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8 GP

【活動】圈外

作者:墨染│2017-01-29 20:15:26│贊助:59│人氣:655
  嘟──

  聽見那再熟悉不過的聲音不斷從手機傳來,我有一種自己正在墜落的錯覺。

  嘟──

  每響起一聲,就會陷落到更深的地步。

  嘟──

  每響起一聲,就離摔得粉身碎骨的未來越來越近。

  嘟──

  在這被絕望鑿開的深谷,只有妳的聲音能夠成為救贖的繩索。

  嘟──

  所以拜託妳,快接起我的電話吧。


  然後,傳來了這樣的聲音。

  「轉接語音信箱,『嘟』聲後開始計費,如不留言請掛斷,快速……」

  ……

  我輕觸屏幕上的紅色圖示。

  等待數秒,螢幕由亮轉暗,沒開燈的房間失去唯一的光源,再度回歸純粹的黑暗。

  這片黑暗既令人心碎,也同樣讓人安心。

  沒能和學姐通電話讓我有些灰心,但仔細想想,這也挺正常的。

  現在是期末考周,和與高中課程重複度高的大一相比,大二的課業肯定繁重許多,何況學姐還額外修了輔系。

  和提早考完的我不同,學姐此刻肯定正處於報告考試兩頭燒的地步,這種時候沒有注意到我的來電也很正常。

  我把手壓在胸口,催促自己吐出苦悶的鼻息。

  看來今天是沒機會了,等等去洗個澡準備睡覺,改天再找機會告訴她得獎的消息吧。

  我很擅長等待的,所以沒關係。


  隔天,我與損友約在有一段時間沒去的咖啡廳見面。

  拜平時晚睡習慣所賜,我清醒時已是下午一點,由於時間差不多了,收拾好要帶出門的東西之後,便出門前往會合地點。

  昨天只急著把行李從宿舍搬回來,沒有太多的注意力放在其他地方,現在悠閒地走在這座城市才發現,明明街道都與記憶中大致相同,我卻微妙地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

  究竟是這座城市變了,還是我自己變了呢?

