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5 GP

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WEB版 5-1

作者:後攻の絶傑.流星雨│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7-06-19 12:27:25│贊助:88│人氣:16826
第五章 『鐫刻歴史的群星』
1  『事情的起頭總是由到訪者開始』

譯者:翻譯小雜工™
校對/潤色:流星雨(Meteoroid)

  ──使勁地踩踏在土壤結實的大地上,彈起身體向前衝出去。
  眨眨眼無視了流在額頭上被風吹而掠過眼角的汗水。
  一面感覺到吸入的氧氣令肺部感到疼痛,而身體一面由心窩為中心逐漸絞痛起來。

  「──嗚

  緊咬著牙關,驅趕走意識當中所有的痛苦。
  而腦子裡就想著一件事情,就只有『終點』這個單字而已。

  「────!」

  感覺到從遠處聽到了某人高亢的聲音。
  那道聲音逐漸接近,緊追著一路狂奔的昴。他像是拉著繩索般,借助著這道聲音,一直向前、一直向前──。

  「────!」

  被拼命的吶喊聲邀請,不顧眼前的視線起了一片白煙而奔跑著。
  不久之後,

  「你抵達終點了哦!」

  當他跨過那條放在腳邊不中用的白線,就在那一瞬間,天地整個顛倒了過去。
  昴的頭快要衝入低矮的草叢時,瞬間反應將手伸出向前翻滾,用熟練到不行的動作抵銷衝擊力,多滾了大概兩圈之後,整個人呈現大字形躺在地上。

  「噗哈-!啊-!好辛苦!好難受!但是、結束了!我跑完了!」

  一面不停地大口喘氣,但仍然還是一直拼命大聲說著。
  為了振奮自己無力的心境,而如此惡態放話說著。不能把疲累感想成疲勞,還有不能把努力想成單純的辛苦。
  這裡還沒有結束,還差那麼一點,如果不這麼想的話,內心總會有股疙瘩在。
  每當昴如此擅自想要去拉起結束和滿足的那條線時,都會將手放在自己的胸前,回想起那一夜。

  「昴,剛剛辛苦你了」

  有個嬌小的人影,從躺在地上的昴頭上,倒反著冒了出來。
  是極其華麗地捲著一頭奶油色的長發,容貌令人感到可愛的少女──碧翠絲。
  碧翠絲搖著那一身與草原不相襯的洋裝裙擺,靜靜地拿出了毛巾遞給昴。昴接下了之後,將毛巾蓋在頭上開始粗暴地擦試著說。

  「啊――,真是幫了我的大忙,我真討厭這種讓我涼快下來的照料。」

  「那是在貝蒂我把毛巾拿過來之前,佩特拉設想周到弄涼的喔。晚點你去道謝的話,那孩子應該會高興得跳起來吧」

  「真不愧是佩特拉,設想這麼周到,不過小碧翠絲居然會在這裡露面還真是難得,是有什麼原因讓你有了和平時都不同的心情嗎?」

  昴甩著手臂起了身,在地上磨著屁股將臉面對碧翠絲。碧翠絲兩手插腰,眼睛避開了昴仰望著她的視線。

  「沒什麼特別原因,單純是心血來潮而已」

  「嘿――,是喔,心血來潮呀」

  「……或許是我有點想要用這雙眼睛親眼看看,你平時擺出那麼努力的氛圍,實際上是個什麼樣子的吧」

  碧翠絲突然面露出不悅的表情別著臉,輕易地顯露出隱藏的真心話。
  昴體會到花了許多時間打開她心房,變得相當老實坦誠。
  看著笑嘻嘻的昴,碧翠絲露出想要說些什麼的表情來,不過終究是什麼也沒說,輕輕地吐了口氣。

