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4 GP

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WEB版 5-11

作者:後攻の絶傑.流星雨│2017-07-09 21:47:08│贊助:1,262│人氣:7028
第五章『鐫刻歴史的群星』
11『意外的再會與到來的再會』

譯者:糖與可樂,Allen夏羽
校對/潤色:流星雨(Meteoroid)

在那之後,順道繞去水之都散步的歸途也平安無事。
有時,愛蜜莉雅眺望著水面陷入沈思,但詢問之前就被她用笑容掩蓋過去。

剛才出現的人物——只記得對方是個頭頂風帽、年齡相仿的男人,除此以外想不出他的其他特徵,但和愛蜜莉雅似乎有著某種關係。

從認識愛蜜莉雅這點來看,他的舉止可見相當得體。說得極端點,雖然說過銀色頭髮怎樣怎樣的,不過對銀髮抱有好感的人實在少見。

「說起來,阻礙認知的大衣……」

昴忽然注意到,愛蜜莉雅的認知阻礙——她所穿著的大衣附加上的、使愛蜜莉雅的特徵無法被認知的術式的效力沒有觸及剛才的男人。
術式的效力正常發揮的情況下,對方最多也就能夠認知到愛蜜莉雅的性別。然而,男人顯然認知到了愛蜜莉雅的銀髮。

這說明男人至少並不是靠術式就能擺平的人。

「碧翠子」

「注意到了哦。愛蜜莉雅和加菲爾他們似乎還呆呆的什麽都沒察覺到呢,真是令人費心的孩子們啊。」

察覺到昴所擔心的事,走在一旁的碧翠絲微微笑了。
昴走在愛蜜莉雅他們稍遠的距離,壓低聲音說道。

「雖然沒耍什麽花招,但剛才的家夥很可疑。認知阻礙不可能是這種隨隨便便就能打破的東西吧。」

「要麽精通魔法,要麽就是有相應的神格……不管怎麽說,他都不可能是普通居民。簡直麻煩不斷啊。」

「要過後委婉地提醒愛蜜莉雅注意一下嗎?」

「應該沒必要吧。如果是奸邪之物,愛蜜莉雅自己也會有所感覺的吧。應該沒必要這樣深究。」

聽到碧翠絲如此斷言,昴簡短地答道「是嗎」並接受了。
既然她這麽說了的話,便可以認為他那雙眼是貨真價實的了吧。碧翠絲經常觀察人類。既然她看到愛蜜莉雅做出的態度而放心,那就暫且相信吧。沒必要無謂地激起不安。

