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跟Claude 2玩的小說接龍遊戲 第4~9棒

山梗菜 | 2024-02-26 22:03:00 | 巴幣 26 | 人氣 64

第4棒


綺婷拆開信封,信上的內容讓她微微皺眉:“去找鎮上的神僧,他知曉下一個地點在哪裡。”

“神僧?”彥宇不解。

“可能就是某個有特殊能力的人吧。我們去找找看。”綺婷沉吟道。

於是兩人來到鎮上按照線索找尋,很快就找到了一座古老的寺廟。寺廟門口寫著“鎮妖寺”三個大字。

“這就是鎮上的神僧居住的地方嗎?”彥宇仰望著寺廟入口的石獅。

寺廟裡靜悄悄的,兩人在長廊上行走,四下無人。

“請問,有人在嗎?”綺婷試探性地喊了一聲。

“誰來了?”一道沙啞的男音突然響起,嚇了他們一跳。一名消瘦的老僧從側廳走了出來。

綺婷解釋了來意,老僧聽後點點頭:“我知道你們找的是什麼。跟我來吧。”

老僧帶領他們來到後山的一座破舊神社前。神社已經殘破不堪,充滿怪異氣息。

“這就是下一個地點。你們小心點,裡頭有許多不干淨的東西。”老僧警告道。

彥宇和綺婷鼓起勇氣踏入神社。里面漆黑一片,兩人拿出手電筒照亮前方。

“詭異的氣息...”綺婷皺眉。

就在這時,一陣薄靈的女聲響起:“誰來打擾我的睡眠?”

一個身穿白無垢的女鬼從地板冒了出來,凄厲地尖叫!

“鬼!”綺婷驚呼。女鬼猛然撲向他們,兩人慌忙閃避開來。

“讓開!”彥宇一腳踢中女鬼,女鬼痛苦地退後幾步。

“你們...想要拿走我的東西嗎...”女鬼咆哮道,“我不會讓你們得逞的!”

說罷女鬼使出幻術,四周景物開始扭曲變形,彥宇和綺婷目不暇給。

“這是什麼幻術!” 彥宇喊道。

“別被嚇倒,堅持住!”綺婷回應。

就在兩人掙扎時,一個爽朗的男音響起:“休要作亂!”

一道金光射入,驅散了幻術。一名身著道袍的青年豎著法杖站在門口。

“你是誰?”女鬼惱怒地問。

“我是陰陽師茂治,奉命而来驅除你!”青年回道。

兩人眼看著茂治展開陰陽術與女鬼對戰,陣陣厲風迴旋,場面驚心動魄。

“去找到遺產吧,我擋住她!”茂治大吼。

綺婷和彥宇趁機在神社裡尋找。最後在一尊破舊神像下發現了一個小箱子。

“就是它了!”綺婷喜極而泣。

就在他們要打開箱子時,女鬼的尖叫聲響起,茂治似乎陷入苦戰。

兩人相視一眼,默契地點頭。他們衝出去幫助茂治,與女鬼展開最終決戰......

一場驚心動魄的冒險,將會持續上演!

彥宇和綺婷衝出神社,只見茂治正在與女鬼在廣場上對峙。女鬼身上的白無垢已經破爛不堪,但還在咆哮著,似乎隨時都可能反撲。

“我來助你一臂之力!” 彥宇大喝,從後方猛踢女鬼的膝蓋窩。女鬼痛苦地跪倒在地。

“幹得好!” 茂治稱讚道。他快速結出手印,向女鬼放出一道金光,女鬼慘叫著往後退去。

“該結束了!” 綺婷也加入戰團,她從懷中掏出一個飾有法師的瓷瓶,“帶著邪靈歸西吧!”