  我品味著這個問題,不再專注於觀察街景,不知不覺,咖啡廳已經出現在面前。

  推開咖啡廳的玻璃門,清脆的銀鈴聲與溫暖的咖啡香撲面而來,因為是個悠閒的午後,館內的客人不多,損友當然也不在。

  那傢伙果然不會準時來……

  隨意地跟櫃台點了杯熱卡布奇諾後,我找了個顯眼的位置坐下,並從隨身背包翻出小說打發時間。

  我喜歡小說,自己本身也有在創作,故事的魅力一直都令我著迷,一但翻開書就很容易忽略時間的流逝。

  當我讀到正精彩的橋段時,損友氣定神閒地出現了,一點都不像遲到的人的態度。

  「你來得真早。」

  「我就知道你會遲到……」我將書本闔上。

  「現在才剛放寒假耶,一定要睡到醒啊。啊,不過如果對象是女孩子的話,我肯定會排除萬難趕過來!」

  他故作誇張的說著,臉上掛著輕浮的笑,同時拉開我對面的椅子入座。

  損友雖然大多時候都是這種輕佻的調調,但遇上該認真的事情還是會認真完成,比如社團的事情。

  「國樂社寒假應該也有排練吧?」

  雖然從這副吊兒郎當的模樣難以想像,但他確實是有認真拉二胡的時候。

  「對啊,所以我的寒假直接就砍一半,明天下午還要回去開會什麼的……可惡!明明好不容易以為可以脫離團練的!」

  「學姐也是?」

  「當然啊,已經人手不足的我們,找人都來不急了。」

  「是哦。」

  之後與學姐通電話的時候,可以用到這個話題。

  正當我的腦袋擅自浮現這個念頭時,損友別有深意的凝視著我的眼。

  「你啊,該不會還喜歡著學姐吧?」

  「……咦?」

  話題往我預料之外的方向發展,我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損友的笑聲打斷思緒。

  「你也太專情了吧?已經六年了耶!你身邊難道就沒有更吸引你的女性出現嗎?」

  「……要你管。」

  自從國中認識學姐以來,我便決定今生再也不從她身上移開目光。

  因為她的存在,我才能從自己建造的監牢中抽離,逐漸成為一個可以正常交際的人,與損友的真正開始熟識起來也是在認識她之後,甚至可以說,沒有學姐就不會有現在的我。

  可惜自己卻因為高中沒有考好,進到程度很糟糕的私校就讀,經過高三一番努力,才總算是晚學姐一年,與損友一起進到現在的大學就讀。

  「先聲明,我說你專情可不是在稱讚你哦。」

  「什麼意思?」

  「有時候,太過專情並不是優點,反而是讓你遍體鱗傷的理由。」

  難得的,損友一本正經的說道,我頓時語塞。

  「不過我也沒有要阻攔你的意思啦,只是以前輩的看法給你建言而已。」

  確實以感情上的資歷來說,他可以算得上是我的前輩,可是很臭屁這點完全消除了我想要尊敬他的意願。

  「啊!對了,賣你一個情報好了,這杯咖啡你請。」

  「你先說說你的情報我再決定。」

  「今天學姐的車約六點回到火車站的樣子,你就順勢約她吃晚餐吧。」

  「……這樣會不會打擾到她啊?」

  見到我的反應不太積極,損友更加強硬的把話給接了下去。

  「你只要把她當作好朋友般邀約就好了,平常心,平常心!越是意識對方是異性,只會讓你的動作更加扭捏哦。而且……」

  「而且?」

  「最近學姐似乎有心事的樣子,期末開會的時候還挺明顯的,你看!這不就是個拉近距離的好機會嗎?」

  損友一臉自信地如此提議道。


  在那之後,損友又多管閒事的提了一堆自己關於感情的見解。

  不過,正因為他的個性是如此直率,聽到他滔滔不絕地談起自己熱戀時期的事,其實還挺愉快的。

  要是我也能跟學姐靠得那麼近就好了。

  從咖啡廳離開後,我遵照損友臨行前的叮嚀,對自己進行改造計畫。

  根據他的說法,我平時的穿著就像個中年大叔般邋遢,衣服看起來大多都皺皺的,鬍子從不刮,頭髮也完全沒有整理,是第一次見面就會被女性過濾掉的類型……稍微有點受傷啊。

  「……這樣應該就行了吧?」我朝鏡子裡的我咕噥。

  鏡中的我換上新衣服,將多餘的鬢角與鬍子都刮掉,頭髮也重新吹過,這樣看下來,真的有種自己脫胎換骨的感覺。

  匆匆抵達火車站時,手機顯示時間也才四點半,我突然覺得自己有點慎重過頭了。

  明明只是個單方面的搭訕,連對方的意願都還沒有徵求同意,甚至連是否遇得上都還是個問題,我卻還像條忠犬般在這守候,期待規劃好的不期而遇。

  因為害怕正式的邀約被拒絕,所以想製造偶然的我,是不是有點太看輕自己了?

  我搖搖頭,別這樣想。

  這樣的情境也不是第一次,我應該早就習慣了。

  為了與相差一個年級的學姐相遇,我常常會在這些她必經之路守候,比如說現在這個出車站的入口,或是在學姐家門口。

  「我很擅長等待的,所以沒關係。」

  每當我快要被寂寞壓垮的時候,我總是用這句話來催眠自己,讓自己焦躁的心能稍微平靜些。

  學姐偶爾會覺得奇怪,怎麼會常在車站巧遇我,而我則是用各種理由搪塞……應該還沒被發現我的心意吧?

