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1 GP

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WEB版 5-2

作者:後攻の絶傑.流星雨│2017-06-19 12:48:27│贊助:60│人氣:11853
第五章 『鐫刻歴史的群星』
2  『虛偽的血統』

譯者:lovesakuras
校對/潤色:流星雨(Meteoroid)

蜜蜜啪搭啪搭歡快地擺動著雙手,昴搖著頭。
她已經說了好久,不停用著相當浮誇的詞句描述著華麗的宴會。

「安娜塔西亞小姐邀請我參加宴會……?是有什麼重要的事嗎,突然這麼急迫?有那麼值得可喜可賀的事嗎?」

「可喜可賀的事?誰知道呢?但那也沒什麼不好的啦,有美食、有美酒,在那之後也能一起愉快的玩耍!哇,好開心!」

「喝酒?你怎麼看都不像是能喝酒的年齡啊?」

「欸,蜜蜜在這一年內完全長成答人了哦!所以團長說『喝點酒也沒關係』,但是小姐說不行。」

蜜蜜挺了挺胸膛,在三股辮的髮飾上綁著的鈴鐺附和一般的響了起來。聽到這樣的回答後昴仔細打量著蜜蜜。

「喝酒沒關係?你是成人嗎?開玩笑的吧,你才多大?」

「最近剛滿十五歲啦!所以說呢,蜜蜜是成熟的大人啦。是成熟女人呢!」

「這種小學高年級的樣子已經是成年女性了?就算如此……」

稍微冷靜一下,昴終於意識到和原來的世界不同,異世界對於成人的認知是有差異的。換句話說就是成年的時間不一樣。
這個世界十五歲就是行成年禮的年齡,已經可以喝酒抽菸了。

「這真的沒問題嗎佩特拉?」

「嗯,沒問題。仔細來說,男孩十五歲便離家工作,女孩差不多這個年齡就要準備嫁人了。嫁不出去的話就必須工作,這樣的情況到哪都差不多,就像現在的我一樣呢。」

「也就是說,佩特拉很小就從家裡出來開始工作了,難怪看起來很老成呢。」

「嘿嘿嘿,我看起來很老成……那個,我可不覺得這是什麼誇獎。」

被佩特拉銳利的目光盯著的同時,昴低頭看向精疲力盡的碧翠絲從蜜蜜那裡解脫出來,忍不住晃著奶油色長髮的碧翠絲帶著埋怨的表情看向昴。

「被昴強制一起特訓,現在又被貓兒小姑娘折騰,貝蒂累死了……昴,抱抱。」

「說是一起特訓,你不過是在一旁看著吧……」

吐槽著的同時,昴舉起手抱起疲倦的碧翠絲。與鍛鍊之前相比,碧翠絲的身體便有如羽毛一般輕盈,因此體重什麼的完全不需擔心。

在旁人看來就像是抱著孩子的父親一樣。

「哦~小不點被抱起來啦!好好!蜜蜜也要!蜜蜜也要!」

「如果是你家團長的話還說得過去,憑我的體格抱不動你。駁回!」

「欸,不行,我也要,我也要~~」

蜜蜜不斷在抱著碧翠絲的昴旁邊兜著圈子。碧翠絲不知為何帶著一臉勝利的表情「哼哼」笑著。
不久,蜜蜜便抓著昴的運動褲下擺攀了上去。

「那麼,好!蜜蜜要自己登上去了!」

「笨蛋!住手,要翻了!佩特拉也停下來!在幹什麼呢……!」

「嗯,我才沒有在羨慕呢……雖然沒有,不過我也可以攀上昴大人嗎?」

「才不要啊?」

抱著一隻幼女,同時被小貓幼女和少女糾纏著的昴,就這樣一起吵吵鬧鬧的來到了正門的大廳。

然後,

「——還想著是不是不打算回來了,在大門磨蹭什麼?」

聽著冰冷的聲音,昴和佩特拉立刻站直了身子,像柱子一般杵著。
另一方面,蜜蜜則是瞪著大眼睛東張西望,興致勃勃的尋找著陌生聲音的來源。碧翠絲則在一旁嘆息
雨的聲音傳來,大廳臺階上能夠俯瞰四人打情罵俏的位置上站著一位少女。
桃色的頭髮,穿著稍微改短的女僕裝,淡紅色的瞳孔,冰冷的神情。
雖然有著可愛的容貌,可愛的裝束,卻一點可愛的韻味都沒有。
原來是佩特拉的同事,同時也是這間宅邸的侍從長拉姆。
冷淡眺望著昴一行人的拉姆發出「哼」的鼻音。