即使如此,至少昴和碧翠絲必須得警戒起來。
在這廣闊的水之都裏,與那個男人再度碰面的機會不可能說來就來——但是對方主動接觸的可能性,讓他們完全有必要時刻警戒。

「差不多就要抵達囉,大將。配合碧翠絲的步伐走太陽都落山啦。」

「能不能別說那些多餘的廢話呢,你這臭小鬼。」

走在前頭的加菲爾回過頭來,被戲弄的碧翠絲粗魯地罵道。加菲爾聽到這話快活地大笑,忽然表情驟變。
耳朵一顫一顫,鼻尖收了一收。

「怎麽了?」

「沒,旅館那邊……似乎能聽到發生了口角哦。」

拐角那邊聽到了聲音,加菲爾剛這麽說完,昴他們也聽到了騷動。

確實,聽起來像是男人們吵得不可開交。

「好像一副要大幹一場的陣勢,真是騷動不斷的城鎮啊。」

「在別人工作的地方讓魔礦石暴走的大將沒有資格說別人吧?要不是商會的家夥趕人,現在早就被衛兵抓起來了吧。」

「那是我的不可抗力吧……愛蜜莉雅碳?」

在剛才的騷動中理虧的昴,忽然發現走在身旁的愛蜜莉雅小跑起來,於是出聲問道。
愛蜜莉雅沒有理會昴。

「剛才的聲音裏,有一個聽到過的聲音……不如說,我覺得是約書亞。」

「啊,說起來,有點像那個瘦弱家夥的聲音呢。」

「要是和別人惹什麽麻煩就不好了,我也過去。」

拋下欠缺緊張感的加菲爾,昴追在愛蜜莉雅的後面。拐過剛才看到的拐角很快追上了愛蜜莉雅,終於能看見『水之羽衣亭』前的騷動了,在那裏——

「煩死了,同一句話別讓我說這麽多遍,小鬼!別在這瞧不起人,趕緊把你們家主人叫過來!」

「像你這樣粗暴的人,別說主人了我連兄長都不會叫過來的。趁我能客氣說話,你們請回吧!」

「小子你真是聽不懂話啊,喂。揍你一頓啊,你啊!」

紫髮的青年——約書亞張開雙臂站在旅館門前,和男人爭吵著。雖然對方背對著這邊,但能看出體格相當魁梧。從對約書亞惡語相向,到發展成為暴力事件,已經間不容髮了

「到此為止了!」

在昴判斷出敵我戰力差距之前,沖出去的愛蜜莉雅已經將兩人分開。男人不由得打了個趔趄,約書亞則驚訝得目瞪口呆。

「愛、愛蜜莉雅大人!?」

「辦完事回來正好路過這裏。在旅館門前不可以惹出這樣的騷動哦。吵架的原因是什麽?冷靜下來告訴我。」

這宛如調解小孩子之間吵架一般的說法,讓一觸即發的場面瞬間掃興下來。昴見狀放心地鬆了口氣,慢吞吞地追上來的加菲爾還「什麽啊,架沒吵成嗎」這樣掃興地說道。

「觀眾也一個接一個離開了……真是辛苦你了。」

「嗯,謝謝。接下來是,吵架的原因,不要隱瞞如實說出來吧。」

「怎麽可以讓愛蜜莉雅大人操這份心……」

頑固地拒絕介入此事的約書亞,好像在擔心收拾完這事之後會被抓住奇怪的把柄。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真的想太多了,愛蜜莉雅能有這麽狡猾的想法,再過大約一百年也不可能。

「沒什麽怎麽回事。我們被人叫了過來,卻胡說八道不讓我們進去,所以才在這裏抗議啊。」

在場面令人急不可耐的時候,與約書亞爭論的男人發話道。他可怕的眼睛從眼角射出銳利的視線,充滿危險的話音對約書亞的接待傾訴不滿。

「這要讓我說幾遍。偽裝身份欺詐別人也就算了,至少做好相應的準備以及摸清自己的斤兩再來。即使穿上這種有點整潔的服飾,也藏不住滲透出來的惡劣品性。騙人也得適可而止吧!」