  能遇上她的日子,我就會因為搭上話而開心整天,相對地遇不上的日子,我便會消沉好一陣子。

  像這樣把自己的價值建立在別人身上的我,大概很病態吧。

  為了能夠在更適合的位置注意門口,我移動到位於火車站對面,一個遊樂器材都荒廢的公園長椅上。

  在這裡的視野很好,正好可以捕捉每一個往來於門口的身影,又因為沒什麼人靠近,可以盡情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見時間還很充裕,我便翻開隨身攜帶的小說打發時間。


  翻過印滿一百五十三頁的文字,我總算是在告一段落的情節中回神,時間來到五點四十二分。

  從書中的世界抽離到現實世界,這個轉換過程當中感受到的不協調感,我直到現在都還沒習慣。

  就像是剛從睡夢中甦醒那樣,腦袋一片空白,重新想起自己是誰之後,才慢慢地恢復思考的能力。

  差不多該開始注意出入車站門口的人了。

  我用書籤紀錄自己閱讀的進度,闔上書後忍不住喘了一口氣。

  即便自己已經放下書本,腦細胞卻還在雀躍地汲取記憶裡的一字一句,建構出不屬於真實世界的奇幻樣貌,在那個世界冒險的經歷是很有趣的故事。

  有機會的話,也推薦這本書給學姐看吧。

  車站的人潮比我想像中要多。

  大概是因為此刻正好來到下班的尖峰時期,與我剛來的時段相比,目測人數多了一倍以上。

  在一旁觀察的我發現,於車站門口流通的他們,即使每個人的相貌都不盡相同,卻都頂著差不多疲憊的臉孔。

  嘴角向下的弧度,兩眼黯淡的神情,像是負重幾十公斤的沉重腳步都是,這群人悶悶不樂的模樣,讓車站成了低氣壓的集中地,每一口呼吸都能聞到宛如裝滿鉛塊般沉重的空氣。

  抬頭一看,冬日的太陽早已落下,剩下逐漸被染上夜晚的天空,烏雲密佈。

  我在人影交錯的此處,尋找她的身影。

  迅速掠過一張又一張的臉孔,與記憶中她的模樣比對,不吻合就找下一個。

  枯燥的篩選持續了十幾分鐘,我才終於從群眾當中找到學姐。

  為此,我的心跳似乎漏了一拍。

  嚴格來說,她的眼神也和其他人一樣黯淡,但我就是能夠區別,那惹人憐愛的容顏,與銀鈴般清澈的嗓音,不知道拯救了我多少次。

  雖然已經不像國中時那麼頻繁,每當我失意的時候,只要打電話給學姐,她總是會安靜地聽我說話,在話筒的另一端靜靜地陪著我。

  無論敘事技巧多麼拙劣,無論我的煩惱多麼愚蠢,她都會聽到最後,然後給我最溫柔的回答。

  這麼說好了──她就是我的太陽,能夠照耀我那灰暗的世界。我對此深信不疑。

  我在原地呆愣了一陣子,終於冷靜了些,而此刻學姐已經轉身準備離去。

  在還能夠追上她的距離,我下意識地,再度追逐她的背影。


  話語消失了。

  「還真巧啊,沒想到會在這時候遇上你。」

  「嗯……」

  腦袋一片空白。

  「最近怎麼樣?大學生活應該跟你想像得不太一樣吧?」

  「是阿……」

  明明在腦中做了無數次預演,在與她四目對視的瞬間,事前準備好的理由全都化為泡沫。

  「你的性格很容易吃虧,不要又都躲在宿舍不出門啊。如果你想寫更多故事,就更應該更積極的去經歷人生不是嗎?」

  「嗯,我也這樣認為……」

  不,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振作點啊。

  先來整理一下狀況。

  現在的我正與學姐面對面,坐在車站對面的麥當勞二樓,桌上擺滿速食。

  對於我唐突的邀約,學姐沒有多想就答應了,但因為我無法決定該去哪吃晚餐,支支吾吾的,學姐才提議乾脆就吃麥當勞。

  「今天本來就要在外面吃,有遇上熟人是額外的收穫。」我的腦海裡還記著幾分鐘前學姐的笑容。

  天啊,我到底在搞什麼……

  「嗯?在想什麼嗎?」

  學姐的話中斷了我的回顧。

  明明是冬天,兩頰卻沒來由地燥熱,毛細孔搔癢難耐。

  「啊,沒事,只是在發呆而已。」

  「是哦。」

  學姐喝了一口可樂。

  「學姐,大二的課程如何?」

  「很累啊,又是報告又是考試,幾乎都沒有休息時間了。」

  「寒假呢?國樂社的團練密集嗎?」

  「其實還好,只是我還有家教要上,這個寒假應該閒不到幾天……那個死小鬼真的有夠白目,功課都不做只想著要打電動。不過,之前生日他有準備小卡片給我,想到這裡就覺得他其實挺可愛的。」

