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2 GP

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WEB版 5-6

作者:後攻の絶傑.流星雨│2017-07-04 12:45:41│贊助:62│人氣:8236
第五章 『鐫刻歴史的群星』
6  『精靈騎士二人,貪婪商人與無欲天使』

出乎大家的預料,安娜塔西亞的話語中透著先發制人的意思。
「水之羽衣亭」中的氣氛頓時變得緊張起來,昴一行人對這歡迎的話語感到茫然無措。

「——太謝謝你了。特意出來迎接我們,這讓我感到安心呢。」

特意出來迎接,想來不是為了艾米莉亞吧。
同樣感到迷茫的艾米莉亞給安娜塔西亞以平靜的答覆。聽到艾米莉亞的聲音,昴才從茫然中清醒過來。
安娜塔西亞打量著昴一行人,臉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她不知道昴身邊站著的賈菲爾是何方神聖,也不清楚挽著昴胳膊的碧翠絲是什麽來歷。
讓人吃驚的是,在宅邸中相互嬉鬧的生活經歷帶給她們的影響,居然比昴心中的波動還要少。不過,這也是理所應當的吧。①

①處存疑,附原句:旅館の風情が彼女らに與えた影響は、どうやらスバル個人の動揺に比べればずっと少なく済んだようだ。それも當然か。あれに驚くのは、あれを知るものだけだ。

「——還是一樣的臉呢。」

撇下正獨自感慨的昴,安娜塔西亞轉而凝視著艾米莉亞,嘴中喃喃自語,淺蔥色的瞳孔中盡是嘲諷的光芒。
居然只是小小的口角。看來在這一年間,她和艾米莉亞的關系還是多多少少有點改變的嘛。要是放在以前,這樣小的沖突在她們之間可不常見呢。

「嗯,還是跟以前一樣可愛……不!比以前更加可愛!」

「斯巴魯,不要擺著一本正經的樣子開玩笑啊。」

聽了艾米莉亞的回答,昴尷尬的用手指擦拭鼻子。與此同時,碧翠絲專註地聽著這一切。之後,昴註意到安娜塔西亞嘴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菜月君,想來之前已經有按討伐白鯨的功績給予賞賜了吧,那麽羅茲瓦爾還是一如既往的只是個邊境伯嗎?」

「啊啊,讓你注意到不愉快的地方了。不過多虧有你的幫助,我們的行動才總算沒有失敗。作為同伴的我們,還是一如既往的在相互支持著。」

「嗯嗯,我也這麽覺得。總之呢,你這次能過來,我們兩個都很開心——尤裏烏斯,菜月君好久都沒有見過他了吧?」

安娜塔西亞雙手合十,開著昴的玩笑。昴很容易就聽懂了,他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安娜塔西亞和艾米莉亞同時發笑,那個反應讓昴越來越不舒服。總感覺她們兩個人都有點誤解昴和尤裏烏斯之間覆雜的關系了。
雖然跟艾米莉亞解釋過好多次,但是看起來沒什麽作用啊。

「啊啊,有點詭異啊。那邊的女人不是艾米莉亞大人的敵人嗎?」

一直沒有參與進談話中的賈菲爾,在談話的間隙拋出了這個疑問。這個疑問暴露出他心底的敵視。
昴無奈的用手撓頭,安娜塔西亞的眼睛瞪得更圓了。

「賈菲爾。那個…..極端的說法是錯誤的,還是柔和一點比較好哦。畢竟今天我們是站在被邀請的立場上呢。」

「話是那樣說沒錯。那麽……是早晚我們和她會成為朋友的意思嗎?如果感情很好的話,以後本大爺揍她的時候心裏也是會迷茫的。」

「那樣啊,雖然有點擔心,但是賈菲爾果然是個溫柔的人呢。」

「——唔!誰會溫柔啊!艾米莉亞大人,不要用那種調侃的說法啊!」

理所當然的,賈菲爾對艾米莉亞調侃他這件事情發起了牢騷。而另一邊,安娜塔西亞試圖越過艾米莉亞,搞清楚賈菲爾面紅耳赤的原因。
但是,

「啊——!加菲來了!小姐,你為什麽沒有告訴我!」

一聲巨響,旅館的門被用力撞開。
接著,從門後出現的,是一位可愛的,閃耀著天真無邪光輝的貓女——蜜蜜。她抓住法袍的下擺,飛一般地跨過了石墻,跑到了昴他們的面前。
然後,在大家驚訝的神色中,她牢牢地抓住了賈菲爾的手腕。

