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活動】七年與一夜

作者:墨染│2017-05-23 17:19:24│贊助:26│人氣:538
  燭火搖曳,被火光照耀的女孩睜開了雙眼。

  「回來了嗎?未來的世界如何?」

  魔女微笑著。

  「景色改變了不少,雖然還是一樣枯燥。」

  女孩用稚嫩的嗓音回應。

  「是嗎?不過妳看起來挺開心的,是發生了什麼好事嗎?」

  女孩聽到這句話之後忍不住笑了,那是個與年齡相符的可愛笑容。

  「因為遇到了有趣的人啊。」
 
※※※
 
  遠遠地聽見了浪潮拍打的聲音。

  街道上稀稀落落的,行人很少,大部分的攤販都開始準備收攤了。

  此刻的我腳踩拖鞋,身穿寬鬆的T桖及海灘褲,相當隨便的打扮。不過如果是空無一人的海邊的話,這樣的打扮不會被人看見,也很舒服,十分適合黃昏的散步。

  越過為數不多的商家店舖之後,道路寬敞了不少,視野也逐漸開闊,吹來的微風溶解了大海的鹹味。

  今天少女也依舊佇立在那裡,綁上天藍色緞帶的髮絲飛揚,湛藍色的雙眼反映出大海的波紋,優美的倩影幾乎要讓人望之屏息。

  我站在岸邊高處,往下俯瞰著少女纖細的身影。

  來到這個村子也待兩個禮拜以上了,每次這個時間來到海邊都會看見少女。

  如此虛幻、如此飄渺、彷彿只要碰觸就會宛如泡沫溶解消失,尤其是那雙冷漠的雙眼,寧靜地令人心醉。

  如果只考量自己的目的,選擇避開這段時間來到這裡才是一個恰當的選擇,但我卻總是喜歡在這個時候來,偶爾對方晚到還會替她擔心。

  難道是喜歡上對方了嗎?冒出這個念頭我忍不住發笑。

  我把視線從少女身上移開,轉而注視著用同樣的色調與大海連結的天空。無比閃耀的太陽就快要消失在地平線上,陽光的餘暉照耀在雲朵上,如打翻的顏料般將雲層渲染,呈現出奇妙的顏色。

