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2 GP

[達人專欄] 少女前線Doll girl beats!【EP9-14 悲哀的遺願】

作者: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2019-02-11 18:17:23│贊助:70│人氣:685


  EP9-14
  悲哀的遺願
 
 
 
  在UMP45的現場指揮下,魅影小隊與影子小隊的聯合攻勢快而兇猛。配合擄獲的虎式坦克,加上重新補給無人機的三名空母型戰艦人形支援,她們保持優勢火力,對失去九頭蛇的敵人進行反攻。
 
 
  「敵人擋不住我們的攻勢了!」虎式又一輪炮擊,爆炸捲起的的煙霧後,是密密麻麻的無人機俯衝掃射,灰煙中原本密集的人影,只不過一瞬間的功夫,只剩下零星的俄羅斯鷹派殘兵,這些接受藝術家指揮的部隊仍死命反擊。
 
 
  看到現場畫面的希露亞,臉上露出的邪笑,彷彿這場戰鬥不必要再坐鎮似的站了起身。
 
 
  「剩下的交給羽柚和托托莉就可以了,PPK,接下來輪到我們出場了。」希露亞拎著一件白色海軍軍服,自個兒地離開了指揮室,PPK將所有影子小隊的指揮權限轉交托托莉,立刻跟上希露亞的腳步。
 
 
  她們穿過走廊,來到一間人形用的臨時宿舍,戰艦人形,雪風,她待在裡面等待著希露亞的到來。
 
 
  「不知道這個方法有沒有辦法帶回夢想家……」
  「太緊了……PPK!等一下!太緊了!很難受!」
  「大小姐您的奶子太大了,我幫妳打扁一點吧。」
  「妳敢!喂!還真的打啊!」
  「您憑什麼認為我不敢呢?呵呵呵呵……」
 
 
 
※   ※   ※
 
 


 
  機場內,面對藝術家的內蓋夫與塔沃爾兩人。
 
 
  內蓋夫趁藝術家手上的巨刃未收回,近距離對準藝術家的身體一陣猛射,此時藝術家的動作卻不是將巨刃收回,而是直接回劈向內蓋夫。
 
 
  那是一把巨刃,但同時也是一塊巨大而沉重的鐵塊,刀刃的正與反根本沒有差別,只要被這東西劈砍到,下場都是和旁邊扁掉的裝甲車或破裂的大型柱子一樣,無可回天。
 
 
  回砍之際,藝術家的手邊突然產生了爆炸!塔沃爾用胡蜂掉落的槍從遠方射出了一發榴彈,阻止了藝術家的動作,內蓋夫趁勢往後拉開藝術家的攻擊範圍,她深知被那巨刃砍到,可不是鬧著玩的。
 
 
  然而藝術家的武裝可不是只有手上的巨刃,爆炸雖稍微將她身子炸得傾斜,卻也讓左手剛好轉向內蓋夫。
 
 
  她的左手產生了變化,手臂處擴展出一挺四根管子的槍身,對準了內蓋夫的方向連開四槍!那是霰彈,無數鋼珠噴向內蓋夫,在撞擊到目標時引爆開來!
 
