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2 GP

[達人專欄] 少女前線Doll girl beats!【EP9-15 夢想的百合花 】

作者: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2019-02-14 10:19:02│贊助:142│人氣:533

  EP9-15
  夢想的百合花
 
 
  「奏,好久不見了。」
 
 
  內蓋夫站在音樂家,也就是奏的面前,她的笑容,和當時的笑容一模一樣。
 
 
  那是多麼令人懷念的笑容,雖然再也不會回應自己,但這笑容卻傳達了一股溫暖,輕輕觸動著被賦予靈魂的機械核心。
 
 
  "不要哭,內內…我…我絕對不會後悔袒護妳們……"
 
  「我會接受任何的結果,無論是好,或是不好的記憶,我會全盤接受。」
 
 
  "要緊緊記住我的話……"
  "如果之後遇到妳喜歡的指揮官……"
 
 
  「妳是我最喜歡的人之一……」
 
 
  "記得要和他好好表達自己的想法唷……"
  "人類這種生物啊…如果不好好表達…是不知道彼此的心意的……"
 
 
  「在這漫長迷惘的日子中,我遇到了他,我也照奏妳的話,對他好好表達了自己的心意。」伸出傷痕累累、滿是血漬的左手,無名指那顆精緻的戒指,奇蹟似的沒有染上任何血液,沒有染上任何塵灰。
 
 
  「我現在很幸福……」
 
 
  "真的…真的好希望…下輩子還能遇到妳哪……內…內內…和妳在一起真的很快樂……"
 
 
  「和妳在一起的那段日子,我也很快樂……和妳作為家人的那段時光……是無法被取代,獨一無二的回憶。」
  「再會了……奏……」
 
 
  內蓋夫緩緩闔眼,與奏的回憶如走馬燈一般在眼前閃過,最後停留在奏臨終前的微笑,與現在眼前的微笑一樣,彷彿知曉一切,沒有悔恨,靜靜的離開這個世界。
 
 
  「願妳在那個世界,也能綻放妳的笑容……」
 
 
  離去前,內蓋夫從手槍彈匣中取出一顆子彈,彈到奏的身上,子彈緩緩從奏的胸前緩緩滑落,落地時輕鈴般的聲響,這是內蓋夫給她最後的弔唁。
 
 
 
※   ※   ※
 
 
 
  吳市東邊的一所仁方小學,頂樓一個嬌小的黑髮少女獨身面對成群結隊的感染者,浸泡於砍殺感染者後所噴出的血液,全身上下無一處不佈滿血漬,雙手、雙腳、身體全是感染者恐怖的齒痕,手上的粒子砲早就沒能量,只能用空了的砲身一一打爛前撲後繼感染者的腦門。
 
 
  夢想家,她的眼神不如先前迷惘不以,她正在保護著認為重要的事物,這些事物是以前她壓根不會去想,即便是蹂躪,也不過像踩死幾隻螞蟻一般,毫無感覺。
 
 
  位於四樓的走廊,將一具又一具感染者的腦袋被打爛,且俐落地趁感染者還沒撲上前,將擊斃的屍體扔下樓。
 
 
  躺在她前方那些來不及扔下樓的屍體,一路延綿到樓梯、三樓、二樓梯間、到一樓走廊、川堂、一直到操場,無法數目的屍體,全是由她一人所擋下。
 
 
  「姐…姐姐!好恐怖……」
  「姐姐!小心!」
 
 
  一次三具感染者同時擠上來,一手打爛一具的腦袋、另一手勉強將另一具拋下樓,要轉向對付第三具時,它已經張開血口咬住了夢想家的脖子。
 
 
  "真是的……"
  "我到底在做什麼……"
 
 
  若硬要把它從自己身上拽開,可能會被咬斷頸部連結的重要零件,夢想家忍著劇痛將雙手按進感染者的腦門,接著雙手同時施力,被壓爆的腦袋瞬間噴出大量腦漿。
 
 
  "信念什麼的……到底是……"
 
