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WEB版 5-10

作者:後攻の絶傑.流星雨│2017-07-09 21:13:43│贊助:32│人氣:6742
第五章 『鐫刻歴史的群星』
10 『水之都的歸途』

艾米莉婭與齊力塔卡・繆茲之間的商談的進展意外地平穩。
對齊力塔卡而言作為一個商人,並不是想惹得王選候補者這一大勢力的領軍人物感到不快。僅僅是艾米莉婭本身來到這裏這一點,對齊力塔卡這樣的商人來說也意義重大。

當然,漫不經心的啜飲著端出來的茶水的艾米莉婭並沒有這個意思。她身旁沈迷點心不能自拔的加菲爾也是同樣的。

可以說於這繆茲商會的招待間內,能夠理解齊力塔卡的心思的大概也僅有面對他的奧托一人了。

「特勞您尊駕前來,有失遠迎。盡管我明白此為不敬之舉,但是由於我的身份尚且抽不開身……盡管我自知不應莽亂四處活動,但巡視現場已經成為了我的癖好喲。」

「我認為這是很出色的想法。應該感到抱歉的應該是在您百忙之中前來叨擾的我們。因為來的尚早,不料卻能夠見到您。」

「無論何事都看重速度可是很重要的哦。尤其是交涉。」

互相交換著裝飾外觀的寒暄措辭,奧托一邊打量起齊力塔卡這個人。
這個坐在對面名為齊力塔卡·繆茲的商人,即便在都市普利斯提拉中也誠然是名聲鼎鼎的大商人,舉止之間卻透著一股威嚴之氣,很有風格。

年紀還很輕,大概在二十五到三十歲之間。
細瘦的頎長身軀為做工精美的衣服所包裹著,淡金色的頭發被一絲不茍地梳向腦後。不做作的飾物使他顯得遊刃有余且品位有加,言行舉止之間那接受過高等教育之人所具有的簡練內斂亦可見一斑。

奧托作為艾米莉婭陣營內政官,與羅茲瓦爾一道而來,不知不覺中積累的與權勢者們交涉的經驗也頗為可觀。所以他當即做出了齊力塔卡的態度無疑能與之匹敵的判斷。
說直接點,他為自己跟來了這件事而感到慶幸不已。
如果讓艾米莉婭單獨去面對他的話,總感覺她會被花言巧語所哄騙,最後絕對會買回去什麽高價瓷器之類的東西。
這一年間,奧托也大概是這樣評價艾米莉婭的。

「那麽可否請教一下您有何所需?雖然據安娜斯塔西亞小姐的使者所說,您所希望之物是我們商會經營的商品。」

「如此一來說這個還太早,其實……」

對於要切入正題的齊力塔卡,奧托暫且打斷了他的話,看向艾米莉婭。
基本上、艾米莉婭的立場就是全權把交涉交給了奧托。順便一提加菲爾還是保持著老樣子,邊啃著點心邊以銳利的眼神盯著房間的一角——盯著那從頭到腳都是白色裝扮,悠然的站在那裏的男子。
用齊力塔卡的話來說,那男子是為了保護工作人員不受自我主張過激人物傷害的。近來世道不太平,所以希望能夠讓他同席,齊力塔卡是這麽說的。

奧托認識那白色衣著的人物。
據聞繆茲商會在普利斯提拉重用的傭兵部隊『白龍之鱗』,那大概是其成員之一吧。那是即便在盧古尼卡也頗為有名的,歷史悠久的傭兵團。
據說那是因為集團離屋邸較近,然而該集團從數年前便開始於繆茲商會來往緊密也是有名的傳聞。這樣看來,將他們引進來應該是齊力塔卡的判斷吧。

「我們有一個要求,那即便是在繆茲商會所經營的魔礦石中,也算是出類拔萃的高純度無色魔礦石。希望您能將它讓給我們。」

將奇力塔卡評價為自己不可大意的人物、奧托直接向他提出了請求。
說到底就算跟他繞著彎提條件也沒有意義。畢竟從這個交涉場被準備好的那一刻起、來訪他們的理由就已經奇力塔卡看透了。
並且奇力塔卡也明白、自己是無法拒絕艾米莉亞的請求的。

