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2 GP

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WEB版 5-12

作者:後攻の絶傑.流星雨│2017-07-10 12:01:06│贊助:62│人氣:7474
第五章 『鐫刻歴史的群星』
12 『拜墊客廳裡非常的氣氛』

譯者:wittyjin
校對/潤色:流星雨(Meteoroid)

集合在拜墊客廳裡的,可說全都是名聲響亮的非凡人物。

「話說回來,知道萊因哈魯特和威爾海姆先生原來是一家人時真是嚇了一跳,難怪兩位的劍藝都十分出色了。」

「之前因為相關情報不足所以沒察覺也是當然的,我想若是以類似點就認定為家族的話,會搞出個大家族來喔~艾米利婭炭。」

在長桌前,木疊拼成的地板上鋪著拜墊,是人得坐在那上頭的和風客廳樣式。
在鋪著拜墊的中央一角,艾米利婭和昴正在說悄悄話。也許是因為感覺有些緊張,總之就是內容沒有特別意義的閑聊。

「貝蒂已經在提高警覺了,不會讓誰有機會突然做些什麼,昴你要注意別白眼瞪著在場所有人。」

「他們都知道我天生就這樣沒什麼惡意,以前自己被冷眼瞪過就覺得心底有些難過,自然也沒打算對誰這麼做。」

夾著昴坐在與艾米利婭相反那邊的碧翠絲不忘提醒保持警戒,順道一提這三人是艾米利婭彎著腿坐著,昴盤腿坐,而碧翠絲則保持正坐的樣子。雖說是被昴刻意刺激才采取的坐姿,但碧翠絲很快就開始忍不住在讓腳活動活動了。

「萬一怎樣的話加菲爾會有動作。而且看在招待方的面子上,應該不至於有到要擔心誰會突然自顧自地行動才是。」

離開正在偷偷活動腳的碧翠絲,昴的視線望著拜墊客廳的角邊處,在拜墊上靠壁立起膝蓋大剌剌地坐著的加菲爾那去。雖然他發覺到了昴的視線想微微舉手示意,但那只手因為被坐在旁邊的蜜蜜抓住而正忙得很。
現在,各王選勢力的重要人物正沿鋪上拜墊的長桌邊聚集,其他人則在相鄰房間的角落注視著這裡的狀況。換句話說,蜜蜜旁邊就是一副像是要用眼神射殺加菲爾的黑塔羅,而哥哥和姐姐怎樣都與我無關似的緹碧也在。
順道一提旁邊看到的就是正坐但坐不安穩的約書亞。

「這次承蒙盛情招待,實在非常感謝。菲魯特大人從住宿處到此或許會晚一些,因為已經抵達了普利斯提拉,應該很快就到了。」

「態度可以不用這麼正式喔,能答應我突然的邀請就已經很夠誠意了,只是大家到的時間這麼接近感覺有些特別呢!」

對謹守來使禮儀的萊因哈魯特,安娜塔西亞以和緩的態度出來迎接。萊因哈魯特在說完這段話後把頭抬起來,笑著望向隨侍安娜塔西亞一旁的由裡烏斯。

「許久不見,由裡烏斯。應該是從在貴商會照過面以來了。」

「啊啊,是這樣沒錯。我也為這次勉強請各位來此這點感到抱歉,但是能確知彼此平安是再好不過的了。」

摯友間寡言地相互打過招呼後,萊因哈魯特越過拜墊回到坐位上。他所坐的位置若按長桌各陣營來區分的話,是在最下座的位置。上座是主人安娜塔西亞,在她一旁是艾米利婭陣營,艾米利婭正面坐的是萊因哈魯特,也就是菲魯特陣營。而坐在安娜塔西亞正對面的是

「能這樣與各位見面,似乎久未有過了。」

端莊高貴地微笑著這麼說的,是位披著綠色長發的美貌女性。
琥珀色眼尾細長的眼睛中似乎看的見祥和,穿著秾纖合度十分有女人味的藏青色服裝──讓長邊裙包著的,是位理所當然帶著嫻淑貴族氣氛的人物。
要是知道以前的她的話,應該很難想像和眼前的居然是同一個人吧。

