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活動】遲開的櫻花

作者:墨染│2017-06-25 23:40:46│贊助:26│人氣:693
  她輕巧地鬆開了我的手。


  與母親道別後,我便一個人上了火車。

  多數的行囊都連同家具一起交給業者了,我現在只帶了隨身物品和幾本書,身上輕鬆地不像是要搬家。

  回想起來,這一年的生活,總覺得缺乏真實感。大概是因為她不在身邊的緣故吧。

  我在走道對照自己的座號,入座。窗外染上夕陽餘暉的金黃色天空,在火車的動力下緩緩加速。

  手機震動。

  咦?是真的嗎?怎麼不早點說!

  即使隔了段時間,小楓給人的感覺還是一樣活潑。

因為本來還沒有很確定。
我也擔心會有變數,便決定晚點講,
結果就拖到現在了。

  早知道我就不上補習班去找妳了 
  是坐火車還是高鐵?晚點要見面嗎?

我坐火車。我都可以。

  那這樣應該還要一段時間 下課之後應該可以剛好趕上
  不過要約哪裡呢?

  她傳來一張企鵝苦惱的貼圖。
  

  對了 就約那棵櫻花樹下吧 應該差不多開花了!

  她正好提了個我也想到的地方。

  那個地方作為再重逢的場地確實無可挑剔,但總有些心情複雜。

  真希望櫻花如期綻放。


  高一時的某天深夜。

  綿密的雨點灑落,打在傘上發出答答答答的聲音。

    我已經忘了外出的理由,現在回想起來最深刻的,就只有那天她長髮微濕的倩影深深烙印在視網膜裡。

  櫻花盛開地異常絢爛,可躲在樹下的她依舊縮著身子,觀察之下才發現她是自己認識的人。

  水氣挾帶的低溫,就連穿著薄外套的我都感受到了,小楓不可能不感受到寒意,可她卻一動也不動,彷彿被下了詛咒而無法行動的石像似的。

  該不會是睡著了吧?這種天氣長期待在外面會感冒的。我做了假設,隨即感受到它的危險性,便朝櫻花樹下前去。但靠得越近,我卻又不得不跟自己抗拒的心情拔河,終於停在櫻花樹前。

  基本上,我是一個相當乖僻的人,幾乎每天到校都不會說超過五句話。

  我跟小楓的生活圈相差太大,簡直就是校園生活版本的光和影,本來的話大概只能維持客套地互道「早安」與「再見」的關係直到高三結束,打破這樣的關係真的好嗎?

  所以躊躇的我就這樣在雨中駐足。前進顯得太無畏,離開顯得太無情,我一直都在尋找與最多人意願相同的行動,可在周遭空無一人,只剩下自己與對方的情境下,沒有人可以告訴我該怎麼做。

  驀地,她空洞的眼闖入眼簾。

  我們四目相視,隔著雨景仍能清楚見到她雙眼裡流轉的悲傷。

  然後她笑了。

  那是個相當勉強,維持在崩潰邊緣的微笑。她說:

  「我還以為是王子來接我了呢。」

  若換作平時的我,可能會就這樣跑開也說不定,但此刻的我已經徹底深入這個場景。

  就連我自己都很不可思議,想說的話竟然能順暢地說出來:

  「只要妳能接受王子不是男性的話。」

  聽見我的回應之後,她微微怔住,然後重拾笑顏。

  「是哦,那麼之後妳也會在我身邊嗎?」

  那副期待的笑容實在太過真誠而純粹,我不由自主地,回答了她想要聽見的答案。

  「是,我一直都會在。」

  小楓抱住了當時還是陌生人的我。

  這個擁抱並不溫暖,她微濕的洋裝與肌膚都異常低溫,給人感覺反而像是被冰塊給包裹似的。

  起初還有點抗拒,被溼答答的陌生人擁抱大概任誰都不會開心,但我很快地便打消了念頭,任她抱得越來越緊。

  落雨紛飛,櫻花花瓣散落,她的雙肩止不住顫抖,淚珠順著臉龐劃下。


  宛如搖籃般規律的震動。

  顯示在螢幕上的,是說著未知語言的企鵝,看起來是燒壞腦袋了。
  

  聽課一整天真的好累 鬼才看得懂三角函數啊啊啊啊啊
  所以我才說我最討厭補習班什麼的了 
  當初要升高三時就該嚴正拒絕了

畢竟妳從來都不喜歡被填鴨呢。

  沒錯吧!果然還是妳懂我 
  小玥不在的一年讓我好寂寞哦!!

