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達人專欄] 【短篇】逃:上篇〈異夢21' 逃亡〉

作者:Tsu Li Gue│2017-10-09 07:25:03│贊助:22│人氣:452

逃之章,逃:上篇〈異夢21' 逃亡〉

  ──真是受夠那些傢伙了。現在,從我的手開始!

   「呵、呵、呵、呵。」每個呵聲間都斷得等距,那名嬌小的女孩發出難聽的聲音;細微的聲響,迴盪在室內竟有些回音──如果能忽視她手裡染有紅色顏料的小刀就更好了。

   「一、二……」

   「一、二……」

   「咦?」小女孩反覆進出家裡的房間,而本該出現的兩人竟然不在?

  倒在狹小廚房弄髒地板、向下趴著的是「媽媽」。背脊彎成烏龜殼的形狀、鑲進電腦倚上再也不會醒來的是「姊姊」。唉唉。還有兩個傢伙不在「家」:一個是「爸爸」,一個是「阿嬤」……

   「喀答!」第一道鎖被打開了;她愉悅地發出聲:「呵。」

   「喀答!」漏掉的魚自己回來了──她高興地拿著刀拍著自己的腿,再出一聲:「呵。」

   「喀答!」該怎麼料理他呢?搖頭晃腦轉了一圈……「呵。」

   「喀答!」嘻!有了!隨著門縫漸大,她藏不住喜悅:「呵!」

   「怎麼只有妳?」男人問著門邊的女孩,她卻說:「爸爸,您回來啦──」

   「喔。對阿……」以為能悄悄移動刀子靠近的,沒想到……「嚇!這、這怎麼回事!快扶妳媽起來!」男人終還是發現客廳的異狀。也是,誰會沒發現呢?一片多出來的紅色地毯就安穩鋪在伴侶身下……

  ──爸爸自己不願意靠近媽媽身旁查看,只好使喚我做事。

   「可惡!膚淺的傢伙!你不是愛她嗎!怎麼不自己去看!」

   「妳叛逆啊!讓妳去哪這麼多廢話!還、還不快去!」

  女孩卻像跳針似的回:「──喔!你說扶媽媽起來?不用、不用……她只是睡著了啦──」行走間,舉在身後的刀子撞擊櫃子發出「哐!」的一聲,女孩聽了發出一聲微弱的呵聲。

  男人搞不懂那是什麼聲音,也沒心情探究,只說到:「妳幹嘛!藏著什麼東西?快交出來!」就像那個聲音一樣,他同樣不知道女孩藏了什麼,但本能驅使他向後退──

  女孩則繼續朝他前進,這時他聽得清楚,那是一聲:「呵。」男人聽了後怕,尤其看到她還刻意晃動那頭髮尾剪齊、不再長長的中長髮時更覺異樣;就連那淺藍色的天空藍髮絲,看在他眼裡也透著森森寒氣──

  彷彿世界在向他昭示著眼前這位女孩並不是他親生的一樣!

   「哐啦嘩啦──」還未搞懂因果,他就受了客廳雜物一絆、踉蹌了下;費了點功夫才以一種滑稽的姿勢穩住身體。

  可剛一抬頭,一道銀色的光便細細地朝他眼睛射!本能地瞇眼躲開……男人這才從一片暈眩中看清楚女兒手中舉起的東西,以及那沾染血跡的衣物……他原先還以為那只是衣服的紋飾……

   「妳!妳!」他講話都不捷敏、直打顫了!

  女孩看著懼怕自己的男人,驚訝的發現自己終於可以感受到真正的「開心」了!一興奮,她就又發出令男人崩潰的惡魔之音──「呵。」

  就是因著這個聲音,他強迫自己去看倒在地上的伴侶。除了暈眩,恐懼的感覺竟全數消散了?他生氣地抬頭,瞪大眼對她咆嘯──「妳到底都學了些什麼啊!我明明是讓妳去學如何照顧姊姊阿!」

  她卻回了別的答案:「你確定我學的是『照顧』的方法嗎?呵!」語畢,女孩不待男人膚淺的回答,毫無耐性的一刀猛刺下去!