 
  內蓋夫雖然張開了護盾,護盾卻在一瞬間被爆炸的鋼珠給擊破,四射的碎片狠狠割著她的身子,見藝術家手臂上的霰彈槍在自動換彈,她拔腿衝向前方的另一個柱子後。
 
 
  塔沃爾為了掩護內蓋夫,顧不得自己還沒躲到柱後,便提槍一邊射擊,一邊往左方的柱子移動,與內蓋位於同側,對站在這中間的藝術家形成交叉火力。
 
 
  可是藝術家舉起的巨刃,完全擋住了飛來的三十發子彈,在塔沃爾換彈的同時,將巨刃收到背後,兩手臂皆轉變成機槍。
 
 
  一左一右,兩挺超高射速的機槍同時壓制著依靠柱子當掩護的兩人,不像霰彈需要補充彈藥,這機槍的子彈彷彿打不完似的,槍聲與彈殼落下的聲音沒有停止過。
 
 
  「葉列娜!妳到底是人類還是鐵血!」內蓋夫試著反擊,但馬上被密集的火網給打回柱後,她大喊:「如果妳還有自己的想法,為何不能談談!妳不也是格里芬的人嗎!」
 
 
  「閉嘴!閉嘴!自以為有人類靈魂的機械數據,妳不過是格里芬的走狗!」
  「談?當時妳殺死『奏』和我的時候,妳有談過嗎?妳有理解我們的想法嗎?沒有!」
 
 
  藝術家怒吼,將兩挺機槍目標放在內蓋夫身上,使得內蓋夫完全無法探身,甚至得把輕機槍捧在胸前,避免被飛來的子彈給打壞。
 
 
  「奏如果知道妳叛變成鐵血,還做出攻擊日本的舉動……」塔沃爾射擊了藝術家的背後,沒有護盾防禦,子彈確確實實打中了藝術家,那身緊身皮衣滲出了血花。
 
 
  「妳們沒有資格和我談奏的事!」藝術家將一挺機槍轉向掃射塔沃爾,塔沃爾只能縮回柱後:「沒有自己意識只會遵從命令的垃圾人形,沒有資格!」
 
 
  「奏不是我殺的!」
  「我…我找到她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內蓋夫鮮紅的雙眼佈滿了深紅色的血絲,她咬緊牙關探出半身回擊,兩人的兇猛火力交織穿插,雙方都被流彈給擊中,但人形的防禦系統還能支撐得住這種程度的火力,內蓋夫又縮回柱後,換上最後一輪彈鏈。
 
 
  藝術家也聽到了內蓋夫丟掉空彈盒的聲音,立刻拔出巨刃,左手轉變成機炮往塔沃爾的柱子射了數發後,疾衝刺往內蓋夫的方向。
 
 
  「為了我!更為了奏!」猛力橫劈,巨大而堅固的柱子如泥漿般輕易的被巨刃給砍開,巨刃劈開的中間,見到的是內蓋夫蹲身在地,憤怒卻又不解的雙眸,她的機槍早已換好彈,而且背在身後。
 
 
  「放下武器投降一樣得死!!!!」藝術家雙手舉起巨刃,這下內蓋夫就算反應再快,也不可能躲開正面眼皮下的攻擊,揮下,強大的風壓彷彿捲走了周邊的空氣,轟然巨響,內蓋夫剛才位置的地板被巨刃轟了個大洞。
 
 
  「發瘋的妳才沒資格提到奏的名字!」
 
 
  電光石火間,內蓋夫不光閃過致命一擊,她更跳上了巨刃,順勢將身後的機槍握緊,衝向藝術家。
 
 
  子彈正面打向藝術家的臉,藝術家也認為這是一舉解決內蓋夫的時後,她鬆手放開巨刃,左手擋著自己的臉,伸出轉為霰彈的右手轟向內蓋夫。
 
 
  「呃……」內蓋夫緊急張開還沒充能好的護盾,被霰彈正面擊中,強大的制退力轟退了她,胸口的軍服殘破碎裂,軍服下血肉模糊,劇痛讓她一時沒辦法爬起身。
 
 
  此時的塔沃爾早已經衝向藝術家,為了不讓藝術家將目標重新轉移到離開掩體的自己,塔沃爾並沒有開槍,使上全身力氣撞向藝術家,兩人摔到旁邊,藝術家伸手要射擊塔沃爾時,卻發現塔沃爾右手上捏著一枚黑色手雷。
 
