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7 GP

[達人專欄] 少女前線Doll girl beats!【EP9-13 強襲】

作者: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2019-02-05 22:13:04│贊助:42│人氣:876




-高能注意--高能注意--高能注意-

-高能注意--高能注意--高能注意-

-高能注意--高能注意--高能注意-

-高能注意--高能注意--高能注意-

-高能注意--高能注意--高能注意-


  EP9-13
  強襲
 
 
  「阿凜!虎式呀!砲口瞄準咱們啦啦啦!」
  「嗚啊啊……我不想死啊……」
 
 
  加利爾和烏茲無助的求援聲不停傳入我耳內,然而這步棋早已決定,與虎式坦克的距離,說什麼也不可能躲避。
 
 
  「別擔心……加利爾。」我淡淡地回覆了一句話。
 
 
  「阿凜你怎那麼冷靜呀!那是坦克砲啊!裝甲車不可能擋得住的呀!咱們車上還有一堆傷兵,怎麼可以把我們當成棄子啊!」
  「嗚嗚……指揮官……我討厭你啦……」
  「烏茲,快加速往虎式車頭撞!搞不好我們還有一絲機會可以逃離!」
 
 
  烏茲聽了加利爾的話,加足馬力準備猛衝,虎式砲口也對準了目標,在她們面前的是大口徑的坦克砲,從周圍環境的摧毀程度判斷,這虎式裝填的絕不是二戰舊世代的砲彈,炮口閃出強烈的燄火、震耳的炮擊聲!
 
 
  「神啊……」
  「醒醒吧……這世界早就沒有神明了……況且我們是人形啊……呀啊啊啊!」
 
 
  車內的少女人形只能夠祈禱,祈禱這個早被神明放棄的末世,能夠再出現一絲絲的奇蹟來拯救她們。
 
 
  磅磅磅!數輛虎式的砲口也轉向瞄準完畢,輪番射擊的聲響,令車內的加利爾等人早已崩潰不已。
 
 
  「咱要死了……咱要死在這鐵殼裡了……早知道要這樣死去,咱還不如和內內一起去萬歲衝鋒吶……」
  「嗚啊……下輩子不要當什麼主核人形了……嗚……我寧可待在格里芬總部做做簡單的後勤任務呀……」
 
 
  炮擊聲不斷持續響起,其中還夾雜著子彈打在車外鋼板的聲響,虎式攻擊的對象並不是裝甲車,它們正與從後追擊的九頭蛇及敵人形交戰。
 
 
  三尊列隊在一塊兒的九頭蛇被高爆彈藥產生的爆炸震波震得無法順利瞄準裝甲車,甚至連飛彈武裝系統都給破壞掉了,而且機砲也因為震動去掃射前方的自己人,一個個軍用人形與鐵血人形被九頭蛇的機砲給掃得七零八落。
 
 
  再加上虎式不經意的來一炮,又是一次人形軀體飛天的煙花秀,直到有人重重撞擊了裝甲車的車前窗,烏茲才反應回神。
 
 
  「振作點加利爾、烏茲,虎式攻擊的不是我們……」AUG撐著受傷的身子搖著駕駛座的兩人:「任務還要繼續……托托莉小姐,請和阿凜指揮確認下一個任務目標……」
 
 
  「魅、魅影小隊和影子小隊會與外頭的敵人作戰……」托托莉有點結巴的說明著,不過馬上被另一個女聲給打斷了。
 
 
  站在車前的是UMP45,右持衝鋒槍、左扶湯姆森,對窗內的烏茲唸唸有詞地說。
 
 
  「外頭的這些破銅爛鐵就讓我們解決就好了,內蓋夫分隊和托托莉的梯隊分成兩隊人,重傷需要維修的,搭這輛裝甲車往東南方撤離點,其它還能走、還有意識的,給我拿起妳們的槍,繼續幹活!」
 
 
  45身後一個個裝備噴射背包的戰術人形,從空中與無人機配合著虎式的攻勢,與敵人展開了激烈的交火。
 
 
  突然!一發機砲彈猛然打在45的頭上,只見45頭稍微傾斜,煙銷散去後,45毫髮未傷!原來在機砲彈要擊中時,她張開了護盾,右臉僅被微微燻黑而已。只是她的神情不像剛才那般和諧,她很怒,絕對非常怒,這怒火可能足以讓她單人拆掉一尊九頭蛇也不為過。
 
 
 