  大海也染成了同樣的顏色,映照著的影像隨著波浪晃動,不安定地似乎隨時都會被攪亂一樣。

  這是在城市裡絕對見不到的景色。我吹著海風,悠閒地感受與都市截然不同的生活節奏。
 
 
  在那之後不曉得過了多久,天色完全暗了下來。世界被黑暗支配,徒留明月一盞燈孤獨地高掛。

  不久前還停留在海邊的少女已經離去,沙灘上的足跡已經被浪潮沖刷消失,彷彿一開始就不曾存在。我拍拍沾上灰塵的海灘褲,站了起來。

  夏夜裡微涼的風吹拂著,寬鬆的T桖像旗子似的,在微風中擺動。同時我漫不經心地前行著,直到我的眼前被深邃的湛藍包圍,我才停下腳步。

  現在輪到我獨佔整個海邊了呢。

  我把雙腳的拖鞋褪去,也把上衣跟海灘褲脫下,放在海浪沖不到的地方,帶上蛙鏡,下一秒,投入水中。

  「唔哦哦哦哦哦!」

  即使是夏夜,海水依舊低溫,涼意從腳底竄上背脊。我做了幾分鐘的韻律呼吸才終於止住哆嗦。

  我很喜歡待在水裡的感覺。

  只要全身浸泡在水中,就會有種自己的身體變得輕盈的感覺,還在都市裡的時候也是,泡澡是我最為放鬆的時刻。

  然而,即使我再怎麼習慣在水中的感覺,我還是學不會游泳,甚至連基本的打水都是問題。

  我試著用在學校教的方式簡單漂浮,但還是撐不了多遠就開始下沉。

  不行不行,這樣完全不行,還以為昨天已經抓到訣竅了。我在腳能著地的地方稍作喘息,然後再次深呼吸,潛入水──

  「大哥哥根本不會游泳吧。」

  從岸邊聽見了冷淡的聲音,我下意識轉頭,然後在我眼前的全是泡沫。

  「咳咳咳!……咳咳……」

  經過一番掙扎,我好不容易踩穩腳步。被海水入侵的鼻子很不舒服,喉嚨似乎被灌了好幾口水,令我有種想吐的感覺。

  我大口喘息了許久之後,才終於恢復正常的呼吸。

  從這個角度看上去,海灘上那名披著薄外套的小女孩,正用湛藍色的雙眼盯著我瞧。

  「呃……請問妳是?」

  聽了我的問題,女孩思考了一會兒。

  「……陌生人?」

  「……」

  不知道跟剛剛嗆到有沒有關係,我忍不住開始頭痛了起來。

  「對了。」

  少女仍舊盯著我瞧:

  「我來教你游泳吧?」

  不等我回覆,女孩便將披在身上的單薄外套脫下,把烏黑長髮用天藍色的緞帶束起,然後,豪不猶豫地跳了下來。

  ──撲通。

  我忍不住替女孩捏了一把冷汗,不過我很快就知道是我多心了。她在月光下身伸展肢體,輕鬆移動的模樣,宛如在水中舞蹈的妖精。

  「……變態?」

  注意到我的視線,女孩雙手抱胸。

  「不、不是啦!不是說要教我嗎?所以我才稍微看了一下……」

  雖然看得入迷是事實啦……

  「嗯,我知道啦。」

  女孩露出與年齡相符的頑皮笑容。

  「大哥哥真好玩。」

  湛藍的瞳孔在月光底下閃閃發光著。
 
 
  「不行不行,太僵硬了,那樣的話無論練習多久都會溺水的。」

  「可是我明明就──」

  又來了。在我開口時,女孩再度潛入水中,她打水的水花濺得我滿臉都是,一轉眼已經游到莫約二十公尺處,她回頭看了我一眼,終於還是游了回來。

  「來,你也試試看?」

  我在她的一聲令下,再次將臉潛入水中。

  在女孩的指導下,我總算稍微掌握了一些平衡的訣竅,打水也能確實推進身體了,第一次成功的時候,我還被因為腳踩得比往常還深嚇到。

  但是我的進步僅止於此,嘗試加入手的動作後平衡隨即崩潰,這時我就會慌張地想把自己從水中拉起來。

  「……你抽筋了?」

  「不是!我──咳咳!咳咳咳!」

  於是,相同的輪迴不斷上演。不得要領的我只是被女孩不斷數落,最後幾次頭也開始因為缺氧而暈眩了。

  我放棄了在今天學會游泳,從海中起身。

  「要走了嗎?」

  女孩的嗓音透露某種無助。

  「嗯,今天已經很晚了,放妳這樣的孩子在外面跑,父母也會擔心吧?」

  聞言,女孩的臉色消沉了下來。

  「孩子嗎……才不會呢。」

  沉默的浪潮打在我倆身上,對話沒有進行下去。

  或許是我說了什麼不適合的話吧?女孩苦著一張臉。我稍作思考後便開口。

  「來做約定吧。」

  我朝抬臉的女孩開口道:

  「明天的這個時候,我們在這裡碰面,讓妳可以繼續教我游泳。」

  我朝女孩伸出了手。

  「就這個約定,來打勾勾吧。」

  女孩的表情起了微妙的變化,緩緩地,像是在嘗試碰觸小動物似地伸長了手,是既期待又害怕受傷的表情。

  不過,在即將碰觸的前一秒,她瞪大雙眼,並迅速的抽回了手。

  「……抱歉,我是不能碰到任何人的。」

  「為什麼?」

  「因為,我是不存於現世的幽靈哦。」

  對於我的疑惑,女孩有點悲傷地苦笑著。
 
 
  跟剛認識不久的女孩並肩走在夜晚的鄉村裡,對我來說是種奇妙的體驗。

  「這附近的地面要小心哦,常常會有突然冒出來的樹根絆腳。」

  「……嗯。」

  我們走在村莊與森林的邊緣。左邊是有著人類造物的痕跡,右邊則是尚未被人類開發的地帶,我們在兩個世界的交界處,觀望著兩方的風景。

  任何事物映照在女孩眼中都是那樣悠然,彷彿在看著不屬於自己的世界、擺出與自己無關的表情。

  為什麼,要擺出那樣的表情呢?

  我想起了剛剛在海灘處女孩所提及的最後一句話。

  雖然沒有打算把它當作玩笑話看待,但我怎樣也沒辦法理解那句話的意思。到最後也沒有問到女孩的住處,只是被要求要帶她到附近逛逛。

  「對了,你住哪裡呢?」

  「我住在距離海邊不遠的一處旅館哦,那裡的老闆是我的家人的親戚。我也只是暑假期間暫時借住而已,暑假結束會回到都市那裡。」

  女孩歪頭。

  「不留下來嗎?為什麼?你討厭這個地方嗎?」

  「我當然不討厭啊。真的要比較起來,我更不想回去上課念書。」

  提到這裡我嘆了口氣。雖然上次期末考還可以低空飛過,但這種處在及格邊緣,起起伏伏的情況不知道還要持續多久。

  「那就不要回去阿,為什麼要勉強自己呢?」

  女孩說著天真到令人莞爾的話。我不禁笑了。

  「要是能夠隨心所欲,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該有多好啊。」

  雖然現代社會標榜著自由,卻在處處設置限制。不管是法律、輿論還是與人的交流,都不能把真心袒露出來呢。

  「……也是。」

  女孩一副若有所思地模樣。

  「順便問一下,現在是西元幾年?」

  「2017年,怎麼了?」

  女孩沒有回答,不過我隱隱聽見低頭的她在喃喃自語些什麼。

  這條路對小孩子來說本來就不太好走,大概也是正好在思考的緣故,女孩的後腦勺一晃,垂直落下。

  「喂喂!」

  在她著地的前一個瞬間,我嘗試接住她。正當我以為已經牽住她的手時,卻沒有觸感。

  我的手撲了個空。

  女孩一屁股坐了下去,我不禁有點擔心她的情況。但她從驚嚇中清醒之後,反而露出了無奈的微笑。

  我想把她拉起來,卻仍舊什麼也碰不到。

  「……為什麼?」

  「我不是說過了嗎?我不能碰到任何人啊……」女孩苦笑。

  我不信邪再次伸手,但怎麼撈都只是空氣,少女的身影宛如泡沫般不安定,越來越透明不可見。

  「等等!等等!到底是怎麼回事?」

  「大哥哥,明天我也會在海邊……」

  女孩的聲音,成了空虛之中的餘音,變得越來越小,越來越遠。她的全身也是,彷彿電影特效似地,變得越來越淡。

  直到最後,女孩都還在努力向我傳達些什麼,但我其實沒能理解多少。

  唯一看得懂的一句話,是在最後,她拚盡全力地張口──儘管沒有聲音:

  請把我認出來。
 
 
  隔天,從棉被中甦醒之後,腦袋就像毛線一樣捲成一團。

  本來還想做點事感謝老闆讓我短期入住,但是做起什麼都力不從心,老闆注意到之後也叫我今天好好休息。

  結果直到傍晚之前,我都懶洋洋地趴在房間裡,不斷回想昨天的事情。

  「時間差不多了。」

  我稍做準備之後便踏出旅館。

  黃昏的景色依舊,我的步伐為了前進而交錯,在夕陽下拉著長長的影子。

  天空成了雲彩的畫布,將散落在藍天中的光與色彩全都繪上,呈現出奇妙的光彩。望著這樣廣闊的天際,才會忽然發覺自己的微不足道。

  直到現在,我的心中仍掛念著昨天自稱幽靈的那名女孩。

  我個人是無神論者,親身體驗上人類憑空消失這種超乎常理的事情還是第一次。在偶然碰到她之前,女孩的舉止、氣味都與正常人無異,要把她跟影集裡索命的幽靈給聯想在一起,我總覺得無法接受。

