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2 GP

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WEB版 5-8

作者:後攻の絶傑.流星雨│2017-07-09 21:06:02│贊助:1,042│人氣:6495
第五章 『鐫刻歴史的群星』
8  『暈船的旅伴』

「已經差不多輕鬆了點吧?」

「沒,再等一下,唔啊,好糟糕,世界在搖晃,現在也依然在搖,還以為已經克服了,結果還是不行啊,以前的習性到死也改不了。」(三つ子の魂百までもっちゃってたかぁ)

一邊眺望著水路中的清流,昴和碧翠絲靠著休息,場所在面對一直通向都市中央的大水路的街道,在街道的角落坐著的兩人,把腳在水路中晃來晃去,路過的人們看到都露出了微笑,恐怕是把他們當做了兄妹什麽的,或者是看到大水路感到驚奇的,從遙遠的地方來的鄉巴佬。

「這個評價雖然哪里都說不上錯……察覺不到真相真是殘酷啊。嗯。」

「說話的中途都要吐出來了,沐浴著風乖乖的待著,不用那麽擔心,你以為貝蒂是為了什麽陪在你身邊的?」

「是為了讓被丟下的我不會寂寞吧?碧翠子真溫柔。」

「……就當你說的那樣也無所謂,快點打起精神。」

靠著旁邊的碧翠絲的肩膀,為了能用小小的身體支撐起來,碧翠絲擺好身姿,看到她努力的地方,昴對這個少女的喜愛的增加感到不可思議,信賴度的限度到底在哪里呢。
在渡船上,昴早早的暈船倒下的騷動過去了大概15分鐘。
不得不下船,徒步走到目的地的昴他們在恢復之前都沒有出發。
艾米莉亞和奧托還有加菲爾3名就這樣先行出發,應該向著奇利塔卡所在的繆斯商會交涉去了。
本來艾米莉亞也是主張和下船的昴一起徒步的。結果奧拓說「讓約定過的人等待,時間過的越久印象也會變得越壞」這樣多餘的話,沒辦法只好留下了昴。
雖然這麽說,想到休息了15分鐘才終於不搖晃,這不是一個錯誤的判斷讓人生氣。

「嘛,雖然阿納斯塔西婭他們讓我們警戒……在這樣的大白天,人多的街道上也不會設置什麽糟糕的陷阱吧。」

對於在政敵招待的不熟悉的都市里單獨行動感到不安,為此有加菲爾這個護衛的存在,對於艾米莉亞陣營,今天的昴的存在已經有很大的影響力,對於昴的攻擊絕不是沒意義的。
即使這樣,就像前面說過的那樣,在這個地方攻擊昴這樣的愚策,阿納斯塔西婭是不會這樣做的,昴對此有著奇怪信賴感。而且,尤里烏斯也不是喜歡攻擊弱點這一點,也是值得信任的。

「就像他所說的那樣,關於像騎士那樣選擇騎士道這一點也是值得信任的……」

「昴,邊自言自語邊傻笑好噁心。」

「才,才沒有笑啊,話說,想到那傢伙會笑真心感到意外啊,誒,差不多該起來了,出發!」

被碧翠絲指出而慌張,昴邊深呼吸邊站起來,輕輕的晃動手腳,搖搖了頭,看來暈船的影響差不多都消失了。稍稍手足有點重,這點程度不會妨礙動作。

「嘛,發生了什麽貝蒂會幫你解決的」

「哦,拜托了,話說也不會這麽早陷入危機的,在這麽多人面前幹些什麽,那肯定是相當的大蠢貨」

正因為是必須要註意人眼的王選候補,有選擇手段的必要。也希望艾米莉亞在公眾場合演品行方正且天然的可愛的女孩子。不用演也是品行方正的天然的美少女。也就是說原本的那樣就好。

「也就是說,其他的候補者模仿不來的純真,才是艾米莉亞天使所擁有的真正的武器……!」

「思考又跑向奇怪的方向了。昴,昴,目的地在這里,跟上來啦。」

對於有著一有機會就脫線的癖好的昴,碧翠絲的對應在這一年間也完全習慣了,牽著昴的手,碧翠絲在剛來的街道上宛如自家一樣輕鬆的大步走著,領導著昴。
目的的繆斯商會,好像在沿著大水路的一號街和二號街的邊界,在承受著暈船的痛苦時,暈乎乎的聽著說明,這些就交給碧翠絲了。
要說有問題的話,就是普利斯提錯綜覆雜的道路了。
雖然只是沿著大水路走,關鍵的途中,需要避開和大水路相連的幾個小水路,有迂回的必要不能直走到達,自然還有走彎路和渡橋的回數,有必要抱著碧翠絲跳過水路——