  45扔下湯姆森後,竟真的帶頭飛向九頭蛇,魅影小隊在空中展開煙幕阻擋對空視線,她們飛進飛出不過十來秒,加利爾她們都還沒回神,所有九頭蛇竟被黏滿了炸藥,瞬間炸成了三堆廢鐵。
 
 
  「快點動起來,小鴨子們!」飛回來的45用力踹了一下車頭板,然後又飛回空中,繼續與敵軍交戰。
 
 
 
※   ※   ※
 
 
 
  內蓋夫這方面,機場主樓,外側一處崩塌的地方,廢土上頭躺滿了一個個鐵血人形與軍用人形,它們身上的彈痕是機槍彈,周遭也滿是機炮轟炸過的焦黑。
 
 
  藝術家與她最後一隊新式鐵血在主樓上層的空間,此地空曠沒有死角,唯一能當掩護的東西只有支持此地的四根柱子。
 
 
  對手若從遠處攻擊,火力能夠由手中這把巨刃擋下,若貼近身戰,那藝術家更是求之不得,當然,這些前提是先把那十名新型胡蜂給消滅掉。
 
 
  這個空間,即是她的畫布,一幅尚未開始創作的全新畫作,而今次的顏料,正是那群格里芬的戰術人形們!
 
 
  「來了……」
  「我等妳們很久了!格里芬!」
 
 
  遠方的出入口有了動靜!引擎聲響迴盪在這個決戰空間,藝術家提起巨刃,興奮難掩的心情,已經讓她的表情開始扭曲變形,鐵血人形也循聲部屬,在唯一一個出入口擺出能夠交叉火力的隊型。
 
 
  磅!裝甲車竟光明正大從入口直直衝撞進來!碎烈的玻璃、輪帶上的塵土,與飛來的子彈交織著,裝甲車剎那間被鐵血的新型武器打了無數凹洞,所幸這終究是輛裝甲車,子彈確實能打凹護甲,卻打不穿。
 
 
  裝甲車直衝站在中央,手持巨刃目標顯眼的藝術家,胡蜂們追了過來,並裝填槍榴彈同時射向裝甲車底部!十發高爆榴彈在裝甲車底部引爆,巨大的能量使車身顛簸歪斜,雖然最後裝甲車整輛翻了過去,但仍然沒能阻止它繼續撞藝術家!
 
 
  藝術家舉起手上的巨刃,與自身不成比例的劍,巨大、厚重、沒有過於的精雕細啄,渾然只是一把拿在手中的沉重鐵塊,以現在槍械而言,使用如此笨重的東西作為武器,實在是太不明智了。
 
 
  然而,這終究是藝術家所用的武器,為何她會選擇這東西作武器,只有她明瞭,而理由也將呼之欲出……
 
 
  蹲穩馬步,使盡全身力氣舞動巨刃,巨刃頂處觸碰到車底的瞬間便響起悅耳的聲響,接著是一陣金屬被鐵塊強行撕扯,足以震破耳膜的尖銳聲,甚至連一旁的胡蜂都得放下槍,摀住自己接收外來音源的部位,以抵擋這強烈刺耳的聲音。
 
 
  裝甲車輕易地被巨刃給劃破,劃破的溝痕像是被捲進壓縮機的廢鐵,看不出裝甲的原貌,隨著劍身砍近車身,裡頭的乘員也順勢被這沉重的鐵塊給砸爛……
 
 
  裝甲車這被一擊,不只偏離的衝撞藝術家的路線,原本足以滑出建築外的速度,也因為這一擊,直接停留在藝術家身旁。
 
 
  那是輛與廢鐵堆融合一塊的裝甲車,除了少部份還看得出BTR裝甲車的樣貌外,其餘都被藝術家給砸成了鋼板鐵塊。鐵塊間隙處滲出了大量鮮血,裡頭搭乘的人形被強力的衝擊捲入,成了這廢鐵堆的一部份。
 
 
  還沒結束,藝術家注意到裡頭的生命跡象,她的紅眼與車內那對紅眸對視,那是狂躁與恐懼的對比,裡頭唯一生還者的眼神彷彿苦苦哀求著藝術家高抬貴手,放她一馬。
 
 
  「戰術人形內蓋夫?」
  「沒想到是妳吶!」
 
 
  藝術家認出了車內的戰術人形,粉髮、精緻別巧的麻花辮、被染紅的大衛星軍裝,以及手上那把碎裂無法在射出任何子彈的Negev輕機槍。
 
 
  「啊哈哈哈哈!想不到我的畫布!能夠用內蓋夫的殘骸來作畫!太棒了!太完美了!」
  「這……這會是幅曠世巨作啊!」
 
 
  她確實高抬貴手了,只不過這是要給予殘存人形的最後一擊,雙手高舉起巨刃猛然揮下,沉重的巨刃從車內的人形頂部砸落,車身中段直接成了扁平的鋼板,之中更滲出了大量紅色血液。
 
 
 
※      ※   ※
 
 
 
  猜猜看,未來有多少幸福的事等著妳呢?
 
