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1 GP

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WEB版 5-5

作者:後攻の絶傑.流星雨│2017-07-04 12:43:29│贊助:131│人氣:8065
第五章 『鐫刻歴史的群星』
5  『水門都市普利斯提拉』

──最先出現在到達都市時的昴一行人的,是讓人不得不抬頭仰望,氣勢威嚴且強大的外壁。

「果然和最初說明時聽到的印象差不多,看來就像個監獄嘛……」

把駕駛交給了奧托,從車窗探出頭來看的昴這麽嘟囔著。因為聽到昴這麽說,碧翠絲也從昴身下同樣地往外看。

「叫約書亞的那傢伙說什麽風光明媚的…貝蒂看來根本就不是那樣。氣氛是很安穩,但景致也太嚴肅了」

「我也是同樣的看法。啊~像大橋和水門倒是造的挺氣派的~」

點頭同意碧翠斯意見的同時,昴也把視線向下移去。
昴他們坐的龍車,現在正走在與普利斯提拉正門相連,被稱為「迪古拉希大橋」(ティグラシー大橋)的巨大石橋上。

把身子往外多伸長些,往地平線方向的地方看去。從那兒看見陽光照映在水面上的潾洵波光,在昴的眼中有正看著海面的相似感。但對原則上沒有海洋這概念的這個世界來說,那頂多就只是大河或湖的風景罷了。

「原本普利斯提拉是在湖上建成的都市。以那層外壁中圍成的研缽狀中心,沿著高低差相對較低的區域一路發展下去。以把整個都市本身當成陷阱的出發點考量,中央當然是更快更容易集中水量的地方了。」

「像是為了對付什麽難纏的魔獸所設的陷阱…艾米莉婭好像也是這麽說,所以是真的囉??」

「貝蒂也是第一次看到實物,實際上到底是針對什麽東西而設的也完全沒聽聞過。只是在看到了實際的樣子以後,想說應該是這樣沒錯」

碧翠絲黛青色的眼睛,現在正直瞧著在橋另一端的都市正門。

因為外壁的阻隔,現在當然是看不見都市內部的。但碧翠絲應該能透過觀察就大概想像出其中的輪廓。雖然禁書庫裏的藏書到底多詳盡記載了這個世界的確是個謎團,但是多虧碧翠絲見多識廣所得到的幫助真的不少。

「……幹嘛摸貝蒂的頭??」

「碧翠子剛好在這兒嘛,我也想在時間許可範圍內好好撫慰你啊」

「這不明究理的恩澤和多餘的關心是怎樣啦?」

繼續輕撫著即使這樣說也沒辦法把手撥開的碧翠絲的頭,昴朝對面欄桿的湖水看去。幾乎像是能從徐緩輕搖的水面直視湖底那般的清澈,目所能及之處就連些許遭到亂丟瓶罐這類環境破壞行為的影響都看不到。