   「一下、兩下。」

   「一下、兩下。」

  她失去知覺般反覆確認著每一刀都有穩妥的進出──痛覺自男人的胸口盈滿他,他連點常態的掙扎都做不到……女孩驚豔於他的衰老更感愉悅地動作……逐漸地,男人那與她不同的灰白髮絲垂到了地上;只這一刻,女孩竟感到一絲難過……

  她停下動作發出嘆息:「無聊。」可還未來得及辨明這份矛盾,難過又給厭惡包裹藏匿好了;厭棄這番作為、緩慢起身……
  隨著腰桿挺直的過程,她意識到手上沾黏的鮮豔顏料之源頭有多噁心──原先如螺絲拴得緊緊的手都給鬆了開;銀色的刀身雖抽出不少卻還穩當地鑲在屍首上,該染上的顏色也被傷口給抹開了,那刀像不會被玷污一樣絕緣於這場荒唐……

  ──我是那樣荒唐!

  一瞬的失意搖蕩著身軀。待她站穩,那稍給抽離的刀、銀色的光便晃過她的眼。突然間她發現,一股給映襯地厭惡竟輕易地佔滿了她……現在,那給稱之「父親」的男人已死;那麼,接下來還剩下一個──「嘖!」不知道是否有機會遇到……

  想了下,女孩安慰自己:「暫時放過妳吧。」趕快洗去身上的汙漬才是首要之事……等到女孩簡單收拾了自己、細心跨過地上撲有的同色色塊,她與平時無異、自在地推開「家」門……

  下了樓梯,前進公寓庭院,那名總是出沒的老人遠遠地看向她;等她走得近了便說:「唷!天氣很好,是吧?」年紀與自家老人相仿的老奶奶笑著看她。

  原本還很討厭和這位老人打交道的,但剛解決了一件長久以來壓在心頭的大事,她可還沉浸在高興的情緒,也就不在意地施捨一點社交值給社會的邊緣、她的鄰居了……

   「真的。」

  抬起頭,用手掌遮擋陽光,她觀察著指縫撒下的喃喃:「天氣──真的很好。」語氣越是歡愉,越趨堅定──老人聽了高興:「哈哈!年輕人──就該多曬太陽、多運動、多讀書,將來才能做大事……像妳這樣就不錯!哈!冬天還是起得早──」

   「哈哈哈!」差點女孩就將嗤笑噴發出,急轉彎的換了語氣,好險老人根本沒察覺……就在這時,一道靈光閃過腦海,令早先忘記的事情如潮水回禮──今天可是他們預約的檢查時間阿!

  她急忙說到:「我還有事!先走了!」腳便向前踏出一大步;雖對此種情境習以為常,老人的臉色仍摻雜了些許落寞:「喔、那再見阿!下次還聊阿!」後頭又說了什麼不可能應允的約,她都懶得再多聽,卻也無法阻止那些破碎的字句潛進她的耳……

  穿過中庭,越過總擺出一號表情的警衛離了大門,她開心的說出想到的計畫……「去做個精神鑑定吧?」嘻!

  ◇◇◇

  推開診間的門,不知裝潢怎麼處理的,整個空間一片白茫,以往這種空間會散發出消毒水的味道,但或許是刻意將天花板做矮、佈置了些暖色線圈製的小物件,整個空間還算溫馨;穿有白袍的男醫生朝她揮手,女孩乖巧的坐在桌子旁的空位上,柔軟的沙發倚幾乎讓她發出了嘆息。

  這時,男人笑著問:「最近有哪些症狀嗎?」

  那語氣溫柔得可怖,聲音低沉得足以讓人溺死──她聽了有些神遊,一聲:「呵呵。」讓她回神羞怯的發出:「呃、嗯……胸悶,還有感覺會看見一些幻覺……」視線不敢放到他身上。

   「幻覺?像是什麼?」對方挪了坐姿,滑輪倚發出了「咖嘰」的聲響。

   「我……我看見我殺了家人。呃、感覺真實到像我的手染有他們的血一樣……」頭像是會貼伏到地面似的;醫生正在觀察她,她感覺的到!