  「而且,只不過就是拼了命的四處奔跑,事情應該也不會就這麼結束的喔,之後你打算怎麼做呢」

  「光是拼命的到處奔跑,這樣也是相當辛苦的耶,大小姐。雖然不知道有沒有符合你的期望,我接下來可是要去夢幻的活動筋骨區域」

  「……是嗎,我就知道還有什麼花樣,你說的是加菲爾做出的森林裡的積木吧,你說叫做活動什麼來著?」

  「活動筋骨區域,你可以用不著勉強自己記下來吧?聽聽就算了啦」

  「我想要了解一切昴你所說的話呀」

  冷不防地跑出了一句曖昧的話來,讓昴笑得更加開心了,碧翠絲對昴的反應而露出了驚訝的表情,之後發現了自己所說的意思,表情突然為之一變,總算是表現出像是紅通著臉,像是甜甜的果實那樣惹人憐愛。

  「剛、剛才我的話可沒有那樣的意思……只是說起來湊巧感覺像是那樣而已」

  「不不不,沒關系的,我可沒誤解,放心放心,我也是深愛著你的喔」

  「你根本完全不曉得吧,你這臭家伙!」

  昴一面奸笑著,一面像是跳起來一樣站了起來,將站在一旁面露不悅的碧翠絲,從膝蓋後方挽起手臂輕鬆地抱了起來。
  被昴抱在手上的碧翠絲,表情顯得相當不滿,然而卻沒有抱怨被抱起來的這件事。

  「昴,你身上的汗味好臭」

  「那你就用嘴巴呼吸吧,或著是直接先吸收魔力來呼吸吧」

  「我會把你吸個精乾喔!」

  「這麼做哭的人大概會是你喔」

  「你、你說誰會哭啊!少在那邊開玩笑了!」

  就在兩人互相對話的時候,昴抱著碧翠絲,再度奔跑了起來。

  呼吸回到了的時候,從跑步路線的草原到下一個運動場的森林中,扛著碧翠絲這樣重量來跑是剛剛好的。
  這個少女的重量跟目測相較之下是極其之輕,仿若是羽毛一般。
  所以昴像是生了一對翅膀,和碧翠絲一起像是飛起來似的奔跑。

※ ※ ※ ※ ※ ※ ※ ※ ※ ※ ※ ※

  在燒毀的舊房子重新建造後,就如同以前一樣綠意盎然。
  生長茂盛的草木,深山蒼郁的植被,一陣涼爽的風吹過,昴一面感覺到短短的瀏海被風吹拂,一面用地踏著泥土地上。

  「喲!哈、嘿!」 

  昴奔跑在一眼望去盡為綠色所覆蓋的森林中,將手輕輕撐在橫倒於地的原木上,僅憑著短短的跳躍與體重移動就穿越了障礙。

  這種移動的方式,是發揮『撐物跳躍』的技巧,達到穿越這些交雜了許多障礙的地帶、或是城鎮街道中有許多建築物等處的效果。利用像這樣技術類型的運動稱為跑酷,昴也經常透過電視上看到精於跑酷的玩家展現超人絕技而感到驚訝不已。

  他也沒有想到自己竟也學會了一些這種令人驚訝的人體技巧。

  「呀、哈、嘿咻!」

  由多根原木組成的攀爬木,是昴拜托了加菲爾做出來的,也是這個活動筋骨區域最主要的設備。
  以大木頭為支柱,原木遍布其間縱橫穿梭,可以說是由前衛藝術的感性創造出本格派的叢林體育場。
  就算是慢慢地攀爬,它的外觀也會令人猶疑手腳接下來要放在哪裡。
 
  此時昴乘著奔跑的力道跳上去,靠著抓些許的突起處與腳趾頭踩著的地方,以像是攀爬著垂直牆壁般的動作,一口氣將身體舉起。
  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路爬上叢林體育場的頂端。
  但是優秀的跑酷技術,與本格派叢林體育場的目的,並非如此而已。

  「嘿咻嘿咻嘿咻」

  到達了頂部後,輕巧地跳過了那細小的腳踏處來到邊緣,昴伸長脖子俯視著,看起來高度距離地面差不多有6公尺左右。
  長著顯眼的雜草與青苔的地面上,理所當然的沒有鋪上任何東西,多少能夠期待有點柔軟度的土壤面,現在也是被踩踏得緊緊實實的。
  也就是說,照一般的方式落地必然會受到衝擊傷害,而讓他的腳僵硬。然而,