瓷瓶發出耀眼光芒,女鬼發出長長的悲鳴,全身被吸入瓷瓶,最終瓷瓶緊閉,只剩下女鬼的尖叫在其中迴盪。

“太好了,我們成功了!” 彥宇興奮地說。

“多虧了這個靈魂瓶,能將邪靈封印。” 綺婷拍拍瓷瓶。

“你們辛苦了。” 茂治微微一笑,“我先告辭,你們繼續尋找遺產吧。有困難再叫我。”

“謝謝你,道長。” 兩人目送茂治離開。

“我們也該走了。” 彥宇說。

兩人返回神社,在神像下找到了那個小木箱。綺婷小心翼翼打開箱子,里面躺著一串鑰匙。

“這就是父親給我們的遺產!” 綺婷喜極而泣。

“不過,這串鑰匙能開什麼呢?” 彥宇疑惑地說。他仔細檢查,發現每一把鑰匙上都刻有一個數字。

“看來我們得把它和父親留的信對應起來。” 綺婷說。

夜已深了,兩人決定先回去休息,第二天再來破解鑰匙的秘密。他們離開了神社,返回旅店,全然不知接下來還有更驚險的冒險在等待著他們......


第5棒


回想這天一整天發生的事情後,彥宇才想到自己不應該稱呼那個叫茂治的男人「道長」,而是「陰陽師」才對。

睡完一覺後精神好多了,彥宇身上也有力氣思考鑰匙與信封的謎題。還有,那把劍的來歷。

「看到第一封遺囑裡面寫到『而且有別的用途』這句話,就讓我在想那把劍是不是有別的價值存在。」

綺婷把遺囑的影本放在桌上,她說的那句話,還特別用紅筆劃底線標註。

「別的價值?」

「就是說,那把劍會放在那個地方,說不定有其他意義。我本來猜測那會不會是某種像鑰匙的東西,但昨天跟那隻女鬼打過後,我才意識到別的可能性。」

那筆遺產不是現金、銀行保險箱放不下、而且有別的用途。

綜合三點再加上目前的情況,彥宇也想到了遺產的真面目——

「難道說爸爸所謂的遺產,就是這些用來封印妖怪用的器具嗎?」

現實中,也有不少特殊用途的宗教文物被視為藝術品買賣,那把劍除了鎮壓妖怪或許也是某種高價藝品。遺囑中說到遺產新台幣計約四千萬,那指的並不是用日幣或其他貨幣計算產生的變化,而是在藝品市場上販售後得的價格。

不過用現在的狀況來說,雖然那把劍在藝品市場中的價格只有五十萬左右,但如果把它交給能發揮它真正的力量的人,或許就能賣到更高的價錢。

只要可以找到需要封印某種存在的人,那麼它就能換得更多的錢。

「我們直接把3號到8號信封都拆開來吧。」

彥宇拿起美工刀,把信封口平整地切開。裡面裝著六張信紙,每一張上面都記載了遺產的所在位置。

有一張A4大小的信紙塞在8號信封裡面,彥宇攤開那張信紙,兩人的頭湊在一起仔細讀下去。

「致 孩子們
很抱歉我只能用信件來慢慢告訴你們這些事。如果你們已經讀到這封信,你們肯定已經從醫院的關係人那邊聽說關於鎮住怪物的鎮魔具的事。
這些正是爸爸留下來的遺產。爸爸工作的組織有許多鎮魔師,每一件鎮魔具都是用貴金屬做成的,只要找到它們然後把它們從封鎖的地方拔起來,就可以拿去賣給需要的人換取大筆金錢。它們所在的地點都在人煙罕至的地方,所以不用擔心會被別人搶走,只有拿著我的地圖尋找它的人才會想要到那些地方。
但鎮住怪物的工具被移除的同時,裡面的怪物也會甦醒然後出現。如果你們要去拿這些遺產,那在成行之前就要做好萬全準備。打倒怪物光靠彥宇一個人不夠,有綺婷的幫忙才能成功。還有,祝你們平安。裡面的東西或許能派上用場。加油!
                                       爸爸 謂霖筆」

彥宇很想吐槽鎮魔師這種好像武俠小說才會出現的職業,綺婷則是一臉難以置信。

「真的假的……」

「目前只能相信吧。我們都看到真正的鬼跑出來了。」彥宇攤手。爸爸雖然是個爛人,但他並沒有在遺囑裡說謊騙人的必要。

「為什麼要拿遺產過生活還要弄得這麼麻煩……」綺婷皺著眉頭摀住嘴巴。

「這下子事情變得很麻煩了,不知道能不能對付?」

「什麼意思?」

「那把劍還是什麼鎮魔具既然能封住妖怪,為什麼當初不乾脆一劍把牠刺死就好了?」綺婷分析:

「有兩種可能,第一是就是因為那只是鎮住妖魔鬼怪的道具,本來就沒有殺傷力,第二是妖怪太強了,強到根本殺不死,所以只好封印起來。」

「我懂了……所以只要打開的話,就有可能會有更可怕的東西跑出來!」

畢竟選擇封印而非幹掉,就表示爸爸還有其他將它封住的人沒有能力把它解決掉。其中或許有不為人知的原因,但不管真相為何他們都大意不得。

如果放出來的妖怪又是那種強到招架不住的怪物,那兩人就只有等著被宰的份。

所以——

「解決辦法就是,我們先去多雇用幾個傭兵,或是準備強大的軍火武器。但是這種武器又非常貴,在這個國家又是違法的,真是傷腦筋的工作。」

「可是昨天茂治先生打敗的那個女鬼,不就消滅了嗎?反正先盡可能準備我們能用的東西,反正打不過逃跑就好了。遺囑裡面又沒規定我們一定要把妖怪全部殺掉。」

「Well,你說的也沒錯。」




3號信封裡面記載的地點,位在另一間山區廢墟裡面。

這座山位在海岸邊,登山時轉頭就台看到海景。

這次前往這個地方的不只有兩人,還有一名綺婷以前認識的狙擊手,他的背後揹著像裝吉他的袋子,裡面裝的當然就是狙擊槍。

「到了。」

踏進廢墟門口,三人穿過了黑暗的走廊,走廊盡頭有一扇緊閉的生鏽鐵門。

彥宇拿出先前拿到的鑰匙,那把鑰匙上刻著數字「3」。

他把3號鑰匙插進眼前的鐵門鑰匙孔,在鑰匙轉開的瞬間,門後的機關自動運作,門板自動分解成四片三角形然後像電梯門那樣打開。

「哇啊、真的馬上找到了!」

眼前有一只巨大的鐵箱。

彥宇驚喜地看著眼前這個大得快把整間房間佔滿的巨大鐵箱。箱子表面有著方格狀紋路,在正中央的表面有一個明顯的鑰匙孔,而一把造型瑰麗、表面還描繪著像神秘學符號的西洋劍就直直地插在鑰匙孔之中。

彥宇的心跳也不自覺地越來越快。這個就是另一份價值數百萬元的遺產,讓他和綺婷能繼續生活下去的鑰匙。

但把它拔起來之後,接下來就是無可避免的混戰。裝在裡面的怪物到底能不能消滅,連綺婷自己都無法肯定。

「死亡之弓 (Bow of Death),」綺婷回頭叫了一聲那個狙擊手的代號:

「等一下不管看到什麼,開槍全部射殺就對了。」

「OK,baby!」

彥宇握緊那把西洋劍,他轉了一下劍柄,從劍身傳來的振動與觸感來看它插得相當深。所以他選擇用慢慢旋轉、調整的方式取出。畢竟不小心折斷的話成為百萬富翁的機會就泡湯了。

這種感覺就像真的從鑰匙孔裡把鑰匙拔出來那樣。雖然要搖晃調整才能慢慢抽出,但卡住的上半段抽出後,下半段就簡單多了。

他不疾不徐把劍慢慢抽出。等最後一段抽出時,他的額頭也冒了打球半小時份量的汗。

「辛苦了。」

仔細一看,手中的長劍表面還反射著寒冷的光澤,在這種潮濕密室裡面竟然沒有生鏽,可見它是用非常高級的材質製作的。

鐵箱的蓋子緩緩打開,一場戰鬥即要開始。


第6棒


鐵箱的蓋子緩緩打開,一股冰冷的氣流從裡面竄出,讓人毛骨悚然。三人警戒地握緊武器,盯著箱子裡面。

一隻長相猙獰的巨大蜥蜴怪物從箱子裡爬出,它全身參差不齊長著銳利尖刺,兩眼泛著血紅色光芒,口中吐出信子。

“這就是封印的妖怪嗎?”彥宇喃喃自語,“看起來很厲害的樣子!”