 
  「還沒完吶!」一方面對自己感到疑惑,嘴裡卻又吼著聲音吸引感染者。
 
 
  夢想家擋在走廊教室門口,裡頭三名縮抱在一塊的小孩子,正是因為夢想家的關係,他們才沒有成為感染者的口中糧。
 
 
  「我才不會在這裡倒下去……繼續啊!」她抱著疑惑,為何要在這種地方為了教室內三個微不足道的人類小孩與感染者廝殺,她試著去理解自己的舉動,沒有答案。
 
 
  自己雖然離開鐵血,投向了百合這裡,但她打從心裡知道,自己是不會去做這種沒有意義的事,畢竟人類,是那麼的脆弱。
 
 
  不過是些生化武器,輕而易舉就變成了眼前這些沒有思考能力,只剩下本能捕食的食人怪物,是啊……人類就是那麼的脆弱,如果沒有遇上自己,身後那些孩子早就成了感染者肚裡的養份之一。
 
 
  「啊哈哈哈哈哈哈!繼續啊!來啊!」藉以狂妄的口氣,去支撐自己殺戮的動力,旁人眼裡的夢想家或許像殺紅了眼,但她這次的戰鬥,卻是為了別人而戰,為了渺小苟活的人類而戰。
 
 
  只不過夢想家終究是獨身一人,一木難支,後方的感染者踩過同伴的屍體不斷撲向前,夢想家漸漸抵擋不住前撲後繼,潮水一般不停襲來的感染者,一直進行近身戰鬥的她能量消耗巨大。
 
 
  被逼到走廊角落,成群感染者擠壓在她面前,這時自己的手腳已經不太聽使喚,為了保持身體運作,戰鬥效能被自動降低許多。
 
 
  此時感染者們也聽到教室內孩子們驚恐的呼聲,它們試圖破窗而入,準備大快朵頤一番這得來不易的新鮮嫩肉。
 
 
  霎時,走廊遭到一陣射擊,想破窗的感染者們接二連三地倒下,天外飛來的子彈精準地打爆了它們的腦門,一瞬間走廊上的感染者至少倒了大半。
 
 
  夢想家也奮力掙扎著,她知道自己因為能量劇減,戰鬥功率被降低許多,但是她還得對付這班感染者,怎能就這樣進入省電模式?她顧不了那麼多,重新提升戰鬥效率,然後徒手將壓在自己身上的一具感染者腦門捏爛,將它的頭顱連脊椎拔起,用來砸爛另一具的腦門,好不容易解決了這些,樓下的感染者們仍不停衝上四樓。
 
 
  此時,劍光一閃,數名感染者的頭顱、腦門同時被利刃斬斷,槍聲持續響徹原本只有屍鳴聲的天空。
 
 
  「喲,妳看起來真狼狽呢,黑色笨蛋。」一個夢想家熟悉的身影,連斬了十來名感染者後,現身在她眼前的女性,留著黑色姬髮,兩旁綁著短麻花辮,黑色瞳孔透出了慵懶黏黏的視線,而且雙眼掛著極重的黑眼圈;身上白色軍服已被感染者的血液染成暗紅色,下著的白色迷你褲裙和黑襪也全是感染者流出的噁心黏液,手上拿著一把軍刀,她是日本海上自衛隊一等海佐……上坂百合。
 
 
  見到百合的夢想家,激動地跑上前緊緊抱住百合,她從來沒有過這種想法,這種在雲圖內產生的新想法。
 
 
  「百…百合……我……我在作夢嗎……」夢想家聲音顫抖,就怕百合再一次離開自己似的,不肯放手。
 
 
  「喀喀喀,人形可不會作夢的唷。」
  「來,這是緊急充能電池。」
 
 
  百合瞇著熊貓眼拿了一顆人形通用的電池給夢想家,然後她注意到了教室內,三個早已泣不成聲的小孩,她輕輕地摸著夢想家的頭:「幹得不錯嘛──小朋友都有保護好。不過還沒安全,我們要回去就得一路殺回去操場才能登機。」
 
 
  說罷,百合隨手一揮,三具感染者衝刺而來的瞬間身首異處。
 
 
  「喂喂,PPK,感染者怎會突破妳那裡?」
 
 
  「大……百合小姐,感染者那麼多,我有什麼辦法呢?嘻嘻嘻!」像是在屍群之中表演著華麗至極,手槍與體術融合一氣的舞蹈,PPK腳踢下顎、手扭脊椎、臂斬喉頸、槍射眉心,光是她一人便將感染者給擋在走廊梯口,那三具是她故意放過去的。
 