  耳朵聽著對方紙筆刮刷的聲響,一室突然靜謐異常,就在女孩坐立難安的時候,對方說了:「嗯。我了解了……那除了這些還有什麼其他的症狀嗎?」女孩聽了偷瞧他一眼,發覺對方正專心於冊子上寫字、視線並未完全落在她身上,這才終於安心將最近的變化說了出:「最近……常常感到很難過、很想哭,但都哭不出來……」

   「嗯……好!這樣好了。來!我們先填個表格?填完之後再讓妳去隔壁做一下胸腔檢查。」還搞不清楚狀況的女孩便溫順的回了:「嗯。」

  等到她看見量表的真身──「精神量表」時,又是另一種哭笑不得的心情了;她接過醫生手中的量表……
  這份量表不同於以往她做過的任何鑑定表格,每題選項從上至下只有三個格子可以填塗,格子右側印有「YES」、「NO」與「NO」;這兩個「NO」的選項非常奇怪,靠上方的方格左側加印阿拉伯數字「五」的字樣,而最後一格印有「〇」的字樣。

  見她遲遲不敢填寫,醫生這才想起解釋到:「『NO』的選項是這樣的。因為即便沒有,也一定有某種程度是有的,所以這邊才會寫『五』代表微量的『YES』,『〇』則是幾乎沒有……」

  她點點頭,開始動筆。每個題目幾乎不到幾秒便填好了;等到回收表格的時候,連醫生都有些驚訝!
  整張表看下來幾乎都是中間的「NO」被塗黑……他看著女孩猶豫了會兒說:「妳先去隔壁診間問診,等下回來的時候,我這邊的分數也就算好了,可以直接講解……」神色有點凝重,但趕她去隔壁的動作毫不含糊,護士得了一個眼神馬上動作、強硬地帶她去問診;出門的時候她疑惑地回頭,只見醫生愁雲滿佈的臉……

   「先來說說妳的狀況吧?怎麼了?」隔壁醫生帶著眼鏡,有點年紀,她複述了一次病情,醫生想了一下說:「來照個X光吧?看個胸腔片子,有沒有問題這個比較容易發現。」伸手揮了幾下,護士又帶著她去放射室,等到片子拍好後,又領著她回來診間。

   「我們來看一下喔……嗯,妳看這裡和這裡,有點……」她已經嚇到說不出話來了!

  從她看見片子的第一秒開始,她就認為自己是異常的!
  那不是X光片,是彩色線圈構成的人體構造圖!紅色、橘色與黃色的線佔了畫面的多數,構成了胸腔的肌肉組織,藍色綠色的構成了骨頭、肺與其他細節……她不是人類!她是什麼?

  ──是什麼!

  強壓住恐懼,回到精神科的診間,醫生看了她卻很高興的說:「來!快來!跟妳說個好消息……這三大項檢測,除了第一區塊有點問題,其他兩項都沒問題!」她聽了也鬆了口氣,剛剛在填她可是刻意選了些「安全」選項在填呢!

   「嘟嘟嘟嘟!」電話突然響起,醫生一面看著女孩、臉色略帶歉意說:「我等下幫妳開診單,可能要等一下。」一面接起電話……「喂?嗯嗯。天啊!好!嗯……如果發現我跟你說!沒有,沒有。她剛剛就走了,對!嗯。好。如果發現馬上跟你說,嗯。好!我知道了!」

  隱約聽見那通電話的內容有什麼:「警察」、「抓」、「逃跑」、「協助」等字詞,女孩就慢慢退到逃生門前──「妳……唉。怎麼這麼傻呢?」結束通話的醫生卻神色凝重地看著她。

   「你……知道了?」

  以為會被責罵或扣留的女孩,卻聽對方說:「唉。我馬上給你單子!」甚至還命令一旁的護士:「妳趕緊帶她進逃生門,動作要快點!」護士連問為什麼都沒有就接過剛出爐的結果單據帶她進了一旁的逃生門內……

  這時醫生站起身來到逃生門旁說:「妳可以從一樓逃走!走快點或是等我下班一起走……讓妳選?」她連問為什麼的時間都沒有只回:「等你一起!」

  醫生笑得有點疲憊:「那妳要藏好……這邊我幫妳擋著。」同時他遞出一件冬季羽絨大外套給她,她頓時理解回謝;「喀啦!」沉重的鐵門便闔上了。

  ◇◇◇

  她像孤絕於整個世界一樣──不同於狹小的診間,逃生門後的空間極為寬敞、透出青草般淡綠色的光線,整個樓梯間都給照得明亮、舒適;蜷縮在階梯上,她的視線貼著幾層樓下的防摔網繩,耳朵仔細避開如鼓的心跳摸著鐵門後的聲響……