 
  沒時間判斷這是哪種手雷了,她只能拼對方不會傻到與自己同歸於盡,便伸手抓住塔沃爾,不讓她逃離手雷的爆炸範圍。
 
 
  手雷閃出白光,發出巨大的聲音,然後又閃了數次強烈的光芒,期間夾帶了大量刺耳尖銳的聲音,是連發的閃光手雷,如藝術家所料,塔沃爾用的不是傷害型的手雷。
 
 
  「內……內內!現在!」塔沃爾扯斷了自己放彈匣與手雷炸藥的腰包丟向內蓋夫,內蓋夫勉強接住了腰包,但剛才的傷勢讓她一時間還無法快速移動。
 
 
  內蓋夫拿出腰包內的裝備,是三枚炸藥,她一步一步爬向藝術家扔在地上的巨刃,全部黏在巨刃上。
 
 
  此時的藝術家已經從閃光手雷的效果中回復,她抓著塔沃爾的頭,霰彈槍指著腦門的部位,這距離下射擊,無論是誰來承受,肯定都是一命嗚呼,但塔沃爾不是坐以待斃的人形,她左手一直捏緊另一枚閃光手雷,在槍口對準自己時,閃光手雷炸開,使藝術家不得不放手。
 
 
  跌回地上的塔沃爾憑著感覺一步一步想盡量拉開與藝術家的致命距離,且不忘以手槍回擊藝術家的方向。
 
 
  連續的閃光手雷讓藝術家惱火到了極點,用兩挺機槍發了瘋似往兩人的方向射擊。
 
 
  內蓋夫還能以自己嬌小的身子躲在藝術家的巨刃後,塔沃爾就沒那麼幸運了,沒有掩體,高速大量的子彈從她背後襲來,即使張開護盾,密集的子彈讓護盾在短短幾秒內就破裂開來,身後的劇痛令她停下了腳步。
 
 
  痛楚難耐,嘴裡嘔出血絲,咬緊牙根仍想逃離藝術家的攻擊範圍。
 
 
  「格里芬,妳們的把戲結束了!」藝術家一腳踩上在地上掙扎的塔沃爾,她的右手緊握的手槍對藝術家連續開火,藝術家根本不在乎手槍的火力,等待她將彈匣打空為止:「妳的掙扎就只有這樣嗎!」
 
 
  「當初妳們攻進來時的表情可不是這樣子啊!」霰彈朝塔沃爾連續開槍,卻又刻意不打中要害部位,劇痛令塔沃爾高聲哀號。
 
 
 
  「葉列娜!放開塔沃爾……」
  「不然就同歸於盡!」
 
 
  內蓋夫摀著血流如住的胸口走向藝術家,手裡捏著用來對付重型機甲的橘色手雷,藝術家看了卻只是冷笑一聲。
 
 
  「好啊!那就同歸於盡!能夠把妳們兩人也帶進地獄,對我來說再好不過了!」
  「只不過妳沒有那個能耐!」
 
 
  說罷,冷不防將塔沃爾扔向內蓋夫,兩人跌撞在一起,手雷沒有丟出,也沒有引爆。
 
 
  「想要虛張聲勢?妳的隊友在這裡!妳根本沒那個膽量!」
  「現在,給我去死!」
 
 
  兩手臂的霰彈近距離連續射向兩人,塔沃爾為了替內蓋夫擋下致命的子彈,用自己的身子壓著內蓋夫,大量鋼珠在她背後引爆……
 
 
  「塔沃爾!妳幹什麼!塔沃爾!」
 
 
  轟殺了數發霰彈,每次槍響,都彷彿狠狠撕扯著內蓋夫的心,藝術家停火了,總計吃下十來發霰彈的塔沃爾躺在她身上已經沒有動靜。
 
 
  掩護自己的塔沃爾,背後破損,人形骨骼清析可見,雙眸已經失焦不再明亮,留給內蓋夫的只剩下意味不明的笑容。
 
 
  「葉列娜妳這傢伙……為什麼妳有辦法對自己的朋友下這種手!」內蓋夫憤慨地大喊,塔沃爾的情況讓她眼框濕潤,同時也想殺了眼前的藝術家。
 
 
  「那妳們當時殺死奏!殺死奏隊內其它人形時,有聆聽過她們的掙扎和哀求嗎!」
  「並沒有!奏的梯隊被妳給血洗了!我的隊伍也一樣!她們手無寸鐵,就算在牆角苦苦哀求,還是逃不出抹殺的命運!」
  「妳說!誰來替那些人討回公道!」
 