 
  身為戰術人形,和人類一樣去追求幸福,是否太奢求了呢?
 
 
  無論誰是賦予我們感情,這是一個開端,我們為何不能追求我們心中的幸福?
 
 
  ……
  ………
  …………
 
 
  「內內!回答我!快回答我發生什麼事了!」
 
 
  螢幕上最後的畫面,是內蓋夫和塔沃爾在裝甲車內準備對藝術家的座標強行突襲,車內所有乘員都已準備就續,誰知道在此時畫面突然全黑,只聽到夾在引擎聲中的金屬摩擦聲,隨後便完全斷了通訊。
 
 
  「塔沃爾!妳聽得到嗎?究竟發生什麼事!」
  「該死!」
 
 
  數分鐘過去,理應是與藝術家衝突的時刻,卻無論內蓋夫還是塔沃爾,都聯繫不上,儀表上顯示了兩人的傀儡人偶都已經失去機能,而兩人的本體處於連接不到訊號的狀態。
 
 
  「內內!到底發生什麼事……」
 
 
  回想最後的聲音,只有金屬沉重碰撞的聲音,並夾雜了一些女人的碎唸,光憑這兩點,只能判斷內蓋夫她們是凶多吉少。
 
 
  「希露亞小姐!我要求親自帶隊攻擊藝術家的所在地!」聯繫不到內蓋夫,讓我無法保持冷靜。
 
 
  「SVD,將內蓋夫小隊指揮權交移給托托莉,確認Saiga她們的位置,只是繞個小路而已,為什麼可以拖那麼久。」希露亞刻意無視了我的要求,甚至不留情面也不說理由,直接要托托莉接下我的指揮權。
 
 
  「呃……」SVD和托托莉兩人對希露亞突來的決定感到十分錯愕。
 
 
  「杵在那裡幹嘛!快點轉移!」希露亞的神情從原本的自信轉變為憤怒,至今極鮮少露出的憤怒神情,唯一一次見到是在機場被襲擊時。
 
 
  「希露亞小姐!為什麼不讓我前去日本支援?」瞬間被憤怒沖昏腦袋,我質問希露亞:「我底下的人不光是被拆散分隊,九妹、公主、97小妹、WA醬、416到現在下落都還不明,小8還有AA12及與M870都因為支援任務重創。」
 
 
 「甚至司登都被妳調去當成引誘對方菁英人形的棋子!現在我也不知道司登到底情況怎樣……」
 
 
  「既然妳不給我真正的資訊,那我以最壞的結果去聯想也不奇怪吧?」
 
 
  「你手上沒有梯隊,這裡也沒有攻擊隊伍能夠撥給你。」希露亞只是淡淡地回應,彷彿少女人形的死傷如何與她無關似的:「現在,回到你崗位上,北条凜指揮官。」
 
 
  「我自己一個就夠了!這種激烈的戰局也不是第一次參與,如果妳不撥一台能飛的直昇機,我也會自己搶一架過來!」
 
 
  「北条,我只重覆一次,回到你的崗位上,現在立刻馬上!」希露亞的神情稍微回復平靜,她試圖以較緩和的情緒與我對話。
 
 
  「我以為希露亞小姐妳和其他人不同,也是個善待自己手下人形的好指揮,想不到妳和格里芬娜些指揮官沒差多少,人形終究是妳的棋子罷了。」我沒有理會她的命令,別過她身旁時冷冷地說了酸言酸語。
 
 
  「阿、阿凜……」托托莉從位子上小跑步過來,想要緩和火藥味濃厚的現場,但我沒多等她,自個兒離開了指揮室。
 
 
  「阿凜你等等!作戰還在進行中啊!」
  「SVD!別管他,專注眼前的作戰!」
  「可是……大小姐……」
 
 
  SVD也想阻止我離開,再要拉住我那時,希露亞喊住了她,她的手與我的手便交空而過。
 
 
  「…………」SVD低著頭走到希露亞面前,啪一聲!猛然一個響亮的巴掌:「對不起大小姐……我贊成阿凜的想法……對阿凜這樣的人,梯隊又全是主核人形,這種結果實在是太殘酷了。」
 