「沒品真是對不起了啊!我也不是喜歡才穿成這副樣子的啊!像別人的跑腿一樣。啊啊,媽的,根本沒法交流!」

面對不接受自己說辭的頑固的約書亞,男人煩躁地撓著頭髮。
明明昴他們為了控制住場面都強行打斷了,他們兩人卻仍充耳不聞,完全是只有兩人的世界。

「真是的,這樣怎麽把話說清楚呢。昴,要怎麽……昴?」

不聽勸的兩人和一臉困惑的愛蜜莉雅,都奇怪地轉頭看向昴。在她面前,昴用手托著下巴,若有所思地皺著眉頭。
他的視線前方,是約書亞和爭吵不休的粗野男人。

「怎麽了,昴?」

「沒,雖然有可能是搞錯了……這個人,感覺在哪裏看見過……」

「啊啊?幹嘛啊喂,這次連你也來找碴了嗎……!?」

聽到昴與愛蜜莉雅的對話,男人的矛頭轉向了這邊。但是看到昴以後,那男人的表情立即凝固了。
他嘴唇發抖,手指著昴說。

「你,你……萊茵哈魯特欺詐事件的……!」

「萊茵哈魯特欺詐事件,真有夠具體的欺詐……啊。」

對男人口中的『萊茵哈魯特欺詐事件』有了頭緒。
以及,男人的身份。他比昴印象中的姿態更整潔了些,打扮也變得正經許多,但眼神中的歹意還是沒變。

「阿金!這不是阿金嗎!嗚哇,為什麽會在這裏,你還精神嗎?」

「別這樣自來熟的和我說話!再說誰是チン啊!我的名字叫做拉金斯!」

「那不就是阿金嘛。」

「煩人!」

昴碰到了熟人不由得把手搭在對方的肩膀上,阿金——拉金斯粗魯地將其揮開。昴對這冷漠的態度只好嘟嘴。愛蜜莉雅便「是熟人嗎?」如此問道。

「嗯,是我和愛蜜莉雅碳初次見面的令人懷念的王都裏的熟面孔。在小胡同裏迷路的時候追上來打劫過我。」

「嘿誒,這樣啊……誒,打劫?」

「接著下一次去王都的時候,也想要對普莉希拉施暴來著啊。之後還把同伴叫過來想要逆襲,是個因緣很深的家夥啊。」

「在女士看來,只會覺得他是人渣哦。」

愛蜜莉雅和碧翠絲,對感慨萬千的昴只好這樣回應。站在後邊的加菲爾拳頭的骨頭喀拉作響,約書亞的視線也愈發嚴峻。
形勢變得險惡以後,拉金斯蒼白的臉更加失去血色。

「等,等等。雖然確實發生過這種事,但每次都是未遂的故事了不是嘛。這裏就既往不咎聽我解釋,好吧?」

「加菲爾。這種時候該?」

「制裁惡黨不必手軟。」

「請,請等一下!真的,等下!住手啊!」

拉金斯感受到加菲爾浮出水面的痞子氣場,認識到正面爭論已經沒有了勝算。一年不見,對方也碰到了能使他有所成長的契機吧。
他雙手抱頭連忙後腿,然後手指著旅館說。

「真的啊!我只是被叫過來……不,不是我,是我的雇主被叫過來的!但我沒聽到他說入住前先去鎮子裏逛幾圈,所以我才被叫過來先通知旅館這邊。沒騙你們!」

「啊,知道了知道了。具體情況就在院……子裏聽你慢慢說吧。」

語氣變幻無常的加菲爾走近拼命解釋的拉金斯。
雖然對不起拉金斯那麽努力,但昴找不到任何理由相信她。即使打扮有所改善,但其本質如果不跟著改善的話就無法贏取新人。被約書亞轟出來也是沒辦法的事。真是感同身受啊。

「選錯日子了你。不巧的是,撞上這間旅館大佬雲集的日子了——」

加菲爾將不斷後退的拉金斯逼到墻角,把手伸向他的前胸。但是,這一動作忽然中斷,加菲爾隨即毫無預兆地轉身返回了。
他的眼睛睜開一瞬間,因為警戒瞇成一條細線。能看得出來全身的汗毛都倒豎起來,牙齒、爪子、肌肉都進入了臨戰態勢。

太過唐突的事態,太過耿直而果斷的反應。
加菲爾最原始的戰鬥本能被喚醒,因而昴他們也沒有懷疑的餘地被緊迫感感染了。
然後,昴他們也往加菲爾凝視的方向回頭望去——

「拉金斯,我還以為你不會再回來了,在這裏引發什麽騷動呢?」

瞬間,昴產生了眼前的人燃燒著烈火的錯覺。

火焰赤紅地搖曳著——不,高舉的手輕輕擺了擺。是人形的。不,是人類。
被火焰灼燒得通紅的頭髮,仿佛將藍天收納在內的澄澈眼瞳。修長的身體穿著白色衣服,只要看過一次感覺就永遠無法忘卻的整齊五官。
這穿透全身的沖擊,就像普通人目睹英雄現身時的感覺一樣。要說為什麽,這邂逅說的正是這樣的一瞬間。

不可能是看錯。這男人名為——

「——萊茵哈魯特。」

聽到這仿佛鬆了口氣般嘶啞的話音,向這邊走來的青年柔和地微笑著。這份微笑,擁有著強制讓對方放下心來的包容力。
僅僅是微笑,就讓昴得到了如同投入絕對的守護者懷抱中的安心感。並且不僅僅是昴,在場所有人都放下心來。

「好久不見呢,昴。沒想到會在這種地方碰見你,這得感謝這次叫我過來的尤裏烏斯才行呢。」

「哦,噢噢,好久不見了啊,最近還好吧……話說,你也是被尤裏烏斯叫來?」

「正確地說,我並不是被尤裏烏斯叫過來的哦。菲魯特大人接受了安娜塔西亞的邀請,我只是同行,同時期待著與友人的邂逅啊,沒想到連你都會來呢。」

對與英雄相形見絀的自己仍在這裏,昴的內心十分驚訝。
以前就有過被萊茵哈魯特的存在所壓倒的經歷。即使如此,像這樣一邊感受著全身的毛孔大開,一邊像平常一樣對話卻前所未有。
能感受到以前未能察覺到的萊茵哈魯特的優秀,只能說明昴為了能了解它下了不少功夫。越是鍛煉自己,越能感受到與他之間的差距,誠然只好甘拜下風。