 
  藝術家踢開塔沃爾,把腳踩在內蓋夫的傷口上。
 
 
  「葉列……娜……我說了……小奏的事不是我……也不是塔沃爾、加利爾……也不是烏茲……」
  「我們趕到時……」
 
 
  雙手想推開藝術家的腳,但藝術家卻又加重了力道。
 
 
  「呃啊啊啊……葉列娜……奏要是知道嚮往和平的妳變成這樣……她會哭的……」
 
 
  「不會的,她不會哭的。」藝術家冷漠地踩著不停掙扎的内蓋夫,一顆一顆將子彈汪進空了的霰彈手臂裡:「她也不過……」
 
 
  突然,藝術家的表情漸漸痛苦了起來,嘴裡喃喃地說著令人摸不著頭的話。
 
 
  「為什麼……報復的作戰會淪落成這樣……」
  「奏!為什麼連妳也背叛我!說什麼有計畫!結果只是在這個死局什麼事都做不了!」
  「就連…就連殺死格里芬也都只有我!妳……一開始不是還好好的!」
  「就算只有我…就算只有我!我也要將格里芬這可恨名下的東西斬光!一個也不剩的斬光!」
 
 
  嘴裡怒吼,手上的霰彈像是宣洩一樣胡亂射擊,最後又繼續放聲大吼。
 
 
  「為什麼!為什麼妳要奪走我的指揮權!奏!妳到底在盤算著什麼!」
  「把我們支開這裡為的是什麼!妳到底想做什麼!奏啊啊啊啊!」
 
 
  眼前的藝術家陷入了瘋狂的狀態,內蓋夫想趁勢逃離,但身上的力氣卻敵不過藝術家,掰不開藝術家的腳。
 
 
  「AK12!妳說得沒錯……奏……奏她在盤算著什麼!她另外還有自己的計畫!她的目的從一開始就和我們不同!」
  「她一定從那個女指揮官身上的資料得到了什麼情報!」
 
 
  遠方狙擊鏡下,藝術家雖然混亂,但她仍沒忘記自己最初的目的:擊殺格里芬,她將手上的霰彈對準內蓋夫的頭。
 
 
  閃躲?做不到,身子被藝術家踩著連動彈都沒辦法,硬吃?槍管對準的是頭……也是戰術人形防禦最薄弱的地方……
 
 
  砰!霰彈發射的同時,藝術家的左側腹也閃出一道火光,強大的衝擊猛然撞開藝術家,霰彈的彈著點全部轟在內蓋夫的頭旁。
 
 
  「該死!誰!」
  「什……什麼鬼!」
 
 
  突來的攻擊讓藝術家左右尋找突擊她的人,這裡除了內蓋夫和塔沃爾及一隊胡蜂的屍體外,沒有別人?
 
 
  剛才的攻擊,將藝術家的左腹開了個大洞,就算是瘋狂的藝術家,也無法忍受這種程度的劇痛,一拐一拐移動自己的位子,並打了一根墨綠色的針在左腹洞旁。
 
 
  內蓋夫趁機拉著奄奄一息的塔沃爾逃開,藝術家馬上單手機槍掃射內蓋夫,雖然沒阻止內蓋夫逃到最後一根柱子後,但還是打中內蓋夫的腿兩槍。
 
 
  「塔沃爾妳醒醒!我馬上幫你治療!」將腰包裡的兩根治療針拿出,為塔沃爾打了一針,但塔沃爾沒有任何反應:「塔沃爾!快醒醒!別死在這裡!」
 
 
  「很快……妳……妳也會下去見她了!」藝術家一拐一拐走向兩人,一手按住自己的傷口,另一手機槍沒有停止過射擊。
 
 
  遠方又一聲響亮的槍響!藝術家突然間改變姿勢跪倒在地,雙腳小腿各被開了個大洞,突來的襲擊,藝術家還沒搞清楚是誰攻擊自己。
 
 
  內蓋夫也顧不了藝術家是不是逼近了自己,立刻將另一根針注射在塔沃爾身上,塔沃爾的身子出現強烈的顫動,神情痛苦不以,甚至吐了抹血在內蓋夫身上,最後眼神才慢慢回復。
 
 
  見塔沃爾沒事後,內蓋夫摸了腰包,還有一枚手雷……和塔沃爾使用一樣的閃光手雷。
 
 
  舉起輕機槍轉身而出,此時藝術家的槍口也早已對準了她的方向,雙方近距離展開駁火。內蓋夫為了保持移動,沒辦法精準的瞄準;藝術家也沒好到哪去,傷口的劇痛,光是要控制機槍高射速產生的後座力就已經十分吃力,內蓋夫又跑得飛快,為了轉身,更讓腹部的傷口加重撕裂。
 