  「──嘿呀!」

  昴卻不加猶豫地跳下了那片堅硬的地面,完全毫無防備的跳躍,或許會讓人覺得他平時的魯莽行徑也是如此極端。

  不過昴毫不害怕地伸直雙腿衝向地面著陸,全身就這麼被高速的衝擊吞沒,而摔個狗吃屎──但並沒有發生。

  「────」

  做起屈膝下腰的動作分散衝擊,順勢向前翻滾再減少傷害,在地上滾了兩、三圈後,身體伸直四肢站立起來而沒有受傷,只是用手輕拍身上,拍掉沾在運動外套上的泥巴。 

  這也就是跑酷的技巧之一,『著地』還有『翻滾』。

  是將落地方法的『著地』、分散衝擊力旋轉身體的『翻滾』,兩者結合起來的技巧。
  如果在一定高度的地方跳落下來,可以分散衝擊力道,順利繼續行動。即便是對於其他超乎常人的人而言是沒什麼大不了的問題,但對凡庸尋常的昴來說,卻是攸關生死的大事。
  就算只是學會了這個技巧,能夠做的事情應該能大幅增加。

  「不過,現在這個階段的成果就是這樣,你有點刮目相看了吧?」

  昴在原地張開雙手,看著目睹了剛才一連串動作的碧翠絲。
  靜靜地坐在觀眾用砍掉樹干後余下樹根部的碧翠絲,原本就睜大的雙眼此時就睜得更大了。

  「說真的,是有那麼點讓我驚訝,稍微令我另眼相看了呢」

  「你重新再愛上我了?」

  「昴你最近想要讓貝蒂說什麼,人家真的是搞不清楚!」

  「我只不過是想要獲得那份被你愛上的真實感而已。」

  關於這點,其實從碧翠絲流露的態度就十分顯而易見了。
  昴笑對著脹紅著臉憤慨的碧翠絲之後,看向背後。
  就如同剛才昴所展露出了跑酷技術,森林的一部分主要是讓昴特訓而改造成了活動筋骨區域。
  因為是用羅茲瓦爾的地建成的,所以不能夠抱怨什麼,但對爽快地將森林開拓出來做了這麼多東西的加菲爾,只有在這裡特別想要推薦他認真考慮加入土木工程事業。

  想不到加菲爾的手指如此靈活又纖細,年輕又狂野的才能,未來或許能夠在許多領域上開花結果吧。

  「總之呢,今天的訓練就先做到這邊吧」

  「嘿呀」

  接下了丟過來的毛巾,和在草原時一樣擦著汗水。
  之後在原地做伸展運動,伸展著腳還有腰部周圍的筋,雖然在原本的世界就已經聽過了許多關於身體柔軟重要性的訊息,不過認真地鍛練起身體之後的這些日子來,特別有實際感受到這個效果。

  雖然還沒柔軟到可以劈腿,但身體上各處關節都練得柔軟許多。
  昴把腳架在一旁的樹干上,伸展著身體。雖然坐在地上打開雙腳後不發一語,但是碧翠絲走到他的背後,用自己體重的力量幫忙將身體往前下壓。

  「伸展運動也結束了,好-,我們就回去屋子裡好好放鬆吧。」

  「好喔。」

  昴若是在以前這麼說應該會被吐槽頂回來的,但這次她卻沒有反駁。
  相當習慣了昴的應對,最近碧翠絲的反應也熟了起來。

  「碧翠子,你該不會是在避免吸取魔力吧?我覺得魔力被吸走的感覺比起以前少了」

  「貝蒂當然也有顧慮疲勞的人的這點心思」

  「哦哦,不過才短短兩個小時,你的意見轉變得挺大的,不過因為這樣而讓你的身體出狀況的話也就白搭了,你就像以前那樣做就行了」

  昴一面對著溫柔可愛的碧翠絲苦笑著,一面舉起了牽著的手。而碧翠絲瞄了一眼吐了口氣後,昴以往的感覺就隨即出現。
  在昴關閉起來的『門』的內側,名為碧翠絲的容器直接插入進來,這是由於本來應該有的門不通,而從昴的體內直接抽取魔力的專用後門。