「原來如此。確實我們這裏有魔礦石……也自負手頭有一些比起同行手裏的那些貨色的品質更為良好的魔礦石。艾米莉亞大人您所想要的無色魔礦石、無論多少我們都能準備……」

「奇力塔卡先生。請有話直說吧。這邊的請求已經說了、就是最高純度的無色魔礦石。只需要這個。」

「……這可真是失禮了。」

並不是他太過不幹脆。這只是一種言語上的交涉。
理解這邊的意圖卻還大大咧咧的過來踩雷的奇力塔卡他、正接二連三的用話語試探這邊的手頭。對他而言這場交涉的商品早就賣了出去。剩下的就是能賣多少價錢、這點問題了。

「我們這邊畢竟也是在說有些讓您為難的事、所以比起時價我們準備了您會需要的東西。後援艾米莉亞大人的梅劄斯邊境伯所擁有的艾力歐爾大森林的礦石挖掘權」

「請不要作蒙混時價這種詐騙、這是單個販賣魔鉱石的交易、這樣我們不合算。信用就是我們這種工作的一切。您明白了嗎。奧托閣下」

看來他已經對這邊知根知底了、奧托在心中嘆下一口氣。
斯溫家族作為商家雖遠不及繆茲家族、但規模也沒小到無人知曉。決定國家趨勢的王選候補者中的主要人物、他們的出身會被調查是理所當然的。
說到底、即使這樣也有很多無法完全查清的地方、這恐怕就是艾米莉亞的可怕之處了吧。

一直宅在『聖域』的加菲爾、在艾力歐爾大森林活了百年以上的艾米莉亞百年以上。『幼女使』更是主從雙雙出身不明。
那麽身份一下子就被查清的、奧托他的出身就會被利用到底了吧。

「奧托閣下? 看您面色不好,沒事吧?」

「啊啊、沒事。請不要在意。稍微想到了些不合理的事情,情緒有些不適罷了。」

對齊力塔卡的話語搖了搖頭,奧托暫時放棄了那沒有益處的思考。於是他再一次催促著齊力塔卡關於正題的回答。齊力塔卡展現出陷入沈思的態度。

「如果說無論被怎麽渴求我們都不會讓出手上的商品也未免太過奇怪。當然,我們也打算依從艾米莉婭大人的要求。」

「那麽……」

「然而,您想要的魔礦石是特別的。其實上,我在被派往普利斯提拉的繆茲商會之際,商會長——也就是我的父親,那是他轉讓給我的東西。比起作為商品的價值,我更看重它作為贈物的價值。」

「——」

無論這件事亦實亦虛,都是棋高一著。奧托對此咬緊了雙唇。
如同齊力塔卡自己所說,稀少的魔礦石再怎麽說也不過是一種交易商品。考慮到商會規模的交易的話,這並不是渴望其能獲得巨利之物。
那麽該怎麽樣附加金額以上的價值呢。不是附加商品的價值,而是附加具有人情物的部分。因為自己讓出了很重要的東西,是在提醒應將此事作為附加價值認同。

「是這樣啊。……將那麽重要的東西。」

實際上,齊力塔卡剛才的說明給艾米莉婭造成了很大的觸動。
看見齊力塔卡那為罪惡感所打擊的表情,還真是個不會演戲的人吶。自己要努力競價才行,奧托這麽想著,清了清嗓子。