「歡迎光臨!一定很累了吧!那……就由蜜蜜帶你去你的房間!然後,就在這裏住下來吧!
咦……好厲害,你和蜜蜜看到的有些不同呢!」

「….唔!等等……本大爺還沒同意…….這力氣!」

「喂喂!快過來!」

體態嬌小的蜜蜜竭盡全力地揮舞著賈菲爾的手腕,本應在臂力上占盡優勢的賈菲爾卻被拉得東倒西歪。
恐怕有使用體術的影響在裏面吧,看起來像是壯實的賈菲爾沒使出全力甩開蜜蜜,但是不論外貌的話,這兩個人的年齡是一樣的。

「.…..啊。」

幾乎沒法抵抗,賈菲爾被蜜蜜帶走了。兩個人的身影消失在旅館的門口。安娜塔西亞看著艾米莉亞困惑的表情,罕見地皺起了八字眉。

「哈哈,我以前也經常被蜜蜜的突然所嚇到呢。不過話說回來,剛才那樣還是讓人有點吃驚。」

「啊,是這樣呢。太好了,如果我們去追的話,只剩你一個人在這裏可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不會有什麽事的,放心吧!不過……」

簡短的交流後,兩人都露出了柔和的表情。突然,安娜塔西亞眼神驟然淩厲。那令人脊背發涼的眼神,仿佛是在看什麽東西似的,打量著站在艾米莉亞前面的昴。
伴隨著那樣的眼神,安娜塔西亞的嘴唇在微微顫抖。

「跟我好好講講,那個叫蜜蜜的女孩子吧」

那是個可愛的女孩,但是在遇到對家人不利的事情時會無聲地爆發出憤怒,如同家中婦女生氣時低沈的怒意一般。
心不在焉的,昴聽著和蜜蜜有關的事情。雖然只是剛到,但昴現在已經很疲憊了。

「.…..為什麽突然露出這幅表情,菜月先生,你累了嗎?」

正好,安置好龍車的奧托回來了。他在旅館的入口找到了面色憔悴的昴,嘴上一邊這樣說著,一邊和昴他們會合了。

※ ※ ※ ※ ※ ※ ※ ※ ※ ※ ※ ※ ※
Knaxord 糾正:
あのミミをたぶらかした子、どんな子なんかちゃんと聞かせてもらいたいわ
意思是
我想知道那個把蜜蜜拐走的孩子是個什麽樣的人
※ ※ ※ ※ ※ ※ ※ ※ ※ ※ ※ ※ ※
【水之羽衣亭】的大廳,用著全實木地板的裝潢——跟在宴會場使用的榻榻米很像,都是一樣的壯觀。果然是做好了迎接昴一行人的準備。

「拘泥於要不要走上去,這種感覺我有點說不清楚啊。」

「從剛才開始就嘮嘮叨叨的,冷靜一點吧。」

一屁股坐在地板上的坐墊上,昴在房間裏四下張望。碧翠絲坦然的坐在昴的旁邊,但是艾米莉亞對坐在地上這件事露出了迷惑的表情。
坐墊的正對面擺著一張實木長桌,再配上榻榻米,這樣看來跟和風旅館也沒什麽不同。
不過呢,以昴的專業眼光看來,還是有美中不足的地方。