蜥蜴怪物發出尖利嘶吼,向三人撲來。死亡之弓立刻抽出狙擊槍瞄準怪物,“吃我一發!”

一聲槍響,子彈射向蜥蜴怪物,卻被它硬生生擋下,只在皮膚上留下一個小坑。

“防禦力這麼強!”死亡之弓驚呼。

蜥蜴怪物猛然甩尾,三人趕緊閃開。巨尾擦過彥宇,狠狠擊在牆上,牆面瞬間碎裂。

“這傢伙的力量好恐怖!”綺婷喘著氣說。

蜥蜴怪物銳利的利爪和尖牙接連撲向三人,他們急忙格擋閃避。廢墟中響徹撕咬與格鬥的聲音,三人顯得吃力。

“我們得想辦法制服它!”彥宇抹去額頭的汗水。

就在此時,遠處傳來隆隆聲響,地面開始輕輕晃動。

“這是什麼?”綺婷警戒地望向聲音來源。只見遠處的山壁上忽然冒出無數血紅色眼睛,山石轟然崩塌,形形色色的怪物齊齊爬出!

“糟了,是其他封印的妖怪也逃出來了!”彥宇驚呼。

無數妖怪發出怒吼,朝他們所在的廢墟聚集。三人顯得應接不暇。

“我們得先逃!”綺婷喊道。

就在這時,一道金光忽然射入,擋住了妖怪的去路。金光消逝,一名法師手持法杖站在前方。

“你們沒事吧?”法師回頭問道,不就是前天相助的茂治!

“對不起讓你再次協助!”綺婷有些不好意思。

“我來對付其他妖怪,你們先解決這隻!”茂治吩咐。

說罷他快速結印,朝其他妖怪方向放出烈焰法術。妖怪慘叫著後退,似乎對火焰畏懼。

“上吧!”彥宇揮劍砍向蜥蜴妖怪。妖怪反擊之際,綺婷和死亡之弓趁機射擊它的眼睛。

“可惡的人類!”妖怪痛苦咆哮,盲目地亂揮利爪。三人默契配合,終於找到破綻,死亡之弓一箭射穿它的心臟。

妖怪慘叫著倒地化為黑煙。三人終于打倒了它。

“辛苦了!我來對付其他的!”茂治邊戰鬥邊喊。

“真是千鈞一髮。”綺婷擦去額頭汗水,“我們先撤退吧。”

三人快速逃出廢墟,成功脫離險境。

“那些妖怪會一直逃出嗎?”彥宇憂心忡忡。

“或許我該設法重新封印它們。”茂治沉吟。

眼下危機暫時解除,但更大的陰雲正在醞釀。他們必須儘快想出對策,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一波三折的冒險還在繼續,等待著他們的是更艱鉅的挑戰......


第7棒


「終於幹掉那些妖怪了!萬歲,等一下下山之後去開慶功宴吧!反正我們剛才拿到的劍可以賣到幾百萬,就先吃點好料的犒賞自己吧!」

綺婷下山時開心地大喊,「要不是有你們兩個人,我們今天也沒辦法那麼順利打倒那些怪物!」

「No problem,baby!」狙擊手「死亡之弓」用一點也不在意的聲音附和。

彥宇也不禁露出放鬆的笑容。跟那種怪物對決但四人卻沒有重傷,這真的是奇蹟。

「是啊,沒想到我們真的成功了……」

「我有件事要問你們。」茂治突然開口:「你們對於裡面封印了什麼東西,有任何了解嗎?」

「……就是因為不知道,所以我們才要雇用幫手來打倒那些妖魔。」

「那麼,那些東西放出來以後的事,你們曾經想過嗎?或是你們曾經想過為什麼那些東西只是封在那裡面嗎?」

「聽起來你好像知道我們的爸爸的事,」綺婷本來就有點在意這個男人為什麼會突然出現:「你要說說我們不知道的故事嗎?」

「看來你們真的是被蒙在鼓裡,什麼事也不知情。」茂治嘆氣:

「我直接告訴你們吧。接下來被封印住的妖怪都是比你們到目前為止遇到的怪物都還要厲害的上級妖怪,不是你們能對付得了的對手。」

「請問茂治先生您是封印那些妖怪的人嗎?不然您怎麼會很清楚地知道這種事?」

「你說對了一件事。當初這些上級妖怪被封印住的時候,我也出手幫忙。」




過了幾天以後。

「那把劍已經賣掉了嗎?」

綺婷看到哥哥回來,於是問到遺產的問題。彥宇思考一會,然後發出有點尷尬的笑聲。

「是賣掉了……」

「咦、這麼快!那麼一定賣到了上百萬對吧!」綺婷的眼睛超期待。

「那個嘛……」俊希不知道該不該說出口:

「其實它只賣了九十幾萬而已……」

「欸!」綺婷掩嘴大驚失色。假如遺產總計四千萬,信封有八個的話,遺產一件至少值五百萬,結果居然只剩不到五分之一的價錢?

「那個難道是假貨嗎?為什麼會這麼便宜!」

「就像拍賣會場上的古董那樣,如果污損得太嚴重的話競標價格也會跟著跌落,後來留在那上面的血漬不知道什麼原因怎麼擦都擦不掉,殘留血漬的後果就是買家只願意用九十幾萬的價格來買它。」

「欸……怎麼這樣?」

綺婷的表情看起來有點失落。

「它本來是真的可以賣到五百萬左右的價錢,可是因為它在跟那些妖怪戰鬥的時候弄髒……」

「你是說,只要拿到遺產就最好拍拍屁股走人,不要管那些妖怪才是上策吧。」

「不是啦,我是說反正臭老爸的遺產還有好幾份沒拿回來,以後想好保護封魔具的方法就好啦。像是先準備好大塑膠袋。」

「我還以為你害怕了呢。」

「害怕又怎樣,要是妳死了,就算拿到五百萬我也會自責到死喔。」

「戰鬥能力比我還要弱的哥哥還真敢說呢。」

「妳有想到辦法給那些更強大的妖怪致命一擊的方法嗎?像是餵牠們吃淋上杏仁味氰化物與番木鱉鹼調味的牛排或肉塊,讓妖怪吃完一定充滿痛苦地離開人間的方法。」

「你是走到哪都會遇上死人的小學生偵探的動畫看太多,以為氰化物就跟在便利商店裡面買來的果汁一樣這麼好弄到手嗎?」

說著說著,綺婷也開始思考其他可以用的辦法。

彥宇還有其他更想知道的事。

自己的爸爸在外面有沒有別的女人他不知道,但眼前的這個女孩,真的是自己同父異母的妹妹嗎?

這麼可愛的美少女妹妹突然來投懷送抱的劇情只會在輕小說裡面出現,他不相信現實中會有這麼好的事。

假設就算真的是好了,她的目的八成也是為了得到爸爸留下的那筆換算新台幣約四千萬的遺產,在那之後大概也會想辦法把身為哥哥的自己除掉。

他不太信任這個突然出現的妹妹。

而且要拿到遺產還要經過一番戰鬥才可以,仔細想想這也讓彥宇很不滿。

「白癡臭大人,都死這麼久了還要叫我們做這種清理垃圾雜碎的事,我又不是生下來幫你們善後的……」

總之,彥宇決定在下一次行動前,先想辦法調查綺婷跟自己是不是真的有血緣關係。

他決定先雇用徵信社的偵探,調查這個人的來歷。


第8棒


彥宇來到和徵信社約定的咖啡廳,很快就看到一名身著灰色西裝的中年男子在角落的位置向他招手。

「你好,我是徵信社派來的調查員李偵探。」那人自我介紹道。

彥宇點點頭,在他對面坐下。李偵探從公事包中取出一個厚厚的檔案夾,歉意地笑道:「抱歉,可能會花一些時間。我先簡單概括一下調查結果。」

他清了清喉嚨,開始講述:

「根據調查,這名自稱你同父異母妹妹的女子,名叫張綺婷,的確和你父親張謂霖有血緣關係。她的母親是你父親的情婦,在國外生下她後不久就去世了。所以從小到大,她都是由你父親扶養長大的。」