 
  內蓋夫跑向剛才塔沃爾被擊中的地方,為了撿起手雷而壓地的身子恰巧被藝術家的子彈給擊中。她跌到另一個被砸壞的柱子後,拿出閃光手雷往藝術家的方向扔去,可是這時的藝術家已經忍痛站起身,且輕易的將閃光手雷拍飛,她也從自己的腰包拿出針筒,急忙注射在大腿上。
 
 
  「葉列娜!現在回頭還有機會……我不想和妳交戰!」
  「我不需要格里芬的渣滓給我任何機會!我會親手把妳給撕碎!」
 
 
  這時內蓋夫對自己的傷勢稍作檢查,被打中的右手只是輕傷,還能夠活動,便提起機槍離開掩體,見到藝術家沒有防備還在治療自己,她趁機對準了藝術家的傷口射擊。
 
 
  誰知道……藝術家根本不理會內蓋夫的子彈,一步一步走向自己遺落的巨刃旁,內蓋夫立刻衝向藝術家,將塔沃爾的手雷拉開保險,塞進了藝術家左腹破洞……
 
 
  「放、放開!」
 
 
  藝術家當然不會放過內蓋夫這自投羅網靠近自己的好機會,她緊緊捉著內蓋夫的手,機槍對其一陣亂掃,內蓋夫的叫聲越是慘烈,藝術家臉上的表情就越是扭曲。
 
 
  內蓋夫死命想掙脫,她知道手雷就快爆炸了,她沒有自信被這距離波及到能活下來,但藝術家的手又不肯放開……雙手拼命想掙脫,但藝術家就是沒鬆手。
 
 
  砰!又是槍聲,藝術家的左手竟活生生被打斷了!忍住痛不停爬離手雷爆炸範圍。
 
 
  最後,剛好滾到柱子後時,藝術家的方向傳來爆炸的聲音,人形殘骸與人工組織四處噴濺,內蓋夫此時才鬆了口氣,她探頭出去……藝術家竟然還好端端的站在原地?
 
 
  藝術家在手雷爆炸的瞬間,將手雷給撈了出來,並往外頭丟,正好丟到了胡蜂的屍體上……那些碎片不過是胡蜂被炸爛的屍塊罷了……
 
 
  但藝術家也不是沒有損傷,她沒有掩體的保護,原先冷豔的臉孔已經被燒爛,噁心的鮮紅組織裸露在外,她移動時,身上不停發出奇怪的摩擦聲,甚至無法照自己想要的方向移動,只能歪來歪去,慢慢走向巨刃,並且她不斷往身上插著一根根墨綠色的針筒
 