「與庫珥修大人也許久不見了,好像是自論功時以來,對吧?」

「是,正是如此。先前諸事為各位添了許多麻煩,請容我在此致謝。在那之後也聽到不少有各位活躍於其中的功跡,當時我想真像是各位才能辦到的事。」

對艾米利婭不假思索地搭話,以柔和語氣應答的庫珥修。從前的果斷凜然似乎已經隨她的記憶一同消失依舊還沒有恢復。精明悍勇不再的她,現在就純粹只是個美麗的貴族大小姐而已。
如果那些發生在她周遭的事可不予深究的話,現在這樣某種程度上或許不必以悲劇性的結果看待也說不定。

「真是給人太多的驚喜喵,論功的時候也是。消滅『大兔』和成為精靈使這類的。昴親,你到底是個多不具常識到讓人驚訝的人喵?」

在庫珥修身旁以揶揄的態度這樣說的貓耳美少女──風之青年。既是庫珥修的騎士,也是王國第一治療術師的菲莉斯。
和他的主人大到甚至會讓人感到奇怪的變化相比,只有他倒是和之前完全沒變。對此感到放心的同時,也有不得不體諒他心情的部分在。

「嘛,對於能成為讓人無法厭倦的存在心懷感激,一直都是我人生的指標。至於和碧翠子的契約這部分,雖說可能會惹你生氣但也是因為有關乎生命的狀況所以不得不如此的。」

「都已經喵麼鄭重警示過你了,昴親最後會因為過度使用門導致魔力崩潰喵,碧翠絲醬不在的話會砰的一聲破裂開,應該要特別小心注意才行的喵」

「我知道,但沒有比我還能讓碧翠子幸福的家伙出現了嘛。」

雖說是一派輕松的口調,但因為菲利斯是認真地發自內心擔憂才提出忠告,所以對菲利斯的忠告昴也以認真的態度回應。把手大方地放上身旁臉紅的碧翠絲的肩頭,這就算是學費了。

「話說回來……沒想到庫珥修大人一行也被請來了。之前在外頭遇上萊因哈魯特就覺得驚訝,現在連鼻血都要噴出來了。」

「啊啦,變成那樣的話也太擔待不起了呢。但是,居然會這麼巧合地都在今天抵達,對這點我真的也相當驚訝就是了。」

「因為並沒有特別指定會面的日期和時間,我們會這樣聚在一起大概也是估算時間的結果吧!大家可以相聚一堂的機會也不多,就這點來說算是萬幸了。」

這樣說的,是庫珥修陣營的最後一人。
正坐的庫珥修和女子坐的菲利斯,在他們旁邊正坐的,是正在品嘗侍者所遞來的茶的老劍士威爾海姆。
穿著還是和以前一樣的執事燕尾服,但看來卻與和式、正坐和品茶異常地適合。
其實照長桌的主客配置,是很自然地讓萊因哈魯特和威爾海姆就坐在彼此旁邊沒錯,但那巧合看在知道內情的人眼中實在是會很緊張。

「連對上眼都沒有過呢……」

昴在心底對艾米利婭悄悄道出的這句話表示同意。

威爾海姆與萊因哈魯特這對比鄰而坐的祖孫,在茶室中意外再會的兩個人,從剛開始的互相寒暄後就不曾再交談過。
候客用的茶室裡像是被沉默支配的空間,昴非常壞心地思考著。艾米利婭陣營裡的成員全都是狀況外、天然呆、中二病和孩子氣這類基本上對氣氛相當無感的人所構成。

很難忘記與拜墊客廳的主人談話告一段落,被叫回來的約書亞看到這狀況時給嚇得「哇……」一聲後退一步的那幕,從那兒離開後的解放感的大概也會是這樣吧。

阿斯特雷亞家。這家名說穿了,連昴都多多少少能察覺到應該是有某些糾葛在。既是代代繼承「劍聖」稱號的家系,也是單眼前這兩人和先代劍聖就已經足稱戰力最強的一族。
威爾海姆對討伐白鯨的執著,與白鯨和威爾海姆的妻子,同時也是先代劍聖的女性之間有仇都是明擺著的事。把這些事連貫在一起就不禁讓人有個疑問。

──為什麼威爾海姆選擇借助庫珥修陣營的力量,而不是自己的本家?