「昴,看,有好厲害的噴水池啊!」

「是啊。……這裡,是哪的公園?」

牽著手的碧翠絲的感嘆從嘴里漏出,那是中心有著大噴泉的都市公園,雖然看不到遊玩道具,手邊的花壇和噴水池讓人輕鬆,噴水池旁有很多玩水的孩子。
沒錯,悠閒的心安的景象是沒錯,雖然沒錯。

「怎麽想都不是目的地吧?這個公園的角落里,有對賺大錢感興趣的大商會的繼承子在玩金錢遊戲。下雨的話錢都要被淋濕了啊。」

「暈船的話連心都會變得貧瘠,看見美麗的景象,最先想到的是這樣寂寞的思想……貝蒂作為搭檔感到很遺憾。」

「以前的你會面紅的將自己的錯誤掩蓋過去的,最近嘴巴變厲害了,父親好悲傷。」

「想稱為貝蒂的父親還早400年!昴真是的,真的這些地方只能說欠缺意識!」

不知為何後半部分有這過激反應的碧翠絲,對於貝蒂生氣的樣子滿足的昴並沒有追及那個地方,比起這個,問題是到達公園的過程。

「碧翠子,你,一副交給我吧的樣子在前面領路,那不是已經了解路的自信麽?」

「已經知道目的地了,只是到達那里的路有一點奇怪而已啦,所以為了不在到達前迷路,用了之前讀過的書中的『困擾的時候的左手法』。那個是騙人的嗎?」

「迷路的時候的左手法?」

「摸著左邊的牆壁,沿著牆壁就能到達終點的劃時代的方法呦。」

「那不是攻略迷宮的困擾的時候的方法麽!?」

碧翠絲說的戰法是迷宮從起點到終點的正統必勝法。確實那個效果昴也承認,但是基本上的應用也有特別多的缺點。

「中途開始試左手法,有可能永遠都不能從迷宮出去啊!摸到的不是外壁而是內壁怎麽辦!說到底,這里是像迷路一樣的街道而不是迷宮!」

「姆!就算是昴,瞧不起先人的智慧也是不可原諒的。貝蒂是知識的書庫,被任命為禁書庫的管理,將積累的知識活用是不可或缺的,這是歷史的重量呦。」

「不是瞧不起先人,而是瞧不起不會用先人智慧的你!只讀書自以為是的理解了。」

好奇心旺盛的年齡(四百歲),到外面的時間花了很多時間(四百年),自己內心的常事和世界的時間錯位了(四百年)也沒辦法的部分也有。就算這樣,也是意外的不能依賴的蘿莉
//此處括號是原文//

「說到這個地步的話,昴有策略打破這個束手無策的狀況嗎。說說看啊?」

手叉著腰,碧翠絲用挑撥性的眼神看著昴。
一邊昴也有自覺被看到暈船的丟臉的地方,這里就努力讓碧翠絲看看自己值得依賴的地方好了。

「呼呼。你把這個地方判斷成迷宮一樣的地方是正確的,但是,包括左手的法則,把這里錯覺成完全的迷宮就太過了,把中途當成起點絕望性的違背了左手法則,我有更加完美的戰法。」

「呵呵,特別有自信啊,雖然有著已經完蛋的氣氛,總之先按你說的做好了。」

「欸,過會可別哭,那個名字為『在石頭裡』戰法」

「?」

疑問號浮在頭頂, 碧翠絲歪著頭,稍微用了點太過專業用語的內容了,昴裝模作樣的咳嗽一下開始說明了。

「聽好了,首先,把自己的位置定為起點。然後向著固定的方向前進,會遭遇分歧點吧?那樣的話,在分歧點兩邊都走到不能走為止,走到死胡同的話就到前一個分歧點確認,然後回到最初的分歧點。」

「……恩,繼續。」

「然後把那個分歧點和步數都計算進去制作地圖。沒有走到死胡同的話把下一個分歧點當做最初的分歧點,用同一個方法,那樣慢慢的制作地圖的話,自然的通向終點的道路和到達下一階層的地圖就能發現了」