如果不只是一部分,而是全境都能達到這樣,那公德心還真不是普通的好。

「話說不只是從來此的街道上,連這裏到處都看不到亂扔瓶罐或非法丟棄產業廢棄物的痕跡,像這樣乾乾凈凈的環境真了不起。」

「這是因為普利斯提拉對保持市容景觀特別嚴格,還列為必盡的義務。所以通過正門時雖然有簡單的入境監察,請不要在那時發揮你奇怪的積極性去拒絕遵守誓約書的內容喔!!」

聽到昴所說的話,正在駕駛台上的奧托隨即出聲提醒。而昴則轉過頭問「誓約書?」

「在王都的話,帶有家紋的龍車大部分是可以例外得到免除。但是普利斯提拉則沒有例外地要求一定得提出書面申請才能夠進出城市」

對艾米利婭的回答,昴茅塞頓開地點著頭。總之就當成是出示護照這類的入境審查好了。但誓約書這關鍵詞又讓昴不禁想問,

「該不會是用了有自我強制功能的紙吧??一旦簽了那個誓約書就會對誓約人魂力直接作用,違約的同時就立刻完全喪失所有機能這樣??」

「討厭…說的這麽恐怖……應該是沒有那種強制力啦…單純是宣告由良心把守著自己不做壞事的誓約書而已」

「……像艾米利亞炭這樣的嚴以律己,那就一定是會很平和的呢….」

拐著彎稱讚艾米利婭的性格好,但又對自己本身性格有多差心知肚明的昴正苦笑著。畢竟他對誓約書沒有實質上拘束力這點,其實早就有所認識了。

「王國法律中規定必須嚴守的事項是一定會有的,不過和整個都市營運相關的各都市長和領主的權限相當大,即使是普利斯提拉也難免會有和王國法不同的幾個規定喔!!誓約書裏應該也會把這些給仔細記錄下來,所以可千萬不要輕忽了,得好好審閱過喔!」

「麻煩死了…奧托哥讀完咬碎後再教我就可以了嘛!」

「這樣不管經過多久你都不會成長喔!加菲爾也有自己的立場,不該是把書表文件拿斜著看也有看沒有懂的時候了。只讀自己想讀的書,也只是徒然增加奇怪知識的蓄積量而已…」

「才不是什麽奇怪的知識呢!那是男人的浪漫啊!對不對~大將?」

「啊…正是如此」

車沿上的加菲爾以看來怪危險的平衡狀態把頭伸過來,對他的說法,昴強力點頭表態認同。奧托完全只能嘆氣,艾米利婭不經意地微笑著,不久連碧翠絲也邊嘆氣邊搖頭說:

「真是的,實在是連小孩都沒昴和加菲爾你們兩個難搞」

「可不是嘛!引領著他們真是一點也不輕鬆呢……」

同乘龍車的所有人不知道對碧翠絲的想法到底有多認同,但很遺憾的,奧托聲音中隱含著的悲嘆與疲勞感應該是沒任何其他人與之有所同感。

──帕特拉修嘶鳴著,大家的註意力又集中到了正面。
水門都市普利斯提拉的正門,頃刻間已經近在眼前了。

※ ※ ※ ※ ※ ※ ※ ※ ※ ※ ※ ※ ※

入境檢查這過程,果然不像昴所想的那麽簡單。

即使就像先前從奧托和艾米利婭那而聽到的那樣,就只是把進入都市時的應註意事項和具遵守義務的都市法詳列出來而已。但所列的可以說都是遠超過一般規定那樣嚴苛的東西。話雖如此,倒也還不是讓人討厭到會有幹脆大叫「才不想遵守哩」這種程度的反感。

簡單過目之後,若爽快地就能收到記有自己名字的監察官許可書,就等於得到從都市正門下入境的許可了。

入境許可官們看到艾米利婭名字時會突然慌張起來是在所難免的。大概是因為安娜塔西亞已經先入境了的關系,讓他們忍不住不得不去疑心到底是怎麽回事也不一定……

「哎呀~突然有王位繼承權的兩個人同時聚集在這裏,會這樣緊張也只是剛好而已」

「可是…安娜塔西亞事前應該已經告知他們我們隨後就到這件事才對。即使她因為時間有限而無法做到,約書亞和蜜蜜他們也可以代勞不是嘛??」

「不考慮態度差的話,約書亞是有可能,但蜜蜜我想應該不會」

無法想像那只貓娘會有這樣細膩的心思。
這倒不是說蜜蜜是自我本位思考的,她單純就只是詞窮而已,

「因為可愛嘛。」

「是啊,因為蜜蜜可愛嘛。」

這句話不知哪來的說服力讓艾米利婭也點頭同意。而昴是手叉胸前,好像不想再說下去的樣子。還有,不知道碧翠絲為什麽在昴那麽說之後踩了他的腳。安撫心情不好的碧翠絲消磨掉不少時間,終於等到最後被特別帶開監察的加菲爾和奧托走出了正門。