少來,不是有男朋友陪妳嗎?
進展到哪了?之前差點沒被妳閃死。

  已讀之後,暫時沒有訊息送來。

  看來有什麼隱情吧?想到這裡我暗自譴責自己,不該問得那麼深入也好,感到些許興奮也好,我還真是不知悔改。

  我將手機螢幕關上,轉而凝視起窗外。

  地平線起起伏伏,穿過幾個隧道之後,夕陽殘留的餘暉黯淡了,剩下夜色不斷沉澱。

  車廂內空調的溫度偏低,很適合睡覺,放空了一會後,睡意緩緩湧上。

  腿上的手機似乎再度傳來了震動。


  午休時間。那時的我一如往常躲在廁所隔間裡。

  在這個不見日照的密閉空間裡,空氣不會流動,時間也緩了步伐。

  只要封閉一切就不會被投以嫌惡的眼神。正因為體驗過、被霸凌過,我變得比誰都要在意其他人的視線,更加慎重的斟酌語言。但到頭來,卻因為對每個人都防範過多,對話時總做了太多的考慮,反而放不開來,讓我在與人對話的時候屢屢失敗、話不投機,接著便是讓人窒息的沉默。

  為了盡可能減少與人對談的機率,我學會了在下課時要不趴下,要不就跟現在一樣,趁著沒人注意躲進女廁裡喘一口氣。其實,我很討厭這樣的自己。

  只有那個晚上是特別的。

  就像是比起認真的學生拿了滿分,平時不用功的學生考到高分更容易得到老師的稱讚。見到總在人群中心活力十足的她失落的模樣,我很意外,總覺得難以想像她也會有這樣躲起來哭的一面,所以那晚才有了那些宛如夢境般對話。

  僅僅四句的交談當然沒有對我的生活帶來什麼正面影響,每當和小楓對上視線,我還是只能慌慌張張地移開。

  去試圖改變什麼果然很困難,今天的我仍舊在原地踏步。我雖然對這樣的現況不滿,卻總是沒能踏出改變的第一步,倒是聽到門外傳來了腳步聲。

  女廁有人是再正常也不過的事,一般的話,都會基於衛生考量在前幾間上。我所在的位置在最後一間,曾經是最髒亂的一間被我整理得乾乾淨淨。

  然而,某人的腳步聲經過前幾間廁所隔間,卻仍未停歇。

  就像是被人拿美工刀逐漸接近,現在的我聽見腳步聲幾乎等同於推開刀片的聲音,令我緊張到忍不住都要嘔吐出來。終於,腳步聲踏到門口,從門外傳來了敲門聲,我的思緒近乎凝結。

  「是小玥吧?你還好嗎?」

  傳來小楓的聲音,我有點難以置信。

  「我已經觀察妳一陣子了,為什麼這麼怕生呢?」

  不要妳管,我很滿意這種安逸的現況,請不要靠近我。

  「再不回應我要開門了哦?」

  就這瞬間我才突然想到,我沒鎖門。真是天大的失誤,我伸手去想要把連結外部的門給上鎖,但門卻先一步打開了。

  明明是間灰暗的廁所,我卻覺得陽光灑了進來,只隔了一層隔板,能見度卻截然不同。

  「找到妳了。」

  光線打在小楓大膽的笑容上,我有點目眩。

  「怎麼感覺妳才比較像是深閨中的公主阿,妳真的是上禮拜的小玥嗎?」

  「唔……」

  不行,說不出話來。

  老實說,我很恐懼。

  如果有一個非常喜愛的瓷器,比起讓它沾染上無法去除的髒污,我更傾向於離它遠遠的,只要在失落的夜晚偶爾想像它仍舊完美就夠了。

  「好了,別躲在這裡了,回去教室吧。」

  小楓拉住我的手,強硬地令我有些不舒服。

  果然,像他們這種生活在另一個世界的人,是不明白我的糾結的。

  天氣很悶,被迫與不熟的人交流讓我腦袋發燙,她的笑容令我覺得噁心。唐突地,一股無名火起。

  這世界的一切果然對我全都不公平。

  我一生下來就是異類,就注定背負著被嘲笑的童年,想要躲起來還會被人挖出來。妳也太自以為是了吧?都什麼年紀還在嚷嚷著王子公主什麼的,妳就不能消失嗎?

  我甩開了她的手,武裝出最具敵意的表情瞪著她。

  「我跟妳有那麼熟嗎?少在那邊扮演噁心的友情遊戲,看了就想吐!」

  說也奇怪,當我下定決心要斬斷跟一個人的關係,就不會跟平時一樣結巴。

  「快點滾回去吧,妳光是待在這裡就讓我心煩意亂!」

  看,果然,留下無法復原的髒污了吧?

  小楓似乎有些意外。她收回了懸空的手,我從那退縮的表情裡品嘗到一絲快感以及大量不甘心。為什麼我總是只能這樣,我就那麼無法克服過去的自己嗎?

  一想到這裡,我又忍不住陷入深深的自責當中。

  我其實根本就沒有想要對她生氣,畢竟比起主動前來搭話的她,不能好好接受好意,無法正常溝通的我更加可惡。

  所以夠了,真的夠了,我已經很痛了,拜託妳快點生氣對我亂罵一通,然後永遠都不要找我搭話這樣就好了。

  真的這樣就夠了。

  真的就這樣結束就夠了。

  小楓的表情篤定,她抬起右手,再度朝我伸過來。看來是生氣要扇我耳光了,我下意識地閉眼。

  本來就是這樣,想要關心同學卻被這樣對待,任誰都不會開心吧!