 
  「嘻…嘻嘻……呵呵、呵哈哈……啊哈哈哈哈哈!」PPK放聲狂笑,眼前的感染者數量再多,也只是供她虐殺娛樂的玩具。
 
 
  「夢想家,孩子們就交給妳了可以吧?」
  「我們要殺出一條血路出去了!」
 
 
  說完,百合與PPK兩人領在前頭,一路屠殺著湧進校內的感染者,面對百合之處,無一不身首異處、處於PPK之前,無一頭身不全,加上盤旋在操場上方的直昇機掩護,座位上兩名人形:G11與李妃,正在狙殺那些遺漏且試圖接近夢想家的感染者。
 
 
  三人殺出一條由感染者屍體堆成的路,從四樓殺到一樓,只是下樓後的空間不像教學樓的走廊狹窄,走廊上也許最多一次面對四具感染者,但外頭這空曠地點,三百六十度視野望去全是感染者。
 
 
  「大小姐!直昇機的聲音把學校外的感染者都給引過來了,操場不能降落!」直昇機在上頭盤旋了一會後,灰熊對百合和PPK說道:「學校外的街道也全是感染者……如果要降落,得停在兩公里外的田地……」
 
 
  「灰熊!手槍借我,我沒子彈了!」李妃扣下板機,步槍沒有任何動靜,她急忙伸手和灰熊要槍枝,以掩護陸上的百合等人。
 
 
  「怎…怎麼辦,我也沒子彈了……好不容易可以在現實打殭屍的……」G11的彈藥也用光了,無論是她的突擊步槍還是備用手槍,一發不剩。
 
 
  「灰熊,我們會回頂教學樓,妳到那裡等我們。」百合用無線電對灰熊說道,然後回身砍翻了一具身材壯碩的感染者:「PPK、夢想家,我們快帶孩子回樓上,已經沒辦法從這登機了。」
 
 
  「是的,大……百合小姐。」PPK也立刻調頭,不過她剛轉身,卻又突然停下。
 
 
  「呵呵呵呵……」PPK對操場那些奔跑過來的感染者冷笑數聲,從腰包拿了幾顆紅色圓球,她直接鬆手讓圓球掉落地上,然後快步跟上了百合。
 
 
  由百合領頭,持續斬殺那些樓層中沒有解決的感染者,夢想家在中間帶著三個小孩,PPK殿後,當她們回到四樓時,下方傳出了爆炸巨響。
 
 
  「啊啦啊啦!感染者醬爆大餐呢。」PPK停下腳步,欣賞著一樓外面,炸翻成肉泥醬的感染者們,血肉橫飛,威力大到一顆深黑色的內臟甚至直接飛到她臉上來。
 
 
  原來那些紅色圓球都是炸藥,而且是用來對付重型機甲的,除了高當量的威力外,還藏有特製的穿甲金屬。
 
 
  「本來想拿不乖的人形來試爆,想不到是這些感染者當實驗品了。」PPK看起來有些懊惱地說。
 
 
  「…………」
  「格里芬的人形都這樣的嗎?」夢想家不免吐嘈了PPK。
 
 
  「不行!屋頂的地形我們還辦法降落……要另外再找降落點!」灰熊的聲音這時又從百合和PPK身上的小型通訊器傳出。
 
 
  「不需要降落。」百合腰上的手槍套,裝的不是手槍,而是一把勾繩槍。
 
 
  她們移動到頂樓後,封死了出入頂樓的門,雖然有勾繩槍能飛上直昇機,但卻只有一把。
 
 
  「沒問題的,大……百合小姐,我有秘密武器。」這時PPK翻了自己總會帶著的雜物包,裡頭一堆奇怪的虐待工具不說,還有大量的麻繩、鞭子。
 
 
  「格里芬的人形都這樣奇怪的嗎!」那些東西看得夢想家高聲吐嘈。
 
 
  「別在意那些小細節嘛,至少有派上用場呀。」PPK動手把SM用的繩子甩到夢想家身上,反覆將夢想家和三個孩子綑綁好,並再三確認不會鬆脫後,接著把鐵鞭數把交纏在百合和自己的腰上,最後用鏈圈扣住了六個人。
 
 
  「不行……我還是找不到降落點……」灰熊在頂樓盤旋了一會後,仍然找不到能降落的地方,感染者這時已經撞破了簡單封死的門,衝了出來。
 
 
  PPK從接過勾繩槍後,就一個勁地對槍傻笑,看來格外恐怖,她對準了稍微升空的直昇機,發射勾繩,李妃也及時反應伸出步槍,勾子在步槍的槍身上捲了數圈,李妃趕緊動手將勾繩綁在機身內部。
 