再進一步說的話,為什麼萊因哈魯特沒有參加討伐白鯨這場憑吊自己祖母的戰事?
聽說威爾海姆開始追逐白鯨是在十四年前的事,如果正在進行的王選算是個大問題的話,威爾海姆和敵方陣營的萊因哈魯特不能合作這點大概還說得通。
只是,威爾海姆決心要找白鯨報仇的時候,王選和阿斯特雷亞家並沒有任何關系。當然,那時候萊因哈魯特應該還小,不太可能有足夠能力去討伐白鯨。不過考慮到他之後的成長,為什麼萊因哈魯特就像是躲著白鯨那樣呢?
威爾海姆的心底話和萊因哈魯特的想法,無論哪個都一樣沒頭緒。

──如果他們願意講的話,真的好想聽看看!

想毫無顧忌地把傷口切開,在傷疤上抹鹽這樣。
雖然菜月昴內心是真的這麼想的,但這一年他也成長了不少。至少也已經到很明白若白目到這種程度會被多討厭的地步了。
萊因哈魯特和威爾海姆對昴來說,雖說是敵對陣營但都是互動良好的貴重人才。撇開好奇心不說,可托付信賴的程度也並不輕。
所以,只能祈禱會不會順其自然地有誰能引領到這話題上就好了。

