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9 GP

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WEB版 5-7

作者:後攻の絶傑.流星雨│2017-07-04 12:50:19│贊助:56│人氣:7514
第五章 『鐫刻歴史的群星』
7  『向著罪惡深重的男人起航』

「被歌姬勾走心神的男人,呢。這該怎麽說呢……這家夥的外號看起來很帥氣但實際上完全不是這麽回事吶。」

聽了稍微端著架子的安娜斯塔西亞的回答,昴流露出這樣的感慨。
發話者安娜斯塔西亞本人對此則是莞爾一笑。她把手探入自己柔順的頭發之中,一邊用指尖擺弄著髮梢一邊說道。

「是呢。那樣的外號,與其說是敬稱,不如說是暱稱吶。不過,並非他人、正是他本人宣稱的喲。自己被歌姬奪走了心神什麽的。」

「欸,說這種話是為了什麽呢?」

「因為被一個女人俘獲了內心,從而敢於無所顧忌地公開宣稱自己對那個女人的愛意。——不覺得這和你在王選現場的表現很相似嗎?」

「雖然算不上黑歷史了,但也不要讓我回想起討厭的事情啊!」

對尤里烏斯的揶揄,昴撇了撇嘴。
現在回想起一年多以前在王選場上的醜態,昴簡直都要抱住頭在地上打滾了。不過那時候的想法其實並沒有錯,主要是表現方法有問題。
無論如何,

「原本覺得他腦子很有病什麽的,因為自己也有過類似體驗所以理解了。那麽,他為人又如何呢?」

「雖然那個誇張的稱呼很有他的個人特色,但本人還是很認真負責而且處事圓滑的呢。繆斯商會的繼承人,可不是只憑長子身份就能繼承家業的。他當然有著作為相應前提的商業才能。關於這一點無需懷疑哦。」

「這一點我也可以保證哦,菜月先生。繆斯商會的少當家——奇利塔卡·繆斯可是相當有名的說。原本繆斯商會就是一家主營魔礦石買賣的老商號,而奇利塔卡的才幹即使在這家商鋪的悠久歷史中也是可圈可點的。」

對安娜塔西亞所說作出補充的,是之前做過商人所以能做出如此評論的奧托。然而,他在擁護過奇利塔卡之後話鋒一轉,同時向安娜斯塔西亞投以銳利的視線。

「不過當然地,對於艾米莉亞大人所尋求的高純度魔礦石,我們理所當然地優先咨詢了專營魔礦石的商家。盡管沒有太公開的動作,但是繆斯商會我們也是去打探過的……如果說那邊不開誠布公是因為有所企圖,那麽安娜斯塔西亞大人得以知曉此消息的理由實在讓人很在意呢。」

「是因為信用度還不夠的問題吧?再或者就是誠意不夠的問題。如果想要讓擁有貨物的人親自出面,就理所當然的要先給對方留下良好的印象吧?」

「……唔、那就姑且算作這麽回事吧。」

面對佯作不解的安娜斯塔西亞,奧托放棄了深究下去的打算。然後,他把談話的核心移回之前提到的魔礦石上。

「那麽,我們這邊想要的魔礦石是真的存在吧?」

「倫家能理解你懷疑的心情,但是這種事如果是謊言、一經確認就會露出馬腳哦。身處如此顯眼的立場,對方也難以裝糊塗的啦。」

「原來如此。那麽,關於交涉的話我們來負責也是沒關係的吧?還是說,要提出引薦我們的條件或者……」

「不用擔心喲。這點也放心好了。倫家只不過是好心地告知艾米莉婭小姐尋找的魔礦石所在之處的線索而已。理由的話,剛才倫家和奧托君不是已經達成共識了嘛?」

恩情是沒有明碼標價的,這是安娜斯塔西亞的說法。
奧托一副理解的樣子不再多言,雙方在對於處理魔礦石的問題達成了一致。在這會話告一段落之時,艾米莉婭戰戰兢兢地舉起了手。

