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3 GP

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WEB版 5-4

作者:後攻の絶傑.流星雨│2017-07-04 12:40:22│贊助:64│人氣:8858
第五章 『鐫刻歴史的群星』
4  『旅行途中』

結果,昴一行人前往普利斯特拉的實際時間比預定晚了三天。

「就我個人來說還是願意尊重艾米莉亞大人的意見的,而且現在的實際情況也並非迫在眉睫,所以略有耽擱也無傷大雅。要說在意之處,也就只有至今依舊看不出對方的打算這點了。」

西方邊境領主會議——也就是羅茲瓦爾邊境伯爵與歸其管轄的諸位領主之間的會議,而這場會議的舉行場所就是在諸多領主之間表明保持中立立場的某位領主的宅邸。
雖然與會的這些領主大多都選擇遵從羅茲瓦爾的方針,但他們也不出所料地,對於奉艾米莉亞為主抱有抵觸情緒或是出言表達不安。
盡管這些領主大多都遵循羅茲瓦爾那與其說是優待亞人種,不如說是平等對待亞人種與人類的方針,然而,亞人種≠半精靈這種觀念還是根深蒂固於多數人的心中。
在那種觀念深植人們心中的情況下,經過這一年的努力,通過交流對話還有交換條件讓一些領主至少在表面上表示服從,這也算是不小的功績。而這次的會議也正是,為了再次創造艾米莉亞能夠與那些依然頑固抵觸的諸侯們進行對話商討的場合的事前准備。
羅茲瓦爾的離宅赴會。也正是為了進行讓會議能夠順利的事前疏通。

「對不起。其實我也想出席這次會議的,不過……」

「那只~會起到反效果而已哦。這回的會議只是為了創造艾米莉亞大人與那些領主能夠進行對話的機會而已,如果艾米莉亞大人在這次會議上露面,那也只會讓那些領主覺得自己被暗算了……當~然,如果說到時候,艾米莉亞大人您不僅能夠鎮壓住混亂的場面,還能通過一場精彩的演說讓那些反對派諸侯啞口無言表示服從,那麼那樣的奇襲倒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吶。」

「……我應該還做不到那樣的事情。知道了。我還是不露面比較好。」

看著抿緊雙唇,不甘心地垂下目光的艾米莉亞,羅茲瓦爾像是很滿足地點了點頭。
盡管也有想要出言指責羅茲瓦爾那夾雜著諷刺的話語,但與之前相比,現在的羅茲瓦爾的確算是在正視艾米莉亞的前提下與之交談,如果這樣去理解的話倒也勉強能夠接受。
與明顯不讓自己涉及政治方面的問題,僅僅只是讓自己作為裝飾存在的一年前那個時候相比,現在這樣的情況明顯要好多了——這正是艾米莉亞對因為羅茲瓦爾的態度而抱怨的昴道出的心聲。
就現在羅茲瓦爾盡心盡力采取的行動看來,與以前相比,現在的他才真正地像是一個值得依靠的支援者。盡管考慮到他那危險的真實意圖,就最終結果而言他的存在對於己方陣營來說基本算是利害相抵。

「佩特拉會跟隨著一同赴會這件事情已經是確定事項了……那麼留守宅邸的還有誰呢?」

「安妮羅潔她也會參~加這次的會議吶。只要有很看好佩特拉的庫林德君在場的話,應該不~會發生什麼問題吧。所以我是打算讓與庫林德君相性不好的弗雷迪莉卡留在宅邸的……至於拉姆,你有什麼打算嗎?」

「謹遵羅茲瓦爾大人的吩咐,拉姆也會一同赴會的。」

「雖然說著謹遵吩咐,卻還是說出了自己的意見不是嗎……」

盡管拉姆依舊是羅茲瓦爾至上主義者,但時不時地,她也會毫無猶豫地表現出固執任性的一面。而目睹羅茲瓦爾同樣毫無違和感地接受了拉姆的意見這種場景,只能讓人覺得現在兩人之間的關系已經與之前拉姆單方面依賴羅茲瓦爾那樣的關系有所不同。
兩人之間一方依賴另一方那種天真而甜蜜的氛圍已然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類似於雙方相互理解這樣的關系。盡管並不知道,拉姆這樣作為理解者的存在的出現對於羅茲瓦爾是否會起到一些正面的作用。

