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奧術LOL:執法者們的日常 (菲艾X凱特琳) 第二章 最後的接觸者?

✬綠木柚子✬ | 2022-01-09 21:29:12 | 巴幣 100 | 人氣 181

連載中奧術LOL:執法者們的日常 (菲艾X凱特琳)
資料夾簡介
英雄聯盟同人:鐵拳與花 (菲艾X凱特琳) 來自佐恩的鐵拳菲艾與皮爾斯托福警備之花凱特琳 的執法日常事件簿




來來去去人聲話語、四周圍沒有停頓走動的聲音,吵雜聲不斷刺激著躺在木椅上閉眼未醒的金髮青年,不知道過了多久,那名青年終於緩緩地睜開眼,明亮的室內光線讓他一下子無適應,一雙碧藍的眼珠子眨了又眨,像似想搞清楚現在是什麼情形。

但還來不及細想,下巴強烈的痛感讓他瞬間清醒了大半。

「嘶--」伊恩不自覺得抬起右手想撫摸他那好像被卡車輾過的下額,卻發現右手連同椅背被死死拷住了,一動也不能動。

他有些怔怔的看著自己被上拷的手,不明白為什麼自己被拷住了?

手拷輕擊發出的響聲驚動到一個原本背對著他坐的男人。

像似發現他醒來了,原本背對著他辨公的男人連同椅子一個轉身回頭看著他道:「你醒啦,感覺還好嗎?下巴應該沒有碎掉吧?看起來是沒有。」男人連環炮珠的一個自問自答。

坐在眼前棕髮的男人身穿執法者的警衣,然後看著伊恩烏青的下巴又道:「你如果要申訴執法不當,待會可以去前面服務台拿張申訴單,喔!對了……差點把你下巴打碎掉的那頭熊是城南的菲艾,記得別寫錯名字了。」

尼克看著眼前這可憐的傢伙,一臉正經八百、且細鉅靡遺的請眼前這個倒霉的青年檢舉他的同僚,他絕不私藏包庇。

聽說他是讓艾菲一拳給打昏在現場了,那女人的拳頭永遠比腦子快,眼前這弱不禁風的一介平民她也敢下如此狠手,活該聽總長那老頭子的訓,他可一點也不同情她。

但艾菲她自己被罵就算了,可是常常老是自己犯蠢事之後,都要連同凱特琳一起挨著老頭子的罵,真不知道上面把他們二個放成搭檔作什麼?放在他們城東這隊多好,青年才俊多著,配給菲艾糟踏了啊啊--

「這裡是?……」伊恩晃了一下腦袋,一時之間似乎還不知道自己身處何處。他看見很多同樣穿著執法者警服的人在這間房子裡走動,這裡是--執法局?

他皺著眉努力回想著他怎麼會突然來到執法局,他原來是去約里奧老師家……

然後上到老師家裡的二樓……

接著看到師母屍體被分、分--

像是又回憶到什麼可怕的畫面,伊恩原本慘白的臉又更加無血色,他的記憶慢慢回籠,憶起滿房子的血……

到處散落的屍塊……

「我……嘔……」想起那畫面他一個忍不住又--

「噯噯噯,你別又吐呀!」尼克看見他又要吐了,連忙把腳邊的垃圾桶給踢了過去。

伊恩沒被限制的左手抱著垃圾桶又再次大吐特吐了起來--

又是一陣亂--

終於是吐到沒東西吐了,伊恩抱著垃圾桶怔怔的坐著一發不語。

「擦擦臉吧。」尼克幫他把垃圾桶拿走,還好心的抽了幾張衛生紙要給他。也真是難為他了,聽說這個叫伊恩跟約里奧一家的感情非常好,乍見親朋好友的命案現場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承受的住的,那瞬間的畫面,有的人可能還會變成一輩子的惡夢難以忘記。

伊恩沒有接受尼克的好意,他只是睜著大大藍眼一動也不動的靜靜的坐著,漸漸的……原來碧藍色的眼蒙了一層水霧,接著眼睛像是壞掉的水龍頭,豆大的淚水不斷地掉落下來--

悲傷的情緒湧上,止也止不住的淚,瞬間佈滿在伊恩臉上。

「嗚嗚,嗚……」到現在這時刻,他才慢慢的理解跟消化了先前他看的景像。一想到待他恩重如山的約里奧老師一家人的突遇的噩耗,他再也忍不住掩面痛哭了起來。

見狀,尼克一個無語問蒼天。

「我的天。」真是要搞瘋了他,他都快覺得他快變保姆了,上午一個小目擊者班森、下午又是這個又吐又哭的小子,他知道身為一個執法者他的能力很好,但明明這二個都是城南的當事人,為什麼要他這個城東來負責?他現在手頭上也是四口命案的案子在查,他也是很忙的啊啊啊--

要不是凱特琳帶著菲艾離開之前把人寄放在他這,他真的很想什都麼事不管--

菲艾他是真的懶得理她,但凱特琳拜託的事--

「尼克謝謝你,麻煩你了。」說人人到,凱特琳從他後面走了過來,左右手裡各拿著一個馬克杯,她先把一杯裝咖啡的給了尼克,然後看著此刻低頭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伊恩。「他人沒有什麼事吧?」

「不麻煩不麻煩,他人看起來……應該是沒事了。」扣掉他前二分鐘又吐了一輪之外。

看到本人,尼克馬上忘掉先前的辛勞抱怨,臉上堆起了爽朗的笑容接過她手中咖啡。凱特琳就是他們的警備之花呀,人美心地也美,什麼時候看她心情都會很好。「那頭熊呢?」尼克看了她沒人的身後問。