「對了,安娜塔西亞小姐為什麼要集合大家呢?我猜大概是有什麼想法……不是嗎?」

不知道昴心底正煩悶著,艾米利婭對安娜塔西亞這樣說。對歪著頭問的艾米利婭,安娜塔西亞「這個嗎…」邊說邊笑著。

「以現況而言我的確是有話想跟各位說、但像艾米利婭這樣的疑問,我想是因為我為了請來各位千方百計所使出的手段吧。」

「我們是因為魔礦石的事,其他人呢?」

「每位都各自抱持著各種各樣的想法吧,其實單知道這些話也就好說了……但,還得顧慮話說不通的小鬼頭們呢。」

「話說不通……?」

艾米利婭一臉難色的叉著手,其實問題也沒困難到這地步。只要看看哪個陣營的人不在現場,就知道話最說不通的到底是誰了。

「沒請普利希拉小姐和阿爾先生來嗎?」

「那些人完全都走自己的路,讓人驚異地找不出下手的地方來。說實話菲魯特小姐也是一樣,把領地經營的種種事當成與切身相關般看待呢。」

「關於這點,菲魯特大人雖是自願蒞臨的。不過話說回來,的確是有比較在意的地方。」

對把簡單明快地排除一個陣營這件事說白了的安娜塔西亞,萊因哈魯特以可以接受的態度表示著相同的意見。
聽到這些話,只能認同內容部分的艾米利婭舉起了手。

「我也很在意大家的事。雖然學到了很多,但拘泥於各自的立場還真辛苦呢。」

「拘泥什麼的在今天這場合就別說了……」

「唔…昴你真壞。」

睽違已久的被吐槽,艾米利婭臉頰微鼓地掐著昴的右手,順道一提他左手還放在碧翠絲的肩上,就算是賞罰分明其實也放的太久了。

總之,普莉西亞陣營不在和菲魯特陣營被請來的理由算是明白了。再來就是庫珥修陣營來此的理由,或說是弱點了。

「我們之所以來到普利斯提拉,是因為安娜塔西亞小姐似乎有與『暴食』相關的情報可以提供給我們」

「――──」

察覺到昴視線的意圖,庫珥修先這麼回答。
但是,對昴而言這回答可不能當成沒聽到。對像是用彈的那樣抬起頭來的昴,安娜塔西亞邊苦笑邊撫著圍巾。

「我沒有特別要瞞著昴的理由喔,只是因為事有輕重緩急而已。同樣的條件下對庫珥修他們而言更有解決問題的迫切性,以他們優先應該是當然的吧?不是嗎?」

「蛤、唔……嗯,可以接受啦~」

「你也沒那麼小孩子氣了嘛?!」

「囉嗦!我都快爆炸了,少刺激我!」

價高者得,這是商人最基本的思考邏輯。
昴在快要發脾氣前及時因為安娜塔西亞的解釋踩住剎車,還好…,在她身後的由裡烏斯不禁感到有驚無險地這麼說。

「你是我媽啊?話說在前面,我老爸煽動我的能力可比你好十倍哩!」

「欸欸……菲利醬我好怕……」

「別認真的在怕啊!你開始擔心自己的家庭環境了嗎?」

庫珥修對貼近了的菲利斯怒吼,不,是開玩笑而非糾正。但若說到昴的父親、賢一的話那是既非過也非不及的事實了吧。

不過,如果只把這些情報交給庫珥修它們而不讓昴知道的話就會是另一回事了。「暴食」大罪司教的存在,與現在依舊沉眠於羅茲瓦爾宅邸中的雷姆的存在至關緊要。
即使理性可以接受,這說服本能的理性也會被自己全部拋去。

「即使是那麼凶惡醒目的一張臉,你徹底了解之後也會安心的」

「那……是真的嗎?」

「不能說是謊話吧,得在此對庫珥修陣營表明並沒有想過獨占這些情報表達感謝之意也是。」

說完後昴靜靜的看著庫珥修,她正以好不容易才整理好表情的臉點著頭。

「那是應該的。當然,為了取回記憶我的確是想自己親手收拾『暴食』。但是,我也知道昴為了那位少女也下定決心要打倒『暴食』。這種情況下我不可能還會想獨占這些情報」

「庫珥修……」

「而且,目標一致的同志當然是多多益善。對手既然是能狡猾地持續潛逃的大罪司教,幫手越多才越可能贏。」

庫珥修用開玩笑似的口吻所說的話,讓昴以被拯救了的心情低下頭去。
她真正的想法,當然是希望親手了結造成自己有所缺陷的罪魁禍首。但這並不影響她替抱持同樣想法的昴著想的善意。
行事光明磊落的本性,在這名為庫珥修・卡爾斯騰的女性身上,不因為記憶喪失而稍有晦暗。

「不勝感激。真是謝謝你,庫珥修小姐。我一定會珍惜你遞給我的機會,一定會。」

「話是這麼說,最後一定會是我們搶先的,這點可不會有所退讓。」

在言明決意的昴面前,庫珥修不服輸地挺直了腰杆。
原來如此,這就是彼此決心燃燒,競相爭先的烽火吧。但她的善意浮現在不符這場合的笑容上,這讓昴和庫珥修都笑了。
之後,開口的是以有趣的心情看著事態發展的她的騎士。

「喵嗚ー。昴親和庫珥修大人對看著的樣子真討厭,快別這樣了喵。昴親真是好色男啊!都左右逢源了還不知足嗎?真下流喵!」

「菲利斯,這樣說不覺得有些失禮嗎?昴大人不是那種對誰都用誘惑眼光看著的不實之人呢。」

「是啊,別這麼說。庫珥修小姐的確是人長的美又可愛沒錯,我的心是一直線……半途分成兩邊了沒錯,一直線啊啊啊啊啊痛痛痛!」

「變成那樣大概不能說還是一直線了。還有,如果你有想好好反省自己的輕率發言的話,那不要簡單的就那樣說會比較好。」

順著庫珥修主僕接話的昴被碧翠絲用力拉住耳朵痛到一直叫。眼淚都要流出來那樣想對碧翠絲表示抗議,卻看到碧翠絲以嘴型示意指著庫珥修。
順著碧翠絲的動作往那兒看,庫珥修雙頰微紅地看著下方。
回想一下,自己剛才到底是講了什麼奇怪的話呢?