 
  百合有些不安地看著PPK,畢竟眼前這充滿黑色念頭的少女人形,又是希露亞最信任的人之一,誰知道她待會會做出什麼奇怪的事。
 
 
  「PPK,還是我來吧……總覺得妳……噫噫噫噫噫噫啊啊啊啊啊啊!!!!」
  「咿啊啊啊!」
  「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救命!」
 
 
  剛想要回勾繩槍,PPK冷不防的壓下收回鈕,勾繩高速收繩,將六人帶往天上衝!突來的舉動,嚇死了百合和夢想家,這尖叫聲,都能把全吳市的感染者全引來了。
 
 
 
  救援的直昇機有驚無險地將所有人送到了關門橋的據點,一路上六個人就掛在直昇機下面,因為勾繩槍收線到一半時,因為重量過重故障卡住,其它地方停留又可能被感染者襲擊,灰熊只好一路吊著她們回家。
 
 
  回到陸上後,夢想家就因為太過刺激的體驗口吐白沫暈死過去,百合也沒好到哪去,豐滿的上圍受不了激烈的晃動,把軍服的扣子全都給彈飛,連頭髮都歪了;只有PPK從頭到尾面露冷笑,她很享受這短暫的旅程。
 
 
 
※   ※   ※
 
 
 
  希佩爾號,一間有著百合淡淡花香的房間。
 
 
  百合等人先一步將夢想家撤回到旗艦上,房裡只有百合、羽柚,還有矇矓睜開眼的夢想家。
 
 
  「百合……?」張開眼,看到的是正在交談的兩人,夢想家立刻撲抱在百合身上:「我以為……妳已經死了……」
 
 
  百合沒有說話,只是輕輕摸著夢想家的頭,羽柚的神情有些黯然失色,眼角掛著淚,似乎也感動於這場重逢。
 
 
  無聲的重逢,圍繞著令人感傷的氛圍,過了許久百合才開口。
 
 
  「妳沒事太好了……」
 
 
  這句話深深地打動了夢想家,簡單的一句話,身為人形,身為兵器,身為殺戮用的鐵血菁英,這種被關心的感覺,是頭一次。
 
 
  「人類……都是笨蛋……」
 
 
  是啊,人類確實都是笨蛋,尤其是那些以善良之心對待機械人形的人,更是愚蠢至極,百合就是這樣的一個人。
 
 
  「也是呢,我如果再聰明一點,就不會去找妳了。」
  「可惜呢……我太笨了,所以才會不停尋找妳的蹤跡。」
  「太好了,如果再晚一點,會不會見不到妳呢……」
 
 
  「才不會,就算妳再晚一點,我也會撐下去……我會撐到妳來為止,而且還會保護好那些孩子,直到妳來。」夢想家緊緊抱著百合的身子,那句話是出自於真心的想法,她改變了,被眼前這個傻里傻氣,在混亂世界抱持天真想法的人類給改變了。
 
 
  「妳會被吃掉,剩機械渣渣。」
 
 
  「才不會……妳都能死裡逃生,我也可以的。」
 
 
  百合停下了動作,右手放在夢想家的頭頂,她的表情若有所思,彷彿正在為一些事情迷惘,羽柚對眼前這幕雖然感動,但她卻是轉身,不願去正視兩人。
 
 
  吳港的那朵百合花,早已凋零……
 
 
  「夢想家呀,妳可以答應我些事嗎?」百合開口,她的聲音有些哽咽,她思考著這些話該從哪開始說起。
 
 
  「當然可以……我當然會答應妳……」
 
 
  「並不是人與人形的那種要求或命令,而是我發自於真心的想拜託妳……」百合的眼框些微泛紅,她知道真相總是十分殘酷,但仍絞盡腦汁去思考如何不去傷害夢想家。
 
 
  「妳可以和羽柚妹妹做好朋友嗎?」過了一會之後,百合才緩緩說道。
 
 
  「我接受了一些任務,得去很遠的地方。」
  「所以我想請妳保護羽柚……」
 
 
  「…………」夢想家聽了之後沉默了。
 
 
  她遲遲沒有回應百合,她不知該如何回應,不是才剛見面重逢嗎?為何又要分開了?是什麼地方?為什麼百合不能帶上自己?
 