「你的好意我心領了。盡管如此,我也希望能得到回報。」

「我明白的。我也是出售魔礦石的商人。與其讓它在家裏做裝飾,不如讓它在所需之人手中大放異彩這點道理我是懂的。我願意將其讓給您——只不過,有幾個條件」

「——條件。讓我聽聽吧。」

在充分的給標價牌做好了提價的準備之後,齊力塔卡踏入了真正的交涉。奧托接受後,齊力塔卡豎起了三根手指。
究竟會提出怎樣無理的要求,奧托光是想想就胃痛。

「其一。繆茲商會從以前開始,就有艾米莉婭大人在尋找的無色魔礦石。我們為了不讓心懷惡意之徒得到無奈之下將其隱藏了起來。這一點希望您能理解。」

「……這是自然的,既然已經能夠毫不隱瞞的說出這一安排,我就已經沒有懷疑了。」

打一開始、奇力塔卡先是否認了過往對艾米莉亞陣營的態度。但為了讓這場交易圓滿收尾、這裏只能點頭了。

「接著第二。證文過後再簽就行、我現在先想以一種形式讓合辛商會明白這是正當交易。」

「我明白了。……沒問題。」

看來繆茲商會和合辛商會之間也有交易。他似乎是打算讓艾米莉亞欠安娜塔西亞一個人情這件事變得內外皆知。
雖然對此有所不安、但這也是正當要求所以無法拒絕。
只是、至此為止的要求沒有一個是能挽回的。因此第三個要求――只要他說出這個、奇力塔卡的立場就明了了。

奧托咽下一口氣息、在他面前的奇力塔卡揮了揮第三根手指,

「第三。――不要和在都市滯留的『歌姬』莉莉安娜有任何接觸。」

「――哈?」

聽到突然冒出來的人名、奧托楞住了。
當然、與他同席的艾米莉亞和加菲爾也是同樣――不對、那兩人從剛剛開始就沒變過。艾米莉亞在那品茶、加菲爾則是瞪著白色衣著。雖說他們兩個把交涉直接扔給了奧托交渉、但那副天打雷不動的姿態真夠強的。

「十分抱歉。若非這邊聽錯了什麽、我想您應該說的是不希望我們和『歌姬』接觸吧……」

「嗯嗯,這一點並沒有誤會。我方是要求只有這些,如果關於這次交易還有什麽問題的話,還請您多加考慮……」

「並不是介意或不介意,我能問問理由麽?在這個節點上,雖然我不認為我們的交易與『歌姬』有什麽關系。」

「……這並沒有什麽說出來的必要。究竟能否許下承諾,您意下如何?」

聲調下沈,齊力塔卡露出至今為止未展現過的感性面。對於那理解不能的要求,奧托對自己該怎麽做感到有些迷茫。
說明白點,第三個要求簡直突破天際的超乎他的想象。即便接受了也不會對艾米莉婭的今後而造成任何障礙。
雖然艾米莉婭也許會對無法與安娜斯塔西亞話題中提到『歌姬』見面而感到遺憾,但如果是為了達成這次的目的的話,舍棄這點亦無大礙。

這樣一想,答案便毫不費力的得出了,到令人驚訝的程度。
不敢奢望以後的交涉還能夠這般順利談妥(不能肯定齊力塔卡還會不會變卦)。與半路中丟下的昴匯合之後,有他在事情肯定會變得麻煩起來。在那之前讓趕緊讓事情結束吧。

「艾米莉婭大人,您介意麽?」

「嗯。雖然有點遺憾,但沒有什麽辦法呢。」

對於確認的話語艾米莉婭點了點頭,奧托便打算做出許諾的回應。齊力塔卡滿足地接受下這一承諾,這場交易的前哨戰便告一段落了。之後便只剩下談妥實際的價格,以及取貨罷了。

「實物在這邊。還有其他幾個,品質優良的東西不知您是否中意……您願意看看嗎?」

齊力塔卡站起身來,從裏面的架子中拿出一個木箱。
放在桌子上的那個箱子,在被打開的過程中放出猶如寶石箱般的光輝。註視著它的艾米莉婭和奧托感到晃眼不已。
各式各樣的魔礦石被慎重地陳列在軟墊上。即便如此,那顆不為屬性顏色所染的透明魔礦石依舊在其中大放異彩。

這恐怕才是,艾米莉婭所追尋的無色魔礦石吧。

「需要拿在手裏確認一下嗎?」

聽到齊力塔卡的話,艾米莉婭擡起頭。
齊力塔卡點了點頭,艾米莉婭隨之輕微地咽了口氣,向其伸出手指。然而就在這時。

「艾米莉婭大人」
「少當家」

同時出聲呼喚各自的主人的,是房內的兩名武將。

他們互視一眼,然後看向他們一臉詫異的主人。

「有什麽吵吵嚷嚷的東西來了啊」(加菲爾)
「從樓下有個人腳步迅疾地過來了。我去確認」(白龍之磷成員)