「糟了,艾米利婭炭,我剛剛是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呢?」

「耶?嗯-,我不知道,昴剛剛講的和平時對我講的一樣……」

「沒錯吧!那到底是什麼呢?握住艾米利婭炭的手可能就會知道了,我可以握嗎?」

「嗯,好。努力想吧。」

拿握著的手敲打自己的額頭,昴一臉郁悶地仰身向後。
這時菲利斯在庫珥修耳邊說悄悄話。

「你看,就像這樣。昴親就是那樣無意識又沒來由地對誰都能裝酷耍帥,都能說是一種病了喵,所以不能太在意喔。」

「嗯,我會小心的,呼,嚇了一跳。」

一邊深呼吸一邊撫著胸口的庫珥修。
昴覺得庫珥修這動作非常適合女性,不只有點可愛,由她做起來還帶些反差萌。不過庫珥修和菲利斯並不知道昴心中所想,他們雙手交握像重新立誓那樣。那個畫面任誰看都會以為是兩個同性的友人同志。
就這樣,首先全部成員終於都有各自來到普利斯提拉的理由了。

「嘿~,原來全部都在啊。聽阿珍說,原先只打算去小哥那兒和卡拉拉基腔的小姐這兒的呢。」

紙門非常有氣勢地被打開,出現的身影是位讓人一見為之氣滯的金發少女。
炫亮美麗的金發,大如圓栗般的紅色眼瞳。從笑臉的嘴邊可以稍微看到不整齊的齒列,精悍的臉上滿是調皮的魅力,小巧但華奢的體格,和以前相比似乎多了些女人味。
還是和以前一樣肌膚露出的部分較多,以活動速度為優先,露出肚臍和腿的輕裝短褲組合,成了王選後補後還是不改窮酸樣的菲魯特登場了。

「什麼嘛,也沒變多少好不好?一年沒見所以對那有所期待還真無趣吶ー」

「菲魯特大人。」

看到房間裡所有人的表情失望地垂下肩膀的菲魯特。萊因哈魯特則因為當主登場而站了起來,快步往拜墊間的入口處移動。

「龍車中應該已經准備好了衣服才是,怎麼了呢?」

「哼!來觀光當然是以方便為主。你這家伙還是先到了旅館,還很快地要我換衣服,誰要穿成像那種光看就全身發癢的模樣?你倒是多了解一下我的個性嘛!」

「真像是您的作風……」

一邊以非常無奈的語氣這麼說一邊手摸額頭的萊因哈魯特。菲魯特把王國的英雄也是具最強戰力的男人耍得團團轉,一臉滿足高興地走進房間。

「就這樣,我也到了──今天承蒙招待,感激不盡,希望會談有所成果。好,招呼打完了!」

像頑皮小鬼那樣笑著,與千金小姐高貴微笑的做法不同的菲魯特。以沒有裙子的穿著行屈膝禮,但馬上就擺脫了千金模式。
昴也對自己和貴族社會很不合這點相當有自知之明,但菲魯特排斥的程度經過一年看來是更嚴重了。

「不過,真是間奇形怪狀的建築物啊。我也是第一次見到所以覺得相當稀奇,進這間房間之前還到處看看。」

菲魯特一屁股坐在原先萊因哈魯特坐著的拜墊上。萊因哈魯特拉過別的拜墊,在菲魯特身旁老實地正坐。
可能只是偶然,菲魯特坐的位置就在威爾海姆旁邊。就孫子和祖父被隔開這點算是幸運的。

「那個…好久不見了,菲魯特醬,過的好嗎?」

「名字後面被加醬稱呼感覺有點惡心就別這麼叫了。嘛~過的還好。大姐姐也過得……太活蹦亂跳了吧?聽到不少傳聞喔,都是嚇死人的那種。」

「頑皮小鬼不是我而是昴喔,我幾乎都是因為有昴很拼命在做才因此得到幫助的。」

「啊!就是那個啦那個!」

菲魯特聽到艾米利婭的回答後一拍手,隨即在長桌邊站起身直盯著昴這邊看。

「小哥的傳聞我已經聽到耳朵都快長繭了,單刀直入的問,那些傳聞有多少是真的啊?」

「剛開始就已經能判定是假的了啊?看來吹牛皮的比例很高囉?」

「因為一聽就讓人覺得不可置信嘛!我聽說小哥一個人就把白鯨切成兩半,魔女教徒和干部你用手捏碎到一個不剩,連大兔也被你烤來吃了---」

「我和這些事的確有關,但是到結果為止的過程幾乎全都是吹噓的嘛!」

如果這些真的全都是昴單獨達成的功績,那昴現在應該已經是王國英雄甚至登上王座了。憑一己之力奪取國家,封艾米利婭當王妃兩個人膩在一起這樣。

「──呵」

不過,在強勢投向昴的質問間,有小小的笑聲。
笑聲的來源有兩個,上座和它的對面──由裡烏斯和威爾海姆這兩個人。
原本似乎對自己即時的反應感覺似乎不符場合而緊張的兩個人,在發覺到對方相同的反應時才放松了表情。隨即,眼珠左右轉動並因為搞不清楚狀況而眉間滿是訝異的菲魯特問道:

「為什麼老爺子和最優騎士會笑?我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嗎?」

「如果是說奇怪的話那你剛說的整體而言就都很奇怪,我對這世界的貢獻度也被假傳的過高了吧?都可以獲頒諾貝爾和平獎囉!」

實際上昴得到的是什麼並不清楚,但總之應該是代表榮譽的東西。
論功時勛章這類的倒是拿了幾個,但是因為並不十分了解它們具有什麼實際或像征性的價值,昴對自己的功績並沒有切身的感覺。
其實他得到的勛章就王國而言,還是相當具有權威性的那種。

「關於討伐白鯨這點,昴大人的貢獻是無從估計的。這點我能以自身,甚至是靈魂保證絕對不假。當時若沒有昴大人在的話,我們打倒白鯨的悲願一定不可能實現了吧。聽來誇張了些,但該被笑話的地方是完全沒有喔。」

「大罪司教的事也一樣。從最初開始指揮對抗魔女教襲擊的不是別人正是他。有他的運籌帷幄,才有成功討伐大罪司教的結果。那不是我和其他出手幫忙的人能夠高聲主張的莫大功績。」

「────」

得到威爾海姆,和由裡烏斯壓倒性的支持。
聽到他們對昴這麼直白的擁戴,讓昴意外到無言以對。隨即滿場熱鬧起來的氣氛讓他尷尬到全身發熱。
從臉到耳朵都紅了,像是血隨時就會從眼球噴出來那樣。

「不,不要這樣啦!不要把我抬舉的這麼高啊!我一被吹捧就不知天高地厚的慘狀,你們不是最清楚的嗎?」

「不不不,話不是這麼說。王選那時你的舉止過於輕率雖然是事實沒錯,但你也已經拿出完全一雪當時醜態污名的結果了。那時和從那以後的功績是不同的兩件事,你絕對當得起這樣被稱贊喔。」

「完全沒有謙虛的必要,那些都是有你在才能達成,沒有你在根本不會成功的大業。我想直到我的生命走到盡頭之前,應該都會以曾經與您一同共赴戰場為驕傲的吧。」

「──呵,嗯」

過譽致死(褒め殺し)見註解。到現在已經死過無數次的菜月昴這麼感覺。
但是,還是第一次遭逢像這樣恐怖的被殺方式。現在,昴正遇上的就是過譽般的贊美。
對這讓自己感覺幾乎就像死掉那樣的不好意思沒有辦法,昴用求助的眼神看向身邊的艾米利婭和碧翠絲。但是,挾著昴的這兩個人卻渾若不知般可愛地笑著。

「是啊。昴真的很努力呢,我真的很驕傲能有這樣的昴來當我的騎士呢!」

「是…也是啦!既然是貝蒂的搭檔能做到這些也算應該的嘛。倒是各位也太晚才察覺昴有這麼厲害。我想昴以後會越來越有成就,現在這樣的名氣大家早點習慣也好喔!」

意想之外的全然肯定,昴被稱贊到快陷入恐慌狀態了。
但之後,四周其他人開始輪流對著昴說。

「好厲害喔,昴。能讓在場眾人說到這種程度,證明是真的做到了常人難以達成的事,能成為你的友人真高興。」

「我也聽說要是沒有昴先生的話,我可能也會失去許多忠心的部下。即使是為了一直支持我到今天的威爾海姆,請讓我在此再次向你致謝。」

「沒什麼戰鬥能力雖然是事實沒錯。實際上,沒有因為白鯨而喪失戰意昴親有一些些貢獻在也是千真萬確的。在那之後,靠庫珥修大人的著名演說才有那喵的大逆轉。總之很感謝喵ー」

