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零~濡鴉之巫女~/蓮累】致敬是作家的本能

作者:千晴│2016-03-21 03:11:29│巴幣:10│人氣:1134
發願要以二創小說代替感想,這倒是第一次實行
所以除了CP的愛之外,也把我看完《零~濡鴉之巫女~》遊戲實況的感觸寫進去
希望能與喜歡劇情的諸君有所共鳴







  從那個夢中醒來後不久,我就向老師遞出辭呈,世上沒有什麼不會隨著時間改變的,寄居在放生蓮老師家的日子也是。

  我在夢中披上白無垢,低頭等待選擇我的男人,但男人沒有出現,他沒有選擇我,雖然他來找我了,找到黑箱中的我,但我只是個遊婚的人偶,代替真正的新娘被隱藏起來。

  本來已經在心裡做好決定,就算老師沒有選擇我,我也要盡可能待在他身邊,繼續照顧老師的生活起居、為老師的小說整理資料,像是無色無嗅的水一般,融化在他的周圍。但在穿上白無垢的那個夜晚,我還是像要消除自己般,流下了淚水。

  老師的心是向著弔喪照片上那位新娘的吧?同樣穿著白無垢的新娘擁有脫俗的美麗與莫名哀傷的表情,應該是老師最不擅長應付的那種女性,但從他見到那一張照片起,似乎心就不在身上了!

  雖然夢醒的時候,他對我說「哪裡都不會去」,但只要留在老師身邊,我就會繼續因為對老師的獨佔與對新娘的嫉妒而醜陋吧?

  所以我寫下了辭呈,現在正在整理行李。

  佔據書房三大面牆、永遠亂糟糟的書已經最後一次整理好,我列了十幾張的書目清單,希望能為黑澤老闆娘減少一點影見找書的麻煩;冰箱裡剛煮好一鍋咖哩和一鍋味噌湯,就算老師寫到錯過吃飯時間,也可以很容易加熱起來填肚子;所有的襯衫和長褲都燙好收進衣櫃,應該還能撐上好一陣子。

  提著一只皮箱,我推開老師家的大門。

  「累,妳要去哪?」總是懶散的那個聲音出現在背後,像是把我的心揪了一下,我回頭見到一臉呆愣的放生老師,黑框眼鏡後的雙眼帶著成天盯螢幕長出來的血絲,嘴角邊是永遠刮不乾淨的鬍渣,完全是趕稿途中的樣子。

  「承蒙老師這些日子的照顧,我要搬走了。」我對老師點頭,轉身踏出門檻。

  「等等!」突然間被抓住上臂,彷彿有不存在的電流透過他的指頭穿過心口,我回頭對上老師意外靠近的眼睛,「妳說……妳不住這裡了?」

  我放下皮箱,正面迎向老師,同時手臂上失去的溫度像是把我的心也帶走一個缺口。

  「是的,老師,我昨天不是辭職了嗎?」稍微忍不住沒好氣的語調,遲鈍又恍惚的他總是讓我這樣。

  「啊……」老師搔搔頭髮,發出他的招牌語助詞,這時的他看起來有點茫然、有點隨波逐流,令人好想緊緊抓住,免得就這麼消失到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的地方。

  「那個……」老師忽然撇開視線,小小的動作又讓心痛掐住我的呼吸,在日上山的廢棄纜車裡,嚐過他的懷抱的我,第一次試著坐到老師旁邊,只是想要再一次靠近稍縱即逝的溫暖,那個瞬間,老師第一次避開我的眼睛。

  曾經為了自己是老師唯一能正視的女性而竊喜,現在的我就連不讓老師困擾都辦不到吧?