「是嗎,已經過了一年了啊。感覺比起之前碰面的時候變得更強了呢,昴。我很高興哦。」

「別這樣說嘛,聽著像在挖苦我。雖然更害怕聽不出來呢。我對自己的成長也是相當有自信的,不過看見你這份自信就漸漸變弱了啊。」

「沒這回事啦。不如說,我才是對沒有成長的自己感到失望啊。這一年裏的進步正如你所看到的,實在羞愧啊。」

大概這就是成長界限,或者說是因為等級太高升級才會困難之類的煩惱吧。在這之前,明明擁有了如此強大的實力卻不想停下成長的步伐這個事實,讓昴感到害怕。

「話說回來,昴。」

「嗯,噢噢,怎麽了?」

「從剛才開始他就一直盯著我看,是你的朋友吧?可以的話,能告訴他不必這麽警戒我就好了。」

萊茵哈魯特苦笑著,視線的前方是現在仍未接觸臨戰態勢的加菲爾。
加菲爾弓著的背更加彎曲了,仿佛只要扣下扳機就會迅速沖出去一般。他的牙齒和爪子是能輕易將獵物撕裂的兇器,這一年來昴無數次地目睹,並仰仗著它。
然而,假如加菲爾突然爆發,也完全無法想象得到眼前這位青年會受傷的場景。

「加菲爾,快住手。這家夥是萊茵哈魯特。是我的……朋友。他不會加害於你,如果傷害到你我也不會輕饒他的。」

說出「朋友」二字的時候,昴稍微有點猶豫了。
自己曾親身體味過劍聖的強大還因此畏縮過,與他最後的分別是在王選之日的練兵場。在那裏將他伸過來的手甩開的記憶仿佛搞錯了一般。
但,就在思考著這些的昴身旁,萊茵哈魯特毫不在意地點了點頭。

「正如昴剛才介紹的一樣。我是他的朋友,萊茵哈魯特.範.阿斯特雷亞。若能說出你的名字我會很感激的。」

「——加菲爾.汀澤爾。」

「不錯的名字呢,而且時常在鍛煉自己。明明還這麽年輕,真了不起。」

聽到這些毫不介意的萊茵哈魯特的話語,昴過了一會兒才受到了沖擊。
離開『聖域』的一年裏,不斷在外部世界積攢經驗的加菲爾,一反從前的姿態變得沈穩了許多,他也引以為豪。
若讓他閉嘴冷靜下來,看上去相應的年齡也就二十歲左右。很難想象實際年齡只有15歲,並且只過去了一年。
萊茵哈魯特的這份發言,顯然是輕易看破了這個事實。

「我聽了一些傳聞。守護愛蜜莉雅大人的雙壁,有名的『盾之加菲爾』和『精靈騎士.菜月昴』。我作為朋友很沾光呢。」

「能用這個名字稱呼真是不幸中的萬幸啊。」

「雖然我也知道其他的叫法,但那些不怎麽能讓人高興起來呢。當時,身負『精靈騎士』盛名的你的夥伴是那邊那位小姐嗎?」

萊茵哈魯特的興趣接著轉向了昴身旁變小了的碧翠絲。她不知何時緊緊握住了昴的手,萊茵哈魯特蹲下身子使視線相對,直直地看著對方。

「一看便知是神格高貴的大精靈大人。能讓在下有機會拜謁,實在是光榮之至。」

「……貝蒂是昴的契約精靈,碧翠絲哦。這種欽佩的態度倒也不壞。只是,不要太靠近了,你應該明白理由吧。」

「我明白的,給您增加了負擔實在抱歉。」

與加菲爾不同,並沒有面露警戒之意。但是,碧翠絲握著昴的手的力量確是認真的,沒能隱藏住那不尋常的抖動。
但是,這並不是在抵抗著恐懼,而是其他東西。
於是萊茵哈特以這過分恭敬謙遜的言辭,對在場的最後一人,愛蜜莉雅恭敬地做出致禮。