「辛苦了,為什麽會被那樣特別留置下來呢?」

「還不是怪加菲爾,所以才一直提醒說要練習寫字,說到我嘴都酸了……」

「加菲爾,你不會寫字啊?」

「才不是哩…只是寫得有點…就是大將說的前衛性了些,那也沒什麽不好的嘛!」

也就是,因為他寫的字醜到讓人看不懂所以才被擋了下來。原本只要向替不識字的人代筆的監察官請求幫助就可以了,但加菲爾在自尊面上大概不容許他自己這樣做吧。

「不中聽的話就不說了,就當這是次教訓往後好好努力吧。我知道你會寫信給琉茲女士,那些信裏寫的字應該都是能讓人看得懂的吧?」

「哈!別尋我開心了,大將。也不看我和琉茲婆已經相處多久了?就算我用左手寫,婆婆大概也知道我在寫什麽…」

「所以你根本沒有要努力的打算嘛…」

對現在正一副志得意滿模樣的加菲爾吐嘈,昴也只有泄氣般的力道。

說到加菲爾的祖母琉茲,他並沒有居住在羅茲瓦爾宅邸。現在與她自身同源所出的二十四個「琉茲」,只擁有最低限度的人格和知識。被賦予在梅劄斯領內村落群裏駐點的任務。

因為複製體的指揮權現在在艾米利婭和加菲爾兩人身上,即使他們身在遠方,複製體也能收到兩人的指示。所以就利用這一點,讓她們發揮些類似傳令這樣的作用。

這原本是由昴提案,給琉茲負責完成的工作。最初反對的是加菲爾,現在大致已經可以接受了的樣子。為此琉茲與複製體們正在阿拉姆村接受教育訓練,計劃是照訓練完成的順序,把複製體送到各個村落去。

「完全就是搞間諜戰的樣子,傳出去可不是什麽好事……」

但,或許只是討厭她們被當成沒有目標和使命感的存在這件事。又或許是在死亡輪回中曾有過把她們當成棄子利用過的罪惡感,在背後驅使著昴想出這提案也說不定。

「昴?龍車上的行李檢查也已經結束了,我們出發吧。」

正若有所思時聽到艾米利婭的聲音,昴慌慌張張地抬起了頭。

對投來驚訝般的視線報以苦笑,昴開始握住韁繩。聰明的漆黑地龍似乎已經察覺昴心思的微動,將鼻面靠往主人的手旁摩擦著。

那粗糙的手感,對昴有種不可思議的安心感。

「……一直以來謝謝你了」

無聲的即思即動,昴輕撫著鱗片像似對帕特拉休的貼心表達感謝,帕特拉修則只用鼻息聲回應,這次是真的要帶著它到普利斯提拉裡了。

通過正門之後,外壁和都市之間還有條河流。通過河流上的石橋,內門緩緩打開,終於到了與普利斯提拉正式見面的一刻,

「喔喔……」

眼前展現的廣大光景,讓昴禁不住發出讚嘆聲。而有這樣反應的不只是昴,分坐他左右的艾米利婭和碧翠絲都以自己的舉措,表達對此刻所見景象的感動。

感覺真該為先前用監獄這類形容詞表示道歉,雖然與最初聽到普利斯提拉時,昴將之想像與原來世界中被稱為水都的威尼斯類似,但其實並不全然如此。

圓形的都市,有著沿相同圓周建築起來的外壁。如果不管都市內部構造的規模大小,應該就類似和去看運動比賽的體育場那樣。高低差是以外部最高,越往中央越低的方式形成的。每個階層斷差露出的地面上擠滿了石造的建築,給昴的印象,這是迄今所見與西洋街道形式更為相似的地方。

而且在比鄰的各個地方都有大型水路經過,更有把圓形都市化分成四等分的一條巨大水路-不,應該說是運河了。不斷見到有來來往往的船在河面上穿梭,引水人發出的聲響震動著昴的背筋。