白衣男子無聲的走向門口,加菲爾輕微地挺直身子。緊張感浸染了安靜的接待間。於是,他們所註意到的騷動似乎馬上便要到達門扉——

「你們幾個嘰嘰喳喳的煩死人了!給我差不多就行了!現在艾米莉婭碳他們在裏面交涉……」

覺得這聲音很熟悉的時候,白衣男子打開了接待室的門。
門後一臉呆滯的那張面孔,不管怎麽看都是認識的男人。左右都跟著嬌小的少女,正是不愧於『幼·女使』名號的菜月·昴。

「——昴?」

聽到艾米莉婭的呼聲,一臉青白的昴總算註意到了這邊的陣容。
奧托此刻內心極其想要發出哀嘆。不過首先要先顧慮到周圍人的反應,硬是憋了回去。
於是,昴一臉聽天由命的表情弱弱地擡起了手。

「呀,呀。艾米莉婭碳,真巧呀。」

「不管是巧合還是什麽,你那樣大聲嚷嚷……那個?齊力塔卡先生?」

對艾米莉婭詫異的聲音,奧托的反應也遲鈍了起來。
看起來,齊力塔卡把手伸進剛才的木箱站起身來,那寄宿著狂亂光輝的眼瞳緊緊盯著昴。
那只手裏,握著高純度的藍色魔礦石——

「別,別別別別,別碰我(註1)的莉莉安娜!!」

隨著破音的喊聲響起,他投出魔礦石的一擊。
不待任何人阻止,那一擊向著仿佛被吸走的昴飛過去——藍色的光輝閃耀,他的身體被吹飛了。

※※※※※※※※※※※※※

註1:齊力塔卡對自己正常時的稱呼都是私(わたし),屬於比較正式的自稱。然而此處原文是僕(ぼく),即年輕男子對自己的稱呼。

※※※※※※※※※※※※※

「真是不好意思。我們家少當家平時就是那樣、一牽連到莉莉安娜小姐就更容易動怒了……我會好好勸他的、今天就請各位先回去吧」

一場騷動過後、白色衣著的中年男子調解完總算是靜下來的雙方陣營、懷著歉意低下了頭。
他身後房門緊閉的房間中、仍能聽到奇力塔卡抓狂的聲音。由於那畫面並不適合讓外人看見、因此現在不允許任何人進入。

「奇利塔卡先生真是讓人家困擾啊。竟然奪走我和艾米莉亞大人還有菜月・昴大人的對話機會什麽的。嗨呀!好氣啊!(。・'ω´・。)」

另一邊、莉莉安娜的憤怒無休無止。
氣鼓鼓的說著(。・'ω´・。)的模擬音的她、由於打算用因沖擊而倒地的昴作一首名為『出師未捷身先死英雄伝』的新曲、而觸了貝雅托莉絲的眉頭。

「莉莉安娜小姐也是、今天就請您體諒一下少當家吧」

「……………………………………………………………………我明白了啦」

雖然到明白為止費了不少時間、但莉莉安娜也總算是在那折服了。
從結果而論、就是艾米莉亞陣營由於昴的大活躍、完美達成了讓這次交涉毫無收獲的成果凱旋了。

「也就是說。那個叫莉莉安娜的孩子就是所謂的名人狂熱者、是個追星族、所以奇力塔卡才會極力讓我們遠離她。交易的第三個條件原來是這麽回事」

「然後就在事情快成的時候、就被菜月先生您給攪和了呢。原來如此我明白了。有您在還真是沒好事呢!?」

「我也覺得這次是我的錯、但誰能想到暈船後會撿到那種flag啊……根本沒辦法好不好……」

由於交涉不了了之、奧托怎麽也藏不住不滿之意。
而昴的說法並不痛快、一點是由於剛才吃的那一擊仍有殘留、還有就是看到奇力塔卡剛才那副兇相、明白了明天的交涉會很困難這點。