  那晚的邂逅就這樣以一個巴掌作結,想到這裡我又忍不住怨恨起窩囊的自己。

  不過,這樣就結束了──

  預想中的疼痛並沒有出現,反而她柔軟的身體把我包覆住了。

  我被抱了。

  腦袋一片空白,就連我那敏銳而緊繃的腦神經也不明白發生了什麼。

  比起預想中的巴掌,被她緊緊抱住的部分更加滾燙、溫暖,就連我因循環不好而長期冰冷的四肢,都久違地起了暖意。

  「嗯,已經夠了哦。」

  她仍緊緊抱著我不放。

  「已經不用再一個人哭泣了,讓我陪妳吧。」

  總算回過神來,我的視線模糊,想要勉強自己出聲卻不夠充分。有太多話想說反而令我最後只能發出嗯嗯啊啊之類的氣音。

  她輕拍我的背,就像是正在安撫不乖兒子的母親一樣。

  窗外透進來的光之中,粉塵飛散。我鼻頭一酸,終於忍不住在她的懷裡放聲大哭。


  她傳了一張大受打擊的藍鳥被聚光燈照得白化的貼圖。
  

  其實 說不定我跟學長本來就不適合吧
  又分手了 嗯 我果然很傻

  接著是一隻小雞哭泣的貼圖。
  

  這樣啊,真遺憾,
回去之後找時間吃一頓,再來好好聊聊學長的事吧。

  有時候會覺得 不要找男性談戀愛會不會比較適合

  怎麼說?

  至今為止交的兩任男友 都讓我有種他們在玩破關遊戲的感覺
  感情是其次 我發現他們更享受逼我讓步 佔有我身體的感覺
  而最後會鬧分手的理由 竟大多是我不想讓他侵犯
  我其實才沒有渴求這些
  我想要的只是陪伴而已

  這樣啊。
這兩場戀愛真辛苦妳了。

  總覺得有點心情複雜。

  雖然我明白這是不該有的心情,但聽到她跟爛男人分手之後還是有點開心,但一方面又為了我不可能實現的戀情憂愁。

  窗外已經完全沒入夜晚,黑鴉鴉的夜空暗得純粹,在那其中星辰閃耀。

  果然只要少了都市的光害,星光就不會被壓抑,填充在天空裡的每個角落,也點燃了我的回憶。


  從那天之後,小楓變得偶爾會來找我說話。

  起初我還有些無所適從,但她的行動確實一點一點的溶化了我緊繃的心。她總是選在沒有其他人的時候搭話,話題也都很無關緊要,不會給我太多壓力。

  而她家鄰近的櫻花樹下,便是其中一個我們常常約來見面的地方。

  「今天的數學好難哦!」

  「幾分?」

  「嗯……比妳還低40分。」

  「還有及格,小楓的程度,不錯了。」

  「妳這是什麼意思啦!哈哈哈。」

  我還在一點一點習慣正常與人對話的節奏,而小楓也絲毫不介意我那有些獨特的說話方式。

  有一次,我終於鼓起勇氣開口問了她,我在意很久的問題。

  「為什麼,盡可能地靠近我?」

  在問這個問題的同時,我感到心虛。其實我一直都覺得只憑自己沒有資格成為她的朋友,但她似乎一點也不以為然。

  「帶領尚未成熟的王子殿下,不也是種投資嗎。」

  她笑得燦爛,可我沒有被那玩笑般的理由給說服,要說原因的話,就是她的動作。

  小楓舉起水杯,豪邁地灌了一大口水進去。

  大概是因為我一直都用相當於觀察天敵的眼光注視別人吧,我很容易能夠看穿人的小習慣,比如小楓在心虛或者是說謊的時候,總是會著急地喝好幾口水讓自己冷靜下來。

  「我不要,虛假的答案,請告訴我,妳的事情。」

  我搶走住她的水杯,不讓她有繼續喝下去的機會。

  小楓似乎沒有想像我會那麼強硬地追問,她愣了半秒,隨後嘴角捲起微笑:

  「我覺得,要問這個問題,果然還是要回到最一開始那天,妳接納了在櫻花樹下哭泣的我的事,妳應該沒忘吧?」

  怎麼可能會忘?我點頭表示肯定。

  「妳從沒問過我為什麼哭了呢。」

  其實,那個問題就排在下一個,不過既然對方都特地提了,我整理好自己的思緒之後開口:

  「我記得,我也想知道,那天的妳,為何哭泣。」

  還是無法流暢的吐出句子呢,明明在使用通訊軟體的時候就不會有這個現象,我有點失落。

  「我失戀了。」

  她的理由簡單到我忍不住一愣。

  「那天我剛跟我男朋友分手。畢竟交往了約一年半,那時候的我有點無法抽離那個情境。妳知道嗎?我其實比妳還要害怕孤單哦。」

  她反過來握住我持水壺的那隻手。

  「所以在那個時候,有人對我說,『我一直都會在』,我當然會在意起她,想要多認識她了。」

  「……謝謝。」

  她立刻搶走水壺,還敲了我的頭。

  「謝什麼,剛剛那應該是我要謝謝妳才對。要是沒有妳,我可能好一點睡在那裡感冒,不然就是想不開跑去自殺。那時的我就連要在哪裡跳,遺言該留什麼都想好了呢。」

  她又忍不住喝了一口水。

  「聽我說,妳對我來說很重要,真的。」

  能被人重視,我反而有種近乎窒息的感覺。腦中有太多話想說,可最後遲緩的嘴還是只應和了一聲。

  「……嗯。」

  那時候粉色的櫻花花瓣已經消失,更加光彩奪目的星空沖淡了我倆之間的沉默。

  小楓笑了。

  我也謹慎地控制嘴角,想要擺出跟她一樣自然、能讓人放下心防的微笑。


  快到站了。

  又一批旅人起身,一個個背著大小不一的行囊。列車逐漸減速,鄰近家鄉的夜景變得可見,我不禁有點雀躍。

  車門敞開,隨著這一波人的離開,一開始滿載的火車已經減少到一半以下,每個人都是一副飽受舟車勞頓所苦而無聊的神情。

  我這裡快下課了 妳大概還要多久?