「多虧菜月君告訴我,才能掌握到與白鯨相關的精確情報。我和長年為大霧困擾的商人們都很感謝喔!」

「喔ー、現在是輪流在讚美大哥ー哥嗎?很厲害喔ー!很帥氣喔ー!只差蜜蜜而已喔ー!再來輪到加菲ー!」

「雖然不太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不過…真不愧是大將你啊!這才是我的好大哥!正所謂『名實相符則魏萊茵也會跟隨』嘛!」

就像是順勢而為,在場所有昴認識的人都輪流開始稱讚昴的這股勢頭。
有時昴聽到比較溫暖鼓勵的話還會有點臉紅,對這樣的昴「嘻嘻嘻」地露出牙齒笑著的菲魯特。

「這樣聽來應該是真有這麼回事了……不過看來小哥你微M的體質也還是一樣有趣呢。我就安心了!」

「你們啊,不要太讚美我啦!大家合起來戲弄我啊?!」

在菲魯特總結整場鬧劇的那句話後,再也忍耐不住的昴的聲音爆發出來。
原本布滿拜墊客廳裡的緊張感,這次真的被全場一致的笑聲給衝散了。

※ ※ ※ ※ ※ ※ ※ ※ ※ ※ ※ ※ ※

*:過譽致死(褒め殺し)原是日本傳統藝壇(如歌舞伎、狂言、落語...等)的業內專用語,意指給予初露鋒芒的後進超過其實力之上的讚美,若此人個性不夠沉穩或自知不明,則容易因此自滿而怠於修業,或是挑戰超過自己實力所能表現的演出而受到挫折,最後皆是因此退出藝壇。本來只是師匠考驗弟子品行的技巧,後來也演變成弟子或同行之間惡性競爭的手段(因為日本傳統藝壇在江戶時代往往以名氣或人氣排名論序,收入也因此而有所影響所導致)

※ ※ ※ ※ ※ ※ ※ ※ ※ ※ ※ ※ ※

「哎…,要死了,真的會折壽……」

拜墊客廳裡的歡聚告一段落,被接待到客房裡的昴一臉疲憊。
全部人莫名其妙地連成一氣,對昴一股腦地過譽般贊美之後,各個陣營就像忘記互相立場對立那樣埋頭於交談之中。

當然,也不能說完全沒有刺探對手陣營的現況與內情的用心在,但聽來絕大多數都是不存任何心思,就是一般單純的談天說地而已。
彼此間雖然是拉開一點距離就可能導致兵戎相向的關系,但換個角度來說她們其實也都是年紀相近的女性,話題內容就算與王國無關也能聊得相當自然。
其實,艾米利婭也一直十分期待能有機會和同年紀的女生好好促膝長談。

「呃~說她們與艾米利婭炭和碧翠子之間是同年代對話應該算是有語病在的…」

「別聊到會暴露實際年齡相關的話題吧,想引起戰爭嗎?」

對不小心漏出聲來的昴,碧翠絲還以犀利且嚴峻的聲音。
順著聲音往一旁瞥見的,是碧翠絲正坐在房間一隅堆起來的棉被上,拼命地想要緩解已經麻痹了的雙腳。

「你明明是個精靈但是腳也會麻痹啊?精靈應該沒有血液流通的問題不是嗎?」

「是沒有血流的問題,但貝蒂的身體是盡可能模擬實際人類身體而設計的,所以貝蒂也會感覺到人類能感覺到的痛苦,潛水太久的話也一樣會喪失意識的喔~」

「所以你也在呼吸囉?」

「當然有啦……喂~不要過來嗅貝蒂呼吸的氣息啦!」

對來到身邊一面貼近一面動著鼻子的昴,碧翠絲有些不好意思地抓著棉被。但昴趁機冷不防地彈了一下貝蒂麻痹了的腳,稍有緩解的麻痹感像是被突然叫回來那樣讓碧翠絲噙著淚在眼中打轉。