 
  喀!內蓋夫重新瞄準扣下板機,但子彈並沒有發射……剛才的爆炸飛來的人形殘骸,嵌進了輕機槍內,連槍管都被削去一半,索性將槍給丟掉,只能用手槍射擊藝術家。
 
 
  這次手槍的子彈,不像之前完全沒有效果,藝術家每被擊中一次,就會抽動停留。手槍子彈與外頭的狙擊槍不停射擊藝術家,但仍無法阻止藝術家走到她的巨刃旁。
 
 
  內蓋夫和塔沃爾的戰略中,早就有破壞巨刃的計畫,她們剛才黏了炸藥在巨刃上,就是為了這時候,但這關鍵的時候,塔沃爾已經因劇痛而昏迷,且搖控器也在她身上……
 
 
  「塔…塔沃爾……快點引爆炸藥……現在是機會!」
  「塔沃爾快醒醒!」
 
 
  內蓋夫見塔沃爾還是沒反應,步伐不穩地想搶在藝術家重拾武器前拿到搖控器。
 
 
  藝術家緩緩走近巨刃旁,全身上下都是狙擊槍開的洞,湧泉而出般的血液,與她燄紅色的長髮十分搭配,儼然就是個血人……
 
 
  她忍受著全身槍傷、灼傷、割傷以及針筒帶來的極大痛苦,唯一支撐那強烈意志的,只是心中那股復仇的怒火。
 
 
  對格里芬的恨、對內蓋夫過去的恨,驅使她重新拾起巨刃。
 
 
  只是太遲了。
 
 
  內蓋夫雖然還沒走到塔沃爾身旁,沃塔爾注射的治療針已經開始發揮功效,雖然治療針的副作用令其難耐,可是她還是注意到藝術家正站在巨刃旁。
 
 
  巨刃上的三枚炸藥閃出強烈的光芒後,竄出足以吞噬掉藝術家的烈燄,巨刃瞬間被炸得四分五裂,殘片四射,狂躁地切割著藝術家的身軀。
 
 
  爆炸後,現場只剩下內蓋夫與塔沃爾兩人放鬆的喘息聲,藝術家已經面目全非,只剩下一具被焚燒焦黑的人類外型。
 
 
  「Saiga,內蓋夫和塔沃爾已經成功消滅了藝術家。」遠方狙擊的兩名人形,IWS與NTW也鬆了口氣:「這次妳慢一步了。」
 
 
  在建築物下方,與AUG等人會合,正一步步消滅建築內散兵的Saiga也知道藝術家已經完了。
 
 
  那場爆炸,與她們交火的敵人,全在與指揮權限斷線的瞬間,變成原地停機的狀態。
 
 
  「就這樣結束了嗎?」Saiga拍了一尊獨眼巨人,處於停機的人形、輕型機甲,沒有任何信號反應。
 
 
  「我們快去把內蓋夫這個小瘋子給接下來吧。」AUG身上的黑色禮裝已經殘破得不得再破了,手上的銀灰色的斯泰爾AUG也佈滿了黑色的灰塵與刮痕,左手的繃帶也已經完全染紅。
 
 
 
※   ※   ※
 
 
 
  Saiga與AUG等人到了與藝術家決戰的地方,整個空間都是彈痕與彈孔,從建築被打破的牆、被斬碎的柱子,可以猜到這場戰鬥是多麼激烈。
 
 
 
  「塔沃爾……真是的,那麼慢醒來,我都快緊張死了。」
  「欸嘿!我在最緊要的時候當的MVP呢!」
  「好痛!加利爾……輕一點!痛!」
  「S…Saiga小姐,不要拍啦……衣服這麼破很羞恥的!」
 