「例如,沒能再現隔扇和拉門,這太可惜了。還有,侍者沒能穿著和服,這一點要扣分。這間旅館的氣氛雖然營造的不錯,但是在細節部分卻還不夠吶。」

在侍者的態度方面,昴覺得他們已經達到了「待客」的要求。但是呢,他們身上穿的無一例外都是洋裝——這導致昴的幻想中產生了無法擺脫的不協調感。

「所以呢,綜合考量下來,我給七十分。在『優、良、可』三個等級中勉勉強強達到『可』的地步吧。這也不算差,不過以後還需更加努力啊。」

「所以,你在說什麽呢。」

「調侃的玩笑話。這樣我就不會覺得緊張了……..呼,冷靜下來了,你可以把手收回去了哦。」

「.…..為了慎重起見,你還是握著吧。」

握著她的左手,那觸感越發強烈。昴不再說什麽了。
取而代之的是,他轉過身子面對坐在自己右邊的艾米莉亞。而艾米莉亞正好奇地環視四周。

「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啊。雖然從外面看就知道是不普通的東西,但是進到裏面才知道是什麽地方不普通……要脫鞋……還直接坐在地上……」

「臥室裡不會有床,被褥也是直接鋪在地上的。如果因為不習慣而猶豫的話,以後我會多多幫忙的······旅館裡的侍者懂得怎麽去準備嗎?」

「唔……這種事情並不讓人覺得新奇呢。······啊,看來菜月先生相當了解卡拉拉基式的風俗呢?」

坐在碧翠絲對面的奧托,打斷了昴和艾米莉亞的談話。對於他說的「卡拉拉基式」,昴微微皺起了眉頭。

「卡拉拉基式……這幢建築物也是它的產物嗎?」

「沒錯。這樣的建築樣式,都是拜卡拉拉基的技術所賜呢。在卡拉拉基那邊,這種樣式可以說是相當普及。這些不尋常的東西在那邊可以說是到處都有哦。這座『水之羽衣亭』,就是應那邊的傳統而生。」

「雖然是不容錯過的建築啦,但為什麽……這間旅館會受到那邊的風俗影響?難道這是為了拉攏客源而做出的努力?」

有著日本風格的建築,這一點毋庸置疑。現在昴想要確認,為什麽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仿佛是為了補充昴的想法一般,奧托伸出一根手指。

「也許,是因為普利斯提拉本身的濃厚影響吧。原本,普利斯提拉的初期建設是由合辛發起的。合辛被稱為卡拉拉基的建國之雄,你應該聽說過他發跡的各種事例吧?」

「是挺多的,那個【荒地合辛】啊」

「生在殘酷的年代,卻達成那樣大的功績,就算說他是「賢者」也不過分吧。不過也是因為他的功績過於耀眼的緣故,兩個國家在普利斯提拉的歸屬問題上總是合不來呢。不過現在,普利斯提拉已經正式成為盧克尼卡的領土了。」

奧托所講的故事發生在百年前。普利斯提拉是盧克尼卡和卡拉拉基兩國爆發領土糾紛的導火索。
現如今,從地理意義上看來,普利斯提拉是盧克尼卡的領土。不過,那是建立在卡拉拉基名譽領導者合辛的強大影響力之上的。
所以,厭惡其影響力的盧克尼卡王國強行排除普利斯提拉之中的卡拉拉基文化,但這使得當地居民無比反感。
就這樣,普利斯提拉陷入了泥沼般的鬥爭中。矛盾激化的時候,渡過連接兩國的迪谷拉希大河這樣的事都會被禁止,幾乎發展到了兩國斷交的地步。

「幸好,這種僵局並沒有持續很久。逐漸放寬限制的條例使得事態沒有崩潰。在邦交中斷的時期,普利斯提拉的卡拉拉基文化停止了發展。也許是這種情況給了盧克尼卡高層安全感,從而不像以前那麽在意了吧。」

「不管怎樣,解決了就好啊。不過呢……這種「卡拉拉基式」的文化起源,可以一直追溯到合辛出現的時候吧?」

「好像是這樣的。合辛在當時可是以極具創意的想象力而聞名的人物啊……他改變了思想,技術,法律,乃至一切。」

「——原來是這樣。」

奧托話音剛落,昴慢慢地低下了頭。他已經得到了想要的結果。
卡拉拉基的建國之雄【荒地合辛】,他的真實面目應該同昴和阿魯一樣,都是被異世界召喚的存在。
稱這個世界為異世界的共有三人——但是,他們來到這裡的時間卻各不相同。合辛是在四百年前,阿魯在二十年前,而昴則是在一年前。
時間上有很大不同。而且,為什麽是昴他們被選中了呢?不知道這些信息代表著什麽,即使去思考這些事情也是毫無意義的。
但是,他不是獨自一人啊。那樣的事實,使昴的心得到了救贖。