 
  「妳知道真相的。」希露亞沒有任何反應,只是靜靜看著情緒激動的SVD。
 
 
  「但是阿凜他不知道!他已經承受了整個梯隊人員分散下落不明的壓力,大小姐您也知道過去他的戰場紀錄……」
  「與內內失聯又沒辦法去支援,這會是壓垮他的最後一個點啊!」
 
 
  SVD丟下話後奪門而出。
 
 
  「這個笨蛋……」SVD離開指揮室後,希露亞才露出一絲落寞的神情,只是這個表情持續不到一秒,她又回復到指揮全場的狀態,彷彿剛才什麼事都沒發生似的:「托托莉,內蓋夫小隊要麻煩妳了,PPK會協助妳的。」
 
 
  「…………」回到座位上的托托莉一語不發,她看到了螢幕上有一則經過重重加密的摩斯電碼代號:「希、希露亞小姐……有不明電碼發送到阿凜他的指揮頻道。」
 
 
  "給予摯愛,至死不渝。"
 
 
 
※      ※   ※
 
 
 
  我站在甲板上,一架架運輸直昇機忙碌地將台灣運來的物資卸下,另外也有從日本方向歸來的直昇機。
 
 
  上頭載的是負傷的少女人形,先一步回來的是佐世保地區執行任務的人員,一個個步伐蹣跚的人形,她們眼神中充滿陰影、恐懼、悔恨,佐世保那裡是地獄……不如說,整個日本都是地獄。
 
 
  在地獄中歸來的少女們,由醫療團隊接手後送到船內的醫院,轉移期間她們不停哭泣,不停地哭器……
 
 
  「啊哈哈哈!指揮官!你幹嘛一副死老婆的臉啊!高興一點!我把白癡們安全帶回來了!」嘲諷子的聲音出現在空中,抬頭看,是架機身佈滿彈孔的直昇機,旁邊還有一架無人機,無人機上頭的嘲諷妖精灰頭土臉,頭髮都被炸成捲毛,卻仍然哈哈大笑。
 
 
  「嘲諷子?妳沒事?太好了!」嘲諷子的出現讓我在憤怒與痛苦中稍得舒緩,機上先走下來的是XM8。
 
 
  「小8!」
 
 
  「嗚啊啊啊!雞雞五公分的指揮官……對不起!對不起!明明是隊長,我卻沒有保護好她們!」XM8看到我立刻帶著那流得滿臉的鼻涕眼淚飛奔過來,緊緊抱在我身上:「日本好恐怖……敵人好恐怖……我不要出這種任務……會死的!」
 
 
  「沒事了,小8,至少妳安全回來了,其他人呢……」不安地看著直昇機,機座上的血液滴落在甲板上,我嚥了一口氣,準備接受令人難過的事實。
 
 
  框!XM8的腦袋掛突然被砸了一下,是嘲諷子直接把無人機停在XM8頭上。
 
 
  「白癡!嘲諷小隊隊長是我才對!啊哈哈哈」嘲諷子大笑道。
 
 
  「才不是……隊長是我……妳這臭魚別想篡位!」直昇機一名少女人形直接從機座滾下來,她搖搖晃晃地站起身,全身破破爛爛,身上的防彈盾裝備也殘破得隨時會裂成碎片:「阿凜……我回來了……」
 
 
  是M870,她也歸來了,雖然受損嚴重,但至少還能夠自己行動!
 
 
  「唔唔唔……是阿凜……?」最後下機的少女,原本身上的白色外套已經不翼而飛,只剩下一件破爛得能看清楚身上滲血肌膚的黑色小可愛:「任務歸來……雖然稱不上圓滿……但……有糖吃嗎?」
 
 
  「AA12、M870!」嘲諷小隊的人員雖然稱不上安好,但至少都活著回來了!
 