  只有碧翠絲能夠使用的這道後門,如今也是昴的生命線。
  昴過度使用了『門』,而導致這項機能完全喪失。
  但是就算沒有了這道『門』,從昴體內的魂力裡湧出的些許魔力也不會就此消失。
  倒不如說盡管沒有了出口,魔力仍然在接續不停的產生。
  要是一直這麼放著不管的話,存在昴體內的魔力將會無處發泄而失控,不久後會像是被吹入空氣的青蛙一樣爆裂開來──這些是昴他的理解。
  碧翠絲訴說著不論實際上會不會爆炸,都有存在這樣的危險性。因此,為了把和碧翠絲維持契約所必須的魔力,一舉兩得地解決,昴與碧翠絲每天都必定會像這樣進行物理的接觸。
  微量但仍會持續累積魔力的昴,以及為了活動而需要魔力的碧翠絲,兩人的相性在性格面以外還有體質上的部分是絕妙的搭配。
  不過,

  「如果碧翠子的吸取魔力也能適用在締結契約者之外的人,明明就也能夠簡單地維持像以前那樣的強蘿莉形態」

  「不要一副語重心長的說好嗎,這件事應該老早就跟你談過而你也接受了喔,而且就算魔力的量很少,也是會持續一點一點的累積起來的,」

  碧翠絲的魔力吸取以契約者為對像這點,是她獨有的堅持。
  雖然在從前的羅茲瓦爾宅邸時,她能夠由出入宅邸的人身上持續不斷地榨取魔力,不過那似乎是將禁書庫作為媒介的特殊方法。

  『把禁書庫當作貝蒂攝取魔力的媒介,禁書庫本身就可以從待在宅邸裡的存在身上征收魔力喔』
這是碧翠絲的說明。

  因此,像是擁有過剩魔力的加菲爾,或是脫離『聖域』之初苦惱於使用龐大魔力的愛蜜莉雅等等,向她們吸取魔力的作戰都化為烏有。世界上根本沒有那麼好的事情,她的心情就是被沉默的某人這麼說。
  雖說一開始的時候相當失望,但如今她覺得這樣也好。
  和碧翠絲的碰觸,意味著現在的昴與她之間的關系上,是非常重要的儀式,而且擁有兩人連結在一起的真實感,有好的影響。
  精靈使昴,與契約精靈碧翠絲的伙伴關系,和一般普通的精靈使的關系是大異其趣的,這麼做能夠確認到有自己的風格,昴他們的做法有其必要。

  「結束了喔,今天到這樣就已經吸取得相當滿了」

  「是嗎,喝……對我來說、還是相當從容的啦……哈、喝」

  「我已經決定不會再對你的逞強說些什麼了」

  結束了平時的每日必做的事情,碧翠絲看著昴的眼神非常溫暖。
  在回去的途中穿越林道後,踏上了鋪設地磚的地面時,就代表著離房子很近了。
  雖然很像是那時阿拉姆村附近的道路,不過延伸到房子道路的對面,通往了就在附近的一個名叫柯司茲爾的都市,而邊境程度急遽下降。

  「不過真要比較起來的話,貝蒂還是比較喜歡之前靜謐的森林」

  「我是覺得喧囂的城市跟靜謐的森林都分別有它們各自的好,應該是沒辦法放在一起比較的,只是大城市的話我只有見過王都而已,柯司茲爾有新鮮的感覺」

  「唔,昴你跟我的感性不合」

  碧翠絲嘟著嘴巴,對於昴的回答,毫不掩飾不滿。
他拉著手,一面說著「好啦好啦」,一面走向朝著屋子的路。而就在此時,

  「──昴大人!碧翠絲醬!」

  高亢的聲音叫著兩個人的名字,昴和碧翠絲同時抬起頭,就看到了兩人正面,朝著屋子道路的那一頭,有一個少女奔跑過來。
  熟悉的聲音還有眼熟的面容,找到了昴他們而露出了豁然開朗的表情是相當可愛,一頭留到肩膀的頭發,茶色中帶著些紅色,輕輕地隨風飄逸著。
  一雙又大又圓像貓一樣的眼睛,把原本就富有表現力的少女表情,更加地彰顯出來,有著任誰都會對這位少女的舉動而不覺露出微笑那般,具有親切感的可愛。
  無法為人所有,開在草原上惹人憐愛的一朵鮮花。
  如果要形容佩特拉・雷蒂這位少女的話,如此譬喻正是相當符合。 