   「你們有看到……嗎?想說她這時間應該在這裡……我是她阿嬤,來帶她走的。」這不是……

   「喔!有!她在這裡,別給人找到了,趕緊帶她走!」來不及思考醫生的背叛,她便看見鐵門透進的刺眼白光射入她的眼,她想笑、又想哭──

  而後她發覺逆著光、醫生神情複雜的看著自己,竟又覺得再次消失於門後的男人一定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喀啦!」門再次緊閉。

   「小寶貝,妳一定很害怕……來──」年邁的女人多次想抱緊女孩,都給她巧妙的避開了;老女人不以為意繼續自顧自說:「阿嬤知道妳做了什麼,但都是他們害妳的……他們應得的……妳本來就不該受這種……嗚……」

  看著打親情牌的「阿嬤」,女孩說:「如果妳只是來這裡假哭大可不必。」嘲諷的語氣牽起血液奔湧!連帶她整個「人」的思考速度快了一倍──「那傢伙讓我去照顧身障的『姊姊』;我自認沒有犯錯,為什麼動不動就會被打?」

   「那是他們不好,跟妳沒關係……」她們各自都聽不進去,浮出兩種截然不同的畫面。

  女孩想能同時並存於過去一樣,她看見男人在公司處不好,回來就拿菸蒂燙她的畫面;女人和這些「家人」吵架,不開心就抓著她的頭髮將她拉進冰水、壓著她不讓她出來;身障的青少女上學被同學嘲笑「一輩子站不起來」就拿東西丟她、呼她巴掌,甚至拿剪刀威脅要剪她的眼睛……

  那麼這個老女人又幹了什麼好事?

   「妳這樣假惺惺的是怎樣?」

  ──那些傢伙之所以會想傷害我,妳也是禍因!

  如果這個老女人沒辱罵媳婦,沒跟身障的姊姊過不去,沒羞辱兒子找不到工作,他們會對她這麼做嗎?

   「阿嬤可沒有害過妳阿!看妳這麼健康我很高興……終於有個健康的孫女……求妳了,妳就跟阿嬤回去吧?」女孩聽了想笑,一邊不著痕跡引著老女人走向樓梯內側的桅杆,一邊說:「孫女?我們有血緣關係嗎?我只是人造的吧!我也都快忘記我是人造的了……唉。」

   「說這什麼傻話……我親眼見妳出生呢……妳別亂想……」聲音顫抖而緩慢,她不耐煩打斷:「親眼?出生?哈!可笑!」

  女孩倚著桅杆,看著老女人離自己越靠越近,口水都快噴到她臉上還在說什麼:「阿嬤知道了……一定是妳沒好好休息對不對……阿嬤還活著就不會讓警察找到妳……跟阿嬤走吧……」再一點點,一點點就可以了;她想著另一件事,連聲音都透著笑意:「呵、呵──」

   「如果『阿嬤』願意幫我找看看我掉到下面的外套在哪,我應該可以跟妳走啦……」

  ──絕對不會有那件「掉下去」的外套就是了,呵。

  老女人回著:「好!小寶貝、阿嬤這就幫妳看──在哪?要走下去嗎?阿嬤腿腳不方便……」

   「不用阿?靠在這邊……稍微探頭幫我看就好了──呵!」像盯著一具已經死透的屍體一樣,女孩笑著看幾乎把半身探出桅杆的老女人……她在女人身後蹲了下來,伸出手、猛地起身──「唰!」風聲呼嘯而過、伴著聲:「啊!」消失在幾層樓下。

  當四周回歸寧靜,女孩只聽自己發出「咚咚、咚咚」的聲音,惱怒的說:「吵死了!」一面看著那名患有心臟病的「阿嬤」嚇死在幾層樓下的網繩上瞪大的眼笑了出來:「真重、肥死了!哈哈哈!」

  可當她想起之後的善後過程又自言自語:「唉。真麻煩……」一面不見怠惰地走到幾層樓下,使盡力將屍體推過網繩邊緣的大孔洞──「唰!」的一聲,而後連續撞上幾次桅杆發出「碰!」的聲音、骨頭清脆的「喀嘎!」,她又感到那種早前的欣喜感了,尤其看著不斷扭成破布娃娃的人形逐漸消失於看不見的至深處……更加這麼覺得。

  舒心走回診間旁的樓層安心待著,裹著醫生的厚重外套,冬日的低溫染著樓梯間,這裡可沒暖氣那種東西……沒隔多久女孩便開始犯睏,釣魚好一陣子就聽見門外細微的聲響……

   「你好,警察辦案,請協助調查……這位……殺了家人,我們聽說她有……,你們今天見過她嗎?」來了,還是找到這了嗎?