「愛蜜莉雅大人,好久不見了。您在那之後的各種活躍,即使我遠在自家領地也有所耳聞。」

「嗯,好久不見,萊茵哈魯特。從城堡那次以來,真的是一年不見了呢。關於你們的事,我們也有所聽說了哦。」

「與光華煊赫的愛蜜莉雅大人你們的活躍相比還差得遠呢。完全無法幫助和滿足主人的我,實在是嫉羨不已呢。聽說過昴的活躍後這種感覺就強烈了。」

「嘻嘻嘻,是哦,昴真是太厲害了。他可是我引以為豪的騎士呢。」

愛蜜莉雅完全沒聽見萊茵哈魯特話中的社交辭令,挺著胸膛驕傲自豪。而且被說是她的驕傲,有一半高興,有一半害羞。
不管怎麽說。

「看來話都說得差不多了,剛才你叫了拉金斯的名字了吧?」

「啊,對哦。他也和萊茵哈魯特認識嗎?」

「對,沒錯。他……現在在菲魯特大人手下作為僕從工作著。雖然難以派上用場的地方還有很多,不過菲魯特大人卻很中意他。」

「那家夥,居然被菲魯特雇傭了!?」

昴聽到意想不到的情報後瞪大了眼睛,萊茵哈魯特聽後只好蹙眉。他很抱歉地看向昴。

「一想到你的心情,我也十分想謝罪。他們在小巷裏把你圍堵起來的時候我也恰好在場啊。在那之後,和他們再次碰面時發生了很多事……菲魯特大人當場就說要把他們帶過來呢。」

「誒呀嘛,就算跟你說不必介意也是騙人的……這是怎樣的偶然啊。偏偏是這些家夥嗎……現在,還是複數形式吧?」

「雇傭的包括他在內有三人哦。是當時搶劫你的所有成員。」

「蠢蛋三人組到齊了嗎!」

面對多舛的命運惡作劇,昴只好抱頭高呼道。
被召喚到這個世界以後,將昴逼入窘境手足無措的印象深刻的三人。雖然有在意過他們在那之後如何了,但沒想到卻是以這種形式再會。

「那個,先把極度吃驚的昴放著不管……也就是說,拉金斯是萊茵哈魯特的同伴,是菲魯特醬的部下對吧?」

「沒錯,因為菲魯特大人說要逛逛鎮子,讓他先行一步去旅館這邊告知事情,卻一直沒見回來。」

萊茵哈魯特重覆了一遍剛才拉金斯所說過的話,並一同接受似的點點頭。僵硬的拉金斯見狀又重整了氣勢。

「你,你們看吧!我這樣說過很多次了吧。但是,你們卻老是懷疑到我頭上來!趕緊賠錢道歉,快!」

「拉金斯,我說過很多遍了,你的言辭作為使者太缺乏自覺了。雖然能掌握到大體的事態,但看來擁護你有點難了。」

「你到底站在誰那邊啊!?」

「站在正義這邊哦。而且這種情況下,我想朋友的弟弟也誤解了也是情非得已。」

萊茵哈魯特對大吼大叫的拉金斯這麽說,又沖著約書亞那邊笑了。約書亞對萊茵哈魯特的笑尷尬地點點頭。

「好久不見了,萊茵哈魯特大人。這次因為我的笨拙讓您的使者……」

「關於這件事是我們這邊的過失,約書亞,還有請不要用大人這麽肉麻的稱呼了。明明是久別重逢,這距離感讓人有點寂寞啊。」

「雖然兄長大人和萊茵哈魯特大人是朋友,但現在同時也是政敵啊。」

「你還是沒變呢。明明沒必要連這種地方都和尤裏烏斯相像的。」

萊茵哈魯特苦笑著,約書亞似乎緊咬著牙沈默了。
總之,這件事這樣一來就平安無事地結束了。雖然暫時放心下來,但取而代之的是浮現出了其他的疑問。那就是——

「話說回來,不只是我們連你們都被叫過來了,安娜塔西亞究竟打算做什麽呢?」

「寄給我們的邀請文是說,準備了有益的情報交換場所之類的。雖然想到安娜塔西亞大人可能會獨出心裁,但沒想到連愛蜜莉雅大人你們都被叫來了呢。只是,感覺應該不止這些吧。」