「好啦好啦、奧托也別那麽生氣嘛。昴他也不是故意的、這種事也是會有的啦」

「就是說啊,艾米莉婭碳。再多說點聽聽。」

「昴也給我好好反省。先不論莉莉安娜小姐的事情,在別人家的工作場合搞出那麽大的動靜會讓別人很為難的。收禮的人也很困擾。」

「是,十分抱歉。」

看著昴坦率地低下頭道歉,艾米莉婭點了點頭「很好」。
看著這般令人無語的主從的行為,奧托無力的嘆了口氣。

「不管怎樣,這樣一來今天的交涉就到此為止了。雖然這時候我們應該先回『水之羽衣亭』重新推敲方陣……但是我有點要事,先失陪了。」

「要事?」

對意想不到的一句話大家都站過頭來,奧托用手示意繆茲商會的方向。

「好不容易外出到普利斯提拉這麽遠的地方來了,在需要打點的部分上得好好打理關系才行。雖然今天只有我一個人去遊說,之後可能也有需要艾米莉婭大人出面的時候也說不定,那個時候就拜托了。」

「嗯嗯,我明白了。但是,今天可以不一起去麽?」

「若是不做任何事前聯絡艾米莉亞大人您就來了的話、怕是會招待不周。不輕舉妄動也是一種體諒下屬的方式哦」

「好的。我明白了。我會記住的」

聽到艾米莉亞的回覆後、奧托留下一句「請徑直回家哦」這種像是囑咐孩子般的話語後便消失在了二號街的深處。
加菲爾雖然看上去打算與奧托同行、但卻被奧托以「應該優先把艾米莉亞大人送回去」為由回絕了。

「那麽昴、你到底和莉莉安娜小姐說了些什麽呢?」

「哦?艾米莉亞碳原來會在意我和其他女孩子的對話嗎?怎麽說呢。看到這種細微的變化我或許有些高興啊」

「不是哦。我只是有些在意歌姬小姐是個怎麽樣的人而已、所以就算不誤解也沒事的哦」

「這裏還是讓我誤解了會比較好哦!?」

艾米莉亞還是老樣子、用她的天然輕易便毫不留情的切開了昴的心。
不過不管怎樣、昴沒有沈默的理由外加這也是常有的事、因此他立即就覆活了、接著便和艾米莉亞說起了路中發生的事。

「一開始看到她在公園裏唱歌時、那可真是強大啊。就算說她是『歌姬』也讓人不得不服。對吧、貝兒」

「關於這一點我倒是不否定(なのよ)。我不否定這一點(かしら)。說到底,這不過是…」
(註:這裡同時使用了否定的兩種用法加強語氣)

「碧翠絲說話如此強調,發生什麽了?」

「要讓一種才能出類拔萃的話,不就得舍棄其他重要的要素。莉莉安娜是向我們展示了這種費解的邏輯吶。」

昴也能理解碧翠絲數次強調的心情。
莉莉安娜向歌聲中註入一切的結果,無疑就是造就了這般令人惋惜不已的少女。

「人未必會被賜予所想要的才能,而得到才能的人是否又能成為優秀的存在,這又是另一碼事了吶。」

「哦、這不是很有哲學範嘛,大將。那是能讓人作出這樣思考的歌啊。」

「我不否定。說到這個。這個答案,對於莉莉安娜關系真是萬能呢。」

歸途中昴為其的通用性而驚嘆,和來的時候不一樣,所有人都打算走回去。走水路的話又會為因昴暈船而是否丟下他的問題而糾纏不已。

「好不容易來到這麽美麗的街道,我想好好走一走看一看。因為從奧托君的話聽來,今天已經沒什麽事可做了的樣子。」

對於說出了任性的要求一事,雖然艾米莉婭像是抱有罪惡感一般,將其稱為任性什麽的也不過就是蠢到可愛的要求罷了。
昴毫無異議,加菲爾和碧翠絲也不反對。

「不知能不能平安無事的把艾米莉亞碳帶回旅館,我有些方法啊」

「不用擔心哦。實在沒辦法時、貝蒂會把左手貼在墻上的」

「我想我應該有好好跟你說過這個方法的缺陷哦」

「你倆不必擔心。有本大爺的鼻子在。不管是是旅館的地方還是那小鬼的味道本大爺都還記著呢」

「――嘿嘿」

聽到加菲爾舉例出的氣味候補裏有蜜蜜在、令人下意識的壞笑起來。
那只小貓娘對加菲爾的反應雖然過於朝氣令人難以琢磨、但裏頭除了好意不可能再有別的了。外加上這兩人年齡也差不多大、是對值得期待的搭配。
順帶一提、加菲爾還是老樣子、被他的本命拉姆甩在一旁本命。而拉姆也只是把加菲爾當成弟弟、並沒有這以上的感情。