  聽到她聲稱其他人可愛的時候,胸口微妙地有種沉痛感。

  「對了,你昨天有打給我吧?那時候我剛好在洗澡,沒有接到你的電話。」

  「哦……沒有什麼啦,只是想告訴妳一聲,我得到這學期校內文學獎的首獎而已。學姐知道嗎?我自己都挺驚訝……」

  講到這裡,我發現學姐的臉色有點難看,但發現我的目光之後,學姐又自然地露出笑容。

  「……我知道哦。」

  「咦?妳知道嗎?」

  「因為我也有參加,所以當然知道。」

  「是這樣哦?可是……我記得我在典禮發的決審手冊上,沒有看見學姐的作品耶。」

  學姐臉上的笑意更深了。

  「那是當然的,因為我連初審都沒有通過啊。」

  那就像是在閒話家常的語氣,但我卻能發覺其中的不自然。

  稍作思考之後,我才發現自己說錯話了。

  擅自誤以為學姐如果有參加,一定會通過初審擠身決審,這種理所當然的期待傷了學姐。

  「……抱歉,我神經太大條了。」

  「不會啦,這又不是你的錯。」學姐笑容依舊,但那張笑臉卻越來越模糊,直到完全消失之後,她再度開口:

  「只是有時候會覺得,自己很沒用而已。」

  這是我第一次見到學姐出現明顯失落的情緒。

  在我的想像當中,學姐一直都很堅強,面對任何困難都以笑容面對,這樣看來,是我誤會了。

  「當初跟你也是因為小說才開始熱絡的,看見你在創作中投注的熱情,我總想要督促自己,開始下筆,但到最後都沒有做到。」

  在崎嶇的路上一路走來,沒有人不受傷,大多數的人都早已遍體鱗傷。

  「隨著時間遠去,我也漸漸得不再在意那些,但就在這個時候,我收到你獲獎的消息。」

  學姐再度勾起微笑,只是那個笑容太過刻意,可以看見嘴唇底下的牙齒正微微抖動。

  「老實說,我曾覺得就憑你根本沒辦法堅持下去,搞不好在哪次挫折之後就放棄寫作了,但你就像是在斥責我似的,不斷把自己的作品拿給我看。」

  「抱歉……」

  學姐的嘴唇緊抿。

  「你很喜歡道歉這個壞習慣也一點也沒有長進,明明沒有必要道歉,那只是徒增我的罪惡感而已。」

  「……」

  「我不知道你怎麼想,但我覺得你有天分。就這樣抱持著夢想前進的身影,我很喜歡,卻又忍不住拿來和沒有長進的自己比較。」

  「喜歡」兩個字彷彿鼓錘似的重擊我的胸膛。

  我想說出來。

  看見學姐如此消沉的模樣,而且原因還是自己,我就有種衝動想要告白一切。

  我應該是很擅長等待的……

  在我原本的計畫裡,等到我真的成為一名獨當一面的男性,並且有明確的未來規劃後,才會向學姐表明心意。

  轉眼間六年已經過去了,原本應該還要等更久才行,至少等大學畢業當完兵過後,我才打算一決勝負,但是我……現在的我已經不想顧慮那麼多了。

  ──我啊,其實根本就不擅長等待。

  「學姐,我可以說一件事嗎?」

  「什麼事情?」

  「我想說的話,可能會對妳造成傷害,但是,我還是想要現在告訴妳。」

  「……你說。」

  「我能夠堅持創作到現在,全部都是因為妳。」

  「……」

  「我想要更接近妳,也為了創作出更多能讓妳喜歡的故事而努力著。」

  學姐終於抬起視線,與我四目相對。

  「因為我、我……從很久以前開始,就喜歡上妳了!」

  沉默。

  重新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之後,突然覺得雙頰宛如被火燒過似的,冷汗自耳旁流下,頭髮傳來陣陣的搔癢感,非常不自在。