「真噁心。」

「看到眼前的景象就腦補出那種事情的你才更噁心好吧!無論有沒有好好討論的餘地,除此之外什麼都想不到了嗎?」

「那樣做只是為了方便自己而扭曲對現實認知的事實吧。但是巴魯斯你要記住一點——拉姆只會評價拉姆親眼所見之物。」

「把你的有色眼鏡摘下來啊,不要再添加一些奇怪的風評好嗎?」

眼睛只會選擇感興趣的畫面,耳朵卻充耳不聞。無視了滿臉不悅的昴,拉姆向佩特拉看去。

「佩特拉,有客人來了。我應該說過帶巴魯斯去那邊。為什麼在玄關一起嘻哈打鬧?」

「對不起,拉姆姐姐。」

「我說的話你左耳進右耳出了嗎佩特拉?雖然拉姆應該這樣問:『為什麼你在玄關那裡玩』。」

「就像鬼婆婆一樣啊。不是佩特拉的問題,是我的錯。」

「不是她的錯才見鬼了,巴魯斯倒打一耙呢。」

「有點太過份了吧!」

終於意識到該讓步了,拉姆用下巴往背後的方向指了指。

「總不能讓艾蜜莉亞大人他們一直等著。巴魯斯也盡快趕到會客廳吧。佩特拉去食堂,碧翠絲大人和昴同行。」

「那是當然。」

「蜜蜜呢?大姊姊,蜜蜜呢?」

被指示的佩特拉戀戀不捨的放開昴的褲子下擺,另一方的小貓則精力旺盛緊緊纏著昴。
蜜蜜提出疑問後,拉姆指了指自己做出跟隨的手勢。

「請客人和巴魯斯一起去會客廳,如果蜜蜜大人的夥伴沒看到您的話是安不下心來的。」

「這樣啊,那就不得不回去了啦。真是麻煩吶!」

不愧是待客彬彬有禮的拉姆,蜜蜜接受到了那樣的指示後咯咯的笑著,昴則聽到了不能當耳旁風的內容。

「你說有夥伴?但是你,剛才不是說自己是一個人來的嗎?」

「先說好,可沒說謊哦。實際上黑塔羅,緹碧,團長,尤裏烏斯,小姐都沒一起來。但是,約書亞有一起來。蜜蜜,一個人擔任約書亞的護衛,護衛呢!」

「護衛嗎?」

「對,護衛!」

蜜蜜挺起胸膛一臉驕傲。昴摸了摸她的頭,隨即轉向台階上層拉姆的方向。

「糟了,我還以為只是蜜蜜來了而已,沒想到讓別人等著了。」

「正是如此。好了,快些跟上來。艾米利亞大人都快等不急了。」

「那真是令人提心吊膽。那麽,佩特拉一會兒見啦。走吧,蜜蜜。」

「好~~」

約書亞,沒聽到過的陌生名字是誰的呢?
大概是安娜塔西亞陣營中不知道的人物吧。像這樣作為特殊使者、被交由蜜蜜護送,因而應該有著相應的立場。
連蜜蜜都可以直呼其名,所以大概也不是什麽了不起的職務。但如果考慮到蜜蜜不分對象一視同仁的話,這樣的想法無論好壞都不一定靠得住。