「一直盯著拉姆看什麼呢。當心拉姆把你那無論對像隨意發情的眼睛戳爛哦,巴魯斯。」

「在姐姐大人的心目中,我究竟是多麼無節操的人渣啊?」

「……」

聽罷昴的反問,拉姆並沒有回答,只是露出了一副五味陳雜的表情。
並非是被詢問了什麼難以啟齒的問題。僅僅是,每當昴稱呼拉姆為『姐姐大人』時,她必定會露出這樣的表情。
並非是拉姆討厭那個稱呼,純粹只是她對於那個稱呼並沒有任何實感。對於至今依舊沒有回憶起自己與蕾姆之間存在的姐妹關系的她而言,被蕾姆作為長姐而仰慕的時光僅僅只是一片空白的記憶。

「說實話,如果只有艾米莉亞大人和昴君的話的~確有點不放心,但既然加菲爾和奧托君也會同行的話那就應該沒什麼問題了。有奧托君在的話想必就不~會因為拙劣的交涉而把事情搞砸,就算遇到最糟糕的情況,讓加菲爾放手破壞然後一行人趁亂逃跑應該還是沒有問題的。」

「如果真的那麼做的話,那也算是非常有問題的行動啊……我也會為了盡量努力,不讓事態變得無法收拾的。」

「攪亂事態什麼的可是我的任務啊,艾米莉亞碳。無論對手是安娜斯塔西婭還是尤裡烏斯都讓他們放馬過來吧。單就在關鍵場合的對話中岔開話題這方面的能力而言,我可是得到過某位啰嗦魔女的保證的哦。」

「那真的是值得引以為豪的能力嗎……」

注視著面露苦笑的艾米莉亞,昴豎起拇指露出了牙齒發光的笑容。而艾米莉亞也當然能夠理解,昴的這番俏皮話只是為了讓自己安心而已。
在這一年的時間中,兩人之間這種程度的信賴關系已經得到了充分的積累。

「那~麼,碧翠絲。就拜托你好好地保護這四人了哦?」

「根本不用你提醒啊。如果沒有貝蒂的話,這一行人就都是些讓人放不下心的,令人頭疼的家伙了啊。」

這位被最後委以重任的少女晃動著豎卷發辮,得意洋洋地挺起了胸膛。
盡管少女的態度並不是那麼地討人喜歡,但在場的全員都用嘴角的笑意遮掩了那些許的瑕疵。雖然說,少女自身似乎對眾人的反應有所不滿。
——總而言之,在在場全員的商討之後,普利斯特拉一行已經成為了確定事項。

「那麼,艾米莉亞大人一行人到達普利斯特拉後,就請前往『水之羽衣亭』,安娜斯塔西婭大人會在那裡敬候諸位的到來。」

「再見咯,等著你們哦!」

說著這番話進行告別離開羅茲瓦爾宅邸的,正是作為安娜斯塔西婭陣營使者的約書亞、蜜蜜兩人。
這兩人會先行啟程返回普利斯特拉,將艾米莉亞陣營對於本次邀請的答復帶回。

「哦,路上當心!」

「加菲你也是啊!蜜蜜會噗哩噗哩地等著的,所以一定要來哦!」

「噗哩噗哩是什麼鬼啊。知道了。如果本大爺不去的話剩下來的都是些讓人擔心的家伙啊。勝負就等著到了那邊再說。你就給本大爺洗乾淨脖子好好等著!」

「哦?明白了,蜜蜜會洗干淨等著的!」

離別之際,加菲爾與蜜蜜那令人欣慰的對話著實讓人影響深刻。看樣子在約書亞和蜜蜜作為使者暫留宅邸的時期中,加菲爾的確是一直關注著兩人的舉動,不過光從蜜蜜的態度上看,不得不說應該是卡菲爾過於杞人憂天了。
話又說回來,蜜蜜還是一如既往地喜歡與人親近。不知不覺間就連稱呼都變成了『加菲』,這至少能夠認為目前對方對己方陣營並沒有敵對的意思。

「雖然蜜蜜貌似被懷柔策略籠絡了,但我……本人可不會被其他陣營拉攏。」

而在一旁,領著一個嬉鬧護衛的約書亞則露出了一副嚴肅的表情。
被上竄下跳到處亂動的蜜蜜拉住一只手,身子傾斜的約書亞露出了一副認真的表情,這副場景說實話還是挺有趣的。
盡管內心覺得很有趣卻沒有在當事人面前吐槽,就算是昴,在這一年時間裡也學會了這種對他人的關懷。