「啊——既然這樣,那就在這家旅館裏好好休息一下吧。」

然後,在話題告一段落時,從大廳外面傳來了聲音。由木材做成的薄拉門被安靜地拉開,露出了安娜塔西亞微笑的臉龐。
然後,跟在她旁邊的是……

「好久不見,艾米莉亞大人。本來我應該比任何人都先來迎接您,但現在我只能為這遲來的問候表示歉意。」

容貌初現,那端正的臉龐上發出了男人飽含歉意的聲音。
淡淡地傾訴著,那聲音如此甜美。單單隔著門聽這樣的聲音,就會讓很多女性想象那聲音主人的身姿想到心煩意亂吧。並且,如果說這想象會落空的話,那可真的是在說笑了。這聲音的主人,可不僅僅只是聲音美妙而已。

【最優的騎士】尤裏烏斯·尤克裏烏斯,只是站在那裏就能引人注意的存在。至少,昴是這樣覺得的。

「嗯,好久不見了,尤裏烏斯。你還是一如既往的健康呢。」

「感謝您的寬宏大量。艾米莉亞大人是越來越美麗了,仿佛在不斷蛻變一般。如果有什麽東西使您的瞳孔黯淡下來的話,那可真是王國乃至世界的損失。」
說話的方式還是那麽裝模作樣,跟在鼻子上化妝一樣令人厭惡①。然後,尤裏烏斯苦笑著把目光從艾米莉亞身上挪開,投向了昴。

「好久不見。比以前更加強健了,菜月·昴大人。」

「.…..簡直讓我脊背發涼,那麽空洞的稱呼。什麽昴大人…..啊。假惺惺。」

「是應該這樣稱呼沒錯。昴是艾米莉亞大人的騎士,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實。現在你的立場可不比以前輕松了。作為跟我一樣的騎士,你打算對此做出相應的回應嗎?」

看著遵守對待同僚態度的尤裏烏斯,昴厭惡地撇了撇嘴。

「打算嗎?那好吧。心情都變得不好了。說起來,本來就是沒有打算過的事,被認為我會去做那也挺讓人高興的。」

「原來如此啊。即使你的立場有所改變,但你的心境還是沒有發生變化。——既然那樣,我似乎也沒有以禮相待的必要。」

這麽說著,尤裏烏斯一改之前那種恭敬的態度。
他露出了一個令昴生厭的微笑,然後走到昴的面前,居高臨下的俯視著昴。

「那麽重新來過。好久不見,菜月·昴。為了不讓被賦予的騎士身份蒙羞,你每天有為之而努力嗎?」

「連提都不想提啊。我因為不自量力的理由被某人毆打什麽的。」

「很遺憾被說得好像私刑一樣。在相互的名譽上,我記得我只是進行了一場立場對等的模擬戰。」

「不要刪減那麽多啊,混蛋。」

但是,有缺點的人是昴,就算用再高的聲音提出主張,也只會讓缺點越發明顯罷了。所以,昴只是在單純的喝罵而已,並無惡意。
對於他的態度,尤裏烏斯「嗯」了一聲,瞇起了眼睛。

「莽撞的缺點是有些改變了。如果能早點用騎士的覺悟推進它的改變的話,就會更早的得到騎士這個身份了吧。真是的,艾米莉亞大人和羅茲瓦爾大人的慧眼令人嘆服,但是……」

「——?」

大喇喇的品評完昴,尤裏烏斯的視線離開了他。最後,那個視線停在了昴身邊幼小的碧翠絲身上。
她看著尤裏烏斯黃色的眼睛,毫不猶豫的以她淡青色的眼睛回瞪。

「到底在幹什麽啊。不要那麽過分地凝視一個淑女啊。」

「確實非常失禮。不過,我沒有想到,在場的還會有像你一樣的高等精靈。」

「貝蒂是昴的夥伴,所以在場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和在你身邊的那些,連名字都沒有的準精靈們不一樣。不要因此而害怕哦。」