 
  「嘛……阿凜……我有點累,我先去醫院了……晚點可以幫我送蘇打嗎?」在一名人形的攙扶下,M870一拐一拐地離開甲板,往醫院的方向去。
 
 
  「指揮官借過借過!機上還有嚴重傷患!」由MP5和P7帶領的醫療小組推著擔架衝了過來,她們小心翼翼將直昇機內的其他傷患移動到擔架上。
 
 
  XM8這時候偷偷用手肘撞了一下AA12,AA12愣了一秒後,立刻抱上我。
 
 
  「阿、阿凜!我表現…超棒的!所…所以給我糖果吧!」
  「噫…好痛……嘿嘿,沒事的阿凜,別擔心,我…沒事的……」
 
 
  AA12的身子開始不穩,就連說的話語氣也變得虛弱。
 
 
  「嘔呃……」突然嘴裡嘔了一抹鮮血在我胸前,她雙手緊緊捉著我的衣襟:「阿凜……阿凜……我……」
 
 
  「MP5小姐!MP5小姐!」AA12的情況頓時變得十分不樂觀,一臉痛苦的模樣,眉心與眼睛揪成一塊,卻還是死命拉著我。
 
 
  「阿凜……我……」
  「只是缺少糖……份……」
  「這裡…好溫暖呢……」
 
 
  「指揮官讓讓!」
 
 
  AA12失去了所有力氣倒在我身上,不再發言,剩下的只有急湊短促的呼吸和呻吟。
 
 
  「那個!甲板需要更多人手,快點來幫忙!」
  「快騰出緊急維修的位子!」
 
 
  這時我注意到了醫療人員所說的傷患……接著被抬下機的是九妹……
 
 
  與被重創但還能自己行動的AA12、M870不同,醫療人員在運輸途中就開始醫治九妹,只是那隻倘落在擔架外的左手,沒有自主意識,只能隨著外力移動任憑搖擺。
 
 
  「9!」
 
 
  「白痴!現在你過去也幫不上忙!幫不上忙!哈哈哈!」
  「指揮官,讓醫療人員去處理就好了!」
  「指…指揮官……」
 
 
  嘲諷子、XM8,就連AA12都醒了過來,一同擋住我的去路。
 
 
  MP5和P7指揮著人形將直昇機的其它傷患搬下機,雖然早已知道敵人火力十分兇猛,但一直坐鎮在指揮室內,壓根不清楚她們面對的新型鐵血和標準俄羅斯正規軍武裝到底有多強悍。
 
 
  接二連三的直昇機歸來,有些人形能夠自己下機,從地獄歸來,驚魂未定;有些只能被搬下機,四肢不全、狼狽不堪。
 
 
  「人力和醫療用品不夠,快點再送多一點!」
  「緊急維修床還有位子嗎?還有兩名人形需要緊急治療,其中一名是包裹!」
 
 
  MP5著急地又對內呼叫了一次,她和P7都親自加入了運送傷患的行列中,她們扶了兩名雙馬尾,一為麻花辮的少女人形到擔架上。
 
 
  「我不管!把位子騰出來!司登和這個旋風比較重要啦!」MP5氣急敗壞地對通訊吼道:「這是大小姐的命令!如果不快點接受維修床的治療,她們會失去記憶的!」
  「沒錯!是主核人形!我們現在就要把她們運過去了!」
  「外面人手一直不夠!沒其它人能用了嗎?」
 
 
  「司登?」
 
 
  剛才呼喊的名字,如同一計重擊狠狠打在我的心上,她說的確實是司登……是司登,又是主核,那只有我家的司登而已……
 
 
  「唉喲!那個醫療人員怎麼那麼多事!AA12,幫我拉住阿凜啦!」
 
 
  XM8和AA12兩人拼命擋住我,甚至AA12直接把我撞倒在地,嘲諷子也操控她的無人機往我頭上敲,才阻止我急欲見到司登的行為。
 
 
  「司登……」
  「旋風……?」
 
 
  腦中跑過另一個少女人形的名字,旋風。這個名字非常熟悉,但想到時,腦袋卻像被電流竄過,劇痛不已。
 
 
  我想不起來……旋風……
 
 
  她,是誰……?
 