藍色都市、水之都、水門都市普利斯提拉。

這響亮的名聲果然不假。真的,是讓人只能感動的光景。

「真是厲害…」

未經思索就突然冒出來的讚嘆,而現場沒有任何人反駁。

替昴一行人打開大門,看著昴他們為眼前奇景驚嘆的守衛們,臉上掛著會心的微笑。可能無論是初造訪此地的任何人,都是和昴他們一樣的反應吧。

能看到來訪者這樣的反應,對他們來說應該就是完成工作最大的讚美沒錯。應該是沒錯的,景色實在太美了啊…

「原來如此,奧托你還真不是吹牛隨便說說的呢…」

最早從沖擊中回過神來的加菲爾用指頭擦了擦鼻子。但即使如此也冷卻不下他內心的興奮,只是臉頰發紅的成都燒退了些而已。男人的浪漫雖然可以說是看見『某超巨大的東西』,但『某個了不起的地方』更能震撼內心。

「因為是與商業之神合辛有緣的地方,以前就一直想來看看。能有這樣的眼福,也不枉費我越挫越勇的努力過來了。」

在他身邊的奧托,已經感動到合起手掌來拜了。

聽到他所說與商業之神合辛有緣的地方,回想起的是好幾次聽過的『荒地的合辛』這名字。

「合辛是那個吧?很久以前,從燒盡的荒原開始偉大事業的傳奇商人」

「感覺有點不一樣,但大致上沒錯。合辛是四百年前,孤身一人走進當時還是未開拓區域的西方卡拉拉辛,憑他一己的才能建立經濟基礎然後獲取財富,真正的英雄啊!」

擺脫不了系出商家的本性,一講到商人的傳說,奧托就難掩興奮之情。而現在已經是四大國之一的都市國家卡拉拉基,單槍匹馬就能成就建立一國骨幹基礎的偉業,也難怪會成為傳奇。

「安娜塔西亞既然打出了合辛的家名,可以說他是受此家名所庇蔭的?」

「我想是她的恃才傲物吧。亮出合辛的家名就已經最大程度明確宣告了她的目標和意志。既然是無人不知的家名,代表一定不會沒人不懷疑她是否有能力擔當的起。至少就現狀而言,我想他已經拿出了不負此名的結果了。」

「認真地拿出不負此名的結果…哎…作為乘機奪下盧克尼卡王位的理由是再適合不過了。她正平靜地往目標邁進呢。」

再直接不過的感嘆著,昴也漸漸把意識從眼前的麗致景色抽離出來。原想趁碧翠絲仍把心思放在水都美景中時繼續摸她的頭,但注意力還是因艾米利婭衣袖的牽引而轉到了她那兒。

「那個,安娜塔西亞說過在『水之羽衣亭』等我們吧?不過我們不只不知道它在哪,以彼此的立場來說,那也不會是個能安心住下的地方吧?」

「嗯…關於這件事…像是和監察官打聽過了的樣子。聽奧托他們所說,我想是個蠻正經的地方喔……」

奧托此時正輕巧地移往龍車的駕台,聽到艾米利婭所說他也點頭附和著,之後動了動下顎,示意往他身後的客車廂去。

「已經偷看到要怎麽去的路徑了,就由我來帶路吧。在這都市裡,因為應對航行船只遠重要於負責運搬工作的龍車,所以也急不得。得慢慢走才可以。而且這對昴來說似乎有點困難吧?」

「你還真敢說,只有帕特拉修的話,你也得想想我不在時它會震顫地看著我這種狀況,對吧?」

不想這樣輸給奧托的昴看著帕特拉修,它卻無視了眨眼示意著的昴轉過頭去,像是打臉昴剛說的那樣紋風不動。對它這出乎意料的反應,昴像是備受打擊。艾米利婭像是安慰般的輕拍著昴的背,讓碧翠絲牽著他往龍車裏去。