「不管怎樣、加菲爾啊。你是我小弟、大哥我從心裏為你祈福著呢」

「啊?怎麽突然說那麽肉麻的話啊、大將。不過嘛、倒沒有覺得很噁心……」

對於以一臉我都懂的表情拍了拍加菲爾的肩膀的昴,加菲爾歪過頭,露出牙齒笑起來。昴打從心底希望著,直率無害的加菲爾能夠獲得幸福。

「話說回來,這真是個不錯的小鎮啊。看到的地方全都蠻新鮮的,讓人忍不住激動起來。」

歸途中,看著目不暇接的景色,艾米莉婭好像很興高采烈的樣子。昴只是看著艾米莉婭高興的表情變化就不覺情緒高漲,不過確實如她所言,其為讓人讚嘆不已的街道排列。
建築模式經過大費心思的打造,終究成為藝術品或工藝品般的精致成果。在都市中央綿延流淌的水路,也不僅是為了尋求交通便利,其本身便足以為都市錦上添花。

「雖然都市本身成立的經過,倒是不明可疑的傳說就是了。」

「說是當時技術能力的極限啊,抑或為了把不好的魔獸關起來啊之類的呢。但是,不管起因為何,都不會改變這裏一切事物的美,對吧?」

艾米莉婭在橋上駐足,望著大水路微笑道。
昴在為之入迷的同時,心情明朗地點點頭道「沒錯呢。」

無論原因為何,現在於此之物便是一切。
面對結果的心情,以及握在手中的結果——只要能到達那個結果的話,開始便無所謂了。
因為重要的不是最初,而是最後。

「說的是呢,媽媽。」

「剛才、你有說什麽嗎?」

「我回想起了自己在這個世上最尊敬的女人說過的、如魔法般的話語」

回憶已然遠去、但即使現在依然可以獲得很多勇氣。
永遠都不可能忘記、畢竟他獲得的一直都是無法忘記的東西。菜月・昴他、今天也帶著那些回憶活著。

看到談笑風生的昴與艾米莉亞、加菲爾和貝雅托莉絲自動退場在一旁等待。
為忙得不可開交的二人、制造這份短暫的二人世界、是他們周邊的人不成條例的用心。關於這點連貝雅托莉絲都認可了。

「鼻子伸得那麽長、看上去好丟人哦」

「要是和喜歡的女人在這麽好的氣氛裏當然會那樣。本大爺倒不如說安心了。大將也是個男人啊」

「那是什麽意思」

「沒什麽、就是大將周圍的女人年齡都太小了、那之外男人又太多……要是沒和艾米莉亞大人靠那麽近可能會被誤會吧」

「昴沒有任何問題!他是個男子漢兼變態色狼哦!他可是沒事就亂摸貝蒂和佩托拉的啊!」

「我想大將可不會為你的這番證詞高興哦?」

兩人一來一往的談起了昴的性癖。另外為了昴的名譽附帶一說、他對比自己年紀小的所做的任何觸摸都是不帶邪念的。
昴和艾米莉婭連這背後不穩當的對話也沒有聽到,只是對水之都市感到心滿意足.

