

「正好,我也有一句話要告訴你。」

綺婷也露出笑容看著對方,同時所有人一齊退後。

「去死吧。」

綺婷說道,然後按下按鈕。

一陣超級爆炸把現場所有聲音蓋過,接著大家都被爆風吹出地下室出口,像電影一樣在空中翻滾好幾圈之後才摔到地上。

剛才的爆炸太過猛烈,鐵門門板都被炸飛了。

「活該,你們這些協會的成員,以為我們有這麼笨嗎?」

剛才她事先在四周裝了炸彈,只要協會的人一出現,她就馬上引爆炸彈。

不過協會的武裝部隊當然也不是省油的燈。

雖然剛才運氣好炸死了六、七個部隊士兵,但剩下的協會部隊成員依然活著。大叔這次不知道做了什麼防護,竟然還好好地活著。

「可惡……竟然敬酒不吃吃罰酒!」禿頭大叔咒罵:

「我要殺了你們這些阻礙協會征服世界大業的人!你們這些敵人都給我進地獄吧!!哈哈哈!」

現場接近兩百名武裝部隊的士兵,同時包圍住SACNUE還有彥宇一行人。附近的樹叢傳來一陣吵雜聲,幾架甲蟲型的機器人突然現身,頂端還裝設了雷射砲。

「殺了你們以後,我們協會會使用武器直接武力鎮壓SACNUE的裝甲力量,你們不用擔心她會過得不好了!」

綺婷嘆了口氣。

「你們幾個,要開始真正的戰爭了。」

「Don’t worry!我能打!」死亡之弓回應,拿出自己的槍。

「我也沒問題。」陰陽師茂治回應。

「哥哥!你就專心跟SACNUE繼續對話,讓她信任我們,打架就交給我們!」

「拜託妳們了!」

最後的戰爭,現在正式開打。


第14棒


巨大的爆炸聲響起,彥宇和他的夥伴們被爆風震飛出地下室。禿頭大叔率領的協會武裝部隊緊追在後,開始了狂轟濫炸。

「去死吧!」禿頭舉槍瘋狂掃射。子彈如雨點般落下。

綺婷揮舞長刀,擋下了部分子彈。狙擊手死亡之弓也開始還擊,每一槍都準確無誤地射穿一個敵人的頭盔。

「哈哈哈!想阻止我嗎!」禿頭狂笑。他身後的機甲蟲發射雷射炮,直接擊中了几個彥宇的夥伴。

「可惡!」茂治念動咒語,召喚出幾隻惡靈護身。惡靈衝入敵陣大開殺戒,但很快就被機甲蟲的雷射擊散。

冥界魔使揮舞長矛衝鋒陷陣。他的矛尖刺入一台機甲蟲,使它爆炸起火。

「我們打不過!」綺婷大喊。「必須想辦法破壞那些機甲蟲!」

就在此時,小鵺忽然走了出來。她伸出雙手,手心冒出一團耀眼金光。

「去吧,我的僕役!」她說道。

金光忽然化成一個個小精靈,它們嗖地一聲衝向機甲蟲群。小精靈頑皮地在機甲蟲上爬來爬去,然後一起自爆!

轟!轟!轟!爆炸接二連三響起。機甲蟲被炸得灰飛煙滅。

「好強的力量!」眾人不敢置信。小鵺竟具有如此強大的魔法。

禿頭見大勢已去,決定親自上陣。他從口袋里掏出一個奇特的裝置——那是一個閃電般的東西,在他手心翻騰跳躍。

「哈哈哈......這就是協會研發的妖力提取器!吸收了你們力量的我,將會無人能敵!」

妖力提取器忽然射出無數電線,緊緊纏住小鵺的四肢。小鵺痛苦地尖叫,她體內的妖力正源源不斷地被抽出。

「不行啊!快想辦法!」彥宇焦急地喊。

就在此時,一把飛鏢忽然射來,正中禿頭的手腕!禿頭痛呼一聲,妖力提取器落入草叢,不見蹤影。

「什麼人!」禿頭怒吼。只見草叢中走出一個身穿忍者裝束的人,手上捏著兩根筷子。

「忍者筷極!」綺婷喜出望外。「他來晚了!」

筷極用筷子在空中一點,身形忽然移動到禿頭跟前。他手中的筷子快速刺擊禿頭的要害,禿頭猝不及防,直接被刺傷在地。

「可惡!給我上!全軍突擊!」禿頭一聲令下,剩餘的武裝部隊成員全部衝上前去。

一陣混戰再次展開。筷極揮舞雙筷,以逆天身法和筷法對抗敵人的刀槍。茂治召喚出更多惡靈,死亡之弓也開始狂掃子彈。

「哥,我來護衛你!」綺婷大喊,一刀砍倒一名敵人。「快去找機會接近小鵺!」  

彥宇點頭,摸出一串鑰匙。他準備趁亂接近小鵺,插入封印鑰匙。

就在此時,禿頭已經爬起,他猛然向小鵺撲去!

「讓開!我要搶先控制她!」

他咬牙切齒,死死抓住小鵺的手臂。突然間,小鵺渾身閃爍起耀眼金光,禿頭被狠狠震開!

「金光是什麼!」彥宇納悶。

一個渾厚的男音在耳邊響起:「那是千年妖狐的妖力!這小女孩體內寄宿著我的靈魂!」

原來小鵺就是千年妖狐化身!在危機時刻,妖狐決定親自現身保護她!

