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河枯遊魚泣-文雲孫

甯隨 | 2024-04-10 20:23:08 | 巴幣 124 | 人氣 58


先為進來的人打預防針
總字數為3,827

另外敝人文采極為低下
最簡單的比喻就是低到接連投稿8年都被棄之如履的那種爛
可以說是一塊枯掉的木柴和蠢才也不為過
而且我也不太喜歡跟好友或追隨者裡有寫小說的打對台
因為那感覺頗怪
簡單來講就是這樣

如有字數密集恐懼症者則請選擇馬上逃走為佳


  子在江上,魚游涸泉而往,水啊!

  冬春無異色,朝暮有清風,一連數日的雨濕漉漉的,春節時雨方過,轉眼就是梅黃時日。

  雨絲風片而煙波夕嵐,那漁父時節看的這韶殘光,遂持一瓢清淺,囚我於弱水三千之牢。
  訪妳,於有霧的春晨,這時候的臨安府尚還健在。

  今年的春季與清明有著很濃很濃的霧,霧中有著憂悒、孤獨及許多英靈的遺珠與悲傷。

  碧藍淺淡的湖水猶如書畫者將自己的意志和心思傾訴於水墨顏料的紙張般,但在清雲澄澄的時下所充滿的霧氣是微微覆蓋著凋零,時不時地滿地殷殷清紅。

  時局的危難,日漸強大的元軍威脅,宋廷已然汲汲可危,縱使任職為右丞相,卻也僅能盡其棉薄之力付出。

  自己在現時這種危難的時際,能做的便是把別人的快樂當成自己的快樂,也要把別人的憂慮當成自己的憂慮,吃國家給的俸祿那更要為國家的事鞠躬盡瘁。

  聽得窗外落葉的嘆息聲,點綴著周遭的沉默,這種不知身在何處的感覺雖然不是沒有過,既不討喜亦不厭惡。

  獨自坐著,靜靜地看著熟睡的妳醒來,夜霧逐漸地褪去,晨霧在微風的吹動下像冰山雪峰,似海市雲樓,在晨霧的引導下,妳的睡姿很美。

  其實曾經都彼此耽溺於各自的夢,以為嚮往會是同一泓秋水,殷盼雨霂偶然的垂憐,相逢於煙雨亂世中。

  雖然曾經站在前線時會記不清妳的模樣,有時也會想起我們曾經的要好,但重要的是無論何時我都會時常為妳祝禱。

  身處幽居水湄而霧靄迷嵐間的妳愀然佇立,那沾有露水的蘆荻和朱紅的華裳,正等待著遙遙風雨迷漫過後的晴明,抑或著是等待夜裏到來而於天邊傾洩的星光。

  在普世之我的眼中,妳是一朵普通但不凡的花,我則是一只為仁求仁而傾力於湖水遊盪的遊魚。

  幾個時日過去後便是雨季來臨時,細雨的味道靜靜瀰漫,披著憂愁與歡欣的衣裳渡江。

  湖水際邊的妳猶如炫麗火霧的綻放,再怎麼樣於好或壞的思緒之我便像著了魔似朝妳步行且去。
  人於死生,其為命乎,且有夜旦為之天也,人之有所不得與,但凡皆物之情也。

  任何一處泉水之汩都有可能走到筋疲力竭的程度,如同宋廷時局般幾乎是絕望的邊緣,回憶與現實如此告誡。

  也許起程之時曾經是花滿春城,讓人覺得那就是最完美的路了,可是千迴百轉後,江湖中卻也如履薄冰的使跋涉之人引人徬徨。

  那段日子是生命裏被偷撕去的一頁,有的只是衣塊上的一角濕了又乾,乾了又濕,一塊逐漸擴大的霉黃淚漬。

  有天太陽照過繁密的枝葉時,一片小小綠葉來到我的案前,泛起圈圈漣漪與綠影,當我在這小空間中安頓下來後。

  我移徙小臺子到圓窗下,讓我的面朝牆壁和窗外,這時綠葉的枝條便懸垂在我的案前了。

  那一天深夜裡,除了我沒有任何人在,我下床弄口水喝,還未就口,手臂因無法擎住半杯水的重量而讓水流溢過我的腳下。

  滑過了無數的地面,濡濕了我一生的志向,積蓄在稼軒詞的手紙旁,然後水滴繼續滑下來,落在淺綠格子的手紙裏。

  像是數顆栽植淚滴的阡陌,蘸許末了的茗露,右手默默地寫著妳與女兒的名……