  ……啊……我真的告白了……天啊……

  與完全陷入呆滯狀態的我不同,學姐笑了出來。

  「我早就知道了。」

  「咦?」

  「那麼明顯你以為我看不出來嗎?」

  「……咦?啊?」

  「國中時,你拿給我看的日記小說,除了作為主角的少年以外,戲分最多的那名少女,很明顯就是我阿,我早就看出來了。」

  「那……」

  「嗯,你白緊張了。」

  學姐擺出惡作劇般地笑容。

  即使是陷入窘境而無地自容的我,仍不由自主地被她的笑顏吸引,忘了呼吸。

  「謝謝你的心意。」

  她面帶溫柔的微笑。

  「我真的不知道,會有人想要為了我創作。今後我會更加珍惜你的故事,也謝謝你告訴我這些。」

  然後,她收斂起笑容。

  「關於這個告白的回應,給我一天的時間,我明天告訴你。」


  當天晚上,我徹底陷入失眠。

  時間放慢了腳步,像是怕被發現的小偷悄悄踮起腳尖似的。我在這步伐溫吞的夜晚,反覆地想著學姐的事。

  告白就像是將自己赤裸的心交給對方評價。究竟會被收下還是丟棄,只能懷著被掏空的胸口等待,任時間膨脹不安與焦慮。

  為什麼喜歡一個人,非得要弄得那麼辛苦不可呢?

  依稀記得自己好像找到了答案,但卻又在不久後被夢奪去。

  ……

  ……

  ……

  待再次張開眼睛,已經是隔天下午的事情。

  清醒的瞬間,有種呼吸困難的感覺,沉重的腦袋彷彿被灌進了水泥似的,全身上下都充斥著不願起身的倦怠。

  但這種隨時都可能會再躺回被窩的狀態,卻在回憶起昨天種種的瞬間,睡意徹底消散。

  我幾乎是從床上跳了起來,拿起手機就打開螢幕,果然看見一通未接來電,有種翻開期末考卷的絕望感油然而生。

  完蛋了,竟然錯過學姐的來電……

  雖然不覺得這會成為決定性的因素,但我還是忍不住感到擔憂。

  要就這樣等學姐下一通電話嗎?

  ……不,昨晚已經等得夠多了,現在就回電給學姐吧。

  我已經不想再等待了。

  在連續做了好幾個深呼吸之後,優柔寡斷的食指才終於輕觸冰涼的屏幕。

  然後,我從手機聽筒聽見了。

  那聲音伴隨著某種摩擦的聲音出現,我覺得自己胸口的洞被鑿得越來越大。

  嘟──

  嘟──

  嘟──

  這六年來我撥給了學姐的無數次電話,其表示等待接通的提示音,宛如噩夢般,讓我不自覺地耳鳴了起來。




               


  好久不見,各位好,這裡是潛水一年的墨染。
  這篇算是復健作,所以如果覺得傷眼還請見諒。
  最近遇上了許多對於未來的迷惘,和這名「學姐」失去連絡的現在,有點不知道自己還要不要繼續創作下去。
  希望有朝一日,那位「學姐」能夠看到這篇故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6288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4 篇留言

『。』
骯,你終於重新動筆了

期待看到你再次有所作為[e6]

01-29 22:05

墨染
.....
骯,謝謝你的鼓勵,真的....
01-29 22:11
『。』
過了一年,你的品質還是和以往一樣洗鍊

不要害怕,還能寫就繼續寫吧[e6]

01-29 22:16

墨染
我覺得自己還不行啦,沒到洗鍊的地步

還在迷惘就是了,有時候會覺得不寫可能會輕鬆一些

你也是,巴哈世紀不要斷啊(?01-29 22:25
塵囂
我看得好感動,到告白為止彷彿字字句句都在寫出我的感受。期待你的下一部作品,加油!