碧翠絲站起身來,把手放在昴的肩膀上,挺起了胸膛。
估計是不高興尤裏烏斯對昴的態度吧。她,是實際能力較差的昴,唯一能夠勝過尤裏烏斯的地方。
那是同為精靈騎士的立場上,隨從精靈的等級高低。

和尤裏烏斯一起行動的,是對應六屬性的六個準精靈。
精靈的等級,按順序分為精靈,準精靈和微精靈。從這一點上看來,昴這個擁有碧翠絲為精靈的精靈使,在等級上來說是最高的呢。

「如果要用實際能力來比較的話,我們兩個加在一起貌似都比不過他啊……而且我還受過他那準精靈的照顧,在這裏責備他的話不太好吧。」

「不,我不會停下來的。這傢伙,把昴看成傻瓜吧。竟然敢如此輕視貝蒂的夥伴……哪怕是個有點動搖貝蒂作為精靈的少女心的美男子,也不能那麽得意忘形!」

「動搖……美男子?」

碧翠絲那罕見的讚美之詞,讓昴受到了沈重的打擊。
而幾乎讓昴和碧翠絲之間的關系在談話中出現裂痕的罪魁禍首,就是尤裏烏斯自己。

「可不要誤會我啊。那邊的精靈大人並沒有打算背叛你。她之所以動搖是因為本能,受我身上的加護所影響。」

「你身上的加護……?真的麽,你也會有啊。是什麽加護呢?」

「我所持有的加護是『誘精の加護』,簡單地說,就是精靈因這個加護的關系會變得想要親近我。雖然我自己才疏學淺,但因為這個加護的關系,還是和六屬性的準精靈定下了契約。還是因為這個加護的關系,我在別的精靈使面前總是得不到好臉色呢。」

「貝蒂才不會認輸!昴永遠比你……那個……比你更勝一籌!」

「謝謝啦……但還是不要繼續傷我的心了吧。」

雖說碧翠絲和昴的信賴關系牢不可破,但她還是對沒能及時為昴提供堅實後援這件事抱有深深的敗北感。
而昴在面對尤裏烏斯的時候,總是被自己心中的劣等感所刺激。所以,這才是昴之前討厭尤裏烏斯最重要的理由。

「還是一樣啊。我家的騎士大人對菜月君還是那麽的執著。」

「哪裏的話,我只是出於騎士前輩的身份,想幫他做好心理準備罷了。考慮到他之前的功績對民眾的影響,我作為盧克尼卡王國的一名騎士,對他示範騎士該有的舉止也是理所應當的吧。」

「那麽,言外之意就是承認菜月君已經作為騎士而出名了吧?尤裏烏斯可真不坦率呢。」

對於安娜塔西亞調侃的語氣,尤裏烏斯沈默著點了點頭。再不這樣做的話,結果估計也會是被說服,然後成為進餐時的笑料吧。不愧是已經習慣了啊。

而另一邊,碧翠絲把手靠在一臉挫敗的昴的左肩上。而艾米莉亞安慰般地輕拍昴的右肩。

「不要在意啦。對男人來說,重要的可不僅僅是臉面哦,氣魄也是要有的嘛。」

「要是昴能和尤裏烏斯成為好朋友的話,我是會很高興的哦。」

「總感覺我要在這不適合感謝的氣氛裏說謝謝呢…..」

周圍的人會怎麽看待這件事呢。恐怕只能從他們那裏得到沒法讓人安心的安慰吧。
盡管從臉色上看,昴已經想開了。但是不知道為什麽,昴還是感到不安以至於不斷揉捏臉頰。然後,昴打量著剛進入房間,坐在桌子對面的安娜塔西亞一行人。

「說起來,怎麽只有你們兩個人過來呢?蜜蜜和加菲爾……..啊,是在旅館的什麽地方其樂融融地......約會嗎?」

「正如你察覺到的那樣。蜜蜜和那個金髮的孩子是那麽的要好,以至於最喜歡姐姐的黑塔羅慌慌張張的就跟了過去,緹比也執拗地一定要過去呢。所以,他們就不在這裡咯。」

「里卡多也沒過來嗎?雖然知道那小貓三人組很強,你也有騎士陪同,但總覺得這樣還是不夠安全呢。」

令人在意的是,雖然蜜蜜三姐弟在這裏,但卻沒能見到理應同來的鬧騰的,不符合種族特徵的高大獸人里卡多。
另外,尤裏烏斯的弟弟——約書亞也是不見蹤影。

「我們可不是為了玩樂才留在普利斯提拉的。約書亞和里卡多都有事要忙,所以不在旅館裏面。但是他們都還在這座城市中,想來之後會有機會見到的。話說回來,你們應該已經和約書亞見過了吧。」