「待會兒安頓下來後,我會烤一些蛋塔帶過來,會很好吃喲,昴大人。」

離開的時候,佩特拉低聲說道,然後小跑步著離開了。
法蘭黛莉卡在餐廳附近接應,不知道會客廳有多少雜務要處理。

無論如何,要吃上佩特拉做的蛋塔的話,應該得等到相當遲的時候了。

「在會客廳的是艾蜜莉亞碳和誰?」

「羅茲瓦爾大人尚未歸來,因此奧托和加菲爾也一同在會客廳。如果來客的身分是暗殺者,加菲爾一個人應該也能應付的過來。」

「也不是說有那種被直接攻擊的顧慮啦,要是艾蜜莉亞碳發生什麼事的話,已經吩咐好奧托要當她的肉盾。」

「拉姆也這麼覺得,如果察覺到危險也會這麼做的。」

不愧是奧托,
即使被這樣對待也沒有怨言。這和以前完全不一樣。
無論如何,如果參與接待的是這三人,恐怕正是奧托認真起來大活躍的時候吧。如果不儘早減少奧托的負擔,很可能會減少一個寶貴的內政官。

「那種做事不求回報的傢伙為何要和昴做朋友,真是無法理解。」

「我與奧托的關係在旁人看來是無法理解的,男人之間的友情就如同磐石一般堅固,硬梆梆的哦。」

「嘁,還硬梆梆的。」

面對碧翠絲的評價昴與蜜蜜充耳不聞,在拉姆的嘆息中踏上了大廳臺階上的會客廳。
拉姆敲了敲門,門從內側打開。裡頭是開門的加菲爾。

「嘛,大將來了嘛。等了好久,老子還以為要去什麼地方接你呢。」

「這樣子一個接著一個打著尋找我的名義跑出來,在這之後要是只剩奧托一個人的話還真有意思。」

「咦~若是看到奧托兄慌亂的表情豈不是很有趣嘛?」

壞笑著與昴互相與昴調侃著的人是有著金色短髮,銳利犬齒,額頭上有著白色傷痕的少年,加菲爾。
昴和站在門口的加菲爾做出球場球員一般的勾手擊掌的動作。

「請進來,大將也不行一直待在門口說話。奧托兄和艾蜜莉亞大人都在裡頭,別光顧著說話,快動啊。」

「你怎麼一副準備看好戲的表情啊?」

「愚蠢的事就別說了,趕緊滾進去不要擋著門。」

「欸?」

被會客廳中的複數視線注視著狠狠地踢中昴的後背,昴高高的飛過屋子中央,以頭著地的奇怪姿勢掉進了會客廳。
目睹的眾人各自展現出放心或者驚訝的表情。
壓下想要和在場的人解釋的想法,昴回頭察覺發出詫異視線的來源。

「———」

雙目對視,交叉著雙手,有著纖細面容的俊美青年。
纖細的身體上穿著上等布料製作的禮服,長長的脖子後束著淡紫色的頭髮。
黃色的瞳孔外佩戴著單片眼鏡,給人一種學者氣息的印象。
昴窺視到新面孔雙唇緊閉,露出明顯不耐煩的神情。
雙方似乎都留下了不太好的第一印象。

「這位是……?」

隨著相互凝視時間的過去,先開口的是青年客人這一方。
昴離開兩人的視線,向正面坐著的青年二人走去。面對青年的疑問,銀色的頭發如瀑布般的美麗少女表示歉意點頭。

「讓你久等了,對不起。——這是我的騎士,菜月•昴。」

說著這樣的話,介紹昴的少女,昴能夠從背後察覺到穿透過來的感動。
這是因為「我的騎士」的發言,是昴無論聽上多少次都仍會出神的絕無僅有的咒語。

「為,為什麼突然一臉恍惚的表情……」

「昴,別再露出奇怪的表情啦,會被別人誤解的……咦?稍微,力氣有點大啊。喂,手臂抱得太緊啦!昴…昴!痛!痛啊!」

「——!啊,對不起。稍微有些掉線了。」

為了隱藏胸口內側的心情,差一點就把不明所以的碧翠絲勒死了。貝亞子式擁抱,簡稱熊抱,大概這樣的感覺。
無論如何,在客人用面前展示了一堆奇怪的東西,昴假裝咳嗽回避這時的尷尬,放下弄痛了的貝阿朵麗絲。