02-02 13:40

墨染
有點受寵若驚=口=
其實我很擔心,只是挖掘自己的經歷來完成這個故事的話,會讓這故事面向的族群更加稀少
很慶幸能夠成為你的感動,還有,謝謝你的鼓勵!02-02 16:00
塵囂
可能就是剛好有相同的人生經歷吧ww

02-02 19:38

墨染
別擔心,單身狗之路有我陪伴...怎麼越講越想哭QAQ02-02 19:46
湛藍琴海
我本來就喜歡墨染深沉的敘述方式,其實私自認為這種為到多少與我有些相近,因此更有親切感而且容易產生共鳴吧。

而這篇青澀的戀愛,等待多年的癡情與專情,這也是我的菜。老實說這方面沒什麼好挑剔的,不過我有個疑問,這篇有任何希望可言嗎?因為我有看到某個評者的心得,認為這篇可以給予讀者期待,但我看不太到什麼期待呀?總覺得結局暗示得很明顯,應該是學姐拒絕了,才會讓主角又沒打通,而且想起來這六年來總是撥不通的噩夢吧?

當然這也是個人見解,不知道有沒有看歪了(汗

02-02 22:29

墨染
這篇來看,作品名與最後的暗示,都意味著拒絕。
可是總歸來說,結局並沒有完全寫死,看讀者怎麼腦補吧(?
我很喜歡,也很希望能像亞蘇大所說的一樣,懷抱希望。
因為那通電話,直到現在還沒撥通呢。02-02 22:56
墨染
啊,對了,提醒一下,最後一通打給學姊沒打通其實有理由,不過只是旁枝末節就是了02-03 00:06
湛藍琴海
是啊,雖然明擺著是拒絕,不過還沒撥通,就代表或許有一絲希望──若正面想的話啦,我是無法這麼解讀就是了。雖然可以等待奇蹟,但我會因為故事暗示過於明顯,因此自動放棄奇蹟吧ORZ

02-02 23:26

墨染
有本書上這樣寫道,拯救世界的英雄唯一的缺陷,就是無法放棄。
為了強硬的奪回一切,即使處境再怎樣困難,都要繼續站起來,垂頭喪氣是不被允許的。
某個程度上,放棄也可以說是人不想再受傷的保護機制,正因為英雄欠缺這個機制,所以他才是傷的最深,必須在最絕望的立場上奮鬥,懷著再受傷的恐懼,拼命向前。
我也曾嚮往英雄的風光,但卻沒有堅持到底的毅力,所以我只能是個平凡人。
只是阿,就算只是平凡的人,我們也有自己的願望。
希望像英雄一樣,所有問題都迎刃而解,又有什麼不對。
偶爾,我也會像這樣頑固地追求奇蹟呢。

故事裡的事情,我想還是端看讀者該怎麼解讀,作者的答案是放棄,也不一定讀者都要放棄吧。

好像一頭熱地講了很多奇怪的話=口=
不過,我很開心呢,有人願意給我這樣的回饋,謝謝琴姊XD
02-02 23:56
湛藍琴海
那些話不會奇怪啦,我大概理解,應該就是有感而發才會說出來XDDD
此外關於最後一通打給學姐沒打通其實有理由?什麼理由呢?文中有暗示嗎?還是?

02-03 20:37

墨染
文中有提及,他們社團在那天下午要開會,只是沒有含意的小設定而已XD02-03 20:44
震撼教育
在下來回訪了,我之前看到你的文就想問:請問你是中文系的嗎?
因為你的文筆真的很洗鍊,這是我望塵莫及的,文筆的部分真的是我的弱點

我自己也有過告白對方表示要考慮一天的情形,所以我完完全全能體會那種煎熬感

而您在文中也形容得很貼切--時間放慢了腳步,像是怕被發現的小偷悄悄踮起腳尖似的。
這個形容我很喜歡

我聽過一句話:任何小說都是推理故事
這篇也有營造出那種替主角緊張的感覺
雖然認為機會不大,不過仍想默默為他加油打氣

當然故事很流暢,與樓上琴姊的風格我也覺得有些微的相似

期待你之後的作品,共勉之!