  大概再二十分鐘吧,我也快到站了。

  太好了 妳回來之後我就多一個人可以問數學了 
  對了 想到這個就氣 
  這個數學老師每次我在問問題的時候 都用看笨蛋的眼神在教我 
  太過分了!!

  她傳了一張藍鳥憤怒地捶黃鳥的貼圖。
  

  別太傷心嘛,因為老師每天都要處理學生們排山而來的問題。
  補習班老師也是很辛苦的呢。

  也是啦,畢竟對方也是來討生活的……

  而且,老師也不見得有搞錯呢。
小楓在某些地方意外的笨拙呢。

  ……確實我在數學上是笨蛋沒錯 
  但是我覺得在笨蛋的程度上 妳一點都沒輸給我哦!!

  是啊,這點我承認。
  對了,送妳的書妳看完沒?
  啊 那本書哦?妳猜猜看啊wwww

  ……

  開玩笑的啦!我這裡要隨堂測驗了 晚點見面再繼續吧 
  我會先到櫻花樹下等的 晚點見!

嗯嗯,晚點見。

  關掉手機螢幕,此刻的我也因為車程有些疲勞。

  送給她當作餞別禮的書,完全就是偶然的產物,裡面藏著我的秘密。就算到了現在,我也還不清楚自己究竟希不希望被她發現。

  可以肯定的是,小楓對我來說的重要程度非比尋常。要是被討厭了,或許我又會退化到兩年前跟她相遇之前也說不定。

  來談談夾在書中的秘密吧,正好我也想要重新確認這份心意在這一年的變化。

  雖然直到離別的那天,我都沒有親口告訴小楓過。

  一年前的我喜歡這位鬼靈精怪、落落大方且天真爛漫的女孩。


  或許很難以想像,我也曾經是個活潑開朗的人。

  那時候的我天不怕地不怕,跟一般人一樣滿足於歡樂的校園生活,跟一般人一樣憧憬戀情。但我在後來,談了一場註定會失敗的戀愛。

  我喜歡女孩子。

  比起男性在操場上打球的身影,我更喜歡看見女孩子靦腆的笑容。我對男性沒有絲毫生理上的感覺。倒是女孩子,我喜歡女孩子的香味,我喜歡女孩子經梳理過後整齊的長髮。

  當時的我並不覺得這哪裡奇怪,所以就效仿電視上節目男主角的行為,向我心儀的女孩告白了。

  她是一位很有影響力的女孩,我尤其喜歡她製作手工藝時的認真神情。她在班上跟我的感情很好,我們兩人幾乎是形影不離,就當我以為我的初戀會跟電視節目一樣順利的時候,現實便狠狠地賞了我一巴掌。

  「妳真的喜歡我?不是友情?妳認真的?」

  她的表情意外,彷彿我在說著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怎麼會這樣,跟自己喜歡的人告白不是天經地義的嗎?為什麼她看著我的眼神有些冷淡?

  「先說哦,我已經有男朋友了,是隔壁班上的阿傑。然後啊……我真的沒想到妳是這樣看待我的……總覺得……有點噁心。」

  她往後退了幾步。

  「之後,可以請妳不要接近我嗎?」

  然後她一臉嫌惡地離開了,徒留下混亂的我。

  到底哪裡搞錯了?不該是這樣的啊?我原本以為今天可以順理成章牽起她的手,可是為什麼我被討厭了呢?

  我不死心,我堅信著自己的小小價值觀。那時候的我對自己的魅力還有著充分的自信,所以隔天我依舊平常地跟她搭話。

  「呃……嗯,剛剛老師叫我,我先走了。」

  不只是第一次,接下來的每次搭話,對方都像是見到了瘟神一樣的表情,但是我不明白自己會被這樣對待的理由,還是相信真愛能夠融化一切。

  不知道從哪天開始,我進到教室的時候,同學們的目光變了。

  以前會跟我打招呼,我也會熱情回應的朋友,現在都用看著奇珍異獸的眼神盯著我瞧。我覺得自己像是被關在水族箱裡的魚,全身上下都被刺激地目光札得滿目瘡痍。

  小孩子對待異類的行為總是直接、暴力。對他們來說,讓自己不愉快的人、看不順眼的人就是該懲罰。我也曾經是欺負那些不受歡迎的孩子們的立場,並且覺得那是他們自己活該,但當立場反過來之後,我就沒辦法平靜地那麼想了。