 
  加利爾和烏茲正在幫內蓋夫處理她的傷勢,加利爾拿了一根治療針後,嘴巴淺淺地露出抹陰笑,然後就往內蓋夫的胸脯插去。
 
 
  「啊!好痛!痛痛痛痛!痛死了!痛啊啊啊啊啊呀啊啊呀呀呀呀!」內蓋夫淒厲的叫聲讓在場的人都笑了出來,當然她不會就這樣讓加利爾白捅一針。
 
 
  她手用力捏著加利爾的臉,加利爾起身時,被拉Q的臉頰軟快垂到地板了。
 
 
  而Saiga正在檢查藝術家的遺體,面目全非,焦炭般的身體,她動手摸著核心與雲圖時,突然與AUG不約而同舉槍瞄準了遺體。
 
 
  「內……內……」藝術家的遺體傳出了有些沙啞的女性聲音,只見遺體的右手緩緩舉起。
 
 
  「注意!藝術家還沒有死亡!」彈藥上膛,就要扣下板機時,藝術家又發出了聲音。
 
 
  「為什麼……那個時候……」
  「妳不完成妳的任務……」
  「如果……妳完成當時的任務……」
  「我和奏……」
 
 
  「我和奏也不會被鐵血改造成這不人不鬼的東西啊啊啊啊啊──!」藝術家的核心發出了尖銳的波長,刺激著在場所有人形,她們彷彿聽到不甘心的心聲迴響在自己的雲圖裡。
 
 
  「因為妳!所以我們才會變成這種怪物!」
 
 
  藝術家的遺體產生了變異!焦黑的身軀開始浮腫,膿包破裂流初墨綠色的黏液,雙手曲折宛如黑色觸手,藝術家不停地哀號,只是這哀號聲挺起來像極了是在哭泣。
 
 
  觸手捲起只剩劍柄的巨刃,發狂地揮舞,燒毀的肉體和膿包的黏液參混一塊,像是被溶解的人體組織般,以黏稠狀甩落四周。
 
 
  Saiga與AUG一同扣下板機,霰彈槍的彈丸與突擊步槍的子彈橫掃在藝術家稠化的軀體上,被火藥炸開的組織,像是焦了的糞土一樣,發陣陣惡臭。
 
 
  一條黑色觸手鞭向AUG的方向,所幸Saiga反應及時,用裝甲盾擋下了這擊,連子彈都無法隨意打穿的盾牌,竟被輕兒易舉地開了道深溝。
 
 
  「好痛……好痛啊啊啊啊──!」
  「為了…為何我們要受到這種待遇──!」
  「盡忠職守……致力於人道救援……」
  「對上司的任務也做得盡善盡美……」
  「最後……最後的下場……為何我們會被抹殺!」
  「內…內蓋夫……」
 
 
  藝術家的觸手狠狠插進左胸黏稠的爛肉中,撕扯著自己的肉體,那肉泥濘中露出了機械人形骨骼,但夾在骨骼之中的,卻又是與外皮一樣正在溶解的人類器官,那顆不停滲著鮮血的心臟中,吸附了一個方型的機械核心。
 
 
  突然,藝術家頭顱眼部睜開了充滿血絲的紅瞳,眼角鮮紅色的血淚,彷彿示意著自己的弱點,那顆與機械核心融為一體的心臟。
 
 
  「……去死……」
  「……不能理解……為何……為何妳會這麼做……」
  「為何對我們……妳下得了手……」
  「妳不會有贖罪的機會……奏那裡……有關妳的真正記憶……」
  「當妳知道自己的所做所為,妳將會永遠被囚禁在這罪惡之中……」
 
 
  異變的藝術家對內蓋夫說出最後的怨恨,她所說的往事,那段被分離的記憶,便是內蓋夫必須去追尋的。
 
 
  「葉列娜……」
  「我會找回我那段記憶,我很抱歉妳變成這副模樣。」
 
 
  內蓋夫緩緩走到藝術家面前,藝術家原本狂亂抽動的身軀也逐漸緩和,最後整個人屈膝在地。
 
 
   似乎能看出,面目全非的面容中,嘴部最後露出了一絲笑容。
 
 
  「內內,好久不見了……」說罷,藝術家便倒在地上,身體的組織也開始加劇溶化,最後藝術家倒地的地方,只剩下一具嚴重破損的人形骨骼,與大量黏稠的人工組織,以及核心。
 
 
  將手槍換上新的彈匣,瞄準藝術家,這時,藝術家稠化的身軀持續溶解,最後變成了一灘肉泥般黏稠的物體。心臟停止跳動,核心的微弱光芒在心臟停止的同時,變得暗淡。
 
 
  「好痛……」因為傷勢,內蓋夫一陣頭暈目眩,不穩地往後跌,塔沃爾和加利爾兩人在後面接住了她。
 
 
  「終於結束了。」
  「鐵血……抓了人類的葉列娜……把她變成了這種東西。」
  「咱不敢相信葉列娜竟然會變成那種怪物吶。」
 
 
 
  「湯姐,妳們有找到音樂家嗎?」Saiga與AUG兩人檢查藝術家的遺體,試著從那泥肉中帶些線索回去:「我們這裡已經結束了,十分鐘後,橫須賀的後勤部隊會來帶我們回關門橋的基地。」
 