「你好,請允許我正式自我介紹。在下菜月•昴,擔任著您身邊這位艾米利亞大人的騎士。以後不知當如何稱呼尊駕。」

「——」

雖然衣著運動衣,但行為舉止都完美按照騎士准則一絲不苟。
以前認為騎士無非表面風光,不過,現在卻意外的由自己做出來,所以更加能體會到『套路』的含義。
沒有去在乎是否真的適合自己,而是覺得自己正在往真正的騎士靠近。
曾經的誤解已經被一笑而置之,現在認真做的事情是有意義的。
所以在作為『騎士發燒友』、並有著當之無愧的豐富知識儲備的加菲爾的指導下,昴練成了作為優秀騎士當之無愧的禮儀素養。
向視線餘光所能及的地方偷偷看去,加菲爾這時也是一臉滿足的樣子。
昴注意到這時的氛圍,加菲爾在一旁豎起中指。這個姿勢是昴教的,但並不是使用的場合。師徒的角色姑且不論,扮演學生角色的加菲爾是輸了。

「謝謝,您太客氣了。恩……在下作為安娜塔西亞·合辛大人的使者前來貴處,名為約書亞·尤克歷烏斯。」

「是嗎,約書亞先生。好名字,即便如此,對不起來晚了。重新道歉……尤克歷烏斯?」

自報姓名的青年——約書亞敘述著社交辭令時,昴為耳朵中曾經聽到過的單詞使勁晃了晃腦袋。
面對昴的疑問,約書亞「嗯」的點了點頭,正如昴補充的那樣。

「是啊,昴。約書亞是由裡烏斯的弟弟啊。兄弟都在安娜塔西亞大人那裡做事,怎麼說呢,總之就是非常厲害的啦。」

直到剛才為止還彌散著的清雅脫俗的氣息瞬間消失,講著平易近人話語少女微笑著。
當然,這裡正面對著的是位真正少女。昴小聲嘆息到,雖然明知失禮但還是直盯著約書亞的臉,在他一邊他的座位坐下了。
理所應當的在這位少女身邊——艾米利亞的旁邊。

「是嗎,由裡烏斯的弟弟?這麼說來,面相確實很有幾分相似。挖苦……不是啦,銳利的目光。諷刺……不是,優雅的嘴角啦。而且惡魔……口誤,美麗的頭發顏色和發型都很相似。」

「噢噢,稍微控制一下你那強人所難的評價好麼?」

順應著這樣的話語,為了不把局面往更壞的方向帶去,被一頭冷汗遮住臉的灰色頭發青年奧托說道。
他是艾米利亞陣營首席內政官,或者說這內政官的角色頭銜大概也只有他才能擔當,但這時作為調停官的角色奧托卻冷淡的讓人吃驚。

「你比起以前瘦了點吧?」

「在這裡所經歷的那些刺激日子都過去了!特別像是現在這樣的場面,被精神被連續刺激而感覺疲勞肯定就瘦下來了啊,真夠瘋狂的!」

「骨瘦如柴!骨瘦如柴!」

高興地起勁提高聲音,蜜蜜對著奧托說道。
顧不上一臉不高興的奧托,也不管自己的客人身份,蜜蜜小快步跑近約書亞的旁邊,跳入沙發坐了下來。
昴放下碧翠絲,在客人前面的位置坐下來。
迎接約書亞一行人有昴,艾米利亞,奧托都各自坐下。雖然碧翠絲擠一擠還是能坐下,但那不好看。所以碧翠絲毫不猶豫地在昴的膝上坐了下來。
昴也理所當然地攬著碧翠絲的腰腹,確保她不會掉下去。(坐下抱著小孩的身姿,有小朋友的F&M都懂)

「那麼,那我們差不多該進入正題了……」

「等,請稍等!這邊的女孩是?」

約書亞慌慌張張的說道。
他指著正坐在昴膝上的碧翠絲,調了調單片鏡的位置。就好似由裡烏斯的那種游刃有余的方式。
如果要說的話本該由昴來解釋的,不過代替昴開口卻是約書亞的鄰座的蜜蜜。