  聚是一瓢三千水,散是覆水難收,宋室歷經過百年的時日,如今敵人強大之際,其覆水敗亡的末日卻是令人不勝稀噓。

  用手肘去擦拭時,方驚覺原來案牘己積染了塵灰之深幾許……才思索有多久沒翻動書頁,沒有提筆寫過一個字,沒有寫過一首詞。

  而如今不知過多久時分,時常在前線督軍佈陣的我,似乎也很久沒有與妳說過一句話,甫跌入冗深闇黑直到沉夢鏖醒。

  然而我驚醒時,妳已坐在床沿,我拭去額前的冷汗而別過頭,只能尷尬而假裝忽略妳身上淡去的香氣。

  簡約的食物與麵食作為夜宵,佐以薄酒,靜靜地與妳共渡川流的微微煙火自窗扉流入房內。

  相聚時間少,現時也僅僅只有如此短暫的時刻能與妳和女兒共享夜裡的天倫。

  妳替我收拾稍早書桌的凌亂,逐一看著那些塗滿水痕的潦草手跡、默默地看著而收之,暫時分開後,我好像已經很久不曾這樣專注地看妳。

  片片的綠葉悄悄到我眼前來,有好久之後我不曾再見過的葉子。

  幼嫩地還蜷著葉身,如未睜眼的嬰兒,羞怯地依偎在我手寫的詞本旁邊,這一片嬌弱的綠葉宛如有相同的體溫,竟不自覺的被書本吸引。

  我細細地端詳那片綠葉,它似乎感到安慰的熟悉,彷彿見過的,又彷彿曾經相屬的……
  難以臆測之深度,氤氳繚繞的邊隘子夜,我站在關隘的上方與士兵一同看著死鬥過後的戰場,場上充斥著宋元雙方瀕死和戰死的兵士。

  在彼岸的湖水旁,如此多的無主孤魂,漫溢著彼岸花叢水域的湖泊,縱然燦爛而但也顯得戰場上的淒寂。

  今日,依舊是熱烈欲燃的花流,依舊把人們多水的雙眸導成千萬條涓涓的支流。

  我在關隘內拾起一朵散落於地而看不清的花塚春泥,它淡淡的芬芳溢出,那拾起的花朵是杜鵑,粉白的濺上滴點血紅,纖柔細瓣著有力的支幹。

  花落亦是美,但在戰亂的世道則是一種優曇缽花的存在,今時美麗但下半時刻則沒有人知道會如何。

  許久以來,對死亡已經慣性地讓自己隱藏心扉與麻痺,只能把苦痛鎖在深谷幽泉。

  無奈在戰陣休歇之際會想起妻子和女兒,彼時的情緒會氾濫,但自己也只讓快樂在內心漫流,儘量讓陣中的軍士們看見自己微笑而堅強的一面。

  遑論再如何苦痛,自己亦不能讓逐漸擴大的憂鬱佔據心裏最重要的位置,畢竟戡亂之時也不是沒有見過一些活生生失去生命意志之人們的悲慘情況。

  縱然這已是習慣且密封,雖聞不出是愁是悲亦或苦,但留有多少發酵的酒精,只有自己清楚明白,無止盡的麻痺靈魂直到感覺不出一片葉子的重量。

  是的,曾經和妳許諾過誓約,但若有一日不幸地我在戰場上殞命,也許妳該忘了我,我只能等著孟婆端來那碗茶。

  關隘上那染滿戰火紛塵與血漬的旗幟被輕輕的風吹著,稀稀疏疏一陣細雪如花落般飄下,春水未乾,綿雪托出點點的白影,有風輕輕而來,有雪紛紛而下。

  這樣的景象彷彿天地間不屬於春天的情景,一株是杜鵑、一株是無形的彼岸花,一個是在戰場、死亡與妻女三者中徘徊的我。

  似乎我已經把日日的寒冷,留成三尺冰凍,即便留有冰凍之心,但我仍鍾情岸邊的妳的步步單音。

  我似仍以冬眠的身姿、積雪的嘆息,最後我困惑良久,望著不知何時來到我手中的那朵孤伶的彼岸花,試圖尋找消失在雨霧蒼茫的身影。

  山雲悄然海水淒然,回首時妳的背影已沒入濛白霧裏,遠方有人大聲呼喊。

  彼特以天為父,而身猶愛之,而況其卓乎,人特以有君為愈乎己,而身猶死之,而況其真乎!

  人們認為自然是給予自己生命的父母親而全心愛慕它,何況是對那卓然獨立的道呢?

  人們認為有國君勝過無國君,而捨身效忠他,何況是對那真實無比的道呢?