「那麽,差不多該回去了。我有點想看看驛站的樣子吶,因為那是形狀很不可思議的建築物呢。」

「瓦夫(和風)建築啊。說實話我也有興趣,雖然和艾米莉婭碳感興趣的不一樣就是了」

「是嗎?嗯嗯,那樣的話,我們得快點」

艾米莉婭把手從欄桿上撤開,帶著興奮的微笑向後輕退著。因為有點心急,所以她沒有確認背後便往後退去。

「啊」

「哎呀」

她正好撞在了剛好從那經過的戴著風帽的人背上。艾米莉婭發出輕呼,那人伸手扶住了她。

「對,對不起。我剛剛,正好沒有看後面……」

「我也萬分抱歉。這孩子,經常粗心大意,我會說她的。」

艾米莉婭慌張地轉過頭,對戴著風帽的人道歉。昴也急忙站到艾米莉婭身旁,向那人低下了頭。
沒有在瞬間叫出艾米莉婭的名字,是為了讓即便有人察覺到也無法探明她的真實身份的小小警戒。在大街上艾米莉婭的出身被探明的話,未必不會引起騷動。當然,艾米莉婭也穿著妨礙認知的披風。

因此如果只是輕微的與他人接觸的話,應該不會發展成大問題。
這次,也是一樣。

「這次是我太不小心了。畢竟、您讓我看呆了呢。」

「那個?」

「因為看到了和我相撞的小姐您那美麗的銀發。您的頭發與我曾經想要娶為妻子的人同樣美麗。回想起這些、不禁使我沒能避開」

若聽者有意肯定會認為他是在追求自己吧、但他的聲音聽上去相當陶醉。
身著長袍的男子、從聲音聽來還很年輕。他這曾想娶妻聽在耳裏、令昴驚愕。
他做出了作為一個男人不太想讓面前那小子靠艾米莉亞太近的判斷。

「那、這次就算雙方的不註意吧。總而言之這邊的歉意似乎已經傳達了、讓我們就此別過吧。」

「等等、昴。這道歉太沒誠意了吧……」

「沒事哦」

「――――」

昴示意艾米莉亞退下、艾米莉亞似乎也發覺了什麽不再說話。看到二人的舉止、風帽中的那人緩緩的搖了搖頭。

「我不在意哦。現在、我對你們不抱有任何憤怒和要事。想走的話就走吧。若是有什麽、命運又會為我們準備好場所的。」

「呵呵、是這樣呢。那麽願命運會引導明日的再會。」

對於對方詩意的表達,昴以中二的回答作為辭別就此離開。
拉著艾米莉婭的手,昴向她的方向悄悄瞥了一眼。不知為何,艾米莉婭也在瞥剛剛那個人,以一副十分在意的樣子看過去。

「確實我的態度可能有點不好,但是那是為了從奇怪的家夥手中保護艾米莉婭碳所以想要快刀斬亂麻之類的。」

「誒?啊,不是的。確實我覺得昴的態度不太好,但說到底還是因為我不小心的錯。但是,重點不在這。不是這樣……」

話說到一半就斷在了這裏,艾米莉婭的眼瞳中迷茫不已。
然而,還是一臉無法沈默的表情顫動唇瓣說道。

「剛剛那個人,好像在那裏見過一樣……我這麽感覺的。雖然他的臉,我沒有看清所以不是很清楚。」

「艾米莉婭見過的人?那樣的話,大概我也應該有見過就是了。」

「嗯。……但是,我不清楚。那到底,是誰呢。」

大概是頗為在意吧,艾米莉婭又一次向後回過頭去。然而,之前那個人的身影已經不見了,似乎是沒有辦法探明答案了呢。

「喲,大將。倒是一臉緊張的握著手呢,難道是擔心會被色男搶跑嗎?」

看見牽著艾米莉婭手過橋的昴,加菲爾一臉挪揄的說道。昴對於這樣的加菲爾咂了咂嘴。

「笨蛋,不是該玩的時候。被奇怪家夥纏住的時候你不來怎麽行啊。如果是我對付不了的對手的話,艾米莉婭碳就危險了啊。」

「那時就拼上性命去保護,說出這種話才是大將的男子漢看點啊」

「我的肉盾能防住一發攻擊就罷了,萬一被打穿了還怎麽玩啊。對於厚度我可沒什麽自信啊。不管是作為盾牌還是人性的意義上都是一樣。」

聽到昴對自己近乎卑微的評價,加菲爾苦笑不已。
加菲爾認為昴的那番話是謙虛所致,但以昴看來,那確是妥當的評價。不如說,是加菲爾太高估昴了。

「安心吧,就算是本大爺,如果覺得對方是個不妙的混蛋的話會把他打飛的。剛剛那個家夥的話壓根不用擔心。從走路方式到視線的移動方向,不管從哪看都是普通人。不要說是潛伏著修羅場的可能了,甚至看不出半點愛好武道的樣子。」