「真是的,約書亞也沒見過啊。那是貝亞子,昴的孩子。一看就知道了。緊挨著的是媽媽,再挨著的是肉盾?」

「誰是肉盾啊,這種話在對自己的立場沒有一點信心的我面前請不要講出來好嗎!」
「肉盾!肉盾!簡直和真名字一樣,厲害啊!」

面對天真無邪的蜜蜜,奧托即使使勁渾身力氣抱怨也毫無效果。
面對氣餒的奧托大家一致不做反應。昴則把手從膝蓋挪放在碧翠絲的頭上,

「忘了介紹真對不起。總覺得這個姿勢理所當然了,所以如果沒有不協調感的話,就讓它過去吧。如何?」

「奧托君也忘記指出來了,我也嚇了一跳呢」

「請不要吃驚,我這就給你解釋。」

一如既往發言的艾米利亞,昴也同意這樣的回答。奧托常識性的疑問:就這種忘記的程度也太日常化了吧。講真,也可以說真夠奢侈的煩惱。

「這孩子叫碧翠絲,正如蜜蜜說的那樣,是我和艾米利亞大人的孩子。」

「嗯!?」

約書亞感受到了衝擊般的事實。

「真是的,才不是這樣的,昴!約書亞都嚇到了啊。我和昴雖然啾啾過了但是光是那樣是造不出寶寶的。我可是學習了的!」

「啊,對不起,艾米利亞碳。總覺有一種將私人隱私完全暴露出來的可怕感覺。我錯了,那麼用普通的方式介紹吧。」

「怎麼把貝蒂描述成那樣的關系呢,你要好好反省。」

沒有惡意的艾米利亞和一臉不高興的貝阿朵麗絲同時壞笑起來。
順便一說,艾米利亞對如何制造孩子知識的誤解,僅僅是停留在「親親是不能制造寶寶」的這種程度。在更深入的探討制造孩子的方法昴當然也沒辦法進一步解釋,其他的女性陣容也因『還是等艾米利亞大人的精神稍微成長一些再說吧』而受到了打擊。基本都是因為保護過度的溺愛所造成的。

「嗯,而實際上這位碧翠絲小姐的立場是……?」

在糾正快要偏離正題的話題的同時,快對羅茲瓦爾官邸成員洗禮招架不住了的約書亞。這些喧囂的成員與安娜塔西亞陣營的『鐵之牙』極為相似,於是與昴在一邊質問。

「話說內容已經偏離正題了,實在抱歉。碧翠絲乍一看,是只可愛的小女孩,但實際上是我的精靈,地地道道的蘿莉老太婆。」

「對的,我是精靈。還有,蘿莉老太婆這種傻乎乎的稱呼又是怎麼回事啊」

撫摸著碧翠絲的頭,反過來碧翠絲從下面使勁推搡昴的下巴。雖然對昴的日常生活用語開始熟悉,但這種失當的言論也是相當不允許的。
蘿莉老太婆的這種稱呼的解釋是把老太婆和蘿莉兩個單詞組合,所以看上去理所當然的組合用了這樣理所應當的稱呼。
從旁觀者的角度來看這是昴與碧翠絲間打情罵俏的行為,不過,相對約書亞而言那種反應更加戲劇性。
怎麼說呢,大概是他給人一種具有堅毅、俊俏的青年所應有的冷峻印像。

「——那樣嗎。精靈呢?」

低嘟噥所包含的感情,誰聽了都無法揣度。
這樣的感情是掩藏不住的。相反,反而表現出更加復雜的感性波動,在那之中究竟包含著何種想法便不得而知了。
只是,在場的人員沒有誰沒能弄懂那種善意的嘟噥。

「好啦,這位客人。對我家大將帶著的精靈有什麼問題麼?」

代替昴的回答,對誰也不謙遜的加菲爾這樣問道。
在場的其他人都在煩惱如何打破冷場僵局時,那個無所畏懼的聲音叉入了進來。
面對加菲爾的話,約書亞只是搖了搖頭簡短的說了句「沒問題」而已。

「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只是,聽說昴大人也精靈騎士。據我所知,鄙人的哥哥也精靈騎士。可以說在這個國家,精靈騎士是極其稀少的頭銜。」