「約書亞君,沒問題嗎?明明是難得穿上的漂亮衣服,袖子卻被這樣拉扯……」

「沒,沒事。請不要介意!」

然而,盡管昴理解了約書亞作為男孩子的逞強天性,同屬於送行者立場的某位天使一般的人物卻並沒有理解這點。看著毫無諷刺意味,僅僅只是出於關心而出言詢問的艾米莉亞,約書亞一邊略顯慌亂地回著話,一邊露出一副羞愧的表情試圖擺脫蜜蜜的糾纏。然而,正如大家所知,蜜蜜的腕力並不是約書亞能夠反抗的,所以他的努力也都徒勞無功。

「雖然說兄長大人將你視為友人而予以尊敬,但在我看來那只是因為兄長大人太過溫柔了。那的確是兄長大人的美德,那麼作為兄長大人的補足就是作為胞弟的我的責任了,所以說,請你不要抱有尤克裡烏斯家族會對你施以仁慈這樣的期待。」

「你已經不打算改口用『本人』去掩飾自己了嗎?」

「請,請認真聽完別人說的話啊!把人當作笨蛋一樣捉弄……!你還真是一個讓人討厭的人物啊!」

「我只是在擔心已經完全忘記作為使者立場的你而已啊。剛才你的那番話如果是在正式場合說出口的話,肯定會對尤克裡烏斯家造成負面影響不是嗎?」

「——呃!」

盡管約書亞的臉色瞬間青白一片,但昴並沒有抓人話柄落井下石的打算。而且就在正式場合大放厥詞這點而言,昴本人做出的危險發言倒是更多。
當然,約書亞並無從知曉,昴也絕對不會告訴他這些,畢竟這其中有著過去的菜月昴所以成為如今的菜月昴的緣由。

「昴,你也不要過於苛刻要求比你小的孩子了。約書亞君,抱歉吶。昴他就是這樣……喜歡口是心非(傲嬌)。」

「——呃。沒,沒事……我才應該道歉,剛才的我真是太過失禮了。請讓我在此表達歉意。」

「『我』?啊,好痛,艾米莉亞碳!」

就在昴玩心驟起想要再次出言調戲的時候,艾米莉亞毫不留情地伸手擰住提起了昴的耳朵。目睹著被揪著耳朵而淚目的昴的姿態,心情略感舒暢的約書亞暫且決定讓眼前的鬧劇收尾。
進行了一次深呼吸後,約書亞踏上了自己兩人來時乘坐的龍車——或者說,因為拉車的是獅虎獸,所以不方便稱為龍車,而應該叫做犬車比較合適。
搞不好在這個世界,像狗拉雪橇那樣的競賽也是存在的。

「試著在空閑的時候,推廣一下類似賽馬的娛樂項目說不定也是一種拉攏人心的辦法啊。」

盡管昴所了解的多數現代知識都僅僅停留在構想的程度,但或許對於一些能夠通過昴所具備的知識再現的現代風物還是應該認真考慮一下。
最初就先從認真斟酌推廣賽馬這種行為的利害得失開始吧,

「怎麼了,昴。你的臉色變得非常不好啊。」

「沒什麼,只不過是久違的由現代知識產生的獨一無二的構思不斷在腦海中湧現罷了哦。簡直像是頭腦風暴一樣啊。」

「啊,又是新的調味料嗎?我很喜歡蛋黃醬,之後做出來的調味醬(含有蛋黃,碎酸菜丄橄欖油丄香蔥等的一種調味醬)我也挺喜歡的哦。」

「這次我是想到了一個不太平民化的厲害的點子啊。」

順帶一提,之後的調味醬也和蛋黃醬同樣以儲備品的形式常備於羅茲瓦爾宅邸之中。大概也是因為這幾種調味醬得到了這邊世界大多數人的好評,對此就昴個人來說還是有些不滿的。
總而言之,就在昴與艾米莉亞閑談之際,約書亞、蜜蜜二人的歸途准備也在有條不紊地進行著,直到犬車慢慢的移動聲打斷了艾米莉亞與昴的對話。
並非在車夫座上操控犬車行進,操控犬車的正是直接跨坐在拉著客車的兩只獅虎獸其中一只背上的蜜蜜。白色的披風衣角翻飛,而她則是握著獅虎獸的鬃毛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那麼,大哥哥、大姐姐,還有加菲,再見咯!」