  我的鉛筆盒不見了,原來是不小心被丟到垃圾桶了。

  我的作業簿變髒了,原來是某位同學不小心把水彩倒上來了。

  我的書包被割破了,原來是在做勞作的時候不小心被拿剪刀剪開了。

  有太多太多的巧合與不小心在一周內發生,每次被我發現之後,就會從班上角落傳來笑聲,接著越來越多人加入這個行列。

  恭喜,班上多了一個可以隨便戲弄的玩具,歡迎大家一起來欺負她哦。

  我被迫壓抑自己的性格,就連開口說話也都不被允許,因為肯定會被嘲笑。

  只因為我是異類,沒有跟他們一樣正常的性向;只因為我抱持著錯誤的情感,惹上了班上的貴族階級。

  待在那個國中的最後一年,對我來說是最糟糕、最惡劣的校園時光。

  升上高中之後,我便下定決心不再告訴任何一個人自己的秘密,開始一個新的生活。很幸運的,國中的同班同學都被分散在其他班級,但一整年下來背負的傷痕,卻沒辦法輕易抹去。

  我仍舊無法正常地與人交談、交際,只要跟人說起話來就緊張地要命,而且也相處得不愉快。

  直到我與小楓在櫻花樹下的邂逅為止,我一直過著躲躲藏藏的生活。

  在跟她的相處下,雖然速度不快,我逐漸找回自己失去的東西,自己喪失的情緒表現,甚至是自己對同性的戀慕之心。

  小楓既是我唯一的朋友,也是我傾心的愛人。每當我意識到自己對小楓的愛戀,我便會嚴格地告訴自己,不能越線。

  我學乖了,不被眾人祝福的戀愛,果然還是不要讓人知道比較好。為避免得到最後連朋友都當不成的情況,我只能犧牲自己的戀情。縱使這份心情日漸膨脹,縱使這份枷鎖令我苦不堪言,我也必須守著這份秘密。

  然而,父親要換地方工作的事情,卻動搖了我這份決心。

  我就要跟小楓分開了,以後也不知道有沒有機會見面,如果不趁這個時候把自己的心意給說清楚,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

  所以在搬家的前夕,我約了小楓出來,告訴她,我有重要的事情想說。

  「好啊!我也有事情要告訴妳。」小楓如此回道。

  在會面之前,我寫了一封很長的信。

  鑒於我還是沒辦法妥善的表達我想說的話,遇到重要的,需要慢慢說明的事情,我總會寫成信來告訴小楓。

  這次的信裡面,包含了我的過去、我的自卑與我的愛戀,所以份量完全不是過去寫過的信可以比擬的。

  那晚,我手持將贈予她的信紙,在樹下翻著重讀的小說。

  雖然帶小說的本意是打發時間,但我很快就發現我錯了。因為內心緊張的緣故,小說的情節根本讀不進腦子裡,從一個小時前到現在我一頁都沒翻。

  小楓直到約定時間前一分鐘才撐著傘出現。我收起小說。

  「嗨,小玥。」

  「嗯,嗨,小楓。」

  有好長一段時間,我倆都細細地聽著雨聲。坦白講,當下我的心理建設還不完全,不知道自己開口的後果會不會毀掉與小楓的關係。那時候的我仍舊抱持著這樣溫吞的心理,所以小楓才會先一步開口。

  「其實啊,我交新的男朋友了。」

  「……啊?」

  什麼?

  難道我聽錯了嗎?

  「對方是,我最近一直提的那個學長啊,他昨天……」

  原來沒錯阿,哈哈……

  總覺得很奇妙,聲音被微妙地阻隔了。縱使在我眼前的小楓一臉喜悅地說著什麼,我也已經聽不見了。

  就像是沉入水中而無法掙扎的鳥。總覺得眼前的情景越來越陌生,我明明就在小楓面前,卻覺得她與我之間有了太多距離。小楓已經到了我怎樣也搆不著的遠方。

  不過,這樣也好。

  本來就是不會被祝福的戀情,就在開口前被阻止也好,還可以當朋友,這樣不是很好嗎?