「太久了啊!到達之前太陽都下山了,黎明都要來了!」

「笨,笨蛋!確實性的到達有什麽不好!這樣子多少的玩家,都在超複雜的地下城平安生還了!倒不如說我才是,你所說的先人的智慧!」

「太過於依賴智慧反而迷失了本來的目的,失敗的模式啊!」

將自己的意見廢案的碧翠絲,是為了泄憤將昴的名案踐踏--倒也不是這樣,昴自己都不得不承認。
確實是太花費時間的戰法,在那之前連制作地圖的紙都沒有。

「這樣的話只能用最後的方法了……」

「該怎麽辦。對昴的意見的信賴已經相當低了。」

本應用確保的方法贏取信賴度的,反而信賴度下降了,包含誠意的行動沒有被正當的評價,嘛,也是經常的事。

「換一下好了,把我和你的方案折衷一下。」

「然後呢?」

「坦率的去問人。」

「那樣就好……」

說到底,昴也不是很執著於單獨解決,只有碧翠絲的自尊心是問題,看來這一點也解決了。
幸運的是,掌管繆斯商會的奇利塔卡是關於都市運營的名人,附近路人也知道場所。
這樣想著,昴為了找適當人的問而環顧四周。但。

「明明是公園,卻沒有什麽人是為什麽?」

「我想是時間不太好。平常在午後,正好是午睡的時間。」

大大的贊成碧翠絲的話,跳過湧出在木陰底下午睡的欲望。想那樣回到有人通過的水路的昴注意到。

「有沒有聽見什麽?」

風的聲音和微弱的水流的聲音。
夾雜在之中擾動昴的鼓膜的是,人的聲音——否,是歌聲。

「———」

斷斷續續的聽見的是,歌和音樂的斷片,不知怎麽的昴有一種撕心裂肺的感覺,自然地,腳向歌聲的地方前進。
而且,是和昴同時註意到的碧翠絲一起。
然後,昴和碧翠絲被引誘到那個地方,兩人連呼吸都忘記一樣被壓倒。
——公園最里面的某個紀念碑前,一個少女在唱歌。
褐色皮膚的嬌小的少女。
開朗的表情,大大的眼睛,明黃色的頭發紮成兩股垂在頭兩端,頭發和身體掛著用樹的果實和動物的骨頭制作的裝飾品。
歌唱的少女的手指彈著弦,握著和吉他同四弦琴差不多大的樂器,少女邊演奏者音樂邊唱著歌。
那個歌里的能量,是壓倒性的。
聽著歌的昴感受到,簡直就像根本不存在的風,引發了不存在的地震。那絕不是音量壓倒性的大。她的聲音只有一個,歌唱的曲調有點像民謠。
只有一個人的少女,只用她的指尖和歌聲生出能和樂團匹敵的能量,將昴全身都貫穿。

「———」

忘記呼吸的昴驚訝的,不只是那個少女的姿態。
在唱歌的少女的周圍,有著一聲不發的傾聽歌聲的聽眾的身影。那個數量輕鬆的超過20人,這個數量的人屏住呼吸聽歌,都察覺不到公園門口的昴他們的存在
事實上,在靠近確認之前,昴還以為少女是只有1個人.在這種程度上,少女支配著這個地方。
然後在昴全身被沖擊震撼的時候,少女的歌達到了高潮,觀眾的熱情也達到了最高潮。

「——沒有錢,沒有未來,沒有夢,只有虛榮。嗚呼,能看見什麽,在眼瞼里能看到黑暗,黑暗的對面什麽都看不到。完了,完了,終結來了。」

「冷靜下來聽了還真是過分的歌,喂!?」

「咿呀?」

在夢也未來也神也佛也沒有的歌詞回過神來,昴無意地壯觀的突進去。
作為結果,少女驚訝的中斷了唱歌,手持的樂器也落下來,當然音樂也中斷了--之後,一直支配這個地方的謎一般的感覺也消失了。
看見這幅場景,昴發現自己做了糟糕的事,臉發青了。

「呀,做了不看氣氛的事。剛才的不是那個意思……痛!?」

「昴個笨蛋,全浪費了啊。難得的好氣氛聽著歌,為什麽要做這麽不識風趣的事。再怎麽說都太過分了。」

在道歉前,指尖抓著好痛。
看到憤怒的碧翠絲用腳踩著昴的腳,歌中斷的同時碧翠絲也回過神來,似乎是不允許歌被中斷的事。
然後。

「啊,嘞……歌是?」

「這里是公園……剛才為止是,好像我在黑暗之中」

「不對,不對,那個時候是沒辦法的……但是,但是」

「我長大後要幹掉提米歐(テミオン),幫助朵拉菲(ドラフィン)」

「我想要應援那個夢想」

「緹娜醬……(ティーナちゃん)」

「露絲貝爾……(ルスベル)」

直到剛才都被歌所吞沒的聽眾也從持續的陶醉空間里回到現實。里面還有被歌影響崩潰的人,被歌牽引變得感覺好的少男少女也有,全員都回到現實來是事實。
然後說道回到現實的全員都在幹什麽,一起向著中斷歌的元兇——也就是,不看氣氛的評價的男人,盯著菜月昴。