目送著情緒高漲的蜜蜜逐漸遠去,昴等人也注意到,即便是戒備之心max的約書亞也透過車窗向自己等人揮手告別。
在送別使者二人的兩天之後,艾米莉亞一行人也出發了。


※ ※ ※ ※ ※ ※ ※ ※ ※ ※ ※ ※ ※

「就算讓龍車抓緊時間趕路,這趟長途旅程也要花費十天以上。既然沒有什麼需要盡快到達的理由,那就讓我們悠閑地前進吧。」

聽完如此決定行程的奧托的計劃,全員都毫無異議地表示接受。
在前往普利斯特拉的一行人之中最習慣長途跋涉的就屬他了,而就肉體強度而言,他也處於一行人之中的平均值。既然是他以不增加自身負擔為基准作出判斷而選擇的道路,那麼想必對一行眾人而言都能夠算是最為安全舒適的道路了。

「考慮到龍車的負擔,就由咱的弗魯夫和帕特拉修兩頭地龍牽引龍車。另外,因為在預定計劃中並不准備進行野營,所以緊急用的道具就都只以最低標准攜帶吧。」

「一路上都宅在龍車裡搖晃的話,本大爺的身體可是會變得遲鈍哦,奧托兄。」

「那樣的話,加菲爾你偶爾下車跑跑也是可以的哦。」

「那麼,到時候就那樣做吧。」

「你真準備那樣做?」

旁觀著奧托與加菲爾那如往常一樣的交談,艾米莉亞不禁因為驚訝而插嘴發問,而隨著艾米莉亞的話音落下,一行人的普利斯特拉之旅就此拉開了序幕。
不管怎樣說,一行人的旅程都算是順暢。
雖然在一行人離開梅扎斯邊境,准備越過邊關進入他人領地的時候出現了一些小糾紛,但因為一行人攜帶著梅扎斯家的家紋,再加上有艾米莉亞的存在,那些糾紛也都得到了平穩的解決。畢竟時至如今,王選的舉行還有王選候補的存在在這片土地上可謂是家喻戶曉了。
當然,盡管有著這樣的身份背景也並不代表不會引來新的紛爭,不過在這次的旅途中,一行人並沒有遇到任何圖謀不軌之輩。
至於在旅途中遭遇到遵循本能襲擊龍車的野獸或是魔獸之時,

「來得正好啊。現在,本大爺正好想要久違地毆打活物啊。」

憑借自身壓倒性的暴力將野獸或是魔獸群殺得支離破碎,加菲爾用恐懼趕跑了一批又一批受野性本能支配而襲擊龍車的生物。作為護衛而言,他算是完美地履行了被授予的職責,有時候昴等人甚至反而會為那些野生魔獸感到悲哀可憐。
盡管加菲爾有著那暴力的一面,但在閑著沒事的時候,他也會在嘴裡咬著隨身攜帶的短刀打發時間,那種符合其年齡的少年人姿態與他偶爾展現的暴力的一面可謂反差巨大。
順帶一提,不論看到多少次,加菲爾咬碎強韌鋼刀的瞬間都顯得魄力十足。

「嗯。貝蒂承認,這頭地龍的確很不錯啊。」

坐在握緊韁繩的昴的身邊的碧翠絲如是說道。
這副畫面可能會令人感到驚訝,但事實就是這趟旅途中並不需要奧托一直親自握緊韁繩。經過一年的努力,雖然說僅限於已經知曉脾性的地龍,但僅僅只是操控龍車這點昴還是能夠做到了。
話雖如此,直到現在昴知曉脾性的地龍也就只有自己的帕特拉修和奧托的弗魯夫。除此之外就是飼養在羅茲瓦爾宅邸中的,名為拉斯卡魯還有彼得的兩頭地龍了。至於說兩頭地龍的名字是誰起的,想必也無需多言。