  而那名少女,也一如往常的站在那裡,用湛藍色的雙眼注視著前方。

  披著薄紗外套,順著海風飛揚的髮絲,用緞帶綁起馬尾,富女性魅力的姿態相當吸引我的目光──

  等等、等等……

  我的心中冒出一個非常突兀的假設。

  雖然那與現在的情形有幾分線索重疊,但實在太過荒唐,我的理性想要壓下這份推測,身體卻已經先一步行動。

  「妳、那邊那個!」我朝少女的背影說道。

  見少女沒有回應,我提高自己的音量喊道:

  「小姐,請問妳是……妳是我認識的人嗎?」

  「……哪有人這樣問的啦。」

  少女轉了過來,掩嘴輕笑。

  「是啊,我認識你。大哥哥,你還記得我嗎?」

  仔細一看,雖然成熟了許多,那標緻的臉蛋確實有幾分女孩的神韻。

  「喂喂,真的假的……」

  雖然是自己的猜測,真的證實之後我還是相當震驚。

  「見到女孩子的臉怎麼可以表現得那麼驚訝啊……」

  至少要稱讚幾句啊。少女咕噥。

  「但是,昨天妳還是個八九歲的小鬼頭,怎麼現在──」

  被打了。少女用手刀敲了我的頭。

  「細節的東西就別在意了吧!」

  「怎麼可以這樣就接受啊!」我有點哭笑不得。

  「因為是個發生在我身上的小小奇蹟,我無法更清楚地說明。我只能說,從那天起,為了不要錯過與你的相遇,我在這海灘等了七年,才終於盼到今天。」

  「……我有什麼特別的嗎?值得讓你等上這麼久?」

  比起讓人摸不著頭緒的部分,我選擇先問讓自己困惑的地方。

  像我這種人,究竟有什麼值等的……

  「你對我來說很特別。」

  少女的雙手交疊在胸口,臉色稍微凝重了起來,然後開口訴說屬於她的故事。

  她生長在一個富裕的家庭。具體來說就是不愁吃穿,可以送去讀私立名門學校,並同時參加各種才藝班的地步。

  可所謂的幸福其實並不等值於財富。

  或許對其他人而言,能生長在條件好的家庭本身就是一種幸福,但正因為享用著最高級的物質生活,才能更體會其中的空虛與寂寞。

  一年父親母親沒有幾次返家,真的偶然兩人見到面了也總是大吵特吵,從她國小開始父母幾乎可以說是分居狀態,已經多次吵到要離婚的地步。

  同時,礙於家世,少女從未有過真正意義的朋友。

  就算同樣是在名門私校,明白少女的出身之後,就再也沒有誰敢把她當作一般朋友相處。

  「那天晚上,我真的很愉快。」

  少女說,那是她第一次卸下自己身份的重擔,輕鬆自在地與人相處,所以令她尤其難忘。

  「我一直都在等待跟你重逢的這天,從七年前的那天起……」

  我靜靜地聽著少女訴說她的故事,聽著聽著不禁感到沉重。

  原來,昨天那有點臭屁的女孩──眼前這位怕受傷的少女,在背後有著這樣壓抑的家庭。

  我想要,支持這樣努力活著的她。

  「……我好像有點說過頭了。」

  少女這時才察覺到自己似乎一股腦地說了太多,一副慌張的模樣。

  「不會,我一點也不介意哦。」

  少女有點畏縮地盯著我瞧。

  「因為我們是朋友嘛,聽朋友吐苦水不是天經地義的嗎?」

  我隨意地拍了拍,那纖細卻又背負著過多負擔的肩膀。

  「別想那麼多啦!昨天妳根本還沒教會我怎麼游泳不是嗎?」

  少女的雙眼宛如湛藍的大海,又彷彿深邃夜空裡的星光般,眨呀眨地,好像還沒跟上我說的話。

  於是我便伸手,將昨日來不急握住,錯身而過的手掌緊緊抓住。

  「咦、咦咦咦?」