「那個,可以稍微問一句嗎?」

「請便。無論是生意上的還是人際關係方面的問題,歸根結底都是信用的問題。所以對此最好的處理方法,就是消除疑慮以求心安呢。」

「因為跟金錢無關所以才會這樣說吧……」

「如果說這樣可以得到計時工資的話,那就另當別論。嘛,正如你所想沒錯喲。菜月君也是,稍稍訓練一下也可以變成這樣哦。」

對安娜斯塔西亞的微笑,昴聳了聳肩膀表示無言的謝絕。而身旁得到提問許可的艾米莉婭輕輕地歪了歪頭。

「雖然已經了解奇利塔卡先生的事情,但我還是有點在意那個『歌姬』是個什麽樣的人呢。是很有名的人嗎?」

雖然是個單純的問題,但昴也確實想要附和。
奇利塔卡·繆斯所傾心的歌姬。說起來,據昴所知,奇利塔卡的姓氏繆斯,是記憶中『歌之女神』之類什麽人物的名字。雖然是奇妙而坎坷的偶然的契合,不過若說被歌姬吸引是命運的話還真是浪漫。

「當然這得建立在這個歌姬不是『荒地合辛』那樣是個存在於過去的偉人的條件上。如果他愛上的是個存在於歷史中的女人,那就是無藥可救了吧。」

「這一點大可放心。現代的『歌姬』莉莉安娜小姐,是現如今正停留在普利斯提拉這座城市里的真實存在的女性哦。現在她處於被先前提到的奇利塔卡氏藏蓄了起來……這麽說也不為過的立場上呢。」

「現在是,也就是說原本不是這樣的吧?」

「據說原本是一邊旅遊一邊演唱,是個吟遊詩人呢。然後就在她到處巡遊的時候,被奇利塔卡先生所一見鐘情,進而發展到了現在這個局面。」

聽了尤里烏斯的回答,昴腦海中浮現出被抓進鳥籠中的小鳥的形象。
原本是自由自在的鳥兒,被權力者所盯上從而變成了籠中之鳥。估計又是這種一成不變的展開吧。
一聽就知道奇利塔卡表現出了偏執的愛情。那位叫莉莉安娜的人物,正度過著被拘禁著無法外出的不幸時光吧。

「這可真不是什麽好事吶。歌聲是不該受任何人限制的、自由的事物啊。」

「關於這一點我是同意的,不過你好像誤會了什麽。話雖如此,如果考慮到奇利塔卡氏對莉莉安娜小姐的執念,不往這方面想反倒比較難。」

「在我心中,對那個叫奇利塔卡的家夥的好感度正一路下跌啊。談判真的沒問題麽?以我的印象來看,對方乖僻到根本沒法正常交流啊。」

昴的腦海中浮現出一個腦滿腸肥、充滿下流欲望的典型土財主形象。
正如奧托剛才所說,那家夥還對己方尋求
魔礦石的要求裝出一臉無辜地視而不見。對這種家夥完全不可能有好印象吧。

「在那種好色的家夥面前,把艾米莉亞碳帶過去這種事可真是讓我心驚膽戰吶。」

「艾米莉亞大人應該不會出什麽問題。雖說奇利塔卡先生是位有些難相處的人物,但也不是那麽沒眼力價的人。只是……」

說到這里尤里烏斯停了下來,眼睛中透出不知怎麽繼續說下去的迷惑。
昴因他罕見的猶豫不決而皺起了眉頭,尤里烏斯對此則是輕輕嘆了口氣,然後用視線輪番打量著艾米莉亞和昴。