  「我正好想要去叫你們兩個,還好沒有和你們擦身而過」

  佩特拉喘著氣,跑到了他們兩人的前面,手放在胸前如此說著。

  「你如此著急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倒也不用這麼急急忙忙的,我不會跑掉的,你是為了來和我們說剛烤好的水果塔烤得非常棒嗎?」

  「如此的話你這麼十萬火急地來通知我們也合理呢,這算是很重要的事情」

  「真是的!怎麼可能會是為了那種事情嘛!昴大人跟小碧翠絲醬你們都在取笑我!」

  佩特拉鼓起臉頰罵了煞有其事點頭的碧翠絲,之後想要把昴搭在頭上的手給撥開,但兩手握起了昴的手後,便沒再繼續撥開了。

  「水果塔烤好的事晚點再說,我是有其他的事情要和你們說,屋子有客人來了,所以愛蜜莉雅大人要我也去通知昴大人你們……」

  「慢著,佩特拉,說到這裡就行了,這個事情的發展,讓我有不好的預感」

  「咦?」

  佩特拉口中所說的內容,讓昴露出了警戒心而阻止她繼續說下去。
  雖然佩特拉因為他的這句話而相當驚訝,但是碧翠絲卻是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
  這也是當然的,像這樣移動了屋子過來之後,碧翠絲和昴共同行動,而一路和昴看過了一樣的事物。
  畢竟從離開了「聖域」後到今天為止,他們中間經歷過了非常多形形色色的事情。

  「我確認到了相當大部分話題的展開都是同樣的模式,佩特拉來叫我們的時候,就和法蘭黛莉卡那時、還有奧托或是加菲爾之前那樣,基本上都是些麻煩事,就算是我也學乖了啦」

  「突然來訪的客人,還有正好外出中的昴……這肯定是發生不幸要降臨的模式吧」

  「碧、碧翠絲你也說出和昴大人一樣的話來……。昴大人你別把奇怪的觀念教給小碧翠絲醬啦!」

  「關於教導碧翠子的方式,屋子的方針是讓她自由成長,別說這些了,客人要來囉,佩特拉,我和碧翠絲肚子痛所以就不出席了」

  「不.可.以!愛蜜莉雅大人會生氣的!我沒有什麼理由好去違逆愛蜜莉雅大人的,好啦,你們就過來吧!」

  雖然昴表示出拒絕的反應,但是被工作點燃熱情的佩特拉絕對沒這麼好惹。
  明明先前還那麼配合昴的意見,然而佩特拉在這裡生活後成長了許多,開始也會對昴當面表達自己的意見。
  佩特拉雙手拉著昴的右手,她在那體重輕巧的身上使出了全部的力量,被她拉著的昴則一面看著牽在左手的碧翠絲。

  「碧翠子」

  「你們慢走喔」

  「我也要抓你一起來!」

  「啊呀!」

  本來是求助的立場,一瞬間轉變為牽連他人的立場,雖然碧翠絲馬上想要把手給甩開,但是昴緊緊抓著她左手,而她的右手被佩特拉抓住,這下子雙方都無處可逃了。
  就這樣,昴抓著不高興的碧翠絲,以及佩特拉抓著昴,三人構成了莫名其妙的陣勢,一路一起走向屋子裡。

  「我知道事到如今已經不能把來客給趕回去啦……不過就算是這樣,我希望你能夠事先通知我吧」

  「你是說為了使者的使者?這樣的話,不就不知道什麼時候該比對方先拿出來了吧,這種事情我也還是懂得的」

  「為了我們雙方的精神健全、還有今後的關系著想,我希望你們能夠稍為好好處裡一下。話說回來,佩特拉知道今天是誰要來嗎?」

  既然有客人來到屋子了,那麼去接待的是佩特拉、法蘭黛莉卡或是拉姆吧,總之會去的就是這三人其中之一。而佩特拉已經去叫了昴他們,應該大概就是另外兩個人去接待了,不過,

  「嗯~,這我就不太清楚了」

  「你不清楚?或許你沒看過家紋,不過有看到了使者吧?沒看到的話,我想是你被叫去來通知我們的時候來的吧……」

  「那時候我非常著急,只聽說是位非常重要的客人,不過,我完全看不出來就是了」

  「就算是看不到,以貌取人的話也太不可取了喔。不論是如何把頭發弄成危險的長捲髮的人,有也可能是個擁有凶惡力量的小女孩。就算橫看豎看都只是個穿著豪華洋裝的蘿莉,也可能具有超越人類智慧的實力……」