「不要光顧著說一些聽上去很了不起的話,你要不要也試試看握一下韁繩呢?帕特拉修她一直滿溢著母性氣息,就算對碧翠子也肯定會很溫柔的哦。」

「貝蒂還是不去嘗試了吧。話說,光是看這頭地龍的眼神就知道她肯定是在敵視著貝蒂啊。這完全不是看待同伴的眼神。母性什麼的根本就是謊言吧。」

「喂喂,我可不允許有人在我面前說帕特拉修的壞話哦。對我來說,無論是誰,我都不會允許他說艾米莉亞碳和蕾姆和碧翠子還有帕特拉修的壞話啊。」

「明明貝蒂也理所當然地位列於其中,卻還說無法原諒啊。」

「如果是屬於我心中的不可侵名單上的人物在說壞話,那麼錯誤就在於說壞話的孩子啊。」

盡管碧翠絲正准備著躲閃,但狹窄的車夫座使得她無處可逃。伸出手的昴輕車熟路地捉住貝阿托莉絲的後頸將她拎起,然後把不斷掙扎亂動的她輕輕放置在自己的膝蓋之上。而正當昴准備順勢對碧翠子處以撓癢癢之刑時,因為掙扎而胡亂飛舞的碧翠絲的發絲掠過昴的鼻尖,讓昴不禁打了個大噴嚏——這噴嚏甚至讓龍車都搖晃起來。

「那個,菜月先生!請不要做一些奇怪的事情啊!如果在龍車行進過程中不小心脫離了『避風之加護』,那麼龍車上的一行人都會因為劇烈的晃動而嚴重暈車的啊!」

「抱歉抱歉!因為碧翠子太過興奮嬉鬧了,我一不小心就……」

「不要把過失責任推卸給貝蒂啊!明明是昴擅自……撓貝蒂癢癢的不是嗎!住手,噗哧~好癢!」

看著在車夫座上玩耍嬉鬧的兩人,坐在客車內的奧托長嘆一口氣。而看著那副場景的艾米莉亞則是輕聲笑道,

「那兩個人的關系真的很好呢。明明放在以前,我完全想像不到昴和碧翠絲的關系能夠變得如此親密。」

「要咱說的話,咱反而是有點難以相信那兩位有不在一起的時期啊。喜歡撒嬌的碧翠絲也好,寵溺嬌縱的菜月先生也好,光是看到兩人的互動就覺得飽了啊。」

「這麼說倒也沒有錯。不過,我覺得現在這樣也不錯。畢竟大家也都一直覺得,還是像這樣的笑容更適合碧翠絲。」

在奧托眼中,從一臉恬靜露出微笑的艾米莉亞身上散發出類似於長姐或是母親看著家人的嬉鬧一般的慈愛氣息。當然,奧托並不是會做出特意將此指出這種失禮行為的人,而他也不打算把這件會讓昴得意的事情如實告知。

「算了,那兩人想要享受嬉鬧就隨他們去了,至於咱們這邊還是開始商量一些對咱們來說比較重要的事情吧。雖然也應該說過好多次了,就是關於安娜斯塔西婭陣營這次邀請的意圖,還有己方對此應該采取的態度和應對措施。」

「這次的邀請並不能僅僅看作是安娜斯塔西婭陣營想要讓我們這邊欠一個人情,是嗎?」

「三年之後決定勝負的王選至此已經過去一年了,對於諸陣營而言,先行穩固和逐步擴張領地應該才是目前的關鍵手段。就好比己方陣營,經過這次的事前准備,在下次的西方領主會議上應該就能一下子獲得諸多領主的支持。除了安定原先就穩固的領土之外,其他陣營所做的事情也沒有太大的差別。」

「那麼作為這次邀請發起者的安娜斯塔西婭陣營那邊的現狀如何呢?」

就目前來說,艾米莉亞並不是十分了解關於其他陣營的詳細情況。
至於為何不讓她知曉詳情,與其說是不希望讓她因為多餘的情報而感到焦躁,倒不如說是因為,對艾米莉亞而言,現在的首要任務是先學習掌握像是作為為政者的心態這種必要的能力,而這些學習也都是需要時間的。
等到艾米莉亞掌握一些必要能力之後再讓她了解其他方面的事情,這是羅茲瓦爾和奧托這對內政組合達成的共識,而在這次的旅途中解除部分限制讓她接觸一些其他情報,這也是事先商量好的結果。
因此,聽完艾米莉亞詢問的奧托略微低頭,開始在腦海中整理諸多的情報。

「首先就先說一下目前王選候補者的支持率的相關話題吧。在王選之初,民眾普遍都認為最有可能取勝的應該是庫魯修•卡爾斯滕公爵和安娜斯塔西婭•霍星兩組之一。至於包含艾米莉亞大人在內的其餘三組陣營……說得失禮一些,民眾大多都認為完全是為了湊數而存在的。」