「以防萬一,或許不帶碧翠絲大人去比較好。」

「這話是什麽意思!?」

「順便一提,奇利塔卡先生和倫家談生意的時候總是特別好說話喲。至此,該說明的情況我們基本上都已經說了喲。」

尤里烏斯的話語,加上安娜斯塔西亞的話語。
緊張起來的昴匯集了他們兩人的意見,從中得到了一個答案。
也就是——

「……蘿莉控嗎?」

「是他人難以揣度的、換句話說是抱有不可退讓的原則的人吧。無論如何,安娜斯塔西亞大人的魅力是不會因為那個原因而有所損傷的。」

「你的發言中也有缺乏優雅的一面啊。」

對尤里烏斯沈痛的話語,安娜斯塔西亞好像並不介意。
沒有得到否定,昴只好接受了這個結論。但是老實來說,昴心里還是產生了一種『居然還有』的心情。

「煩人的蘿莉控、這樣的家夥明明只要有克林德一個人就夠了啊……」

想起那個萬能執事的長臉,昴不禁有種想要抱頭的心情。話雖如此,克林德和奇利塔卡之間應該還是有決定性的不同。
而那一點不同、恐怕就是克林德對安娜斯塔西亞不感興趣的原因。
克林德重視的是蘿莉的內心。如果外表是蘿莉但內心卻有不相符的成長的話,他也是不會感興趣的。這一點可以從他對琉茲的態度和對艾米莉亞的尊敬得到證明。盡管沒人知道他眼中的世界是什麽樣的,但是他的眼睛看得出艾米莉亞內心不成熟的部分,從而把她當做精神層次上的蘿莉而尊敬著。
另一方面,奇利塔卡重視的是蘿莉的外表。安娜斯塔西亞恐怕是和昴同年齡的人,但她的身材遠未成熟到那個地步。考慮到今後繼續發育的可能性渺小的幾乎可以不計,所以這就算是普遍意義上的蘿莉吧。對那樣的她抱有好感的奇利塔卡,他的性癖不用說也可以知道啊。

「我家的貝亞子是、奇利塔卡型也好克林德型也好都可以輕松應對的萬能蘿莉呢……」

「雖然不太明白,但感覺是很失禮的話喲。」

「笨蛋、不是這樣啦!我是在擔心你啊!你、你的存在可是有著了不得的魅力呢!還是稍微有點自覺,讓我放點心吧!」

「啊,嗯……被這樣擔心可真沒辦法呢……呼呼」

盡管被指出危機感存在不足,但碧翠絲還是高興地抓住昴衣服的下擺。暫且,保持這個姿勢不讓她松開。
說不定之後很長一段時間,在這座城市里目不轉睛地守著碧翠絲才是上策。

「那個……總之就是喜歡個子矮小的人的意思嗎?」

「真是純潔的話語呢。不是那麽一回事,應該是單純地通過吃不成熟的果實來獲得快感……」

「STOOOOOOP!不要對我家的天使灌輸那樣奇怪的東西啊!那家夥的事情我已經理解了!不要再談他的事情了!好了好了,快停!」

左手護著碧翠絲,右手護著艾米莉亞,著急的昴幾乎就要暴起了。看著昴過度溺愛的樣子,安娜斯塔西亞輕笑,尤里烏斯也跟著苦笑。

「暫且不論菜月先生的態度、其他的條件我們都理解了。如果可能的話我想盡早和奇利塔卡先生取得聯系,那麽是到商會去就可以了嗎?」

「是這樣吶。奇利塔卡先生呢,實際上可是相當忙碌的喲。他還有著管理城市運作的工作…..市政大廳和商會,到底會在哪里呢?」

對於想要做出決定的奧托,安娜斯塔西亞調侃似地回應。無奈地接受了這一點的奧托,苦笑著轉過頭去看著昴他們。

「果然,剛到這邊就決定下來的交涉真是困難啊。首先要在交涉前,定下一個能夠安然說話的場所……誒,等等,你要去哪里?」

「這樣啊…..老實說,我腦海中根本就沒有能指引我去什麽地方的城市地圖。隨意亂跑可真是一個胡來的選擇呢。」

從正門俯視著普利斯提拉,看得出其面積的大小是不容忽視的。即使還不及王都那般的規模,但它那錯綜覆雜的陌生街道對一個外來客而言絕對是個威脅。就算是對自己的方向感有自信的昴,在面對普利斯提拉因水路優先而使得人行道變得錯綜覆雜的情況時,也不會覺得他引以為傲的方向感能起到什麽作用。

「大概、會有在水路上利用小船來引路的人。因為這里有很多以觀光為目的的遊客,所以一定會有人看上這樣一棵搖錢樹而做這種工作的吧。」

「有句話在這里要說明、我可是非常暈船的啊。小學的時候,因為修學旅行時坐船渡河暈的跟喝醉了酒一般,所以一直被大家嫌棄呢。」

「雖然聽不太明白,但那一定是讓人心痛的回憶吧。」

看著回憶過去傷痕的昴,身邊的碧翠絲露出了憐惜的表情。
無論如何,沈溺於過往的痛苦而無法前行也是很可憐的。如果昴不擔心在路途中出問題的話,那倒是可以考慮奧托的提案。

「在你們討論的時候貿然插嘴真是不好意思,不過我覺得你們是在杞人憂天。」

「尤里烏斯,那是什麽意思?」

對尤里烏斯突然插進來的話,艾米莉亞瞪大了眼睛反問。
尤里烏斯對艾米莉亞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道理很簡單。和奇利塔卡先生的會談,已經由我們這邊向他們提出申請了。等使者回來之後,就能知道詳細的情況了吧。」