喚著「那頭熊」就算不說名字,大家也心照不宣知道是在講誰。

「總長叫她把為什麼攻擊……嗯,不小心打昏命案關係人的悔過報告寫完交上,在寫完之前都不淮離開他的辨公室。」凱特琳看眼下這個悲傷哭到忘我的金髮的「當事人」,又改一下口。

她也有些無奈,菲艾一拳把人打昏,然後又把人拖回來總部,好死不死剛好給進門的總長看到,這下子想賴都賴不掉。

與尼克寒暄完,凱特琳輕手輕腳的坐在伊恩的旁邊。

她低著頭看著整個頭都埋進手心裡仍不斷在哭泣的伊恩,纖細卻又有力的手帶著安慰的意味輕輕拍著伊恩的肩,不溫不火的地低聲道:「這是熱牛奶……先喝了吧,等你心情平復一些了,我們有些事情想問問你。」

原本還在沉浸在自己眼淚思緒的伊恩,抬起頭看到了凱特琳遞過來的馬克杯,怔了一下,就這麼呆呆看著她--

但就在尼克以為他也不會接受凱特琳好意的時候,就看他緩緩伸手接下那只馬克杯。

然後手就著馬克杯的溫暖的溫度蹭了蹭,接著他便一小口一小口嘬著那杯熱牛奶,邊喝仍是邊流著淚,但情緒明顯不若剛才那麼激動。

凱特琳就坐在伊恩旁邊,也沒講話,就慢慢等他把熱牛奶喝了大半。

又過了一會--

伊恩抬起哭紅的雙眼看著凱特琳,雖是臉上仍掛著淚,鼻子也是紅通通的但總算沒有在哭了,倒是因為哭過頭的嗓子有些沙啞:「我先前在老師家裡見過妳……妳、妳也是執法者?」

這是伊恩清醒之後首次開口講了一句完整的話。

尼克笑了笑,還是凱特琳有辨法。

見沒他的事了他便轉身回去他的辨公桌,看著桌上堆積如上的文件--他重重嘆了口氣。

他真的很忙的。

唉……

相較於凱特琳城南的案子,他這邊的城東利奧波德一家可是連個頭緒都沒有,他們今早接到報案的時候,利奧波德家已經是死了二天以上了,還是學校老師打電話去利奧波德家要詢問為什麼小孩都沒上學,一直聯絡不上才曝光的。

他也好想先回城東呀!但下午被那總長老頭子逮到,居然要他把這些文件都簽結才肯放他走,這明明也不是他負責的啊啊,到底為什麼大家都喜歡把事情丟給他?!

他的那個搭檔又不知道死去那裡去了,唉……

唉,他好苦命呀。




伊恩知道先前在約里奧家房門口看到的就是這個少女,之前一時情急推了她一把之後……一進房門就被另一個紅髮的少年給打暈了,什麼也沒來的及仔細看跟弄明白。

本來看到她穿著警服還不確定……

現在一看突然發現眼前這個綁著高馬尾相貌很年輕的少女、骨感高挑的身段加上漂亮的五官、就連說話的語氣也都不急不徐,看起來真的不像一個執法者,反而像個上流貴族家的大小姐。

他真的無法想像這看起來嬌滴滴的少女,面對命案那種殘忍景像的時候,居然可以忍的住恐懼跟生理的反應,還要在現場查案……

相較之下……他看到那種場面的反應,真的顯得太弱懦了。

「嗯,我是凱特琳,城南的警長,這次主要負責約里奧先生家的案子。」凱特琳見伊恩的心情平穩許多,便幫他解開原來被拷住的右手。

伊恩本來也就不是犯人,只是怕他又跟先前一樣情緒不穩又暴走,只能在他清醒前先把他拷著。

「約里奧……」伊恩聽到這個熟悉的名字瞬間又有些激動了起來。「老師人呢?找到了嗎?」

「還沒有。」凱特琳搖搖頭。「所以才需要你的幫忙,你是他最親的學生兼助手,我們需要你把最近跟約里奧先生一家有來往的人、跟有沒有發生奇怪的事,或是可疑的線索都提供給我們。」

目前也不知道約里奧是死是活,但或許從伊恩這邊可以查出什麼。



伊恩跟凱特琳說本來今天是和約里奧固定每個月會去一次、城郊孤兒中院義診的日子。

原來老師跟師母早上就會跟他一起去孤兒院,但是後來老師說有家裡上午有位客人要來訪臨時走不開,要他先出發,他們下午就會去孤兒院跟他會合。

結果他過了中午還等不到人,還正想說是不是什麼事情延誤了,便接到通知說老師家裡出事了,他當下是一路從城西的城郊飛奔趕了回城南。

卻沒想到趕到老師家的時候看到的最後景像……

早上那個跟還好好跟他通過訊息的慈詳師母已經被殘忍的殺害了,然後現在連同老師也下落不明。

他真的現在也不知道除了相信這些執法者,還可以做什麼?

「老師明明也不是跟人會結仇的性格,怎麼會……」說罷,伊恩眼淚又撲撲的掉了下來。只是他這次情緒還算穩定,迅速拿起自己的衣袖抹掉自己的淚。

他不想哭,但真的就是忍不住。

老師現在人也不知道在那……有沒有危險……

「 你知道他說早上等的客人是誰嗎?」凱特琳拿著筆記本邊抄下細節問。

如果說早上到中午這段時間有個「客人」接觸約里奧一家,那表示班森可能不是第一目擊者,現在要先找到約里奧夫人遇害前的最後接觸者才行。

「我不太清楚……先前聽老師提過好像是個在下城作生意的商人。」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