「是啊。和你一模一樣呢,要是他再強壯一點的話,完全可以成為和你相同的角色了嘛。實際上,你就那樣退場也是可以的。」

「你那有趣的意見我就先記在心裏了。但不湊巧的是,約書亞從小就是一個不擅長運動的孩子,雖說現在已經不用為長途奔波這種事而擔心了,但放在以前的話,作為兄長的我對此可是十分擔憂啊。」

垂下眼瞼,聲調放低的尤裏烏斯真切地流露出擔憂弟弟約書亞的情感。對這種令人心情壓抑的感覺,昴撓了撓臉頰,最後還是放棄了繼續深究的打算。
就在會話產生空隙的時候,有人清了清嗓子——那是一直沈默著守在一邊的男人,奧托。

「嗯……雖然像現在這樣重溫舊情也蠻好的,但是現在人都差不多到齊了,所以我想讓大家重新做一次自我介紹呢,相互地。」

「是呀,倫家也想聽聽看呢。除了艾米莉亞和菜月君以外的人,可都是第一次見到呢。多想聽聽能幹的內政官大人和大精靈醬的故事呀。」

「喂喂,竟然掌握著虛假的情報,真不像你會犯的錯誤呢,安娜塔西亞大人。」

「你從哪裡聽說是虛假情報的倫家大概能想像出來,不過,直接挑明的話恐怕會有自我意識過剩的嫌疑,所以還是算了吧。以上所說都是真的喲。」

對身邊那能幹的內政官所發的牢騷,昴俏皮地吐了吐舌頭以示無奈。而安娜塔西亞一邊註視著這邊的情況,一邊微笑著對尤裏烏斯點了點頭。

「那就重新從我這裏開始自報家門吧。我的名字是尤裏烏斯·尤克裏烏斯。是盧克尼卡王國近衛騎士團的一員。現在不在崗位上,以來到這裏的安娜塔西亞大人的騎士身份出席。請大家不要見外。」

對優雅行禮的尤裏烏斯,奧托點了點頭示意。於是,尤裏烏斯接著說出了「然後……」

「這位大人,是盧克尼卡王國王位候選人之一,以卡拉拉基都市國家為據點的合辛商會的名媛——安娜塔西亞·合辛大人。」

「啊,啊……是的!」

「喂!不要一言不合就下跪啊!」

「呃!被這種氣勢給打敗了……不由自主的就……」

在滿足於尤裏烏斯說明的安娜塔西亞面前,昴敲打著奧托的後腦勺。

「不要被頭銜什麽的嚇倒啊!好好看著!我家的艾米莉亞碳,也是一位出色的王選候補者!是不會輸給安娜塔西亞的!」

「嗯,是這樣沒錯。我也是同樣的王選候補者,所以我會努力的!」

「啊啊啊太可愛了,讓人忍不住要說一聲久違的E·M·T啊!」

「為什麽看到這番景象的我還能如此淡定……好討厭的感覺啊。」

在總是沒有什麽成果的對話空隙中嘟囔了一句,奧托重新冷靜了下來。然後他重振精神,再次面向與他相對的陣營。

「謝謝你那詳細的介紹。雖然有點晚了,但還是讓我報上名來吧。我是奧托·思文,是艾米莉亞大人手下的一名內政官……唔,是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才擔任內政官的!」

「看起來是各種各樣痛苦的原因啊。」

「原本只是一介商人……為什麽會變成現在這樣呢……我也不太明白啊。」

雖然空氣中回蕩著哀愁的情感,不過還是存在著奧托被挖角的可能性,所以昴做出了不會讓步的手勢。對此,安娜塔西亞吐了吐舌頭表示知難而退。然後,大家的視線一齊投向了碧翠絲。
感受著投向她的視線,碧翠絲挺了挺單薄的胸膛,堂堂正正地說