「使者?」

「就是我的弟弟約書亞。當然里卡多也被派去同行了。」

聽了尤里烏斯的回答,昴終於知道缺席的兩人是被派到什麽地方了。與此同時,他心中感到些許焦躁。

「之後只要在旅館前迎接我們就好了,真是準備周全啊。」

「既然是作為邀請的一方,那這些準備工作就是理所當然的。不是那種需要特別提及的事情啊,斯巴魯。細節方面的問題還是不要再問了啊。」

「那就別說了吧!」

還是那種裝模作樣的表達方式。一方面,昴對尤里烏斯他們的戒備心變得更強了。另一方面,昴為自家陣營的謎樣行動效率而深深困擾著。
無論如何、

「既然這樣的話,雖然挺讓人著急的,但還是等他們兩人回來吧。不過就算想要出門,我家的貼身保鏢也還沒有回來吶。」

「對了」

昴盤起了腿做出了放松的姿勢,然後提出了關於從被邀請到旅館以來就遲遲不見蹤影的賈菲爾的話題。剛一說完,安娜斯塔西亞就牢牢抓住了這個話題。

「倫家這邊,蜜蜜也還沒有回來喲,那是怎麽一回事?那個叫做賈菲爾的孩子,是個什麽樣的人呢?關於這一點,還請詳細地跟倫家說說。」

「名字叫做賈菲爾・汀澤爾。處在喜歡幻想和空想的十五歲。有著咬硬物的癖好,美中不足的是鼾聲很吵。但他是一個率直的,就算被心儀對象痛打了一頓也不改變心中想法的純情少年吶。」

「好感度很高喲。」

為了不讓自己身邊的可愛妹子被勾走,安娜斯塔西亞是擺出了拼命的樣子,但還是太嫩了。昴這一邊,可是把賈菲爾看成是自己可愛的弟弟呢。搞好賈菲爾和蜜蜜的關系什麽的另當別論,光是在捧高賈菲爾這一點上,就不會有任何的遲疑。

「那個歌姬是以怎樣美妙的聲音歌唱的呢。我,很是在意啊。要是在什麽地方見到的話能拜託她唱一首歌嗎?」

「莉莉安娜小姐是深諳社交之道的女性。如果是艾米莉亞大人的願望,那她一定不會拒絕。和奇利塔卡先生會面的時候自然而然的就會見到了吧,在那時候做出請求就好了。」

「哇,原來如此。好期待吶。」

另一邊,原本就對歌姬的話題津津樂道的艾米莉亞,現在更是因為尤里烏斯的話而興致高漲。
看著這兩組主從的對話,奧托嘆了口氣、

「同為王位候補者,我本來以為會是更加劍拔弩張的關係呢……是我多慮了嗎?」

「不要泄氣哦。與其說你多慮,不如說斯巴魯和艾米莉亞考慮得不夠周全呢。」

罕見地,出於在這座城市中他會變得身心俱疲的預感,碧翠絲回應奧托的話中充滿了同情。
=================
終於脫身的賈菲爾和昴會合的時間,和安娜斯塔西亞那邊去取得和奇利塔卡·繆斯預約的使者約書亞回來的時間幾乎是巧妙地重合了。

「奇利塔卡先生很忙,但今天他不在市政大廳里,而是在商會的事務所里獨處。大致上,是有時間去拜訪他的。」

「是麼。嗯,辛苦了,約書亞。」

回到主人和哥哥身邊之後,約書亞瞥了一眼在場的昴一行人後開始了他的報告,安娜斯塔西亞對此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他的視線再次投向了昴他們這邊。

「……長途奔波真是辛苦你們了,對此我表示真誠的謝意。我想你們已經從安娜斯塔西亞大人他們那里得知了吧,現在已經和奇利塔卡先生談妥了哦。」

「喔,真是太感謝了。多虧了你,才沒有損失不必要的時間啊。」

「請您不用介意。我只是聽從安娜斯塔西亞大人的命令而已。如果可以的話,我並不想讓哥哥和昴大人見面的。」

「你真是誠實呢,還是老樣子。」

實話說,對敵視昴的約書亞,瞪圓了眼睛的居然是尤里烏斯。他露出一副不清楚弟弟對昴所懷有的敵愾心的表情說道:

「約書亞,包括他在內的所有人都是安娜斯塔西亞大人的客人。對貴賓失禮的話,會對安娜斯塔西亞大人的名譽有所損傷。發言要慎重。」

「……對不起,哥哥。」

約書亞的瞳孔中看得出鬧情緒的痕跡,對此尤里烏斯小聲嘆息。隨後,尤里烏斯用飽含歉意的眼神向昴示意。

「對不起,請讓我為我方的無禮道歉。要是在平時的話弟弟是絕對不會有這樣的行為的……因為環境不同,所以有點反常啊。」

「也沒有特別在意啦。要是不熟悉環境的話,做哥哥的就要好好引導啊。兄弟一起和我較勁什麽的,我可受不了啊。」

「嗯,我會銘記在心的。」

對昴混雜著諷刺和玩笑的話語,尤里烏斯只得苦笑。
約書亞擺出一副很不滿的樣子看著昴,被昴註意到之後慌忙轉過了身子。怎麽說呢、那嫉妒心真的如此強烈嗎?

「那麽,承蒙你們的厚意,我們就前去拜訪奇利塔卡先生吧。將這邊作為留宿地什麽的應該沒問題吧?」

「沒有問題哦。『水之羽衣亭』可不僅僅只是珍貴而已,在舒適度和別的方面都是有很多實際成果的。要好好期待晚飯喲。」

「這樣啊,那我們可就好好期待著咯。」

對自信心滿滿的安娜斯塔西亞,艾米莉亞輕笑著拍了拍手。然後,她用手輕輕梳理著她銀白色的長發。

「為了沒有顧慮地吃一頓美味的晚餐,一定要和奇利塔卡好好地談談呢。」

以說完話起身的艾米莉亞為首,昴一行人走出了旅館。
旅館前的水路上,停著約書亞安排好的去往奇利塔卡的繆斯商會事務所的水路船。

「餵!大將!可別丟下我就走了啊!會讓我很困擾的!」

賈菲爾慌慌張張地從旅館里跑了出來,阻止了那正準備向水路前進的四個人。稍稍弄臟了閃耀金發和衣服的他,露出了相當疲勞的表情和昴會合了。

「啊啊,真是太倒黴了。在那里多虧了那個狗頭人大叔,我才沒有被嗡嗡地來回折騰啊。」

「狗頭人大叔是指里卡多嗎?在那大嗓門的大叔打斷之前,你不是在和蜜蜜甜蜜的約會麽?」

「約會?別開玩笑了啊。剛被那個矮子拉進去,有個埋伏著的和那個矮子一模一樣的另一個矮子就跳了出來,我然後差點就被那個要哭出來似的矮子殺掉了啊。為了不弄哭他所以不能反擊,為此我可是四處奔逃啊……」

從賈菲爾的話語中,看得出阻止慘劇發生的是里卡多啊。蜜蜜就不說了,助長了騷亂氣焰的是那弟弟二人組啊——恐怕,老實的緹碧是被牽連進來的。為了姐姐不被奪走,發揮妹控屬性的黑塔羅總是因為類似的原因而受到責備①。總之,現在好像沒事了。

①處存疑,「シスコン」妹控?實在是沒法理解

「嘛,因為不想被從會客室里出來的大將你們討厭,所以我可是慌慌張張地就追過來了啊。」

「啊啊,真是不好意思。我們正想去一個地方,和我們想要的魔石的持有者進行交涉。仔細想想,要是作為護衛的你沒能同去的話,那麽帶你來的理由就沒有了啊

「我想,那是當然的啦」

賈菲爾露出了一副安心的表情加入了這次談判,昴一行人就這樣向著停有水路船的水面出發了。看上去還挺精幹的船長正等在水路上,昴一行人一個一個地登上了這早已準備好的船。
這船應該說是小型船的大小,看起來只是用於遊客和居民的交通而沒有多少空間,大概就是能坐包括船主在內八個人的規模。