彥宇皺起了眉頭,他沒想到這個女孩的身份是真的。

「很顯然,你父親並沒有跟你或你母親透露過這層關係。我猜想,他留下的遺囑很可能就是想讓你們互相認識、幫助對方。畢竟,血濃於水。」

「切,他才不會有那麼好的心吧。」彥宇冷哼一聲,「他肯定是存了什麼心思,才讓我們兩個『合作』拿到那份該死的遺產。」

李偵探點點頭,又翻開了幾頁資料:「我這邊也查到,張綺婷小時候曾在某個秘密機構接受過嚴格的訓練,成為一名頂尖戰鬥人員及特工。她具有多項高超武藝,再加上聰慧過人的頭腦,可以說是個非常優秀的精英。」

「什麼!她居然是特工出身?」彥宇瞪大了眼睛。

「是的。所以我推測,你父親安排你們合作拿遺產,也許是考量到裡頭藏有某種邪惡勢力,需要你們共同化解。畢竟,據我所知,你也具備一定的戰鬥實力和頭腦,能與她並肩作戰。」

彥宇沉默著,似乎在思考什麼。

「那麼...最後一個問題。」他緩緩開口:「你調查到,我父親到底是什麼人嗎?他為什麼會掌握那些怪物的封印之術,並讓我們去拿取那些遺物?」

李偵探的表情也變得凝重起來。

「这个...我很遺憾,關於你父親的背景我所能查到的資料非常有限。不過有一件事可以肯定,你父親生前肯定參與過某種神秘組織或勢力,並非普通人能理解的範疇。」

「這就是你能查到的全部了嗎?」彥宇有些失望。

「是的,非常抱歉。」李偵探遞出發票和收據,「我盡我所能完成你要求的調查工作。請檢查一下,有任何其他問題歡迎再聯系。」

彥宇沉吟片刻,最終拿出現金結清了費用。

「謝謝你,我想我需要自己弄清剩下的事。」

離開咖啡廳,彥宇百感交集。他終于確認了綺婷的身份,也大致理清了父親留下遺囑的用意。然而,背後的真相仍然迷離莫測。

他必須親自去尋找答案,揭開這一切的真相。

與此同時,在某處隱秘的地下基地,一群身穿黑衣的神秘人物正圍坐在會議桌前。

「主席,據說『那個男孩』已经開始行動了。」一名部下匯報道。

「很好,就如我們所預料。」主席點點頭,冰冷的雙眼閃著精光,「我們也該加快進度,不能讓計畫受到任何干擾。」

「是!我立刻安排人手監視他們。」

「去吧。還有,通知博士準備好『那個』......」主席嘴角露出一絲詭譎的笑,「我們馬上就要用到它了。」

一場更大的陰謀正在暗湧,彥宇和綺婷注定要投入一場驚心動魄的冒險,揭開所有迷霧,找出背後的真相......