 
  「帶我一起走……」揪著心頭,緩緩離開百合溫暖的胸前,看了百合現在的神情,她知道,百合有許多難言之隱。
 
 
  百合沒有回答,只是低著頭,泛淚的落寞眼神,勉強在嘴裡又擠出一絲笑容,最後緩緩地搖了搖頭。
 
 
  「帶我走……」不過三個字,卻讓自己心如刀割,手拉著百合的袖子,那是她能做的哀求。
 
 
  「我們還會再見面的。」
  「保護好羽柚,保護好自己……」
  「我……我會再回來看妳的……任務一結束,我會立刻回來……」
  「之後……之後……」
  「我們再一起……體會這個世界最美好的事物──和平……」
 
 
  百合緊緊擁住夢想家嬌小的身子,人類的體溫,言語,再一次輕撫著夢想家黑暗的心智雲圖,那是在一展光明照亮自己,忽而被遮蔽長時間後,再次閃耀在面前的希望,名為希望的光芒。
 
 
  夢想家輕輕點頭,似乎也接受了這百合離開前的要求。
 
 
  「我會等妳的,百合,之後再帶我去看夕陽、去看我沒見過的世界……去體會……和平……」
 
 
  「這段時間,得要辛苦妳了……先好好維修吧,之後羽柚會去接妳的……」
  「再會了,夢想家,我會永遠記得妳這個好朋友的。」
 
 
  「百合,妳才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語畢,夢想家像是被關閉了開關似的,突然失去所有反應,百合關掉了她的電源,她輕輕讓夢想家躺回床上,一旁的羽柚,早已泣不成聲。
 
 
  「羽柚,之後夢想家就拜託妳了。像百合一樣,好好照顧她。」
 
 
  百合將頭上的姬髮麻花辮的假髮拿下,甩了甩假髮內的藍色長髮,然後摘下黑色的變色隱形眼鏡。
 
 
  那是希露亞,她鬆了一口氣般地望著靜靜沉睡的夢想家,這一切,或許不能隱瞞一輩子,但現在這種離別方式,對夢想家才是最好的。
 
 
  「我會的……或許我不知道百合學姐是怎麼和夢想家相處……但我知道,現在的夢想家不是壞人。」
  「我會像對綾波、希佩爾她們一樣,把她當成自己的家人來看待……用我最大的心力去照顧她……」
  「希露亞……小姐……您……您辛苦了……」
 
 
  羽柚摀著自己的臉,她的眼淚已經潰堤,無法再說出任何話。
 
 
  「百合少佐……妳也可以瞑目了,羽柚會好好照顧夢想家的。」
 
 
  夢想家床邊的床頭櫃,上頭放著許多百合和羽柚在軍港學校時期的合照,另外還有許多百合和日本戰艦人形們的照片。
 
 
  相框旁花瓶內美麗的百合花,滴落了一珠露水,恰巧滴落在躺著的照片上──相片內百合的眼睛,彷彿給予她們回應一般,她得以瞑目了。
 
 
※   ※   ※
 
 
 
  回收夢想家行動的前一小時,希佩爾號的直昇機上──
 
 
  「大小姐,包裹已經回收完成,除了包裹之外,另外還有一些有趣的東西。」
  「有妮娜小姐的遺體、銜尾蛇的核心與雲圖,還有半死的建築師,目前納甘正在搶救建築師,不過情況恐怕不樂觀。」
  「藝術家因為坍塌液感染已經不成人形,不過我們也回收了她的核心和雲圖,至於藝術家的身份,她是格里芬失蹤的指揮官,葉列娜。」
 