「……唔,我覺得這也是無法否認的事實。不過既然你說這是最初的情況……」

「沒錯。至少在這一年之間,民眾對於王選的認知觀念也開始發生轉變,這是毋庸置疑的事實。除了作為優勝候補的兩組之外,以艾米莉亞大人為首的其他各組也都各有功績,想必這就是使民眾觀念改變的原因。」

提起艾米莉亞陣營最為耀眼的功績,那果然還是『白鯨討伐』還有『怠惰討伐』這兩個事件。盡管白鯨討伐是由庫魯修陣營主導的,但庫魯修本人也公開承認過在此次討伐中騎士•菜月昴的貢獻非常之大。
至於之後的怠惰討伐,雖然說從另外兩個陣營處借了不少戰力,但其本身還是在昴的主導下完成的。這兩大功績都讓之前並不為人所知曉的艾米莉亞的聲名得到了極大的遠揚。
與此同時,這也意味著艾米莉亞會因為她的出身受到許多人的負面評論,但不論是好是壞,存在於謠言中心的艾米莉亞的名字也因此為大眾所熟知。

受到艾米莉亞聲名大振的影響,其他王選候補也同樣受到了大眾的關注,受此恩惠最為明顯的便是與艾米莉亞相似,在王選之前寂寂無名菲露特和普莉希拉兩人。

其中尤以普莉希拉•巴利耶爾的活躍最為惹人關注,繼承其已經去世的丈夫萊弗•巴利耶爾領地的她,反而利用起自己身處常年紛爭不休的,波拉齊亞帝國與盧格尼卡王國國境線上的惡劣條件,一口氣將周邊因為紛亂的情勢而搖擺不定的領主們變成自己陣營的支持者。
除了利用簡直就像魔法一樣的手段讓波拉齊亞消停下來,借此將周邊諸侯拉為盟友之外,普莉希拉還著手恢復飽經戰火摧殘而變得貧瘠的土地,並且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讓民眾看到了確實改善的吉兆。
再加上普莉希拉本人也確實擁有的極佳的美貌和高貴的氣質,在王國的南方,支持普莉希拉的勢力可謂與日俱增。

至於作為王選最後一位候補的菲露特陣營,菲露特首先從身為其騎士的萊茵哈魯特•馮•阿斯特雷亞所在的阿斯特雷亞家族封地開始發展勢力——和其他候補者相比,僅有騎士名號的菲露特陣營看似在立場和起點上稍遜一籌。
雖然說有在騎士和民眾之間擁有極大知名度和支持率的『劍聖』名號擁有者作為後盾,這的確是對於王選候補者而言再好不過的有利條件。然而作為陣營主場的阿斯特雷亞領地以及周邊諸侯對待菲露特陣營的態度與其說是謹慎,不如說是不信任的色彩更加濃厚。

然而即便是如此惡劣的情況,名為菲露特的少女也用一般人根本意想不到的方法將之打破了。
從一開始就沒有去搭理對於候補者采取保留意見立場的——也就是那些擁有勢力的諸多貴族,而是不斷從因故下野的人物還有普通市民之中積累人望。
盡管用了不少的時間,但菲露特還是意識到了自己隱藏的抱負還有一直都沒有被機遇垂青的才能。暫且不論在坊間流傳的,她身為『王族中人』這種沒有太多根據的傳言,能夠發覺他者的才能知人善任,這種才能從某種意義上看的確是為政者最為重要的資質之一。
之後,以恍若星星之火的她的存在為契機,以阿斯特雷亞家族為中心的周邊領地都肉眼可見地開始充滿活力,即便是之前一直在觀察局勢的諸侯們的觀念也開始漸漸改變。
盡管現在還依舊只是渺小的火苗,但她確實在歷史的長河中銘刻下了自己存在的印跡。所有王國國民也都不會忽視因她產生的這股潮流。

「以上就是兩個陣營在這一年之中采取的為人所知的行動。雖然要去比較功績的多少大小,那麼還是己方陣營略占優勢,但上述兩組陣營算是穩固了基礎,所以總體來說,這兩組與己方陣營算是各有千秋。假如『大兔討伐』的功績也能得到公認的話,那麼己方陣營倒是能夠更有優勢。。」