「如果用太大的船,會和都市法律相抵觸,還有和同行之間的行駛問題是不得不考慮的。大家也會相互避讓。」

淺黑色皮膚的船長,這麽說著回答了昴的疑問。
雖然之前沒有過多留意街道上的龍車,但是跟現在這種作為城市中的移動手段的水路船一樣,應該都是有一定的交通規則的吧。

「如果因為相撞而沈船的話,船主可能會被認為是技術不過關呢。總會有從老一輩那里繼承下來的船,要是沈了的話可一點臉面都沒有了呢。」

「確實如此。那麽不會和水龍……發生什麽麻煩事嗎?」

「說了會相互避讓的吧?而且在水中是敵不過水龍的,所以見到水龍時說一句『你先請』、已經成為一種習慣啦。並且,有那種中小型的水龍拉著的水路船,試著坐一次也不錯哦。」

因為豪爽地笑著的船主的推薦,昴一度產生了想要體驗的心情。第一次看到地龍時的那種興奮。昴期待著對水龍也會有相似的感覺。

「因為是第一次坐船,所以心臟撲通撲通的跳呢。」

「是這樣嗎?說起來,這邊沒有大海這樣的東西啊。」

「大海?」

「就是沒有盡頭的水窪啦。我家鄉的周圍可全都是這樣的東西呢。」

「唔……如果那樣的話,就不用擔心口渴了呢。」

對艾米莉亞那孩子般的話語,昴笑了起來。
很可惜,口渴的時候喝海水是死亡的標志。對於海水是鹽水的事實,還是不要在這里說這種沒法接受的話了吧。

「這里的河流,多半都會有橋。如果在走私的時候不能經過橋,那就會有利用船的情況。」

「說得好像之前做過啊,你這家夥。」

「誒,才不會做那樣的事吧!?啊,啊…..對了,是聽來的知識!討厭啊,請不要有奇怪的疑問,真是的!」

「感覺奧托你,汗流浹背啊。」

無視了奧托那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回答,小船隨著船主的信號慢慢向著水路的主幹道前進。
順著水路的左船道,小船沿著水流向城市中央緩緩前行。不可思議的是,從水路的對面看過去,那邊的水流以逆著坡面的方向流動。

「這……水的流動怎麽會是這樣子?」

「嘿嘿嘿,我,其實是知道的喲!你試著往城市的那一邊看看。」

輕拍歪著頭的昴的肩膀,艾米莉亞伸出手指向遠方。把目光朝向那邊之後,就看見了毗鄰城市外墻的石塔。巨大的石塔似乎在城市的東西南北角各有一座,每座都是值得誇耀的存在。

「那座塔呢,是控制著城市中水流方向的制禦塔呢。那里面被設置了極其覆雜的魔法器,用水魔石的能量驅動著。似乎城市里的巨大水閘也是在那里運作著呢。」

「啊,真是不可思議。比起靠左行駛的交通規則來,還是這個水流的差異更讓我覺得新奇啊。」

對艾米莉亞的說明點了點頭,昴了解了這座城市中的水路那不可思議的構造的情況。
果然如此,水門都市普利斯提拉和其他城市比起來確實有很多不一樣的地方。以都市法為例,不清楚的事情還有很多呢。

「都市法也如此,是關系到城市運作的東西吧。」

「這樣說的話,是跟奇利塔卡先生有關的事情嗎?那會是個什麽樣的人呢…..如果能讓他聽進我們的意見,然後把魔礦石給我們那就太好了。」

撫摸著掛在胸口的吊墜,艾米莉亞信心不足地小聲嘟噥著。
聽著她的嘟噥聲,昴用手托著下巴,閉上了眼睛。然後,他在緩緩前行的小船上搖晃著腦袋,小聲地說:

「——」

「……你剛才說了什麽嗎?」

大概也只有碧翠絲能發覺這低聲到幾乎聽不見的嘟噥了。聽見碧翠絲驚訝的聲音後,除了船主以外的所有人都注視著昴。

「糟糕,要吐了。」

——一瞬間,船上變成了大騷動的情景。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3123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5 篇留言

軼扉
感謝大大

07-22 21:31

ID有什麼意義
變成貝亞子了 ,笑死

07-31 20:05

爽拉狗
請問一下 昴和EMT不是在短篇集就聽過莉莉安那唱歌ㄇ 這邊小說寫的好像第一次聽到這個人一樣==

08-07 11:04

後攻の絶傑.流星雨
好像因為這裡的web太牽強的關係才會加了之前的短篇修正08-07 13:45
君麻鳴人
平淡

08-21 07:34

翔臨
註意
注意

11-26 13:4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9喜歡★Liujohnn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後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adeGamer支持國產獨立遊戲者
國產獨立恐怖AVG《案件00:食人小男孩》首週特價即將結束!敬請保握機會! https://store.steampowered.com/app/139145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0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