  「走吧,今天我一定要學會!」

  少女被我牽著,終於不得不跑起來。

  「等等等等、等一下啦!你也太猴急了吧!」

  「沒關係吧!今天我就是那麼想下水游泳,怎麼樣?妳怕了嗎?」

  少女笑了。

  「怎麼可能!要就儘管來啊!」

  夕陽下終於放棄矜持的少女,露出了與女孩同樣燦爛的笑容。
 
※※※

-七年前-
 
  女孩穿著單薄的衣物坐在木椅上,注視著室內周遭點燃的燭火。

  為什麼會來到這裡呢?女孩開始回想。

  因為不滿父母又再一次錯過了約好的生日,忍不住就鬧脾氣離家出走了。

  沒有年邁管家帶路的女孩很快地就在陌生的道路上走失了,之後憑著直覺走到了這個可疑的地方。

  現在想起來還真是有些不理智呢。女孩心想。

  「這是可以連結未來的時鐘哦。」

  魔女的話把女孩拉回現實。

  桌面上的時鐘乍看之下很正常,但仔細觀察可以發現當中的時針與分針都彷彿具有生命力似地扭曲延伸,理應規矩排列的數字也亂成一團。

  「……連結未來?」女孩觀察了時鐘一會兒之後又不解的提問。

  「對,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接下來要請妳配合一下。」

  魔女用充滿磁性的口吻說著。

  「凝視著這面古鐘之後默數3秒鐘,便是連結未來的方法。要記得,只要不小心碰到當代的人類就會立刻被遣返回來。」

  魔女面向女孩細心的解說著。

  「那麼,要去嗎?現在反悔也還來的及哦。」

  「……讓我去看看吧。」

  聽見女孩的回答,魔女很愉快地笑了,那魔性的笑容足以擄掠人心。

  女孩少女再次把目光集中在時鐘上。

  三。

  女孩的雙手合十。

  二。

  女孩深吸了一口氣。

  一。

  奇妙的鐘散發出令人目眩的光芒,把女孩整個吞噬了進去。

  「祝您旅途愉快。」

  魔女笑著說道。




-----------------------------------

  縮圖來源:http://www.epochtimes.com/b5/14/5/24/n4162909.htm
  
雖然我想大家也很忙,但還是想要好好抱怨一下Orz。
課堂分的組完全讓我體會到一人小組的辛酸,看到其他組的組員都熱烈討論該怎麼Debug,結果我這組都在安靜的滑手機。
組長就是超人,太棒了,什麼都交給他就好了,我只想說,e04。
近期開始組織的專題隊伍,不是我要說,這個隊伍一點也沒有向心力,而且看起來又是要把責任全部丟給我...........說實話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承認我是沒有什麼領導氣質啦,只是,覺得這個陣容繼續下去會我會爆炸。
好啦,準備前往下一個火坑了,有夠開心。(っ・ω・)っ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58582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6 篇留言

Loli♥
喔喔喔!墨染更文了!!!

05-23 17:21

墨染
是的,有點羨慕洛伊如此勤勞呢XDD05-23 21:21
震撼教育
從這個角度看上去,一名披著海灘上那名薄外套的小女孩, ---這句好像有語病?