「昴也說過類似的話呢。不過,就現狀來看,我是不是能夠為自己能夠做到與其餘候補者各有千秋而小小自滿一下呢?」

「姑且可以吧。啊啊,不過……卡爾斯滕公爵那邊也產生了不小的變化。雖然說對己方陣營而言應該算是有利的轉變。」

「對我們有利?」

「嗯。有傳言說,作為王選候補的庫魯修•卡爾斯滕公爵在這一年之間,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不禁不像之前那樣表現傑出,反而顯得平庸起來了。在之前,庫魯修公爵無論公私一律非常嚴格,與此同時她也積極參與組織各項活動事宜,這是就連支持先代公爵大人的貴族們都不得不承認的事實。」

無論政策決定還是治理領地,庫魯修如今表現出來的資質都與過去判若兩人。
過去的雷厲風行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反倒是略顯軟弱的處事風格,這不得不讓人為之側目。原先因為其確實有能力才讓作為女性的她承擔作為公爵的重要職責,然而現在是否露出馬腳了呢?像這樣的謠言也在開始流傳起來。
這種情況甚至都驚動了作為隱退之人的先代公爵,而現在的庫魯修陣營也因為領民和諸侯接踵而至的不滿而疲於應付。

「盡管在王選伊始就得到了『白鯨討伐』的功績,也因此曾一度被認為是必將贏得王選的陣營……一著不慎就落得如此境地啊。也希望艾米莉亞大人您務必小心行事。」

「——是這樣,啊。」

聽完奧托的說明,艾米莉亞目光低垂下來,她那紫紺色的眼眸中滿溢著擔憂之情。
在奧托看來,她那即便是政敵都會抱以同情的心態是一個比較危險的弱點。彼此之間的競爭是早晚的事情。對敵對方投以過多的感情很可能會招致失敗。
無論在生意上還是政局中這些經驗都是適用的,而奧托也從自己這一年來的經驗中領會到了這點。

「請不要過於為他人擔憂煩惱。畢竟類似的事情在今後也必定會發生。」

「嗯。謝謝你。我也是明白奧托君的擔心的。」

「如果真是如此那就再好不過了。最後就讓咱們開始關於安娜斯塔西婭陣營的話題吧。作為在那裡沒有能夠作為其陣營據點的,歸屬於盧格尼卡王國的領地的替代,安娜斯塔西婭陣營將其他陣營無法拉攏的卡拉拉基大商會作為其後盾。雖然咱估計商會原本就有所打算,但事實就是與霍星商會聯系密切的商會在盧格尼卡境內陸續出現。」

「陸續出現會發生什麼事情嗎?就算店鋪數量增加,也不代表支持者的數量會隨之增加……啊,會增加了解安娜斯塔西婭陣營的民眾,也算是變相提高知名度是嗎?」

「那應該只能夠算是附帶效果吧,這一舉動其實還有更加單純的意圖。——這一舉動僅僅只是在花費大量的錢財。然而,借由看似單純的舉動展現出的,則是無論對誰都會或多或少奏效的,安娜斯塔西婭陣營所持有的龐大的金錢的力量。只要還生存於人類社會,那麼就肯定會對被對方從經濟上碾壓的行為感到困擾啊。」

讓商人成為自己的盟友,也就意味著增加了在商界的同伴。然後只要社會需要經濟調控保持穩定發展,那麼在經濟方面持有龐大的影響力也就意味著對方同樣能夠影響整個社會。
只要對方還依舊在通過諸多手段不斷拉攏同伴,那麼想要去對抗擁有如此經濟實力的對手的確是相當困難的事情。

「也因此,咱認為就目前而言,最需要戒備的就是安娜斯塔西婭陣營。而如今又受到那個陣營的邀請……而且還是在最初就已經欠了對方一個人情的情況下,您是否能夠明白,在咱理清目前的處境之後想要抱頭糾結的心情呢?」