話說你換背景了XD

02-11 20:33

墨染
................
不,你言重了=口=
琴姊是我見過文筆最為洗鍊的人,能夠被別人這樣比擬,我真的不敢當.....
而我自己的行文,有人說我洗鍊,也有人說句子的邏輯很怪(有點日式中文),我自覺還有很多想發展的地方。

那句話也是我全文最喜歡的敘述,但是靈感是不會天天來跟我敲門的。
我自己覺得如果不能提出些生動的比喻來點綴文章,其實我的行文就只是流水帳而已,所以我在譬喻上總是會花點心思,很高興你能喜歡。

系所的話,我是跟文科完全無關的科系哦,雖然一時沒辦法舉例,但是中文系的人寫出來的東西肯定比我還更有味道。

我們彼此肯定有各自的優缺點,很謝謝你幫我圈出優點,我很開心,也覺得很幸福...
下次就換我去你家叨擾吧~

這背景是因為,有人問我原本的佈景,我不想跟他一樣就重找了XD02-11 21:15
神羽瞳
我很喜歡你筆下刻畫的主角,也很喜歡你對主角心態、情緒的描寫,起伏抓得很有味道。一面讀著一面心情跟著起起落落的,隨著主角心底一沉,我的腦中也響起了「咚」的一聲……。

02-18 02:27

墨染
我想,可能是因為這主角就是我,才能抓的比較精確吧...XD
神羽在掌握主角情緒的部分我也很喜歡哦,尤其是用場景來烘托心情的部分,我自己平時還是習慣用大量的碎碎念製造主角,很單一的作法,不知道該怎麼突破(嘆..

謝謝神羽蒞臨觀賞拙作,我很開心XD02-19 16:44
凱薩貝爾。
很有真實感的故事,主角的心境描寫非常細膩,多少都應該有作者的個人經歷。如果真正喜歡上一個人,可能真的會是這樣。不太敢說,但又很想表達,之後一個衝動就全說出來了。我看到有點多的數字,覺得有的時候不用刻意強調量詞也沒關係,太精確,會有點累。這只是我個人的意見,不用太在意。

02-19 22:39

墨染
....哎呀,其實那個部分確實有點問題,意見我收到了。
謝謝凱薩的閱讀哦02-19 22:42
小刀
真的是深沉內斂的筆法,每一段細膩而存在,你在裡面,活生生地扮演著,靜謐中的文字敘述有著強韌情感,那麼貼實而感動,為學姐而一直努力著,還刻意來個(不期而遇),心心念念著都是學姐,愛深了,最後的告白也讓我心跳慢半拍,跟著緊張起來,扣人心弦啊~~

03-09 15:54

墨染
我覺得這是我近期寫的比較成功的短篇。
相較之下,其他擅自編撰的故事,有的欠缺平衡,有的畫蛇添足,要把故事說好,我還有很多要學。

我想,我最為喜好的作法,就是將自己代入主角,去描述所見的景色。
而這次,因為扮演的是自己,所以格外地如魚得水。

想說點譴責的話。
我當然是很希望他們能夠最後在一起地。
但實際上,將自己的價值建立在別人身上的「我」肯定無法與「學姊」長久吧(笑)。
所以「學姊」離開了「我」,再也聽不見她的聲音,所以「我」才只聽得見撥號聲。

謝謝小刀的閱讀,還有今天下午的搭訕,很慶幸我的小說能被你欣賞。
如果願意的話,要不要加好友呢?

03-09 21:19
Autumn
來拜讀傳說中的圈外xd

我剛開始還以為學姊死惹(喂

這篇還不錯
但覺得學姊的忌妒有點微妙(?
大概是人物刻劃不夠深 所以以文章這樣見到的角度來說
學姊感覺不應該做這種事@@


容我問一句冒犯的話
墨染xd你的真實性別是xd?