「——不要做多餘的事!!」

意識到的全員都罵向了昴。

「多謝多謝,辛苦了。嘛嘛,被狠狠的責備了吶。」

「不要那麽高興的說啊,被踩的太過分了,我的右腳和左腳的尺寸都不一樣了?我的右腳沒事吧?」

「才不管你啊。這回的貝蒂,才不做昴的同伴。」

面對昴的疑問,鼓起臉頑固風格的拒絕的碧翠絲。沒辦法只好自己確認,起碼右腳沒有腫到兩倍的大小。
先前在野外音樂會里破壞氣氛的昴,沐浴聽眾們風暴般的罵聲——倒也沒有,關於這一點歌手的少女所做的事才這樣的。
聽眾的每一個人,都和那個少女微笑著傳達著歌的感動的語言,與她握手,只有一半左右的人最後踩著昴的腳離開了。
因為做錯了事,昴什麽也沒說,碧翠絲也默認了,世論完全是昴的敵人。
腳也是,鞋和襪子的內側里,昴也應該抱著內出血的覺悟。

「受傷了結果還是要拜托你的回復魔法,不覺得很悲傷嗎?」

「一點一滴存下來的魔力的浪費,等著自然治好吧,或者是拜托艾米莉亞。」

「總覺得你好像會不高興,讓艾米莉亞回覆我……。嘛,自然治愈也可以,正好我的感覺也麻痹了。」

碧翠絲的指責也很有道理,昴聽從了她的意見。
自從來了這個世界,受傷的事也多了很多,也太依賴治療傷的手段的萬能感了,特別是習得跑酷的時候的擦傷挫傷是日常了,都讓艾米莉亞和碧翠絲的哪一方迅速治療了。
雖然對於傷痛的恐懼沒有減少,某種程度的傷的話沒關系,生出這樣的傲慢也是確實的。

「你一直都在幫我註意到我放松的地方,一直拜托你也不好,讓我稍微考慮一會。」

這麽說著,昴摸著依然背過臉的碧翠絲的頭,溫柔的手讓碧翠絲的視線轉向這邊,舒服的靠向自己。

「嘛,嘛啊,反省了就好,將那個痛當做教訓忍耐住就好了。」

「嗯嗯,就這樣好了。抱歉了,我們這邊談的入神……」

昴和碧翠絲的同伴談話,在旁邊看著也不懂。昴為了給添麻煩的當事人謝罪。反而讓她在旁邊等了。
看著昴和碧翠絲的少女兩掌相合,然後,

「靈感來了。」

「誒?」

「請聽。——年齡差什麽的才不知道呢」

放置呆然的昴他們,突然少女敲響著樂器,奏出旋律,然後尋找時機,小小的吸氣,歌聲唱出來了。

「欸,看到了嗎,感受到了嗎?你和我的戀愛的年齡差。雖然周圍都改變了,我才不會在意這些,我一直在意的,只有我和你的戀愛的身高差。欸,等等。拜托,等一下。還差,一點點,一點點,踮起腳尖就能夠得到了,兩人這麽接近的話,肯定年齡差誰也不會在意的。所以拜託了,只要兩年。拜托了只要等等。我和你的戀愛的距離。甜美的融化的戀愛的距離」

「縮短的兩人的戀愛的距離,變成靜靜的燃燒的愛,最終兩人的孩子,一定會被白鶴送到,未來光明的戀愛的物語」

「誒誒誒誒!?」

被突然唱出歌的少女的歌聲和歌詞翻弄,碧翠絲十分吃驚,少女的歌結束之後,隨著曲子結束昴也突然加入唱歌,踩著調子就像rap一樣,反射性的堂堂正正的加入了。
最後吃驚的聲音是對,沒有說明就開始演唱會的合拍的兩人,碧翠絲驚愕的喊:

「等一下!為什麽——對,為什麽昴突然混進去唱歌,而且你理所當然的接受了也很奇怪啊!」

「喂喂,在說什麽呢,碧翠子。……歌是能超越國界的?」

「說得好,莉莉安娜,感激在胸中回蕩,回蕩不止啊!」

「貝,好像貝蒂做錯了一樣的態度接受不了啊!」

與其說我行我素,對於強勢不羈的兩人碧翠絲感到疲憊,這樣子碧翠絲太可憐了,昴朝著褐色皮膚的少女。

「先說一下,我和碧翠子不是你所想的那種關係,說到底碧翠子再長兩年也進不了我的守備範圍」

「誒?但是大概十三,四歲不是嗎?別看我這樣,觀察對方的年齡還是很擅長的。嘛,這應該是人生經驗所得的?」

「差不多402歲左右吧?」

「真是的,就算被我猜中了也不用執拗吧。」

少女把昴的發言當成迫不得已的借口沒有聽進去。
昴也覺得修正反而麻煩,沒有否定她的話,總之,話題偏向了奇怪的方向,想要修正。

「總之先回歸正題,剛才的閃現是指新曲嗎?」

「是的,別看我這樣,我有著爆發性的感受性,看到你們兩人的交流和姿態的時候,我也在忍耐著,我會好好的在譜面上留下記錄,感到自豪吧!」

少女說話很快,流利,在那之後用手擋住嘴巴。

「啊,但是但是,只有這些還是不夠的。哥哥,對,是哥哥,哥哥不是在最後和我配合下了麽,是那樣的對吧?這樣的反應還是第一次,我也很高興的唱起來了」

「那個是rap的神突然降臨了。就算讓我再來一次肯定不行了,我沒有做到那一步的才能。只是一瞬的閃耀。」

「一瞬的閃耀……」

昴看向遠方,少女仍有點難放棄。
在兩人之間的,互相不成語言的東西在配合的感覺。被拋下的少女的忍耐也終於到了極限。

「昴」

「恩,怎麽了貝阿……噗噠啦!?」

袖子被拉下的瞬間向下看,沖擊波把昴的身體擊飛,就那樣昴在公園的草坪上彈起,猛烈的撞向地面後采取受身,但是,沒有止住勢頭就那樣在草地上翻滾。
一邊,幹出這事的碧翠絲看向褐色的少女。

「讓你們握住話的主導還是算了,從現在開始貝蒂來結束這個對話。反抗的話就會和他一樣。」

「呼……啊,那個,」

「閉嘴,只想著貝蒂所說的話,快速的回答我的質問,現在,沒有對你做什麽是因為你的歌很美妙,但是,這份溫情也不會持續了。」

面對著顫抖的少女,碧翠絲的聲音也沒有絲毫寬容。

看到少女喀啦喀啦的點著頭,碧翠絲嘆了一口氣,在下一句話吐出之前,少女什麽也沒敢說固定著身體。
然後,

「把貝蒂我們帶到繆斯商會那裡去。」

「~誒?」

「不會說兩遍的。來領路,不幹的話就是貝蒂的生氣的二選一。」

「我,我領路!請讓我做!」

被不自由的二選一逼迫著,少女立刻就舉白旗了。
看到這個樣子,碧翠絲滿足的點著頭,在一旁趴著的昴回來,碧翠絲看著回來的昴,擺架子的擡起頭。

「想抱怨的話,說出來。」

「拼命積攢的魔力用在對我的教育指導上在允許範圍嗎?」

「根據時間和場合的話。」

「真是柔軟性的思考啊,碧翠子,那個,剛剛幹的事,抓住領路的人這種事覺得好嗎」

然後昴搔了下臉,停頓了下。
說道一半碧翠絲用不高興的眼神看昴,昴繼續說道:

「那個孩子,大概是那個有名的歌姬吧,不慎重的對應不太好吧。」

之前,莉莉安娜這麽介紹了,那個歌唱的水平基本上不會錯的,她的性格也是,十分符合「歌姬」這個冠冕。

「那個,怎麽說呢,誒,無論是引路還是舔鞋子什麽都會做的,所以說還請不要殺我……懇請,懇請……嗚」

趴在地上的,卑屈的請求饒命的少女。
訂正一下,無論哪裡,全都看不出來是「歌姬」的女孩在這裡。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3770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2 篇留言

軼扉
"阿納斯塔西婭" 應該是就指"安娜塔西亞" 吧?
感謝大大

07-23 19:51

後攻の絶傑.流星雨
喔喔 那個譯名有點不統一 我到時應該會重新校對一遍

07-23 20:2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2喜歡★Liujohnn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後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icky112277喜愛小說的朋友們
《畫槌錄》已更新至第一百三十九章,歡迎諸位前來觀閱評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0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