  只要忽略掉我那近乎爆炸般的心痛的話,這就是最完美的結局了呢。

  見到我的反應有些奇怪,小楓搖了搖我的肩膀。

  「妳怎麼了?剛剛是在發呆嗎?」

  「沒事。」

  「可是妳看起來似乎有點累呢。」

  「沒事,真的,真的沒事。」

  只要再給我一點時間,我就能完全把失戀的痛苦給吞下去了,所以,沒事。

  「……好吧,總之我想說的說完了,妳所謂重要的事情是?」

  「不,已經不重要了。比起那個,妳知道,我明天要搬家,這件事嗎?」

  「不,妳沒有告訴過我啊?」

  畢竟自從知道要搬家以來也沒經過幾天,這幾天我都在擔憂是不是要順便告白一切,看來那些考量都白費了。

  不過,我果然還是想把這封信給送出去。

  只要把它送離開身邊,我一定就能忘記這份情感重新生活。

  我想到一個方法,一個適合我的蹩腳方法,一個減輕自己負擔的方法。

  趁著小楓看著別處的時候,我將口袋的信給夾到書裡。

  「抱歉,事出突然,總之,這本書送妳當作餞別禮。」

  我知道小楓是不看小說的,所以我才臨時決定用這種方式來送出我的秘密。

  「……正常來說應該不會送看過的舊書吧?」

  我無視小楓的疑惑,硬是把塞滿心意的書給遞了出去。

  「然後,在分開之前,可以跟我,手牽手嗎?」

  「用不著這麼謹慎地詢問啦,我跟妳不是那麼客套的關係。」

  然後小楓順理成章地牽起了我的手,她的手已經沒有像去年那樣冰冷。畢竟,找到了適合的王子殿下了。

  我打從一開始就沒辦法成為小楓的王子,只是一直以來幸福的相處時間讓我忘了這點罷了。

  那晚,直到日期變換為止,我都依戀著她的手不願放開。

  「該說再見了呢。」

  「嗯。」

  然後,她輕巧地鬆開了我的手。


  列車到站,跟我同樣目的地的旅人們紛紛背上自己的行囊,我就排在他們其中,依序等候下車。

  因為返程的每一站都會有人下車的關係,火車的延誤比想像中要嚴重得多,等到我好不容易下車,已經過了四十分鐘。

  希望,不要讓小楓等太久才好。

  相較於人群流動率高的站內,車站外的空氣又更冰冷了些。

  我走在熟悉的道路上。一路上都是自己熟稔的建築物,雖然我對這裡的人沒有太多留戀,可見到許久不見的商家還是會忍不住感慨。

  在火車上我就已經先跟家裡通知會晚到了,所以接下來只要安心地跟久違的小楓會面就行了,不用考慮太多其他東西。

  這一年下來我也看淡了不少,雖然我還是在乎著小楓她,可是已經不會像以前那樣強烈。小楓大概還沒看見書裡的秘密,只要我一如往常,扮演她的一個要好的朋友,我們就能將友好的關係持續下去。

  正當我做足了心理準備,剛好也來到了櫻花樹下。

  但櫻花沒有如期盛開,且樹下空無一人。

  「……」

  我開啟手機的通訊軟體,在上一次交談之後,只多了一個新訊息:

  我可能會晚一點到 抱歉

  雖然說著晚點到,可時間已經十點四十分了,補習班怎麼可能拖到這個時候還沒放人呢?我開始仔細地思考其他的可能性。最後,只有一個念頭緩緩浮現。

  ──會不會是,小楓看完信之後,決定放我鴿子呢?

  我的腦袋頓時一片空白,好一陣子無法思考。

  要是真的是這樣的話,我該怎麼辦呢?

  在失去了小楓的基礎上,度過剩下的校園生活嗎?

  我開始後悔了,當初就應該把那封信給燒掉了,也不會變成現在這樣。

  這下搞砸了,什麼都無法復原了,我還能期望自己遇見像她一樣的女孩嗎?不,大概遇上她之後,我這輩子的緣分都用光了吧。

  小楓對我來說,就是如此重要的存在。

  所以,我又要像三年前一樣,被喜歡的人給討厭了嗎。

  光是這樣想像,就讓我很想大叫。很想大聲吶喊自己的不甘與怨恨,我不滿自己與別人不同,卻又無法跨越的情況,我比誰都要討厭這個自己。

  「抱~歉~」

  傳進耳膜的,是悠哉得不可思議的聲音。

  我轉向聲音來源處,看見原本往這裡小跑步的小楓,正在慢慢放慢速度。比起一年前的她,小楓的頭髮留得更長了,仍舊沒變的是那張美麗的臉蛋。

  就在這個瞬間,我才明白,我果然無法放棄這份戀情。

  「抱歉!我為了準備這個,花了比較長的時間。」

  她亮出一年前我一時興起,送她的那本舊書。

  「妳看過了?」

  「嗯。跟學長分手那天,我抱持著轉換心情的角度,第一次嘗試看小說,結果就發現了那封信。我仔細地看完了,也明白了妳的心意。」

  「嗯……抱歉。」

  我下意識為了自己非分的戀愛道歉。

  「那是什麼謙卑的反應啦!還以為妳過了一年會更有自信一些呢。」

  她笑著將書遞給了我。大概是打算效仿我,把信紙藏在書中吧。

  「可以現在翻開?」

  她點頭,烏黑的髮絲隨之晃動。

  跟一年前我的作法同樣,不過,很明顯她的字少了一些。在能見度不高的夜空下,她主動用手機照亮了她的信紙。

  首先,我想先謝謝妳的心意。

  那個夜晚對我來說也是個意義重大的一天,無論如何,我還是很感謝有妳在。

  如果不是妳,我沒辦法那麼快跨越失戀這個深谷,是妳幫我振作起來。也聽了我很多牢騷。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感謝妳才行。

  然後是道歉。

  妳離開這裡那天,似乎就打算告訴我這些,可是我卻先一步告訴妳我交男朋友的事情。大概……不,光是想像就明白了,那絕對是一件讓人傷心的事情,尤其,那個人還是妳,這件事情讓我非常不安,以至於裝作自己沒看見信的內容。

  伴我度過失戀的好友,竟然被自己推向另一個失戀的幽谷,想到這點就讓我十分悲傷。

  其實阿,我會想要跟學長交往,純粹是我想要藉由新的戀愛,來忘掉上一個我所醉心的人。

  那個人,不是我的初戀,而是妳啊,小玥。

  這個祕密至今為止也是我第一次跟別人說明,我似乎就是人們所謂的雙性戀。我喜歡妳的溫柔,妳的多慮與妳的緊張,光是看著就令我著迷。

  非異性戀的人會被當作異類看待,從小我們就在這樣的環境長大,我自然也學會了隱藏自己的性向。那一年來,就如同妳努力隱藏喜歡我的心情一樣,我也同樣把喜歡妳的心情給藏了起來。