  雨落獨凋,冰冷的身姿,遙遠的心願終究凋零,只留下了嘆息,面對失去希望的杜鵑,我的眼眶不由得濕潤。

  窮目不見花影,只遺留若遐之跫音迴返,來處是霧,去處也是霧,輕闔雙眼再微微張望,又變得恍惚不堪,一切都如此迷惘。
  妳和我都是秉承著江水的恩惠才得以無限延伸的生命,雖然妳是花而我是遊魚,惟妳我都是需要愛情才得延續,無畏那雪壓霜欺。

  所以我一直知道,知道妳和我同樣地渴望情感的澆灌,妳努力地掙出花蕾、愉快地開放,集所有菁華於枝頭那一綻而驚豔人間。

  但唯一的缺憾是,我無法經常在妳的身邊,可是妳還是願意等待這樣的我。

  有時候我很感動但也很慚愧,面對戰場上的生死交關,在戰後我經常性地多愁善感而陷入情緒的桎梏,相較於妳對生命的執著與韌性。

  我的韌性一直沒有妳的堅毅,而妳的耐心以及無數次妳對我的細心提醒,紛紛地,總是紛紛地由風吹落、拂了一身沾著。

  當我將那片葉子滌淨、端回案首,它身上的露珠透出晶瑩,沿著細窄的青綠葉脈不回頭地,往前延伸它水的疆域,留下身後細長、長長的凝水線。

  霎時我似乎明白為何會有這樣的熟悉,默默地偶然間感覺到自己身上經年累月在戰場上留下的傷疤,無緣由的痛楚和悸動,感嘆自己的年紀已不再年輕,彷彿觸土的枯葉。

  漆黑的夜晚,河流上溯溪而行,然江水無痕如星月,卻映不出彼此的輪廓,欲渡朵朵盛開的杜鵑上輕輕行過。

  流水如歌,只是一直走向彼岸,在彼岸的另一邊遙望,最後消逝於無邊際花霧,於是只留惋惜。
  前陣子訪妳,算是最後一次,於有霧的春晨,這時宋廷已經完全覆亡!

  小皇帝、秀夫和世杰寧死不降而已經為國犧牲,此時的我也寡不敵眾被張弘範俘擄,身陷元軍大牢,無法無法,天亡宋室矣。

  朦朧中萬朵彼岸花與杜鵑滂水而睡,飽含著晨露與昨夜溫馨,然白鷺躍過水面,那些沉澱已久而與雲霞融為一體的驀地,變成了滾水花,形成了翻騰。

  泉水涸洁,遊魚將被攤於陸,與水相洵以濕相濡以沫的日子已然過去,縱使遊魚不若相忘於江湖家國,如今花霧散去之時,過去亦全淡漠。

  牢獄之內隔火之窗,微光中映著晨曦若鏡與搖曳的葦苕,杜鷳褪去了重重疊疊,無關它的相似。

  這時目光如炬的我才看清,原來妳是妳,而杜鵑是杜鵑,但此時已然晚矣,對岸的杜宇聲與彼岸花正聲聲喚我而來,不如歸去。

  於大牢內的我一時微愣,不知何時妳與女兒已經到來探視我,見著妳替我淺斟低吟,眼角含淚而沒有泣聲淚下。

  我對著身為妻子的妳說,天上人間,千年萬年,何必為即將花謝而將死的我傷悲?

  那是一種完成,為了家國最後一刻的榮光與使命,無論是我還是花朵,終究會別了枝頭,隨風吹到任何一寸泥土。

  回到大地母親的懷抱,去滋養大地使之下一代更豐沃,等到將來的某年某日,當春的腳步挪近時。

  那些已清醒的下一代,會如一股激流,像上一代的杜鵑一樣,開花結果於春季時日。

  與其譽堯而非桀也,不如兩望而化其道,夫大塊載我以形,勞我以生,佚我以老,息我以死,故善吾生者,乃所以善吾死也。

  堅決不投降的我,元軍是不可能放我走的,我死後請勿為我傷心過度,只要妳和女兒可以平安過的安好,此生我亦無憾。

  辛苦遭逢起一經,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風飄絮,身世浮沉雨打萍。
  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裏嘆零丁。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夫無我無為,只為國家忠義盡忠,於死牢之中以此表為自心!

註:
文天祥原名為雲孫,天祥是其字
在考中科舉貢士過後就換成現代所知的文天祥

創作回應

大漠倉鼠
商女不知亡國恨,今天混完明天混w
2024-04-10 23:01:22
甯隨

藉由百姓無心之音
諷刺當朝官員的糜爛
是藏很深的一首絕句
2024-04-10 23:14:05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宋朝說不定是文藝發展最好的時候,無奈旁邊蒙古比起欣賞美更偏好擴張領土( ´・ω・`)
2024-04-11 01:14:40
甯隨

要這麼形容宋代其實也不為過
雖然每個朝代都有自己獨特的文化
唐代雖然不是漢族統治
但以文化來說卻也是有特殊的體面
2024-04-11 09:02:07
祝立人(夢)仙劍(大伯)
很棒,有憂國憂民的思想琴操,可以用宮和徵ㄓ2、羽,的音弦來作懷勉詩句,可能辛苦了一句老話都不足。
2024-04-11 06:45:25
甯隨

謝謝你
2024-04-11 09:02:53

更多創作