  「我是想……累……妳跟我既然已經不是助手和作家的話……」總是淡然又遲鈍的老師看起來前所未有地慌亂,「妳知道……逢世──日上山的大柱巫女──她對我說了,想要聽我親口說……」

  很緩慢、像是偷覷一般,放生蓮老師把視線拉回我的雙眼。

  「當然,她是對麻生邦彥說的,但我想……或許我……」他畏怯的眼睛與我對望,沒有離去,「……我想告訴妳……也許我們還有別的關係?像是……男人……和女人?」

  心的缺口伴隨重擊回到胸中,讓我一時說不出話──不,我整個人已經停止運作,或許停在這一刻就好。

  「妳……願意嗎?只是試試看的話……」他的聲音越來越小,只有眼睛,彷彿越來越深,「我也會想聽到親口地……雖然妳在記事本裡……」

  「記事本!」我突然找回聲音,「老師,是你把我的記事本……」

  這幾天在日上山的那些破房子跑來跑去,我隨身的記事本也不知道掉在哪裡,好不容易那天醒來,看到記事本好端端在我的書桌上,還以為跟放生蓮老師住久了,也染上書本長腳的毛病,沒想到竟然是被老師……

  「欸?妳說記事本……」老師又悄悄把臉別開,「我確實是……看了。」

  「你……你竟然……」雖然常常不耐煩,這是第一次真的對老師發火,不過他緊張的樣子也有點可愛……啊,不對,不可原諒!

  「竟然偷看我的……那個……小說設定!」匆忙間,謊言湧上我的舌頭,果然是騙子呢!我看到老師的側臉愣了一下,彷彿悵然,又似想爭辯,我急急忙忙繼續說,「對啦!沒錯!那麼丟臉的東西當然是小說設定,我一直都在寫啦!不然老師以為我幹嘛跑來當作家助手?」

  「啊……」

  又是這句,胸口被他的聲音輕輕搔過,我不安地細瞧放生老師的神情,惋惜嗎?還是放鬆呢?隱約渴望見到一絲苦澀的我,是不是還抓著名為「愛」的醜陋呢?

  「是這樣嗎?」他喃喃說,「如果是這樣……可是我還是必須問,累,妳願意讓我……試著一起活著嗎?」

  這一次,是我克制自己不要逃開他的雙眼──既害怕、又努力直視我的眼睛。

  「嗯……」我低聲,然後看到了那天從夢中睜開眼睛時,那一個極淺、卻極溫暖的笑容,不禁又小聲說,「現在,我相信你。」




打從放生蓮和鏡宮累這對作家與作家助手的組合出現,他們就成了我看遊戲實況的焦點
起因是我超想要累這樣的助手啊!放生蓮根本過著我夢想中的生活
然後這兩個人又是我喜歡的兩種男性(?)外型,賞心悅目

一開始偷看累的「放生蓮觀察日記」
很早就腦補講話兇兇的她其實對老師很有好感又不肯承認
看完一章就想寫二創文了(X)
結果想不到後來的日記越來越往病嬌路線發展,第一次嚐到到手中股票漲停板的滋味
腦中的二創文也隨著劇情修正,到GE看完,說好的惆悵結局(?)也被官方打臉了啊!
我怎麼不知道原來臉腫這麼爽?甜成這樣不怕糖尿病嗎?

白菊和逢世的GE我都很喜歡,選擇要承接哪一個實在兩難 (麻生邦彥必須死!)
後來選擇逢世不是因為我個人偏愛熟女,而是想重疊累與逢世白無垢的意象
決定後才想到可以用「親口說」這個梗
話說我寫的放生叔把妹都抄別人的台詞,果然「致敬」是作家的本能
我也重頭到尾都在抄累的日記,中間還抄了白菊的話XD



最後要感謝以下資源,讓我能寫出這篇故事:
特別感謝以下滋養心靈的二創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13477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濡鴉ノ巫女|濡鴉之巫女|鏡宮累|放生蓮|恐怖遊戲|蓮累|才不腐呢!

留言共 1 篇留言

微混吃等死
發現作家助手的由來!

03-25 03:1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y7mp6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世界上唯一且孤獨的魔法... 後一篇:《世界上唯一且孤獨的魔法...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37800754大家 | ᐕ)⁾⁾
時隔快一年終於有圖更新了(ง ˙˘˙ )ว 再、再多一點......人氣......我需要更多人氣......_( :⁍ 」 )_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2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