「……勉強吧,我也有點感同身受。這麼隨便行事實在抱歉。」

「只要您能夠明白現在的情況就好了。今後請務必不要在隨意行事了,請務必……您能夠明白嗎……!」

看著低頭道歉的艾米莉亞,奧托現實誠惶誠恐地搖了搖頭,然後長嘆一口氣。
反復思考著奧托的說明以理解他話語中的含義之後,艾米莉亞也多次點頭表示理解。
誠然,紛繁復雜的政治世界就是會令人如此困擾。
盡管自己早就知道,僅僅只是發自內心喊出「加油」、「一起努力吧」這樣空洞的口號是無法解決任何問題的,但除此之外,還必須去關注和思考其他勢力的行為和影響。
雖然知曉了一直沒有告知自己的一部分秘密,這讓艾米莉亞感到些許的喜悅,但在喜悅之餘,她心中因為不安而產生的陰影也越發增大。

「您並沒有獨自背負煩惱的必要啊。」

或許是從艾米莉亞的神情中推測到了她的內心,奧托出聲安慰道。
看著因為自己的話語抬起頭的艾米莉亞,奧托輕撓著自己灰色的頭發,

「雖然說艾米莉亞大人您的確是陣營的中心人物,但這也並不意味著您需要事必躬親。您的身邊有著這架龍車上一行人的陪伴啊。」

「有這架龍車上一行人的陪伴?」

「現在菜月先生正在握緊韁繩駕馭龍車。碧翠絲則是在一旁看著菜月先生不讓他有機會偷懶。在客車的上方還有加菲爾在放哨戒備,至於制定此次出行的計劃就是咱的使命。艾米莉亞大人您需要做的,就是在慰問了全員之後,敬候到達普利斯特拉的時刻,這就可以了。」

理解了奧托話語中的含義,艾米莉亞不禁睜大了雙眼。
與此同時,她也忍俊不禁地感覺到,奧托這番拐彎抹角的解釋其實很像某人經常掛在嘴邊的話語。

「奧托君。你剛才的說話方式,總覺得像極了昴哦。」

「呃!?真的嗎?這還真是討厭啊……該不會因為交往時間變長就近墨者黑了吧……請,請您不要這麼說,這種想法總覺得很可怕啊。」

「喂,奧托!你都和艾米莉亞碳愉快地聊了些什麼啊?艾米莉亞碳那可愛的笑容是專屬於我的,我可不會讓任何人搶走哦!」

突然間,話題中提到的人物聲音的響起不禁讓奧托嚇了一跳。看到這幅畫面的艾米莉亞不禁笑出聲來,而奧托則是有些尷尬地回以苦笑。

「等一下啊!到底因為什麼事情這麼愉快啊!?什麼啊,真是狡猾!碧翠絲,稍微幫我握一下韁繩。我要去亂入了。」

「不!辦不到啊!給貝蒂停下來!只靠貝蒂的話根本不行……啊,會翻車的!一定會翻車的啊!喂,沒看到快要翻車了嗎!」

聽著不斷從車夫座傳來的悲鳴,奧托有些無奈地抬腰起身。
看樣子已經到沒什麼耐心的騎士閣下的極限時間了。那麼也是時候乖乖交換座位,然後由自己接力駕駛龍車了,奧托如此判斷。

「奧托君。」

在起身准備向著車夫座移動的奧托的背後,響起了艾米莉亞的呼喚聲。順著那聲音轉身回頭,奧托不由得摒住了呼吸。
展現在奧托眼前的,艾米莉亞那飽含信賴的微笑,就是如此直擊心房。

「真是給你添麻煩了,但我也會加倍努力的。很多事情就拜托你了哦。」

「——啊,請就這樣做吧。至於咱就用咱自己的方式去享受一些剩餘的喜悅吧。」

「總覺得這個回答也很有昴的風格吶。」

對艾米莉亞回以苦笑,奧托再次轉身向著車夫座的方向邁出腳步。
昴也好,艾米莉亞也好,這對主從在依賴他人方面還真是如出一轍。而對於有著被人期待就會全身心做出回報這種性格的奧托而言,他拿這對主從還真是毫無辦法。
伴隨著類似這樣的交流,在從羅茲瓦爾宅邸出發後的第十二天。
艾米莉亞一行人平安無事地到達了水門都市•普利斯特拉。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3122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6 篇留言

ID有什麼意義

07-31 01:38

君麻鳴人

08-19 15:31

Nasper

08-21 09:59

大事
ㄐㄐ?

08-28 15:58

黑翼
大腿

09-11 20:16

chen290
戰神奧托真的是智將
本作的智商擔當
唉 如果第6章有帶奧托的話搞不好現在已經完結了⋯

09-15 19:0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3喜歡★Liujohnn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後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jfl20180818大家
大家好!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