「居然能斷言嗎。」

「那種事一看就明白了。大將有揮劍這點事,本大爺稍微一看就註意到了。運足的方式和揮腕的方式也很有特點吶。」

「真的假的。變態性的特技啊。」

註1:此處原文是厚み,後者應指是思想,覺悟,心智等的厚度(深度)不夠。

昴並沒有和加菲爾說過自己有劍道經驗這件事。
那畢竟只是中學劍道的技術、而昴已經驗證過這門技術在這個世界沒什麽用了。但貫徹身心的鍛煉痕跡、懂行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他是個練家子。
那麽連懂行的加菲爾都這麽說了、這份警戒或許就真的只是自己在杞人憂天了。

「既然如此我們走吧、艾米莉亞碳。或是說、還是有點在意?」

昴先把自己的想法放一邊、問起了艾米莉亞。
艾米莉亞仍在左顧右盼、但過了一會兒後就似放棄了一般搖了搖頭。

「不了、沒事了。讓你那麽用心真抱歉。我們回去吧」

「就這樣吧。回去後、最好抱著蜜蜜治愈一下。對了、我會抱著貝兒滿足的、所以沒必要鬧彆扭哦。」

「貝蒂我可還什麽都沒說啊!」

看到貝雅托莉絲因昴的說法在那傲嬌、艾米莉亞笑了。
接著她捂著嘴笑著說道、

「是呢。要是抱了蜜蜜、似乎會很滿足。就那麽辦好了。」

艾米莉亞這麽說著、帶著一掃陰霾不安、喜笑顏開的表情再次走了起來。

※ ※ ※ ※ ※ ※ ※ ※ ※ ※ ※ ※ ※

「――原來如此呢。總算是明白、『要是來了這』的意思了」

說話那人輕搖大衣的袖管小聲說道。
是那個風帽的男子。他在眼皮下描繪著剛才接觸過的那名少女、嘴角不禁勾起一絲弧度。那是不知何處、令人感到有些陰慘的微笑。

「我都特意過來了。這要是無聊的事我可饒不了你、不過既然有如此絕品、那就另當別論了」

這段話聽起來很淡泊、但說這段話的聲音卻似黏膩之熱。
可以窺探到那之中、有著像被煮到黏在鍋上、經日月洗練變得異常粘稠的執著心――那是令人不快的偏愛的一部分。

「我絕對不會放跑我的東西。我必須由我來不斷完善。完美無缺才是我。被滿足即意味著、必須不斷被滿足才行。所以、填補空缺的位置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男人快口說完這些揚起了頭。
那一瞬間、風帽落下。接著、被隱藏在內的白髮顯露出來。
育水之風搖曳白髮、對此男人略感不快、

「必須把她娶進門、來填補第七十九位妻子啊」

白髮魔人說話間、在這水之都中露出了嘲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377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6 篇留言

ID有什麼意義
欸欸欸欸欸 頭

07-31 21:21

後攻の絶傑.流星雨
???08-01 00:04
雷姆的使徒
為何人名的翻譯每一話都不一樣 碧翠絲 貝阿托莉絲 貝雅托莉絲????

08-13 11:15

後攻の絶傑.流星雨
百度不是一人翻譯的 每個章節的譯者稱呼都不太一樣08-13 11:22
Nasper
該不會是之前出現過的憂鬱吧。。。

08-21 12:04

方糖sugar
卡 我看到這裡讓我做個記號(´▽`)

06-21 00:33

黑翼
...強欲司教[e11]

09-11 21:03

chen290
「今天的我是最強的」的強欲

09-15 20:3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Liujohnn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後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oraemonwu喜歡盧斯達的網友
原來盧斯達為了他理想的香港民族,竟然咒罵別人為何不接受強暴,盧有多不堪?來我小屋了解!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4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