  最後甚至為了逃避這份感情,選擇了一個本來不怎麼喜歡的人,想要麻木。從這點看來,準備向我坦白的妳,比我還要勇敢好幾百倍。

  我想,遭受到那麼多欺凌與打壓的妳應該不明白,其實妳是一位非常非常有魅力的女孩子。不說話這點反而給班上的人冰山美人的形象,妳應該不知道,在妳躲開的教室裡,男生大多都在討論著妳的事情哦。

  起初我其實不以為意,但是在那次在櫻花樹下的幾句話,就讓我喜歡上妳了。

  平時的妳是如此地怯懦,如此地惹人憐愛,彷彿總是在與看不見的敵人對抗。其實我也大概能推測妳有個不快樂的過去。

  我想要成為王子保護那樣的妳。

  說來慚愧,我直到現在才正式提筆打算回信。跟你在line上的通訊喚起了我所掩埋的那份心意。我也想用紙筆告訴妳這些。

  雖然有點晚了,請容我用這樣的問句,回答妳。

  我喜歡妳,請妳跟我交往好嗎?
 
  信紙濕了。

  一開始我還以為又是下雨,直到我發現到自己逐漸看不清楚信上的字,這才發現是我弄濕的。

  我哭了。但我一邊擦眼淚,一邊從頭到尾,更仔細地看了一遍,確認自己沒有會錯意之後,才忍不住哭喊了出來。

  小楓她,把我給緊緊抱住。

  就像是兩年前因失戀而哭泣的她一樣,也像是兩年前她在廁所發現我的時候相同。我倆成了彼此的支柱,在一方脆弱時給予擁抱,而另一方毫無保留地釋放著。

  「妳在這些年來實在壓抑了太多痛苦,真是辛苦妳了。」

  「像妳這樣的女孩,值得更多更好的朋友。而我會成為在那其中最為特別的女朋友。」

  「可以的話,我想要成為你不用拘謹對待的人。」

  這個夜晚格外漫長。我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只知道小楓一直陪著我、安撫我,在隱隱傳來花香的春夜,用溫和的語氣說著溫柔的話。

  我不用在她面前偽裝了,這份重擔比我想像中沉重。

  哭完之後,我總覺得自己的質量宣洩一半,頭有點暈暈的,很想就這麼入睡。

  「上次,是妳帶失戀的我回家休息的。這次,就跟我來吧。」

  我還記得,一路上本來沒有開花的櫻花樹,紛紛灑落了花瓣,像是在慶祝我倆的相戀。

  我已經不會再躲躲藏藏了,因為有她握緊著我的手。


-------------------------------------------------------------------------------------------------------------------------



這一周以來都要跟美麗的外國人交流,我的破英文讓他們常常對我用疑惑的眼說「sorry?」,真是太羞恥惹(っ・ω・)っ
還被同組的台灣女孩問說「你宅男吧?」,是怎樣,我臉上寫著宅男兩個字是不是!!
弄得我一個孤僻的小宅男壓力很大QAQ

縮圖來源: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60534762
貼圖來源:
https://store.line.me/stickershop/product/6090/?ref=Desktop
https://store.line.me/stickershop/product/1441752/?ref=Desktop
https://store.line.me/stickershop/product/5557/?ref=Desktop
https://store.line.me/stickershop/product/1435231/?ref=Desktop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62177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墨染|每月之星|百合

留言共 7 篇留言

小刀
一般人對異性的表白已經很困難,需要很大的勇氣,而同性之愛在未知對方時的忐忑不安,然後得到確切的答案時,那種煎熬獲得救贖,我很少看女女戀看到感動的,好看~

06-26 00:29

墨染
報告一下,昨天一整天爆炸了,嗯。

上面似乎沒有提到,小玥一直都是我很喜歡的一個女孩角色,不過她在正篇沒機會搞百合,只好把她的名字拿出來獨立運用了(?
不知道我有沒有說過,有些女性小說我真的非常喜歡,描寫女性細緻的心理狀態,還有對青春的憧憬與矛盾,我這篇大概還不到《失落的花園》百分之一的功力,但仍感謝刀姐賞光XDD06-27 07:26
震撼教育
看完這篇讓我想起最近才看的另一篇巴友的作品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3577522
感覺跟這篇有相似的味道,滿推薦的XD

我其實滿能體會主角的心情,畢竟我從前國中被霸凌了三年
導致我有溝通上的障礙,雖然已經好轉很多了,不過我仍時常沒自信

關於內文的部分,我覺得這篇作品挺順暢的,
該顧及的情感面也顧到了,個人覺得挺好的~

06-29 08:41

墨染
是一起回的沒錯,但那時候回完就急著去上課了XDD

是凍結大的呢,改天會去翻翻看

真的去問的話,遭受過霸凌的孩子比想像中還要多。應該說,會轉移注意到網路上,並花上衣定時間定居的人們,或多或少都會有過這樣的經歷呢。

謝謝震撼的心得/06-30 08:47
湛藍琴海
其實對於這篇,想說的好多啊,不過很多可能是吹毛求疵吧,那些先不管,我直接講心得就好(っ・ω・)っ

這篇是百合呢,還真的是意想不到。是想換個風格了嗎?覺得只寫男女戀不行,來換個女女戀,那所以我說男男戀何時要上桌.......(被拖走

其實在看這篇的時候,我發現了一件事,大概是因為沒有男性角色可以比較,結果我很成功融入女主角的心思,包括小楓的(告白信)所謂的成功融入,倒也不是指入戲,可能我要融入百合戀還是有障礙,除非真的寫得夠深刻。不過,墨染是第一次寫百合,就不要求太多了(茶