  「你很煩耶!!」

  由於碧翠絲打斷了這段中途冒出的玩笑話,所以昴就閉嘴了。
  然後佩特拉面露困擾的表情繼續說著,

  「我之前也反省過不要以貌取人了,所以我才不會這樣呢」

  「哦,了不起耶,佩特拉,雖然我不知道之前發生過了什麼事,不過這可是很重要的喔」

  「因為我原先以為新來到村裡長著一雙壞壞眼神的小雜工先生,是個奇怪的人……結果原來完全不是這樣的」

  「怎麼打回來我這裡啦!!」

  昴從意想不到的地方中了一箭,一面對於剛才佩特拉的話感到疑惑,姑且不論佩特拉對昴的第一印像如何,而是在於她脫口而出的話。
  即便是決定不以外貌判斷一個人的佩特拉,也會讓她感覺是個奇妙的人。

  「他是個什麼樣子的人呢?」

  「簡單來說的話……是小貓咪?」

  「小貓咪?」

  聽到了貓這個字,一開始會在腦海裡浮現的,是有著灰色體毛、搖著長長尾巴的小貓型精靈的樣子。對於昴來說,是一個懷抱著復雜心情的對手,也可能會必須要見上一面才行。

  「必須要說請把大小姐交給我才行哪」

  「貝蒂我也聯想到了帕克,不過佩特拉應該是看過帕克的,所以應該是不同的東西。佩特拉,那是只什麼樣的小貓咪呢」

  「原來小碧翠絲醬也會說小貓咪呀,真是可愛」

  「佩.特.拉!」

  對於帶著揶揄口氣說話的佩特拉,碧翠絲感到憤慨。
佩特拉回答著「抱歉抱歉」之後,隨即像是想到了什麼事情似的,眼睛的視線向上看。

  「說她是小貓咪的話好像又有點不同,雖然我沒有看得太真切,但我想是個亞人的貓人族。不過聽到亞人這個詞,總是會令我想像到了加菲爾哥哥」

  「加菲他是混血的,因為他乍看之下沒什麼特征,仔細瞧的話頂多眼神看起來很凶惡而已吧」

  還有一點,就是他那過度尖銳的犬齒也算得是與常人不同的地方。
  根據加菲爾所說,他的犬齒是像是囓齒類的前齒般,經常處在持續成長的狀態,為了維持牙齒的長度與銳利,而必須要去啃咬硬物。
  偶爾不時會看到加菲爾在啃屋子的扶手,而被拉姆或是法蘭黛莉卡發現後臭罵一頓的光景也不少見。

  「那麼,也就是說一個很有亞人特色的亞人登場了,說是貓人族的話就是獸人了吧,既然如此我也認識些獸人」

  在柯司茲爾也有許多機會見到獸人系統的亞人族,王都就更不用說了。
  由於亞人興趣而為人所知的羅茲瓦爾領地,花上漫長時間化解了人們對亞人的偏見,因此與其他地方相較是對亞人比較好居住的環境,這是一個面熟的時髦兔耳酒吧老板所說的。
  但是佩特拉基本上都是在屋子裡工作,偶爾放假時也是回去阿拉姆村露個面,而沒有去柯司茲爾,所以她對柯司茲爾不熟悉也是理所當然的。