 
  「找到了……只是……」找到音樂家藏匿點的湯姆森看著眼前的畫面,她有些疑惑:「音樂家和妮娜小姐都在這裡……等等,不如說……」
 
 
  「湯姐!音樂家的位子在哪?」內蓋夫急忙地問:「快給我位置。」
 
 
  湯姆森發送了音樂家的位置,內蓋夫和她的小隊在托托莉同意後,前往了該地。她們到了一架運輸機的殘骸前,周圍倒了大量的鐵血人形與俄軍部隊,看來是兩邊曾在此地激烈交戰。
 
 
  湯姆森和三名影子的成員站在運輸機入口前,示意內蓋夫位子。內蓋夫雖然受重傷,卻迫不及待地小跑步進去。
 
 
  映入她眼簾的畫面,是一名穿著格里芬紅色制服的美麗黑髮女性,坐在運輸機的殘骸前,輕輕倚靠著身後的大量電腦,她是失蹤已久的格里芬指揮官──奏。
 
 
  靜靜躺在奏腿上的是妮娜……不,妮娜身上換上了內蓋夫戰術人形的軍服,她是戰術人形──內蓋夫。
 
 
  兩人對外沒有任何的反應,也沒有任何動作,兩人掛著幸福的笑容閉著眼,彷彿圓了多年來無法互相告白的夢,在這兩人深藏的記憶,正等待那位失去記憶少女前來取回。
 
 
  

**************************************
 
縮圖: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64927809

終於結束了~這令人心痛的日本區故事
下一話完結EP9後就可以回歸日常啦

對藝術家的這場戰鬥的想法很簡單,拖太久覺得拖戲,太快解決的話,又有辱藝術家這個BOSS
雖然最後還是用上了其它人幫忙才解決這場戰鬥的~

不過整體來說,個人很滿意這場戰鬥,和前面幾次戰鬥相比,如湯姆森對鷹AN94、AN94對上鷹AK12,個人最滿意這場(其次是湯姐對鷹AN94)

那麼我們下一話見~

也感謝諸君支持我到現在:)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9063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少女前線|小說|同人|科幻|內蓋夫|二創|虐心

留言共 7 篇留言

旭焰
IWS與NTR也鬆了口氣:「這次妳慢一步了。」那個…你不小心暴露出自己的癖好了喔

02-11 18:29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ㄏㄏㄏ NTR才棒02-12 07:29
要汙不要優雅ღNegev
肝肝肝肝肝晚點回來補

02-11 19:02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快補02-12 08:37
LO記
被仇恨支配的內內,引發了進攻總部事件。 看見摯友被殺的旋風,成為了殺害摯友的人。
失去百合的夢想家,讓櫻花上失去了一瓣。 被同伴出賣的藝術家,間接毀滅了一個國家。
看似領便當的劇情,也曾讓我們寄出刀片。 復仇,得到的是甚麼?終究只有無窮的痛苦。


不過刀片是要要寄,95、97、公主生死未卜!![e14](已當妮娜、9妹沒事。

02-11 19:19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https://cdn.discordapp.com/attachments/469150787495526401/474446902205874176/unknown.png02-12 07:30
白煌羽
辛苦了

02-11 20:31

deadking
一切終究是因為「想不通」啊,就讓我們變矮的巨乳蘿莉控指揮官幫忙「通一通」,應該就能讓少女們只「想通」了

02-11 20:35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不回02-12 07:30
雨沐
也只有在絕望之際,才能看到那道救贖的光咧 嗯?...(波波莎模組啟動異常)

02-17 14:40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波波莎一直都很正常咧(才怪02-23 07:17
朝歌
當相思的淚水化做黎明的希望時,
在曙光背後的卻是無盡的仇恨。
當復仇的火燄化做前進的動力時,
仇恨的背後卻是無垠的絕望。
我覺得這和旋風&內內挺像的,我給過,但刀片絕對不會少的,放心

04-10 22:4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2喜歡★apple2000a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少女前線D...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少女前線D...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rsyub大家
《就算被妖怪包圍也要談戀愛》更新,泳池事件真相大白!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3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