我是不知道墨染在寫這篇得角色獨白時,有沒有特別下過工夫,或許有也不一定。這就是所謂想改變的地方嗎?不過,沒有男性角色來比較還挺重要的,這樣就不會覺得怎麼男女雙方的心思口吻怎麼都差不多(喂

不過其實這也還好,比起性別,更重要的是要將性格寫出來。以這篇的女主角來說,還是一如既往被動、消極、抑鬱的性格,畢竟都是孤僻的孩子嘛。

另外,還有一點,這篇的結局很甜呢,難得看到這麼甜的結局,讓我覺得好微妙啊(っ・ω・)っ
嗯,大概是惆悵的結局看慣了(っ・ω・)っ

有想到什麼的話再說好了,不然也可以問我XDDD

07-01 15:12

墨染
是琴海姐姐耶(っ・ω・)っ(抱
琴海的意見的話,什麼都可以說哦。

我很喜歡女孩子之間的感情哦,一個女孩子就很棒了,兩個女孩子抱在一起當然更棒了!
男男戀大概不會有機會哦(っ・ω・)っ

咦?其實我才沒有想那麼多呢,只是喜歡看女孩子們焦急、煩惱、躊躇、前進的模樣罷了。
或許我以為自己擅長的視角轉換其實並不成功吧,這樣的話有點令人灰心呢。

這次的兩個孩子都是我的分身哦。
抑鬱寡歡,光是跟人對話就會緊張到爆炸的孩子。
古靈精怪,總是擺出大方笑臉,背後其實相當多愁善感的孩子。

當然,畢竟出題者都要求想要正向的結局了。
可以的話,要是任何故事都能以溫柔的童話般結束就好了呢。
琴海果然太壓抑了,多給自己筆下的孩子更溫柔的結局如何?

琴海也知道吧?最近我的生活太爆炸了,感覺就連這篇都有點遠了呢。
改天再來慢慢聊吧。07-03 01:00
玥尹
果然還是要回顧一下小月在我心中的神作

12-24 23:40

墨染
怎麼會突然回顧這篇,有什麼契機嗎XDD
謝謝你,我也很喜歡這個作品喔,兩位女孩都很可愛,適合當老婆(?
我也藉著這次機會回味了一下,嗯,小玥真可愛。
那小尹呢?有在大學找到自己的理想生活,遇見自己的小楓了嗎?

12-26 09:40
玥尹
就 突然想看了XDDD
適合當老婆嗎www
咦咦 突然就稱讚了╭(°A°`)╮!
我的小楓嗎 有遇到一個學長啦,但我覺得不適合
可能還是留戀曾經跟你說過的那個“小楓”

12-26 12:29

墨染
不要自肥啦,小玥指的是劇中主角XDD
那孩子的性格實在太可愛,其實她是某篇未誕生的長篇角色,我也很期待她能在有生之年活躍起來(X
原來如此,辛苦你了/
我的話,揮別最重要的人之後,現在總算有了一位新的女孩,希望有機會跟她發展下去www
12-28 18:07
玥尹
哦 我又腦ㄎㄧㄤ了www
嗯沒關係人要自肥一下 平常沒什麼機會(?)
讓它成為真正的長篇角色吧//(??
哦哦哦天啊!!是好的開始呢 希望可以成功:333

12-28 19:17

墨染
用常見的輕小說句型來表達的話,應該是這樣:
「用小說插圖委託來搭訕女孩是否搞錯了什麼」
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她沒用巴哈,所以我可以盡情賣她(?
現在只在合作階段而已,還是等合作愉快之後,再來考慮不用現金的委託,或是更進一步的關係(///
我想這種開始應該稱不上多好,希望成功的心情我也一樣,但其實可以當無酬繪師朋友也是不錯的選擇www
另外,我想小尹自肥的機會應該不少吧XDD12-28 22:10
玥尹
突然就輕小說了呢www這個梗快爛掉了w
我覺得挺好的啊:333 既可以合作又可以賣(?)
祝福月月衝啊啊啊啊啊(#
ㄜ 沒有 你的想法是錯的

12-29 11:15

墨染
我是覺得辣,你只要相信自己很可愛,那就很可愛了。
你看像我,自己認為自己很帥,然後我就...還是一樣普通。
但是但是,至少我是積極相信自己的,哼哼哼。

很難衝吧,畢竟我喜好的女孩子都比較擅長保持距離。
好想看她們被攻破心防,不能沒有我的樣子呢!
希望新的一年,能與某個讓我做個好夢的女孩邂逅呢。我衷心期盼。
12-31 14:2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vul3ui4ui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活動】七... 後一篇:[達人專欄] 【活動】失...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ingh21所有讀者
[達人專欄] 《鷹之道:世界》--第七章-06-浩劫白帝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