「好痛啊ー,都快要哭了ー。昴你欺負我ー」

「好好,是我不對是我不對,過來這兒吧。」

苦笑著的昴盤坐著拍拍膝蓋,碧翠絲從棉被上下來把頭放在他的膝蓋上。撫著因為綁著橫旋長馬尾而露出不少的碧翠絲的頭,昴一邊說著「不過話說回來……」一邊還顧著客房四周。

「以房間內部裝潢來說是個不錯的客室。看得出已經盡力去配合整個旅館的外型,終究還是有些細微不足的地方呢。」

是這裡和原來世界的木造建築技術發展形式不同所產生的違和感吧。

『水之羽衣亭』感覺上已經相當接近原來世界旅館的形式,但盡管梁柱或紙門之類的都有,各個地方卻也都有還差一點才到位的感覺。
客房的床鋪可能也為了要做成疊造式費過不少苦心也說不定,但在經過多次嘗試後還是無法解決,只好以木板床鋪上獸皮的大膽方式解決。
踏起來的感覺是不差,不過也是偏離了目標的典型例子。

「因為講究必須在床上鋪著毯子,以木板床的方式妥協實在不敢苟同。」

「直接在地板上鋪著毯子不會覺得很窮酸嗎?貝蒂才不能認同自己和賺這麼少的男人搭檔哩!」

「一直都讓你辛苦了。」

「約好不會對我這樣說了喔?」

「你們兩個是在閒扯些什麼?」

正和昴很合拍地進行對話的碧翠絲,因為突然出現第三者的聲音嚇得跳起來。但,腳著地的瞬間麻痹感又回來了,結果著地失敗整個人從頭栽進了棉被裡去,昴趕緊幫她把捲起一邊的裙子整理好。

「是加菲爾啊!探險結束了嗎?」

「由小不點陪著花了一整天終於結束了呢,碧翠絲怎麼看來特別活潑哩!」

「因為許久未曾出過遠門情緒有點高漲嘛!總是睡不太著,是不是很可愛呢?」

站在客房入口的加菲爾,對昴所說的話連牙齒都咬出聲來笑著。
因為客室也是紙門的式樣,聽不太到門開關聲音的碧翠絲沒注意到就被嚇到了。順道一提昴因為面向著入口坐著,所以可以很簡單就察覺加菲爾的出現。

「那,來這有什麼事?吃晚飯了嗎?」

「呃~晚飯可能得遲一些時刻才開始。一個人在房間裡也沒什麼事可做,想說大將正在干嘛就來了,奧托兄到現在也還沒回來。」

「哎,奧托也不是小孩子了就別太擔心他囉。就算發生負債這種事,他也不會給我們添麻煩地努力解決掉的。」

「沒錯」

被設定成才到這裡幾個小時就背了債,然後又順利解決的奧托。加菲爾對這樣的設定結果卻也沒有什麼異議,畢竟他知道的奧托就正是這樣。
當然,有事要拜托他的時候真的是非常可靠的人就是了。

「這和那又是兩回事了」

「在說什麼呢?大將。」

對一個人自言自語的昴,加菲爾以習慣了的表情應對著。之後他以下顎示意了一下走廊下方。

「沒什麼事的話,大將能不能陪我一陣子呢?」

「陪你一陣子?啊,泡澡?泡澡嗎?泡澡好耶!不能排除是露天泡澡的可能性啊。剛剛打開房裡的門看過,裡面確實放著浴衣喔!穿著浴衣的艾米利婭炭光是想像就讓人情緒高漲呢!已經高漲起來了啊!」

榻榻米和建築樣式要能再現很困難,但浴衣看來是已經商品化了。想到這兒對把和風堅持推廣到卡拉拉基的人不得不送上最誠實的贊美。
但是,在這樣興奮的昴之前,加菲爾卻是相當嚴肅的表情。嚴肅到就算是昴也沒辦法繼續開玩笑下去,或許有什麼事的擔心也寫在臉上。

「加菲爾,怎麼了?想做什麼事嗎?」

「嗯~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啦~」

摸著額間白色的傷痕,加菲爾頓了一下沒說話。
然後,他眼光直盯著昴說著:

「只是想請世界最強的有名人指教一下到底是強到什麼程度而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3840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2 篇留言

軼扉
感謝大大

07-24 15:35

chen290
哇靠 加菲想單挑辣個男人嗎

09-15 21:1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2喜歡★Liujohnn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後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KTarta大家
歡迎進來小屋閱讀輕小說作品!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3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