 
  「AA12!按好,我要打頭了!」AA12整個人坐在我身上壓制住我,XM8手裡拿著嘲諷子的無人機,用力往我的頭敲。
 
 
  「小8!AA12,放開我,司登就在前面!不要攔我!」
 「小8……再、再敲一次……阿凜力氣好大!我快壓不住了!敲大力一點!」
 
 
  XM8手上的無人機又往我頭上招呼,這次力道之大,坐在上面的嘲諷子都飛出去滾在地上好幾圈。
 
 
  而我,被砸得頭破血流,意識消去。
 
 
  「怎麼辦!我太大力了!」
  「送醫院吧……」
 
 
 
※   ※   ※
 
 
 
  "給予摯愛,至死不渝。"
  "再次遇到你的機率,太小了,所以我不會在這個行動死去的。"
  "你等我,我很快就會把目標拿下,完成任務。"
  "最後要和家人們團聚。"
  "阿凜最愛的老婆,內蓋夫留。"
 
 
 
  「死!去死!給我完全死透!」
 
 
  藝術家發了瘋似的猛砸裝甲車,與血液交融一塊的裝甲廢鐵,每一次舞動手中的鐵塊,被包在鐵甲中的鮮血就噴濺四方。
 
 
  突然間,染紅的綠色裝甲中,閃出一道橘色亮光,然後是兇猛的火燄夾帶大量鐵片噴射而出!
 
 
  隱藏在裝甲車內的定時炸藥悉數爆炸,噴出的火燄與鐵片瞬間將圍在藝術家身旁的胡蜂吞噬掉。
 
 
  同時外頭傳來槍聲,兩名少女人形從外頭衝進來,一把TAR-21、一把Negev輕機槍,兩道火力不停招呼在藝術家身上!
 
 
  「塔沃爾!照原訂計畫!」是內蓋夫和塔沃爾!她們完全不懼怕藝術家手中的巨刃,邊衝向藝術家邊射擊,準備與這最後的敵人一決死戰。
 
 
  「來啊!格里芬躲躲藏藏的小老鼠,我會把妳們給砍成肉醬的!」藝術家用巨刃擋住自己的身子,待塔沃爾換彈火力減弱時,便舉起巨刃,準備好砍殺眼前不知死活的兩人。
 
 
  「……葉……葉列娜小姐?」
 
 
  藝術家舉劍時,內蓋夫與塔沃爾清楚地看出了藝術家的真面目……那小奏指揮官的好朋友,原本也在格里芬服務的一名女性指揮官。
 
 
  塔沃爾也認識她,內蓋夫和她更是熟得不得了……
 
 
  「內內!集中注意力!不管她是不是葉列娜小姐,她現在都是我們的敵人!藝術家啊!」
 
 
  磅!巨刃砍向內蓋夫,在被砍中的瞬間,內蓋夫壓低身子滑向支撐室內的柱子後,巨刃輕鬆地把柱子給砍成兩斷。
 
 
  「說的沒錯,塔沃爾……不管妳是不是葉列娜……」
  「我會殺了妳……把妳這叛逃鐵血的混帳當成渣宰也不如的東西給殺了!」
 
 
  「核心程式,血脈狂躁!」
 
 
 
 
 
  ****************************


各位新年快樂~想必捏它篇騙了不少人呢,喀喀

EP9也要完美結束了,想想去年除夕發的文是全滅的2-9呢~

這話的劇情有許多原本被當成悲劇、犧牲的地方,都大轉折了

希望大家可以看得開心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8446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少女前線|小說|同人|科幻|內蓋夫|愛情|二創|AA12

留言共 7 篇留言

LO記
我很貪心,順便把97,95,公主便當拿走吧(最好加上百合 [e2]

02-05 22:28

白煌羽
讚讚

02-05 23:46

旭焰
馬的,捏他就算了,還在本篇前面加高能注意,騙很大啊

02-06 00:01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肯定要的02-12 07:31
deadking
指揮官乾快要出貨了?

02-06 06:48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看不懂02-12 07:31
雨沐
「啊哈哈哈哈!想不到我的畫布!能夠用黑兔的驅殼來作畫!太棒了!太完美了!」
  「這……這會是幅曠世巨作啊!」
...............
阿,我好像跑錯棚了w

02-06 10:59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波波莎:來~我們飛一下02-12 07:31
朝歌
@雨沐 www

02-06 12:41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我晚點用波波莎幫他醫一下02-12 07:31
奶咖Gvtfe
指揮官崩潰ING...

02-07 15:20

77兆年輪迴的黑兔殿
無人機爆頭02-12 07:3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7喜歡★apple2000a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新年快樂+小說劇情捏它... 後一篇:[達人專欄] 少女前線D...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ageLuri喜歡清水BL的你
歡迎喜歡閱讀/創作故事的同好入內閒聊加友!同場加映薔薇口味的玄幻小說〈時空魅影〉,每週一二四五播出。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