  「原來是這樣子,那麼下次休假時你可以帶我去逛逛柯司茲爾嗎?」

  「嗯~可以呀,反正要去買東西等等事情而露面的機會要多少有多少,而且能夠多交幾個熟人朋友就多交幾個吧」

  昴爽快答應了之後,佩特拉用另一只沒牽著的手擺出了勝利的手勢。
  碧翠絲嘆了一口氣,而雙手被牽住的昴則只是苦笑著。

  「哦,到了到了,令人懷念的我那溫暖的家-」

  一面說著話的同時看到了大門,他便把牽著兩個少女的雙手舉了起來,對於被伸起身體的少女們的抗議充耳不聞,一口氣將身體挺直,看著屋子。

  這座新屋子取代了以前燒掉的房子──外觀的氛圍承襲了原本舊房子的設計,是一座同樣系列風格的洋房。
  從正門到玄關之間的距離相當廣大,有鋪著小石子的步道,兩旁則有修整的草坪。從正門看的右手邊有噴水池,左手邊連接著一條繞到房子旁邊的步道,那邊有龍車停駐,還有並列著地龍住的廄舍。

  噴水池的裡面有個花壇,裡頭開著各種顏色的花朵,每天噴水池會在固定的時間噴水,如此設計也能夠達到澆花給水的功效。順帶一提,在花壇的邊邊有昴和佩特拉種菜的家庭菜園,有時會收成一些當季的蔬菜,當豐收時而獲得了不少好評。

  越過了前面的庭院踩在小石子路上,迎接昴他們的是一道兩片對開的大門,門環上刻著梅札斯家的家紋,使用著像是老鷹般鳥類的主題,保有著令人一眼就能明瞭到,這合乎梅札斯家本家宅邸的模樣。

  「廄舍那邊停了沒見過的龍車,那是客人的車嗎」

  「雖然說是龍車,但拉著車子的並不是像帕特拉修那樣的地龍喔,而拉著車的是大型的狗狗」

  「大隻的狗拉的車……啊、那該不會就是」

  昴想起了曾經見過聽過的某種生物,獲得了來訪客人真實身分的線索。然而,在昴思考到了答案之前,對面那頭就已經先帶來了答案。
  那就是,

  「嗨~!哥~哥,好久不見~!你過得好嗎~!?」

  一道充滿活力而高亢的聲音衝了出來,打開門的昴大吃一驚。
  一旁的佩特拉苦笑著,碧翠絲則是不由自主地緊緊抓著昴的手。昴瞄了一下她們兩人的反應,就看著生氣蓬勃地跑到面前的人影。

  是個小小的人影。

  身高比佩特拉還要矮,而大約比碧翠絲稍稍高了一些,也就是說雖然是小孩子的身高,但對她而言或許已經是成長的極限了。

  全身長滿著橘色短毛,長著一對翹得高高的可愛貓耳,一雙充滿旺盛好奇心的渾圓大眼,與充滿元氣地大聲說話的口氣。留著長長的橙色辮子相當有女孩子味,穿著一身白色長袍將身體包得密不透風的樣子也不禁令人微笑。

  像是小貓咪般兩腳直立的行走,對於喜歡貓的人而言算是某種夢幻的存在。

  貓人族──也是有過一面之緣的關係。

  「是蜜蜜呀!好久不見了,妳還是和以前一樣超有精神的!」

  「是啊!沒錯~!蜜蜜我超~有精神的!哥哥你很瞭耶!還有,我長得比之前要高,變得了大人,嘿嘿!」

  蜜蜜把手插在腰上,一面搖晃著尾巴,一面擺出自豪的表情。

  雖然她外表看起來就只是個活力十足而一副神氣的女孩子,不過實際上,這個少女是全由獸人組成的傭兵團「鐵之牙」副團長,而她的戰鬥力也相當不容小覷,是個充滿意外性的女孩。