我好像看到<你的名字>的影子XD
看到魔女我還以為是續作呢

關於分組的事我能體會,之前獨自完成作業後,我一直笑自己怎麼會這麼愚蠢 OTZ

05-25 08:14

墨染
嗯,這邊澄清一下,雖然不知道有多少人有興趣
《七年與一夜》的初稿是在三年前,那時候的我壓根沒有看過《你的名字》
不過在這個時期推出來,會覺得是受到它的影響也不可厚非,我想更重要的是,有沒有寫出自己的特色。

《麼女之夢》當中魔女的形象,確實跟這篇差不多───不如說,我早期的作品都跟這位魔女 命 有許多關聯,不過我的腳色刻畫還不足,沒辦法作為貫穿我作品的特型人物看待,所以我才寫了魔女之夢,為我日日夜夜夢見的魔女作結。

至於她怎麼又冒出來了,那當然是因為,新作寫不出來(死腹胎中),才用過去的稿件作為骨架重寫一次。

病句那裡會再更正的,感謝勘誤。
這周以來都沒有好好吃晚餐Orz,連假開始之後有很多巴友作品要補呢XDDD

話說回來,震撼我可以問你,更純粹的觀後感嗎(っ・ω・)っ
也就是直觀上來看,這篇好不好看,有不有趣,還是會覺得我只是在炒冷飯而已XDD05-25 08:25
震撼教育
抱歉我不太會評文

關於這篇我直覺上是認為男主角與女主角的互動有些不自然
(例如男主角有點太熱情,又覺得男主角看待女主角的超自然現象時有點太淡定)

而聽墨染說這種時空交錯的構想是你早就有想法了,我覺得挺厲害的
我也挺喜歡結尾的部分。(雖然魔女的出現有點突兀><)

以上個人淺見[e41]

05-25 08:35

墨染
其實,震撼這個回應,就是很棒的評文了。
該怎麼說,我自己覺得震撼在上面那個留言留得挺客套的,這樣當然沒有不好,只是我想聽聽最直接的意見,純粹的觀後感才能夠給我改進的參考。謝謝你願意多在我身上花點時間XDD

這樣聽下來,應急趕的這篇,說不定其實不具有掛上達人的資格呢(汗05-25 08:47
震撼教育
墨染辛苦了,身體最重要黑//

05-25 08:39

墨染
先讓我把眼前的考試跟作業解決再說───工科學生真的沒人權,沒有什麼女孩子同班,作業又大多要爆肝進行Orz

對了對了,可以問問為何震撼的活躍時間大多是早上嗎?05-25 08:48
震撼教育
我講的不一定正確啦,還是看看之後的評文再說吧XD

因為我是夜校生W 早上上班前有一小段空檔WWW(摸魚就承認吧!)

05-25 08:55

墨染
......原來如此呢。
看樣子震撼比我要忙呢,我只是這陣子連續爆炸幾天而已XDD
上班加油,辛苦了(っ・ω・)っ05-25 09:08
小刀
剛開始看,以為這小女孩是水鬼呢!她瞞厲害的,反倒是男生的游泳技術就差一點,我就是旱鴨子,我都是去兒童區游泳。

她是魔女送來現代的人,那麼要多久才能回去?已經過七年了,男孩能拯救她嗎?

05-25 17:21

墨染
我覺得小刀就是個沒有被日式文化侵襲,所以最能夠向我表達ㄧ般觀眾看法的窗口呢XDDD

我也是旱鴨子,我比男主好ㄧ些,滑手都行了只差換氣Orz
女孩(設定上10歲)與少女(設定上17歲)是同一個人,時間軸也是在2017沒錯,在這個世界少女本來就17歲,只是7年前的她被魔女送來,提早認識了男主而已。

要是沒有認識男主的話,女孩說不定就沒有堅持下來的動機了。
我是很想營造出這種寫法,但是,我寫得不好,也不夠深入。

謝謝小刀一直以來的觀賞哦,真的謝謝你(っ・ω・)っ05-26 02:5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vul3ui4ui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活動】幽靈與死者... 後一篇:[達人專欄] 【活動】遲...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冷門音樂~有將近六千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5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