 
  直昇機裡,PPK讀著現場各小隊傳來的簡報,不過她的視線一直在眼前的女性身上。
 
 
  「死PPK,叫我百合……還有,這衣服真的太緊了……」
 
 
  「百合小姐,確定不是您奶子太大嗎?還是您最近吃太多甜點了,該嚐嚐我和AUG一起做的楓糖鬆餅了,保證拉到您瘦。」
 
 
  坐在PPK對座的女性,黑色姬髮,兩旁綁著短麻花辮,身著白色軍服,下著白色迷你褲裙和黑襪,腰間掛著一把軍刀。只是這套軍服對封滿的百合而言,似乎有些太小件了。
 
 
  「別廢話了!PPK,這衣服真的很小件……」
  「都說是您奶子太大了,呵呵呵呵。」
 
 
  希露亞豐滿的上圍,使海軍軍服扣子都快呼之欲出,隨時會彈開似的,面對PPK的嘲笑,她用招牌雙死魚眼死盯著PPK。
 
 
  「似乎還少了些什麼呢,大……百合小姐。」PPK側頭打量希露亞,突然冷笑一聲,從旁邊的包包拿出化妝盒:「哎呀!我知道了少什麼了,呵呵呵呵呵……」
 
 
  「PPK!」
 
 
  PPK拿了眼線筆,就在希露亞臉上一通亂畫,她想掙扎,但如果亂動,這扣子真的會噴出來,只能便任PPK處置。
 
 
  「完成了呢……」PPK完事後,坐回位上,看著眼前自己完美的作品。
 
 
  亂畫完的雙眼,帶著嚴重的黑眼圈,看起來十分慵懶,而且視線還有些黏膩。
 
 
  「話說回來,就靠我們幾個去接她沒問題吧?怎麼不帶上影子呢?那兒可是感染紅區呢。」PPK看著腳下被兩人當腳踏墊的G11說:「裝備可不怎麼齊全呢。」
 
 
  「要再從自由港或臺灣調部隊過來太久了,這只是一段短暫的旅途而已。」希露亞抽出閃著銳利鋒芒的軍刀說:「很快,這一切就能落幕了。」
 
 
  「大小姐,我們快到了。」駕駛座的灰熊對後座喊道:「……不太對……大小姐!這裡的感染者比我們預想得要多太多了!」
 
 
  「熊仔,畢竟這裡是紅區嘛,就別那麼緊張了。」副座上的是李妃,她正在調整自己的步槍,臉上一副餘刃有於的模樣:「不過看這樣子,我們得一路殺進去了。」
 
 
  直昇機盤旋在上空,下方是一所吳市東邊的一所小學,方圓數百公尺的街道擠滿了感染者,小學操場則盡是感染者的屍體。
 
 
  「呵呵呵,事情有些棘手了呢,大……百合小姐。」PPK看著地圖上的定位座標,再望一眼外頭無邊無際的感染者,隨後將手槍上好子彈。
 
 
  「仁方小學呀,似乎她的心已經有了極大的轉變。」希露亞目不轉睛地看著小學校內,隱約能看見感染者的攻擊目標。
 
 
  那是正在抵擋感染者的夢想家……
 
 
 
※   ※   ※
 
 
 
  ── Code:Revenge Lilium ──
  ── Complete ──
 
 

EP9殘酷藝術 完
日本篇章 落幕



***********************************


EP9結束了
這一話寫完,久久不能自己...希望大家會喜歡這個結局。
就不廢話了,終於可以寫日常了...



如果喜歡這部小說,留下您的GP或留言:),這些都是支持黑兔的動力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9362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少女前線|小說|同人|科幻|內蓋夫|二創|虐心|愛情|百合

留言共 7 篇留言

leo187
還以為百合真的是復活QQ

02-14 12:23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我也希望百合不要死掉QWQ02-14 17:46
旭焰
咦?我是不是有漏看什麼,我記得奏沒有受傷不是嗎

02-14 12:32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還沒跑到劇情w02-14 17:46
LO記
期待歡樂日常,由第五章開始到第九章完結的劇情太虐心了。

02-14 16:49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來來來,被害擔當位接受報名中02-14 17:47
月圓之夜
所以奏是怎麼死的?

02-14 17:13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劇情還沒到02-14 17:47
白煌羽
喔喔

02-14 18:36

雨沐
百合登場~
狀態:喔喔喔喔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吳港的那朵百合花,早已凋零……
狀態: ...他喵的的的!!,阿,不小心爆粗口咧(氣到之後一口氣把剛買的梅子綠直接灌完www

02-17 15:11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把我的感動還來(爆氣02-23 07:17
朝歌
榦,還我百合(我才剛回來追就給我來這套,淦)

04-10 23:0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2喜歡★apple2000a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少女前線D...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少女前線D...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4755063巴友們
小說更新囉,這次是戀愛主題的,歡迎有興趣的朋友來看,喜歡的朋友不要吝嗇批評指教或是訂閱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1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