  她以前曾經幫助過昴討伐白鯨以及貝特魯吉烏斯,蜜蜜和昴兩人的共通點是對任何人都相當親切而直來直往,因此他們兩人在那一連串的事件當中,可說是變成互相最要好的人。

  順帶一提,「鐵之牙」的立場是愛蜜莉雅的政敵,安娜塔西亞・合辛的私人傭兵團,因此光從立場上來看,是最大的敵人。

  然而對蜜蜜抱持著這樣的敵意,只能夠說是不解風趣。

  「是嗎是嗎,從大老遠過來還真是辛苦妳了,對了,給妳介紹一下,這位是可愛的女僕佩特拉,是在我家工作的未來萬能女僕,再來這位警戒心展露無遺的蘿莉是碧翠絲」

  「哦~!我知道了!是昴和做著佩特拉工作的女僕生的小孩對吧!我記起來了!蜜蜜我記住了喔!」

  「怎、怎麼我總覺得這是個一蹋糊塗的記憶方式啊……!」

  至於顫抖的碧翠絲,仍然忸忸怩怩地躲在昴的身後,看樣子是害怕卯足全力靠過來的蜜蜜,但是蜜蜜卻毫不客氣地向碧翠絲吐槽。

  「怎麼了~?妳這樣畏畏縮縮的,會像蜜蜜我一樣長不大喔~!好了啦~快點出來、快點出來~!」

  「哇、等、妳能不能別這個樣子!貝蒂我不在乎長得矮,而且說到底妳的個子小到沒資格說這種話吧!」

  「哼哼~外行人就是這樣所以才令人厭煩哪~蜜蜜我的內在可是很成熟的,所以過不久之後,外在的成長也會隨著內在成熟起來的喔,團長是這麼說的」

  「我真是搞不懂妳在說什麼!」

  碧翠絲的手被蜜蜜拉著拖到前面來,任她擺布。
  雖然碧翠絲像是求救似的朝昴看著,但昴卻滿足於怕生的碧翠絲仍去交了朋友的樣子,只是用如同父親般的表情看著而已。

  「我說,昴大人,小碧翠絲醬用非常恐怖的眼神在看著你喔?」

  「人是會與不擅長的東西戰鬥而成長的,碧翠子有點太挑食了,所以我想給她慢慢地養成挑戰精神也不錯。我們就靜靜地在一旁看著吧,媽媽」

  「你、你說媽媽……我、我知道了」

  見到紅著臉沉默下來的佩特拉,昴為自己說錯了話而反省。不過重新改口也有點尷尬,所以就先順著氣氛下去不再多說些什麼。

  之後注意力回到抓著碧翠絲的手轉來轉去跳舞的蜜蜜身上,

  「那麼,妳出現在這裡的話也就表示……妳那兩個弟弟還是里卡多也在這裡嗎?難不成尤里烏斯會沒事先打招呼就過來,我可不想遇見這種事」

  身為安娜塔西亞騎士的尤里烏斯・尤克歷烏斯,與昴之間存在極為複雜的關係,昴完全不覺得他們在見面之後可以好好地對話。

  雖然他自己也清楚並不那麼善於和安娜塔西亞相處,不過心境上覺得總比與由里烏斯交談要來得好。

  然而,蜜蜜對於昴的憂慮,搖著頭說否定了。

  「黑塔羅、緹碧跟團長,還有尤里烏斯、大小姐都沒有來喔-!今天只有蜜蜜我一個人!我成功的一個人過來了,嘿嘿」

  「這樣的確是很了不起啦……不過,妳是來做什麼的呢?」

  蜜蜜對於昴的提問歪著頭感到疑惑,之後便輕巧地跳上了碧翠絲的身上,不顧碧翠絲慌忙抱起密密,開朗地笑著說,

  「我是來邀請你們參加我的隊伍的!我跟你說,大小姐說了大家一起來玩!所以我是來邀請你們的喔~!我超期待的~!好棒~!」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14627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8 篇留言

SOMA宅神OoG
辛苦了

07-14 21:58

軼扉
感謝大大

07-21 21:02

ID有什麼意義
辛苦了,話說貝蒂吸取魔力那一段有股本子的味道 (看看網路對我做了什麼)

07-30 21:02

劫火
辛苦了

08-18 12:44

大事
感謝

08-27 19:34

桐人
好想看碧翠絲害羞臉紅的樣子~
蜜蜜還是跟以前一樣活力充沛

11-22 17:33

白衣沽酒
一開始昴說不要以貌取人那裡,我怎麼感覺是在捏他GOSICK啊?被迫弄成螺旋頭的警官跟超越人智的維多利加……

01-06 14:27

天口朝明
樓上,昴說的所有特徵都是指碧翠絲

08-13 17:3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5喜歡★Liujohnn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後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mp030就是你~
要不要來我小屋玩啊ˊˇ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0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