「你是說可能還準備了更為震驚的東西?」

「有這份可能性呢。怎樣,約書亞?」

向主謀者之一的約書亞套話道,青年扶了扶位置偏移了的單片眼鏡說「到底怎樣呢」岔開話題。
以仿佛取回了些許餘裕一般的態度單眼閉著,萊茵哈魯特又看向旅館。

「是座洋式建築呢,『水之羽衣亭』嗎。真是少見的外型,在卡拉拉基那邊這種建築形式似乎並不少見。」

「誒,真意外。萊茵哈魯特也沒見過啊。卡拉拉基沒試著去過嗎?」

「嗯,我被禁止去國外出遊。因為怕對國家間條約有所觸犯,就連國境邊界的出行也在盡量避免。因此,能去卡拉拉基臨近的普裏斯特拉就已經是極限了。」

聽到萊茵哈魯特禁止搬出的條例,昴和愛蜜莉雅愣住了。雖然以為是萊茵哈魯特式的玩笑,但哈哈笑著的他卻沒有斷言這是個玩笑。
追究下去也有些不安,總之先把這件事往後推吧。

「總覺得有些疲倦了啊。一直站在玄關前搗亂也會給旅館添麻煩的,我們先進到裏面去吧。菲魯特他們還沒來吧?」

「畢竟負責監管的我離開身邊了呢,現在想必在到處亂玩吧。偶爾讓心靈放鬆也是有必要的,不用那麽著急的。」

「……偶爾啊,原來不是一直在到處亂玩嗎。」

「拉金斯,你說什麽了嗎?」

「什麽也沒說啦。然後呢,我要怎麽辦?光是在這裏站著心情就差得要命了。」

拉金斯小聲罵道,言外之意是請求許可離開這裏。萊茵哈魯特無能為力地嘆氣。

「去和菲魯特大人會合,與加斯通和甘巴裏他們一起守衛吧。雖然應該不會有危險,但這回羅姆大人沒有陪同。要是菲魯特大人要做出什麽危險的舉動,就挺身制止她吧。」

「知道了,你要怎麽辦?」

「我和愛蜜莉雅大人他們一起,先進旅館打招呼了。發生了什麽就用火系魔法發信號,我會在五秒之內趕過去。」

「聽著完全不像是玩笑別嚇我啊,喂。」

說完,拉金斯從昴他們中間穿過離開。中途,往和好了的約書亞那裏狠狠瞪了一眼,卻像小孩似的還不忘忌憚著萊茵哈魯特的視線。真是小惡黨的典範啊。

「那麽,我們進去吧。我們去和安娜塔西亞打個招呼,說萊茵哈魯特他們來了哦,就可以了吧。」

「本來這是約書亞的工作呢。算了,既然都這樣了就一起過去吧。」

「……嗯,就這麽辦。抱歉給你們添麻煩了。」

是因為事情沒能圓滿收場嗎,約書亞總覺得有些失落。為了安慰他,昴、萊茵哈魯特、愛蜜莉雅、加菲爾,最後連碧翠絲都敲了敲旅館的門才走進去。

「總覺得,這樣一做感覺反而更加悲慘了啊。」

「既然昴說想做的話,我也變得想做了呢。」

「既然他們兩人要做的話,啊,我也感覺也要一起做了呢。」

「明明大將和愛蜜莉雅大人都要做了,我們這些人不做也說不過去吧。」

「貝蒂不要只有自己被排除在外。……不過就算被排除在外也沒什麽好在意的。只是一時興起罷了。」

「是,真可愛真可愛。」

昴和愛蜜莉雅在左右兩邊撫摸著走在正中間的碧翠絲的頭。碧翠絲膩煩地撥開,其後又乖乖地攥著兩人的衣袖走路。

「在這邊。安娜塔西亞大人他們正在接客。」

約書亞在走廊帶路,將昴他們引領到與宴會廳不同的房間去。昴跟著約書亞走,同時警惕起方才說的一句話。

「你說他們在接客吧。除了我們以外還有誰要迎接的嗎?」

「……就算你不用那種野獸的目光盯著我,很快就能知道的啦。」

「野獸什麽的說太過了吧。我的眼神才沒有那麽饑渴。」

「即使你不發出這樣像魔獸般的聲音我也能明白的。」

「怎麽越說越過分了啊。哪種魔獸啊,狗嗎鯨嗎兔嗎,選個。」

這是昴的記憶中最討厭的魔獸TOP3,但其他化作焦炭的魔獸感覺都是一張獅子臉,所以沒有太深刻的印象。
正當昴努力挖掘稀薄的記憶時,萊茵哈魯特輕輕呢喃道「鯨嗎……」便將他的努力中途打斷。他註意到了昴的視線。

「所謂鯨,可以認為是白鯨吧,昴。」