「那~出發!!」

已經完全把龍車車沿當成專屬的特等席,這樣的加菲爾大聲宣言著。苦笑著的奧托操作韁繩,龍車就緩緩地移動了。這速度控制的著實安穩,配合地形路況巧妙地調整速度不至於變慢,可以說像是慢慢走那樣的速度了。

「不過透過窗所能見到的,龍車的數量真的少很多啊」

「是啊~應該也是水路比道路更優先的結果。這樣看來龍車通過的道路可能不是筆直的,而是彎彎曲曲的也說不定」

「啊~,真的耶」

就像艾米利婭所點出的那樣,為了讓大水路能通過都市中心,步行道或龍車通行的道路全都自然而然地成了迂迴狀。是覺得會有些不方便,與緩緩走著的龍車垂直的水路上,也沒看到有能輕迅地通過著的小船。

「這樣說來龍車有『避風的加護』,如果是船的話,是不是有禁止翻船的加護或是潮風的加護這類的?」

「沒聽過這種說法耶~對船體本身施予加護這件事基本上是沒有的。操船手的話可能是給予『湖的加護』或『水運的加護』之類的也說不定…」

「是不可能知道到那麽廣泛的程度啦,但是對水龍的加護應該是有的。和地龍相同,基本上就是比較難受到水的影響這種感覺囉?」

「水龍啊…能看到一次也好呢。」

「是在這裡沒錯啦,可能正在這都市裡的某個地方吧。」

即使不是回應昴的說法,討厭動物的碧翠絲也不會有一點積極性。對帕特拉修抱有不可思議的難纏意識就從來不改了,那對水龍大概也不會有多好的印象了吧。

「如果是獅虎的話,抱著它應該就不會有這麽討厭的感覺了吧?」

「不碰動物又不會死,而且貝蒂絕對是比較可愛的」

「居然和動物比可愛,感覺沒什麽進境不說……倒不如說是在同一個平台競爭就是自貶身價了吧?」

在昴眼中,帕特拉修當然也是算好看以上的可愛。當然這可愛的次元,和艾米利婭與蕾姆,或抱著碧翠絲那樣可愛的次元是不相同的。

對昴的回答碧翠絲給了張沒好氣的臉,聽到獅虎這名詞的艾米利婭倒是興致頗高的看著昴。

「我也要!能拜托讓我摸看看嗎?」

「當蜜蜜還在宅邸時拜托她就好。艾米利婭炭對這方面總是有奇怪的考量呢」

「既是別人重要的座騎犬,那就不能隨便去碰。有段時間是摸不到帕克了,我也很懷念毛茸茸的觸感」

對帕克抱持家人般感情的艾米利婭,果然也喜歡那毛茸茸的觸感。昴說「會試著拜托看看」,讓艾米利婭非常高興到不禁用鼻音哼著歌,她還是音癡啊。

聽著不甚清楚又缺乏音準的哼聲,昴托著腮眺望著街道。和整個靠在窗沿邊的昴一起,在座位上以高跪姿看著窗外的碧翠絲。即使是再怎麽孩子般的動作,她太過注意舉動正確性這點讓昴相當煩惱。

「啊!昴。時機剛好喔~」

「嗯?喔、喔喔ー!」

順著碧翠絲的呼聲所見到的,是飛過水路水面和水沫上的魚影-不,那不是魚。它是種身體比蛇還要長,但是短小四肢齊備的生物。是水龍。像是覆著黏液在和藍色的表皮看來會以為是蛇,但看它的頭部後就可以確信它的確是「龍」沒錯。

附列著利牙的顎,像極了鯰魚般的長觸須。地龍的印象像是用四條腿來回巡走的蜥蜴,水龍看來更接近東方所謂龍的印象,像「神龍」那樣的壯觀外表。

「但是自尊心看起來很高的樣子,也是有壞性格的一面吧?」

「從人類的角度來看或許會有這樣的感覺,實際上,水龍也確實是屬於馴服難度遠比地龍高的一種生物。從出生開始,一直到長成成龍為止,要一直不斷地細心照顧,才可能會被當成它的主人喔。」