一陣混戰過後,禿頭的武裝部隊只剩下最後一小撮人馬。此時千年妖狐化身為原型——一隻巨大的九尾妖狐!

「都給我去死!」

妖狐猛烈揮動九條尾巴,卷起暴風雨席捲整座山頭。剩餘武裝分子全部被颳飛,摔下山谷 不省人事!

禿頭見勢弱,決定開溜。就在他準備逃跑時,一道閃電忽然從天而降!

「魔法師齊格飛來支援!」

電光化為一名白髮蒼蒼的老者。他召喚出萬千雷電擊中禿頭全身!禿頭當場炭化,死無全屍。

「太好了老爺爺你來了!」彥宇欣喜若狂。

危機解除,戰爭暫告一段落。小鵺變回人形,轉向彥宇等人微微一笑。

「謝謝你們救了我,或許我該跟你們走了......」


第15棒


事態在剛才的戰爭中一度變得讓彥宇無法理解,但現在這場遺產戰爭總算完美地落幕了。

「害我嚇了一大跳。SACNUE內部竟然有什麼千年妖狐……」

帶著小鵺回到家裡的時候,綺婷還在喃喃自語。不過小鵺這個時候笑了。

「那個只是妾身為了欺騙對方說的謊,金光也只是為了欺敵而創造出來的幻象!」

「這段時間發生的超展開也太多了吧!」

「妾身的內部除了真正的『鵺』的妖力,就只有AI構成的妾身的人格還有核武器的力量。」

「妳竟然會想到要說謊……被妖力影響的AI,比ChatGPT還要厲害……」彥宇苦笑。

「So what’s next?」死亡之弓問道:「你們打算要怎麼處置她?」

「這還用問?」

彥宇露出笑容:「我想要把小鵺內部的核武器全部取出來,接著讓她在我們家裡住下來,展開新的生活!」




既然現在最強的SACNUE已經變成自己的夥伴,剩下的妖怪也不足為懼,彥宇只要直接拔出封印之劍,小鵺就直接用武器把出現的妖怪連同鐵箱一起燒掉。

彥宇與綺婷帶著那些鎮魔用的西洋劍來到黑市裡面拍賣。

在黑市裡面,有許多人想要購買可以直接鎮住惡靈或邪惡妖精的道具,雖然之前彥宇拿去出售的地方只賣到了九十幾萬的價格,但這裡是黑市,什麼樣千奇百怪的客人都有,當然願意出高價購買的人也有不少,這些劍直接賣到五百萬元的價格,彥宇的帳戶也收到大筆的錢,此刻他終於正式收到父親留下來的遺產。

跟媽媽討論過後,媽媽決定把兩人現在住的公寓賣掉,然後買一間新的豪宅,展開一段四個人的新生活。

「這一帶還真方便……不愧是黃金地段的房子,生活機能真好!」

「附近有一間在IG上人氣很高的咖啡廳,要先去看看嗎?」彥宇邊滑手機邊確認。

「等一下再去,我們先看看新家長什麼樣啦!」

在高級住宅區裡面,新家厚實的大門看起來也比原本的舊家的門氣派多了。

從來沒想到自己也能迎幸福日子的彥宇,在感動到快要流淚的同時也露出真正的微笑。

打開門,裡面比自己的想像寬敞。

客廳、廚房、附有浴缸的浴室。早上的陽光從落地窗照進來,整體的氣氛非常舒適。

「這裡……是妾身的房間嗎?」

裡面有一間兒童房,房間角落放著一張尺寸正好跟小鵺一樣的床。

「是啊,今天開始妳就是要跟我們一起生活的家人了,所以當然要準備妳的房間!」

現在的小鵺也換上一套紅白相間的洋裝,看起來跟她真的很適合。

被封印了十幾年的時間,現在終於可以用普通的生化人的身份迎接第二段人生,這對小鵺來說也是很好的結果吧。

綺婷把特工的工作辭掉了,從現在開始她就只是個普通的高中女生——或許還是不能算普通,因為她已經學會了四、五十種相當熟練的情搜、偽裝與殺人技能,一般青少年根本就不會這種事。

「接下來妳要怎麼辦?」

「上學,然後享受青春的學生生活。在我到這裡之前,我已經一個人申辦好轉學到這附近的高中的手續了,所以今天開始我也會在這裡唸高中課程。」

「妳一個人就辦好全部的入學手續嗎?真厲害。」

「這種事比一個人站在亞馬遜河中央徒手幹掉一隻鱷魚簡單,別把我當白癡。」

「不是,我不是那種意思啦。」

「那等一下去那間咖啡廳的時候,你請我們兩個吃飯吧!對不對,小鵺妹妹?」

「不行啦,就算現在有好幾千萬的遺產收入現在也都歸老媽管,全部拿出來請客的話,這樣子我就身無分文了!」

「不如妾身製造幻影驚嚇路人,然後趁機把他們身上的錢拿過來……」

「不可以喲!這是違法的犯罪行為,做了會被逮捕的!」

三個人有說有笑,連彥宇自己也沒想到,這個曾經被當成最可怕的存在封印起來的生化人少女(?),現在竟然會成為自己的家人。

人生有的時候會因為小小的事件改變。

但是因為這一段充滿超展開的尋找遺產之旅,張彥宇現在的人生變得更加快樂,現在的他,對未來充滿了希望。

(完)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