「貝蒂可是大精靈碧翠絲,同時也是和昴定下契約的精靈!和你們看到的一樣,無論是等級還是地位或者是可愛的程度,都不能拿普通的精靈和貝蒂相提並論!要說我有什麽特點的話,我想可能是喜歡紅茶和甜點心吧?」

「威嚴還是沒保持到最後……」

實在無法要求碧翠絲擺脫吉祥物一般的角色啊。
昴拉了拉碧翠絲的縱卷發讓她坐下,輕輕撫摸著露出不滿神情的碧翠絲的頭。

「好啦。所以說碧翠子是和我定下契約的精靈嘛,如果發生了什麽事影響到這個契約的話,我們就會產生‘是在開玩笑吧’這樣的心情呢。」

「唔,我知道。之前我就確信你和精靈之間有很高的親和性,雖然不值得過於驚訝。只是,我可從來沒想過你能和碧翠絲大人那樣強大的精靈定下契約呢。」

「別誇得我家碧翠子得意忘形啊。她可是和我一樣,一來勁就不知道會說些什麽奇怪的話了」

「唔…..我要抗議這種草率的對待。」

對此,碧翠絲露出了勉強接受的表情,昴輕撫著她的臉頰。
在各種各樣的小插曲之後,彼此間的自我介紹結束了。那麽,是時候進入正題了。

「雖然過於心急地推進話題的話可能顯得沖動、弄得氣氛不怎麽好,但暫且讓我確認一下想確認的事可以嗎?」

要不脫線地進行談話、自然地主導會談,這在艾米莉婭陣營中成了奧托的職責。對於以參謀身份提問的奧托,作出回答的是正用手指玩弄著狐貍圍巾的安娜塔西亞。

「好啊。好好招待客人是我們的義務呢。請自便。」

「那就承蒙厚待。首先,可以問一下邀請我們來到普利斯特拉的理由嗎?」

「不那麽警戒也沒關系喲。倫家可什麽企圖都沒有呢。王選已經開始一年了吧?像現在這樣創造一個互相了解近況的會談機會,倫家覺得蠻不錯的嘛。」

對於安娜塔西亞溫和的言辭態度,奧托險些就要點頭默許了。但是,想要在談話的內容裏找出可疑的地方,所需要用到的手段絕不簡單。
更何況對方還是一個身經百戰的大商人呢。

「只是想要互相了解近況的話,我覺得沒必要布置如此明顯的魚餌吧。可以說準備得越是周全,用心越是深不可測呢。」

「既然特意邀請你們,那麽準備值得你們長途奔波的東西是必須的呀?雖說倫家看上的禮物很不錯,但也還是要收到那份夢寐以求禮物的一方覺得好才行呢。」

「.…..那,你怎麽知道我們夢寐以求的東西是什麽?」

「那個是商業機密啦。不行啦,菜月君,對一個女孩子這樣追根究底。你旁邊可是已經有兩位在了哦。」

用袖子輕掩嘴唇,安娜塔西亞笑著調侃昴。昴一時語塞,尷尬地退了下去。旁邊的碧翠絲輕輕嘆了一口氣,對被戲弄的昴表達了幾乎就要脫口而出的失望之情。真是令人受傷吶。

「我們自己沒有保密好的話,被別人知道了也是沒有辦法的。」

緊跟著昴的疑問,艾米莉婭毫不在意地地說出了心裏話。
安娜塔西亞眨了眨眼睛,看著艾米莉婭。對那樣的視線,艾米莉婭有些納悶。

「話說回來,被別人知道於我們來說並無損失。安娜塔西亞小姐能告訴我們想要的東西所在之地實在是值得高興的事呢。」

「真是令人難以招架的老好人回答......而且,倫家也還完全沒提及艾米莉婭小姐想要的東西呢。」

「但是,接下來就會好好跟我們說說了吧?謝謝你,雖然不知道能做些什麽,但是一定會報答你的!」

「——」

艾米莉婭微笑著給出了回答。她的答覆讓安娜塔西亞一時瞠目結舌。
面對安娜塔西亞的震驚,在她身邊的尤裏烏斯不由自主的放緩了表情。對自己騎士的態度,安娜塔西亞用尖銳的眼神瞪著他。