第9棒


一回到家,彥宇就看到綺婷已經坐在沙發上等他。

「你去找徵信社的偵探調查過我的事了對不對?」

「……妳怎麼會知道這種事?」

「因為我不小心偷看到你用電腦委託徵信社的畫面,而且我也知道,沒有人會真的信任從別的地方來的孩子。這種事情也是人之常情,我不是在怪罪你。」

彥宇感慨地從口中嘆了口氣。

「被妳知道的話就算了。對,我不信任妳,說不定妳拿到遺產之後就會拿著錢逃走還有遠走高飛!」

反正他對這個妹妹也沒有什麼情感,就算兩人的關係因此搞砸了他也不在意。

「我不是也說過了,我本來就不是什麼柔弱的女孩子,這點我也跟你坦白過了喲。」

「但我不確定妳是不是真的是我的妹妹。說不定妳是假的,本尊早就被妳偷偷幹掉了。」

綺婷那表情像在說「解釋起來還真麻煩」。

「如果你還是不相信的話,那去做個DNA鑑定不就好了嗎?」

「我就是覺得奇怪,妳有什麼一定要跟我處得這麼好的理由。如果我在這種時候死掉的話,那麼妳要獨占遺產不就更簡單了嗎?」

「你到不久前都是家裡只有一個人的獨子,對吧?所以不會很羨慕有兄弟姐妹的人嗎?不會覺得孤單嗎?」

「妳想說什麼?」

「如果你身邊都沒有可以依靠的家人或朋友,每天只是不停重複讓人覺得作噁的工作,你就不會想要找一個可以好好休息的家嗎?」

彥宇感覺好像隱約能懂:「妳想要家人?」

「是啊。」綺婷說道:「我整天在海外說著言不由衷的謊言,遵從上面的命令竊取許多情報,我他媽的已經厭倦了,想要弄到一筆錢然後過輕鬆的生活,就這麼簡單。」

比起孤軍奮戰,在自己受傷的時候有家人擔心自己,有朋友在背後推自己一把,綺婷真心地體會到這是有多珍貴的事情。

聽到她這麼說,彥宇總覺得有點過意不去。

「對不起。」

「你要我怎麼做才會信我?要我一邊說『哥哥最棒了!我最喜歡哥哥了喲!』的台詞一邊撒嬌才行嗎?」

「我又沒這麼說……」

「算了,你不想相信我我也不勉強你。討厭的哥哥。」

說完,她就回到她擅自借用的房間裡面。綺婷出現的事他還沒跟老媽說過,要是一個沒見過的孩子突然出現還要住在家裡,老媽應該高興不起來吧。

他決定到外面散散步。

夜晚的街道冷冷清清。他走幾步路,就感受到背後有人在跟著自己。

「什麼人?」

他轉頭大喊,這個時候一個看起來有些胖的禿頭中年人從轉角後面走出來,他沒有攻擊,反而開口向彥宇搭話。

「小毛頭,你想不想好好地談談呢?」

「你想做什麼?」

「為了把那些遺產弄到手,你很傷腦筋吧?對付跑出來的妖怪時,你們好像打得很辛苦嘛,需要幫忙嗎?」

「你要幫三小忙。」

禿頭中年人笑吟吟地從口袋拿出一張白色黑字的名片遞給他。

上面寫著「靈異現象與超自然現象管理協會」。

「我們的工作就是為了解決掉那些人類科學完全無法解釋的妖怪、災害,當然也包括被你爸封印起來的妖怪在內。只要我們一起聯手,不管接下來又出現了什麼樣的妖怪,一定都可以搞定的!」

彥宇拿著名片用手機Google一下,沒搜尋到類似的結果,感覺就像詐欺。

「就算這樣,你能證明妳真的有消滅妖怪的能力嗎?」

「你想要我怎麼證明?」中年人的虛偽笑容讓彥宇感到一陣作噁。

「現在就殺掉一隻妖怪給我看啊。」

「當然沒有問題。」

中年人輕輕彈指,一輛貨車緩緩從黑暗之中駛出來。他朝著彥宇比了個「這邊請」的手勢,示意他到貨車裡面。

貨車內部的中央竟然有一根圓柱型水槽,水槽裡面有有一隻看起來像是巨大的肉塊,全身都看不到身體的生物。肉塊不停蠕動,甚至還不停攻擊玻璃壁想要逃出去。

「這是什麼?」

「幾天前正好抓到,一種名叫『肉人』(ぬっぺふほふ)的妖怪。」

這時一根像是雷射發射裝置的機械伸下來,然後直接擊中那團像蠕動肉塊的妖怪。

「咻」地一聲,一陣蒼白的煙霧從那巨大肉塊表面上升起,並在瞬間變得像煤渣。皮膚與肌肉與內臟器官也全部燒爛,肉塊狀生物的體內似乎連一塊骨頭也沒有。這種妖怪的存在完全超越生物學的知識,連達爾文都要吃驚到假牙從口中掉出來,要不是親眼見到彥宇也真的不相信這種事。