「真是費工又費時的事…我和帕特拉修可是一對眼就心靈相通的呢。」

「它會對昴這麽馴服的理由,貝蒂總覺得很不可思議。」

對這點昴其實也是一樣。

原本帕特拉修只是在庫珥修那兒的龍車腳力,在準備白鯨討伐戰那時大概就已經認昴為主了。現在想來,在被說道『選只你喜歡的地龍吧』時,選擇了積極自我表現的帕特拉修真是正確的。
實際上,也經歷了不少若不靠帕特拉修就無法有所突破的場景了。

「哼~我家的帕特拉修可是品貌端正高雅著的哪~」

「昴,幹嘛突然間變成安那說話的方式了?」

對像舞動著般在水路行進的水龍,昴不知為何燃起了熊熊的對抗心態。而此同時,應該是感受不到昴這兒的視線的水龍,突然把頭轉向了這裏。然後水龍從水面上擡起頭,自口中發出一陣聲調尖銳的鳴叫聲。

也不知道為什麽,昴像是聽到「喂!你這外地人少直盯著我看──」那樣火大了起來。

「那家夥,大概是把我給看扁了,那就這樣……」

「────!」

昴用聲帶模仿著在著火的羅茲瓦爾宅邸所見到的那只巨大黑色魔獸的聲音,當成表示自己意氣昂揚的回應。

但像是蓋過了昴這股意氣,一道銳利且凜冽的嘶吼聲頓時朝水面而去──

──是帕特拉修。

它對自己主人因為受到水龍挑釁而生氣的情緒有所感應地回敬了這一聲。不明白這聲音中帶有怎樣的意涵,水龍卻像是怕了那只陸路上瞪著自己的地龍的眼神和聲音,趁嘶吼聲掠過的時候潛躲進了水底並提高速度。受這只水龍牽引的小船也隨之猛然加速起來,昴只能一臉呆滯地目送小船上一幅慌張模樣的操船人遠去。

「咦~現在是~」

「──菜月先生,請不要讓帕特拉修做些奇怪的事情啦!我真的不想才剛到這裏就惹出些什麽麻煩事來啦!」

駕台上傳來奧托生氣了所說的話,昴只是小揮了揮手,然後像要給帕特拉修能聽到那樣吹出指哨。這動作其實沒有能溝通意思那樣的功用,只是想稱讚帕特拉修幹的好而已!

「水龍的確很有型,但第一名還是帕特拉修!」

「……唉,貝蒂也覺得比起那只沒品的水龍,我們家這隻是好多了」

昴是滿臉欣喜地說著,碧翠絲則只是稍稍對此表示同意
自此以後的一路上就都風平浪靜地前進了。

過了水路和石橋,昴驀然想起進來時從正門往下看到的都市全景。

「這樣說來,這座都市是剛好被水路給分成了四份?」

「嗯,是這樣的。普利斯提拉以中央為起點的大水道做區分,依照從正門開始向右數分別稱作一號街、二號街、三號街和四號街」

對回答自己問題的艾米利婭,昴則是應了聲「嗯~~」的鼻音。

「實在是有夠沒創意的命名方式,我想用類似東方藍之類的稱呼會更好」

「我也這麽想喔!大將」

「昴和加菲爾喜歡怎樣都隨便啦!」

相對於意氣投合的兩個人,碧翠絲的態度就冷淡很多
看著這三人的艾米利婭則是淺淺地笑著,再怎麽說也只是繼續按照從書上看來的知識指出來而已。

「每個依照編號分開的區塊之中,所聚集起來的店家和職業種類也各自不同。離正門較遠的二號和三號街似乎是在地居民住宅區集中的地方,我們要去的『水之羽衣亭』則是在以進出頻繁的旅行者為主的一號街」