「有什麽奇怪的嗎,尤裏烏斯?」

「不,並沒有。只是實在很少見到您的期望落空的樣子。而且,您那毫無藻飾的素顏,光是想想都會覺得很美麗啊。」

「說了幾句好聽的話就逃過去了嗎……倫家,還是耳根太軟啊。」

在尤裏烏斯的話語中恢覆了平時的狀態,安娜塔西亞搖了搖頭。隨後,她向感到不可思議的艾米莉婭撅起了嘴唇。

「請讓我訂正一點。艾米莉婭小姐,雖然過了一年的時間,根本的地方還是沒變啊。而且,周圍的人看起來都很辛苦呢。」

「嗯,沒錯。因為我身上還有太多不足,所以總是給身邊的人添麻煩。所以我也要努力趕上來,好好加油呢……」

「再訂正一點。本性比以前更加單純了。倫家反而顯得是壞孩子了呢。」

長長地吐了一口氣之後,安娜塔西亞莞爾一笑。這急遽變化的表情使艾米莉婭吃驚地瞪大了雙眼。而捕捉到這一細節的安娜塔西亞則轉過身去面對著昴和奧托。

「你們有在好好地支持她嗎?要是再這樣下去,倫家可是會提不起幹勁變得很困擾呢。」

「雖然有打算著銳意進取,不過我的基本方針就是在她撒嬌的時候誇獎鼓舞她!」

「正因為這樣,所以負擔基本上都是我這邊在扛。哈哈,該怎麽說呢……」

豎起大拇指的昴,和眼神幽怨的奧托。
看著兩人截然相反的態度,安娜塔西亞整了整圍巾。

「嘛,不錯哦。看來並非不懂得恩情的價值呢。」

「恩情嗎,恩情是好東西啊。既不用擔心庫存積壓,也不用擔心過期。」

「是啊是啊。而且比什麽都重要的是——」

奧托和安娜塔西亞互相附和著,露出了商人的嘴臉。

「——『沒有明碼標價真是太好了』!」

兩人異口同聲。
安娜塔西亞拍著手,而奧托則露出了悵然若失的表情。好像,之前在什麽地方聽過這句話的樣子。
對於名為恩義的東西,兩人的思考方式實在功利得出人意料。

「好啦,進入久候的正題吧。說到艾米莉婭小姐你們想要的東西…….對了,無色的魔礦石。那可是純度高到極限的東西呢。」

「嗯,就是這個。關於這個的線索,可以讓我聽聽看嗎?」

在前往普利斯特拉的路途中,艾米莉婭就有些拘謹不安。
因為,她意識到她想要得到魔礦石的願望只是一己私欲罷了。所以對於專程前往普利斯特拉一事,她對把昴和奧托卷入其中這件事抱有難以言喻的迷茫。
盡管如此,一想到近在眼前的這個可能性,她眼瞳中蘊含著的期待的色彩便不再動搖。
得到那魔礦石的時候,她就能和那個對她如家人一般的存在重聚了。或許對她來說,這是一個重塑自我的必要儀式。
看著屏氣凝神有些緊張的艾米莉婭,安娜塔西亞稍微有些做作地回答道。

「持有高純度魔礦石的,是這個城市中的繆斯商會。它的負責人據說是繆斯商會的法定繼承人,同時也是本地中相關商會的負責人。他的名字是奇利塔卡•繆斯——被歌姬勾走心神的男人,的說。」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3123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軼扉
感恩大大

07-22 21:24

ID有什麼意義
辛苦了

07-31 02:38

凪のあすから
安娜塔西亞打量著昴一行人,臉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她不知道昴身邊站著的『賈』菲爾是何方神聖!!是加吧

08-13 07:43

後攻の絶傑.流星雨
譯名到時候我會找時間統一的(´・ω・`)08-13 07:59
君麻鳴人
終於進入正題了

08-19 17:1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2喜歡★Liujohnn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後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2004921PS5
等你上市再來搶購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