03-30 22:55

墨染
對。
我在作品當中投入太多預期的感情基礎,所以覺得不用多說讀者也會理解,在這篇之後的作品更是破綻越來越大,我會花一點時間思考自己的寫作走向。

嗯?落嘉覺得學姐做這種事,是哪種事?
如果指的是拒絕告白的話,本文並沒有寫死。
該怎麼說,希望每個人在看待這篇作品的時候,都能帶入自己的經驗,並想像自己的結局,這正是開放性結局的有趣之處。

而我,還在等待學姊回電呢。
等待總讓人覺得寂寞、神傷、苦澀,我明明就很討厭等待的。

我的性別嗎?落嘉會覺得我是女孩子嗎XDDD03-31 10:28
Autumn
就是諷刺(忌妒)學弟(?

我會認真覺得學姐死翹翹

你的頭像認真的讓我誤認成女孩子哈哈哈
所以是男孩子
那之前的誤會就很好懂啦xd
我以為你是les

03-31 13:06

飛鳥
其實我一點開就知道這篇作品是什麼了,因為是曾在每月之星跟我交手過的作品。
我在那時就已經閱讀過所有人的文章,圈外算是我至今仍有印象的一篇。
用詞非常洗鍊、內心描寫也很細膩,不過戀愛感情作品不是我的強項
我對這類作品看完後,都沒有太特別的感覺

結局屬於開放式結局,那通電話究竟最後會不會打通,也就是直接暗示主角的戀情有無結果。
我喜歡開放式結局,在這篇的設定上,結尾如此收拾也是正確的決定,畢竟這是一篇短篇
短篇是少數「不需要結局」也能寫得好的文字類型,不會有長篇讀到最後被陰的失落感
反而會有一種能讓人細細品味的感覺。

沒必要的題外話:我的話結尾會寫學姊掛掉ㄌ 不過這好像有部分是你親身經歷 當然不能這樣寫ㄏㄏ

這六年來我撥給了學姐的無數次電話,其表示等待接通的提示音,宛如噩夢般,讓我不自覺地耳鳴了起來。而我想也沒想過,這猶如夢魘般的聲音,將隨著學姊的離去,遺憾地永遠留在我心中。

07-18 16:02

墨染
感覺挑錯了,應該選飛鳥沒看過的短篇才對(?)

本篇有點巧思,首段與末段可以重疊,象徵著主角一直在等候學姊的電話接通,困在這個輪迴當中難以脫離,至於加入死的橋段的話,不只讀者的她會錯愕,我自己也會覺得太突兀了XDD,畢竟如果要寫死可能還要再多一點鋪陳與沉澱,而這篇也是我少數沒有死人的作品之一。

謝謝飛鳥欣賞,我也是從一月的《我死了》才認識你的,但那篇當時並沒有太吸引我,反倒是其他的作品(對,就是幽玄跟那位第八原罪)深得我心,我真的很開心你願意來看我的作品(っ・ω・)っ

另外,自由象限的貼文裡,每人的額度是1~3篇我現在才看懂,如果方便的話,請看這篇:【活動】魔女之夢

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3524416

飛鳥最近的作品,《魔女之森》我還沒有去拜讀,但想必又是幽玄的主場吧(?
我是在寫完這篇才看見《死神的足音》的,我想說,你完全將我所想呈現的「危險女人的獨特魅力」這一主題發揮的絕妙。論這點來說,我的這篇魔女完全不及格,我似乎寫地太溫柔了些。
若你稍有空閒,我想讓你看看,我筆下的魔女,謝謝。07-19 01:1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8喜歡★vul3ui4ui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活動】約束... 後一篇:【活動】籠中鳥...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ina011喜歡BL小說的朋友♥
BL長篇連載/快穿‧遊戲‧NP主受‧六攻‧九成1v1‧精明受‧走腎又走心/喜歡請見小屋,歡迎試閱留言分享♥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02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