「你肯相信了嗎?小毛頭?」中年人的聲音還是讓人覺得有點居高臨下:「只要你跟我們一起合作,你的煩惱都可以臨刃而解,你有什麼好猶豫的?」

「你想要什麼?你們不可能會免費服務我,因為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嘛。」

「你是個很聰明的人。」中年人稱讚:「那就來談談我們協會想要你幫忙的事吧。」

「如果你想要遺產的錢那不行喔,我還要靠那個吃飯過活。」

「錢的話我們協會多得是,根本用不著靠你來籌措經費。」中年人的反應就像聽到笑話一樣。

「我們想要的是被封印的上級妖怪的樣本。」

「樣本?」

「我們協會雖然開發出消滅妖怪的兵器,那當然就需要更多妖怪的樣本進行研究。所以在我們幫你打敗妖怪以後,請把妖怪的屍體交給我們。」

「你們想要的東西真的只有這樣子?」

「我懂你的疑慮,那不然這樣子吧,我給你三天時間回家好好考慮一會,如果你回心轉意的話,就加這張名片上的LINE給我回覆。」

確實,剩下的那些遺產,在拆開信封前既不知道在哪也不知道會跑出什麼妖怪,就算為了遺產受重傷也不意外。

或許……可以考慮。但彥宇還是覺得這個突然出現的組織很可疑。




隔天,兩人繼續按照信封遺囑上寫的內容,來到下一個地方。

「這個地方算是廢墟吧?」

眼前的地點是一棟有鬧鬼傳聞的商業大樓。建築本身似乎已經有四十年左右的歷史,而六年前在建築外層鋪上的青灰色外牆磚現在也開始出現老舊的痕跡,正門已經鎖起來,但後門不知道為什麼還開著。

綺婷鎮定地走到那扇半開的金屬門前,隔著手套感受上面的生鏽觸感。

「這不是廢墟。門上雖然有生鏽脫落的碎屑,可是門縫中間卻連一點蜘蛛網也沒有,是使用過的痕跡。」

綺婷拿出預備的工具插進門縫之中,門開始發出刺耳的哀嚎聲。只花幾秒時間,門就被完全撐開了,雖然綺婷是女孩子,但力氣比彥宇想像的還要大。

「那我們進去吧,疑心病超重的哥哥。」

「……這什麼奇怪的綽號。」

「你不是懷疑我是來騙你的嗎,這個綽號不是正好?」

「有個沒看過的男生突然出現然後說他是妳的哥哥,妳就真的百分之百相信他了嗎?」

「說得也是……」

綺婷沒有繼續爭辯下去。包括狙擊手「死亡之弓」在內的三人跟在她的身後,走進一點光線也沒有的空間。

眼前的通道就像施工中的古老隧道,一點光線也沒有。三個人拿著預先準備的手電筒,朝著遺囑中地圖標示的地點前進。

綺婷因為特工工作的關係,很習慣在黑暗中活動,但這棟大樓不知為何有一種讓人覺得反感的感覺。

「Let’s go!Follow me!」死亡之弓仍用非常high的聲音喊著。

這棟大樓裡曾經有人目擊過性別不明的黑影從樓頂跳下來,接著在半空中消失的詭異景象。或許跟妖怪有關係。

三人走到地下室,這裡有股潮濕的霉味。

「信上寫的封印地點,指的八成是這裡了。」

綺婷站在一扇失去原有色澤的金屬門前,確認門鎖因為年久失修已經卡死,嘆了一口長氣。

「讓開,我要炸開這扇大門!」

叫其他人退出去後,她在門板上裝上炸彈。

門爆炸了。綺婷下樓查看,門很完美地被炸開了。

「用普通的切割工具不就好了……」彥宇汗顏。

「古人雖然說『殺雞焉用牛刀』,不過能把門順利打開就好了!」

後面的房間的地板上,放著一只巨大鐵箱。上面插著一把劍,沒意外的話妖怪等一下就會跑出來。

「我要上了!」

彥宇小心翼翼地把劍拔起來。

體積不大的箱子裡面,開始發出奇怪的聲音。所有人都不敢大意。

有一個女人……不,乍看之下像穿著和服的女人,但是背後長了八隻巨大的蜘蛛腳的妖怪。

「那個是……絡新婦!」

絡新婦據說是能變身成美女的蜘蛛妖怪,經常誘惑男子。但沒想到被封印的絡新婦長得這麼可怕。

「一切都有終結之時,肉眼能見之物也好,人類苦短的生命也好……反正都是要終結,我會讓妳結束得連一剎那的苦痛也感覺不到……」

絡新婦發出讓人毛骨悚然的笑聲,接著直接朝三人襲擊。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