  ──怎樣都好了。

  外頭的醫生似乎正發揮專業「演戲」:「她今天有來看診,當時我讓她測了精神分析的量表,還進行了診斷,評估後才發現她有嚴重的精神分裂與人格分裂……看,這是今早的表格……」

   「嗯,嗯,方便給我們一份影本嗎?」

   「當然可以!妳,去印一份過來;不過我沒想到她會……唉。」

  聽著好聽的男聲,女孩逐漸放棄掙扎,她將男人的外套好好遮掩住自己的身軀,終於失去意識進入夢鄉……恍惚間,她相信對方會將一切處理得很好,這種無條件的信任感使她睡得香甜……

  門的另一邊則是這樣的情景──「咦?你們這邊有逃生門?」

   「對阿,方便護理人員遇難時逃生用的,每個診間都有呢。」

   「我們進去檢查一下,看嫌犯有沒有從這邊逃跑……」

   「好!」隨著推開門的過程,醫生突然想起什麼回頭說:「對了!我有時會從這邊下班……」

  警察不解,他接著解釋:「因為下面那個逃生出口出來就接電梯。如果從我們這層出了診間走,要繞一大圈才能找到電梯呢!」門越開越大,醫生又說到:「看,我還把外套放這準備之後離開直接穿呢。」

   「嗯嗯,這樣還真不方便……感謝你的配合,我們下去搜查──嗶!嫌犯可能從下面逃跑了!在……」目送警察從樓下逃生門離開,醫生這才鬆了口氣。

  他轉頭看被門擋住不少視線的冬季羽絨外套──下的女孩。

   「妳喔……真是不怕死,唉。」他合著外套抱起女孩、將她帶進自己診間裡的其中一個病床,再將外套取回、拉上廉幕。

   (待續……)



  後記
  關於主角的長相我沒有細細說明,但其實我夢完之後被嚇到畫出來了
  真的是線構成的rrrr
  
  記錄過程還有錯字
  為了之後排書方便號碼,稍微造假了一下異夢編號XD
  不確定下篇異夢會不會接續這篇還是先發短篇的。
  先這樣QQ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74907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短篇|塗鴉|原創|架空|精神病|諷刺|||陰暗|問卷

留言共 6 篇留言

欣雨
一片多出來的紅色地毯就安穩撲在伴侶身下→鋪在@@?

是說草圖也太有趣,線圈人賣萌。該不會醫生救她是為了解剖拿來做醫學發表?看,線圈構成的人體!

10-09 08:44

Tsu Li Gue
感謝校錯XDDDD 不是,是女孩精神異常看得才不一樣QQ(雖然我在夢裡看到的真的就是畫下來的樣子,看到自己變成線構成的人物很神奇囧10-09 08:51
夜光
好多伏筆在醫生身上XD

小女孩....怕...不過家庭因素害他這樣............真可憐QQ

畫的有點....可愛(?

10-09 10:05

Tsu Li Gue
[e36] 圖真的高還原我在夢中照鏡子看到的自己???10-09 11:21
小刀
收留小女孩的醫生小心也被殺掉

10-09 11:47

Tsu Li Gue
小刀讓我怕[e28]10-09 11:55
KingMoon
期待之後小女孩的發展
不過我不對於之前她的際遇比較有興趣哈哈

10-09 17:56

Tsu Li Gue
「不過我不對於」這句我有點看不懂[e36]10-09 22:17
KingMoon
錯字 不過我對於才對

10-09 22:27

Tsu Li Gue
喔喔xD10-09 22:28
迷途小犬
小女孩幾歲,聽說發病需要時間(X
醫生好怪,有趣還是感同身受(?

10-10 23:40

Tsu Li Gue
雖然發病需要時間,但如果傷害程度太嚴重也會短時間就激起反抗的QQ
醫生暫時是伏筆XD10-11 00:0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pikahan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失... 後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失...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cgLLkotorige'w'g
ge'w'grew'g'we'ge'w'r'g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2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