「啊,當然知道喲。那家伙在和魔女教的戰鬥中……這個,怎麼說。出……出力,了。幫忙,了的,所以……」

「他救了你,就那麼不想承認嗎!?」

不是那個意思。只是與由裡烏斯的共事回憶,隨口都能說上不少,但在練兵場被單方面毆打的舊傷在隱隱做疼而已。

「雖然聽說過除貝蒂和昴以外還有其他的精靈騎士。但與你哥哥,應該說也是一種奇妙的緣分呢。」

「奇妙的緣分這又怎麼理解呢?精靈大人。」

「那還用得著說麼,前輩會被後人追上呢(長江後浪推前浪)。至少,貝蒂和昴可是轟轟烈烈地一路走來的呢……喵喵!(最後這個喵喵有些不明所以,姑且翻譯出來)」

「只是在玄關那裡吵鬧而已,而且我與由裡烏斯的能力差異很大。也並不是同一領域中的競爭關系。就像擅長拼圖的人去挑戰不擅長拼圖的人那樣,以己之長挑取彼之短才是我們制勝的方針。」

輕輕撫摸著碧翠絲的頭,昴在約書亞面前低頭說道。
與此同時,也整理了碧翠絲之前被弄亂的頭發。

「抱歉。我可沒有瞧不起你哥哥。再說了,我也承認我能力上的不足。這只精靈實際上也只是徒有外表而已。」

「這是難能可貴的事,不過這是正確的判斷。你承認自己與哥哥比較起來有差距的地方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咦?」

約書亞突然提高音量,像大人似的將話題轉移到原本討論的方向。
昂察覺到約書亞單片鏡所綻放的妖邪光輝,驚訝地皺起了眉頭。

「是的,哥哥是厲害的人。今年二十歲,現今以是王國騎士團的明星近衛騎士團一員,實際上還擔任著副團長的職位。為了侍奉安娜塔西亞大人現在離開了近衛騎士團,這個時候,如果安娜塔西亞大人的夙願被完成了的話哥哥的近衛騎士團的團長的位置才能安穩。與當代的劍聖萊因哈特大人交往也很深厚,無論是公事還是私事都處理得很完美。對自己和別人都很嚴格,從來不忘上進心。然後,優美的外表和那毫不遜色的精神性俘虜了很多女性。是的,哥哥是如此厲害的人。你,根本無法相提並論。」

「……哦,哦」

飽含深情,興奮得漲紅了臉,一邊編織著溢美之詞的約書亞說道。
這些話昴一句也無法反駁,膝蓋上的碧翠絲也沒注意到約書亞剛剛的言辭。加菲爾和奧托也並不知道說的內容含義干脆就這樣閉上嘴巴,蜜蜜正大口大口的嚼著點心絲毫未聽進去。
室內在那樣狀況下,語言激動的也只有約書亞一人。

「呼呼。約書亞,真是非常喜歡作為哥哥的由裡烏斯呢。」

基本上什麼言語都能積極接受的天使就在那裡。
約書亞察覺到自己隨口而出的那些話,並不是因為興奮而是因為羞恥的紅了臉。稍微咳嗽什麼的讓自己平靜下來。

「對,對不起。稍微有些頭腦發熱。一談及關系到家人的話題,自己就總是控制不住」

「不,沒關系。我從約書亞的口中聽到了由裡烏斯更多有趣的事情。我雖與由裡烏斯在王都多次見面卻了解不多,所以還是想知道更多的事情啦。」

「是,是嗎?!那麼,我分享一些和哥哥其他回憶……」

「那是另外的機會了,現在可以進入正題麼?吶,是這麼認為的吧,奧托!加菲爾!」

「哎!?」

被強行插入打斷對話的昴呼喚的兩人一時表露出「才不要卷進去」般的神情和聲音,但是馬上改為點頭同意昴的意見。
結果,約書亞真總算意識到自己話說得太多了。

「好,好的……哥哥的榮光的故事,另外找機會聊。我……不,鄙人也把正事早早完成才行,盡快與安娜塔西亞大人彙合才行。」

「行,我非—常地期待。那麼,一直推遲的正題……是怎樣的事情呢?」

相對於假裝平靜不自然的約書亞相對,艾米利亞則自然轉變為王位候選人模式。
頓時客廳中的空氣嚴肅了起來,空氣中彌漫著緊張。這種緊迫感,艾米利亞人作為見習執政者的覺悟,也因此萌芽。