「也差不多是快到了的時候……,稍候一下喔。」

在閑談消磨時間的時候,發現慢行著的龍車已經停下來了。看來好像是已經到了要下榻的地方,原本在駕台上的奧托也轉向了客車這裏。

「已經平安到了喔,因為我要和服務人員說,把弗魯夫它們給先移到廄舍去,那就先…,不,還是請在入口這兒等我吧。」

「為什麽要突然改變主意?我們先進去是會給你帶來什麽困擾嗎?」

「會喔,像是先被安娜塔西亞給遇上,在我還沒到之前就已經被牽著鼻子走了的這類事情我可受不了!」

給奧托用難看的臉色說出了不信任的話,但已經吃過虧的所有人都無法反駁什麽,乖乖地只拿起手邊的東西就都下了龍車,奧托則隨著自店裏出來的接待人員消失在店裏。

目送過了奧托,昴伸直了背,想說終於能好好看看這間──『水之羽衣亭』了。然而……

「再來嘛~看是要被招待住在怎樣的地方…呢?!」

驚訝到張嘴說不出話來的昴。

在昴旁邊,艾米利婭則用手指端著臉頰把頭偏一邊去。

「這真是形狀非~常不可思議的建築物呢?!我可能是第一次見到。」

艾米利婭是這麽想的,估計加菲爾和碧翠絲應該也是吧。可是只有昴是截然不同的。

會這樣也是當然的啊。

「這能說是住屋嗎?……根本就已經是旅館了吧?」

平坦的全木造建築,木窗與木門上貼著的都是玻璃。

有樹籬圍著,若從門前到入口的路還是用細石鋪成的話,屋頂又是用瓦片疊成的話,那就沒有看錯的可能了。
在到處充滿外國風情的街道中,也沒有一點不協調感的建築思想。
菜月昴就在這一天,和被稱作『水之羽衣亭』的和風建築相遇了。

「喔ー喔ー,有嚇到了啊~真這樣的話,那我特別選擇這間住宿的用心也值得了哪。」

對正啞然無語的這群人,意外傳來了一句穩重中帶欣喜的話聲。

昴茫然地就這麽緩緩將視線移往聲音傳來的地方──樹籬的對面,有個像似正朝這兒偷看著的人在。
穿著由動物毛皮製成的衣服,圍著一見到就引人側目的狐毛圍襟。早已是過了天冷季節的時候,所穿的也已經是改成夏裝,就只有這特別珍惜著的圍襟還是和以往一樣不變地圍著。略小的身形披著淡紫色波狀的長發,浮現高貴且沈著的微笑的可愛臉龐,和一雙似有深不見底之物寄宿著的淺蔥色眼眸。

不會看錯,她就是把昴一行人給請來這裏的那個人。

安娜塔西亞・合辛,竟親自出來迎接了。
然後,

「許久不見了,從那麽遠的地方來真是感激不盡。大家一路長途跋涉的一定累了吧?先到房間裡放鬆著聊一聊如何吶?」

在奧托回來以前,理所當然似地又給搶占了先機。

──此時在場的一行人,腦海中全都浮現出這感覺。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3123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軼扉
感謝大大

07-22 20:57

cosmicstar
「話說不只是從來此的街道上,連這裏到處都看不到亂扔瓶罐或非法丟棄產業廢棄物的痕跡,像這樣幹幹凈凈的環境真了不起。」
幹幹

08-09 00:02

後攻の絶傑.流星雨
啊啊 我馬上修正08-19 16:31
君麻鳴人
介紹美景結束

08-19 16:17

A32122
依照從正門開始「像」右數的順序分別稱作一號街、二號街、三號街和四號街

*「向」

10-13 19:47

後攻の絶傑.流星雨
感謝指正 以勘誤10-13 20:1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1喜歡★Liujohnn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後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88931122所有巴友_歡迎來追蹤
歡迎來參觀老僧的純潔屋,內含獨立遊戲作品、3D角色模組、Line貼圖~ https://home.gamer.com.tw/homeindex.php?owner=d88931122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7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