「……嗯,是啊,那是最糟糕的鯨了。有好幾次以為都快死了卻都沒死,即使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這是奇跡。」

事實上,以白鯨為對手死亡數沒有再繼續增加只能說是奇跡的產物。
那個魔獸就是此等驚異的存在,帶來的災害也非比尋常。它造成的犧牲之多,讓昴至今胸口仍一直隱隱作痛。

「關於白鯨的事,稍後可以詳細和我說說嗎?我也不是和那只魔獸毫無關係的人,雖然說來話長呢。」

「——可以啊。如果很難說出口的話,不說也沒關系。」

隱隱約約地察覺得到,萊茵哈魯特對白鯨有些故事。
對昴來說,白鯨一戰是一位追逐了那只背影十年以上的老劍士的執念的戰果。並且昴也知道那劍鬼的出身,與這位紅髮青年有著很深的因緣。只是他們的過去究竟發生了什麽,還沒能了解到這個地步。

——這不是感興趣就能追問下去的話題,昴做出了此等程度的判斷。

「謝謝。」

所以,萊茵哈魯特對於昴的體貼簡短地做出回應。
昴也不再探求除此以外的回答。

看到低垂著目光的萊茵哈魯特,昴也長長地嘆了口氣。愛蜜莉雅和碧翠絲都憂心忡忡地看著昴這副模樣。
像是表達「我沒事啦」一樣,昴對兩人露出了笑容。

「到了。在談話結束之前,請暫時在這間茶室等候。」

終於引導到達了目的地的約書亞面前,旁邊有一扇橫拉式的隔門。用和紙一樣的東西張貼的技術十分細膩,昴稍微有點開心,同時感覺自己的日本人之魂變得有些奇怪了。
但是,能像這樣樂觀地思考只是幾秒鐘罷了。

「對不起,茶室的客人,請問介意和其他客人在一起嗎?」

是因為有了先客嗎,約書亞往隔門裏詢問。
然後,裏面的某個人似乎活動了一下身體說道。

「——請進吧,我們也正好閒得無聊。」

聽到裏邊傳來冷靜的話音,昴眉頭緊皺,隨後變得驚訝。
那是份似曾相識,甚至不可能的聲音。不只如此,昴他們就在剛才還在追憶這個人物的事。
除了昴以外,誰都還沒有頭緒的樣子——不,萊茵哈魯特不是。他的面龐變得有些僵硬,湛藍的眼睛搖曳著猶豫。

約書亞沒有在意這份猶豫,直直拉開了隔門。
木門滑動的聲音靜靜響起,眼前這作為茶室的房間豁然開朗。
然後,那裏面正座在布墊上的人物看向這邊。

「——祖父大人。」

「萊茵哈魯特,嗎。」

祖父與孫子話音的開頭重合了。
這是萊茵哈魯特・范・阿斯特雷亞與威爾海姆・范・阿斯特雷亞的,彼此都始料未及的重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3778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5 篇留言

青菜yoyo~
推推

07-18 15:53

軼扉
感謝大大

07-24 12:43

Dw267
感謝大大的整理

10-16 22:49

你沒有禮貌
感謝大大

12-02 14:58

chen290
那個5秒內趕到害我笑出來
笑點在於他真的做得到

09-15 21:0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4喜歡★Liujohnn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後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emeke6608T.gondii 貓糞 生肉
宿主を支配する微生物(強迫症.躁鬱症)謝絕吃貓狗鳥糞尿寄生蟲病毒 勤洗手重衛生寄生蟲病毒勿入口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