「——作為安娜塔西亞·合辛大人的使者,我將安娜塔西亞大人的話轉達給艾米利亞大人。」

在肌膚都能夠體會到的緊張感下,約書亞的表情也恢復了最初的樣貌。他從懷揣著的手中取出一張書信取出放在桌子上。
打開,目光落在黑色墨水記載的文字上。

「安娜塔西亞大人邀請艾米利亞大人和其他諸位相關貴客到都市普利斯特拉游玩。」

「邀請去普利斯特拉……普利斯特拉的說,確實指水門城市吧?是盧格尼卡王國和卡拉拉基共和國邊境附近的一個大城市的說?」

「是的,毫無疑問確實在那裡。現在,安娜塔西亞大人已離開王都前往那裡……等待著招待艾米利亞大人和諸位。」
對艾米利亞的追問表示肯定,約書亞冷靜的點著頭。

在約書亞視線之外,艾米利亞眼瞅著昂。那個視線的意思,當然是說「你怎麼看?」。

不用說,對於這番話昴大概與艾米利亞有著相似的感覺。本來,在王都滯留的安娜塔西亞所居住的宅邸,位於王都內的貴族街是眾所周知的。從蜜蜜聽說晚會邀請的時候,理所當然的認為是在那個宅邸裡被招待。

「普利斯特拉是風光明媚的地方,因城市本身的特殊性,也是一座以觀光出名的城市。即使只看了一遍也能讓心情平靜下來,安娜塔西亞大人很高興大家能去。」

「確實是一個想為大家介紹的好地方,這樣的情況也很歡迎……總覺得有什麼不對勁啊。艾米利亞和安娜塔西亞根本還不是朋友麼。」

而在昴的記憶中,安娜塔西亞與艾米利亞反倒是在王選中對峙最嚴重的一方。在候補者中對待艾米利亞最刻薄的存在,普裡西亞與安娜塔西亞兩人確實都是如此。
克魯修對所有人都是一視同仁的,菲魯特則是欠著艾米利亞不少的恩情。為此,盡管在白鯨與魔女教一戰中曾經合作過,就個人而言昴對安娜塔西亞本人還是沒有太好的印象。
所以,這次邀請預感並非全是好事。
看到昴懷疑的態度,約書亞的嘴角微微翹起。

然後,

「為了展現安娜塔西亞大人邀請的厚意。在普利斯特拉找到了非常寶貴的東西,不管怎麼都想邀請艾米利亞大人到來。」

「我所尋找的東西?」

看到艾米利亞一下起勁的態度,那一瞬間奧托露出一副『被打敗了!』的表情。連呼吁制止都來不及就被搶走主導權,昴也理解了奧托的態度,但關鍵的話題核心卻仍然看不見。

這種判斷的遲滯,導致完全將主導權拱手讓人了。
微笑加深了,約書亞如是說道。

「——在普利斯特拉都市的魔礦石商手中,持有著艾米利亞大人所希望得到的超高純度無色魔礦石。那正是您現在正在尋找的用於容納大精靈大人的媒介。」

——從讓出主導權的那刻起,出現了促使艾米利亞陣營前往普利斯特拉的決定性的東西。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1463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7 篇留言

夜貓X終焉
「待會兒安頓下來後,我會烤一些蛋撻帶過來,會很好吃喲,昴大人。」改成蛋塔

07-10 10:34

夜貓X終焉
還有前半段似乎是加菲爾
後半段則是卡菲爾?

07-10 10:37

後攻の絶傑.流星雨
已改正~[e12]

07-10 12:44

軼扉
感謝大大

07-21 21:55

焰海
我相信你絕對是故意打成萊因哈特的對不對~~~

07-29 14:18

ID有什麼意義

離開的時候,佩特拉低聲說道,然後小跑步著離開了。

法蘭黛莉卡在餐廳附近接應,不知道會客廳有多少雜務要處理。


無論如何,要吃上佩特拉做的蛋塔的話,應該得等到相當遲的時候了

這裡多了一段

07-30 21:31

後攻の絶傑.流星雨
已修正 感謝指正07-30 22:30
君麻鳴人
碧翠絲是昴跟EMT生的女兒(笑翻了

08-17 01:3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1喜歡★Liujohnn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後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icky112277喜愛小說的朋友們
《畫槌錄》已更新至第一百三十九章,歡迎諸位前來觀閱評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0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